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地裂了,天崩也不遠.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地裂了,天崩也不遠.

隨著我們腳下的火山逐漸被裂紋布滿,整座山都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而且伴隨著那劇烈的搖晃,地面居然開始有逐漸向上隆起的現象.

"怎麼搞的?地面怎麼升起來了?"

"糟糕,這不是火山噴發."玫瑰忽然反應過來大叫著:"所有人馬上升空,有多遠飛多遠,不要在這里停留."

雖然沒搞清楚玫瑰說的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的反應.隨著玫瑰的提醒我們紛紛張開翅膀或是騎著坐騎,飛了起來,而隨著我們的高度上升,之前一直沒看出來的情況現在也變的明朗了起來.

有句詩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寓意就是當你本身處于某一事物中時,你反而會因為距離太近或有著切身的利害關系,所以無法看清楚失去的本質或者全貌.我們剛剛站在地面上,目力所及的范圍實在有限,所以一直沒搞清楚狀況,直到大家都飛起來之後才算是看出來點門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之前所在的那座火山居然像氣球一樣逐漸股了起來,而且看樣子好象隨時都會爆炸一樣.一般的火山噴發最多就是把火山頂部那個相當于塞子一樣的火山錐給炸掉而已,可是眼前這情況看起來要爆炸的不是火山錐而是整座火山.一般的火山錐爆炸的威力就相當于幾十枚超級炸彈的威力了,這一整座火山全部爆掉,那威力絕對不會比戰術核武器小多少.

松本正賀那邊雖然沒有得到我們的通知,但是既然看到我們提前起飛,他便也拉著小鳩健次郎飛了起來,只是和我們飛離的方向不一樣而已.場外觀戰的很多日本玩家看著松本正賀帶著小鳩健次郎似乎飛的比較吃力,都恨不得上去幫他們一把,只可惜他們一來不會飛,二來也根本進不了決斗空間.

就在我們雙方離開地面之後不久,下方的火山終于膨脹到了它所能承受的極限,然後整座火山便突然化為了一個巨大的白色火球,那恐怖的強光甚至在一瞬間把太陽的光芒都壓了下去,而隨著那個光球的出現,我們都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轟然巨響,但是那響聲來的快去的也快,在其爆響之後我們附近就莫名其妙的突然變成了一個無聲的世界,不管是近在咫尺的互相喊話聲,還是遠處那整座火山爆發的聲音,反正就是啥都聽不見了.不,也不是完全聽不見,只是聲音似乎變的非常小,而且頻率也發生了變化,感覺就好象自己的腦袋被一個隔音能力很好的玻璃罩子給罩了起來一樣.

那種完全隔音的感覺大約只持續了不到十秒便像它出現時一樣毫無征兆的又突然消失了,周圍的聲音瞬間回到了我們的耳中,然後就是一片滾雷一般的隆隆巨響充斥了我們的全部聽覺.前方的巨大火球逐漸升離地面,轉化成了一個巨大的蘑菇云,而那蘑菇云上更是向外蕩漾開一圈肉眼可見的灰色環壯帶.

"啊哦……看來我們有麻煩了.克利斯締娜,把你的領域開到最大,其他人有什麼防禦方法都別省著了,現在就是用的時候."

幾乎在克利斯締娜的領域防護完成的同時,我們周圍就又被大家各顯神通刷了一層又一層的防護罩,但是隨著那恐怖的灰色環狀帶擴散開來後,我們的腦門上卻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層冷汗,因為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看清楚那環狀帶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那玩意根本就不是單純的沖擊波,其外圈那層白色的東西其實是沖擊波震蕩空氣而導致空氣中的水蒸氣自然析出後凝結成的小水珠所形成的水霧,至于那圈水霧後方的空白區,那個其實應該叫做沖擊峰,是第一次爆破沖擊波撞擊空氣回彈後又疊加上第二道沖擊波所形成的壓縮沖擊圈,高壓沖擊波中威力最大的就是這圈東西.跟在這圈空白區後面的部分是一些灰褐色的散亂物質,之前離的遠還不太清晰,等靠近了大家才發現那些根本就不是啥散亂物質,而是大塊大塊的岩石.剛才火山爆炸之後,整座山都被拋上了高空,而這圈灰褐色的物質不過是被沖擊波帶出來的第一批火山殘片而已.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們搞錯了自己的敵人.在這個場景中我們的敵人其實並不是和我們對戰的對手,而是系統設置的這個場景本身.比如說我們現在合這麼多人的力量所構建的防護圈,要是讓小鳩健次郎他們去破壞,估計沒一兩個小時他們連想都不用想.但是,就是如此強悍的防禦圈,卻在這變態的場景面前弱的像海嘯中的一片小舢板一般.

當第一道白色的液體云沖過來的時候,我們便感覺到了第一道沖擊波,只是這個時候的沖擊波所表現出來的還只是比較強的氣流而已,我們的防禦圈僅僅是被吹的向後飄開了一點點而已.不過,隨著那道濃霧一般的第一沖擊環經過之後,那看不見的第二沖擊峰才猛的砸在了我們的防禦圈外面.幾乎是瞬間我們就感覺自己好象是被裝在了一個大鐵球里,然後這個球又被人塞進了大炮給發射了出去一樣.整個防禦圈瞬間便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撞飛了出去,而防禦圈外面的防護法術也是瞬間便破的只剩下克利斯締娜的領域還在了.不過,這道領域雖然沒破,但作為領域核心的克利斯締娜卻是猛的噴了一大口血出來,顯然撞擊在領域上的力量已經超過她的承載上限了.不過,這沖擊峰還只是那圈環狀擴散帶的第二圈而已,真正的打擊手段還在後面呢.

隨著沖擊峰的過去,我們這邊的防禦圈也被轟的只剩下了一層克利斯締娜的領域力量,然後就見那圈密密麻麻的黑色岩石群仿佛霰彈一般朝我們這邊撞了過來.克利斯締娜剛剛受到沖擊峰的震蕩,人已經有些恍惚了,這回又被這麼多岩石像雨點一般的洗禮了一番,那層領域終于再也頂不住如此連續的高密度轟擊在空中轟然碎裂,而克利斯締娜也因為領域破裂的反噬直接暈了過去.

眼看著克利斯締娜陷入昏迷,我又抱著玫瑰沒空插手,只好一指克利斯締娜對依佛里特道:"把她裝進你肚子里."

依佛里特驚訝的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也反應了過來迅速飛到正在往下墜落的克利斯締娜身邊將其抱起來往上一扔,然後他自己便突然分解成了幾個部分像套盔甲一樣覆蓋到了克利斯締娜的身上,雖然組合完之後看起來和之前的依佛里特似乎沒啥區別,但克利斯締娜卻被包進了依佛里特的身體之中,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至少不用擔心被天上掉下來的火山隕石給砸死了.

雖然防護罩崩潰,但因為那個環狀帶已經過去,所以我們現在要面臨的危險也不像之前那麼誇張了.不過,這個所謂的不像之前誇張也只是說我們相對剛才要安全一些而已,其實我們並沒有完全脫離危險.剛剛火山爆炸的瞬間有起碼幾百萬噸的岩石都被拋上了天空,加上到現在都還沒停下來的熔岩,天空中現在起碼聚集了近千萬噸滾燙的熔岩和尚未完全冷卻的半熔岩半岩石的物質.這些東西具有的三大特性分別是:熾熱,高速且攜帶著致命的強大動能.別說那些東西全都砸下來,只要被其中任何一個擦到一下都不是好玩的.以我目前的實力,體積在一輛公交車以下的岩石我都還有辦法應付,可問題是比這大十幾倍的岩石在天上到處都是,有些甚至能趕的上航空母艦的體積,別說是現在的我,就算把魔寵全部召喚出來並啟動神域合體我也頂多能保證自己安全,要讓我帶著玫瑰再去保護其他人,那簡直是要我命啊!

相對于我們這邊的緊張氣氛,松本正賀和小鳩健次郎那邊反到輕松了不少.雖然論實力他們不如我們,但有些東西我們卻不如他們——比如說小鳩健次郎的傳送技能.正式開戰之前小鳩健次郎就在我們面前展示過他的傳送技能,而且似乎他的這個技能還能帶人,所以那圈直接摧毀了我們的防禦圈的環狀帶人家根本沒有硬抗,直接一個傳送就過去了.松本正賀雖然也有防禦技能,但是因為小鳩健次郎的存在,他也沾光一起被帶過了那道防禦圈,因此相對于我們的狼狽,他們這邊反到是輕松的很.不過,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可就不是他們的技能能占便宜的了.

現在天空中被高壓熔岩流帶上天空的東西一共有兩種,一是岩石,二是熔岩本身.岩石到是沒什麼,畢竟除了剛開始爆發時被炸飛起來的那些之外就沒多少了,再者說這些岩石畢竟有著固定的下落軌跡,只要注意一點還是可以閃開的.真正的問題在于那些熔岩.

大家都知道熔岩是岩石融化後的物質,其流動性會因為溫度的變化而有所變化.當溫度高的時候熔岩流動性會比較強,感覺有點像是牛奶的流動能力,而當溫度降低後,熔岩就會由牛奶一般比較稀的狀態逐漸向瀝青一般比較粘稠的狀態轉化,最後當溫度低于岩石的融點後,熔岩就會完全凝結成一種被稱為火山岩的黑色岩石.

本來不管熔岩是以液體還是固體狀態下落,那都沒什麼,怕就怕它一半凝固一半不凝固.被噴上高空的熔岩首先會在到達頂點後開始自然下落,不過因為它們下面是後噴出的熔岩,兩者互相撞擊就會在空中分解成一塊塊大小不等的熔岩球.之後這些大到十幾米小到不足鵪鶉蛋大小的熔岩球會因為空氣的冷卻作用而凝結,不過不是整個凝結,而是其外部的那層熔岩先行凝結,最後在熔岩球外面形成一層岩殼.有了這層岩殼的保護,熔岩球內部的熔岩冷卻速度就會明顯降低.不過,在下落過程中,由于這些帶有岩殼的熔岩球會互相撞擊,加上一些本身形狀就不規則的熔岩球會自行解體,導致很多熔岩球在半路就會突然分解,然後噴灑出來的熔岩會在空中因為風力再分解成更多小型的熔岩球,之後周而複始直到撞擊地面為止.

這個分解下落的過程看起來只是自然現象,但實際發生在我們周圍可就不是什麼好事了.要知道我們現在可是處于熔岩球的下落范圍之內的,掉下來的熔岩球如果一直保持岩殼包裹的狀態,其下落軌跡就會比較明確,我們只要在遠處看到之後提前閃開就行了.可一旦其解體,那麼一枚熔岩球就會瞬間變成一枚帶有破片殺傷效果的榴霰彈,而且這枚霰彈噴發出來的每一枚子彈都有可能再次爆發變成一大片霰彈,你說被這樣一枚霰彈盯上我們要怎麼閃避?啥?硬擋?且不說被滾燙且附著力堪比凝固汽油彈的熔岩沾到身上會有什麼結果,單是熔岩彈從高空沖下來的撞擊力就絕對能要人命.況且這東西又不是單個出現,人家一來就一群,中個一兩發當然沒什麼,要是被打中幾百個那要怎麼辦?

望著天空中像下雨一樣噼里啪啦往下砸的熔岩彈我們只能是各自想辦法了.松本正賀和小鳩健次郎采用了比較取巧的方法,就是由小鳩健次郎抱著松本正賀不斷的依靠傳送進行閃避,萬一遇上大個頭的熔岩彈爆裂實在躲不掉了就由松本正賀撐起防護罩硬擋,雖然次數多了堅持不下來,但是偶爾來一下松本正賀還是能頂的住的.

和他們那邊不一樣,我們這邊的情況要稍微糟糕一點,主要是我們人太多了.大家都知道,熔岩彈是隨機下落的,我們人多受到攻擊的概率自然比松本正賀他們那邊要高的多.而且我們還面臨一個比較麻煩的問題,那就是我們不知道到底是大家靠在一起輪流抵抗熔岩好還是分散開各自想辦法來的安全.如果我們聚在一起,抵擋熔岩的時候自然要方便很多,大家可以輪流上去硬扛,而且萬一扛不住了還有人接手.但是所謂有利必有弊,大家聚集在一起雖然可以互相協助防禦下落的熔岩彈,但同樣的由于人群的移動能力肯定不如單個人員靈活,所以我們就必須去抵抗很多原本能閃開的熔岩彈,這樣無形中就增加了大家所要承擔的負擔.

因為兩個方案我們也不知道哪個更好,所以在看到松本正賀他們的辦法之後我們便也采取了他們的方式,那就是既不組成一個大團體也不分散成單個人員,而是分成兩個小隊進行防禦.雖然這樣不能像大家全都聚集在一起時表現出那麼強的防禦能力,但人少的好處就是可以躲開大部分熔岩彈,如果只防禦一小部分熔岩的話到是沒什麼大不了的.

想好了方案後我迅速給大家做了分組,首先我和我的四個魔寵加上玫瑰組成了一個團隊.魔寵們和我基本上可以當成一個人,所以不存在配合問題.至于玫瑰,她自己一個人沒辦法進行閃避,因此還得由我帶著,反正我們這邊聚集的力量比較強,想要保護她應該沒啥問題.話說回來,要不是這該死的系統限制只讓我召喚四個魔寵,這個時候只要飛鳥在,管他什麼火山噴發我也不在乎啊!

我們這邊除了我這組之外,剩下的人就是另外一組.其實她們也就三個人而已.克利斯締娜現在還被依佛里特包在體內沒出來,所以等于是被拉進了我這組.真紅和金幣都是強戰人員,再加上個靈活性超高的影泉應該是可以輕松閃避大部分熔岩彈的,實在閃不開了不管是真紅的天龍拳還是金幣的劍陣應該都扛的住.

我們這才剛分好隊前方的火山便突然再次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響,剛剛爆炸的火山周圍的地面突然再次斷裂,原本岩漿湧出的區域莫名其妙的就又擴大了一大圈,而原本距離熔岩噴發區還有段距離的我們一下子就變成了緊緊靠著熔岩柱了,要是那個爆發范圍再擴大哪怕十米我們就全都要被熔岩給包進去了.

"我靠,這到底是什麼變態火山啊?"真紅一邊罵著一邊一手提著影泉一手拉著金幣飛速向後退,而我也趕緊招呼上魔寵們帶著玫瑰迅速轉身後退.

剛才離噴發區稍遠一些,飛向我們的熔岩彈數量還不多,現在變成緊靠著熔岩柱,那天上落下的熔岩彈就好象下雨一樣,別說閃避,我們幾乎連看都看不清楚到底哪些熔岩彈會砸到我們哪些砸不到,而且由于熔岩彈太過密集,其碰撞的概率就會成倍增加,結果就是越碰熔岩彈越多,我們在下面感覺就好象整個頭頂都是熔岩一樣.

"小鳳,馬上火元素變身,然後啟動聚能到我頭頂上去."我一邊拼命扇動翅膀遠離熔岩柱一邊喊著.

聽到我的命令後小鳳身上的火焰突然暴漲,接著就見她被火焰包圍的身體開始變的越來越淡,最後就只能看到一團鳥型的火焰而完全看不見其中的小鳳了.這個狀態其實就是小鳳的能量形態,也叫浴火形態.在這個形態下的小鳳全身都是由火元素組成的,等于是失去了實體,而且由于她本身就是火元素組成的,所以在這個形態下小鳳的火焰系技能不但威力翻倍,而且釋放速度將全部變成瞬發.當然,有利就有弊,這個形態最大的弊端就是純火元素形態的小鳳非常容易遭到水系法術的傷害,畢竟這兩種元素天生互相克制,所以傷害加強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現在我們要面對的是火山爆發噴出的熔岩彈而不是某個會水系法術的敵人,所以變成這個形態根本一點危險也沒有.

完成火元素形態轉化的小鳳立刻飛到了我的頭頂上將我們全部遮擋在了自己身下,然後她又啟動了聚能技能.火元素形態的小鳳根本不怕物理攻擊,所以天上掉下來的那些熔岩彈對她壓根就沒有任何傷害力.而且,因為火元素形態的小鳳可以吸收一切火元素,所以當滾燙的熔岩彈穿過小鳳的身體後,剩下的就是一大團凝結的岩石而已.硬抗熔岩彈和硬抗岩石,相比之下當然還是形態固定的岩石比較好對付一點.

不用擔心熔岩高溫之後,我又迅速把依佛里特叫到了身邊,然後直接把玫瑰交給了他來照顧.反正現在依佛里特身體里面裝著克利斯締娜,戰斗力已經受到了一定影響,既然不能戰斗,讓他當運輸機總正好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資源.因為依佛里特本身是構裝生物,所以他完全可以抱著玫瑰一邊飛一邊注意閃避頭頂上落下的岩石,這樣他們被命中的概率就會比由我抱著玫瑰要小很多.

不用抱著玫瑰飛,我自己的手腳就解放了出來,而玲玲和米拉本身就是有空閑的,這樣我們三個就可以雜依佛里特頭頂上形成一個三層保護網.最上面的一層是米拉.作為物質龍,雖然只能以人類形態出現,但米拉的防禦力在我們幾個之中依然是最高的,所以她在上面比較抗砸.當然,我也沒打算讓米拉給我們當人體盾牌,她的工作是攔截那些體型比較大的岩石將其擊碎成小塊.當然,如果她有空的話,即使是小岩石她也要負責攔截的,只不過我給她的命令是優先處理那些體積比較大不太好對付的岩石.

在米拉的下面這層就是我本人負責的防禦層,而我的主要任務就是將米拉沒攔住的岩石或者是被轟碎的大岩石的碎片全部擋開,這樣就可以保證下面的依佛里特絕對安全.最後玲玲在我下面負責進行最後一道保險,萬一有碎石連續突破兩道防線,或者有的岩石體積太大,穿過兩道防線後依然無法完全粉碎,這個時候就必須要由玲玲複雜第三次攔截.當然,如果玲玲的第三次攔截依然失敗,那麼依佛里特就必須盡快閃開這枚岩石了.不過以我的想法,一來能連續穿過三道防線的岩石不多,二來就算穿過去了,依佛里特應該也早就注意到了.在有准備的情況下想要閃避應該還是很容易的.

在我們旁邊,真紅她們也迅速構建了自己的防禦圈.不過和我不一樣,她們沒人會吸收火元素,所以除了閃避和硬扛之外也沒什麼好辦法.不過有一點她們比我占便宜,那就是她們的負擔要比我小很多.她們三個之中就只有影泉不會飛,而她本身就是高敏型人員,身子比較輕盈,以金幣的那只九尾狐的負載能力完全可以帶著她們兩個輕松飛行.再說金幣的劍陣完全頂的上一台粉碎機,就算偶爾有漏網的真紅也可以將其轟的粉碎,在這樣的防護之下估計也沒啥熔岩彈能穿透她們的防線了.

有了這樣精心的布置之後我們抵抗起熔岩彈來果然是輕松了不少,雖然一路上還是被不少熔岩彈命中,但大部分都被我們的防禦計劃給擊的粉碎,並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不過,在我們硬頂著下落的熔岩彈飛出了熔岩彈密集區之後前方卻又出現了新的情況.就在我們以為自己安全了的時候,前方不遠處的地面居然突然裂開了幾道裂縫,然後就見紅色的熔岩從其中噴了出來,然後地面先是往下一陷,緊接著又猛的向上股了起來.已經經過了一次火山噴發的我們這次可算是有經驗了,真紅一看這架勢立刻就叫道:"我們不是這麼倒黴吧?剛離開那個超級火山就又撞上一個?"

"恐怖不是我們倒黴."我說著向側面一指,真紅順著我的手指方向望過去立刻就沒話說了,因為就在我指的方向,一個巨大的蘑菇云正在騰空而起,而在那個蘑菇云後方很遠的地方隱約還能看到一個略小的小太陽正在緩慢上升.看完這邊的情況後真紅總算是反應了過來,她轉動腦袋向四周一打量才發現光我們視線所能覆蓋的范圍內竟然就有多達八個噴發點正在爆發,其他沒有爆發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呢."我的天啊!這里是火山集中營嗎?"

"不管它是什麼,總之我們還是先閃比較好."金幣說著指了指我們下方,我低頭一看才發現我們正下方的地面居然也正在向上隆起,而且看這速度隨時都可能爆發.

"靠,快閃!"隨著我的一聲呼喊,眾人趕緊掉轉方向向著小鳩健次郎他們逃跑的方向飛了過去.現在我們算是看出來了,要是我們不趕緊把小鳩健次郎干掉遲早得讓系統先把我們干掉,所以不管現在情況多麼糟糕我們也不能再等了,必須盡快搞定小鳩健次郎.只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和小鳩健次郎他們剛才在躲避火山的時候上朝兩個相對的方向分別跑的,也就是說我們想要追上小鳩健次郎就必須繞過之前爆發的那座大火山兜個大圈子才能找到小鳩健次郎,而這一路上會遇到什麼情況還說不定呢.再說了,就算小鳩健次郎一直在那邊不換位置,我們兜這麼大個圈子飛過去估計也得有好幾分鍾時間了,等我們到了搞不好根本來不及戰斗就得面對下一次災難爆發了.現在這才是第三個場景災難就這麼恐怖了,以系統的設定,下次還不知道會出什麼幺蛾子呢."該死,要是可以讓我隨便召喚魔寵就好了!這樣根本來不及嗎!"

我其實也就是嘴上抱怨一下,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系統居然響應了我的抱怨."玩家紫日注意,現在本系統開始受理戰斗雙方的共同願望."

"啊?"我也就是隨便一說,根本沒想到系統居然會理我.

系統完全沒管我無意義啊的那一聲,依然在那解釋著:"由于玩家紫日和敵對方人員小鳩健次郎同時表示希望獲得更強的戰斗力,本系統分析認為雙方意見一致,因此特別開啟屬性增強系統,請問雙方人員是否接受?"

"增強?怎麼增強啊?"在我和系統交流的同時在火山對面的小鳩健次郎也在問一樣的問題.

系統對小鳩健次郎他們說道:"如果雙方同意則將為您轉接之前貴方陣亡所有人員所獲得的自然之力,也就是使您獲得同時操縱時間,空間和能量的能力.當然,作為對應選擇,對面的玩家紫日也將同步獲得所有魔寵召喚限制解鎖,並且將獲得全部屬性回滿的特別補償."

"啥?魔寵全部解鎖?"火山這邊我聽到了系統提示立刻點頭道:"同意,我同意."

系統在我喊完只停頓了不到一秒就回答道:"對面玩家小鳩健次郎也同意了該選擇,現在玩家紫日所有屬性自動回滿且解除魔寵召喚限定,玩家紫日全部實力限制解除.請二位全力一戰,祝君好運."

系統提示剛一結束我便立刻回身對真紅喊道:"真紅,你那張避難所卷軸呢?"

"在這."真紅一聽我的話立刻從身上翻出了一張樣子很普通的卷軸,不過這東西的屬性到是一點也不普通.不是說這玩意的屬性有多強大,而是這東西超級冷門.這玩意的唯一功能就是開啟一個可以容納最多十人的臨時避難所,被使用者授權的人可以隨意進出這個避難所,並且可以在里面享受雙倍屬性恢複速度的輔助.另外,這個避難所還可以隨著使用者而移動,只要使用者本人不在避難所里面,避難所就會跟著使用者移動,且不被授權的人無論如何也無法進入避難所也不能傷害里面的人.當然,這個東西也是有限制的,一來它的容量只有十個人,二來它的作用時間只有十分鍾,所以雖然功能還不錯,但卻沒多大實用價值.真紅之所以會保留這麼個東西,而且我們全都知道它的原因是這東西實在是太罕見了,所以真紅把它當成了一個另類收藏品才一直保留到了現在.不過,事實證明了這個世界上其實不存在沒用的東西,如果你發現某樣東西沒用了,那只是你沒找到它的用途而已,不是它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

真紅剛一摸出那玩意便朝我扔了過來.我一接到後便立刻將其撕開,然後一個直徑兩米多的半透明光球便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快,全都進去."我一邊喊著一邊指揮依佛里特將真紅和克利斯締娜都送了進去,然後真紅她們也迅速的沖了進去.雖然那個光球看起來只有兩米五直徑,但是真紅她們一進入里面就立刻消失不見了.等她們都進入了避難所之後我便立刻收起了附近的魔寵,然後把飛鳥召喚了出來.

那些噴發的火山因為聲勢太過浩大,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傷到人,現在我們真正要小心的不過是到處亂飛的熔岩彈而已.但是熔岩彈這東西有不是一定要去硬接的,只要你有足夠的速度和靈活性,完全可以把所有朝自己飛來的熔岩彈全都閃過去,只要不被它們碰到,再厲害的熔岩彈也發揮不了任何威力.

之前我就一直在想召喚當初要是召喚了飛鳥就好了,沒想到現在居然真的可以召喚了.以飛鳥的速度,眼前這些原本看似非常麻煩的熔岩彈根本就是小菜一疊,我扒在飛鳥背上收起翅膀整個人縮在飛鳥身上的凹陷中,然後飛鳥便迅速啟動了超音速突擊模式.我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加速度將我向後拉去,多虧我現在整個人是半陷在飛鳥身上的凹槽里的,所以雖然拉力很大,卻不至于把我掀飛.

我正在享受飛鳥無與倫比的速度,忽然就見右前方突然又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火球,然後就是一大片火云騰空而起,那滾滾熱浪即使距離如此之遠依然感覺非常灼人."主人注意了,我們要做點特級動作了."我正在走神,飛鳥忽然提醒了一句.

我趕緊將自己使勁往飛鳥身上貼了貼."好了."

"那我就開始了."

本就在高速前沖的飛鳥突然猛的一個加速,一枚熔岩彈以毫厘之差從我們後方閃過,直接將飛鳥拉出的煙帶從中砸斷.不過剛閃過那枚熔岩彈的飛鳥根本沒空高興,因為一枚熔岩彈正在朝著我們砸下.飛鳥反應迅速的突然向左一個橫滾,然後緊跟著又是向右一個橫滾,連續兩次翻滾成功閃過了兩枚先後落下的熔岩彈.但是這並不算完,飛鳥在閃開這幾乎是左右並排的兩枚熔岩彈後又是迅速的一個俯沖,然後緊急拉起從一塊剛剛被掀飛的面積超過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巨型岩石下方鑽了過去.這邊我們才剛鑽過那枚岩石,前方又出現了一枚體積不比剛才那塊小多少的岩石,飛鳥順著剛剛爬升的方向繼續向上,最後以不到半米的距離擦著那塊岩石的上緣飛了過去.不過,才剛閃過那枚岩石的飛鳥依然還在巨量的熔岩彈包圍之中,他先是一個側身將身體打橫,然後從兩枚平行下落的熔岩彈中間鑽了過去.剛一穿過那道夾縫飛鳥立刻又把身體放平,然後後方的噴射推進口猛的一縮,前方的進氣口卻猛的向外噴出大量火焰,而飛鳥身上的減速片也全部站了起來,我只感覺整個人身上的血液瞬間就全部湧到了頭部,但是好在我屬性不錯,還不至于爆血管.

就在我被那突然的減速搞的腦袋充血的時候,我們前方一枚巨大的岩石仿佛一座一堵牆壁一般從我們面前落了下去,而我們也就是差了幾米的距離險些沒撞上去,要不是飛鳥及時減速,我們肯定要被那塊岩石給砸在下面不可.

等那塊岩石落下後飛鳥後方的噴射口立刻再次打開,然後減速板放下,伴隨著一陣劇烈的顫抖,我們立刻再次進入了超音速狀態,然後以一連串S形機動一口氣閃過了十幾枚熔岩彈,最後飛鳥來了一個小范圍減速,讓兩枚從不同方向飛來的熔岩彈在空中撞成一團並炸裂開來後我們才猛的一個加速從兩枚熔岩彈彈開的縫隙中穿了過去.

自閃過那兩枚對撞的熔岩彈後,我們前方的天空終于變的乾淨了一些,和剛剛那個新出現的噴口拉開距離後熔岩彈的密度明顯下降,飛鳥連之前那麼恐怖的熔岩彈幕都能鑽過來,這種零星的熔岩彈那簡直就是小菜一碟,跟本不需要什麼大動作,還有老遠就已經被飛鳥以相對平穩的滑行給讓了過去.

有飛鳥的幫助,我的移動速度和之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原本估計需要好幾分鍾才能到達的火山另外一面,我們居然只用了兩分鍾就繞了過去.不過等我們到這邊之後才發現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果然已經不在原地了.

我們之前所在的那座第一個爆發的火山的另外一面其實和我們之前所在的那個方向也差不多,肉眼所及的范圍內到處都是正在爆發或者已經在噴的火山口,算上之前我們看到的那些,現在這一片粗略估計下我們已經至少發現了三十處以上的火山噴口.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雖然和我們跑的方向不一樣,但他們也知道要躲避那些火山噴出來的熔岩,所以他們也一直在移動.幸好飛鳥速度夠快,要不然等我們自己飛過來,他們搞不好都已經跑到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去了.

捕捉到小鳩健次郎和松本正賀的身影後我立刻讓飛鳥飛了過去,而對面的小鳩健次郎他們好象還沒發現我們.這樣的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只要我們沖過去一口氣干掉小鳩健次郎,那就啥都不用擔心了.至于這樣靠偷襲搞定小鳩健次郎是不是會影響我們當初制定的打擊日本玩家士氣的計劃,我們已經沒精力去管了.畢竟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如果我們再不把小鳩健次郎干掉,搞不好我們就沒機會干掉他了.相比之讓他們活到最後獲得勝利,還不如我們先把他干掉來的好一點,即使沒能因此打擊日本玩家的士氣,起碼不至于打擊到中國玩家的士氣.

本來我的計劃是滿好的,借助飛鳥的速度從側後方沖上去一舉將小鳩健次郎干掉,然後再和松本正賀簡單的表演個兩招再來個兩敗俱傷外加我小勝一籌,我們這次的任務就算完事了.不過,就在飛鳥帶著我以超音速狀態沖向小鳩健次郎的時候,天空中卻突然掉下了一枚巨大的隕石來把我的計劃生生打亂了.

本來現在附近到處都是四處亂飛的石頭,有些是被火山炸飛上來的地表岩石,有些則是熔岩凝結後形成的火山岩,但是我們頭頂這個卻絕對不屬于以上任何一種,因為它不但比之前我們所見的任何一枚石頭都要大,而且還拖著長長的尾焰.盡管下落的熔岩也經常燃燒著火焰拖著濃煙,但它們的速度遠遠沒有這個大家伙那麼誇張,我甚至能看見它在空中不斷下落所帶起的真空沖擊波.

"主人,我建議現在先閃比較好."飛鳥看到頭頂上那枚隕石後也是第一時間提醒道.

雖然我很想說不,但是理智最終還是讓我同意了飛鳥的意見.現在小鳩健次郎的注意力已經被頭頂上那枚隕石所吸引,只要我沖上去一定能把他干掉,但問題是在我干掉他之後就會立刻被隕石干掉.到時候別說打擊不到日本玩家的士氣,搞不好連我們戰斗的勝負都會有人質疑,至于松本正賀的聲望提升計劃,那就更是連影子都沒有了.所以,最終我還是同意了飛鳥的意見,先躲開再說.

從外層空間墜落的隕石和被火山打上半空的岩石,其下落速度完全就不是一個量機的.盡管飛鳥已經用最快速度在跑了,但那枚隕石的速度實在太快,我們只跑出了不到五百米它就以恐怖的速度從我們斜上方閃電般的躥了過去.飛的好好的飛鳥在隕石飛過後就好象被什麼人撞了一樣,突然便被帶的向側面飛了過去,然後在天上一通亂轉把我都給甩了下來才穩住身形.好在我自己會飛,從飛鳥背上掉下來之後立刻就自己飛了起來,要不然這一下我就得被活活摔死.

我們這邊險險的躲過了隕石襲擊,小鳩健次郎那邊卻是輕松的很,一個瞬間傳送就搞定了這個巨大的危機.不過,他們雖然躲過了沖下來的隕石,卻沒躲過後面的氣流,結果和我們一樣被卷的四處亂轉.松本正賀會飛還好點,小鳩健次郎之前完全就是靠松本正賀帶著在飛,結果兩個人被氣流吹散之後小鳩健次郎便直接朝地面摔了下去,要不是他在落地前以傳送術把自己又送回了松本正賀身邊,估計這一下就能把他摔個半殘.

我們兩方都成功閃過了這巨大的危機,但是系統顯然不打算放過我們,因為就在我們穩住自己之後不久,那枚隕石便帶著極端恐怖的動能猛的撞在了一塊剛剛隆起的火山上,然後整個世界便被一片眩目的白光所籠罩.

"我的天啊!這該死的鬼系統難道想讓我們提前體驗一把世界末日不成?"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統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 頂級場景的頂級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