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極限墜落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極限墜落

我和松本正賀反正都是自己人,現在就算是打也不過是打給外面人看的,對我們來說基本上不存在啥心理負擔,所以我們兩個不自覺的就變的放松了很多,連帶著表面上的舌戰也變的激烈了不少.要知道之前對付小鳩健次郎他們的時候為了節約時間我們可是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的對話過.

雖說因為心里輕松了不少,所以多罵了一會,但實際上我和松本正賀對話的時間依然不超過兩分鍾.松本正賀大概是估計時間也差不多了,所以他在我說完之後忽然一指我道:"嘴上說什麼都沒用,我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

"好,既然你想快點死我就成全你."早和松本正賀串通好的我將永琣V前一指:"想死盡管上."

"要死的是你."松本正賀說著突然眼睛一閉,當他再睜開眼睛時他那原本還很正常的雙眼已經變成了一片雪白,感覺他的兩只眼睛就好象兩只燈泡一樣,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燈泡,而是探照燈級別的大家伙.

完成雙眼的變化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就向我這邊飛了過來,我在松本正賀啟動之後也沒躲,而是主動迎著他飛了上去,只是我們兩個最終並沒能在空中交上手,因為這該死的頂級難度場景居然比我們還急.就在我和松本正賀即將撞在一起之時,我們兩個突然同時感覺到身上一陣沒來由的燥熱,而且幾乎是瞬間我們的身上就開始同時蒸騰起了大量白色的煙霧,耳朵里似乎還能聽到盔甲表面有刺啦刺啦的奇怪生響,感覺就好象燒熱的油鍋在翻騰一般.

"我靠,微波井!"愣了兩秒之後我突然反應過來了.之前我們就猜測過,系統大概是把我們腳下的這一整個星球都給當成決斗場來設置了,所以當時我們推測這個星球最後可能會崩潰,而星球崩潰之前肯定會向外輻射大量的微波射線以暫時泄掉星球內部的部分輻射能.現在的情況不用說了,肯定就是那該死的輻射井正好把我們套進去了.理論上這東西應該是可以瞬間將湖泊蒸干或者將摩天大樓融成一團糊狀物的,不過不管是神域狀態下的我還是繼承了大量屬性點的松本正賀,那個防禦力都是高到離譜的程度的,所以即使被微波井直接籠罩,我們兩個也只是盔甲表面被燒的直冒煙,人到是沒什麼事.

之前我們在商量時也和松本正賀說過這個星球就是決斗場的事,所以松本正賀也知道微波井是什麼玩意,現在突然聽到我喊出這麼個名字他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現在也不管什麼表演賽了,松本正賀直接一轉身就向後沖出了幾十米.我的反應自然不可能比松本正賀還慢,事實上在他轉身之前我就已經啟動了背上繼承自飛鳥的噴射推進器躥出了老遠.

微波井這東西威力雖然很大,但范圍一般都不太廣.剛剛擊中我們的這個大概也就是一個直徑一百八十到二百二十米之間的圓形區域而已,只要離開這個范圍基本上就不會受到微波傷害了.不過就是剛剛這一下我們身上就已經被燒的滾燙,雖然盔甲並沒有出現要融化的跡象,但我相信現在我在盔甲表面煎荷包蛋肯定是沒問題了.

這邊我們才剛剛離開微波井,還沒來及做出下一步反應,下面的地面上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好象是撕布一樣的聲音,跟著就見地面上之前出來的那道裂縫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地表蔓延,而且別的地方也正在陸續出現更大的裂縫.整個大地技術是一瞬間就變成了無數塊被裂縫分割的碎片,之前滲出地表的熔岩早已經全部消失在地縫之中,我們肉眼所能看見的區域就是大量的碎石正在崩塌向那些似乎永遠也無法填滿的巨大裂縫.

"會長,好象這個星球已經提前開始崩潰了."真紅她們迅速沖到我身邊對我喊道.

我聽到真紅的話先是抬頭看了眼還飄在另外一邊的松本正賀,隨後便道:"大家先盡量小心環境變化,我想就算星球崩潰,系統場景應該也不至于直接把我們干掉那麼誇張,頂多就是行動比較困難而已."

我的話才剛說完這邊就出了狀況,本來我們大家都是懸浮在半空中的,不過就在我說完的瞬間,真紅卻突然驚叫了一聲,然後整個人便想著地表墜了下去.

"喂?怎麼回事啊?"我驚訝的低頭沖真紅喊,但還沒等到她的回答,我自己就突然感覺到了失重的感覺,然後我整個人就開始往下掉,而我附近的克利斯締娜她們也一個不拉的全都掉了下去.

"有沒有搞錯?這什麼情況啊?"金幣一邊翻著跟頭往下栽一邊叫喊著,而在她的身邊,我們也都和她一樣.從真紅突然掉下去開始,我們的飛行能力就好象出了問題,不管怎麼扇動翅膀都無法飛起來,而且更糟糕的是周圍的引力場好象也有問題,不管我們怎麼控制身體都無法維持平衡,始終在改變方向和大小的引力場搞的我們一會頭上腳下一會頭下腳上,反正就是沒辦法找到一個穩定的姿態.

雖然我們都在往下掉,但是我也抽空掃了一眼松本正賀,結果發現他也不比我們好多少,只不過可能和他的飛行方式有關,他居然還可以勉強維持平衡,只不過身體依然在往下掉.

盡管我們當前的高度很高,但大家都知道,從下往上飛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爬升到高空,但從空中掉下來可就要快多了.前後也就是一分多鍾的時間我們就由高空一路摔到了地面的高度.不過,雖然我們已經掉到了地表高度,但我們並沒有摔在地上,因為現在地面已經分裂成了一塊塊大小不等的碎片,而更多的區域則都是深不見底的大裂縫.我們這幫人運氣都不錯,或者說我們的控制力不錯,總之在我們的努力下大家至少都摔了裂縫而不是直接砸在了某塊岩石上.不過這樣一直往下掉顯然也不是啥好事情,畢竟裂縫不可能真的沒有底,至少我們知道它的最底下不是岩石就是岩漿,以我們現在的速度,不管那是什麼,反正撞上去准沒好事.

就在我們連續下落了兩分多鍾之後,我忽然發現側面不再是夠不到的裂縫,而是一道有一定傾斜角度的斜坡,雖然這個岩石斜坡的角度至少也有八十度,但總好過四周啥都沒有的狀態.

"所有人注意,抓住側面的岩石,想辦法減速."我喊完之後又對玫瑰道:"玫瑰你做好准備,我開大地之門讓你進去暫時先躲一下."

玫瑰點頭表示明白,然後我就在玫瑰身下打開了大地之門讓她直接摔了進去.因為我是和地面保持水平方向張開的大門,所以玫瑰摔進大門內之後所受到的引力方向就會改變,這樣她不會直接撞死在大地之母的花園地面上,而是會在那個花園里以水平方向的速度沖出很遠.以玫瑰的反應能力,這種水平方向的著陸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之所以只讓玫瑰進入大地之門,是因為大地之門里面的空間是屬于大地之母的.我自己進出沒什麼,可要讓別人進入,理論上我是必須先和大地之母打招呼才行的.貿然放玫瑰一個人進去已經算是違規了,要是再把其他人一起裝進去,那到時候就不好求情了.如果只有只有玫瑰一個人,起碼我還可以事後和大地之母道個歉啥的,相信大地之母應該也不會介意.

沒有了玫瑰這個戰斗力最弱的存在,我們其他人便立刻開始各顯身手向旁邊的那道岩牆靠了過去.

和我們剛剛開始失去飛行控制能力的時候不一樣,現在雖然我們還是飛不起來,但周圍的引力場卻似乎是穩定了下來,至少我們能比較容易的控制身體平衡了.看著飛速移動的岩壁表面,我直接抬手對准岩壁兩手同時一動,只聽噗的一聲,兩根龍筋索同時發射了出去,然後只聽叮的一聲兩根索頭瞬間便同時釘入了岩壁之中.當然,這種時候我可不敢貿然收緊龍筋索.先不說索頭是否架的住我整個人下墜的力量,就算索頭架的住,我估計我自己的胳膊也架不住.到時候不是索頭被拉斷就是我的胳膊被拉斷,總之肯定停不住就是了.不過釘入岩壁的飛索當然也不是白射的,就在它們釘入岩壁之後,我立刻控制著龍筋索的收線器以一個比較平緩的力量開始減速.

兩根繃直的飛索上突然傳來一股拉力,跟著我整個人便因為重力和拉力的共同作用朝著岩壁甩了過去.早有准備的我早就將雙腿抬起對准了岩壁方向,現在身體一甩過去我立刻將雙腳伸開准確的頂在了岩壁之上.不過我並沒有一直踩著岩壁,而是輕輕一點便迅速松開.畢竟我現在下落速度太快,要是一直踩著,我肯定會被岩壁的摩擦力帶翻,到時候一旦身體在岩壁上翻滾起來那可就糟糕了.

還算好,第一次接觸很成功.我的雙腳在岩壁上輕輕一點使身體向外略微反彈,然後又再次被牽引力拉會岩壁再次輕點.連續五六次輕點之後我就感覺速度明顯下降了一大截.感覺這個速度差不多我能控制住了之後,我便在下一次和岩壁撞擊時猛的將雙腿牢牢的踩在了岩壁上.伴隨著雙腿上的巨大壓力和一陣轟隆巨響,我的兩只靴尖瞬間便在岩壁上拉出了兩道大溝,大量碎石紛紛從我的腳邊飛濺而出,砸的我自己的頭盔上一陣叮當亂響.不過,這樣的接觸方式雖然震的我雙腿酸麻,但我的下落速度卻也的確在以很快的速度下降著.看速度進一步降低了之後我又干脆將雙手刃爪彈了出來,然後小心的使其接觸到了岩壁.六根刃爪在接觸岩壁的瞬間便在岩石表面拉出了六道火星,同時我的雙手也感覺到了一陣劇烈的震顫,但好在這種震動不是很強烈,在我使勁將刃爪壓入岩石之中後身體的速度也迅速下降到了基本可以看清楚牆壁滾動的狀態了.

依靠岩石的摩擦力,我在大約下落了三分半鍾後終于成功將自己固定在了一段岩壁上,不過此時我已經快要看不見頭頂的天空了,可見這個位置實際上已經距離地表很深了.

在我穩定住自己的同時,其他人也都在忙著為自己減速.金幣依靠她的劍陣不斷的給自己做墊腳石讓她下落的速度降低到了一個可控的范圍內,最後她又用幾柄劍飛到自己身下徹底將自己托了起來.

真紅的減速方式比較暴力,她是直接將自己的拳頭轟進了岩壁之中,然後徹底使自己停了下來.當然,她這個方法需要非人的力量和極端恐怖的破壞力才能做到,因此一般人是肯定沒辦法模仿的.不過,雖然暴力了一點,但不得不承認,她這個方法卻是減速最快的,至少等大家都停住之後她那明顯比我們高出很多的位置就能說明問題了.

作為法師,克利斯締娜的減速方式當然不能和真紅一樣暴力.她使用的減速方式比較另類,就是不斷的對著頭頂的岩石使用靜態力場.這個靜態力場技能其實就是一種輔助法術,大部分法師類玩家都習慣用這個技能搶東西,因為這招可以快速的將一個距離自己很遠的東西抓到自己面前來.當然,這個技能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力量有點小,抓不動太重的東西.但是現在用來減速卻是再合適不過了.克利斯締娜不斷的對頭頂的岩石使用靜態力場後就相當于不斷的有人在往上拉她,雖然一兩次不能使她停下來,但次數一多了自然就把速度減下來了.而隨著速度降低到可控范圍內之後克利斯締娜干脆直接用一個羽落術配合小型龍卷風使自己停了下來.

最後剩下的人是我們這里實力偏弱的影泉.不過要說這次減速,其實還就是她的動作最漂亮.和我們工具法術一起上不同,人家啥也沒用,就直接在岩壁上一踩,然後就好象玩沖浪一樣順著岩壁一路向下滑,期間偶爾用幾個漂亮的翻身閃過岩壁上突起的岩石,最後等速度降的差不多了,她就用隨身的匕首往岩壁中一插,徹底將自己固定在了岩壁之上,而此時她的位置居然比我還要高不少,可見這個減速方式確實很不錯.當然,也不排除她體重比較輕的原因,畢竟和一身重甲的我們比起來她這個刺客怎麼看都要輕巧多了.

"咦?松本正賀哪去啦?"我們剛一停穩金幣就四下張望著詢問了起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買你命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世界第四被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