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禁空 禁魔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禁空 禁魔

突然崩潰的大氣圈導致我們全部失去了飛行能力,就看著我們一大群人連帶著那幫公牛一般大小的老鼠一起墜向地面.

眼看著我們就要摔落地面之時,我忽然看到頭頂上飛下來一大片飛劍,它們先是追到了我們身邊,然後就各自分開組成了幾個由劍脊組成的平台.在完成分組後這些平台迅速飛到了我們身下並開始減速,下落的我們立刻落到了平台上,然後身體下落的速度立刻一緩並逐漸停止下落.

雖然現在的大氣圈無法支撐別的飛行技能,但我們很幸運,至少金幣的飛劍還能用.這些由多把飛劍組成的平台雖然無法帶著我們快速移動,但面前托住我們還是不成問題的.只不過有一個問題讓我們稍微有點糾結,這個問題就是松本正賀到底要怎麼辦?

按說現在金幣完全有能力下去接住松本正賀,但問題是我們現在的一舉一動都有大群的中日玩家在看著.讓金幣操縱飛劍接住松本正賀是不難,可怎麼讓那些日本玩家相信我們跟松本正賀沒有啥私密關系呢?所以說我們就算有辦法救松本正賀現在也不能出手,可是不出手救他,讓他這麼摔死了我們幫助松本正賀提高聲譽的計劃可就落空了.

我們正在那糾結呢,沒想到這個決斗空間竟然又有新變化.就在松本正賀還在空中掙紮之時,我們卻突然感覺腳下一軟,然後所有人便穿過了飛劍組成的平台再次開始做起了自由落體運動.

突然失重下墜並沒有讓大家有什麼太大的驚慌,但是我們所有人的目光卻一起轉到了金幣身上.而金幣自己現在也正在搖搖晃晃的往下落,只不過她腳下的飛劍卻勉強還保持了個大概陣形,雖然不能完全抵抗金幣的重量,但面前可以起到減速傘的作用.

發現我們都在看她之後金幣連忙在通訊頻道里解釋:"周圍的魔力場出了問題,我無法操縱離開身體一定范圍的飛劍,而且連附近的飛劍控制力也大幅度下降了."

金幣的話很快得到了克利斯締娜的證實.相比之金幣的道士職業,克利斯締娜的職業才是純法系職業,而道士嚴格意義上來講應該算是中國版的魔劍士,因為他們是近戰魔法都玩的很轉.克利斯締娜的解釋比金幣要詳細,根據她的敘述,應該是繼星球大氣圈崩潰之後,這個星球的魔網也崩潰了.

《零》中的世界是個有魔法存在的世界,而魔法的存在基礎就是魔網.這個魔網可以被理解成一種由基礎魔力組成的類似大氣層的東西,它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地方.魔網是魔法的基礎,魔網密集的地方魔法威力就大,魔網真空區就是禁魔領域.剛剛這個星球的魔網顯然是徹底崩潰了,不過就好象是周圍的星球大氣崩潰後不會立刻消失的一點不剩一樣,魔網崩潰也不是說所有元素都會立刻消失,只是各種元素的分布變的極為稀薄且混亂.在這樣的環境下,各種魔力的使用也會變的極端不穩定,不但控制難度大幅度上升,而且威力也會大幅度下降.

金幣雖然是道士,理論上說她用的是法力不是魔力,但《零》畢竟是款游戲,為了保證玩家之間的可比較性,所以在這里道術其實是被設定成了和魔力完全是一種東西,簡單點講就是它們是一種概念,只不過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異產生了兩個名字.

現在魔網崩潰,不管是金幣的道術還是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最終都是一個情況——施法難度上升且威力下降,操縱距離變短.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我們也只能聽天由命了.玩家說到底都是在游戲規則下使用自己的力量,現在這個場景改變的是游戲規則,作為玩家我們實力再強難道還能跟游戲規則抗衡嗎?所以說現在根本啥辦法都沒有,我們能做的也就是等,看看系統是打算就此把我們一股腦的全摔死,還是打算先給我們個下馬威.

很快系統的意圖就顯示了出來.作為游戲中的裁判,游戲系統一般是不會直接和玩家過不去的.即使有些時候看起來好象系統在給玩家出難題,那也不過是在制造高級任務對應的難度而已,並不是系統真要跟誰過不去.現在的這個場景雖然也是難道超高,但系統的目的顯然不是把我們直接玩死,所以它一般不會制造必死的局.就像現在,看起來我們飛不起來就只能等著摔死,但實際上系統壓根就沒打算讓我們死.

就在我們不斷往下落的過程中,我們下方的地縫中突然猛的一閃,接著整個大地都開始崩潰,同時我們也感覺到自己下落的速度居然在放緩.

"是我的錯覺還是怎麼回事?"玫瑰忽然問道:"我們是不是在減速?"

"不,我們就是在減速."影泉非常肯定的說道:"我是走靈巧路線的,對環境變化比較敏感,我能感覺的到重力似乎在下降."

"重力下降?"玫瑰愣了一下,隨後突然做恍然大悟狀說道:"難道這個星球的引力場也崩潰了?"

"看來是的了."我的回答不是胡亂說的,因為我有證據."看下面."

隨著我的指點,眾人紛紛低頭看向地面,結果正看到地面上那些裂開的地表碎片竟然開始出現了一片混亂的運動方向.按說有引力場存在,碎片在崩潰後都應該往下掉才對,但現在地面的那些岩石碎裂之後居然有的在緩慢的往上飄,有的在橫向移動,還有一些則是翻滾著朝斜側飛了出去,甚至偶爾還能看到兩塊像航空母艦那麼大的地殼碎片在空中以比較緩慢的速度撞在一起,然後各自剝落一些碎片後再次分開向著兩個方向分飛出去.

雖然引力場崩潰了,但是我們依然還在往下落,因為牽引我們下落的引力消失了,可慣性卻並沒有消失.不過因為沒有引力的繼續牽引,加上周圍稀薄的空氣多少還有點阻力,所以我們的下落速度實際上正在緩慢下降.

因為沒有金幣的飛劍幫忙,松本正賀並沒有和我們一樣在空中停頓過,所以他現在的位置比我們要靠近地面,而且下落速度也比我們快的多.不過大概是急中生智,這小子居然自己找到了自救的辦法.就在他以為自己要摔死的時候,附近的引力場正好消失使他有了一點喘息的機會,而且雖然周圍的空氣稀薄無法支撐飛行法術,但畢竟空氣不是完全消失了,所以在松本正賀的不斷使用下,他多少還能勉強控制一點自己的身體下落方向.

就是這一點點的控制力最終挽救了松本正賀的小命,因為他找到了墊腳石.之前松本正賀可不是一個人被沖擊波拋上半空的,和他一起被掀飛的還有很多那種公牛一般大小的巨型老鼠.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會飛,這會自然是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在往下掉.不過松本正賀卻從這些家伙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希望.他控制著自己奮力的移動到了一直老鼠身邊,然後看准機會在那只大老鼠的身上用力一蹬.在引力和空氣摩擦都微乎其微的情況下,這一蹬立刻忠實呈現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這一道理.松本正賀和那只老鼠立刻向著兩個方向飛速分開,不過由于松本正賀是從斜上方蹬的,所以那只老鼠的情況下加速往下掉,而他自己則是朝著斜上方的另外一只老鼠飛了過去.

有了從第一只老鼠身上獲得的初速度,下面的過程就簡單多了.借助自身強大的屬性,松本正賀的身體機能幾乎比超人還要強悍,他在迅速接觸到第二只老鼠後又用那只老鼠做跳板再次向上蹦了起來,然後他就這麼一只只的踩過去,很快就將自己的下落速度完全抵消,甚至還產生了一點點的向上的加速度.

不過,就在松本正賀以為自己沒事了的時候,他的身體卻突然又開始了往下落,只不過加速度明顯不太大.同一時間,在松本正賀上方距離不遠的我們也致意到了引力場的再度變化.之前的零重力環境顯然只是因為引力場崩潰的瞬間能量釋放造成的暫時現象,星球中的物質依然存在質量,而質量就是引力的基礎,因此在度過了能量爆發之後引力又恢複了回來,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引力場恢複的似乎不怎麼徹底,至少我們現在就能明顯感覺的到我們受到的牽引力並沒有達到正常值,甚至可能連正常引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也就是說這里的引力場強度可能還不如月球表面.

在這種微引力狀態下,我們全部以很溫柔的狀態成功降落到了一塊比較巨大的地面碎片上,只不過這塊碎片因為之間的撞擊所表現出來的運動軌跡並不是向下,而是向上,只是速度比較緩慢而已.

大家成功找到落腳點之後都不約而同的開始准備戰斗,畢竟我們都知道,再不打一會系統可能就不會給我們打的機會了.現在我們這邊的情況是,真紅一個人不知道飛哪去了.克利斯締娜和金幣的戰斗力大幅度下降,真紅的複活術效果暫時情況不詳,但已經確認了治療術效果下降嚴重.我和影泉到是還能戰斗,但是所有類魔法技能全部威力下降嚴重,幾乎等于報廢.

另外一邊,松本正賀一個人站在一塊不太大的懸浮岩石表面.那塊岩石正在和我們腳下的這塊岩石逐漸接近中,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兩者會在十幾秒之後從距離不到三米的地方擦肩而過.但是,在我們雙方附近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岩石上居然還有上百只巨型老鼠,它們三三兩兩的分布在附近的懸浮岩石上,而且時不時的還會在臨近的岩石間來回跳躍,看樣子似乎還打算過來攻擊我們.而且,那些老鼠跳來跳去本身也擾亂了周圍的岩石群,畢竟現在引力場下降到了一個很微弱的狀態,周圍的岩石雖然大致都在向下落,但從局部區域來看卻有點像是在太空中的無重力環境.那些老鼠每次更換岩石都會導致一些岩石改變飛行軌道,搞的周圍岩石四處碰撞把環境變的更加複雜起來.

"現在怎麼辦?"金幣看著我問道.

"這還用問?當然是沖過去了."我說這話也是沒辦法了.遠程攻擊技能除了弓箭和飛刀之外基本上除了魔法技能就是類魔法技能,總之全都在無法使用的范疇,而我們這里又沒有專職弓箭手.雖然我有弩,影泉會甩飛鏢,但那都是輔助戰斗技能,我們一般都很少用這樣的技能.現在要我們靠它們戰斗顯然不太可能.所以現在對我們來說最直接也是唯一能用的方法就只有近身肉搏了.

"既然要近身,那就靠我們了."影泉對我說完又轉頭看著金幣問道:"你近戰行嗎?"

"開玩笑.脫了道袍我也是戰士好不好?"金幣信心滿滿的說道.

影泉聽完上下打量了一下金幣那身天尊套裝,然後道:"你這身可不算道袍,脫了你也不怕走光啊?"

金幣的天尊套裝因為她是女性,所以根據她的體型有過自我調整,現在看起來和道袍那是一點不沾邊,到是很像時尚女郎的短款小皮草,而且還是比較性感的那種.不過玩笑歸玩笑,金幣這身美麗的外皮之下確實隱藏著一個高敏型戰士的身體.道士雖然經常使用道術戰斗,但人家近戰的能力可是一點也不差,誰要把道士當法師,那就准備好倒黴吧.

在影泉的玩笑之下金幣第一個跳離了我們腳下的岩石向著松本正賀那邊撲了過去,而影泉也緊跟著跳了過去.我回頭沖克利斯締娜道:"你保護玫瑰."隨即也跟著跳了過去.

現在的克利斯締娜並不是不能用魔法,只是魔法一離體威力就會大幅度下降,因此她沒辦法進行遠程攻擊.本來如果克利斯締娜的魔力近戰技巧也是很厲害的,但現在我們和松本正賀又不是真打,如果讓克利斯締娜沖上去未免有些看不起松本正賀的意思,這樣就起不到我們烘托松本正賀戰斗力的目的了.因此我最終決定讓克利斯締娜保護玫瑰,其實也就是給她個不參戰的借口.

松本正賀早在剛落到岩石上的時候就從通訊水晶中知道了我們的安排,所以看到我們三個跳過來他是不慌不忙,直到金幣沖到他面前他才將早就握在手中的寶劍舉了起來迎上了金幣的天尊劍.

金幣手里的天尊劍和松本正賀手里的光神劍都不是一般貨色,不過天尊劍的分類屬于刺劍,也就是比較輕,相對靈活度比較大,而松本正賀手里的光神劍則是接近于西方騎士劍的風格,屬于重劍,不但能刺還能砍.兩人的劍在空中剛一接觸各自的特點立刻便展現了出來.

金幣的劍在松本正賀的劍上一靠便立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她知道自己力量上肯定沒法和松本正賀拼,所以她手腕一軟,沒和松本正賀硬拼,整個人向側面一個滑步然後蹲身從松本正賀腋下鑽了過去,同時她的天尊劍也是向後一歪,順著松本正賀的光神劍轉了個角度擦著松本正賀的身體向前掃過.只要松本正賀反應稍慢一點,這一劍就得掃到他的身上,不過松本正賀好歹接受過我的專門培訓,格斗技巧也不錯,他直接向側面一帶劍身,依靠光神劍的重量優勢硬壓著金幣的天尊劍繞過了自己的身體.

這一次短暫交鋒前後不過半秒,因為速度太快很多人都沒看清怎麼回事,不過能看清的都不停的感歎著松本正賀和金幣的技巧太厲害,要是他們自己肯定當場就完蛋了.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松本正賀和金幣其實早就知會過對方,要不然他們才不敢做這種近身格斗呢.說句大實話,現場這幫人里除了我之外根本沒人有足夠的反應速度現場玩表演戰,他們能做的也就是提前商量好大概攻擊方式,這樣在心里有數的情況下才能做到"配合默契".

雖說是假打,不過觀戰的中日玩家並不知道,所以他們看的依然是津津有味.就像電影中的格斗場面往往很有視覺沖擊力一樣,越是假打往往越漂亮越有看到,因為雙方都套過招,所以可以盡情的玩花樣,一些真正戰斗中不敢用的花哨技巧這鍾時候反到用的很輕松隨意,旁邊觀戰的人也自然看的更加有勁.當然,這種假打也得注意火候,要不然打的太假部分高手還是能看出些東西來的.

松本正賀和金幣這邊剛一分開影泉隨後便到,她和金幣比起來力量更低,但速度卻更快.松本正賀之前沒和影泉正式交過手,看到她略微有些緊張,不是怕打不過,而是怕演不好穿幫.不過影泉到是沒松本正賀那麼多顧忌,她知道以松本正賀現在的屬性,她想干掉松本正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她反到能放開手腳盡情的玩.不過現在只是雙方先試下手,所以她沒和松本正賀過多糾纏,也是剛碰了一下就又分了開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崩潰的開始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該囂張時就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