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我和松本正賀的第一次全面交鋒居然打出了這麼個結果,看的兩邊玩家下巴險些掉下來.他們不是驚歎于我們的勢均力敵,而是完全被我們倆的破壞力給震撼了.要知道那塊碎裂的石頭可不比航空母艦小多少,居然就這麼被我們倆的攻擊產生的余波給震碎了,這得多大破壞力啊?

被我轟下岩石的松本正賀一路向下,先後撞穿了兩塊飄過的巨大岩石才終于被第三塊岩石卡在了當中.另外一邊,我被松本正賀轟上高空後先是撞上了一塊岩石將其頂飛之後便停了下來,然後我又開始往下落.雖然現在附近的引力場非常的低,但相比之往下掉的松本正賀,我往上飛畢竟是要占點便宜的,重力不斷的在給我減速,所以在承受的撞擊力上我是占便宜的.

嵌在第三塊岩石上的松本正賀先是掙紮了幾下想從岩石里爬起來,但是試了幾次都沒能撼動分毫.略微有些生氣之下他突然全身白光一閃,跟著卡住他的那塊岩石便轟然炸裂,松本正賀仿佛一枚導彈般從那塊岩石中彈出,直射向附近的一塊岩石,當他上升力即將耗盡之時雙腳在那塊岩石上一點,整個人立刻再次加速向上躥來.

看著松本正賀來回彈跳向上,我也沒閑著.看著附近幾塊體積較小的岩石,我伸手朝那岩石一指,然後將手指迅速向松本正賀的方向轉動.那幾塊被我指中的岩石就仿佛突然被什麼人推了一把猛的轉向朝著松本正賀高速飛去.

在那些岩石飛到松本正賀附近之時,他其實已經離我不遠了.看著高速飛來的岩石,松本正賀在最後一塊岩石上猛的一蹬,整個人立刻向上彈起,第一塊飛來的岩石直接撞上了他剛剛起跳的那塊岩石並雙雙炸成漫天碎片,而松本正賀又輕描淡寫的橫劍一揮,將第二枚飛石從中削斷,接著穿過第二枚岩石斷裂後留出的空隙直接挑飛第三塊岩石並最終沖到了我的面前.

我們兩個人在空中剛一接觸立刻便是兩劍交錯,只聽當的一聲撞擊聲後我們兩人的速度瞬間提升到了完全看不清楚的狀態,觀戰的人員只看到一白一紫兩個模糊的光團在空中對拼,光團之間偶爾有些火星四下飛濺,但是卻根本看不見人影.

由于我們兩個人都在空中無處著力,所以我們所在的光團也是越打越低,最後正好落在一塊途經我們下方的岩石之上.不過讓觀戰的玩家愕然的是,我們兩個也就是剛在那塊岩石上落地,那塊岩石便立刻崩解成了無數碎片朝著周圍飛射而去.

穿過那塊岩石之後我和松本正賀繼續下落,然後就在大家以為我們會一路落進深淵之時,我們之間卻突然爆發出了一團耀眼的閃光,跟著就見我們兩個迅速分開向著兩邊飛了出去並且各自找了塊岩石站到了上面.

之前我們打的太激烈外面人根本看不清,現在我們一停下來大家才算看明白我們倆的打斗有多激烈.只見此時的松本正賀那原本很白淨的臉上居然多了個黑色的大腳印,而他身上的光明皇帝戰甲也是遍布大大小小的切割傷.更厲害的是松本正賀此時正拼命握著自己的側腰,因為就在他的左腰處有道非常明顯的大切口,外面已經血紅一片,不時還有血水從中滲出,看起來相當恐怖的樣子.

松本正賀傷的如此嚴重,讓場外的日本玩家都嚇了一跳,不過等他們看到我的情況後卻反而笑了起來.因為相比之松本正賀,我身上雖然不太狼狽,但我的肚子上卻插著一柄雪白的長劍.

"我說怎麼沒看見松本正賀的劍呢?原來在紫日身上插著呢!"一名日本玩家恍然大悟的說道.

沒錯,我肚子上現在就穿著一柄長劍,而這柄劍正是松本正賀的那柄光神劍.盡管我現在使用的是合體狀態,紫日的神龍甲因為和銀月的誓約套裝融合,所以顏色已經不是純黑的了,不過總體來說和體狀態的鎧甲依然顏色偏暗,而光神劍這種跟日光燈管一樣的耀眼武器插在我的身上那就更有視覺沖擊力了.

此時耀眼的光神劍幾乎有一大半都插進了我的身體,並且劍尖還從背後冒出了半尺多長,這個穿刺深度絕對算的上是重創了.雖然明面上之前松本正賀曾擊敗過我一次,而且今天的松本正賀也得到了額外的屬性支持,但場外的日本玩家依然沒有對松本正賀能擊敗我抱太大希望,所以現在當他們看到我被重創後簡直就跟意外中了彩票一樣,那興奮勁只能用瘋狂來形容.

"奇怪了."就在大部分日本玩家都在興高采烈的慶祝之時,日本玩家的陣營中忽然傳出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那些人雖然分布在日本玩家陣營的不同位置,但說話的速度和方式卻都是一模一樣.只見那些人在附近玩家疑惑的目光中說著:"松本正賀君都把紫日打成那樣了?他臉上怎麼一點笑容都沒有呢?"

這話一出口,立刻引起了所有日本玩家的注意,即使因為那些說話的人數量比較少,大部分人沒有第一時間聽到他們的話,但是在眾玩家口耳相傳之下還是很快引起了全部日本玩家的重視.

我作為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大惡魔,能夠干掉我的人自然應該興奮才對,可是松本正賀的表現明顯很反常,而由于大家對英雄的崇拜,松本正賀的這種反常也很快蔓延到了觀戰的日本玩家身上.

實際上剛剛說這些話的不是觀察力比較強的日本玩家,而是我們安排給松本正賀的托,也就是我們的人.這些人說這話自然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們能這麼整齊的在大致相同的時間內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當然是經過我們授意的.至于這個行為的目的,自然是吸引日本玩家關注我們接下來的表演了.

人類都是有求知欲的,往好處說這叫喜歡探索愛好求知,往不好了說就是愛聽八卦.我和松本正賀光靠戰斗雖然也能提升松本正賀的形象,但相比之下,這種主動灌輸思想的方式遠不如用八卦的方式讓別人自己去探索我們想要傳達的思想效果更好.因此,我們才決定把那些觀戰的日本玩家的興趣提起來,好讓他們研究我們的意圖.當然,讓他們研究也得給他們點線索不是?于是我們就開始表演了.

"哈哈咳……"我將面罩推了上去並艱難的笑了一聲,隨後便從嘴里噴了口血出來,不過我還是堅持著說道:"看來繼承了那麼多人的屬性多少還是有點用的,至少你比之前厲害多了."

"不,我不如你厲害."松本正賀很平靜的說道.

我一手捂著傷口,一手擦掉嘴邊的血說道:"你謙虛什麼?繼承了那麼多人的屬性,要是你還不如我,那你不成廢物了嗎?"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松本正賀說到這里先是深深的歎了口氣,然後才道:"就算我繼承的屬性再增加一倍,並且將你們全部殺死在這個決斗空間內,那又如何呢?日本玩家和中國玩家的對抗依然還是會失敗.我們最終還是要亡國,而你卻會成為勝利者.作為帶領中國玩家徹底征服日本的行會會長,我不相信你會沒有額外獎勵,而我呢?我就算戰勝你十次,一百次,那又怎麼樣?"松本正賀搖著頭再次仰天長歎."有時候我真羨慕你."

"羨慕我的人多了,你不是唯一的那個."

"不,我羨慕的不是你的實力,而是你身邊那群部下."松本正賀說著便看了一眼金幣和克利斯締娜她們,然後才接著說道:"我有時一直在想,如果當初的最終計劃沒有因為我的下台而中斷,那會是個什麼樣子!"

當松本正賀說出最終計劃的時候,場外的日本玩家全都疑惑的開始互相詢問了起來,結果當然是大家都對此一無所知,因為這個計劃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一個並不存在的計劃,有時候也能發揮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在松本正賀說完之後便看著他說道:"說句老實話,當初知道你的那個計劃時我也嚇了一跳.要是真的被你執行了,那現在的中日實力對比還真不好說.不過……"說到這里我故意停了一下,而場外的日本玩家的耳朵則全部豎了起來,生怕漏掉了某個字.我估摸著那些日本玩家的注意力已經集中過來了之後才開口說道:"不過很幸運,你的計劃最終流產了.說起來我是不是因為感謝一下鬼手信長那小子呢?"

聽完我的話松本正賀立刻做出了一臉苦笑的樣子,然後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都是過去事了,不提也罷."

雖然我和松本正賀只是點到輒止的提了一下,但這樣反而更加提高了日本玩家的興趣.盡管我和松本正賀表面上似乎什麼有用的東西也沒說,但這話里的意思其實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只要不是太笨的日本玩家都能從中總結出兩個關鍵點:第一,松本正賀下台前曾有一個大型的作戰計劃,並且這個計劃被我證實的確對中國玩家危害極大;第二,這個被證實了威力極大的計劃被鬼手信長破壞了.

盡管我和松本正賀說的這個計劃壓根就不存在,但是那又有什麼關系呢?鬼手信長難道還能拉松本正賀出來澄清不成?或者他能找什麼人出來幫他證明嗎?我和松本正賀都已經說了,那個計劃流產了.既然沒有實施,那就是說執行人員並不知道計劃內容.只要松本正賀一口咬定確實有這個計劃,任何人站出來說他不知道這個計劃時,松本正賀都可以大聲的質問他:"我的秘密計劃為什麼要告訴你?你算老幾啊你?"當然,鬼手信長也可以用松本正賀的計劃無人證明來說服別人相信當初確實沒有這麼個計劃,但松本正賀就真的找不到人證明嗎?

松本正賀當初既然是日本玩家首腦,他身邊肯定有一大幫子聽他指揮的人員.松本正賀在那期間不可能完全沒交代任何事情給這些人去辦,而現在松本正賀只要說那些事情就是計劃的一部分,他為了保密所以沒有說出全盤計劃,誰又能為此說松本正賀的不是?何況現在松本正賀身邊也不是就他一個人,我們給他安排的那幫助手都是有著可靠的日本玩家身份的,只要隨便從其中選幾個出來幫松本正賀證明一下他們曾接觸過這個計劃,那麼還有人會懷疑松本正賀嗎?再說了,哪怕退一萬步講,即使松本正賀無法證明計劃存在,那又如何呢?日本玩家又不是大法官,人家會追根究底的去調查這個事嗎?顯然不會.廣大的日本玩家們只會知道有這麼個事情存在,至于相信不相信,因為個人觀點和立場不同,肯定會有所差異.但是不管信不信,這些人心里有了這麼個疙瘩,他們能再次毫無保留的信任鬼手信長嗎?

一個人想要建立自己的好名聲非常困難,但要破壞起來那可就太簡單了.盡管有句話叫謠言止于智者,但很不幸的是這個世界上恰好是笨蛋比較多,因此謠言的威力絕對不容小視.就好象很多人都說自己不信鬼神,但卻依然會對鬼神保持起碼的尊敬.按照這幫人的話說,那就是盡管我基本上確信這個世界上沒有鬼神,但就怕萬一有,所以我保持一點起碼的恭敬,萬一真有鬼神找來了,我也不至于被它們難為.這就是一種屈服于謠言的心理.現在那些知道了這個事情的日本玩家就算嘴上說不信這個事,但心里他們肯定會想:"盡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但防著點鬼手信長總是好的,要不然萬一哪天被他坑了還傻傻的幫他數錢呢."

"誹謗,這是誹謗."在眾多日本玩家將信將疑之時,一個特殊的空間內鬼手信長卻是正在大發雷霆.雖然鬼手信長他們已經掛掉了,但決斗空間在決斗徹底結束前是不會把參戰人員傳送出去的,即使是已經戰死的人,那也得在決斗空間附帶的休息空間中等待決斗結束.當然,這個空間其實是可以觀察到決斗空間內的戰斗情況的,只不過這就像在家里看電視一樣,屬于單向觀看,沒辦法對決斗空間內的人做出影響.

在聽到松本正賀和我彈起這個不存在的計劃時,鬼手信長立刻就發飆了.他又不傻,當然知道這個事情一旦傳開他會有什麼結果.即使別人不信,但對他的聲譽來說,那總歸是個汙點,而且還是那種永遠也抹不乾淨的汙點.

其實說實話鬼手信長的怒火本身也沒什麼底氣,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這麼一個計劃.當初松本正賀當政的時候他鬼手信長只是個無名小卒,人家全國玩家總指揮搞出來的計劃,為什麼要通知他這樣的小兵?所以說,不管當初是否存在著這麼個計劃,反正鬼手信長那會是肯定不會知道的.鬼手信長現在之所以發飆不是因為他覺得松本正賀編造了這麼一個子虛烏有的計劃來陷害他,而是生氣松本正賀居然在這種時候把這樣的事情說出來.

因為鬼手信長不可能知道當初那個計劃,所以鬼手信長覺得就算自己真的破壞了那麼個計劃,那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又不是故意破壞的.但是松本正賀現在在這種場合把這個事情說出來,那就是明擺著在打他鬼手信長的臉,這是有意要把他搞臭.

對于鬼手信長想到的事情紅蓮鳳凰和小鳩健次郎他們顯然也想的到,但是和鬼手信長差不多,在休息空間中等待的這幫日本玩家當初全都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不管當初是否存在這麼個計劃,反正這里是沒有誰會知道的.但是松本正賀要打擊鬼手信長人氣的意圖卻是大家都看出來了,而且他們還自以為是的找到了松本正賀這麼做的動機.

紅蓮鳳凰安慰著暴跳如雷的鬼手信長道:"你也別生氣,松本正賀這樣破壞你形象也是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鬼手信長一聽這話更是氣的要發瘋.他指著休息空間中的同步畫面問道:"他有什麼情,可的什麼原?"

這個時候小鳩健次郎站出來說道:"鬼手君你先別激動,這個事說起來也確實是我們先得罪了松本正賀,他這樣報複你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他這還叫客氣?他這話一出,我以後還要不要在日本混啦?"

紅蓮鳳凰解釋道:"健次郎說的不錯,這事確實是我們先惹起來的.當初松本正賀的計劃是等到中國人把我們滅國之後再借助系統的反擊保護時間一舉將中國人趕出日本,可是我們卻在松本正賀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突然提前發動反擊,這就等于是松本正賀辛辛苦苦種了一片果樹,結果最後我們卻搶在他前面跑來摘果子.本來摘了也就摘了,但是我們摘果子的時候還碰上了野獸,結果你還把松本正賀給喊來救我們,你說他心里能高興嗎?果子是他種的,我們搶果子比他快,遇上麻煩了卻想到他了,換誰也得發火.說句良心話,松本正賀敗壞你名聲這都算輕的,至少我們被紫日逼的走投無路的時候他還是來了."

"所以我就活該被他抹黑嗎?"

紅蓮鳳凰搖著頭說道:"雖然不能說你活該,但我們還真沒什麼立場站出來反抗.所以這個屎盆子你也就別指望拿掉了,況且你本來就沒辦法證明你是清白的.老實說松本正賀用這種方法報複你我反到放心了不少."

"就這你還放心?"鬼手信長差點沒讓紅蓮鳳凰給氣背過去.

紅蓮鳳凰對鬼手信長的暴怒根本是熟視無睹,她依然自顧自的解釋道:"以松本正賀的實力,給我們找麻煩那是小意思.他心里憋著口氣,肯定是要發泄出來的.這次他用這種明面上的手段發泄出來,總好過背後對你下黑手吧?"

鬼手信長在紅蓮鳳凰剛開始解釋的時候就憋好了氣准備等紅蓮鳳凰一閉嘴就反駁她,但是聽了紅蓮鳳凰的話卻不得不把氣給硬壓了下去.他心里也明白,紅蓮鳳凰說的一點沒錯.松本正賀心里有氣必然是要發泄出來的,現在這樣發泄總好過被他背後陰一把啊!明槍畢竟易躲,暗箭那就指不准造成啥結果了.

在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討論著松本正賀的報複問題時,我也正在和松本正賀聊關于鬼手信長的事情,只不過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是在猜測松本正賀的動機,而我們則是在合伙抹黑鬼手信長,至于這個方法嗎……其實很簡單,一個褒一個貶就行了.因為我和日本玩家的對立關系,我越是誇鬼手信長,他在日本玩家的心目中形象就越糟糕.至于松本正賀,他要是直接貶低鬼手信長顯然也不太合適,不過在我說鬼手信長的各種"優點"之時,他只要裝做無言以對的樣子就基本能達到我的目的了.反正大部分日本玩家對鬼手信長的了解都是通過別人間接獲得的,真的天天和鬼手信長在一起的也就那麼一小部分人.所以我和松本正賀栽贓給鬼手信長的這些東西除了那一小部分人外,大部分日本玩家都沒有多少分辨能力.再說我和松本正賀也沒說啥具體的事情,只是談了些模棱兩可的概念化東西,就算真有人想追根究底估計也無從下手.

"不管怎麼說,鬼手信長總是我大和武士,紫日你就不要再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了."在我將鬼手信長的問題基本都數落的差不多了之後松本正賀才冒出了這麼一句.當然松本正賀不是真要幫鬼手信長平反,他只是以此將自己摘乾淨而已.剛剛我一直在說鬼手信長的"好",而松本正賀則做出一副無法應對的樣子,這就是等于在默認鬼手信長的不足.現在松本正賀突然冒這麼一句出來,不但不會讓人覺得鬼手信長的問題是假的,反而可以側面證明鬼手信長確實存在問題,所以才會逼的松本正賀不得不結束這個話題.而且,松本正賀這樣說還可以順便證明他很大度.畢竟日本玩家大多都能猜到一點鬼手信長這次是在黑松本正賀的勞動果實,所以這個時候松本正賀能幫鬼手信長說話已經算是以德報怨了.

"好,你們內部團結那是你們的事,不過今天這場決斗我們是必須要贏的."

"你們想要贏?"松本正賀做出一副很不屑一顧的樣子說道:"你都這個樣子了,我很想知道你要怎麼贏?"

"當然是學以一下你們的辦法了."回答松本正賀的並不是我,而是突然從上空跳到我們附近的一塊岩石上的金幣.松本正賀這個時候立刻裝做大吃一驚的樣子環顧了一下周圍的情況,並做出了才剛剛發現克利斯締娜她們居然已經將他包圍的事實.當然,實際上松本正賀實際上早知道大家都過來了,只是他不能說而已.

剛剛的戰斗中松本正賀用他的光神劍將我捅了個對穿,這已經算是基本獲得了對我的勝利,所以我們計劃的第一步已經算是完成了.下面需要做的就是計劃第二步,也就是完成我們的戰略目標——干掉松本正賀獲得最後勝利.當然,為了保證松本正賀雖敗猶榮的效果,我是不可以單獨出手干掉他的.不過,實際上我現在也確實沒辦法單獨干掉松本正賀了.其實剛剛的那場戰斗並不完全是在假打,因為我知道松本正賀獲得繼承屬性後戰斗力很強,所以我和他剛開始交戰那會都是根本沒留手.我們就是想測試下這種狀態下松本正賀是否打的過我而已.不過事實證明了我就算再強也是有極限的,在繼承了二十一個人的屬性後松本正賀的戰斗力已經遠遠超過我了,除非再有兩到三個和我實力差不多的人一起圍攻松本正賀,否則根本不可能戰勝他.《零》再重視格斗技巧,它也還是個游戲,屬性值一旦高到一定程度就會出現一力降十會的效果,而現在松本正賀差不多就是這麼個狀態.

"他們居然人多欺負人少."在看到松本正賀被包圍後觀戰的日本玩家全都緊張的叫了起來.不得不說使用雙重標准判斷事物的人還是滿多的,反正觀戰的日本玩家基本上都是這樣的人,要不然怎麼當初他們國家的一群高手圍我一個沒見他們說自己人人多欺負人少啊?

松本正賀雖然知道下一步就該自己慷慨就義了,但是場面話還是要說,而且必須說的壯烈.所以他先是用一副輕蔑的眼神掃視了一圈包圍他的我們,然後便很不屑的反問我:"你覺得就靠你們這些人就能擊敗融合了二十一人屬性的我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該囂張時就囂張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八章 准BUG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