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突破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突破

"靠,這幫瘋丫頭也太生猛了點吧?好歹等我一下啊!"

看著真紅她們一個個都沖出老遠了,我也趕緊下令第一排的魔寵發動突擊.凌聽到我的命令後便開始指揮各個魔寵行動起來,不過在大家動起來之前,凌先是做了個比較特殊的安排.只見我的控靈金剛突然彎腰將手掌放到了地面上,然後就見寶寶搖著他的大屁股費勁的爬上了金剛的手掌,跟著金剛忽然將寶寶托了起來,然後猛的將那只手甩了一拳後突然向著前方的日軍陣營扔了出去.我只看到寶寶在空中抱成個團,然後就這麼直接飛進了日本陣線中人員最密集的一個法師團中.

一般來說戰場上的法師就相當于是炮兵部隊,在有著強大傷害輸出的同時,他們的生存能力卻是相當弱的.所以為了便于集中指揮集中保護,同時也是為了方便法師團使用戰場型聯合法術,一般指揮者都會把法師們集中在一個相對比較狹小的區域中進行戰斗.不過,法師過于集中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一旦被對方集中打擊,那就有可能一次性報銷本方的全部法師力量.不過法師這種職業雖然落單時防禦能力很低,但集中起來卻是防禦最強的一幫人,因為《零》中有個聯合法術叫做'天幕’,這個法術的作用有些類似多人版的水系防護法術水幕天華,一旦施展成功就能在一個很大的面積內支撐起一面球形防護盾,而且這個防護盾具有單向防護能力,也就是被保護在護盾內的人可以不受影響的對外攻擊,而外面的敵人卻無法攻擊到里面的人.當然,作為軍團級法術,這樣的防護罩需要多人聯合使用才能生效,而且相比之一般的單人法術,這種聯合法術的消耗也比較大,不過由于消耗是多人分擔的,所以單對每個參與者來說其實這應該算個消耗相當低的法術,而且性價比遠高于一般的單人防護法術.

就因為有著這種戰場烏龜殼,所以法師團在戰場上一般都很難被襲擊,除非遇到像我們這樣可以穿過陣線強行沖入敵人軍陣中的超級高手進行近距離突襲,否則就只能用大型法術硬砸了.但是,這次日本玩家的法師團雖然早就把防護罩頂了起來,卻忽略了一個致命問題,那就是他們要對付的不是我們這邊的正規軍,而是我這個超級玩家.我的實力可不是只表現在個人戰斗力上,我的魔寵以及他們的特殊能力其實才是我最讓人頭疼的屬性.比如現在,當團成個肉球的寶寶被扔過整個戰場直接撞上這個倒黴的法師團的防護罩之後根本沒有受到任何阻擋就直接穿了進去.

天幕雖然是聯合防護法術,但它有個比較奇怪的特性,那就是不擋人.這個防護罩可以把攻擊法術和弓矢之類的飛行武器都擋下來,卻不會阻擋生命體進入,這也是為什麼這種防護盾擋補助高手突擊的原因,因為只要能穿過外部戰斗人員的攔截,一旦靠近防護盾,一般人都能輕松穿過它進入防護盾內部屠殺里面的法師.當然,一般人就算真穿進去了也沒用,畢竟法師們只是近戰不如戰士,可不是完全沒有近戰能力.你一個人貿然闖入法師團中不被一堆魔法飛彈轟出來才怪呢,當然,一般能在戰場上突破戰斗人員的防線接近法師團的都不會是普通玩家,否則早就被外面攔截的戰士給干掉了.

穿過天幕的寶寶瞬間便從抱團狀態伸展了開來,然後就聽到他囂張的童音響徹整個法師團的上空."哈哈,卑微的小法師們,在寶寶大人的面前顫抖吧."隨著這聲搞笑的宣言,飛在空中的寶寶和下方的一整個法師團便突然一起消失了.整個日本玩家的陣營中就好象被一只看不見的怪獸啃了一口一般突然多出了一大片空白區,這個區域內雖然沒有任何遭到破壞的痕跡,但是所有的人卻都不見了.這個詭異的現象把附近負責保護法師團的日本玩家全都給搞愣住了,因為之前他們從來沒想過居然有什麼東西能把一整個法師團全部干掉的.

當然,寶寶實際上是不可能瞬間干掉那麼多法師的,不過讓他們消失一會到是沒什麼問題.要知道當初佛門的寶樹王那個大變態可是都栽在了寶寶的甜蜜空間之下,這幫日本法師實力再強總不至于比佛門的那幫變態還牛吧?

搞定了這個法師團,日本玩家陣營的遠程攻擊立刻就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空白區.雖然這個法師團只是日本玩家眾多法師團其中的一個,但是按照《零》中的慣例,通常一支軍隊的遠程火力都是由法師團,炮群和弓弩手這三個部分組成的梯次防禦結構.其中弓弩手一般扮演著現代戰爭中的狙擊手和重機槍的職責,主要部署在戰場最前沿負責接近戰時的火力壓制和定點清除,而法師則是類似火箭筒和戰術導彈一類的中遠程打擊力量,至于炮群,這個到是和現實中一樣專管遠程打擊.

本來按照這個方式計算,搞定法師團不過是打掉了日方陣線這一區段的中遠程力量而已,後面還應該有炮群和弓弩手可以分擔一部分打擊力量才對.不過現在的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

因為早些時候我們錯估了日本玩家對松本正賀的信任度,導致冰霜玫瑰盟的主力被提前抽調到了中俄戰場,而日本地區卻變成了我方的兵力真空區.這一錯誤判斷最終導致了日本玩家的反擊速度遠遠超出了中日雙方指揮層的戰場預判.這一變化雖然對我們來說是個打擊,但對日本方面來說也不完全就是好事.因為戰線推進太塊,加上戰斗發動的很倉促,使得日方的補給有點跟不上.他們的軍隊基本上就是一直在往前瘋跑,什麼大炮和輜重早都被扔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現在的這個戰場上別說炮群了,估計鬼手信長他們連炮組都不一定湊的出來.

因為完全沒有炮群提供遠程壓制火力,所以日本方面目前的遠程打擊力量一共也就只剩下了法師團和弓弩手兩層防線而已,但是正對我們的這個區域的法師團卻被寶寶給拉進了他的甜蜜空間,這等于是把這個法師團負責的整個區段都變成了一種完全沒有遠程打擊火力的情況.面對氣勢洶洶殺過來的我方軍團,沒有遠程打擊會有什麼結果根本不用想,崩潰不過是時間問題.

扔完寶寶之後金剛也沒閑著,這家伙先是猛的直起上身擺出了一個大猩猩的標准動作用雙臂拼命的捶打自己的胸腔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吼聲,跟著便猛的放下前肢向著日方陣線猛沖了過去,和他並駕齊驅的是我的另外一只控靈斑儂枷蘭,作為一只英雄級巨龍,斑儂枷蘭絕對夠資格被稱為戰場?絞肉機,當然如果叫他戰場壓路機也挺合適,反正他跑過的地方根本就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體,凡是被撞到或者踩到的人基本上立刻就會變成一堆無法辨認的爛肉.

在兩只控靈首先撞入日軍陣線後我的大型魔寵們也不分先後的沖入了日方陣營.幾頭巨龍低空飛過日軍上空,大片的龍炎瞬間便將前方的陣線燒成了一片白地,跟著小鳳帶著鋪天蓋地的火焰再從戰場上空掠過之後還能活下來的人已經能用手指頭數出來了,而在此之後更是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成建制的編隊跑過,在此之後這片區域就再也見不到活人了.

當然,戰場上也不是每個取段都像我們負責的這個區域這麼容易突破的,不過戰陣這玩意有個比較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它很像堤壩,只要有一處被擊穿,其他地方就算依然完好,其實也沒多大用處了.

穿過陣線後我的各種召喚物便開始分開完成他們之前被告知的使命.像幸運他們這樣堪稱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高級生物負責沿著日方戰線向兩邊進行擴散式攻擊,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破壞日軍陣形,讓他們的戰陣失去應該具有的殺傷力.凌和夜月這樣體型不大,但是戰斗力超強的存在自然不能跟幸運他們這些大型生物一樣去沖陣,但是他們也不能閑著.我給他們安排的任務是專門去清理日軍陣線上的法師團,反正她們的戰斗力都超強,雖然殺敵速度不一定比的上幸運他們,但突破能力一點也不比幸運他們弱,所以只要有法師團被她們盯上基本也就沒救了.

當然,日本人也不是傻子,我們這邊可以派出高級人員搞破壞,人家自然也可以派出高級玩家進行反突襲,但問題是高手和高手也是有區別的.我們之前在決斗空間里擊敗了鬼手信長他們之後就等于打掉了日本玩家的志氣,剛剛真紅她們的瘋狂突擊更是把日本玩家最後那點底氣也給打沒了.這會派出來的高手在氣勢上就先矮了一頭,加上我方這次出動的都是精銳,本身戰斗力就比他們高,這樣的攔截自然是白費力氣,除了多死幾個高手之外幾乎沒起到什麼實質作用.

看到魔寵們都進入了正常戰斗狀態,我也趕緊一拍跨下的夜影."我們走."

夜影到是沒有馬上動,而是問道:"去哪?"

我指了下真紅一開始奔跑的方向."鬼手信長他們開會的地方."

不管鬼手信長他們能商量出個什麼結果,反正他們的判斷總歸不會是對我們有利的,所以現在對我們最有利的事情不應該是等著鬼手信長他們商量出結果,而是先把他們趕跑.

知道目標了之後夜影立刻便開始往前沖,相對于一般坐騎的沖擊力來說,夢魘基本上已經可以算是坦克一級的存在了.沿途凡是擋路的,不管是人還是別的什麼東西全都被夜影輕松撞飛.不過依我看,那些人被輕易撞飛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其實不是想擋住我們,而是因為夜影速度太快來不及閃避.

想想也對.這幫日本玩家剛看過我在決斗空間中把他們國家的三大高手攆的滿世界亂跑,這會誰還敢擋我啊?他們就算再自負也不會認為自己一個人就能擋的住三大高手都擋不住的人.再說了,在決斗空間中鬼手信長他們還是得到了系統強化的.在那種情況下他們都沒能擋住我,這些普通玩家就更被說了.所以,這些人受到我之前的彪悍形象影響,老遠的一發現是我就想轉身逃跑,結果夜影速度太快,往往人家剛轉過身就被撞飛了.

"我靠,你就不能飛高點嗎?"看著前面被撞的四處亂飛的人群,我忍不住提醒了夜影一句.當然我不是為了日本玩家的安全考慮,而是我急著趕到鬼手信長那邊找他們麻煩去,現在沒空在這撞人玩.

沒想到夜影聽到我的話居然從鼻子里噴了團火球出來,然後很興奮的喊著:"我正殺的爽呢,你別礙事好不好?"

"靠,知道你是魔化生物比較噬血,但你起碼也把本職工作也完成了吧?"

"本職工作?我的本職工作就是殺敵啊."

"你腦袋……"我剛說了三個字就突然把後面的話給強行吞了回去,因為我才剛反應過來,貌似夜影的本職工作確實就應該是負責殺敵的.雖然夜影看起來就好象一匹長了犄角且外形俊美的巨型黑馬,但不能因為人家長的像馬就把人家當馬吧?當然,作為一種長的很像馬,其移動能力超強的生物,夢魘也確實很適合代替坐騎,不過嚴格來說人家其實應該歸類為惡魔而不是馬.沒錯,夢魘在《零》中的生物學分類是惡魔物種的一個分支,盡管他和一般的惡魔長的不太像,但從他腳踏地獄火,口鼻之中時常噴出帶有硫磺味的火星這個特征來看,夢魘確實和惡魔屬于近親,畢竟除了惡魔好象也就只有部分魔龍具備以上特征."那什麼我知道你本來是戰斗生物,不過看在你目前是充當坐騎的職責上,你好歹幫幫忙啊!"

"行,你是老大聽你的."夜影這家伙除了和惡魔是近親之外,我猜他一定還和驢有一定的親緣關系,要不然怎麼性格那麼像驢呢?想讓他辦事就得順著他的意思來,和他對著干那就准備好把自己氣死吧!

雖然脾氣不好伺候,但不得不說只要把他的脾氣捋順了,夜影還是非常不錯的.在同意先加速趕到鬼手信長那邊之後,夜影也沒飛起來,而是直接使用了他的特殊技——夢境跳躍,然後就見我們的身影跑著跑著就開始越變越淡,最終徹底消失不見,然後一個淡淡的影子又從很遠的地方慢慢浮現出來並逐漸恢複正常,不過在徹底恢複正常後我們的身影又開始越來越淡直到消失,等下次出現時又比上次往前移動了一大截.雖然夜影說這個技能叫夢境跳躍,但我們行會的人見過這個技能後都一致認為更像是鬧鬼,因為很多鬼片里的猛鬼都是這麼一閃一閃的前進的.

不管這個技能到底像什麼,反正它的速度確實很快,至少以前打佛門的時候那幫大神中就幾個能追的上夜影的.

比我早動身的真紅這會已經快要沖到鬼手信長他們開會的地方了,不過就在她以為自己能第一個沖到鬼手信長那里之時,卻突然發現身邊浮現出一個淡淡的影子,然後沒等她搞清楚怎麼回事影子便突然移動到了她前面老遠的地方並再次消失不見,然後等真紅第三次看到那個影子時,影子已經到了鬼手信長他們的臨時指揮部外面並凝聚成了我的形象.

我騎著夜影剛在鬼手信長他們作為臨時指揮所的那幾部馬車旁邊出現,附近的日本玩家便立刻圍了上來.和別的地方不同,這里畢竟是前線指揮部,外圍的都是高級玩家,雖然一樣不是我的對手,但起碼反應上要比普通玩家好很多.

看著一排向我刺來的長槍,我直接將永硠雃角F鉤鐮槍形態,然後橫向一掃,只聽一排叮叮當當的碰撞聲後,所有刺來的長槍就一起短了半截.鬼手信長那小子的武器尚且不能和永盚麉,這些普通高手的武器就不用說了.除了極個別的特殊神器,永琣雂筋陘轀棬u沒碰上幾個砍不斷的兵器.

雖然長槍被削斷,但高手畢竟和一般人不一樣.那些玩家看兵器斷了干脆直接把槍一扔,縱身撲了上來希望把我從夜影背上撲下來,畢竟我的鉤鐮槍太長,騎在夜影背上加上高度優勢,讓附近的玩家相當吃虧.不過他們想撲我顯然也是個錯誤決定,因為就在他們跳起來之後,我背後的兩只半月便自動脫離了我的身體開始自動圍著我旋轉了起來.兩盤半月高速旋轉起來雖然不如永硠雂う獐C輪威力大,但攔截一下普通人還是很容易的.第一個跳起來的玩家瞬間便被一片半月一切兩斷,尸體伴隨著內髒與血液一起被甩了回去,後面的人也被這個前車之鑒給嚇住了.

"紫日,你堂堂戰力榜第一,在這里欺負普通玩家算什麼本事?"就在我打算干掉圍上來的那些日本玩家之時,鬼手信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了前面的馬車頂上.

看到他出現我也不急著對付這些小嘍羅了."我也不想和他們糾纏,可惜某些縮頭烏龜老是不冒頭啊!"

"你……!"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沖鋒!沖鋒!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擊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