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有各的心思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有各的心思

"松本君,松本君,你一定要相信我們啊!"一名看起來很正直的日本行會會長此時正拼命的跟松本正賀解釋著:"我們都是受了鬼手信長那家伙的蠱惑,真不是我們有意要拆你台的.我們也都知道你的計劃更好,但是鬼手信長那家伙的計劃分明就是在搶奪大家的勞動成果,如果我們不跟著動,到頭來可能就什麼也得不到了.您也知道,我們手下那麼多人的利益在那擺著,我們身為行會領導者,不能看著大家的利益受損不是?所以我們……"

那家伙話還沒說完,就被松本正賀突然伸出的手給打斷了."你不用跟我解釋."

"不,您不明白."那名會長聽到松本正賀這麼說以為是他生氣了,連忙就想繼續辯解.

松本正賀看他那麼激動,立刻制止道:"我現在不想和你談是因為我不想每個會長來了都重複一遍我的話,所以我決定一次把事情解決.你要是真的打算跟著我干,那就不要再纏著我了,馬上去幫我通知盡可能多的行會勢力,告訴他們,想跟我干就在今天晚上八點到我的地下城去開會,我會和你們把所有事情都說清楚的.在此之前誰也不要來單獨見我,我不會接見任何人,而且就算你們找到了我,我也不會跟你們談任何東西.等晚上的會議結束,如果你們還想單獨找我談,我保證一個個的和你們談.決不食言."

有了松本正賀這句話,那個求情的會長和附近的其他人立刻停了下來,然後集體向松本正賀表達了感謝便紛紛離開了松本正賀去通知相熟的人去了,而松本正賀也順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城.在晚上的會議開始之前,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在松本正賀回地下城去安排晚上的工作後不久,在亞洲的另外幾個地方,三場重要的會議也緊張的開始了.

這第一個會議地點其實就在松本正賀的地下城不遠的地方,而開會的人員基本上囊括了日本現存所有行會的會長以及一些閑散的高端玩家.他們所討論的內容其實很簡單,也就是將來如何自處.

"你們說說我們到底該怎麼辦?"一名長的五大三粗的會長問道.

旁邊一名比較瘦小的會長感歎道:"除了徹底倒向松本正賀,我們還能怎麼辦?這次我們算是把他給得罪慘了!"

一名女性會長立刻接著道:"誰說不是呢!要不是松本正賀自己主動放消息出來說晚上召集大家開會,我都不好意思再見他了!我們為了搶松本正賀的成果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到頭來還得人家來給我們善後,你們說這要我們以後怎麼做人啊?"

"完全倒向松本正賀我看也沒那必要."一名長的略微有些尖嘴猴腮的高級玩家說道:"松本正賀既然要我們晚上去和他見面,那就是擺明了有招攬大家重新成為日本霸主的意思.為了這個目的,我想他不太可能把我們怎麼樣,這次的事情多半他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我們不能露怯,必須……"

那家伙的話還沒說完就見之前那名五大三粗的會長站起來指著他大罵道:"宮保田,你這個貪婪的家伙,要不是你我們這些行會也不會搞到現在這個地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還敢在這里大放厥詞?你真當松本正賀是軟柿子嗎?或者說你根本就是想把我們大家全都害死才甘心?我告訴你,我反正是不會再聽你的任何花言巧語,以後你也別再出現在我們天澤會的勢力范圍內,否則我見你一次殺一次."

"大東會長,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

"宮保田,你這個貪婪的白癡,大東會長說的一點也沒錯.上次相信你的游說已經讓我們損失慘重了,這次說什麼也不可能再聽你的了.我提議馬上把這個混蛋驅逐出我們的聯合會議.同意的舉手."這名說話的會長剛一說完就把自己的手舉了起來,然後旁邊立刻跟著舉起了一大片手臂,而稍微停頓了一秒左右更多的人也舉起了手,最後整個會場里除了那個宮保田自己之外幾乎就沒人不舉手的.

看到這麼多人同意驅逐自己,宮保田這會可坐不住了.他直接跳了起來指著在場的人罵道:"你們這幫過河拆橋的混蛋,當初劃分利益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出來說這些話?現在計劃失敗了你們就往我頭上賴,你們太無恥了一點吧?"

"你這個白癡就不要在那里呱噪了."一名年紀比較大的會長對門口的守衛喊道:"來人,把他扔出去."

那名叫宮保田的家伙一見守衛來拉自己立刻便掙紮著想反抗,但是旁邊的一名會長的一句話卻讓他安靜了下來."這里集中了全日本九成以上的尖端武力,你難道還打算在這里單挑我們全部嗎?"沒錯.能來開會的不是一會之長就是單練的高級玩家,這些人沒有一個是武力差的,所以想在這里反抗,那基本就等于找死.

看著那名礙事的家伙被拖出去了,之前喊衛兵的那名年紀偏大的會長又站了起來說道:"我們現在要討論的其實並不是如何決定陣營,相信在場的只要不是白癡都該知道,除了死心塌地的跟著松本正賀混,我們沒有別的出路.召集大家以前來到這里,無非只是想讓大家提前統一下口徑,以便于在以後的合作中為我們爭取到最大的利益,僅此而已.如果哪位還指望著和松本正賀玩花架子,那請你現在就離開這里,這個會議你已經沒必要再參加了."

"說的好."一名一看就是有錢人的行會會長穿著一身華麗的戰甲站起來說道:"在座的都是聰明人,我們為什麼而來相信你們比我清楚.義氣,榮譽,公德,那都是廢話.我們這些人的眼睛里,腦袋里就只有一個詞——利益.不管你們現在對松本正賀的觀點如何,崇拜他也好,憎恨他也罷,那都無關緊要.關鍵是他能帶領我們走向勝利,能為我們掙來更大的利益,所以我決定將自己綁上松本正賀的戰車,和他一起發財.如果誰不想發財,那就請你默默的離開,但是如果誰想擋在我們前面,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這名會長的話,在場的不少人都不自覺的微微點了點頭,顯然他們都認可了這個理論.

有了這名會長的話個那名年長者的話墊底,接下來的討論就變的迅速而富有成效多了.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拼湊出了各種各樣的想法和計劃來完善著他們的利益分割計劃,期望在晚上和松本正賀的會晤中得到更多的好處又不至于再得罪松本正賀,畢竟他們欠松本正賀的東西太多了.

本來以這些人的利益至上心理,根本不會在乎虧欠誰什麼東西,反正只要自己有好處,他們就算再怎麼得罪別人那絕對也是心安理得的.不過他們雖然思想比較黑暗,但腦子卻不笨.松本正賀能和我在個人實力,戰術安排乃至戰略布局上表現出各種拉鋸戰狀態,這都無不說明了松本正賀的智慧和能力.試問這樣的人又豈是能讓別人隨便占便宜的?之前他們占了松本正賀的便宜完全是在賭博,結果證實了松本正賀的計劃根本就是完美到不可被修改任何一處的地步,所以他們想要篡奪松本正賀的計劃除了把整個事情搞砸之外根本什麼也不會得到.為了不再發生類似的情況,他們不得不跟著松本正賀的腳步走,哪怕是對松本正賀低聲下氣,哪怕是不得不讓松本正賀先占有最大的那份利益,那都是在所不惜的.

在這幫行會會長們開會的同時,位于日本另外一處深山中的一座隱蔽性很高的小村落中,鬼手信長也在開會.當然,和那邊多達近千人的行會會長和高級玩家會晤不同,鬼手信長這邊的會議要顯得冷清多了,而且除了小鳩健次郎這個家伙依然跟著他以外,鬼手信長身邊根本找不到一個能在日本叫的上名字的高手.甚至可以說,他身邊目前只剩下了一棒子蝦兵蟹將.

"會長,今後我們怎麼辦啊?"一名玩家愁眉苦臉的看著鬼手信長問道.

鬼手信長這邊還沒回答,另外一個玩家便立刻建議道:"不如晚上我們也去參加松本正賀的那個會議吧?就算我們得罪了他,但松本正賀需要擺姿態,應該不會對我們趕盡殺絕的.只要我們把姿態放低,相信還是可以多少撈點東西,最起碼我們總不至于徹底被瓦解吧?"

那家伙話剛說完,坐在鬼手信長身邊的一名一看就是火暴脾氣的家伙立刻站起來指著那家伙罵道:"奈良信介,你這個軟蛋要是怕了就直接滾蛋,去投靠松本正賀當你的看門狗去吧.不要在這里丟我們的臉!"

被這個家伙一罵,奈良信介也火了.他用更大的聲音吼了回去."你這個白癡,就知道硬碰硬.以前我們是鐵塊,砸個雞蛋敲個石頭那都無所謂,硬也就硬了.可現在我們就剩這層雞蛋殼了,你他娘的還要硬來.你是非把我們的這點家底全拼光才高興是吧?你說我是軟蛋,我看你是傻蛋才對.我要是軟蛋,剛剛那麼多人退會的時候我就跟著一起跑了,能留下來的哪個不是為了我們行會好?我這是在給會長提建議,你這個白癡就知道硬來,有本事你想辦法出來?要不然你一個人去把松本正賀滅了,那我們大家以後都跟你混,你行嗎?"

那個直腸子的家伙被奈良信介這麼一吼立刻就啞了火,他剛才只是一時氣憤不平才站起來發泄的,現在想來也確實是那麼個事.他打不過松本正賀,他們行會也根本沒法再和松本正賀的勢力去拼了,這樣的情況下選擇就只有兩條.要麼徹底放棄尊嚴倒向松本正賀,從此給人當走狗,沖鋒在最前,打完仗最後分點人家啃剩下的爛骨頭.要麼就是硬氣一點自己單干.不過,第一條雖然旱澇保收,但付出大回報小,這輩子估計也別想再有出頭之日了.至于第二種方法,回報有沒有不知道,但是付出也絕對不會比第一種小多少,甚至還會更加艱辛.但是單干有一點好處是沒錯的,那就是以後還有希望重新發達起來,只是這個希望基本上就跟彩票中大獎一樣虛無縹緲.

"投靠松本正賀這條不用想了."正當那些會員都在思考的時候,小鳩健次郎忽然說話了."我和鬼手君之前就已經商量過了,我們打算獨立發展.就算不借松本正賀的東風,我們也一樣不會徹底消亡."

鬼手信長也點了點頭說道:"是的,這是我們商量的結果.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們."

"會長,我不是不支持你.只是,我想聽您解釋一下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總覺得這樣很危險."奈良信介開口問道.

聽了奈良信介的問題,其他人也都看向了鬼手信長,顯然大家都很想知道答案.鬼手信長看了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不解釋不行了,于是他便開口說道:"其實一開始我也猶豫過,但是後來我想通了.松本正賀雖然在外面表現的仁義,但我絕不相信他是真的對我們坑他毫不在意.他只是沒有一個好的理由直接對我們動手而已,不是他真的不嫉恨我們.所以,一旦我們真的投靠松本正賀,我想他雖然一定會收下我們以表現出他的寬容,但暗地里他肯定會對我們下黑手.一方面不斷的把困難的任務分給我們,拿我們當炮灰消耗我們的實力,另一方面利益分配方面我們拿到的也絕對是最少的,甚至可能做白工,所以跟著松本正賀混是沒有出路的."

"那我們自己干難道就更好嗎?"

"也不能說更好,只能說是九死一生.不,也沒那麼嚴重."鬼手信長略微思索了一會才接著說道:"我們不投靠松本正賀,那他就不能直接命令我們去做什麼.當然,他可以用民族大義來壓我們,但我們這次反正已經把全日本的行會都得罪光了,所以我們根本不用考慮形象問題.說的不好聽一點,我們現在就是那滾刀肉,只要我們無賴到底,松本正賀也拿我們沒辦法.我們再怎麼無賴畢竟也還是日本人,他不能對我們直接下手.等他們反擊中國人的時候,我們完全可以跟著他們一起行動.雖然我們不是統一指揮,但我和小鳩健次郎的戰斗力還在,加上各位的努力,打下一兩座小城市應該還是可以的.而我們不管怎麼打,畢竟是在反抗中國人,所以別的日本行會應該也不會太為難我們,這樣我們至少能在戰後獲得一定的生存空間.至于以後的發展,我想如果能有兩座小城市,起碼我們也不至于比現在更糟吧?"

聽了鬼手信長的解釋,周圍的人全都陷入了思考狀態,不過只要他們想通了,因該都會接受鬼手信長的意見,畢竟這個計劃目前來說算是對他們最有利的辦法了.當然,這個只是他們自己認為的,如果他們知道我和松本正賀的關系,估計就絕對不會考慮這個方案了.

鬼手信長的會議和那些日本會長的會議在日本同時展開,中國地區自然也閑不下來.由于被俄羅斯神族的事情吸引了我們的主要戰力,加上鬼手信長搞出來的這個反擊計劃把我們的精銳回歸的時間再次延後,導致俄羅斯遠征軍的入侵行動進展神速.盡管我們這邊使用了包括以空間換時間在內的各種戰術,但戰術畢竟只是輔助手段,像諸葛武侯那樣一把古箏唱出空城計的絕世計策我們根本複制不了,因此攔截計劃在人員數量和質量的巨大差距下除了延緩俄軍入侵速度之外根本就是毫無進展.

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俄羅斯神族的事情已經搞定,日本人的瘋狂反擊也被我們的雷霆打擊給拍停了,騰出手來之後我們根本不怕俄羅斯人.畢竟不管是高端武力還是人員數量我們都不比他們差,之前是多線作戰分散了力量,現在也該輪到我們握緊拳頭揍人了.

當然,揍人之前起碼得先協調下進攻策略.畢竟俄軍已經侵入我國腹地太深,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打仗最大的問題就是戰場破壞全都要我們買單,所以必須好好計劃下細節問題.當然,除了這個戰役細節安排,玫瑰還有一個更大的計劃,那就是對俄羅斯的反入侵.

所謂牆內損失牆外補,既然俄軍入侵給我們內部造成了損失,我們為什麼不能打進俄羅斯領土把這個損失補回來呢?要知道俄羅斯靠近中國領土的區域基本都是無人區,不但面積大,而且資源多,搶占容易,其收益巨大.現在我們是既有實力又有借口,這麼好的機會不從那幫子北極熊身上咬下一塊肉來那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風向變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