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套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套

"紫日會長,你們的部隊到底到哪了?什麼時候能投入戰斗啊?"我剛一回到艾辛格就被一大群來自全中國各個大小行會的會長們給堵住了.可以說我們行會分兵對付俄羅斯神族和日本人的時候,整個俄羅斯入侵軍團都是他們在頂著,如此大的壓力也難怪他們會著急上火.

見這幫會長們似乎非常激動,我也只好停下來找了塊比較高大的雕塑底座跳了上去,然後雙手下壓示意那些行會的老大們安靜.看到我要說話,那些會長便也都安靜了下來等待我的回答.略微想了一下我才開口說道:"各位先不要著急.我們的隊伍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不過這麼大支部隊畢竟不可能瞬間就抽調回來,所以你們必須給我點時間."

"紫日會長,不是我們想為難你,而是我們實在是快要堅持不住了.你不知道,現在的情況非常的危險,俄羅斯人的入侵軍團都已經快到黃河邊上了,在此之前我們還從來沒有讓哪個國家的入侵者進入過這麼核心的區域過.我怕再這麼下去我們手下那些不知道詳細情況的會員會受人煽動蠱惑!"

這名會長說的其實也是事實.在軍事戰略中,並不一定是一直向前就是好事,有時候適當的戰略撤退比進攻更重要.比如說這次我們為了應付多線作戰而使用的空間換時間的戰略安排,假如不是我們這樣大范圍的主動撤退,而是一上來就去和俄羅斯人硬拼,那的確是能在初期將俄羅斯人擋在國門之外.可是之後呢?等我們行會騰出手來卻必須獨自面對那些俄羅斯入侵者,先不說我們打的過打不過他們,單就是戰爭形式也絕對不容樂觀.現在俄羅斯人的軍隊雖然進入了我國腹地,但由于我們的安排,那些負責牽制的行會損失其實很小,俄羅斯人因此根本不敢有什麼太誇張的戰略動作,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一點點向前推進,而且走的路線全都是被我們強行壓縮出來的專門通道.如果我們一上來就把人拼光,那麼現在無所顧忌的俄羅斯入侵軍團根本不可能走的這麼慢,也不可能不敢去大肆破壞和開采沿途的資源,因為他們怕分兵之後被我們的優勢兵力個逐個擊破.

但是,雖然我們的安排是沒什麼錯,可普通玩家未必會理解這些東西.我們不可能去和每個玩家單獨解釋我們的戰略決策.從保密性上考慮他們根本不應該知道這些;從人力資源上考慮我們根本沒那麼多時間去給每個人單獨解釋每個戰略意圖的詳細內容;從人和人的差異性上考慮,那些普通玩家都只是普通人,這些大的戰略計劃中的具體意義他們可能根本就聽不懂.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根本不可能把我們的安排告訴給普通玩家知道,而他們則是會以現階段的實際變化來判斷我們的指揮行為是否恰當.如果我們正處于一個戰略撤退階段,比如現在這個狀況,而此時恰好又有玩家認為這是我們的無能造成的,並進而想要推翻我們,那事情可就大條了.到不是說我們怕什麼人出來和我們作對,而是我們擔心這樣的內耗會影響到我們的整個對外戰略.

"這位會長,你說的很有道理,我也和你一樣著急,可是我們的部隊真的在調動中.況且就算我把隊伍調回來了,也不能直接扔進俄羅斯人的陣地吧?你們總得給我個時間把部隊調整一下不是?"

"我們當然希望能有時間給您調整,可我們實在是真的頂不住了."另外一名會長有些焦急的說道:"我手下的一些人已經在罵我們無能了,再這樣下去我擔心他們會不聽我的自己去單干,而我又不能把我們的計劃告訴他們,所以……!"

"好了好了,大家的難處我都清楚."我大聲說道:"你們看這樣可好?我先派一部分超級精英立刻使用傳送陣進入俄羅斯人的控制區去拖住他們的進攻步伐,你們先跟我一起去會議大廳,你們可以旁聽我們行會的會議,這樣你們就能知道我們的戰術安排了.我保證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和行會主管們商量出戰斗計劃,然後我們會在決議出來後的第一時間把部隊編組並送上前線,這樣可以了嗎?"

一名會長站出來說道:"紫日會長你沒有明白我們的意思.我們不是在要求你什麼,而是在通知你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快頂不住了.你要做的不是向我們解釋,而是盡快把部隊派上前線."那名會長說完便轉身對其他行會們說道:"大家堵在這里也不是個辦法,這只會讓紫日會長的工作速度變慢,大家還是聽紫日會長的安排去旁聽會議吧."

"好的."眾人紛紛向隨行的行會副手交代了任務讓他們無論如何也要壓住俄羅斯人不讓他們突破最終防線,交代完之後他們便一起跟著我浩浩蕩蕩的沖向了本行會的會議大廳.幸好艾辛格的建築都修的像巨人國一樣,要不然這麼多人還真塞不下.等這幫行會會長們和我全都進入會議大廳之後整個會議大廳幾乎都被擠滿了,雖然艾辛格的建築夠大,但這個會議廳本來就不是為了大型會議設計的,現在這里或站或坐的起碼擠了五六百人,不擠才怪呢.

在場的各行會首腦們有不少都是第一次進入我們行會的會議廳,剛一進來之後很多人利馬就傻眼了.

"靠,這是會議廳?"一個會長撫摩著完全由黑水晶和紅寶石構成的牆壁口水都險些流下來了,而附近和他有類似表情的人還不在少數.畢竟艾辛格當初的裝修風格確實是太奢華了一點,不過這種奢華並不是像宮殿一樣的那種閃亮高調的奢華,而是一種以黑色和暗紅色為主基調,線條大氣,威嚴的帶著一種強烈的冷豔氣息的奢華.老實說這種裝修風格其實並不是人人都喜歡,因為它實在是太冰冷了.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多人不自覺的就會板把臉板起來變的非常嚴肅,你甚至會覺得只要自己在這里開玩笑就會有種被周圍的環境排斥的感覺,有些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人在長時間盯著某座建築或者雕塑看的時候甚至會有種透不過氣來的壓抑感.如果非要給這種風格找個比較形象的比喻,那麼我覺得它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鬧鬼的歐式宮殿群,奢華之中的冰冷和殘酷,這就是艾辛格所要表達的中心思想,也是大多數人不喜歡它的建築風格的主要原因.

之前在城市中的那些會長們雖然早就見識過艾辛格的建築風格了,但現在這個會議室畢竟是我們行會的行政中心,和那些對外開放的公共設施自然是不能比的.最起碼在別的地方我們還不至于用血鑽和黑水晶貼牆,我們還沒有錢到那個程度.

對于那些會長的感歎和驚訝我並沒有過多的關注,雖然第一次帶客人到自己的地盤禮貌上是應該介紹人家參觀一下的,但是我們現在實在是趕時間,所以我也就沒去費那個勁了.再說這里是我們行會的機密區域,能帶他們進來就不錯了,也沒必要啥都跟人家說.

我進入大廳後直接便走到了我的那張專署寶座上坐了下來,然後伸手在面前的桌子上一按,房間的大門立刻自動關閉,跟著只聽轟的一聲,一道鋼閘突然從門頂上落了下來將大門徹底封閉了起來.在那些會長們還在研究大門為什麼突然關了起來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說了起來.

"好了,現在開始開會."我說著抬頭對頭頂喊道:"軍神,把戰區圖投影給我."

只聽啪的一聲房間四角和房間正中心的房頂上同時打開了五個小門,然後五只菱形八棱水晶柱從那五個洞中降了下來,跟著每根水晶柱都突然一亮,五道散射線迅速射到了房間正中的空中組合出了一個立體的地球,跟著那個地球迅速放大並聚集到了中國北方地區被俄羅斯人控制的區域上.接下來這片區域被單獨切了出來然後迅速變成水平方向的展開圖,最後在那些旁聽的會長們驚訝的呼聲中那張水平展開的地圖竟然出現了高低落差像沙盤一樣將整個戰區的地形全都模擬了出來,而且其中竟然還用顏色把各方勢力的控制區都標了出來.

盡管對眼前的東西很驚訝,但是那些會長都知道現在是我們行會在開會,他們只不過是旁聽,所以並沒有插嘴,不過嘴上雖然不說,他們心里卻都在想著等以後一定要找機會問問這東西是不是有的賣.

"老大,現在的形式看起來不怎麼好啊?"真紅看著眼前的地圖說道.

我微微點了點頭道:"形式要是好旁聽的各位會長們就不會這麼著急了.現在我們的主力精銳部隊已經返回,就看我們怎麼去用了.不過我們的兵力和俄羅斯人的兵力對比你們有統計出來嗎?"

玫瑰立刻道:"有統計過.軍神,把俄羅斯人的兵力數據顯示出來."會議廳中央的立體地圖上突然多出了很多抽象的兵力標志,每個兵力標志上都有一條線指向一段注解,從這上面可以清楚的了解到所有俄羅斯人的高級兵種和大兵團的具體位置和數量.

"這是……"我突然發現這個圖上顯示的數據和我之前看過的數據不太一樣,不過那份數據是我們在對付俄羅斯神族時的數據,並不是現在的,隨後我就反應了過來驚訝的看著那份介紹圖問道:"難道俄羅斯人這段時間又增兵啦?"

"確實是增兵了."玫瑰介紹道:"俄羅斯人在我們糾纏在日本的這段時間又從本土增派了一個成建制的混編軍團,經過我們的偵察力量觀察,這個混遍軍團中很可能帶了某種秘密成員進入我國境內."

"秘密成員?你指的是特殊生物?"

"不一定是戰斗生物,但一定會大幅度提升俄羅斯人的戰斗力或者削弱我們的戰斗力,而且根據本行會智囊團的分析,這支增援軍團很可能不是用來作戰的."

"那他們來干什麼?"

"護送那個秘密生物."

聽到玫瑰的回答我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什麼生物能強到如此程度需要一個軍團去護送?"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玫瑰解釋道:"那只或者是那群生物一直被裝在一輛超大型的運輸車上,而且冰封女妖本人一直在親自押送這輛車,我們多次派出高級玩家企圖強行突入都被她擋了回來."

我想了想道:"既然搞不清楚到底裝了什麼那就先別去管它,先把我們的部署計劃搞出來,等隊伍就位之後我親自去看看那車里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冰封女妖能擋的住我們的探察人員,她總不至于連我也能擋的下來吧?"

"那當然."素美接口道:"紫日哥你就是我們行會的最強之矛,說你是無堅不摧一點也不為過,所以你不但要去看看車里到底裝了什麼,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

"說."

"軍神."素美看向前方的地圖喊道.

"明白."軍事迅速的將地圖再次拉大,然後在其上標注出了幾個紅點並為每個紅點單獨列出了一些圖片和文字資料."會長您現在看到的是就是俄羅斯人的五大精銳戰斗小組,這些人雖然數量不多,但整體戰力異常彪悍且配合默契無法單獨狙殺.由于你們參加對俄羅斯神族和對日作戰把我們行會的高端武力都給拉走了,因此我們根本無法調集力量應對這五大精銳戰斗小組,之前我們的很多道防線都是被他們突破的."

"我明白了,看完那個車里的東西之後我再去把那五個戰斗小組挨個揍趴下就行了吧?"

"不用你全負責."素美說道:"真紅姐姐和金幣姐姐要負責帶領行會主力參戰,所以不能幫忙,不過克利斯締娜姐姐應該可以負責兩個小組,如果紅月姐帶上幾部對神族用機動天使,應該也能搞定一組,紫日哥哥你只要對付兩組就行了."

"不,我負責三組.紅月就不要參戰了."

"為什麼?"紅月好不容易撈到一個出戰機會,沒想到我一下就給她駁回了,搞的她相當的郁悶.

我看著紅月說道:"你是副會長,我不在的時候你就得在,這麼大個行會要是首領全跑光了,遇到緊急狀況誰拿主意?再說就算沒什麼突發狀況,光是正常指揮一場戰爭也是很忙的,我們都走了怎麼行?"

"那好吧!"紅月聽我說的也有道理便沒有再堅持.

"那麼,突擊任務明確了,戰役安排呢?"

素美道:"戰役安排計劃其實我們已經想好了."

"是什麼樣的安排?"

"說出來其實也沒什麼希奇的,就是一個很簡單的策略——半渡而擊."

"你要讓俄羅斯人過黃河?"我驚訝的看著素美問道.

"沒錯."素美回答道:"雖然我們的精銳已經回來了,但俄羅斯人的人數實在是有點多,所以我認為之前制定的計劃已經不再合適現在的狀況了.如果我們和俄羅斯人立刻發動決戰,雖然也能獲得勝利,但我們的損失就會非常大.況且之後我們還有反攻俄羅斯獲得他們的土地的計劃,要是在這第一階段就把實力都耗光了,後續的任務要怎麼辦?"

"說的也是啊.那麼你們智囊團的具體意見是什麼?"

"計劃是這樣的……"

素美他們研究出來的計劃其實也不算多複雜,主要就是兩點.一是將我們行會的精銳部隊混便入其他中國行會的戰斗隊伍中,然後將這支加強了的阻截力量分成兩半,分別堵住俄羅斯人的左右兩翼,迫使他們只能選擇前進或者後退.當然,俄羅斯人辛辛苦苦打入我國腹地,當然不可能啥也沒撈著就莫名其妙的往回跑,所以他們一定會向前,而他們的前面就只有一條黃河.

要讓俄羅斯人過黃河當然不能光靠左右兩翼的阻擊,因為那樣的話陷阱就太明顯了.所以在左右兩翼進行阻攔的同時,我們還必須挑選出行會中戰斗力最強的超級精銳去阻擋俄羅斯人的正面.之所以在這里需要派出最強人員,是因為這個正面戰場需要精確控制.一方面要讓俄羅斯人感覺到壓力,使之認為自己的正面和兩翼一樣都受到了頑強阻擊,這樣他們才不會看出來我們在誘使他們向前走.另外,雖然我們要阻擋俄羅斯人的正面,但又必須讓他們向前,所以這個阻擋力量必須要控制好.阻擊戰打的太狠搞不好就真把俄羅斯人打跑了,太弱又容易讓他們察覺出這是個陷阱,所以只能由戰斗力最強的高手來負擔這個正面,畢竟這些高手們的個人作戰實力都比較強,不管是進攻還是後退,節奏切換都會比一般玩家快很多,這樣便于我們控制戰場節奏.

聽完素美的報告我立刻道:"計劃不錯,那麼就按這個計劃實施吧?我們時間緊迫,不能耽誤."

"對了,還有個事情需要紫日哥你去負責."素美忽然說道.

"什麼事?"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有各的心思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抵達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