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沖陣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沖陣

冰封女妖的擔心並沒有讓俄羅斯玩家們的狀況有絲毫的改善,箭雨過後陸續爬起來的俄羅斯玩家還沒從襲擊中緩過神來就見對面的防線後方突然又飛起一排黑點,盡管這幫俄羅斯精銳也算是反應不錯,在如此慌亂的情況下還知道抬起盾牌防禦,但可惜的是這次襲來的並非弓矢而是投槍.

相對于自重較小的弓矢,投槍的射程較近,但由于其更大的自重,所以投槍的威力也遠不是弓矢可以比擬的.那幫子俄羅斯玩家雖然及時舉起了盾牌,但隨後落下的投槍卻像一柄柄重錘一般將那些人手里的盾牌全部砸落在地,有個別投槍甚至因為角度的問題直接擊穿了盾牌將其後的玩家直接釘死在地面上.

一波箭雨後面緊跟著一波投槍便消滅掉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俄羅斯精銳玩家.盡管第二波的投槍數量遠沒有第一波箭雨那麼多,但投槍畢竟威力較大,所以兩波襲擊所造成的傷亡幾乎是一樣的.

兩軍尚未正式接觸己方已然損失四分之一人員,這個傷亡數字不管是什麼人也會被逼瘋.冰封女妖看著後方一片混亂的人群,她突然仰天大吼了一聲,然後朝著前方距離已經不遠的我方防線沖了過來.

現在的冰封女妖距離他們的精銳玩家陣營實際上已經有一段距離了,加上那些精銳玩家本身也已經離我們不遠,所以冰封女妖幾乎是瞬間便沖到了第一排防線前.她憤怒的沖到了正對著她的那名玩家面前,然後抬手就是一劍斜斬而出,本以為這樣可以干掉對手或逼迫對方躲閃,誰知道對方卻突然一側身讓開了她的劍,而就在她一劍揮空的同時,那人身後猛然伸出了兩柄長槍朝她的肚子紮了過來.

看到來襲的槍尖冰封女妖連忙側身避讓,但她才剛轉身就發現之前他攻擊的那名玩家居然已經揮起重劍帶著呼嘯的風聲朝她劈了過來.看這情況冰封女妖干脆以左腳為支點身體左偏,右腿閃電般離地照著那名玩家的咽喉就是一記側踢.雖然我們行會安排在第一線的都是人高馬大的重裝戰士,但人的手和腳畢竟是有長度差的.盡管冰封女妖沒有對方個頭大,但她的腿至少比對方的手要長的多,所以照這個情況下去那名戰士砍不到她,她就會先踢到對方的咽喉之上.

在《零》中咽喉算是致命要害之一,要是被冰封女妖這一腳踢實了,即使他是以防禦見長的重裝武士也必定要去掉半條命,不過這名武士並不是一般玩家.能站在這里的無不是我們行會的精銳,不管是心理狀態還是戰場應變能力都不是普通玩家能比的.這看似危險的一腳雖然已經踢到了他的身前,但那名戰士卻並沒有退讓,當然他也沒打算用自己的要害去承受對方的重腳,他只是很自然的抬起了右手擋在咽喉之前一下接住了冰封女妖的那一腳.作為重裝武士,他的速度和其他能力可能都很爛,但力量絕對是超強的.冰封女妖盡管比他級別高,裝備也要好很多,但她畢竟不是高攻戰士,那一腳的力量就算再大也不至于比專靠力量吃飯的重裝武士還要高,所以那名重裝武士毫無懸念的穩穩接住了對方的腳尖,然後猛的用力向身側一拉使冰封女妖無法脫離自己的攻擊范圍,同時他左手那柄早就揮下的重劍正帶著呼嘯的風聲砸向冰封女妖的腦袋.

眼看重裝武士的重劍即將砍到自己身上,冰封女妖立刻試圖抽離被控制的那只腳好躲過這一劍,但在掙紮了一下之後她卻發現對方的力量明顯比自己要大的多,那條腿就好象被鐵鉗固定住了一般,任她如何掙紮也無法撼動分毫.情急之下冰封女妖的雙眼之中突然厲芒一閃,然後只見她先是向反方向扭動身體,跟著借助身體扭轉的力量向彈簧釋放一樣猛的回轉,原本立于地面上的那只腳也跟著身體旋轉的力量猛的離地飛舞起來在空中猛然掃向那戰士的腦袋.

那重裝武士抓著冰封女妖的一只腳,本以為對方已經被控制住了根本無法逃脫,誰知道對方居然還能玩出如此高難度的水平方向的空中回旋踢,結果毫無准備之下他的腦袋直接被冰封女妖一腳踢歪,巨大的撞擊力使他的頭腦一陣眩暈,手上的力量也不自覺的松了開來.

冰封女妖的右腳剛一脫困便立刻雙腳落地,然後向前猛跑了一步後便縱身躍起一腳踩上剛剛那名重裝武士的肩頭縱身躍到了半空之中,借助慣性騰空而起的冰封女妖在空中一個漂亮的飛身前撲動作,然後雙手抓住一柄直刺而來的長矛講矛頭壓低,而她的身體則直接滾到了矛身上像從滑梯上滾下一般順著長矛斜指向天的矛身一路滾到了那名持矛玩家的面前.就在兩人即將相撞的瞬間冰封女妖突然伸開雙腿猛的一腳踩在了那名玩家的雙肩之上借助強大的慣性將對方硬生生的踩翻在地,同時她自己也縱身再次起跳重新躍上了半空,等她再次落地時已經躍過了四五排人落到了後面的敏戰人員之中.

之前那名重裝武士的戰斗方式讓冰封女妖明白了自己的屬性並不太適合和大群的重裝武士混戰,所以她選擇了直接跳過我們的重裝武士防線,只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剛一落地就看到一張金黃色的大網朝她兜頭罩了下來.仗著自己武器犀利,冰封女妖開始還沒太在意那網,猛的一劍朝空中揮出指望把那大網切碎,誰知道她的劍剛一接觸網面便立刻激起了漫天的火星,同時大網也猛的向下收縮將她和她的武器一起罩在了下面.

"收網."隨著不知道從哪傳來的一聲大喊,冰封女妖忽然感覺自己腳下的網口猛的一收,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將她的兩條腿給收到了一起,重心不穩的她立刻翻倒在地,不過這並不是最糟糕的.就在冰封女妖倒地之後她突然看到一名重裝武士竟然舉著一柄跟啤酒桶差不多大的巨戰鐵錘朝她砸了下來.這魚網雖然韌性十足無法切斷,但它畢竟是軟繩組成的,像重錘這類不以刃口傷人純靠蠻力傷人的鈍器完全不會受到網面的影響,即使冰封女妖身上那套冰封裝甲是全世界都數的著的頂級神器,這一錘下去也絕對能叫她吃不了兜著走.

看到那巨型戰錘帶著呼嘯的風聲猛砸下來冰封女妖也是嚇出一聲冷汗,但她現在被網住了手腳根本施展不開,只能像個蟲子一樣在地面上橫滾開來.伴隨著咚的一聲沉悶的撞擊聲,那柄戰錘以毫厘之差猛砸在了冰封女妖身側的地面上,巨大的撞擊力竟然將冰封女妖震的猛的在地上彈了一下,可想而知這一錘子要是直接砸到她身上會有什麼結果.

雖然被剛剛那一錘嚇了一身冷汗,但冰封女妖卻並沒有停下來.她在閃開那有錘之後立刻雙手在面前一拍,一圈藍色的光環瞬間在她身邊爆開,之前一直束縛著她的大網瞬間變被凍的跟石頭一樣再我一點韌性可言,冰封女妖只是輕輕一掙整張網便寸寸碎裂變成了一地碎片.

啪啪啪啪……"表現不錯嗎."伴隨著一陣掌聲,真紅和金幣一起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本想一出來就大殺四方的冰封女妖看到真紅和金幣便停了下來.她知道真紅和金幣的實力,盡管她對自己有自信,但她也知道,在眾多我們行會的高手包圍中想要戰勝真紅和金幣根本就是做夢.而事實上這不過是她自己這麼認為的,如果她這段時間有空查看一下世界戰力榜,那她就會知道她其實連真紅和金幣中的任何一個都打不過.

"你們不要想著阻止我.我有能力攔下紫日,自然有能力干掉你們兩個."

"我想你沒搞清楚狀況."金幣帶著一臉嘲諷的笑容說道:"雖然論壇上傳言說你是唯一有希望和紫日對抗的玩家,但那只是傳言,而且前提是在北極圈內.事實已經證明了你實際上根本打不過紫日,而這里顯然也不是北極圈.你覺得你一個冰系適應者在這樣溫暖的區域內有希望戰勝我們嗎?"

"不試過怎麼知道?"

"說的好."真紅指著冰封女妖誇獎道,然後她突然翻轉手掌朝她勾了勾手指."那麼,你就放馬過來吧."

"你是要和我單挑嗎?"冰封女妖自以為是的問道.

真紅用一副看白癡的表情看著她反問:"你傻的嗎?這里是戰場,不是世界高手聯賽的擂台.沒聽說過打仗還要玩什麼一對一的."

"跟她這種白癡廢那麼多話干什麼?"金幣說著向前一招手:"大家一起上,干掉她可是有特別行會貢獻點拿的哦."

冰封女妖不管怎麼說也是俄羅斯入侵者中的高層人員,所以為了提高大家對她的重視程度,我們就給她安了個特別行會貢獻積分,只要我們行會的玩家能夠干掉她,就可以額外拿到一比行會貢獻值.考慮到行會貢獻點在本行會內部的巨大作用,這已經算是個超級獎勵了.所以現在經過金幣這麼一提醒,附近的人看冰封女妖的眼神都不對了,那眼神就好象是一群看到了小白兔的大灰狼一樣.

盡管不知道金幣說的特別行會貢獻是個什麼東西,但看到附近人看自己的眼神冰封女妖也知道不能傻站著了.她突然朝著前方的真紅和金幣沖了過去.選擇這面作為突破口,一方面是因為我們的戰略魔法准備區域就在真紅她們倆身後的方向上,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冰封女妖以為她自己能夠干掉真紅和金幣,所以她才會膽敢往這個方向沖.要是小鳩健次郎他們在這里,肯定不會選擇冰封女妖的這個決定.不過很可惜,冰封女妖並不是小鳩健次郎,她也不知道真紅和金幣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結果她就這麼一頭撞進了兩名世界級高手的聯合防禦中.

看到沖過來的冰封女妖,真紅和金幣一點緊張的感覺也沒有.一對一她們或許還會小心些,可現在身邊就有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高手助戰,後面還圍了一圈自己人,這樣的狀況下就算想讓真紅和金幣緊張,她們也提不起情緒來.眼看著冰封女妖直沖而來,真紅突然向前邁了一步,然後猛的抬手一拳轟在了地面上.而隨著她的拳頭撞上地面,一道金色的火焰猛的從真紅的拳頭上傳到了地面上並順著地面一路向前沖了過去.

看著直沖而來的火焰,冰封女妖直接一個跨步縱身跳了起來,按照這個角度和慣性她應該會准確的落在真紅的肩膀上,不過很可惜,她剛跳起來還沒飛到最高點就見前方突然射來一道白光直接撞上了她的肚子將她從空中擊飛了出去,而不等她落地真紅便收起拳頭直接跟著跳了起來在空中一拳朝她的腦袋砸了下去.慌亂之下冰封女妖連忙將雙手交叉在面前企圖阻擋真紅的重擊,但她忘了真紅的拳頭豈是她能擋的住的?

伴隨著咔嚓一聲,冰封女妖的雙臂護甲瞬間崩裂成無數碎片,而她本人也以更快的速度倒飛而出並直接越過她剛剛才跳過的那些戰士的頭頂又飛到了防線外面.在飛出防線之後冰封女妖又飛了十多米她才轟然墜地,依然保持著雙臂護頭的半蹲姿勢著陸後她依然在地面上滑行了七八米才徹底停下,而此時她的雙臂外面已經是空無一物的狀態了,並且她的前臂上也是青紫一片,還有很明顯的腫脹現象,顯然真紅剛才那一拳讓她傷的不輕.

"呦,不錯嗎.正面接下我的拳頭居然沒有骨折,至今為止你還是第一個."

冰封女妖很想說幾句狠話掙回點面子,但當她站起來之後那不斷抖動的雙臂卻讓她根本什麼話也說不出來.說實話現在她根本就沒辦法再戰斗了,因為她的兩條胳膊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除了感覺到一種火辣辣的疼痛感之外她甚至都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手指,而那腫脹的好象蘿蔔一般的前臂也說明了問題相當嚴重.

"總指揮你這是怎麼啦?"緊跟著趕到戰線前面的俄羅斯高級玩家一看到冰封女妖的樣子立刻就愣住了.

"別管我,馬上組成三角陣形,無論如何要沖開中國人的防線.別去管傷亡,也別考慮怎麼回來,只要你們之中有一個人能沖到中國人的戰略魔法陣旁邊就是我們的勝利."

"是."那名俄羅斯玩家聽到冰封女妖的話立刻向後一招手."全體跟我沖."那人喊完之後剛轉過頭來准備往前沖就見前方紅光一閃,一枚長長的羽箭便准確的釘在了他的額頭上,跟著就聽轟的一聲,那支箭直接發生了爆炸,將那名玩家的整個腦袋都給炸飛了.

雖然攻擊箭頭被點殺,但沖鋒已經開始.後面的俄羅斯玩家自覺的填補了這個最容易犧牲的位置,雖然他知道自己站到那里多半也會很快掛掉,但他卻更明白,就算自己不站到那里也無非是多活十幾秒而已.反正都是要死,還不如死的英雄一點,起碼說出去也有面子.

就在這種前仆後繼的沖鋒中,俄羅斯玩家的攻擊箭頭終于成功的接觸到了我們行會的防線,當最前面的兩方玩家接觸的瞬間立刻便爆發了激烈的沖撞.

跑在最前面的俄羅斯玩家看到前方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重裝武士後根本就沒有想和對方戰斗,他直接就迎著對方揮出的重劍跳了起來,然後在對方砍中自己之後一把抱住了對方將其撞倒在地.後面的人也不管前面的自己人和被撲倒的我方玩家,直接就踩著兩人的身體跳了過去,而隨著後面越來越多的人經過,這兩名玩家卻是被活活踩死在了陣線前.不過,我們的防線並不是就這一層,雖然第一排的人被撲倒,但後面的人卻依然在那站著,只是俄羅斯人比我們還瘋狂,他們依然采用了前面那人的戰術,即使是死也要抱住一個敵人將其撲倒在地,只要能為後面的人打開一條路,無論如何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戰場上有句話叫狹路相逢勇者勝,面對俄羅斯人如此瘋狂的進攻,就算我方人員意志堅定一步不退也完全擋不住他們的沖鋒,兩邊的人剛開始還能勉強交兩下手,後面就完全變成了摔交大賽,到處都是一對對抱在一起滿地翻滾的雙方人員,那場面不像戰場到像是兩幫混混在打群架.

看著己方人員這麼努力的殺開一條血路,因為雙臂被廢完全幫不上忙的冰封女妖激動的眼淚都快下來了.不過這個時候除了用嘴指揮,加上派出自己的召喚生物之外她也沒辦法再做更多了.

"快,加油,往前沖,就差一點就能突破了."眼看著俄羅斯人的攻擊箭頭像根釘子一樣插進了我方防線,冰封女妖激動的叫喊著指揮後面的人繼續往前沖.不過,就在她剛剛露出勝利的笑容時,意外卻突然降臨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短兵相接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攔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