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松散的行會集合體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松散的行會集合體

"喂,現在什麼情況?"真紅帶著一大幫本行會的高級玩家一臉莫名其妙的晃到了我身邊看著前方正在瘋狂逃跑的那些俄羅斯玩家問我.

"這個……我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不過我知道有一點是肯定的."

"什麼?"

"之前都白忙了!"

"靠!"

我無奈的聳了聳肩,然後啟動通訊器接上了軍神的通訊網絡."喂,軍神.我想我們這次玩大了!"

"我看到了."

"現在怎麼辦?"

"你想聽我的建議還是你的參謀們的建議?"

"全都說說."

"我的建議是立刻帶領全軍開始追擊,跟著俄羅斯人的後面一路追殺過去,不但可以收複失地,還可以順路殺進俄羅斯本土."

"那麼我們行會的參謀團怎麼說?"

"他們說讓全軍備戰做出追擊的姿態,但是不要真的追上去,後方要悄悄加強防禦,准備迎接俄羅斯人的反撲."

聽完軍神的報告我立刻陷入了沉思.可以說兩個方法都是有一定可行性的,畢竟不管是軍神還是我們行會的智囊團,那都是相當傑出的決策人員,他們給出的建議不可能是無效的,只不過正因為他們的計劃都很好,所以我一時之間反而不知道具體該聽誰的了.

現在俄羅斯人被我們的戰略魔法嚇退,其實只是因為面對不可戰勝的敵人而出現了暫時性的精神崩潰,並不是俄軍主力遭到重創而做出的理智決定.如果我們現在開始按照軍神的計劃立刻發動追擊,那麼因為我們的持續壓力和不斷追殺,使得俄羅斯人無法停下來整頓部隊,這樣他們的崩潰狀態也就很難恢複,而我們正好可而已一路軀趕他們殺回俄羅斯境內.但是,這個方法雖然看起來很不錯,可問題也不少.

首先,立刻發動追擊的話就意味著我們要瞬間從防禦狀態轉入進攻狀態,目前除了我們行會之外,別的行會都沒有這樣的調整能力,所以如果發動追擊,那麼能參戰的就只剩我們冰霜玫瑰盟了,其他行會基本指望不上,至少短時間內是這樣的.另外,除了攻防狀態的切換問題比較麻煩,追擊戰本身也是一場賭博.因為我們行會的主力實際上這個時候還沒有全部到達戰場,到這邊的只是部分精銳而已.如果我們只以這麼點人發動追擊,萬一俄羅斯人有能力在運動中調整狀態並突然殺個回馬槍,那我們就要面臨滅頂之災了.畢竟防守和進攻是兩個概念,我們這點人防禦沒問題,想進攻可能就不夠看了.最後,就算我們發動追擊並成功開始驅逐俄羅斯玩家,那麼等到了俄羅斯境內要怎麼辦?之前制定的半渡而擊計劃實際上是一個大型的殲滅計劃,目標是大量消耗俄羅斯人的有生力量,從而起到重創俄羅斯玩家的實力使之無法在隨後我們發動的對俄羅斯的反入侵行動中組成有效防禦.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追擊,那就意味著我們雖然可以把俄羅斯人趕出國境,但卻無法大量消耗他們的實力,到時候他們在國內享有防禦加成,我們想要占領那些資源區就會變的異常困難.

當然,除了軍神的計劃,智囊團的計劃也不是完美的.智囊團的計劃是做出追擊假像,但是不要真的追.俄羅斯人現在的實力並未受到多大損傷,他們只是被嚇到了而已,所以如果我們不能及時壓迫他們使之不斷的撤退,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反應過來並停下來重新整隊.這樣做的好處是會讓俄羅斯人再次返回正面戰場,然後我們只要引誘他們向前突進,一切就又回到之前的計劃上來了.

智囊們的計劃好處很明顯,凡是軍神制定的那個計劃中存在的缺點在這個計劃中剛好都是優點.但是,這個計劃也同樣存在缺陷.當俄羅斯人撤退時,我們不予追擊,那麼萬一他們真的跑了呢?

我們不是俄羅斯人,我們可以預測他們的行動,但那只是預測,鬼才知道他們會真的怎麼做.萬一他們膽子比較小,就算我們不追,他們依然一路跑回國固守,那我們之後的計劃等于就全部完蛋了,而且之前完成的計劃也會一並完蛋.

當初我們苦于兩線作戰而制定的計劃是先對付日本後解決俄羅斯,這其中為了延長俄軍入侵時間,我們使用了空間換時間的戰略決策.但是這個決策中放棄的領土不是我們的,而是北方聯盟和一些北方的小行會的.當初我們說服他們答應這個計劃的前提是我們有著一個反攻俄羅斯的計劃,按照這個計劃,現在北方聯盟和這些小行會犧牲了自己的利益,為我們全中國的行會換取了騰出手來的時間,而後在攻擊俄羅斯並占領礦區後,他們這些當初做出了犧牲的行會將會得到優先補償.這份補償就是北方聯盟和那些放棄自身利益的小行會願意這麼做的動力.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萬一俄羅斯人直接一路跑回國內固守,那我們怎麼辦?繼續打過去的話,面對人家的大量防禦兵力,再算上守土優勢,我們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完成這次入侵?到時候賺回來的可能都不夠戰爭消耗,還拿什麼去補償北方聯盟和那些小行會的損失?當然,不打的話問題更多.雖然我們可以收複失地將其還給北方聯盟和那些小行會,但人家整體搬遷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何等的誇張?當初人家離開時留下的是一座座完整的城市,回來的時候卻是一堆瓦礫,這其中的損失誰來買單?當然我們也可以不講理,告訴他們誰的損失誰負責,城市打沒了算你自己倒黴,誰讓你靠近俄羅斯邊境呢?可是這樣說雖然不用支付戰爭損失費,可我們好不容易統一起來的中國國內行會聯盟也必將因此徹底土崩瓦解,至少以後北方聯盟是肯定不會再和我們合作的了.所以說,這個方案其實比軍神那個還要冒險.

當然,俄羅斯人也未必就會一路跑回國,甚至于我們有八成多的把握他們會回來,但我們承受不起那一成多的失敗可能性.小事情可以拿來賭,國家大事也敢賭那是日本人的習慣,我們中國人講究的是中正平和,萬事以穩為先.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俄羅斯人的身上,這種豪賭我們做不出來.

其實,就算俄羅斯人不跑路,即使他們按照我們希望的殺回來了,後面的計劃也會很麻煩.之前俄羅斯人等于是連番勝利,誘惑他們南下可以說非常簡單,畢竟他們當時是驕兵,很容易引誘.可現在不一樣了.被打到全軍崩潰,這麼大的心理創傷必然使俄羅斯入侵軍團之後的戰斗方式變的謹慎而小心,甚至于當他們重新殺回來之後我都懷疑他們是否還有膽量從我們行會的防守區域沖過去.萬一他們半路轉向殺向那些小行會防禦的區段我們要怎麼辦呢?

"軍神."

"聽著呢."

"立刻傳令先做追擊准備."

"然後呢?追還是不追?"

"再議."

"這也行?"

"快辦."

"馬上."

打發完軍神之後我又道:"通知全體智囊團和主要行會領導接通通訊,我們開電話會議."

"已經在連線了."

很快本行會的主要人員和各智囊團成員全都接上了通訊線路,連一些大行會的會長也被一並拉入了通信范圍.

"大家好,我是紫日,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我迅速的將戰場情況和兩個決策可能帶來的危機說了一下,然後問道:"你們覺得我們到底怎麼辦?"

"其實我覺得這得看你怎麼想了."我剛說完煙雨就直接開口道:"按說這次我們北方聯盟損失最大,不過紫日會長我知道你不是故意坑我們,所以萬一真的發生了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我也不會該你,這點你放心."

"理解萬歲啊!"

"行了,你就別和我假客氣了."煙雨繼續說著:"我還是那句話,決定選哪種方案還得看你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是我的想法?這可是關系著全國大大小小數千個行會的切身利益啊!"

"不,雖然這直接關系到我們的切身利益,但決定權依然在你."煙雨非常肯定的說道:"既然我們當初決定聽你調遣,那就是我們相信你的能力,如果你沒有讓我們獲得利益,而是讓大家受到的損失,那不是你的錯,是我們自己看錯了人.所以不管你怎麼決定,那都是你的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考慮我們的感受,那會影響你的判斷,而你的判斷如果不是自然工正的,那才是對我們利益的最大損害."

"煙雨你這是在逼我啊!"

表面上煙雨這話說的好象是在支持我,在樹立我的權威,但實際上他卻是在逼迫我選擇智囊團的方案,因為軍神的方案是保守方案.

按照軍神的方案不會有意外出現,如果我們真的決定執行那個計劃,那我現在其實就已經可以預測到之後的得失了.這個方案的最終結果不會有意外,只能是微量虧損或者少量贏利,總之基本上等于是白忙活.不管是虧是賺,數值都會很低,總之是白干活.

相對于軍神的提案,我們的智囊團選擇的方案危險性較大,但可操作性也比較強,如果玩好了,之後的收益會非常之大,而一旦玩砸了,那損失也絕對是夠我們懊悔到想自殺的.

煙雨說他們北方聯盟不在乎得失,後來卻說如果他們有所損失不是我的錯是他們自己沒選對人,這就已經是在告訴我,萬一這次我們得不到足夠的利益補償他們,他們以後就不跟我混了.因為他們虧損的原因是選錯了我這個老大,那麼錯誤必然是需要改正的,不管他們改成誰或者自己當老大,總之我不會再是他們的老大,這點是肯定的.所以說煙雨這話就是錦里藏針,實際上跟本就是在逼我做決定.

"煙雨你這話還真是夠現實的."玫瑰忽然插嘴道:"好了,大家也別在這里玩啞謎了,在線上的各位除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之外都是各大型行會的頭面人物,大家都是明白人,繞來繞去只會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我們現在就明說,你們是希望我們賭一把是嗎?"

"好,嫂子也是直性子."一個叫做暗盟的大型行會的會長出聲說道:"既然都說這麼直接了,那我也說下我的意思.第一個方案沒賺頭,如果真按那個干,等于後期就是在做白工.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反正我知道之後絕對會提前退出,那麼如果別人和我一樣,其結果就是聯盟的瓦解,數白了就是提前把部隊解散了,而且之後估計你們冰霜玫瑰盟也很難再把大家集中起來了."

"抱歉,可以讓我們行會內部商量一下嗎?"素美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請便."

得到許可後素美立刻對軍神道:"軍神,給我們本行會的會議人員開個獨立信道,暫時屏蔽別的信號."

"已經完成了."

"OK."素美說道:"現在只有我們自己人在了.剛才暗盟老大的話讓我很受啟發.之前一直覺得軍神的計劃有缺陷,但感覺上又找不到問題所在,現在我總算是搞清楚哪有問題了."

不等我們提問,軍神忽然自己插了進來說道:"我也知道我的問題出在哪了.我之前忽略了國內的行會之間的關系.我是按照國家下屬軍隊的方式在計劃戰略部署,但是國內的行會之間並不能像軍隊之間一樣默契配合.在軍中,就算明知道自己是炮灰,可為了整體戰局的勝利,某支部隊依然會去犧牲.但我們現在是處于一個行會聯盟之中,有利益在的時候大家可以擰成一股繩,一旦利益消失並且伴隨有虧損,聯盟立刻會瞬間瓦解.我們之間沒有凝聚力,不可能犧牲局部成就整體.所以……"

"所以計劃否定,軍神你馬上開始計算素美他們的計劃的可行方案,我要求你在最短時間內給我填補計劃空白,我們需要一個全面的詳盡計劃."

"運算中,請稍等."大約停頓了一分多鍾之後軍神才再次開口道:"結果出來了.智囊團的初始計劃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三左右,如果由我進行微操作調整戰爭步調,再以紫日會長的超強力打擊能力作為壓制手段,成功概率超過百分之九十七."

"這麼高的成功率應該足夠了."我追問道:"計劃詳細內容是什麼?"

"修改計劃和智囊團的計劃有比較大的出入,而且也無法借用之前的渡江計劃.另外,按照這份計劃,我們行會可能需要加大投入,而為了保證戰後利益,可能我們必須擴大對俄羅斯的占領面積."

"那不就是把整個計劃都變大了?"

"不單單是變大,計劃內容也會更複雜,而且其中牽涉的東西也將變多,且由于計劃時間變長,我們可能需要動用一些非常規手段."

"什麼叫動用非常規手段?"真紅問道.

"首先艾辛格必須參戰,其次我們需要外援."

"外援?"我很好奇的問道:"全國的兵力都在這了,哪還有什麼外援啊?"

"就因為全國的兵都在這了,所以我才說是外援而不是內部人員."

"你是說神族?"我又不傻,軍神這麼說我當然第一時間就猜到他在說什麼了.

果然軍神立刻證實了我的猜測."不管用什麼方法,會長你必須讓部分神族參戰,不一定要以神族的名義,只要借調他們的部分力量就可以了.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話,能動用戒律之環就更好了."

"不,戒律之環不能動."之前為了俄羅斯神族的利益分配問題我才和各神族吵了一架,當時關系搞的比較僵,而且我還拿放棄對戒律之環的管理為要挾來逼迫過各方神族.這會我們要是提出使用戒律之環,那就不單是自己扇自己耳光的問題了,那會讓我們損失自己的立場,到時候就算對俄羅斯的戰役大獲全勝,便宜的也是那些跟我們干的其他中國行會,我們自己反而得承受神族這邊的敲詐.所以說戒律之環現在就是那架子上的核武器,放那里嚇唬嚇唬人就行了,真發射出去反而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戒律之環不能動沒關系.神族呢?"

"神族到是可以考慮.他們之前和我搞的不太愉快,這會可能正找機會想和我們修複關系呢.如果這會我主動去找他們,應該可以以達成諒解為基礎換取一定的兵力使用權.不過你覺得是普通兵種好還是高級武裝力量好?"

"需要具備震懾作用的頂級武力,數量反到不是問題."

"行,那我就有譜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玩大發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章 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