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終結者們的管理員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終結者們的管理員

雖然決定好了要把這株奇異果給移植到艾辛格去,但現在肯定是沒辦動的,召集相關人員過來還需要時間,再說戰爭期間想抽調人手本身就比較麻煩.既然現在沒辦法帶走,那就只能留些人在這邊保護了.想了想還是安排了小三和水晶負責看護這里,然後又給他們安排了一大群死神守衛和幾台改進型機動天使作為輔助力量.在這仙山之中有這樣的力量如果只是防守一個小小的洞口應該問題不大了.

離開那個地底洞穴之後我又順著原路返回了北極星君和樹司那里."接著."一看到樹司那巨大的身體我便直接將手里的兩個葉卷扔了過去.樹司靈活的藤須在空中瞬間卷住葉卷並拉到了身前.

"這是寒露?"

"對,就是這東西.我用鑒定術看過了,絕對沒錯.好了,既然你要我辦的事情已經辦完了,那麼我們兩清了是吧?"

"嗯.嗯?"樹司剛開始只是習慣性的同意,但隨後他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等下."

"還有什麼事嗎?"

"你這就走了?"樹司小心的問道.

我故意裝做什麼也沒發生的樣子疑惑反問:"那我還應該做些什麼嗎?"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去那個冰窟之中難道沒遇到什麼麻煩?比如……"

"比如什麼?"

"蜘蛛."

聽到蜘蛛這個名稱我更是裝出一臉疑惑的樣子問道:"哦對了,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一聽我這麼說樹司和北極星君明顯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過我卻沒有按照他們的想法繼續說下去,而是立刻跟著道:"你之前不是說那里有只寒冰蜘蛛嗎?為什麼我一直沒碰到?還害的我一路小心翼翼的以為它一直潛伏在什麼地方等我出現好發動突然襲擊.沒想到一直等我從洞里出來,別說蜘蛛了,連根蜘蛛絲都沒看見."

"什麼?你沒碰到?"聽到我的話連偽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北極星君都忍不住叫了出來,不過他剛一喊出來就意識到自己穿幫了.等他看到我一副看笑話的表情後便立刻反應了過來.他無奈的朝樹司揮了揮手."別裝了,他都看出來了."說完這些北極星君又向我問道:"你是不是真沒碰上那只大蜘蛛?"

"假的.我碰上了,而且干掉了."

"什麼?你把冰蛛皇後給干掉了?怎麼可能?"樹司顯然被嚇到了.

"那東西很強嗎?好象除了體積大也沒什麼特殊能力啊."

北極星君出言安慰樹司道:"別和這家伙說什麼很強,他就是一個變態,再強的東西遇到他都強不起來了."

"知道就好.現在我已經幫你們拿到了需要的東西,我們可以去完成我們的任務了吧?"說到這里我又突然想起來對樹司道:"哦對了,那個洞里的寒露你可以自己去取,反正我用不到那東西,不過地面上有個大洞你得幫我看好了,那下面別讓任何生物進去."

"你不是要在那里安家吧?"北極星君之前就聽我說想在這邊修座別墅,現在一聽我要占地盤第一反應就是我打算住山洞里.

"我又不是老鼠,沒事住什麼山洞啊?好了,這個你別管,你已經耽誤我不少時間了,趕緊帶我去見那位高人,我需要幫手給我幫忙."

"好的,我這就帶你去."

由于北極星君不再跟我搗亂,接下來的路途就變的容易多了.一路上除了又遇到了幾撥野生動物一般的本土生物,其他幾乎沒有什麼可以稱為麻煩的東西存在.

"好了,前面那個就是聽風台了."北極星君和我站在一座高聳的山峰頂端指著遠處的另外一座山頭說著.

這仙靈山雖然叫做山,但其實它應該算是一大片山峰的集合體.在這里並不是只有一個高峰,而是好象一大片多山的原始森林一般到處都是山峰.對面北極星君指給我看的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座山峰,從這邊也能看見那山峰頂端靠近山頂的位置有塊伸出山體的人工平台,顯然那就是所謂的聽風台了.

"喂,我說北極星君.你是不是成心整我啊?"

"怎麼啦?"北極星君一臉的莫名其妙.

我指著遠處的聽風台道:"望山跑死馬你聽說過那?那山峰離我們起碼還有十幾公里遠,這鬼地方又不讓飛,我們這要先下山再上山,等到那邊戰爭都打完了,我還請個屁的幫手啊?"

"這個你不用擔心."

"再不擔心我就來不及了,你又不打仗,你當然不急了."

"哎呀,這個和你解釋不清,反正你跟我來就是了,我保證你馬上就能到那邊."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可你也別再折騰我了.以前的仇你可是報過了,這次我是辦正事,真不能再耽誤了!"

"放心吧,遲不了的!"

北極星君說完便帶著我離開那個山頂,然後一路往山下飄.從這邊往前走了不遠我們就遇到了一座斷崖,然後北極星君直接帶著我走到了斷崖邊緣道:"從這跳下去我們就到山底了,速度比走下山快多了."

因為看北極星君不象是在和我開玩笑,所以我沒有馬上反駁,而是先伸頭看了眼山下,結果發現那懸崖並不是完全平整的.在這道懸崖上有很多突出的小平台,每塊平台的面積都不一樣,大的能有七八個平方,小的甚至只夠一個人貼著崖壁勉強站在上面.這些東西對一般人來說可能沒什麼意義,但對我就不一樣了.回頭看了眼北極星君之後我便問道:"你沒問題嗎?"

"拜托,我可是神仙.你見過跳崖摔死的神仙嗎?"

"這到也是.那我就先下去等你."我說著便縱身從懸崖邊上跳了下去.

我這當然不是想自殺,只是想要快速到達山下而已.盡管這仙靈山上飛行能力受到壓制,但跳躍能力可沒受限制.我縱身跳下懸崖之後立刻轉身將龍筋索射向了後方的山壁,然後借助索線的牽引重新蕩回山崖方向,最後在一塊突出的平台上一點便又飛向了下方的另外一塊突出的平台並同時收回索線.就這樣以那些突出崖壁的平台為塔板,我在懸崖上像只大跳蚤一樣蹦來跳去,很快就到了山腳下.等我到了山底下之後再一抬頭,正看到一塊云團正在緩慢往下飄落,很快那云團就降到了我身邊,然後就見北極星君從上面走了下來.

"我靠,你能架云干嗎不早說?"

"說了也沒用啊!"北極星君辯解道:"我這云在這里也是飛不起來的,只能減緩我的下降速度不至于摔死而已,要是帶上你,我們兩個的重量下降速度太快就起不到減速的效果了.再說你一個人往下跳不是比我還快嗎?"

"說的也是.好了我們快點過去吧."

到了山底下需要走的路也就是一段平地,不過在這樣的森林之中所謂的平地也就是大致落差不超過五米的區域,並不能把它想象成平整的地面.比如說這種森林之中就經常能見到一些倒伏在地的大樹的腐朽樹干,那些樹干都有幾米的直徑,橫在那里就跟堵牆似的.除了這種隨處可見的爛樹之外,更多的是地面原本的不平整帶來的高低起伏.有時候甚至走的好好的就能突然發現一道五六米高的小懸崖,當然這種對科考隊來說可能算是個小麻煩的東西對我來說那就完全不是問題了.這種才幾米高的障礙我不用手幫忙直接就可以跳上去,所以壓根就不是問題.

經過十幾分鍾的森林極限奔跑之後我們總算到達了那座聽風台所在山峰的腳下.不過北極星君並沒有帶我爬山,而是開始繞道往別的方向前進.

"我們不上山嗎?"

"你不是閑慢嗎?我帶你走近道."

"近道?"

在我的疑惑中我們很快就到達了位于一處山坡上的山洞口.和天然石洞不同的是這個洞明顯是有人修繕過,雖然看起來還有不少天然成分,但人工痕跡已經相當明顯了.

從這山洞口進去,往前走不到十米就有道石門擋住了去路,而門的中央則掛著一面八卦鏡.我和北極星君剛一進入洞內,那八卦鏡立刻便是一閃射出了一道黃色的光柱照向北極星君,在北極星君身上停留了一秒之後光柱又迅速移向了我這邊.我看北極星君之前並沒有躲閃或者反抗,估計那東西不是攻擊用的,所以也沒動.那光在我身上也只是照了一秒就突然熄滅了,然後那道石門便在我們面前緩緩的升了起來,不過看那上面直往下掉土渣的樣子,估計這東西起碼好幾百年沒啟動過了.

那道石門之後的環境有些出呼意料,不是多麼的華麗或者破舊,也不是有什麼玄機存在,而是這里的設計實在太古怪了.這大門之後還是隧道,不過和進來之處不一樣,這里的隧道是圓形的,直徑在三米作用,而且整個內壁全都是一種綠色的像玉石一樣的光滑石料制成的,其中連條縫都找不到,看起來就好象通道是從一整塊石料中挖出來的一樣.不過,這條通道真正神奇的還不至于此,它最神奇之處在于這東西居然是傾斜向下的,看起來就好象一條滑梯.

"這個是什麼?"

"快速通道,保證絕對夠快."

"那我們怎麼下去?就這樣直接滑下去?"

"直接滑下去也行,不過最好是頭朝下趴在通道中往下滑.哦對了,還有一點要注意.在滑道盡頭有道藍色的光幕,你要是看到那東西就趕緊把頭盔面罩放下來,穿過那光幕我們會進入水中,不然會嗆水的."

我一聽會直接滑到水里干脆就直接把面罩放了下來."我就這樣滑吧,反正帶著面罩有一樣滑."

"那也行."北極星君點頭道:"不過你進入水中之後不要抵抗,讓水流帶著你走,等你出水之後我們就到地方了."

"明白了,那我們下去吧.你走前面,我跟著你."

"行.不過跟不上你也別著急,反正這里面就一條道,你想跟丟也難."北極星君說完便首先趴在通道口滑了下去.看他都下去了,我也只好跟著.

這條滑道的開頭部分傾斜度大概只有二十度,可以說傾角並不大,啟動時甚至需要用手推一下地面才能開始向前滑行,不過只要一過最前面的那三四米,後面坡度就開始快速加大,越過十米的距離後傾斜度大概就到了七十多度,感覺都快失重了.

因為那不知材質的地面材料潤滑度異常的高,我們在滑行中幾乎沒有什麼阻力,加上七十度的大傾角,下滑速度很快就加速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當速度加起來之後,通道又開始緩慢減小傾角,最後保持在了四十五度的樣子.不過因為之前速度已經加起來了,後面即使角度下降我們的速度卻依然沒降,反而還在緩慢上升.

順著這樣近乎四十五度角的通道猛沖了很長一段距離之後滑道傾角突然開始急劇減小,最後竟然變成了往上傾斜,不過因為慣性我們依然在往前沖,只不過速度是越來越慢,但由于向上的滑道比較短,我們的速度最終也只是減慢了一點點就突然遇上了北極星君之前說的那道藍色屏障,跟著我們便一頭撞了進去.

那屏障顯然不是用來擋人的,因為我啥阻力也沒感覺到就一頭撞了過去.屏障後面就是一條垂直向上的水道,其中全都是水,而這水則是在以非常恐怖的速度在向上噴射.我們本來進入水中時就帶著很高的上升速度,現在在水流的上升中立刻被攜帶著一起往上沖去.隨著我們在水道中逐漸上升,上方的水道似乎有越變越寬的趨勢,而因為通道變寬,水流速度也自然就逐漸慢了下來.水流減速,我們的速度自然也就跟著變慢,不過此時的速度卻還是比較快的,至少比人跑步快多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T型岔道.

這個T型岔道是個睡倒的T型,也就是在我們目前的上升管道的側壁上開了個大洞.水流在這里突然以九十度角轉向旁邊的岔道,而頂上的通道則一共只有一米長,上方更是蓋著一塊和我們進來時一模一樣的藍色屏障將水流全部擋了下來.

雖然水無法通過那道屏障,但我們卻不受影響.水流在無法穿越那道屏障的情況下只能因為壓力而轉向側面的岔道,但我們因為慣性卻是繼續上升直接撞上了那道屏障並穿了過去.

雖然之前那道屏障不太清楚,但剛剛我們穿過的這道屏障顯然是單向通過的.當我們因為慣性從那道屏障里飛出來並繼續上升了一米多之後便又掉了下來,不過這次並沒有穿過那道屏障掉到下面的水中,而是像摔在了一層玻璃上一樣被擋了下來.北極星君這家伙顯然是用過這條通道,對這個東西的特性可謂是了如指掌,在飛出屏障後立刻擺好姿勢穩穩的站在了屏障上.我雖然沒有准備,但是憑借出色的身體協調性和反應能力總算沒出洋相.

"這就是那位高人的住所?"剛一站穩我就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邊問了出來.

這地方就是一處比較大的山洞,地面上除了我們剛剛穿過的那處屏障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大洞,看樣子到是和我們之前進入水道的那個滑道差不多,估計是用來下山的.

北極星君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說道:"一會見到那位高人,你別亂說話,聽我說就行了.還有舉止盡量客氣些."

我點點頭道:"我又不是二愣子,求人的時候當然要客氣些."

"那就好."北極星君說著便帶著我離開了這個洞穴.出了洞口外面還是一條通道,左面向前不到十米的地方就是出口,外面有個平台,看起來就是之前我們在對面那座山峰上看到的聽風台.右手方向的通道比較長,兩側還有好幾十個大大小小的門,不過都關著,也不知道你們是干什麼的.

北極星君帶著我順著右手通道向里一路走到了最深處的那個門前,然後將右手的拂塵一揮搭在了左手的手肘處,跟著彎腰對著那道門行了個禮."頤言,仙子可在?"

"在."就在北極星君問完之後,門上那個叼著銅環的獸頭竟然張嘴回答了北極星君的問題.

北極星君一聽立刻繼續道:"那麼可否請代為通報一聲?就說老鄰居北極星君有事相求."

"稍等."那獸頭說完這句立刻就恢複了原本死板板的模樣.

我看著那獸首問北極星君道:"這個門環難道是活物?"

"不是."北極星君道:"剛才和我對話的是頤言,它是只靈獸.剛才只不過是它副身在這門環之上和我們答話而已,那門環不過是個普通玩意."

"原來如此.對了,你剛才說求見仙子,難道里面的主人是位女仙?"

"女仙到是女仙,不過你最好別把她當成女仙看."

"什麼意思?"我疑惑的看著北極星君問道:"你是讓我不要把她當成神仙還是不要當成女性,或者別的意思?"

"誒……這個……總之你見到她就明白了."

看北極星君吞吞吐吐的樣子就知道這個所謂的女仙絕對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至少北極星君對她很頭疼.哦不對,還有個人應該也對她很頭疼,那就是玉帝,要不然之前在天庭玉帝也不會想到她了.

我們在門外等了差不多十分鍾左右,門上的那個獸頭中間突然亮起了一道細線,然後整道大門便轟隆隆的在我們面前一分為二向兩邊滑開了.

"看來是讓我們進去呢."北極星君說著便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後帶著我一起往里走去.

大門內是一間比較大的房間,看起來就好象寺廟里的大殿一樣,只不過這里沒有任何的神像,反到是在周圍立著兩排奇形怪狀的生物雕塑,而且每個雕塑的腦門上都貼著一張黃色的紙符.

"這些雕塑難道是活的?"我看著那些貼滿了紙符的雕塑問北極星君.如果沒有那符,我肯定不會懷疑什麼,但那些符上明顯的魔力波動卻說明它們是真是有用的神符,不是裝飾品.這些雕塑上面既然貼著真的符,那就只能說明雕塑本身有問題了.

北極星君還沒來及回答,就聽後面從側面的門內傳來了一個聽起來很清亮的女聲說著:"雕塑只是雕塑,不過這些雕塑都是空心的.每個雕塑內部都封著一只凶獸,而且是上古凶獸."

凶獸到是沒什麼,基本上也就和一般魔獸差不多,只不過比一般魔獸的攻擊性要強很多,比較殘暴,或者說比較瘋狂.不過,上古凶獸和凶獸比起來那基本上就可以算是兩個物種了.上古凶獸基本上都是比較早期的時候存活下來的生物,而想象一下,在洪荒大戰時期,連鴻鈞教主都只是殊死搏殺的眾多小人物中的一員,能在那種混亂的環境中活下來的,那實力能低的了嗎?可以說在那種近乎于養蠱一般的殘酷生存淘汰中活下來的基本都是強到了一定程度的超級存在,想想我目前見到過的上古遺族:鴻鈞教主,碧凌,黃金天龍,白玉麒麟,紅翎,有一個實力比較差的嗎?可以說這些家伙就算不是頂級存在,至少也是一流中排明靠前的.所以說凡是能在那個時期活下來的那就沒一個是廢柴.

上古凶獸如此厲害,剛剛那個聲音居然說這里封的都是上古凶獸.我就拿眼睛掃了一圈看到的雕塑就不止二十了,這麼多的上古凶獸萬一要是一起跑出來的話別說我了,鴻鈞教主來了估計都得掉層皮.反過來想的話,這的主人得牛到啥程度才鎮的住這麼多怪物祖宗啊?

因為好奇,在觀察完那些怪物雕塑後我的目光便自動移動到了聲音傳出來的那道大門處.隨著說話的聲音,一名身高超過一七五的女仙從大門內走了出來.和仆人一般的仙女不同,女仙是神仙中的女性成員,地位較高.眼前這位女仙一身的道袍,和北極星君一樣拿著個拂塵,頭上高高的發冠豎起來有近一尺高,更是不她高挑的身材拉的老長.不過,雖然這名女仙的身高有點嚇人,但她的相貌卻是相當的普通.一張看起來很普通的臉配合頭上一片銀白的頭發,看起來沒有多少美感反到是給人一種有些刻薄的感覺.

"我說北極星君,你不在自己的仙府修煉,跑我這里干什麼來啦?咦?你居然還帶了人來,剛才頤言說你來求我幫忙,難道是為了他?"

"仙子猜的不錯.這位是凡間的行會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在天庭也有掛職,目前擔任第十一殿的閻君職務.不過這個只是掛名,並沒有多少實質權利,紫日目前還屬于獨立人員."

"他是什麼身份和我又沒關系,你不用解釋那麼清楚,只要告訴我你來找我干什麼就行了."

這位顯然不是特熱情的那種人,說話比較直接,明顯就是有些不耐煩.北極星君大概也知道她的脾氣,所以也沒說啥,直接就開口說道:"哦,是這樣的.因為前段時間的某些事情,紫日會長和天庭鬧的有點不愉快.最近他正好遇到點麻煩,需要實力高強的神人幫忙,所以他就硬著頭皮去找玉帝求人,沒想到玉帝還在氣頭上,不但沒有應允,反而下了道文書,要求所有天庭下屬的神仙都不得不出手幫忙.不過我和紫日向來關系不錯,只是因為那文書,我也不好公然和玉帝對著干,所以……"

"哼!"北極星君剛說到這里那位仙子便突然用力在地面一跺,只聽轟的一聲整個山洞都跟著晃了一下,顯然這下力氣不小."玉帝小兒現在是越來越長進了啊!居然為了一點小事就發文書強令各路神仙不得插手.好,他不讓你們幫手,我就偏要插手."

我雖然一直沒說話,但眼睛和耳朵可沒問題,這意思我也算是看明白了.這仙子分明就是和玉帝有些不對路,就像玉帝自己說的,他說一這位就肯定會說二,反正非跟他對著干.現在聽說玉帝發告示讓所有神仙不得插手幫忙,她連我要人干什麼都不問居然就直接拍板答應了,這脾氣還真是火暴的.不過這種人都是屬驢的,只要你把她的脾氣捋順了一切都好商量.當然和他們對著干那是絕對沒好事的.

答應了幫忙之後這位似乎才想起來還沒問要我干什麼呢,于是她轉而對我道:"玉帝不許別人幫你,我就一定幫你,你說吧,到底需要我做什麼?"

"其實也不是什麼麻煩事."我很客氣的將這次戰爭的大概情況說了一下.因為知道這位是個性格火暴的主,所以我就沒敢多廢話,只用了幾句話就把情況全給概括了出來.

聽完我的話,這位仙子立刻道:"這有什麼難的."她說著便突然轉身跑回了之前她出來的那個門里,搞的我疑惑的看著那道門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跟上去.不過還好,不到一分鍾她就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出來,然後直接將一堆玉牌塞了過來,搞的我慌忙伸手抱在了懷里.

"仙子,這是什麼啊?"我一腦袋問號的看著懷里這堆大小形狀全都亂七八糟的各類玉牌問那位仙子.

仙子得意的說道:"這些都是封獸令,每只玉牌內封著一只高級凶獸,需要使用時只要拿著玉牌呼喊上面的凶獸名子就可以將其召喚出來並隨心所欲的控制.不過千萬要記住,凶獸釋放出來後玉牌就會從上往下開始逐漸變紅,如果只是解封第一層封印,變紅的速度就會比較慢,大概可以支撐一天.如果解開第二層封印或者更高的封印,速度就會加快,要是五層封印全開,最多只能支撐兩個小時就會到達極限.在到達極限之前一定要把凶獸召回,否則靈牌爆裂凶獸會脫離控制恢複自己的意識.不過你放心,只要把凶獸召回玉牌之中,這紅色就會逐漸消退,解封的時候也只會根據解封等級改變速度.完全解封就是五級,此時凶獸的戰斗力會達到顛峰狀態,但消耗也會快很多,這個必須注意."

我一聽原來這些東西就是變種召喚獸立刻就興奮了起來.這玩意聽起來好象是個人都能用,那效果可就太強大了.光我手里這堆起碼就有一百多片了,這要是全召出來那可是一群非常強悍的戰斗力.要知道凶獸都是很強的,即使這些不是上古凶獸,但既然眼前這位牛的都敢跟玉皇大帝對著干的仙子還保留著它們,就說明這些東西肯定不是一般貨色.這就好象像我這樣等級的人肯定看不上普通裝備一樣,這位仙子能看上眼的那就不會是一般的凶獸.可惜這些東西不是天庭的,我也不好貪汙,要不然能夠借了不還那就爽了.

我一邊收起那些東西一邊向對方保證:"仙子.這些東西用完我就還你,萬一有控制失誤爆掉了,我也一定幫你把脫困的凶獸抓回來.只是萬一有凶獸戰死了要怎麼辦?那凶獸戰死是會回到玉牌之中複原還是徹底死亡?"

"這是封印不是命盒,召喚出的凶獸只是解除封印被釋放了出來而已,又不是只召喚軀殼,死了自然就是死了.凡是凶獸戰死,玉牌立即就會由綠色變成白色.萬一真的發生這種情況,你就把玉牌給我送回來就行了.至于召喚時間過長導致失控,在失控的瞬間玉牌就會爆炸.發生這種情況你可以試著把凶獸給我抓回來,如果實在抓不住的話殺掉也行,但是無論如何不能讓它們活著跑掉.東西用完你送到北極星君那里就是了,他會給我送回來的.有多少損失你都不用賠我,這些我都不在乎."

"那就太感謝了."沒想到這位的性格忽冷忽熱的不靠譜,出手到是大方的很,不過聽她的意思這些東西就是她給我的幫助,她自己好象不會參加一樣."那個,還有個事我想問清楚."

"說吧."

"之前仙子說幫忙,是不是指的這些東西,還是說你自己也會去幫我?"

一聽我的話那仙子立刻就道:"當然就是這些東西了.我是負責鎮守這些上古凶獸的,怎麼能隨便走動?告訴你,除非哪天咱華夏國土徹底淪陷並且沒有絲毫恢複的希望了,我才會解除這里所有的封印並離開這里."

得,我現在算是明白這位的工作到底是什麼了.她的工作簡述一下就是——毀滅地球小組.她的洞府里封著的這幫子凶獸那就是一堆核武器級別的破壞王,而且核武器只能爆炸一次,這些家伙根本就是可以無限制爆發次數的循環型核武器.如果哪天她把這些肉身核武器都放出去了,那就只能有一個結果——世界末日.所以她才說只有當華夏國土淪陷且完全沒有複興希望的情況下她才會離開,因為那根本已經是戰斗到最後一人打算和對方同歸于盡的行動了.現在我總算明白為啥她敢跟玉帝對著干而玉帝都不敢動她了,原來她就是那個專門負責管理國家核武器的人沒,這樣的人是國家的基礎,就算哪個領導人看她不順眼也絕對不敢動她.

"那什麼……這位仙子,雖然我對你的支援很感謝,只是,如果只用這些東西怕是無法支撐一場戰爭啊!我們打的是國家戰爭,規模很大,這些凶獸固然厲害非常,可想以此穩定戰局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啊!"

"這樣啊?"那仙子聽到我的話便開始思考了起來.想了半天之後她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忽然轉身又跑進了剛才那個門.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我到不著急了.果然,很快她就又跑了出來,不過這次她沒有拿著一堆玉牌,而是只拿了兩個."拿著,有這兩個應該夠了."

"請問這是……?"我看著手里的兩塊玉完全不知道到底封了什麼東西在里面,雖然根據之前的經驗可以判斷這里面封著的是絕對是很牛的凶獸,但具體是什麼卻看不到,連鑒定術似乎都對其不起作用.

仙子等我接過玉牌之後才說道:"這里面封著的是兩只變異凶獸,雖然是後來才出現的,但戰斗力已經快趕上上古凶獸了.你使用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封印最多解開到第四重,千萬別開最後那重,還有就是召喚時間過了一半就得把他們收回來.萬一要是讓他們跑了,那你們必須馬上通知我,而且一定要盯住他們,不要讓他們失去蹤跡,否則會非常麻煩."

"這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啊?這麼厲害?"

"是什麼你回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但是千萬記得我說的話,出了問題你們就自己認倒黴吧.這東西一旦失控我都無法獨立壓制他們,至于你……"說到這里她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後突然咦了一聲並迅速轉頭對北極星君說道:"你這朋友不是閻羅王嗎?怎麼實力如此強悍?李靖那家伙都未必干的過他啊!"

"李靖?"北極星君聽那仙子提到李天王立刻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道:"以前說不定還能湊合著比一比,現在的話……十個李靖捆一塊也不是紫日的對手了.我不是幫我朋友吹噓,天庭之中能和他打個平手或者戰勝他的,不說兩個巴掌就能數的過來,加上這腳指頭那也一定夠數了."

聽到北極星君這麼說,那仙子立刻改了口氣.之前她聽我是來求助的,第一想法就是認為我實力低微,所以才需要幫忙,所以剛剛仔細觀察發現了我的真實實力後她才那麼驚訝.現在聽北極星君正面證實了我的實力,她之前那種高傲的氣度立刻就軟了不少,不過那也只是軟了一點而已,並不是說她有多客氣,只不過沒有之前那麼高高在上了而已.

"既然你的實力如此之強,那到是不同太擔心了.就算真的失控了,以你的實力,犧牲幾個手下幫幫忙應該能制伏.不過那個代價可就大了,所以你最好還是聽我的,盡量別超過一半的使用時間."

"那他們要是戰死了呢?"我出聲問道.

"戰死?"那仙子聽完立刻問我:"對方有什麼人能干掉你嗎?"

我搖了搖頭."好象沒有."

"那他們就死不了."仙子非常肯定的說:"他們的實力不比你弱,既然你不會被干掉,他們也一定不會."

聽了她的這個解釋我到是大概了解到這倆凶獸的實力水平了.能和我一個實力水平的怪物,那至少也是兩千五百級以上的存在,如此恐怖的東西放到戰場上那確實就跟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樣了.有這倆東西助戰,相信改變俄羅斯人的作戰計劃那是綽綽有余了.

既然手頭的力量已經足夠搞定俄羅斯人了,那我也就不想在此多留了,直接和北極星君一起客氣的告別了那位古怪的仙子之後我們便按照原路返回了山外的出口.不過在出山之後我並沒有直接飛回艾辛格,而是直接告別北極星君傳送到了南天門之外.

我來這邊自然不是白來的,我這可是有目的的.就在剛剛離開仙靈山的路上,我抽空聯系了玫瑰她們報告喜訊,結果玫瑰一聽我說的情況立即就想到了一個一箭雙雕的好辦法.

其實玫瑰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讓我帶著那堆玉牌去天庭學猴子.當然不是讓我扮演猴子耍猴戲,這個猴子指的是孫悟空.玫瑰是要我去大鬧天宮.

這樣做的好處之一是可以直接測試出那些凶獸的性能,反正天庭的神將都很厲害,估計不會被輕易干掉的.而且我還可以對戰斗過程進行錄象,然後把記錄發給之後分到玉牌負責攻擊的玩家,這樣他們就能提前了解自己得到的東西有些什麼能力和缺點,用起來效率更高.另外,我還可以把這個記錄發一份到仙靈山給那位仙子.這個才是玫瑰的主要目標.按照玫瑰的說法是,那位仙子既然和玉帝不對路,那我帶著她的凶獸大鬧天庭正好可以讓她出氣,而她這種為了跟玉帝搗蛋啥都不重視的性格,估計一高興就能送咱點好處,到時候不管得到什麼那都是白撿的,何樂而不為呢?至于天庭這邊的面子……反正就是演戲,而且玉帝本身就知道我是干什麼去的,我帶著凶獸回來鬧事他只要一聽彙報馬上就能反應過來我的目的,事後肯定不會計較這些.所以說這個計劃基本上沒什麼付出,卻有很多回報,這麼好的計劃怎麼能不做呢?

不過,雖然估計玉帝不會計較這些,但為了他找借口陰我,我還是決定先報備一聲比較好.畢竟天庭和我們暫時還不能說是完全的統一戰線,總得防著點.所以在我到達天庭之前先讓速度最快的飛鏢去找玉帝帶了個口信,而後等到飛鏢回來說玉帝同意了我的安排後我才正式殺到天庭.

剛一從南天門出來我就架起了記錄水晶,然後囂張的大叫著:"哈哈哈哈,玉帝你沒想到吧!就算你卑鄙的發命令讓大家不要幫我,但我紫日人品好,最終還是有人幫了我.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借來的實力,讓你這個吝嗇鬼知道一下仙界還是有好人的."

老實說這段話我也覺得很假,不過雖然玉帝答應幫我演戲,可人家畢竟是天庭明面上的總BOSS,我總不好罵的太難聽,以至于我在既要照顧玉帝面子又要考慮那位仙子的想法的情況下罵的實在不過癮,不過關鍵問題不在這段對玉帝的辱罵上,所以我也就沒太講究.

一頓罵結束,早就得到通知的四大天王立刻就從南天門蹦了出來,然後和我一陣對罵.剛才罵玉帝要留面子,現在罵他們我可是一點顧忌也沒有.反正他們地位不高實力不強我根本不怕,再說大家當著面演戲,罵的難聽反到沒事,玉帝不在現場,我罵太難聽即使他知道我是在演戲,時候肯定也還是會心里不舒服.

和四大天王的對罵因為比較放的開,所以場面升溫迅速,幾分鍾後對罵就成功升級成了武斗,我終于有機會實驗新搞到的凶獸具體威力如何了.

想了想我並沒有把那些一般的凶獸扔出來,而是摸出了最後拿到的那兩只玉牌的其中一只捏在了手里,然後看著玉牌背面的刻印大聲叫出了那只凶獸的名字."出來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奇異果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失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