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奇怪的俄軍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八章 奇怪的俄軍

被我救下的那名俄羅斯玩家已經被我們的高級人員嚇的有點搞不清狀況了,雖然有我在後面掩護,但他還是一路跑一路摔跟頭,要不是系統不會因為人物摔跤而扣血,估計這小子就得變成全游戲第一個摔跤摔死的玩家.

我跟在那家伙後面實在看不下去了,最後只好上去攙扶著他連拖帶拽的才讓他跟上了其他逃跑的人,最終我們襲擊的這支隊伍連我偽裝的這個NPC在內一共只有十八名NPC和三名玩家成功返回了防護罩入口.要知道在我們發動襲擊之前,這個團隊可是有著一千三百多NPC和五十幾名玩家的,現在剩下這點人說是全軍覆沒也差不多了.

"你們這是怎麼搞的?"看到我攙扶著那名俄羅斯玩家返回,守門的俄羅斯玩家明顯愣了一下.因為我們這邊是第一隊遭到襲擊的隊伍,所以其他幾個門暫時還沒有隊伍返回,因此這名守衛才會這麼驚訝.

被我攙扶著的這個家伙一看到對方便立刻撲了過去抓住對方的手喊道:"快,通知首領,我們的敵人發動襲擊了."

"襲擊?"那名玩家明顯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他說的襲擊是什麼意思,于是趕緊帶著那名玩家往防護罩里面跑,然後我和其他返回的人員也相繼被放進了防護罩內.

在穿過那道所謂的防護罩大門之時我才意識到為什麼之前紅月說偵察蚊子無法進入防護罩內部,原來這該死的防護罩大門居然也是一道防護罩.就像紅月之前說的,這防護罩是無法單獨設置某個部位執行什麼規則的,對它設置的通過規則是通用的,也就是如果在某個位置設置了允許玩家通過,那就等于是讓整個防護罩都允許了玩家通過.就因為這個原因,俄羅斯人不敢在外面的這層防護罩上設置允許玩家通過,而是在防護罩上開了幾個門.這幾個門所在的位置是大防護罩的缺口,這里等于是沒有防護罩保護的,可以讓任何物質通過.本來我們的偵察蚊子體積很小,有這麼個門,我們的偵察蚊子完全可以附著在某個玩家的頭發里混進去,畢竟俄羅斯人雖然可以在這幾個門口派駐重兵,但再多的人也擋不住蚊子啊.不過,現在當我真正穿過這道門時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偵察蚊子混不進去,原來這門的內部還有個防護罩.里面這道防護罩和外面那道不同,它允許玩家和NPC通過,但是偵察蚊子並不在通過范圍內.從外面那層防護罩的入口處進入的玩家可以輕易的穿過第二道防護罩,可偵察蚊子雖然能混過第一道防護罩卻穿不過第二道防護罩,至于我們的間諜人員則會被第一道防護罩擋下.有這兩道防護罩互相補充,可以說簡直就是萬無一失.不過,例外總是存在的,至少我就混進來了.

剛開始我還擔心進入那道門時會有很多人來檢查,為此我在來之前就做了很多的准備工作,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俄羅斯人的管理似乎相當的混亂.大門口的守衛看上去確實人數眾多,但進去之後我才發現守衛居然分別屬于三個相對獨立的單位指揮,也就是說他們之間幾乎沒有協調性可言.我們這幫人回來的時候守衛甚至都不知道我們到底是屬于哪個行會的部隊,結果就是隨便的對照登記表記錄了一下就把我們放進去了.

當我跟著返回的人員進入防護罩內部後立刻就看到了一片大工地.是的,確實就是一大片工地,而是還是相當熱鬧的工地.整個俄羅斯遠征軍幾乎都投入到了建設工作中來,大批的人員在那里忙來忙去的修建著一個很巨大的工程,但是因為施工進度的問題暫時還看不出來那到底是個什麼建築.

跟我一起回來的那些玩家基本上是人人帶傷,他們似乎是趕著回去複命,一進來就各自顧各自的往自己的營地跑,只有一個人還算比較盡職,臨走前和我們這幫NPC打了個招呼讓我們返回NPC營地向高級NPC管理人員報道.

在那名比較盡職的玩家離開後,跟我一起回來的人就只剩下身邊這幫NPC了,不過他們的職務都比我低,因此就算我現在露出破綻也沒關系了,只要我不顯示出本來的形象讓NPC們把我識別成敵對人員,他們就絕對不會對我下手.事實上這幫NPC甚至根本都沒注意我,他們幾乎是在那名玩家下達命令後就立刻轉身向著NPC營地跑了過去.

這下好了,跟我回來的人全都跑光了,在這樣一個有著近千萬各類人員混雜在一起的超級大工地上,就算俄羅斯人知道我混進來了估計想找到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他們都不知道我進來了.

見周圍的人員都沒注意我,我便找了個比較大的貨堆鑽了進去,然後在里面啟動偽裝技能又換了個NPC形象,現在就算之前那幫和我一起進來的俄羅斯人回來了他們也休想再找到我了.

出了貨堆我便開始在這片大工地中走了起來.事實上這麼大片工地分屬N多個不同的行會在建設,其間的混亂自然是可以想象的.在這麼混亂的場景中估計只要我別表現的像個天生的賊到處探頭探腦,或者傻了吧唧的大喊我是紫日,估計也沒誰會發現我有問題.這就好象在婚宴中突然混入一個陌生人,男方的親戚以為他是女方家的人,女方卻當他是南方家的人,結果誰也不知道他其實和那對新人沒有半點關系.一場婚禮之中才不過兩方人員在一起都能混入陌生人,何況這里起碼有好幾百個行會,只要我自己不說,誰知道我到底是哪個行會的啊?

在完全沒有人過來盤問我的情況下,我很順利的在這片大工地中隨意的走了一段,雖然這只是整個工地的一小部分區域,但憑借我的電子腦中記錄的信息,我有九成九的把握斷定,俄羅斯人正在建造的這個大工地就是一座超級魔法陣.

幾乎在發現這東西的本來面目的同時我就被自己的觀察結果給嚇到了.眼前的這個魔法陣體積之大,幾乎超過了一座大型城市.根據魔法陣的運行原理,它的體積和威力一般是成倍數與乘方的關系增加的.也就是說,同一種魔法陣圖,修建兩個體積不同的版本.較大的那個魔法陣的體積如果是較小的那個的六倍,那麼較大的那個魔法陣的威力就將是較小的那個魔法陣的六次方倍.同樣,如果體積是十倍,那麼威力就是十次方倍.這個換算方式雖然不太准,但大致都差不多.眼前這個魔法陣單看體積已經是正常魔法陣的好幾萬倍了,那麼就算它的基礎是個並不怎麼樣的魔法陣,以它現在的體積所能釋放出來的威力也絕對不是好玩的.

當然,以上只是最壞的一種猜測,畢竟單純的將一個普通魔法陣放大體積也並不是那麼簡單的.要知道,魔法陣中的魔力節點依靠的都是珍貴的寶石做材料的.你當然可以把一個魔法陣畫到正常大小的十幾倍乃至數萬倍大,但你上哪去找正常體積幾萬倍大小的寶石呢?所以說這種單純靠放大魔法陣來增加威力的方法其實並不太實用,一般也就是在你手里有大寶石的情況下才能擴大個一兩倍而已,幾千幾萬倍那種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事也不能說絕對了.雖然大寶石不好找,但如果有高級陣圖師,完全可以對放大後的魔法陣做出一些修改,比如把某個魔力節點變成一個獨立的小型魔法陣.這個魔法陣的能力就是將多塊小型寶石的魔力聚集起來虛擬出一個大型寶石代替大魔法陣上的大寶石.當然,這個方法要實現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只不過相對于找到一堆每塊都有十幾噸重的寶石來說,這方法已經算簡單的了.

俄羅斯人有沒有這技術我不知道,但既然他們已經在建魔法陣了,那只能說明他們有解決方法,不然這麼大個魔法陣不是白建了嗎?

"軍神,軍神,能聽到嗎?"

"沙……吱吱……可能……滋……"

"該死."聽著耳機里傳出的一片雜音我就知道那該死的防護罩肯定是連水晶通訊機必須的共振波都一起屏蔽了,所以我們的通訊根本無法穿透這個防護罩.本來我還指望讓軍神利用我身上帶的水晶球作為記錄媒介把整個魔法陣記錄下來,然後讓我們行會的陣圖師反向分解以便搞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法陣.不過現在看來這個計劃是無法實施了.

既然沒辦法送信回去讓軍神幫我解析法陣結構,那就得靠我自己去搞清楚這個東西的作用了.當然,不管它是干什麼的,破壞它都是必須的,只是現在還不能破壞.一來這種大型法陣容錯率比較高,單獨破壞一兩處地方可能根本無法影響到它的正常運行,況且這麼大的法陣想要造成足夠的破壞需要的威力肯定很大.目前我潛入防護罩內的情況還屬于秘密,要是我現在就開始用大威力技能轟擊魔法陣那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了嗎?還有就是,魔法陣現在顯然才剛開始建,我現在破壞掉,他們馬上就可以修複,這樣的破壞根本沒意義.要破壞就得等他們全都修完了正准備用的時候再破壞,那個時候才能發揮破壞的最大效果.

想好了行動步驟之後我首先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藏了起來,然後悄悄的把玫瑰藤,開拓者一起召喚了出來.等他們出現後我先讓他們在地下開辟了一大片空間,然後在地面弄出了個小洞.我迅速的從鳳龍空間中翻出了一大堆的液化魔晶炸彈,然後把這些炸彈一枚枚的全都從地面上的那個小洞塞了進去.玫瑰藤在洞口下面一枚枚的接住我扔下的炸彈然後存放在了這個空間中.剩下的部分就不需要我動手了,只要開拓者從這里挖條通道到那個在建的魔法陣底下,然後沿著魔法陣的魔法紋路的方向挖出一些通道和洞穴.玫瑰藤的任務就是跟著開拓者,然後在那些洞穴和通道中安放炸彈.等我們需要解決那個魔法陣的時候,只要我手指一動,整個魔法陣上就會立刻變的千窗百孔.爆炸產生的沖擊波會震塌開拓者制造的通道,然後地面塌陷就會連帶著讓上面的魔法陣結構也一起崩潰.雖然大型魔法陣的容錯率很高,可再高也沒高到被炸的支離破碎也能運行的地步.

有開拓者和玫瑰藤安裝炸彈,魔法陣這邊我就不用擔心了,剩下的就是要搞清楚冰封女妖那邊到底在計劃些什麼.不過目前有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那該死的指揮部到底在哪兒啊?

實際上那個正在修建的魔法陣本身雖然很大,但和整個防護罩的面積比,那還只是其中的一半而已.在防護罩中除了魔法陣還有著很大的一片環狀營地包圍著這個魔法陣,而冰封女妖的指揮部顯然不會停在正在修建的魔法陣中,可光是外面這圈營地也夠大了,要想整個找一遍估計沒個把小時是不用指望了.我現在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里找指揮部,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問人了.

玩家肯定是不能問的,雖然對方未必知道我是誰,但我現在冒充的是NPC,貿然和玩家搭話可不是好主意.當然,我也可以先偽裝成一名玩家,然後再去問另外一名玩家,不過這個方法也是有風險的.雖然參戰玩家未必知道所有蠶戰行會的名稱,可萬一我胡亂編的一個名子剛好人家很熟怎麼辦?盡管這種概率很低,但小心無大錯.目前以我的情況來說還是找個NPC問問最合適了.

抓舌頭這種工作當然不用我親自出手,公主干這活最順當了."那位帥哥,過來幫下忙吧?"看著公主站在兩堆貨物之間的巷道中向一名路過的NPC勾了勾手指,然後那家伙就跟癡呆了一般雙眼閃著紅心仿佛夢游一般走了進來.

成功把那家伙引到貨物堆中間的無人區後我立刻示意公主干活,然後公主便開始用她那甜美的嗓音溫柔的詢問起各種我們需要的信息來,結果眼前這名低級NPC不到一分鍾就把我們想知道的東西都說完了.

信息到手,俘虜留著只能礙事,反正這里有好幾百萬NPC,少一個兩個根本沒人會注意.我們在審問完成後直接把那家伙的脖子擰斷然後塞進了之前往下塞炸彈用的那個洞中,在尸體掉下去之後玫瑰藤留在這邊的觸手就立刻用泥土將洞口給封死了,我們則是對外面的地面做了點偽裝,然後收起公主我一個人走出了那堆貨物組成的屏障.

剛才那名NPC交代的雖然很快,可惜他並不知道指揮部在哪,不過我們卻打聽到了另外一則很重要的信息——俄羅斯遠征軍中有神族.

神族是各個國家的高端防衛力量,他們的戰斗力都很強悍,至少對于目前的大多數玩家來說神族都是強大而不可戰勝的.當然,我是例外,目前死我手里的神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除了個別頂級神,大部分的神族在我面前不過是高級點的怪物而已.不過,不管我怎麼看神族,神族畢竟還是神族,他們的實力對大部分玩家來說都是強悍的.這樣的存在如果能隨意參加玩家之間的戰爭,那麼游戲平衡就將不複存在,除了我這樣有能力弑神的人參戰之外,可以說神族幫誰,誰就贏定了.所以,為了盡量減少神族對玩家之間公平性的影響,系統為神族設置了諸多限制.

神族勢力不能離開自己的領地,而這個領地一般就是向他們提供信仰的土地.比如天庭的領地就是整個中國和我們占領的土地.這領地是家,也是牢籠,在這些限制下神族是很少有機會出國作戰的.

但是,現在俄羅斯人的陣營中居然有神族出現.冰封女妖他們到底是從哪搞到的神族支持者?俄羅斯本土神族不但和天庭簽署了不參戰的協議,而且現在已經被我們給剿滅了,那麼俄羅斯人這里的神族是哪來的?俄羅斯神族余孽?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完整的俄羅斯神族都讓我們給鏟了,個把僥幸逃出來的幸存者就敢幫俄羅斯人和我們對著干?他們活膩味了嗎?以神族怕死的個性,顯然不大可能.

因為完全猜不透那個NPC所謂的神族的底細,所以我必須優先調查這個事情.一名神族對于整個戰場的影響力將是恐怖的,我雖然單挑能干掉一名神族,可神族的殺人速度卻遠不是我能比的.我能干掉神族只不過因為我有個弑神者的屬性在身上,神族遇到我就會像遇到狼的兔子,還沒出手就先軟了半截.但只要不是和我對戰,神族的實力便可以完全發揮,而一名神族如果全力施展開來,再多的人普通玩家都不夠他殺的.要是只有一個兩個我還可以自己出手擋住他們,萬一人比較多那可就麻煩了.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俄羅斯人這邊的神族具體數量,但根據那名NPC的說法顯然不止一個,這個隱患不除我們的後續計劃很可能會夭折.我不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偽裝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