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章 更大的問題  
   
第十八卷 第二百章 更大的問題

從星夜城的傳送陣出來,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空蕩蕩的傳送大廳.這座合建城市本來就不大,城里的其他幾個行會都去前線抵抗俄羅斯人了,現在城里除了白狐盟的人就只剩些NPC.傳送陣這東西屬于高消費,就和現實中的飛機一樣.雖不能說絕對用不起,但除非必要,NPC一般是不會使用傳送陣的,因此現在整個傳送大廳都是空空蕩蕩,簡直像個鬼宅.

離開傳送大廳,外面的情況也和傳送陣差不多.街道上雖然有NPC來回走過,但人流卻是稀稀拉拉的,看起來非常蕭條的樣子.

按照軍神提供的路線圖我很快就找到了白狐盟的總部所在地.這是一座中式建築,但不是唐,清之類的後朝建築,而是春秋時期的東西,就是那種日本戰國動畫片里經出現的多層要塞式建築.整個建築的一層整個就是個高台,起步就比附近的建築高了一層.建築的二層實際上才是真正的一層,這里整個就是個前後貫通的大廳,除了柱子之外就只有一座樓梯通二樓,真正的功能建築實際上都是從三層開始的.

因為街上人少,我騎著夜影又比較顯眼,所以幾乎是在我剛看到那座天守閣一樣的要塞建築時對方就同時發現了我.等我到建築前面的時候對方已經全員站到了建築二層邊緣的欄杆邊上,而對方的會長和副會長就站在高台樓梯的入口處.

白狐盟的這種天守閣式建築在古代其實是作為家族要塞存在的,所以防衛用途很明顯.一層的高台與其說是地基不如說是城牆,而那條通往平台上面的通道也不是突出在平台外面,而是凹陷在平台內部的.從階梯一層的入口處往上看,這條階梯基本上就是個一線天式的狹窄通道.通道兩邊頭頂上就是可以站人的箭台,而且整個天守閣的正面從二層開始一直到頂層,任何一層的弓箭手都可以攻擊到這條通道.另外,通道兩邊的牆壁上那些預留的小洞估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後面不是隱蔽的箭手就是長矛之類的東西.可以說如果對方想封鎖這條通道,在你不會飛,且實力差距不太大的情況下,用十倍的人你也沖不上去.當然,我這樣突擊力超強的人員肯定是不在乎的.

我站在台下看著高台邊緣站的那一圈弓箭手還有長階頂端的白狐盟正副會長,一時之間也搞不清楚她們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幫人全都站在大門口,可以說是迎接,也可以說是阻擋,畢竟這幫女人可是個個都拿著武器,尤其是上面的弓箭手,弓上都搭著箭,而且弓弦已經輕輕拉開了一點弧度,只不過沒把箭頭指向我而已.

"雪影會長.你這是在列隊歡迎我……還是想干掉我呢?"既然對方擺了個模棱兩可的站位,那我就讓她們自己把關系整理清楚,至少以後不會讓我落人話柄.

站在高台頂端的兩位美女中穿著一身白色傳統長裙的正會長雪影用非常甜美的嗓音說道:"這不是我們決定的.是迎是拒得由您做主.紫日會長如果是來安撫的,那我們自然歡迎,可如果會長是來幫那幫賤人欺負我們的話……"說到這里雪影那甜膩的聲音突然一轉變的陰冷異常的道:"我們自當戰死守節."

聽到雪影的話我差點沒從夜影背上翻下去.什麼叫戰死守節?知道的明白我是來處理聯盟糾紛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群貞潔烈女在抵抗采花賊入侵呢.

"雪影會長這話怎麼說的啊?我又不是采花賊.守節這話從何說起啊?"

"會長心里明白我的意思,不需要我來解釋."

得,這位看起來很柔弱的漂亮MM居然是個油鹽不進的主,看來文的不行只好來武的了.不管怎麼說人家擺明了不服我,不把她們打服了我說什麼她們都不會聽,還不如趁早動手免得浪費時間.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白狐盟有委屈是不錯,但你們不該公然離開聯盟,而且什麼招呼也不和我們打.雖然現在戰斗還沒開始,但已經是對陣狀態了.因為你們突然離開,我們的防線直接就被穿了個窟窿,萬一當時俄軍正好發動反擊,並且以你們守衛的那段區域作為攻擊重點,我們的防線要怎麼辦?這次雖然俄羅斯人沒有趁機發動反擊,但有你們的榜樣在這里,如果我不懲罰你們,你們自己說,下次再發生類似事件我要怎麼辦?看著防線崩潰?投入幾十億水晶幣給你們打水漂玩?"

"紫日會長,我們知道這次我們突然離開確實有錯,只是事情是山南姐妹會挑起來的,錯不在我們.你不去懲罰他們,反倒找我們的麻煩,是覺得我們好欺負嗎?"

"哼!"我冷哼了一聲,然後反問道:"好欺負?在我面前有哪個行會是不好欺負的?山南姐妹會有錯在先,這個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了,處理完你們這邊的事情我就去找她們算帳.不過她們有錯在先是她們的錯,難道她們犯錯你們就可以跟著犯嗎?聯盟的制度雖然不是什麼法律,但為了聯盟的完整,我卻必須保證它的絕對權威性.錯就是錯,不管你們有千萬個理由都一樣."

"那就是沒的談了?"雪影聲音轉冷道:"那就讓我們見識下紫日會長的強大吧.反正你覺得欺負我們這些女孩子很光榮."

我冷笑了一聲,然後放下面罩說道:"和我玩心計?你把我想簡單了!"

雪影的意思很明顯,她就是要讓我因為怕背上對女人動手的名聲而不敢下手,但她卻不知道真到我這個位置其實很多東西反而不需要在意了.這就好象殺人犯殺掉一個普通老百姓就算是罪大惡極了,當年拿破侖敢在街上架大炮轟擊老百姓的游行隊伍,結果人家照樣是眾人崇拜的對象.中國也有個典故說,殺一人是為賊,屠百萬是為雄.一百萬人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殺到,不過就算不夠應該也差不多了,所以我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列入雄這個行列了.那麼既然已經進入雄這個行列了,欺負人也就不叫欺負人了,而是叫大仁大義.所以雪影想用這點名聲就嚇住我,那根本是在做夢.

雪影一聽我這話,再看我連頭盔面罩都放下來了,心里立刻就明白今天是躲不過了.她手一揮,整座閣樓正面的弓箭手幾乎同時松手,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好象一片烏云一般黑壓壓的罩了下來.

看著兜頭罩臉壓下來的這一大片箭矢我根本連動都沒動,晶晶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一面巨大的盾牌豎在我的頭頂將所有射來的箭矢全部擋了下來.一輪箭雨過後對方到是沒停,第二波箭雨立刻就跟了上來,不過和之前那批比起來這波箭雨的發射順序可就明顯亂多了.

晶晶頂著盾牌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天上射下來的箭矢不斷的撞擊在光盾上然後向旁邊滑開,除了能消耗一點點晶晶的魔力之外,幾乎可以說是毫無建樹.

眼看著箭雨完全無效,雪影再次一揮手,然後讓到了一邊.一名玩家扛著個火箭筒一樣的東西從她背後閃了出來,然後對著我們一按,一枚拖著長長尾焰的導彈立刻從發射筒中飛出一頭撞在了晶晶的盾牌上.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伴隨著漫天的火焰,晶晶整個人都被炸的向後連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而我也是臉色一變.

伸手搭上晶晶的肩膀,晶晶立刻收盾消失在了空間門中,然後我一夾雙腿,夜影立刻縱身沖上台階,一步便跨越了整個台階跳到了二層平台頂端.雪影根本沒想到我們速度這麼快,慌忙向後閃避,不過我根本就不是沖她來的.手上永盚_鐮槍一探穿過那名扛發射器的玩家肩膀,然後鉤鐮槍一轉,豎起的鉤鐮正好鉤住發射器,跟著我向回一帶,那具發射器便直接脫離了那名玩家的肩膀飛到了我的手里.

將發射器拿到面前之後我動作熟練的將發射器下方的握柄位置一轉一捏,咔嚓一聲發射器的把手就掉了下來.翻過發射筒,只見原本連接發射筒和握柄的地方露出了一個大洞.從洞口看進去,里面有著幾個比較小巧,但結構相當複雜的魔法裝置.我順手拽出了其中一個小裝置,然後在上面找到了一排編碼.

看到那排編碼之後我是怒極反笑."哼哼,看來某些人拿我的話當耳旁風啊!"

雪影發現我搶了發射器後到是沒多大反應,不過看到我的表情她大概也想到了這東西可能讓我想到了什麼."拆出個破零件你那麼興奮干什麼?"

"因為這個破零件讓我找到了一些可能毀掉整座大堤的蛀蟲."我拿著那個發射器向雪影晃了晃道:"這東西你們從哪弄來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我聲音冷厲的說道:"之前念你們是受害者,叛離聯盟也是一時沖動,我還打算給你們個教訓就算了.不過從你剛剛拿出這東西開始事情就徹底不同了.現在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積極配合我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返回聯盟並接受懲罰,我保證你們不會有太大損失.反抗到底,我讓你們以後在中國呆不下去."我說完又抬頭對著周圍的白狐盟會員大聲道:"你們也一樣.選擇現在退會,並以個人名義向聯盟道歉,然後選擇加入聯盟中其他行會或者以個人身份加入聯盟.這次的事情我就當沒發生.但是,如果你們想留在這個行會,而你們的會長又選擇了頑抗的話,我保證留下的人永遠別想超過二十級."

我這話實際上已經是非常狠了,畢竟這就等于是逼著人家刪號了.這麼嚴重的威脅雖然聽著不舒服,但震撼力也絕對夠強.即使是一些原本很堅定的人也開始猶豫了起來.

其實如果是一般行會,以我的身份發出這樣的威脅,大部分行會都會瞬間土崩瓦解.白狐盟之所以能撐到現在,主要還是因為這個行會的構成結構問題.就像大多數微型行會一樣,白狐盟其實也是個小團體行會,也就是說白狐盟的大部分會員在現實中其實都是互相認識的.整個行會的會員在游戲外本來就都是直接或者間接的熟人,進游戲後大家互相串聯起來組個行會自由自在.很多微型行會都是以這樣的結構建立起來的,而這種構成的基本組成有的是以某個班級,某個學校為基礎的,有的是則是以某個公司或者某種愛好者圈子為基礎,當然還有一些是以某個大家庭為基礎的.像這樣的微型行會在各國都很普遍,而這樣的行會雖然難以壯大,但在團結性方面卻遠超一般行會,畢竟游戲身份是虛擬的,現實身份卻是真實存在的.為了現實中的關系,大家在游戲里自然不可能為了游戲里的利益而互相背叛,所以這樣的行會通常都是鐵板一塊.當然,具體是否能堅持到最後,還得看這個集體的親密程度.比如以家庭為單位組建的微型行會,會里的全都是表哥,表妹,叔叔,阿姨的,這樣的行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肯定都是不可分割的.但有些像是愛好者團體,或者學校群,這樣的微型行會相對于家庭行會就要差的多了.

白狐盟的具體組成雖然我沒調查過,但如果沒搞錯的話,這應該是個學院分類行會,因為從年齡上看這整個行會里的成員基本上都是大學生,而且對方全是女性,且相貌都算中上.所以我估計這大概是以某個學校為單位的,一些比較漂亮的女孩子組成的一個校園團體型的微型行會.這樣的行會可以說在一般事情上還算比較團結,但遇到我剛剛發布的這種威脅,那可就不一定了.畢竟大家只是一個學校的同學,又不是同桌或者特別親密的朋友,你犯錯我也沒必要跟著陪葬吧?

果然.在遲疑了幾秒之後,立刻有人叫道:"我退會!"

第一個叫的人自然是受到了別人的鄙視,全場的目光瞬間就聚集了過去,但是有了帶頭的,很快第二第三個退會的人也相繼出現,最後居然有有一大半的人都宣布要退出.不過,她們目前只是宣布要退出,還沒打算真的退出.畢竟如果雪影不打算和我頑抗到底,那行會就會被饒恕,她們也就沒必要退出了.

當沒有人再喊要退出,且大家的目光都轉回了自己身上後,雪影終于意識到該自己下決定了.她左右看了看,然後又猶豫了起來.過了一會,她的副會長忽然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勸道:"雪,我們認錯吧?"

雪影看了身邊的副會長一眼,然後還是遲疑了半天.我不能老這麼等著她慢慢思考,所以催促道:"再給你一分鍾,如果你不下決定,那我就幫你下決定了."

大概是知道現在退無可退了沒,雪影並沒有再思考一分鍾,而是在我說完不到五秒之後便做了決定.她突然抬起頭堅定的看著我說道:"不,我甯可被你殺回新手村也絕對不會認錯."

"好,很好."我說著又看向那個勸說她的白狐盟副會長道:"你的決定呢?她打算和我拼到底了.你呢?"看到她要說話,我趕緊搶先道:"先別急,我可把話說在前面,選擇跟著她就意味著在游戲里你沒有前途了.如果你覺得你們白狐盟不該遭受如此結果的話……我給你個建議."看到她一副等待下文的表情,我便明白了她其實不想跟著雪影和我對著干."你想幫助白狐盟,想幫助會里的其他姐妹,這很容易.我給你的建議是分會.將白狐盟拆分成兩個獨立行會,由你擔任新白狐盟的會長,帶著那些不想和我對著干的姐妹組成一個新行會.怎麼樣?我的建議還過的去吧?"

那個副會長聽了我的話先是看了眼身邊的雪影,然後又看了下閣樓上站的那些姐妹,最後也下了決心舉起一只手喊道:"分盟.不想留下的姐妹跟我到街上集合,我們不淌這趟混水."隨著她的一聲喊,樓上立刻有一大半的人都離開了閣樓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她們都是不想跟著雪影和我對著干的人,而且看這個人數,比之前舉手的人還要多了很多.整個白狐盟原本人數就不多,現在剩下的加一塊已經連二十人都不到了.可以說他們這個人數已經快要接近行會人數底線了.系統的最新規定是,一個行會至少要有十名或十名以上的玩家才可以成立行會,而現在的白狐盟包括雪影本人在內一共就只剩下十六人,再少四個就要自動解散了.

看著自己的會員大部分都不跟著自己了,雪影的表情也變的一片冰霜.她看著我咬牙切齒的道:"現在你滿意了?"

"不要說的好象你受了多大委屈一樣.實話跟你說,之前的判離聯盟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大事,只要你稍微上道一點,姿態放低,跟聯盟里的其他行會道個歉,其實跟本不會有什麼實質懲罰.但是自從你拿出了這個發射器,你觸犯的就已經不是聯盟的利益,而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利益了,而且這次是觸犯了我們的實質利益.所以,除非你能給我個說法,否則我會讓你知道觸犯冰霜玫瑰盟利益底線的後果是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女人心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一章 擺平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