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一章 擺平一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一章 擺平一個

"你到底想讓我說什麼?"在我凶惡的眼神中雪影終于屈服了.

我揚了揚手中的發射器."這還用問嗎?"

雪影看了看我手中的發射器,然後又低頭沉思了一會,最後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一般道:"不,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既然如此,那我想我大概已經知道一些東西了."在雪影驚愕的目光中我又對剩余的十幾名白狐盟的人道:"說說看你們的想法.跟著她一起死,或者承認錯誤?這可是最後的機會了,我數到三,不願意承認錯誤的就准備好和她一起死吧."

有點出呼我的意料,剩下的十五人都表現的異常的堅定,根本連思考都沒有就那麼端起了武器怒視著我,完全一副頑抗到底的架勢.

看到她們這表情我干脆也不數了,反正數了也白數."既然你們目標這麼明確,那麼我只能說抱歉了."我說著便將發射器扔進了鳳龍空間,然後單手一提永盚_鐮槍對著前方就是一個挑斬.一道紅色的弧光閃過,雪影反應迅速的向旁邊一側身閃了過去,而她身後卻是傳來一聲驚叫.等她回過頭去時,正看到她的一個好姐妹正一臉驚訝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然後忽然從她的額頭之上延伸出了一條細細的紅線.紅線逐漸向下延伸,貫穿了她的整個身體,一直延伸到兩腿之間,跟著就聽啪的一聲水了吧唧的爆裂聲,那女孩突然從中間斷成兩片軟了下去.

游戲里打打殺殺雖然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如此震驚的一幕卻絕對不多見.事實上在《零》中,出現砍掉四肢頭顱或者切斷身體之類的情況並不多見.普通玩家之間的戰斗大多都是些皮外傷,能出現皮膚上的切口就是很嚴重的傷害了,而砍掉肢體或者切斷身體之類的傷害一般只出現在兩種情況下——超強擊和超階攻擊.

假設一名玩家的防禦力是固定的,然後讓別人來攻擊他.如果攻擊者的攻擊力剛好達到破防與不破防的臨界點,那麼此時的攻擊狀態就會被稱為平衡攻擊.如果攻擊者的攻擊力剛好可以一擊殺死被攻擊者,那麼此時的攻擊就被稱為秒擊.平衡攻擊和秒擊在游戲中其實都是很重要的數據,尤其是團隊合作圍殺超級BOSS時.如果能打出平衡攻擊,那就等于算出了BOSS的防禦值.在沒有屬性顯示類裝備的情況下能測算出BOSS防禦值對團隊決策者來說可是個非常重要的屬性,因為團隊是否能干掉這個BOSS,還有如何搭配隊伍配比,那都是需要BOSS的防禦力做參考的.

至于秒擊,這個屬性其實也很有用,不過不是對付BOSS,而是對付BOSS身邊的小怪物群.如果能打出秒擊就能算出怪物群的綜合防禦和生命值,這不但可以作為參考數據,更重要的是能打出秒擊的人具備快速清理小怪物的能力,這對之後的圍殺行動非常重要.

平衡攻擊和秒擊除了用來估算BOSS屬性之外,還是游戲中戰斗力的分水嶺.如果攻擊效果低于平衡攻擊,那就是不破防,而平衡攻擊和秒擊之間的屬性就是正常攻擊.如果你的攻擊力超越秒擊,那就屬于強擊.但是如果你的攻擊力在除以三之後依然能打出秒擊,那就不是強擊而是超強擊了.至于超階攻擊,這個指的就是能打出六個以上秒擊的攻擊,那就算是超階攻擊.

強擊,超強擊和超階攻擊雖然都可以秒掉對手,但在游戲內,它們是有著完全不同的意義的,而且它們顯示出來的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秒擊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秒殺,在游戲內不會輔助什麼特別的動畫效果,只是會產生正常死亡時的噴血等情況.而強擊的效果則除了瞬間殺死對手之外往往還帶有震退和高度創傷效果,比如尸體會被打的破破爛爛的,有些甚至有要斷裂的傾向.

超強擊作為比強擊更高級別的攻擊,其殺傷力自然也更強,而在游戲內的效果往往就是出現一刀砍掉對方的某段肢體,或者將其半個身體都切開的效果.至于超階攻擊,這個就比較誇張了.因為攻擊力超越防禦太多,所以被攻擊到的人會因為攻擊者的攻擊方式不同出現不同的效果.比如法師如果打出攻擊,則通常會把敵人炸的支離破碎.箭手的超階攻擊通常是將對手的身體射出一個拳頭大的窟窿,而且還會把尸體一起撞飛,就好象對方被卡車撞了一樣.戰士的超階攻擊形式稍微複雜一點,一般表現就是砍哪哪斷,可以直接切開對手的身體,而且不考慮被砍到什麼位置,反正一碰到就是一切到底.當然如果戰士刻意控制的話,也可以打出震碎,震退或者內傷等特殊效果,但前提是你有本事打出超階攻擊,且有那個控制力.

剛剛這個MM是被從頭頂沿著鼻梁這條線一路向下從中間劈開的,這個位置已經屬于身體上總防禦最高的線條了.能從這個角度將人整個切開,而且沒有出現將對手帶飛的效果,那就只能說明我的攻擊力不但達到超階攻擊的水平,而且超出了很大一截.當然,這點從那女孩背後被切掉的閣樓一角就可以看出來了.不管怎麼說閣樓也是建築,能一刀把人砍成兩斷不算什麼,能一刀把房子砍成兩斷那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何況我的攻擊是先穿了一個人之後才把房子的一角削掉的,而且攻擊後來還飛不見了,要是前面還有東西擋著估計還得摧毀不少東西.

"即使看到這樣的結果你們還打算繼續反抗嗎?"我看著剩下的白狐盟會員問道.

"甯可戰死,絕不投降."雪影忽然大叫著朝我沖了過來.不過她還沒沖到我跟前夜影便打了個響鼻噴出一團紫黑色的地獄火將她的衣服真個掉著了.驚慌失措的雪影慌忙後退,她的同伴拼命幫她滅火,結果火沒滅掉反到把自己也給帶著了.

看著剩下的那些女人拼命沖上去幫忙滅火的樣子,我實在忍不住說道:"就這麼點水平你們居然也能說出抵抗到低的話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們是太笨還是真的很偉大.還有,那火你們最好別碰,讓已經沾到火的人燒死就算了,不然一會不用我出手你們就全都燒死了."

"哼,我們沒你那麼冷血."一名白狐盟的MM怒斥道.

看她們這樣樣子我干脆把永琣泵角F球狀放回了收納槽中,然後趴在夜影的脖子上像看戲一樣看著她們在那救火."我說你們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你什麼意思?"之前說我冷血的那個MM一邊救火一邊反問道.

我不緊不慢的伸出了兩根手指."第一,團隊戰基本常識:除非己方人員數量超過接戰需要,也就是人多到無法同時發動攻擊,只能在旁邊排隊投入戰斗的情況,否則除專職護士類職業外不要救援己方人員,不然損失只會更大.第二,規則常識:地獄火燃燒不需要氧氣,且不發出熱量,因此無法通過灑水降溫或用沙土掩埋隔絕空氣的方式進行撲滅.且地獄火的易燃物為一切生命體,尤其以靈魂體為最.你們這樣用水系法術砸或者用東西打都是根本沒辦法滅火的,而且你們自己和水本身都是燃料.你們現在正在做的其實和往她們身上澆汽油沒什麼區別."

一聽我的話正在救火的幾個MM嚇的連忙停了下來.到不是她們多麼相信我的話,而是她們剛剛就發現了這火確實是越燒越旺,而且似乎連她們扔出的水系法術產生的水都燒起來了.不過剛才她們顯然是沒有真的把這個奇怪現象想明白,現在我這麼一說她們立刻就明白為什麼總是撲不滅了.

看到她們的反應我立刻好笑的問道:"你們不會真讓我說中了吧?地獄火的屬性都不知道,我真懷疑你們一個個怎麼升到現在這個等級的.雖說很多MM都習慣有人帶著升級,但自己看多了多少總該懂點東西吧?地獄火又不是什麼罕見的東西,黑暗系法師可是全都會.你們連這東西都滅不了,要是碰上一個黑暗系法師豈不是就是團滅了?"

"哼,不要你管."之前那個罵我的MM叫完又質問道:"快說,地獄火要怎麼滅?"

"哈哈哈哈!"我這次是真的笑了起來."你還真是智商無下限啊!那火是我放的,你居然問我要怎麼滅火?那你不如命令我自殺好了,說不定我頭腦一熱就真自殺了呢?"

我說的這麼直接,對方就算再傻也知道我在說反話嘲笑她了.不過大概是真急了,她雖然明知道自己的行為很傻,但卻還是問道:"快告訴我,到底要怎麼滅地獄火?"

"都和你們說了讓她們燒死就行了,你非要問.就算我告訴你又能怎麼樣呢?別說那方法你們用不了,就算能用,你覺得你們把火滅了就能打的過我了?"

"你快說到底怎麼滅火?"那MM就像沒聽見我說什麼一樣繼續問著,看她的表情好象都快急哭了.

雖然我是來執行懲罰的,但不管怎麼說懲罰歸懲罰,把人家惹哭多少有點不合適,這就跟對待男性敵人要做到士可殺不可辱一樣,對待女性玩家我一向是認為可以干掉她們,但不要惹哭她們.

"好吧,看在你這麼虔誠的想幫自己姐妹的份上,我告訴你,不過你就不要指望能救她們了.熄滅地獄火的方法最普遍的就是使用光明系的淨化或祝福類法術進行抵消,此外各國的職業還有一些別的方法,比如中國的道士可以用聚火術把地獄火抽走,還有妖術師等邪惡類職業可以考慮使用邪惡支配或者獻祭之類的法術轉移地獄火.不過很可惜,你們這里既沒有光明法師,也沒有任何一種可以轉移地獄火的職業,所以我說告訴你也沒用.之前如果不救的話,也就她一個人燒死,現在看來你們是要減員一大半了."說到這里我的聲音突然開始轉冷."不過不要以為這就結束了.我之前有和你們說過,和我們冰霜玫瑰盟作對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之後我們行會派出追殺小組專門在各複活點之間追殺你們,只要你們不下線躲避,我保證你們最多三個星期之內就能在新手村重新見面.那麼現在,再見了各位."我說著直接打了個響指,國王和沙夜子出現在了我的身邊."交給你們了."

國王哐的行了個舉劍禮,然後一句話不說就直接轉身沖向了那些MM們,而沙夜子連招呼都不打就已經沖過去了.

這邊有他們倆就徹底不用管了.如果把游戲里的各種玩家屬性都換算成百分比,而平均數設為五十的話.那麼這幫MM的裝備起碼可以打到八十分以上,她們的等級則可以打到六十分以上,但戰斗技巧和各種戰斗知識卻在三十分以下,綜合起來的話這幫MM的綜合戰力頂多能打到四十分.也就是說這幫MM的綜合戰力低于玩家平均值.國王在我的魔寵里算是戰斗力很靠前的,對付些連玩家戰斗力平均值都達不到的小姑娘還不跟玩一樣?

把那些頑抗到底的人交給魔寵對付之後,我自己則是直接離開了閣樓平台來到了外面的街道上.掃視了一圈那幫垂頭喪氣的MM們之後我才開口說道:"好了,上面的事情已經解決的差不多了,現在該是你們的問題了.就像我之前說的,我並沒有打算真的懲罰你們什麼,但你們也得給我個台階下.身為聯盟領袖,執法不嚴就是在自毀長城.我知道這次是山南姐妹會欺負你們在先,自始至終你們都占著理,但你們有沒有想過?一旦你們離開聯盟,那你們就不是聯盟的一員了.法規再怎麼公平也只是在一個團體內部使用的裁決准則而已,是用來保護團體內部遵守法規的成員的.你們一旦退出聯盟,那你們就不再是內部人員了,而這個時候就算你們占理也沒用,因為道理是團體內部講的,不是跟外人講的.對待聯盟之外的人,我們的態度就是要對方臣服,不臣服就打到他們臣服.你們不希望成為那樣的存在吧?"

之前那個白狐盟的副會長站出來說道:"紫日會長,這些東西我們也都想明白了.之前跟著雪離開不過是因為她是會長,而且當時大家都帶著氣,現在想來這個決定確實是沖動了一些.現在我們既然已經決定離開白狐盟,就說明我們知道後悔了,所以您就不用再給我們說什麼大道理了.直接告訴我們怎麼做吧?雖然我們都是女人,但我們也是有承擔的.自己做錯的事情就要承擔後果,我們有這個心理准備了."

"很好,你想法非常不錯.實話說如果你們全會都能早點想通這點就不用搞成現在這個樣子了.不過你們這個時候能想明白也不晚.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們給我台階下,我也不會讓你們吃虧.首先,道歉是肯定的.你們要向整個聯盟道歉,而且我會把你們會長和那些頑抗到底的人的處罰展示給其他行會看,另外因為你們是第一個發生此類事件的行會,所以我會在你們道歉的時候說明這點,告訴大家對你們的懲罰已經是減輕了的,這樣別的行會既不會覺得我懲罰太輕也不會因此看輕聯盟的規章制度.至于說對你們的處罰,我會盡量給你們爭取弄些名義上的懲罰,盡量不讓你們承受實質性損失.另外,你們這里離開的人可以重新建立一個行會,反正你們大家都是熟人,只不過換個行會名字外加少了幾個人而已,對你們影響應該不大.至于說這個行會駐地的問題……我會先打擊原先的白狐盟使之被系統強制解體,然後我會幫你們跟星夜城的掛靠城市求情,幫你們把白狐盟的行會駐地轉到新行會的頭上,這樣你們就不會有什麼太大損失了.你們看我這個安排如何?"

"全聽你的."

說這話就等于是接受了我的安排.不過想來她們只要不傻應該也都會接受的,畢竟我的安排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沒懲罰,除了要道歉之外幾乎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她們要是再不接受,那就是真的太不懂事了.不過這次我這麼輕的懲罰,主要原因還是她們本身是受害者,如果當初是她們先惹事的,我可就絕對不會這麼客氣了.

安排好她們的懲罰問題後,我又將之前的那個發射器拿了出來再次問道:"現在你們已經不是白狐盟的成員了,那麼,我希望你們能夠告訴我,這個東西你們到底是從哪弄來的."

我手上的這個發射器就是我剛到那會她們用來轟擊晶晶的盾牌的那個發射器.本來這個發射器到是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這是一枚單兵型魔晶蒸汽導彈發射器,而且還是出口型,但問題就在這里.這東西雖然是出口型,可我們行會至今為止還沒有賣出過一個,不是沒人買,而是我們還沒開始賣.不過因為這次抵抗俄羅斯人的需要,我們之前曾向一些大中型行會發放過一些魔晶蒸汽導彈發射器,而這具發射器正是其中之一.

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當初我們在提供發射器時曾明確警告過得到發射器的行會,這些發射器只能用于抵抗俄羅斯入侵軍團,並且絕對不可以用任何理由和形式轉手給別的行會.可是為什麼白狐盟手里會有這批發射器,而且居然是在她們叛離聯盟之後還在她們手上呢?是她們偷的?還是某些行會拿我們的警告當了耳邊風?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章 更大的問題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二章 一群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