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三章 處理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三章 處理

看著那群呼喊著好象原始人圍獵一樣往台上沖的MM我真的有點懵,不是我智力不夠高,而是這幫人的思維方式已經完全超出我的理解范圍了.

因為被搞懵了,所以等我想起來要阻攔的時候這幫MM中速度最快的都已經沖上主席台了.我無奈的看向她們伸手打了個響指,緊跟著就是一聲嘹亮的龍吟,然後伴隨著一陣狂風掃過,剛沖上主席台的那幫MM就立刻集體倒飛了回去,連帶著下面的那群MM也紛紛被颶風掃倒.

幸運只扇了一下翅膀就停止了攻擊,然後老老實實的蹲坐在我的背後,兩只前爪分別按在我的左右,好象兩根門柱一般保護著我.

"小龍女."

"在."小龍女清麗脫俗的身影出現在我的身邊.

"反重力領域."

"明白."得到我的指示,小龍女立刻幾步走到主席台邊.下面剛剛被幸運一翅膀扇下去的MM紛紛爬了起來又打算往上沖,但是小龍女卻像沒看見那幾個已經離她近在咫尺的人一樣,她只是幽雅的伸出一只手,然後輕巧的將手掌翻了過來.那幾名眼看就要沖到小龍女身邊的MM突然就感覺重力消失了,然後她們便驚訝的發現附近的人乃至地面上的石子土塊都跟著她們一起緩緩飄離了地面,盡管她們拼命在空中胡亂的揮舞著手腳,但在四處不著力的情況下再怎麼揮也沒用.人的手腳畢竟不是翅膀,在水里可能還能起到一點推進作用,在空氣中那可就徹底沒用了.

掙紮了半天發現全然沒用的眾MM中也有狠人,其中就包括那個靠小龍女最近的女人.她忽然眼中寒芒一閃,然後便將手中的長劍當暗器朝小龍女扔了過去.不過讓她失望的是那柄劍剛飛到小龍女面前便被一層看不見的屏障給擋了下來,然後小龍女對著劍伸出了另外一只手輕輕一指,被擋下的長劍突然在空中自己調了個方向.接著小龍女手指向前一彈,那柄劍便以來時更快的速度閃電般飛回了那個將它扔出來的MM身邊.不過,來的時候劍是被她從手上扔出來的,回去的時候劍卻回錯了位置,直接穿過她的胸口插進了她的心髒之中,而且還是前進後出兩頭通.

"敢動我們姐妹,你他……想死啊!"旁邊的女人一看同伴被殺,立刻開始不爆粗口,結果被系統禁言,只傳出了一段聽不太明白的話.那女人叫完才意識到系統禁止不文明用語,然後便瘋狂的掙紮了幾下,發現沒用之後又從身上拿出了一張弓對著小龍女就想射.不過她在那折騰半天小龍女早就注意到她的行動了,她才剛把箭搭在弓上,小龍女便突然伸手一指她,然後手指向下一勾,那女人就好象突然恢複了重力一般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跟著小龍女手指再動,那女人還沒來及反應過來便從地面上那個人形的大坑中飛了出來並仿佛坐火箭一般嗖的一下直接躥上了幾百米的高空,直到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小黑點之後才隨著小龍女的手指轉動再次猛然砸了下來.不過之前那次離地兩米多只砸出個人形的淺坑,這次從幾百米高空被小龍女的重力術一路拉下來,那個沖擊力絕對不比現實中從幾千米高空墜落好多少.只聽啪的一聲好象從十幾層樓頂摔下來的西瓜一樣,那個女人整個爆裂成了一堆紅白黃的碎肉渣子鋪了好大一片,周圍的幾個MM被那蒸騰而起的氣味一熏瞬間就嘔吐了起來.

看到有人在吐,我立刻就明白了原因.這個山南姐妹會顯然是一幫小太妹組成的行會,而不管是男混混還是女混混,有一點是一樣的,那就是喜歡標榜自己很勇敢,即使有時候干的事情很傻,但只要能證明自己勇敢,那他們就會去干.作為一群女混混,山南姐妹會的這幫丫頭片子自然不可能使用低血腥度設置讓人笑話自己沒膽,所以她們一定是和我一樣開了最高等級的血腥度設置,所以她們看到的大概是比現實中還要慘烈的畫面.當然,《零》中的血腥度設置可不只有顯示畫面會限制,畢竟《零》使用的腦波接入式的虛擬現實技術,能真實還原的可不光是視神經信號,連聽覺,嗅覺和觸覺之類的各種感官都可以真實模擬.因此那些開了高血腥模式的MM不光是看到了自己同伴被摔成肉泥的畫面,還聞到了肉體粉碎後分解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以及人體內髒內半消化完的食物和那些已經徹底消化結束的糞便的味道.現代社會,受血漿電影的影響,大部分人對血腥畫面的抵抗力其實都很不錯,但如果聞到那些惡心的味道,大家可就受不了了.何況那些靠的近的MM甚至有些人的身上臉上都濺到了同伴身體粉碎時噴出的體液,那個惡心程度可不是通常比較愛乾淨的女人能承受的,即使這些MM都是下太妹,但她們畢竟還是女性,天生抗拒這些不衛生的和惡心的東西那屬于本能,不會因為職業而有太大改變.

這麼震撼的殺戮場面瞬間便讓在場的山南姐妹會成員全部安靜了下來,雖然還有個別人在扭動,但那都是在嘔吐,很少有誰還想著反抗的.混混就是混混,和擁有鋼鐵意志的軍隊比起來,他們有的只是莽撞和瘋狂.

"冷靜了嗎?"看到那些被懸掛在半空中的山南姐妹會成員我出聲問道.

本來我不問還好,一問之後現場立刻再次混亂了起來.那些被控制住的MM開始拼命掙紮起來,好象發瘋一樣想要掙脫下來,其中有些則一邊掙紮一邊罵我.本來如果在現實中,現在場上的聲音肯定已經是汙穢不堪什麼難聽的都罵出來了,不過因為游戲里有限制,所以這些女人的漫罵聲就變成了一堆混雜在一起的不完整句子,雖然知道她們在罵人,卻是啥髒字也聽不見.畢竟《零》的主機女媧可是有著不亞于人類的智能水平的,聯系上下文判斷句意這種小事自然不會出錯,普通系統中那些繞開屏蔽的方式在這里基本都沒用.

看著那幫傻MM在那干罵沒聲音,我也不理睬她們,直接示意小龍女把她們升到了五百米以上的高空,這下脫離了擴音法陣的范圍更是連聲音都聽不見了.

"好了,我們先讓那群呱噪的鴨子在上面冷靜一會,我們來討論我們的問題."我好象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對下面的那些行會會長道:"今天下午我去找白狐盟的人談這次事情的時候,我還遇到了一件事."我說著便將之前拿回來的那支發射器拿了出來放到了面前的展示台上."相信這東西大家都不陌生吧?"

看到我拿出的魔晶蒸汽導彈發射器,那些行會負責人們紛紛點頭表示不陌生.看他們都確認過之後我又接著說道:"看來各位都還記得,畢竟我們行會也就是幾天前才把這東西發給大家的.不過……"這里我故意拉了個長音,等那些會長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來之後才接著說道:"不過就這麼幾天有人居然就把我說的話全都忘到西伯利亞去了."

一聽我的口氣下面的人就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不過大部分人都是一臉的茫然.想來也是,沒有把發射器轉讓的行會自然不明白我在氣什麼,所以茫然也是正常的,不過那些違背了我的警告的行會這會可就是另外一副表情了.雖然我還沒說,但不少人已經大概猜到了我要說什麼.

果然,就在他們提心吊膽的擔心我說到他們之時,我又繼續說道:"我記得當初把這些發射器交給各位的時候有說過,這些東西是不允許以任何形式轉讓給別的行會使用的,而且只能在這次抵抗俄羅斯入侵者的戰斗中使用.但是,有人拿我的話當耳邊風.今天下午在去去白狐盟的時候對方行會的死硬份子曾對我進行抵抗,並且在戰斗中她們還使用了一枚魔晶蒸汽導彈.當初我發放發射器的時候都是按人頭發的,人數低于一千的行會都是沒有發射器的.那麼我想問問各位,白狐盟的發射器是從哪來的?那些由我們行會送給各位,本該用于抵抗俄羅斯入侵者的導彈為什麼會轟在我自己身上?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聽到我說出這樣的事情,下面的行會先是轟的爆發了一陣密集的議論聲,緊接著一些大行會就先安靜了下來.他們已經想到了是什麼情況,而且也理解這種情況發生的原因.其實越是大型行會越不容易發生這種事情,不是說大型行會制度有多正規,而是因為大型行會的管理層人太多了.如果你要把導彈拿去送給自己的關系戶,別人就也要送,可一兩枚導彈的流出到還說的過去,這麼大批量的流出,哪個行會也不敢,所以大型行會的人反而不敢把導彈送人了.但是小行會不一樣,那些小行會的領導層人少,而且等級差距大,一把手和二把手可能地位會差很多,所以他們之中的強勢領導者有可能中飽私囊,而大型行會卻不敢.

等下面那些行會的人都討論的差不多了,我又繼續說道:"我也是中國人,也知道中國人的那點小毛病.禮尚往來,人情交易,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私人好惡超越法規制度,這種事情在我們國家並不算什麼稀罕事,所以我能理解把導彈送人的那些行會.不過,雖然我能理解你們的動機,卻不代表我可以不在乎這些事情.魔晶蒸汽導彈是我無償送給各位用來抵抗俄羅斯人的,可以說這些東西直接關系著我們行會的利益,你們把導彈送人,實際上就是在拿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利益去賺自己的人情,這就是在傷害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利益,是從我們割肉去喂你們的熟人.所以,從情感上我能理解你們,但從利益上你們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傷害行為不可饒恕."

聽到我的話下面的行會再次爆發了一陣嘈雜之聲,不過這次很快就安靜了下去,因為我提前伸手制止了他們的議論."我知道有些行會可能不服氣,也有些行會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這些我都現在都可以不管.雖然你們的行為傷害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利益,但為了我們這個國家,為了對抗俄羅斯人的入侵,這次的事情我們可以不做追究.我不管你們送了多少條發射器出去,也不管你們送給誰了,我都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你們一會回去後把送出來的導彈都給我收回來,然後在之後的戰斗中把它們全都給我發射中去,等戰後你們再把打空的發射器還給我們就算完了.這次的事情我就當它沒發生,我不會調查誰送出了導彈,也不會追究誰的責任,這事全當沒發生.不過……"說到這里我突然加重語氣說道:"我現在已經退了一步,但如果誰還敢跟我玩花樣,繼續把導彈送給別人或者挪做他用,等戰後對不上數的,我保證會撤查到底.情節嚴重的參照對白狐盟的處罰辦法,進行強制行會解體,頑抗人員連續追殺,直至對方刪號或被殺回新手村.這話我說到做到."

我這樣的表態可以說已經是相當的寬容了,畢竟我們確實受到了利益侵害,而且我們是打著民族大義的名號而放棄了追究責任的權利.不過,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些人是不知道何為滿足的.別人給他好處那是天經地義,但別人占了他一毛錢的便宜那就是大逆不道.這不是玩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而且並不算太罕見,至少每座城市都能找出一大群來.

現在這個會場中云集了全國大小數千個行會的首腦人物,盡管這不是我們國家的全部行會,但畢竟人數在這擺著,如此大的基數下我幾乎可以肯定其中必然存在這種專門占別人便宜卻不讓別人占他便宜的家伙,而且這種人肯定還不少.當然,盡管這些人的心里可能都對我的話嗤之以鼻,但現場卻沒有哪個行會敢公然站出來反對說他們就是不買帳的.在場的畢竟都是各行會的首腦人物,像山南姐妹會那樣流氓團伙性質的行會畢竟是少數,這些人就算心里再不服氣,嘴上肯定是不敢直接說的.畢竟敢于單獨跟我們冰霜玫瑰盟對著干的行會全世界范圍內也找不出幾個來,國內就更別提了.

等到下面的各行會首腦們都把我的話消化的差不多了,我又接著說道:"那麼,發射器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現在我想討論下各位對山南姐妹會的看法如何?有什麼好的處理辦法沒有?"

聽到我的問題那些小行會的人明顯愣了一下,顯然他們沒想到我會問他們的意見.不過也不是所有行會的人都沒有准備,至少熱血盟和北方聯盟還是有所准備的.幾乎在我剛問完的時候煙雨就站了出來說道:"紫日會長,我覺得山南姐妹會這樣的行會根本就是個笑話,可能她們確實有抵抗外敵入侵的想法,但請恕我實話實說.像山南姐妹會會員這樣的素質,就算她們確實是一心想要保家衛國,但是有她們混在我們的聯盟中除了破壞聯盟的團結之外根本沒有任何明顯變化,多她們不多少她們更好.對于這樣的行會我提議開除聯盟,大家可以現場表決,同意的行會請舉手."

在煙雨說完之後我立刻給了他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然後便將目光轉向了下面的其他行會並舉手說道:"我們冰霜玫瑰盟贊成開除山南姐妹會."

"我們熱血盟也贊成."作為我們行會的鐵杆盟友,風尹飄渺自然不會甘落人後,要不是他們一直和我們行會走的太近不適合站出來提議,之前煙雨那段話就該由他來講了.

熱血盟和北方聯盟再加上我們冰霜玫瑰盟這三個行會的總人數就已經干掉了全國玩家的三分之一還多,現在我們三大行會首腦都舉手了,剩下的人同不同意其實都已經毫無意義了,不過面子上自然是要做一下的,所以下面的行會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反正大家都把手舉了起來.

看著下面的行會都舉了手我便開口說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同意,那麼我現在宣布決議通過,即刻起開除山南姐妹會的聯盟成員資格.那麼,聯盟內部的紀律問題就暫時先說到這里了,接下來由軍神給各位說一下下個階段的戰術安排."

將主席台讓給軍神之後我便招呼了小龍女和辣椒一聲,然後讓她們帶著還在天上飄著的山南姐妹會全體成員一起向大會場後方的空地走了過去.看到頭頂的山南姐妹會人員一邊下降一邊往會場後方飄去,外面的那些行會老大們又是一陣騷動,只是我已經離開了現場,所以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想來應該也無非是些感歎山南姐妹會不知天高地厚之類的話吧.

離開主會場之後小龍女就將山南姐妹會的全體人員下降到了離地一米多的高度,雖然離地不遠,可還是飄在空中,依然無法移動.

"各位罵夠了沒有啊?"我看著那些氣喘噓噓的山南姐妹會成員問道.當然,她們喘氣這麼急肯定不是因為罵累了,而是被憋的.《零》中的自然環境除了奇幻的部分之外大部分沿用了現實總的環境,比如說高空缺氧這個設定.游戲里會飛的生物和玩家都是有對抗缺氧的辦法的,而山南姐妹會的這幫小太妹們則是被小龍女給推到空中的,在毫無准備之下她們只能在空中靠自己的能力呼吸.雖然小龍女把她們放的高度還不至于到完全沒有氧氣的地步,但想要暢快的呼吸也是不可能的,加上她們一開始還在忙著罵我,浪費了不少空氣,等她們意識到呼吸困難時已經來不及了.

連續喘了半天的氣之後那些小太妹們終于是緩過了一口氣來,其中比較彪悍的已經開始掙紮著想要罵我了,不過我卻先一步指著那個想罵人的太妹說道:"警告你哦,千萬別再罵我了,不然你會後悔的."

"呸,老娘啊……你想干什麼?喂……快停下,快停下,啊……"在那小太妹的尖叫聲中她的身體開始在空中逐漸旋轉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強大的離心力甚至將她那一頭長發都給甩的跟身體成了一條直線筆直的指向她的頭頂上方.

"還有誰想要體驗一下空中轉體三百六十萬度的感覺的?"

"哼,老娘……"有了我之前的命令,這次辣椒毫不遲疑的將那個剛剛張嘴准備開罵的小太妹變成了個旋轉的大陀螺.

看著已經旋轉的都快分不清楚哪是頭哪是腳的兩個小太妹,我又邪惡的對辣椒建議道:"不要老是一個方向轉啊!可以考慮下在XYZ三個軸上同時旋轉嗎.我想應該會更有意思一些吧?"

"我試試."辣椒說著便開始動手,而空中那兩位果然立刻改變了旋轉姿態,不斷在上下方向上旋轉,另外兩個方向也在旋轉,那效果比游樂場里的大型設備可強多了.

我正看的爽,忽然就見那倆旋轉的人球突然向周圍噴出了大片黃綠色的液體,嚇的我趕緊往後退,不是我怕那東西有多大威力,而是太惡心了.像她們這樣在三個軸方向上同時旋轉,就算她們的前庭功能再好也肯定會吐的,而且因為離心力的問題,她們吐出來的東西根本不是往地上掉,而是跟洗衣機的甩干桶一樣全都給甩了出來,頓時附近區域全都彌漫起了一股刺鼻的酸澀味道,害的我不得不把面罩放了下來.

本來看著兩人在那打轉周圍的山南姐妹會成員表情就不大舒服了,這會被那酸味一沖,頓時又有幾個人開始嘔吐了起來.

"拜托,注意下環境好不好?就算你們想吐好歹也忍一忍嗎?難道你們是數鼻涕怪的嗎?"

鼻涕怪是《零》中的一種比較常見的怪物,長的就像會直立行走的巨型鼻涕蟲.那東西不但長的惡心,而且身上還有股怪味道,特別討厭的是這些東西喜歡亂噴體內的黃綠色液體攻擊敵人,雖然戰斗力不強,但惡心程度絕對能在各種怪物中排進前十.用這樣的東西來形容她們自然是諷刺她們了.

小太妹們本來就是嘴上不吃虧的個性,被我這麼一諷刺立刻又有人想要開罵,結果當然不是我被罵了,而是現場又多了幾個旋轉的人體陀螺.

"還有人要罵嗎?"看著剩下的那些人,我邪笑著問道.等了半天見沒人開口,我才繼續說道:"哼,世界戰力榜排名前一百的高手我都能把他們制的服服帖帖,還管不住你們這些小丫頭片子?你們有什麼好傲的?你們是比別人多個腦袋還是多條尾巴?我堂堂冰霜玫瑰盟會長,世界戰力榜第一,聯盟最高統帥,說你們兩句都不能說了?你們當自己是什麼人?天王老子還是王母娘娘?告訴你們,就算你們是王母娘娘也沒用,玉皇大帝見了我也得客客氣氣的,你們居然還敢跟我耍狠?跟我比狠?老子一個人在日本人的包圍圈里砍翻了好幾千人成功突圍的時候你們還在混新手村呢!"

"嘁,不就是級別高裝備好嗎?裝什麼高人啊?"一名稍微有點腦子的太妹說道.她知道罵我會被變成人體陀螺,但她又不想被我這樣占口舌上的便宜,所以只能這樣說了,畢竟這不算是罵人,就算我要折騰她也找不到借口.

"級別高裝備好?"我笑著看向那個小太妹道:"我級別高是找代練幫我升上來的嗎?我裝備好是你送我的?級別高是我付出的時間多,裝備好是我實力強運氣好.再說了,明知道我級別高裝備好,你們還敢跟我頂,腦袋進水了嗎?我知道你們在現實中恐怕就是一群小太妹.在家不尊重父母,在學校不尊重師長,同學,在社會上不尊重別人,甚至對你們自己你們也絲毫不尊重.但這里是《零》的世界,這里沒有你們平時叫囂著想要廢除的那些規矩和法律,這里也沒有教導你們的師長,父母.這里弱肉強食,這里勝者為王.你們在我面前都是弱者,不,弱者只是比我弱而已,你們連弱者都算不上.你們就是一群廢物,渣子,消化完的排泄物."

"你……"那些小太妹一聽我這麼說她們立刻群情激憤的想要罵我,但是一想到後果,這幫MM卻又硬生生的壓住了罵人的沖動.不過還是有不服輸的叫囂著:"有種放開老娘,我們開公平決斗場單挑."

"哈?開公平決斗場單挑?我沒聽錯吧?我可是拿過自我挑戰模式三S級評分的哦,你們中有人拿過B以上評分的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二章 一群瘋子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四章 拐走這幫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