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六章 以德服人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六章 以德服人

山南姐妹會的那位會長小姐老遠就看到我朝她沖了過去,不過這丫頭到是夠膽.當然,也可能是夠傻.反正她看到我朝她沖過去居然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而是大叫著"讓我來"驅散擋路的同伴一個人朝我沖了過來.

由于本來距離就不遠,加上我們兩個又是面對面的對沖,很快我們便沖到了一起.這位大小姐一看到我進入攻擊距離立刻就揮起手中的寶劍一個直刺紮向我的心口,不過我只是微微一側身便讓開了劍鋒,然後腳下一勾一帶,那位大小姐整個人就好象變成超人一樣向前飛了出去.不過很可惜,雖然她的姿勢很像超人,可惜沒學會人家的飛行技能,結果自然是一個標准的撲街動作摔在了地上.

看到會長一招就被擊飛,其余的山南姐妹會成員立刻放棄了一個個上的打算,呼啦一下全湧了上來.我單手拿著去權劍向前一橫,擋住三柄同時砍下的大刀,然後抬腳向後一頂,架住另外一人的長劍,跟著伸手接住側面一人的手腕用力向前一帶,嚓的一聲那人手上的劍便在我的引導下砍在了前面那三位的胸口之上.

被砍的人受傷後退,我的左手終于空了出來.將權劍向上一拋,然後接住劍柄末端將其當飛刀射了出去.對面人縫之後一名正准備放箭的射手突然眼睛瞪的老大低眼看著插在自己咽喉上那柄劍,然後送一松仰天倒了下去.因為臨死之前手上的力量松懈,她原本瞄准我的那支箭也偏離了方向將我身邊的一名戰士給射倒在地.

雖然把武器當暗器給扔了出去,不過我卻感覺戰斗輕松了不少.那柄權劍實在是和我的使用習慣相差太遠,拿在手里不但沒有增加實力的作用反到讓我覺得自己好被動,現在空出雙手到是可以隨意施展格斗技了.

現在我身上的屬性並沒有游戲內那麼強,只是繼承了現實中我那最初的身體素質而已.如果說對面那幫山南姐妹會的小太妹們被讀入游戲的身體素質只能相當于游戲內十級新人的水平的話,那麼我的身體素質基本上就可以算是一百多級的低級玩家水平了.盡管在現在的游戲內,一百級的新人實在是低的不能再低了,但面對一群身體素質只有十級的人員,一百級已經可以算是個高不可攀的高度了.不過,盡管我的基礎屬性比這些山南姐妹會的小太妹們強了不是一星半點,但畢竟對面有好七十多人,要是全靠拼體力,也不是那麼好解決的.所以我決定還是用我比較擅長的格斗技好一點,至少這樣能省不少力氣.

發現我"手無寸鐵"之後,那些山南姐妹會的小太妹們立刻就興奮嚎叫著沖了上來,仿佛勝利女神已經在向她們招手了一般.不過很可惜,勝利女神一直在咱這邊.盡管這場決斗設定了不許帶魔寵,但維多利亞畢竟是我的魔寵,怎麼著也不可能站到對方那邊去吧?

趁著我沒武器,靠的近的一名小太妹立刻揮舞著手里的大刀一個橫斬切向我的脖子,希望能得個首功.誰知道她的刀剛揮到一半就突然看到我猛的一蹲身從她的刀下面鑽了過去,然後不等她變招我的肩膀便撞上了她的小腹.不過這還並不是我的全部招數.就在撞上她的瞬間,我便猛的雙有一抱她的大腿,然後身體猛的挺直,將她頂了起來並在身體完全站直後雙手繼續往上,直接將她從我頭頂掀翻了過去.那小太妹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一頭撞在了地上,而且很不幸的是她還撞到了自己的刀上.雖然只是刀背,但卻依然將她的上牙全部撞了下來,疼的她立刻就哭了起來.不管怎麼說小太妹也還是女人,心理堅強程度肯定是要略弱于男性的,何況她們為了顯擺自己的勇敢居然還開了血腥模式,在這個狀態下疼痛都會被放大很多倍,不疼哭才怪呢.

被有多看那個被我掀了個跟頭的小太妹,我在穿過她之後立刻猛跑兩步加速,然後一個助跑起跳直接用膝蓋和一名拿著長槍的小太妹的面部做了個親密接觸.這一記膝撞可謂力量奇大,瞬間便將對方帶翻,而我在她向後倒的同時便伸腳在她胸口猛蹬了一下,借力反向彈開,並在空中轉身一個掃腿將一名剛轉過來的小太妹的腦袋踢的猛然歪向一邊,然後她的身體因為脖子的牽引也開始向側面橫飛而出,至于我則是借助這一記狠辣的踢腿獲得的反彈力量在空中完成了一個空翻並在落地的瞬間將第三名小太妹直接踩倒在地.

轉眼之間干掉了三個人,周圍立刻被我清理出了一小片空地.趁著周圍的其他小太妹還沒聚攏過來,我直接一個後手翻跳到了一名小太妹的身邊,然後背對著她蹲身一個肘擊正中她的肚子,趁她受創彎腰的機會直接一伸手將她手里的長矛拽了過來,然後迅速的一拋一接長矛便被我托在了手上.迅速向前幾步助跑,然後用力一甩,長矛直接像標槍一樣朝前飛出,先是貫穿了一人的咽喉,然後將後面一人肩膀挑穿,最後在第三個人的眼窩之中徹底停下.被串成一串的三人雖然都是瞬間死亡,可因為互相頂在一起,所以即使死了也沒能倒下.只是歪歪斜斜的靠在一起支成了一個斜三角形.

"別讓他拉開距離."之前不被我一腳帶翻的那位會長小姐終于爬了起來,這會她正指揮著身邊那群小太妹道:"盾牌手呢?壓縮他的活動范圍,給我卡住他."

得到指揮的隊伍戰斗力立刻就發生了改變,一些持劍或刀的玩家迅速後退,八名舉著重盾的MM迅速靠了上來.她們無一例外的都將盾牌頂在了身前,然後像一堵牆一樣朝我壓了過來.

重盾圍殺戰術是一種非常常用的圍殺高手的戰術,不過它最初的使用目的不是對付玩家,而是對付中等實力的BOSS.其實嚴格說來這種戰術並不算太實用,主要原因就是BOSS很少有力氣比較小的類型,而盾牌手們舉著個盾牌就已經不剩多少力量了,想要靠盾陣壓住對方實際上可能性不大.這種戰術之所以流行,說白了還是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使用的比較頻繁的原因.不過我們用這招可不是因為這招的好處多,而是因為它合適我們用.

因為我們行會的精英化理念,所以本行會的高手比較多,即使是本會的普通玩家,在外面也算是中高級玩家,所以在對付一些所謂的高手時,我們的盾牌手和對方的實力一般差距不會太大,被頂開的可能性很低.另外,這個盾牌陣真正的用處其實並不是靠盾牌壓住對手,而是用盾限制對方的活動區域,並且借助高大的塔盾阻擋對方的視線.至于最後的圍殺,一般是由盾陣後射出的密集箭矢或者魔法來完成的,要麼就是靠長槍手從盾牌縫隙中伸進去攻擊.

這個戰術我們用著自然是好,可別的行會只看到我們用起來很犀利,卻全然搞不清楚我們的戰術核心就直接照著模仿,結果就是搞出了個不倫不類的盾陣戰術.他們以為盾牌的目的就是要把對手壓住,所以最後圍住目標後會拼命往一起擠壓,殊不知盾陣的關鍵其實是圍而不是壓,只要圍住目標不讓他出來就算勝利,壓住對方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很可惜,除了我們之外幾乎沒幾個行會明白其中的關鍵,就只知道一味的壓縮陣形以期把對手完全制伏.實際上我們行會有時候也會真的把目標徹底壓住,而不是單純的圍住,但那種戰術並不是用在一群低級玩家圍殺BOSS或高級玩家的時候,而是一群高級玩家圍捕魔寵的時候.沒錯,就是圍捕魔寵.因為魔寵必須抓活的,死了就只能變成妖仆而不是魔寵,所以想要抓魔寵實際上比殺死一只魔寵要難的多.而真正的盾陣壓迫戰術就是干這個活的,不過這種時候舉盾的人一般不是比被圍的生物等級高就是實力差不太多,根本不存在低級人員圍高級怪的情況.

山南姐妹會的人顯然和大多數行會一樣只學了個皮毛,光知道我們行會的盾牌包圍戰術非常有用,卻沒搞清楚這個盾牌包圍戰術到底要怎麼用.結果現在就是一幫屬性只有十級的小丫頭片子圍著我這個屬性相當于一百級玩家的高級人員,完全把我們的陣法的精髓給弄倒了.這樣要還能奏效,那我只能認為是老天爺打瞌睡了.

一幫舉著盾牌的小太妹很快將我圍死,然後開始拼命往中間壓,不過讓她們沒想到的是我卻突然自己往地下提躺,然後抬腳對著我的腳對著的那個方向的盾牌手下盤踢了過去.那個盾牌手反應還算不錯,看到我要踢她下盤,趕緊將一米多高的塔盾放到了地面上將自己的雙腿給擋了起來.不過還沒等她來及高興,我便突然腰腹使力猛的向上一掙,身體借著慣性離開地面一小截距離,跟著我雙手倒撐地面猛然發力,整個人倒著就從地面上卷了起來.

盡管塔盾有一米多高,但因為對方將盾牌落了地,而我又是頭下腳上且完全騰空,所以此時我的雙腳高度已經超過了盾牌的上緣.在對方完全沒來及反應的情況下我的雙膝便突然向後一彎直接夾住了對方的腦袋,跟著我的身體因為慣性用盡開始下落,而我卻在空中向後一仰身,雙手撐住盾牌底部,雙腳借力向前伸直,結果被我夾著腦袋的那名小太妹就直接被我從盾牌後面硬給提了起來並借助慣性甩過盾牌上空向著對面的盾牌手砸了過去.

只聽咣的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聲驚叫和一聲慘叫,被我甩出去的那位直接撞翻了對面那位的盾牌,然後兩個人加一面盾牌一起滾做一團,而我背後這面盾牌則因為沒人支撐而直接轟的一聲倒了下去.整個盾陣頃刻之間就被開了兩個口子,不管我從哪邊突圍,他們都別指望再攔住我了.不過……我壓根就沒打算突圍.

趁著盾陣破裂,對方打算迅速補位的機會,我直接向一側沖去,然後在撞擊前猛的跳起一腳蹬在盾牌上借力反彈躍向另外一邊的盾牌手.對面的盾牌手看我往那邊跑還以為我要從對面突圍來著,誰知道我居然踩著她對面的盾牌彈了回來.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沒抓好盾牌,一腳就被我連人帶盾踹倒在地.

作為盾牌手力量肯定是所有屬性中的第一重點,不過問題就出在這里.這幫MM的職業,技能和裝備全都是她們在游戲里的選擇,可問題是她們的屬性卻是讀的現實中的體能值.這就好象一個練弓箭手的玩家,他在現實中可能是近視眼,而一個練血牛戰士的玩家有可能現實中是個大煙鬼一般的瘦猴,畢竟我們在游戲中使用的是自己向往的職業,與這些職業配套的是他們在游戲里設置的屬性,而不是現實中的屬性.

我相信剛剛這些盾牌手在游戲中肯定是選擇了力量型的發展路線,可問題是現實中她們未必就是大力士,甚至于她們只是一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嬌小姐,以這樣的身體素質去充當盾牌手,這不開玩笑呢嗎?再說了,她們現實中的屬性讀入游戲才十級,我可是有接近一百級玩家的屬性,砸翻一面盾牌那還不是小意思?所以說這種盾陣根本就不是用來圍殺高手的,而是用來打獵的,真正圍殺高手的盾陣可不是山南姐妹會這麼玩的.

山南姐妹會的那個太妹會長一看盾陣眨眼之間就被打的支離破碎,立刻又大聲喊道:"法師壓制,別讓他沖出來."

盡管人家喊的很及時,可惜山南姐妹會的那幫小太妹戰斗素養實在不咋地.之前我被盾陣圍住的時候她們這邊的法師都被擋在了外面,反到是戰士全都站在盾牌手後面,現在突然一聽讓法師攻擊,前面的戰士和後面的法師立刻就忙著換位置,結果等她們把位置換好,我已經沖進人群中了.

那些剛剛擠到前面的法師還沒來及准備魔法便看到我已經沖到了她們面前,慌忙准備再擠回去的法師還沒來及轉身我便抓住最前面兩名法師的腦袋猛的往一塊一帶,只聽咚的一聲兩個法師便一起倒了下去.跟著我直接跨過兩名法師的身體一拳將後面的一名戰士放倒,然後抬手架住旁邊一人的劈砍,單手往回一拉便將對方到到我的懷中,跟著另外一只手繞過她的肩膀捏住她的咽喉微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那名戰士便立刻軟了下去.

放開這名戰士後我順手將她的長劍抽了出來,抬手一記斜挑蕩開三柄同時劈來的長短兵器,然後迅速一個下劈將最左邊一人放倒,跟著長劍再次上挑畫出一個我完美的M字,而後第二名和第三名戰士便相繼倒下.

山南姐妹會的那位會長雖然也進行了一些指揮,但她畢竟只是個小太妹,連續幾次指揮都沒有奏效之後她也失去了繼續指揮的耐心,直接拿出自己的武器又再次沖了上來.

我在一幫小太妹的包圍之中就仿佛虎入羊群,只見我在左擋右劈之中迅速的消耗著那些小太妹的人數,七十多人的行會不到二十分鍾便被殺的只剩下了六人而已,周圍的地面上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的尸體,而我身上居然連血都沒沾上一滴.老實說,要不是沒有趁手的兵器,這時間還能再縮短一半.

"你們六個是想全部死一次,還是直接投降算了?"看著現場最後剩余的六人,我直接出聲詢問道.

本來按照一般慣例,七十多人死剩六個,這樣的戰力差距已經非常明顯了,只要不是必死的選擇,一般人肯定都會投降的.不過,眼前這六位卻表現出了非常不正常的反應.她們沒有接受我要她們投降的好意,而是突然集體將盔甲脫了下來.

"喂喂喂……打不過我也不同脫衣服啊?你們該不會是想色誘我吧?拜托,我老婆你們也見過的,比你們可漂亮多了."

"呸,誰要色誘你了."其中一名小太妹將盔甲脫掉之後擺出了一個似模似樣的起手式,然後道:"之前是我們想錯了.現實中讀入的身體屬性根本和游戲內的裝備以及職業不配套,所以我們根本無法發揮戰斗力."

"你們總算想到了嗎?我還以為你們會一直這麼打下去呢."說到這里我忽然戲謔的看著她們道:"不過你們不要以為是我占了你們便宜,因為就算使用游戲內的屬性,你們也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另外一名小太妹脫掉身上的法師長袍後居然擺出了個空手道的姿勢,然後道:"我們山南姐妹會在外面混,信譽自然說的過去.之前是我們沒想到,況且你也受到同樣的拖累,所以我們不會抵賴.不過,我們六人便是行會中最能打的六個,你要是真的想讓我們服氣,那就脫掉鎧甲放棄所有游戲技能,跟我們用現實中的格斗方式對戰一局."

我略微想了想,然後抬頭喊道:"呼叫平台管理."

"請問有什麼需要?"系統自帶的這個訓練平台是需要收費使用的,因為之前是我交的使用費,所以設置必須由我來啟動.剛才我一喊,系統立刻就做出了回應.

"讓她們全部複活,重新開始一輪決斗,這次用切磋模式,死亡無效.允許她們自己選三十人參戰,其余人員場外觀戰.人物屬性依然使用現實體內數據,取消魔法,裝備以及所有游戲技能."

"請問您是要用現實中的戰斗方式戰斗是嗎?"

"對,我們需要完全的現實世界規則,一切魔法和超自然力量取消."

"已經完成設定,請問戰斗場景保持不變嗎?"

"給我們換個室內體育館場景,賽場要二十米乘二十米的正方形,加一圈觀眾席.賽場用橡膠地板,彈性中等水平,不要障礙物,賽場外圍要三米高防護牆,和地面使用相同材質.使用多方向光源,不要產生影子."

"有其他特殊要求嗎?"

"沒了."

"設定完成."隨著系統提示響起,我們腳下的草原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室內體育館.腳下是橡膠地面,周圍是三米高的圍牆,牆頂上有一圈座位,那是給不上場的和先被我干掉人坐的.不過此時我們身上的服裝卻還是古代盔甲樣式,看起來和這種現代化體育館稍微有點不大協調.

"平台管理."

"還有什麼需要?"

"我說了裝備不要的."

"裝備屬性已經取消,現在你們身上的裝備只有遮擋光線的作用,沒有防禦力."系統回答道.

"那就換一下外觀,這個樣子看起來太別扭了."

"請問如何更換?有具體要求嗎?"

"一般格斗服裝就好.要盡量不影響行動的."

"明白."

隨著系統說完明白兩個字,現場突然爆發出了一陣尖叫聲.不是因為誰被打了,而是因為我們的衣服.原本大家身上不是盔甲就是長袍,就算弓箭手的服裝稍微清涼點,那也是遮擋面積超過二分之一的服裝.不過就在系統同意更換不影響運動的格斗服裝後,我們身上的裝備就突然一下全部變了個樣子,而這套新服裝竟然是——比基尼.

嚴格來說這其實也不能算是泳裝,應該說是運動裝比較合適.我身上的這唯一的一套男性服裝一共就五件東西.分別是兩個露指的半截拳套,一雙完全貼和腳形的平底運動鞋,一條不算緊身但也不寬松的四角短褲.除了這五件東西我身上就算是徹底空無一物了.幸好咱身材還算不錯,肚子上的六塊腹肌到是不太丟臉.不過……對面的尖叫聲產生的原因正好就是來自于我所慶幸的那個問題.

山南姐妹會的小太妹們既然是太妹,她們對服裝的接受尺度肯定是不低的.所以一般服裝是不會讓她們尖叫的.不過,她們雖然不會因為服裝尖叫,卻會因為自己的身材而尖叫.

《零》中的人物外貌和身材屬性可都是按照現實中的數據讀取的,雖然能進行修改,但改動度其實並不大.這幫MM之中可是著實有一批身材不那麼理想的MM存在.本來有盔甲或者長袍包著還不太明顯,現在突然換上一身近似于泳裝的格斗裝備,那肚子上一圈圈的汽車輪胎可就徹底暴光了.

系統給女性准備的格斗裝備在手腳上都和我的一樣,腰上那條短褲似乎比我的還要短小貼身一些,而胸部這一圈則是一圈很短的運動上衣,基本上也就和健身房里的MM們穿的那種短胸衣差不多.這種裝備雖然穿在身材惹火的MM身上能很好的突顯身體線條,但除了那些本來身材就很好的MM,其他MM穿出來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一圈圈的肥肉這下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遮掩了,當然還有些MM會因為自己的胸衣下面直接就能看見肋骨的結構而苦惱無比.平時穿盔甲反正本來就有個形狀在那,就算里面平外面也看不出來,現在可就不行了.到底是高山還是平原,那可是一目了然.

對于很多MM來說身材都是她們的隱私,這一下大家的隱私全部暴光了,也難怪不少比較在意的MM會尖叫.不過那些身材比較好的小太妹卻是一個個都得意洋洋的故意在那走著貓步好象她們不是來和我決斗而是來表現時裝秀的一樣.

"喂,拜托你們可以不要再叫了嗎?我可不是來聽女高音大合唱的.麻煩你們趕緊決定,選出三十個人,按照你們認為最公平的方式和我決斗.我會讓你們知道,不管使用什麼方式,你們都沒有任何勝算的."

我這話的確是非常具有挑釁意味的,而效果也是出奇的好.那些本來還在在乎身材暴光的小太妹立刻就加入了討論之中,然後不到三分鍾她們就把最能打的三十人挑了出來.

現在這個年代就是一個大仗沒有小仗不斷的時代,雖然各國之間暗流湧動,但對于各國的守法良民來說,這個世界基本上還是可以算做和平年代的.因此在現實中真正能打的人其實並不太多,尤其是女性中這個比例就更低了.幸好山南姐妹會的全體會員都是小太妹,而作為女混混,她們遇到打架斗毆的情況肯定比一般女人多,要不然想從她們這七十幾人中選出三十個能打的還真不容易.

等那三十名能打的小太妹全部站到比賽場中時,我已經適應完了這套新裝備.老實說這樣光著身子戰斗感覺還真有點怪.啥?你問那條短褲哪去了?那東西穿了跟沒穿有啥明顯區別嗎?以前不管是在現實中還是在游戲里,我的外掛裝備可都是全覆蓋式的盔甲,每次都把我包的跟個鐵罐頭一樣.現在只穿一條短褲,感覺似乎全身都不大對勁了.不過好在這種減輕負擔的感覺適應起來比較快,趁她們在那選人的時候我就自己活動了一下把感覺找回來了.

"既然人都選好了,那麼開始吧."我向對面的那三十名小太妹勾了勾手指道.

"別小看人."之前最後剩下的那六名小太妹中的一個率先朝我沖了過來.讓我稍微有點驚訝的是眼前這丫頭的肚子上居然有著六塊明顯的腹肌.現實中除了搞健美的,能把肚子上練出六塊腹肌的人本就不多,而女性就更是罕見了.從這位之前能活到最後,以及她的這六塊腹肌來看,這丫頭至少應該是個經常參加鍛煉的人,而之前的戰斗結尾時她還曾擺出過一個很奇怪的起手式,由此判斷,她可能學過功夫.雖然不知道她學的是真的用于格斗的功夫,還是那種表演用的花架子,反正她會功夫這點是肯定沒錯的.

雖然知道她肯定會點什麼,但是我對她是一點也不擔心.格斗技巧的核心是反應速度,武術家天天練習除了要加強自己的體質之外,更重要的是把各種格斗動作由自己的主觀行為變成一種身體本能.大家都知道,身體的本能反應總是比主觀意識快很多的,所以如果能把武功招事練成身體本能,那麼在需要使用時就會表現出遠超正常水平的反應速度.而這種速度就是武林高手戰勝普通人的關鍵.

眼前這位小太妹雖然肯定練過,但她就算再怎麼練也還是人類,和我的反應速度完全沒法比.在我面前不管她用什麼招事,其實都一樣.

迅速沖到我面前的小太妹上來就是一個弓墊步,右手掌心向上一個穿掌直接攻向我的咽喉.不過可惜在我面前她的攻擊動作慢的就跟八九十歲的老太太一樣,她的手剛伸出來我便突然伸出左手往她的右臂肘關節上一搭,跟著右手捏住她的手腕猛的向左一推.因為人的關節在這個方向上幾乎沒有轉動角度,所以我這麼一推那小太妹立刻因為疼痛而順著我的用力方向偏轉身體以期減輕手臂上的痛苦.不過她肩膀這麼一偏,整個身體平衡性也就完蛋了.格斗中最講究的就是要保證身體的平衡性,現在她失去平衡,什麼厲害的招數也別指望用的出來了.不過,她用不了可不等于我用不了.

趁著她被我扭的跟著我的用力方向轉身之際,我直接上前一步,右腿繞過她的右腿,然後借助手上的扭力迫使她向後傾斜身體,跟著我的身體順勢向前一壓,她的右腿被我的右腿擋住無法後撤調整重心,整個人立刻就向後摔倒,而我則是迅速上前蹲下用膝關節頂住她的咽喉用力一壓,只聽咔嚓一聲,她手上的反抗力瞬間就消失了,而此時後面的人也才剛沖到我面前而已.

看著半跪在同伴身體上的我,第二個沖到的小太妹直接就是一個鞭腿抽向我的側臉,但是我們的力量差距太大,她即使用腿也無法對我產生太大的殺傷力.我左手一抬便輕松接住了她的鞭腿,然後借著站起來的力量猛的向上一掀.本來我是打算把她徹底掀翻來著,沒想到這丫頭竟然練過柔術,居然一只腳被我舉著,一只腳站在地上在空中劈出了個一字馬,然後雙手從身體兩側探出並攥緊拳頭雙手中指略微突出,以中指的第一個關節猛的向我的雙肋扣了下去.

軟肋這個詞大家肯定都聽過,而這個詞之所以會出現,就是因為人的肋下是個很明顯的弱點.這個地方雖然有肋骨保護,但肋骨因為本身比較細長,防禦力並不是很突出,加上此處密布神經,血管並且肌肉組織薄弱,幾乎可以說是很難具備防禦沖擊的力量.只要能夠成功命中,即使以一個十歲兒童的力量也能輕松讓一個沒練過功夫的成年男子瞬間疼的滿頭大汗,而如果是成年人的攻擊,搞不好那就能要人命.

我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不怎麼突出的美女小太妹居然比之前那個看著囂張無比的小太妹厲害那麼多.之前那位顯然練的是表演性的格斗技巧,而眼前這位搞不好學的是軍用格殺術,而且她似乎還學過巴西柔術,這簡直就是現實中女性戰勝男性的必備技能組合,因為這兩種技能的學習要求剛好就是一個需要身體柔軟,另外一個則是需要靈活性,而這倆技能又正好對女性缺乏的力量要求不高,所以可以說是為女性度身定做的技能組合.

現在對方的兩只手已經到了我身邊,而我的左手正舉著她的一條腿,右手只能防住一邊的攻擊,按照正常情況,這下我是很難擋住的.當然,如果想解決也不是不行.如果是稍微反應速度快一點的格斗專家,這個時候可以有兩種選擇.一是現在就松手後退,放棄優勢讓雙方回到對等狀態.另外一個辦法就是直接用肩膀扛住對方的那條腿,然後空出兩只手擋下兩邊的攻擊.不過第一種方法會喪失優勢,而第二鍾方式則很容易被對方在後面接新的招事放倒.所以我兩者都沒打算用.

對付這丫頭我用了一個很簡單的辦法,當然,反應速度不行的人肯定是玩不出來的.我並沒有松手也沒有用肩膀去扛對方的腿,而是猛然發力猛的頂著她向前沖去.

眾所周知,人在失去平衡時雙手會本能的調整姿態去維持平衡,這種本能的控制力往往會超出自身的控制力,也就是說你即使強行命令手不要去維持平衡,身體也還是會自己動起來.被我突然這麼一腿,那MM立刻就因為失去平衡而雙手向後一劃試圖維持平衡,等她意識到這個動作耽誤了她的攻擊時,我已經突然一個急停將她像扔麻袋一樣拋了出去,而且這一下不光她被扔了出來,我還順便將後面兩名剛沖上來的小太妹給一起砸翻在地.

"不錯啊.沒想到你們之中還真有幾個上的了台面的人嗎.來,爬起來,讓我看看你的柔術和格殺術到什麼水平了?可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只會兩招哦."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五章 讀錯數據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七章 坑爹的真理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