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七章 坑爹的真理之門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七章 坑爹的真理之門

被我放倒的那個MM在我的挑釁之下很快就爬了起來,只是她的努力換不來任何東西,因為不管她付出再多,她也絕對勝不過我的反應速度,因此除了被一次次的放倒之外她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雖然這個學過巴西柔術和軍用格殺術的MM讓我稍微意外了一下,但山南姐妹會的整體實力依然在意料之中.除了這個會功夫的MM外,其他人全都是些普通人,或者說連普通人都不如.不管怎麼說這就是一幫小太妹,街頭斗毆式的戰斗風格對我根本沒用,幾乎是眨眼之間剩余的二十幾人就被我一個個的放倒.比起之前用武器進行的決戰,這次的速度簡直快的匪夷所思.

"現在服了嗎?"看著躺了一地的山南姐妹會成員,我一邊往身上套盔甲一邊問道.話說這個該死的系統真摳門,之前比賽開始前他幫我們換戰斗服到是快的很,沒想到比賽結束後系統卻以戰斗已經結束,系統不提供額外服務為由拒絕幫我們把裝備換回去.害的我還得自己往回穿東西.要是一般人還不覺得,偏偏我的神龍套裝部件特別多,一個人想靠自己的力量穿戴起來起碼得用十幾分鍾.幸好比賽已經結束了,我直接把凌和夜月召喚了出來幫我套衣服.三個人一起忙總比我一個人在那費勁要快多了.

地上那幫山南姐妹會的小太妹們雖然明知道戰斗結束了,卻沒有馬上爬起來套盔甲,而是傻呆呆的看著天上的星星發呆.順帶說一句,這個該死的系統在我擊倒最後一名山南姐妹會成員的瞬間就把場景又換回了之前的那種白色地面加無盡星空的畫面,比賽場景多一秒都不讓我們用.

聽到我的問話,那幫MM先是看了看我,然後就好象突然靈魂歸位了一樣一起爬起來湊到一起開始在那商量著什麼.對于她們的這個反應我到是不太在意,反正對她們我也不過是本著廢物利用的心思而已.她們要是真的不識抬舉,我也不介意把她們全都送回新手村.

趁著那幫小太妹在那討論問題的時候,我則專心的配合夜月和凌一起往身上套盔甲,等我把裝備全部穿戴好,正准備套頭盔的時候,對面的小太妹們終于商量出了結果.

"紫日會長."

"嗯?你們討論好了嗎?"

"是的."站出來說話的這位是山南姐妹會的會長.雖然我到現在都沒搞清楚她到底叫什麼,不過這丫頭在山南姐妹會的威信卻是一等一的.這幫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太妹對我這個日本玩家稱為魔王的人絲毫不在意,反到對她是敬畏非常.

"你們討論出什麼結果了嗎?"我看著這位大姐大問道.

對方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便非常認真的說道:"我們已經商量過了.雖然我們山南姐妹會在你看來只是一群小混混而已,但我們也有我們的堅持.混江湖的人,別的可以不要,信譽是絕對不能丟的.既然我們之前說了聽你指揮,那就不會反悔.你有什麼吩咐盡管說,只要不過分,我們一定照辦."

"沒想到你們還挺有性格的嗎."我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說著伸出一根手指道:"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你們一會在離開這個空間後,要轉做和我有很大矛盾的樣子一邊罵我一邊離開,而且要表現出和聯盟決裂的樣子."

對方聽到我的話先是一愣,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你的意思是要我們裝做反出聯盟,然後誘導敵人來和我們接觸是吧?"

聽到對方說出的話我驚的下巴都差點掉下來."你……你能想明白?"

"這麼簡單的東西為什麼想不明白?"那小太妹得意的說道:"電視里都是這麼演的,你難道沒看過?"

"我……!"我很想說我真的沒看過.貌似十歲之後咱就沒看過任何一部電視劇了,不過這東西一來解釋不清楚,二來也沒必要解釋,所以我只能改換話題道:"那個,既然你明白那就省事了.你們行會的任務其實很簡單,就是充當雙料間諜.你們要表現出對聯盟極度不滿,對我的裁決不滿,然後判離聯盟.之後你們可以根據我們的指示在國內進行一些小的搶劫和破壞活動.不過這個具體破壞哪里搶劫什麼人都得聽指揮,不許隨便襲擊本國勢力.當然,被別人主動襲擊你們可以自由反擊."

"然後是不是就會有別國的破壞份子來找我們?"

"對,到時候你們就假裝接受他們的收買,價格可以開的高高的,跟他們要魔寵要裝備,反正什麼有價值要什麼,別太手軟.之後你們可以把他們安排給你們的行動任務告訴我們,我們會告訴你們具體怎麼做,而且我們還會偶爾給你們些情報,你們要把這些情報賣給那些和你們合作的外國勢力."

一聽說可以使勁要裝備,還可以賣情報,那群小太妹立刻就興奮了起來."哈哈,這個工作我喜歡.你早說啊!早知道是這麼有意思的工作,不用你和我們打賭,我們直接就參加了."

看著對方一副都怪你不早說的表情,我心里早把她們罵了個遍.這幫小太妹都是數毛驢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不把她們的脾氣捋順嘍她們肯坐下來聽我說話才有鬼呢.不過這話肯定是不能跟她們說了,我只好裝做是我想的不到位的樣子和她們假客氣.

一番商談之後我迅速做好了各種安排,最後臨離開前我還給她們行會每人支付了十個水晶幣的酬勞.這比錢雖然不多,但畢竟是個賺頭.再說我這個是工資,按月發放,屬于穩定收入.另外,我還答應了她們,她們以後敲詐外國人的物資啥的都歸她們自己所有,只要她們能要的到,那就是她們賺的.這個承諾就相當于現在工作單位流行的績效工資,看成績發獎金,效益好拿的就多,反之亦然.

把接頭方式及如何協調糾紛之類的事情全部敲定之後我便和這幫小太妹一起離開了訓練平台.雖然這幫小太妹都是標准社會上混大的主,不過在我看來她們的表演能力完全不亞于那些專業表演學院出來的高才生.可能在某些專業能力上她們不如那些高才生,不過要說到本色出演的水平,她們絕對是一流的.

我們剛出訓練平台,這幫小太妹便一個個一臉又怕又恨的樣子不斷的咒罵我,有些人還做出了要沖上來和我再來過的動作.當然,這些"沖動"的人身邊總是有那麼幾個"冷靜"的人,所以最終她們一個也沒沖上來,而是罵罵咧咧的走了.

我麼這個聯盟之中雖然都是中國人,但是我幾乎可以肯定,在這個聯盟中肯定有俄羅斯和日本,乃至美國人和歐洲那些國家的間諜存在.所以今天我這麼大張旗鼓的把山南姐妹會趕出聯盟,肯定在事情爆發的第一時間就會被那些國家的行會知道.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要做給那些間諜看,讓他們真的把山南姐妹會當成被我趕出聯盟的存在,這樣之後那些間諜背後的人才會放心的去和山南姐妹會接觸.

搞定了山南姐妹會的問題,我便回到了大會現場.戰役的具體安排基本上已經發布的差不多了,軍神在和最後幾個行會單獨交代了一些事情後便宣布散會.那些行會的會長們一聽散會便紛紛拿著自己的任務安排跑去指揮部隊迅速布防去了,餓沒什麼變動任務的行會也要進行補給之類的安排,所以現場很快就跑沒人了.

"怎麼樣,計劃都發下去了?"

軍神點點頭道:"計劃已經安排完了,不過什麼時候能打起來就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了."

軍神說的其實是指俄羅斯人的反常反應.按說這個階段我們行會名義上還是存在著兩線作戰的狀態的,盡管日本人肯定告訴了俄羅斯人我們的主力已經撤回來了,可不管怎麼說,俄羅斯人都已經突入中國腹地了.他們沒道理會突然停在這里啊?這就好象一個強盜,他好不容易把保險櫃的門都給打開了,可這個時候卻聽到了主人回家的聲音.此時不管這個強盜是馬上閃人,還是沖進保險櫃拿錢,那我都不覺得奇怪.奇怪的是這個強盜卻停在了主人的屋子里,既不繼續搶錢,也不離開.你說他這個時候到底在干嗎?

本來因為上次探索俄羅斯人的軍營,我已經搞清楚了這伙"強盜"的目的.他們是在找幫手助戰,打算改盜竊為明搶,只是現在幫手被我半路干掉了,可他們卻還是不走也不實行搶劫,而是依然就這麼蹲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麼.

"我們行會的情報網撒出去了嗎?"

軍神一邊收拾東西和我一起往傳送陣走去一邊說道:"我們的探馬早就散布出去了,不過至今為止卻是什麼情報也沒搞到.俄羅斯人藏起來的那幫精銳如果是做為戰場奇兵,那就不可能布置的離我們太遠,畢竟這是中國,他們沒有傳送陣可以使用,戰場機動能力肯定是沒法和我們比的.如果離的太遠,他們將無法及時返回,也就起不到奇兵的作用了.可如果他們離的太近,那就不可能一直都找不到.可現在我們偏偏就是找不到他們."

聽了軍神的報告,我一邊皺著眉頭沉思一邊道:"這樣.你馬上聯系真紅和金幣到真理塔那邊等我."

"明白."

幾分鍾之後當我到倒真理之塔門口的時候,真紅和金幣也正好追上來.

"會長,叫我們來干什麼啊?"真紅並不知道我叫她們來這邊的目的,不過她大概知道我肯定是需要她們幫忙尋找某種答案.畢竟真理之塔中就只有一座真理之門,這東西除了換裝備之外唯一的作用就是當占卜師用了.

我站在真理之塔的大門外抬頭看了一眼高聳的真理之塔,然後道:"俄羅斯人隱藏起來的那支精銳部隊至今去向不明,我必須想辦法搞清楚這支部隊的去向."

"明白了.你是要我們幫忙打真理之門任務是吧?"金幣一邊問一邊率先走到真理之塔的大門前,然後伸手猛的一推."那還等什麼?我們進去吧."

隨著金幣的推動,真理之塔外面那道三四米高,厚達半米的純銅大門終于緩緩的打開了一道可供人穿過的小縫.我和真紅她們兩個一起穿了過去,而後大門便自動又緩緩的關了起來.

真理之塔內部並沒有什麼多余的裝飾物,這里只有一個類似祭壇一樣的平台.順著台階走上那並不太高的平台後就可以看見矗立在平台正中央的那扇金黃色的大門了.這道完全由不知名金屬構成的巨大門扉由兩扇門板和一個門框所組成,門板中央以浮凸形式雕刻著大量神秘的符文和圖案,而在兩扇門的正中央則是一塊巨大的紅寶石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我走到大門之前將一只手按在了那塊寶石之上,然後念道:"請求開啟解答任務."

"提出你的問題,請求試練者."一個蒼老而威嚴的聲音瞬間響徹整座真理之塔內部,震的人腦袋都有些發暈.

"我們行會調查到目前侵入我國內部的俄羅斯入侵者分出了一支千人左右的精銳部隊,可是我們找不到他們在哪.我想知道他們現在的具體位置."

隨著我的問題問完,大門之上的紅寶石立刻一暗,跟著又再次亮起,同時大門周圍也亮起了一層金色的光芒.過了大約七八秒,那個蒼老的聲音才再次說道:"答案已存在,任務難度B+,你確定要知道答案嗎?"

真理之門的任務難度是由系統根據玩家的要求難度來決定的,不過一般任務難度會低于要求難度.畢竟真理之門是件道具,如果使用它付出的代價比不使用它還要高,那傻瓜才會用它呢.

這次的尋找任務本來我以為難度會很高,沒想到只是個B+級的任務,按照真理之門從3S+到F-的任務劃分,B+級可以說並不算什麼多難的任務.我之前在真理之門中曾單獨完成過一次2S+級別的任務,相比之下B+實在是太簡單了.早知道我就不叫真紅和金幣了.不過既然已經把她們叫來了,那我也就只能帶著她們了.

"是的,真理之門,我確定要知道答案."

在我喊出同意之後,真理之門上的那塊紅寶石突然一閃,然後寶石中央便出現了一道亮線,隨著亮線向上下連端延伸,整扇大門終于緩慢的向內開啟了一道細縫,然後我走上前去輕輕一推,大門立刻完全敞開,露出了一道五光十色的光幕.

"我們開始吧."我說著便第一個走進了大門,然後進入那道光幕之中.真紅和金幣也都不是第一次做真理之門任務,所以也迅速跟了上來.

穿過光幕之後我們稍微愣了一下,因為眼前不是空無一人的環境,正相反,這里不但有人,而且還是多的嚇死人那種.

事實上我們三個現在正站在一座巨大的祭壇之上,祭壇後方是一片深幽的群山,而祭壇前面則是一大片跪倒在地的老百姓.這幫人全都穿著中式的布衣,看起來就是中國古代的農民.我粗略數了一下,光我能看見的范圍內起碼就跪了不下十萬人,後方因為山道轉向等問題遮擋的部分還看不見,但是看樣子後面應該還有不少人.

"感謝大神降臨!"隨著一聲高呼,一名穿的跟禿毛雞一樣的怪人直接一個五體投地的大禮趴在了我們面前,然後他身後的其他人也跟著完成了一樣的動作,再之後就是下面的那幫農民跟著像浪潮一樣挨排趴倒在地.

"會長,這什麼情況?"真紅被眼前的情況完全搞愣住了.

金幣到是反應快,直接道:"看樣子他們是在搞什麼請神活動,結果就把我們三個給請來了."

"神?我們算是嗎?"

"我們不算,不過老大肯定算."金幣推了我一把道:"會長你可是正牌閻羅王,說是神仙也不算錯吧?再說你都能屠神了,這幫家伙找我們無非也就是幫忙砍個怪啥的,直接應了我們辦完事好回家."

我點點頭,然後上前一步站到了那名帶頭的雞毛人的面前,然後道:"你們把我們請來有什麼事嗎?"

一聽我的話,那怪人立刻道:"上神明鑒.近日此山之中出一凶獸,不斷殘害附近百姓,我等實在不忍看黎民受苦,固請上神前來除惡."

"沒問題,既然受了你等香火,自然要為蒼生安危著想.你們說說那凶獸的形態樣貌,有什麼能力,平時的活動習慣什麼的,越詳細越好."

一聽這個,那幾個跟在雞毛人後面的家伙便開始七嘴八舌的介紹了起來.金幣和真紅到是沒啥反應,可我卻是越聽越不對勁,只感覺全身的汗毛都站起來了.

"打住."

回答的人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喊停,一臉誠惶誠恐的樣子看著我."上神有何吩咐?"

"你們說的那只凶獸有名字嗎?"我小心的問道:"它……誒……不,應該是她.她是不是有個名字叫紅……"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六章 以德服人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八章 過去的紅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