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九章 終于找到了  
   
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九章 終于找到了

一聽我說我們進入幻術區域了,金幣和真紅便連忙擺出了戰斗姿態,然後背靠背貼到了一起小心的戒備著周圍的環境.

相對于真紅和金幣的緊張,我到沒有那麼大反應,因為之前在進入這里的時候我就已經把玫瑰藤派了出去.從玫瑰藤反饋的信息來看我們附近並沒有出現可疑的震動,也就是說就算我們在紅翎的幻術中,對方也並不在我們周圍,至少暫時還沒靠近我們.

果然,剛被召喚出來的艾美尼斯剛一出現便立刻鼻子一皺道:"好強大的幻術."

"你能去掉幻象嗎?"我問道.

艾美尼斯點點頭彈了一個響指,然後周圍的森林突然一陣晃動,一瞬間周圍的林木都變了個樣子,雖然乍看起來和之前差不多,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很多地方都有變化,而我們之前就是因為這點小小的變化結果走了個大圓圈.

見幻象解除我便讓艾美尼斯先在一邊待機,然後我順手就把夜月,凌,國王以及小龍女都給放了出來.雖然幻象已經被破,但這里的幻象既然是那個不完全體的紅翎布置的,她肯定和自己布置的幻象有所聯系.這里的幻象一破就等于是告訴了她有人進入了她的地盤,而以凶獸的習性,知道有人闖入自己的地盤是絕不可能忍住不行動的,所以如果不出意外,那個不完全體的紅翎應該很快就會到.因此我們破了幻象反而更要小心戒備,因為那個不完全體的紅翎隨時都可能趕到這里.

作為一只頂級凶獸,而且還是狐族系統的鼻祖,紅翎的速度自然不會慢到哪去.幾乎在我剛把夜月他們放出來並做好准備的時候周圍便突然刮起了一陣旋風,原本平靜的林間小道上瞬間便變的飛沙走石,要不是我們級別都比較高幾乎都無法站在原地.

狂風過後我和真紅她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真紅突然率先沖了出去,但是她並沒有找到目標,而是猛的跳起一拳轟在了地面上,跟著就見一道金色的光圈以我們為中心向外迅速輻射了出去.隨著那光圈的迅速擴大,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突然傳來了"啊"的一聲驚叫,只見一個紅色的身影被從樹干上擊飛了出去.

"在那."在驚叫聲傳來的聲音我們便發現了目標所在,國王和夜月幾乎是不分先後的從原地射了出去,下一秒不等那紅色身影落地他們倆便已經沖到了對方身下.

國王手中重劍一揚,直接就是一個斜向的橫斬甩出一道飛旋的黑色劍芒.那紅色身影在空中猛的一扭身竟然硬生生的依靠身體柔韌性避開了那道劍芒,不過夜月卻在這個時候突然猛的從地面伸了上來.因為下半身是條超長的大尾巴,所以夜月可以通告改變直立部分的長度來改變自己的高度.像那紅色身影現在也不過是離地三米多高,夜月只要直起前半截身體就足夠夠到這個高度了.

紅色身影一見夜月猛然升上來立刻便在空中一閃化為一團火焰朝著夜月沖了過去.夜月看到對方主動沖上來立刻將雙劍往面前一架准備抵抗沖擊,誰知道對方卻在接觸劍刃的瞬間突然穿入了一道空間裂縫,幾乎同時那消失的紅色身影又在夜月背後出現,然後在夜月還沒來及反應的情況下直接落到了地面上.說起來複雜,其實剛才這一連串攻擊不過是電石火花之間的事情,前後加一塊總共也不超過兩秒.

那紅色身影落地之後並沒有馬上采取下一步行動,而是先擺出了個攻擊姿態,然後不斷的朝我們齜牙咧嘴的示威,似乎是有些怕我們的樣子.

趁著對方在那擺造型的機會我們仔細觀察了一下眼前這個生物的外形.現在停在我們面前的明顯是只狐狸一樣的生物,火紅色的皮毛配合那勻稱修長的身體看起來異常的漂亮.不過,現在最吸引我們的不是她的身材,而是她身後的那堆尾巴.

為什麼是堆而不是條?因為眼前這生物明顯就是紅翎的那個不完全體,在她身後飛舞著的那一大排尾巴分明告訴我們這已經是個極端接近完全體狀態的紅翎了.

"一,二,三,四,……,十,我數到了數條,你們呢?"真紅一邊數著一邊問道.紅翎背後的尾巴雖然是固定的,但因為它們一直在不斷的擺動,所以很難數出具體數量.

"十一."我直接報出了准確數字."她有十一條尾巴.這已經是極端接近完成體狀態的紅翎了."

"最短的那條尾巴呢?"金幣聽我說有十一條尾巴立刻就問道:"最短那條有多長?你們有看到嗎?我怎麼干結長度都差不多啊?"

"不用找了,她的十一條尾巴全都一樣長."

"一樣長?"真紅問道:"那豈不是說……?"

"沒錯,她已經是十一級顛峰狀態了,離十二條尾巴的完全體只差臨門一腳而已."

"看來我們的運氣可不怎麼好啊!"金幣一邊說著一邊扔出了自己的小荷包,跟著數千把飛劍便海噴泉湧一般飛上了天空並組成了一只旋轉的劍球懸浮在了金幣的頭頂上.

"紅翎,看看她現在到什麼程度了?有哪些弱點?"我趕緊詢問身邊的紅翎讓她幫忙找下這個不完全體的紅翎的弱點.

真紅翎出現後對方的那個不完全體明顯愣了一下,然後全身的皮毛都站了起來,好象遇到生死大敵一般.說來也是,一個不完全體碰上了自己的完全體模式,不害怕才叫怪呢.

真紅翎看了一眼對面那個不完全體便道:"這個階段的我已經具備我的大部分能力,不過現在這個狀態的我應該已經進入成熟期了,戰斗方式也正在以肉搏戰向法術攻擊方式轉換,不過因為目前才是剛剛開始轉換,所以在法術使用上不會太熟練,你們可以在這方面下工夫."

"法術使用不熟練?"真紅道:"那就是說必須用快速強攻壓的她手忙腳亂嘍?"

"差不多就是著這樣吧."

我點點頭道:"那就照辦.夜月,國王,高速壓制."

"明白."夜月雙臂一閃瞬間變成了六只手臂分別抓著六柄蛇劍,然後只見她尾巴一晃便沖到了那個不完全體的紅翎身邊,六柄蛇劍被她舞的像面白色的光幕一般朝著那只紅翎罩了下去.

眼看著武器即將臨身,眼前這只紅翎突然全身紅光一閃,一道火焰環突然以她為中心向外迅速爆開,強大的沖擊力不但將夜月給掀了出去,連慢了一步的國王也被吹的往後連退了十幾步才算徹底站定.

看到這個假紅翎攻擊力這麼強,我干脆向前一指大喊道:"黑炎,上."

轟的一聲巨響,黑炎那龐大的身體猛的從訓練空間中鑽了出來,然後一頭撞向了假紅翎站的位置.只聽轟的一聲假紅翎站的地方便被撞出了一個大洞,而那個假紅翎卻先一步閃到了旁邊的大樹頂上.不過黑炎撞擊之後發現沒命中並沒有停下,而是尾巴一掃,轟的一聲將紅翎停靠的那棵大樹連著周圍一大片森林一起抽的粉碎,一時之間森林之中到處都是四處亂飛的碎木片,連逃跑的假紅翎都被一大塊斷裂的樹干給砸了下來.

"看來還是得讓大型生物上."金幣說道.

我點點頭直接把訓練空間給打了開來."米拉,去幫忙."

"吼……"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龍吟,米拉直接以寶石龍形態飛出了訓練空間,然後直接一道毀滅射線掃過森林,瞬間便將旁邊的一大片林木都給全部點燃,大火瞬間席卷了半個山頭,搞的周圍原本就已經一片狼藉的山林更是一副末日之後的景象.

米拉這邊的毀滅射線剛熄滅,前方著或的森林之中便是突然傳來轟的一聲巨響,然後就見一個火紅色的身影從火焰中跳了出來.不過那個小小的身影在離開火焰後卻是迎風而長,等她落地之時已經變成了一只體長超過百米,高達四五十米的巨型狐狸.

"注意,這是我的法身形態."我身邊的真紅翎道:"這個模式下我的法術威力會略有下降,但物理攻擊力會大幅度上升,而且攻擊頻率會有所提升,戰斗力比之前要強出跟多."

紅翎這邊正說著,那邊的假紅翎已經直接一下把飛在天上的米拉給撲了下來,兩只巨獸在空中撞成一團之後又糾纏在一起掉落地面並直接砸塌了半拉山峰,跟著兩個大家伙便開始在地面上瘋狂的扭打起來.

米拉是物質龍,本身又是物質龍中防禦力僅次于鑽石龍的紅寶石龍,可以說肉搏是她最不擔心的戰斗方式.不過紅翎顯然也不是好惹的,雖然人家的皮毛看起來柔軟順滑不似有很強防禦的樣子,但問題就出在皮毛太滑上了.這層紅色的皮毛不但能變成燃燒的紅色火焰不斷對米拉造成法術傷害,而且還像油膜一樣完全不受力,不管米拉怎麼抓撓就是撕不開哪怕一點傷口.

"這樣不行啊!"金幣看著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兩個大家伙道:"再這麼打下去山都撞平了也完不成任務啊!"

"那怎麼辦?"我指著那邊說道:"他們現在變這麼大我們這種體型根本插不上手啊!"

"要不然把你的大型寵一起派出去,人多好辦事不是?"真紅建議道.

我想了想目前好象也只能這麼干了."凌,叫大家幫忙."

凌朝我點點頭,然後舉起法杖向前一指,訓練空間迅速展開,幸運和瘟疫他們接二連三的沖出了訓練空間朝假紅翎和米拉那邊沖了上去.

維多利亞一沖出空間直接就是一招命運之箭,結果卻抽中了個健康屬性,之前的攻擊算是徹底白玩了.不過還算我們沒背到家,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雖然出了烏龍,但隨後給我們自己人加的屬性卻是個個好屬性,結果我們這邊的屬性一下就翻了好幾倍上去,戰斗力可謂是大幅度提升了.不過……戰斗雙方同時強化的結果似乎並沒有加快戰斗進度,反到是對環境的破壞能力大幅度上升了.照這速度打下去,等我們把紅翎制伏,估計這片山頭非邊成月球表面不可.

"真紅,你那招萬龍奔騰還能用嗎?"看著那群巨獸在一起拆山峰的樣子我實在忍不住問道.

真紅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不行,前兩天才用過,還沒過冷卻期呢."

"那就麻煩了!"我想了想道:"看來還得靠小龍女啊!"我說著便對凌點了點頭.凌立刻舉起法杖發出了一道光束.看到光束之後小龍女立刻退出戰團飛到了我們上空並變回人形落在了我的身邊.

"叫我回來什麼事?"

"這個不完全體的紅翎戰斗力太強,這樣硬耗雖然也能搞定她,但是太浪費時間了.還是你來下殺手吧."

"我來下殺手?"

我把那片青龍逆鱗遞給小龍女道:"用這個,不管怎麼說青龍和神龍多少還沾點親,你來啟動這上面封存的技能應該比我用出來威力大的多."

"那我試試吧."

青龍當初給我的這鱗片不但可以提供變身能力,還可以讓我在不變身的情況下使用他的本源法術.小龍女是神龍,在本源屬性上和青龍比較接近,所以讓她用威力只會更大.

拿到鱗片之後小龍女立刻飛到了戰場上空,然後將那片逆鱗往自己脖子後面一插,跟著就見她從腦袋開始突然閃過一道青光,而隨著光芒的閃爍,小龍女也在瞬間完成了由人形到龍形的轉變.

"大家閃開."變身完成的小龍女對著下面一聲大吼,我的魔寵們早有准備,一聽到信號呼啦一下就全跑沒影了.眼見敵人突然全撤了,下面的假紅翎立刻就看到了頭頂唯一剩余的那個敵人,也就是小龍女.本來按照凶獸的本能,這個假紅翎這個時候是應該主動沖上去才對的.不過這個紅翎此時已經接近神獸的邊緣,所以性格已經不完全是凶獸的狀態了,而且因為她感覺到了天空中小龍女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不同之前的氣息,本能告訴她現在不跑就要沒命了.于是在本能的驅使下假紅翎果斷的選擇了掉頭逃跑,只可惜這個決定下的稍微晚了點.

就在假紅翎轉身逃跑的同時,小龍女的嘴也同時張了開來.隨著小龍女的嘴張到最大,數道細密的藍色電弧開始從她的龍牙上流淌了出來並在她的口腔正中彙聚成了一個藍色的光團,而隨著那些藍色的點芒不斷注入,那光團也在不斷的擴大,最後當光團膨脹到快要接觸到小龍女的上下頜時,只見小龍女猛的一用力將嘴給合了起來.不過那只光球並沒被她吞下去,而是仿佛被她的咬合力給擠壓了出去一般猛的朝著紅翎逃跑的方向射了出去.

我們在地面上就看到一枚藍色的光球仿佛閃電一般瞬間跨越了近兩公里的路程直接命中了已經跑出老遠的假紅翎,然後便是一陣耀眼的白光,過了幾秒之後才看到一圈恐怖的沖擊波有如蝗蟲過境一般掃過地面將森林中的大樹連根拔起,一些高聳的山峰也在那沖擊波中被瞬間削平,仿佛那些山峰和森林都是紙糊的一般.

我們這邊早在小龍女發動攻擊前就已經做好了防護准備,大部分魔寵都被送回了訓練空間,不過黑炎卻被留了下來.不過此時的黑炎已經盤成了一個團,我和真紅,金幣就藏在黑炎盤起來的堡壘之中.爆炸產生的沖擊波雖然可怕,但對山峰一般的黑炎來說卻是絲毫威力也沒有,我們在黑炎身體的保護中除了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的晃動之外就啥感覺也沒有了.

當我們從黑炎的保護中出來的時候,周圍的景象讓我們大吃一驚.剛來的時候真紅和金幣還誇這里環境好,風景秀麗來著,結果現在卻是一副世界末日後的景象.周圍的山峰除了那幾座比較粗壯的之外集體都被削掉了半截,而剩下的山峰上也不再是翠綠的植被,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一片好象得了斑禿一般的山峰.樹木花草什麼的都被沖擊波吹的不知去向,剩下的都是些不足一米高的樹樁而已,說這里現在是滿目瘡痍都算輕的.

"這個破壞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真紅看著外面的末日景象說道.

"我更想知道我們的目標怎麼樣了."

金幣剛說完,就聽撲通一聲,一只火紅色的小狐狸被扔到了我們面前,跟著小龍女便有如仙子下凡一般飄然而落."主人."小龍女直接伸手把那片青龍逆鱗遞了過來.

我一邊接過逆鱗一邊道:"這東西果然還是要龍族才能發揮全部威力啊!"

小龍女一聽我的話連忙搖頭道:"不,剛才的威力不是正常情況."

"什麼叫不是正常情況?"

"就是威力失控了."小龍女說道:"主人你自己用的時候鱗片似乎是會控制技能大小的,也就是按照一個定值釋放法術,指定的威力到達後就不再吸收主人的魔力了.不過剛才我使用時這個技能居然沒辦法終止,要不是我反應快把鱗片拽了下來,這會我就得變成龍干了!"

"那以後還是我自己用吧."我說著便將鱗片收了起來,然後指著地上的假紅翎問道:"她怎麼樣了?"

"還沒死.剛剛她好象是用法力抵抗了我的攻擊,不過那次攻擊威力太大,她的法力沒能完全抵消攻擊力,所以被波及了一點."

金幣用手摸了摸地上那只看起來相當可愛的小狐狸並轉頭問我:"這次的任務是什麼?殺了她還是制伏她?能把她變成魔寵嗎?"

"等下."我說著便從身上抽出記錄卷軸打開看了一下,然後道:"很不幸的告訴你,魔寵沒指望了.任務是將她交給剛剛召喚我們來的那幫人."

既然任務有要求,金幣也不好強求,畢竟系統是不會給出這樣的漏洞讓我們鑽的.如果放棄完成任務真的把這個假紅翎變成魔寵,之後系統絕對會給我們找麻煩,而且這個麻煩的等級絕對會讓我們有得不償失的感覺,所以即使連貪財的金幣在聽說是任務要求後也沒敢想什麼歪點子.

將這個已經陷入昏迷的假紅翎交給那幫把我們召喚來的家伙後,他們也給了我們一塊玉牌算是任務完成的報酬,不過在他們看到我們身後的那片荒山時,那表情還真是複雜.我估計要是他們早知道會搞成這樣,可能甯可讓紅翎在這邊肆虐也不請我們來了.不過我們反正完成任務了,他們怎麼想可就與我們無關了.

帶著那塊玉牌返回祭壇之上,之前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門又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穿過光門之後我們便重新回到了真理之塔里面,不過那塊玉牌在回來後就自動消失了,當然作為交換我們也得到了一件任務獎勵.

和一般的任務發放點不同,真理之門的特點就是根據需要定制任務,所以任務獎勵肯定是你之前要求的東西.我們之前要求的是告訴我們俄羅斯人藏起來的那支小分隊去哪了,結果現在真理之門就直接給了我們一個像指南針一樣的東西,不過那玩意顯然不是用來指南的,而是用來指出那支俄羅斯人的精銳分隊所在位置的.

東西到手之後我便和真紅她們一起返回了戰場前線,然後和軍神打了個招呼並讓真紅和金幣去忙自己的事情,然後我才一個人拿著那塊指南針一樣的東西開始追蹤起俄羅斯人的秘密部隊的去向.

本來我們一直認為俄羅斯人的小分隊是隱藏在戰場附近准備在戰斗進行時打我們個措手不及的,但是在我這一路卻是越追越糊塗.本來我認為那個小分隊應該離我們不遠,畢竟他們還是要支援戰場的,不可能跑太遠,所以我一開始是騎著夜影在跑.可是跑了很長一段路之後我才發現那個指針依然牢牢的指著一個方向不動,考慮到時間問題,我就干脆換上了飛鳥.可是這一換不要緊,結果卻把我嚇了一跳.飛鳥竟然帶著我一口氣飛出了五百多公里居然還沒追上那支俄羅斯人的精銳分隊.

"軍神,知道我現在到哪了嗎?"

"快到西安了."軍神平靜的說道:"我在坐標圖上一直跟蹤著你的位置."

"你不覺得奇怪嗎?"

"不,奇怪是你們碳基生物的情緒,我是矽基生物,沒有這種情緒.不過,根據你現在的位置分析,俄羅斯人的那支小分隊顯然並不是用來在戰斗中做突襲用的."

"我看也是.除非他們也有長槍這樣的坐騎,否則我們那邊真打起來了他們連趕回來都來不及."

"既然不是准備戰場突襲,那就應該另有目的,不過我不太擅長處理這種發散性思維的問題,需要我把副會長他們接上線問問嗎?"

"不用.與其在這瞎猜不如讓我快點找到他們,等發現他們之後就什麼都清楚了."

"說的也是."軍神道:"那你盡快找到他們吧.我們這邊看起來俄羅斯人依然沒有要動手的跡象,不過也可能這只是他們有意做給我們看的假象.不管怎麼說暫時這邊還算安全,所以你可以集中注意力在你那邊."

"嗯,那我就……嗯?哎呀,飛過頭了!"我正和軍神說著話,手里那個指南針一樣的東西卻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身,從指向正前變成了指向正後.如果不是這個指路的裝置出了問題,那麼這個現象就只能代表一個情況——我們剛從那幫俄羅斯精銳的頭頂上飛過去."飛鳥,快降落.軍神,我想我發現他們了,先不和你說了."我一邊喊著讓飛鳥趕緊降落,一邊切段了和軍神的聯系.

因為我們一直在超音速狀態下飛行,所以盡管只錯過了十幾秒,可飛鳥依然沖過了老大一截.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距離他們遠點降落不容易被發現.反正我手里有這個跟蹤器,不怕跟丟了.

當飛鳥把速度下降到安全范圍後我便直接把他收了起來,然後自己張開翅膀滑翔降落帶了下面的那片茂密叢林之中.

現實世界中因為大規模開發,中國地區已經很少有大面積的森林存在了.不過游戲里沒有那麼多工商業活動,農業似乎也很罕見,好象大家吃的東西都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反正我很少有看到過農田的.不過,正因為沒有那些農田和工廠,所以森林便成了主要地貌.

當我滑翔到森林的頂端後,便收起了翅膀,輕巧的在一棵大樹的樹冠上一點,然後借力跳向前方的一棵大樹,在紛亂的枝杈間來回跳躍幾次後我便降落到了離地只有四五米高的一根枝杈上.在這種原始森林中,這個高度只是樹木的底部,畢竟這里的大樹很少有低于二十米的.

為了不留下腳印,我就直接在這種高度的樹枝之間來回的跳躍,反正密林之中有的是樹杈.就這麼向前跑了一小段路之後,我終于發現了那幫俄羅斯精銳的身影,而他們也正朝我這邊走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零八章 過去的紅翎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章 渾水摸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