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強後援團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強後援團

我看著那國師骷髏哆哆嗦嗦的問道:"你確定當時你們國君把小公主封進這里面了?"

"當然,封印那天的儀式還是我親自主持的呢.怎麼啦?有什麼不對嗎?"

見對方還沒反應過來,我只好耐心的引導他道:"小公主為什麼會變成妖魔?"

"因為魂金啊."

"那麼魂金是如何使人變成妖魔的?"

"通過讓接觸它的人吸收大量靈魂能量,然後當能量超過靈魂控制力就會變成妖魔."

"好,既然如此,人會吸收靈魂之力,那麼妖魔呢?是不是也能吸收?"

被我這麼一引導國師似乎也想到了一點眉目,只是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只是機械的回答道:"既然人能吸收,妖魔應該也行吧.而且按照靈魂強度的原理來分析,好象吸收靈魂之力變成的妖魔吸收魂金能量應該比常人更快才對."

"好,既然妖魔也可以吸收魂金中的能量,那麼連一個普通人接觸魂金時間稍長都會變成力大無窮的妖魔,而變成妖魔之後依然繼續長時間接觸魂金會如何?"

"糟糕……"國師終于反應了過來.對妖魔來說魂金就是一種超級補品.野生的妖怪吃人其實主要就是吸收人的靈魂能量用于成長,低級妖怪因為無法主動提取靈魂,所于往往是連肉一起啃,而高級妖魔就只吸收靈魂不再吃肉了.這魂金既然是靈魂壓縮而成,那麼對于妖魔來說這東西跟本就是高純度的超級補品.把一個妖怪關在用補品做成的監獄中,那能有啥結果?

"該死,你師父和國君的腦袋絕對讓同一頭驢踢過."我一邊說著一邊轉身往回跑,而國師也只好跟著我一起跑,一邊跑他還一邊問.

"大人你跑什麼啊?"

"跑什麼?跑去喊人救命啊!你們國君和你師父簡直就是倆白癡,居然花那麼大力氣養出這麼個妖孽來.我敢保證這東西主要一出來絕對是翻天覆地乾坤逆轉,這種事情根本不是我們自己搞的定的."

"可是大人你都搞不定,難道還有誰搞的定?"

"這個你就甭管了."我說著說著突然就停了下來,然後抬頭看了看頭頂上道:"你說這上面是你們國君下令封上的?"

國師沒想到我突然就換了話題,先是抬頭看著洞頂愣了一下,然後才點頭道:"是啊.當初這里即使個大洞,直接就通著外面."

"這上面用什麼東西封的?有多厚?"

"用的是石頭和夯土結構,厚到是不太厚.大人你……"

國師的話還沒說完我便已經一個響指召喚出了米拉,然後抬手一指頭頂:"給我開個洞出來."

米拉抬頭看了眼洞頂,然後嘴巴一張,轟的一聲頭頂的洞口瞬間被一道紅光轟出了一個直徑三十多米的大洞,下落的泥土和石塊砸的國師抱頭鼠竄,不過我卻沒空理他,直接往米拉身上一跳."帶我出去."

伴隨著嗷的一聲龍吟,米拉立刻張開殺翼猛的一拍,巨大的身體直接頂著下落的岩石和泥土就朝那個洞口沖了過去.只聽轟的一聲原本只有三十幾米的洞口突然又大了一圈,米拉直接帶著我從中間一穿而過,然後展翅飛上了高空.我不等米拉准備好便直接從她身上跳離,召喚出飛鳥接住我之後又把米拉收了回去,然後讓飛鳥用他的最快速度朝附近的城市飛了過去.

"主人你趕時間去傳送陣?"飛鳥邊飛邊問.

我點頭道:"是的,十萬火急,趕緊加速."

"真急的話為什麼不直接用傳送戒指呢?"

"嗯?"飛鳥的一句話把我搞愣住了.是啊,剛才都急糊塗了,居然忘記咱有傳送戒指的嗎.直接把飛鳥塞回去我自己又在空中啟動了傳送戒指,然後下一秒我就從南天門外的傳送陣中滾了出來.由于傳送前我是在運動中的,所以出來沒掌握好慣性,結果以一個非常狼狽的姿勢直接摔在了南天門前.

守門的四大天王看到我連滾帶爬的摔出傳送陣都很詫異,畢竟除了當年的孫猴子,我算是第二個敢跟天庭對著干的牛人了.況且孫猴子就是個傻大膽,實力雖然很強,但人情世故卻並不通達,頂多有點小聰明罷了.可我不一樣,按照天庭內部的說法,我是梟雄形的人物,不但武力值夠高,智力和勢力值也都不低,在這兩點上孫猴子和我沒法比.

不過,就是因為我在天庭中的形象如此強悍,今天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摔出傳送陣他們才會更驚訝.幾位天王一看到我摔倒連忙就迎出門來想扶我起來,然後順便問下怎麼回事.不過讓他們驚訝的是我沒等他們扶就自己從地上一跳爬起來,然後大喊著:"別擋路,緊急狀況."一邊沖進了天庭內部.

因為不知道具體啥情況,四大天王也不好說什麼,反正我算是天庭掛名神仙,進出南天門根本不用通報,他們並不需要阻攔我.

我一路沖進南天門之後也不管沿途詫異的看著我的那些神仙和仙女,直接就沖到了凌霄寶殿,然後拿出個大喇叭喊道:"玉帝在哪?快來凌霄寶殿,十萬火急,所有聽到的神仙也趕緊來開會,再慢我們全都要完蛋啦!快快快,別整理你們的形象了,命都要沒啦,快跑啊!"

被我這麼一通喊,就算不急的人也只好加快速度趕來了,最後玉皇大帝更是被倆天將架著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到了凌霄寶殿.

玉帝這邊一進來就發現下面各路神仙都到的差不多了,因為凌霄寶殿里有通訊法陣直接連著各路神仙身上的通訊法寶,所以我這麼一喊那些神仙立刻就到了,不少人甚至都是直接用仙術傳送回來的,而且比較搞笑的是居然真有人穿了套內衣就出現了,看樣子人家好象才剛洗完澡的樣子.

"哎呀我的紫日大仙啊!你這到底是發的哪門子瘋啊?"

"發瘋?我哪有空跟你們發瘋啊?真是十萬火急的大事!再不快點我們就要一起完蛋了!"

聽我口氣不像開玩笑,玉帝他們也認真了起來."敢問到底是什麼事情如此緊急啊?"跟在玉帝身邊的太白金星問道.

我沒說妖魔,而是首先拿塊金色的東西出來."這東西你們可認得?"

四周的神仙都是先眯眼看了一下,然後還是太上老君回答道:"此乃魂金,是由生靈的三魂七魄壓縮而成.此物雖然功能強大用處多多,但人為制造此物卻是有傷天和的大逆之事.請問紫日道友手中這塊從何而來?"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東西具體怎麼來的,但是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天庭建立之前的山古大戰時期遺留的東西.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東西還有很多.我在下界發現了一座遺跡,面積相當于一座小型城市,其整體結構完全由魂金構成,體積之大簡直聞所未聞."

"什麼?有一座城市那麼大的魂金?"這下連太上老君也坐不住了.修仙說到最後就是煉魂,而魂金就是提純過的純粹靈魂能量,其中不含有意志和記憶,卻有著平和的能量,只要自己的靈魂承受的了,可以通過直接吸收魂金來提升修為,而且速度奇快且無任何副作用.更重要的是即使吸收魂金達到極限,只要不超過承受限制,就可以慢慢消化,等體內吸收的魂金能量穩定後就可以再次吸收,如果這樣反複吸收消化再吸收再消化,那麼只要魂金足夠,理論上是可以把一個螻蟻一般的存在在幾個月之內培養成一個比鴻鈞教主還厲害的大能的.如此恐怖的東西居然會有一座城市那麼大一塊,這消息即使是太上老君聽了也坐不住了,別的神仙更是個個雙眼冒綠光,瞬間凌霄寶殿就變成了狼窩.

"夠啦."隨著一聲怒吼,凌霄寶殿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因為怒吼之人就是鴻鈞教主.本來我只是想找玉帝他們來著,,沒想到居然連這位大BOSS都給請出來了.

一聲怒吼震住在場的神仙們後,鴻鈞教主立刻對我道:"紫日,你既然發現了這麼一塊寶藏,為何不躲起來自己享用,反而跑到天庭來示警呢?"

一聽鴻鈞教主的話那些神仙也都反應過來了.大家都在想:"是啊.這魂金對誰來說都是一堆巨大的寶藏.按說我得到寶藏就該藏起來悶聲享受才對,財不露白的道理大家都是知道的.再說了,就算要露出來顯擺,也沒道路跑來示警啊?示警就代表有危機,發現一大堆財寶能算什麼危機?"

正當大家疑惑之時,我一句話就把他們的疑問全給解開了.不過等他們明白過來之後,剛才的疑惑就在瞬間全部變成了恐懼.因為我說的是:"問題是那堆魂金被倆白癡建成了一座監獄,你們還關了一個普通人變化的妖魔."

"你說什麼?"

神仙和妖魔都是修煉靈魂能量的,這魂金神仙們知道自己能用,妖魔自然也能用.剛剛大家還在想,只要魂金足夠,只要幾個月自己就能修煉到鴻鈞教主那個級別,可是現在他們卻突然聽說有個妖魔被封在了魂金制作的監獄里.這哪是監獄啊?那是天堂啊!封閉的環境不受外界干擾,無聊的地方反而更適合修煉,況且周圍還遍布魂金這種修煉聖品,這妖魔的實力那還不一日千里啊?

一想到那妖魔的修煉速度,這些神仙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不過最終還是二郎神反應最快問道:"那只妖魔在里面被封了多久了?"

"不知道."我第一句話先是讓眾神仙稍微失望了一下,但接下來的話卻把他們一個個全都嚇了個半死."不過,我能確定的就是至少不低于兩千年.不出意外應該在兩千二百年以上,兩千五百年以下."

"兩……兩千……二百年……還以上?"有人不相信的重複詢問著.

我非常肯定的說道:"我在附近複活了一披當初負責建造那東西的勞工,其中正好有一個是當初督建那東西的秦國國師.根據他的說法,那東西是秦王朝還沒統一中國之前完成的,所以……"

"秦朝的東西?難怪你說肯定在兩千年以上了!"二郎神精神恍惚的說道.

鴻鈞教主也是皺著眉頭說道:"如果依靠純粹的魂金進行輔助修煉,這只妖魔的實力恐怕已經是我的數千乃至數萬倍了.即使整個天庭連手也未必滅的掉他啊!"

"不不不,你們擔心有些過度了."我出聲說道.

本來聽說那妖魔在曆練呆了兩千多年,在場的神仙都有種准備給自己辦後事的表情了.不過聽我這麼一說,他們的注意力立刻就全都集中了過來.

看到他們這麼興奮的盯著我,我也很直接的解釋道:"各位都知道,我的行會也是很擅長搞研究的,所以魂金的強大我自然也很清楚.不過,雖然那只妖魔在其中被封了兩千多年,但鴻鈞教主剛剛分析的卻也不完全准確.那只妖魔應該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強."

"你快說說,為什麼那只妖魔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強?"

我仔細的解釋道:"首先,這只妖魔並非山中精怪修煉成妖之後被封在魂金之中,而是當時的秦國國君的小女兒受到魂金能量滲透而變化出來的妖魔.這只妖魔是由人變的,且剛剛形成,最初階段肯定是意識模糊,而且即使後來意識穩定下來,他也和一般妖魔不一樣,因為他之前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懂修煉方法,所以即使變成妖魔,他也不會一開始就明白如何利用魂金,頂多是隨著呼吸吸收少量魂金潰散出來的游離能量而已."

聽到我的話,眾神仙都不住的跟著點起頭來.魂金這東西確實是修煉聖品,可前提必須是你懂修煉才行.如果只是光靠自然吸收,那速度肯定和主動修煉沒法比.

想明白了這個關鍵,那些神仙緊張的情緒頓時放松了不少,不過還是有人問道:"就算一開始那只妖魔不懂修煉,可就像山中妖魔壽命長了之後自然會領悟一些吐納之法一樣,這只妖魔被關了兩千多年,就算是在外界自然生長的妖魔過了千年也都不好對付了,何況是在魂金中長了兩千年呢?"

聽那神仙問完我立刻說道:"當然,這確實是個問題,所以我才會火急火燎的把大家叫來想辦法.當然,我叫大家來就是覺得如果我們肯下本錢,應該還能震的住那妖魔."

"可是在魂金中修煉了兩千年的妖魔,即使初期不懂修煉,哪怕他最後領悟修煉之後只來及修煉了一兩百年,那實力也不得了啊!"

"這個我也有想到,不過這其中卻有另外一個原因讓我覺得那妖魔不會強的太過分."

"還有什麼原因?"

"這個原因出在思想上."我解釋道:"一般妖魔原本就是山中的動物或植物,甚至是有靈性的石頭或者別的什麼死物.可是不管是什麼東西,這些東西原本就知道自己不是人類,變成妖魔他們自然也沒有什麼感覺,只認為自己變強大了.可是人乃萬物之靈,突然變成妖魔對別的生物來說是進步,對人來說卻是退步了.那名妖魔原本是公主,生在皇家,自然嬌生慣養.加上她又是個小女孩,心理其實並未成熟.突然變成妖魔之後,初期因為妖魔化後靈魂失控而爆怒傷人,後期隨著吸收的魂力上升,她反而會逐漸恢複些理智.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必然會非常的傷心彷徨,加之她發現自己被囚禁在封閉空間中,自然更加無助害怕.這樣的狀態下她自然不可能進行修煉,不過自然吸收來的能量會讓她的靈魂很快再次超載,然後她就會再度失去理智.如果她一直找不到修煉方式並控制自己的情緒的話,這種理智和瘋狂的情況就會交替出現,那麼她實際上很可能到現在都沒學會如何修煉."

"也就是說那妖魔可能只是在一堆魂金中呆了兩千年而已其實並沒有修煉吸收魂金的能量?"

"差不多吧.不過這種猜測只是建立在猜想的基礎上,雖然可能性很大,但不排除有意外的出現.而且這個過程到底能循環到長時間也不確定,可能他確實出現了這種情況,但很早之前就恢複了理智並學會了控制情緒,也可能她最近才學會這些或者根本就沒學會,這都是有可能的."

聽了我的話,在場的神仙一個個都是表情不定起來.他們現在是非常希望我的猜想能夠正好就是事實,否則的話我們大家可就都有麻煩了.

那只妖魔如果真的早就開始修煉,甚至不要長,她只要有計劃的修煉超過二百年,那麼在場的全捆一塊估計都休想干的過她了.哪怕她的性格比較好,不會大開殺戒,可作為中國神界的統治體系,天庭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容忍一個非本體系的生物突然爬到自己頭上去的.所以,不管那妖魔最後以什麼態度面對天庭,總之只要她比天庭的實力強,天庭就絕對容不下她.況且對方擁有超強的實力且性格溫和的可能性實在不高,你見過幾個人在完全沒有約束的情況下還不顯露出獸性的?叢林法則既然叫做叢林法則就說明它是自然界的規律,高等生物的理智行為不過是我們自己約束自己的結果.那個妖魔被封了兩千年,再好的脾氣也該憋瘋了,所以想要善了的可能性無限趨近于零.

當然,除了天庭,我自己其實也有麻煩.天庭擔心的是自己的地位,我擔心的是咱的財產和關系網.現在我和天庭的合作關系基本上已經算是正規化了,雖然不能說有多和睦,起碼一般的交易行為都沒什麼問題,只要雙方都有賺頭,合作也很容易.可是突然換個妖魔來當中國地區的神界領航者,那我的關系網等于就全都白搞了,到時候全部從頭再來,那費的事可就大了.另外,妖魔一向就不是什麼安分的存在.這位小公主變化的妖魔被關了兩千多年,到時候公主脾氣加下床氣一起爆發,再配額她的實力,那還不把中國范圍內的玩家禍害到死啊?咱現在雖然不能說是中國的主宰,起碼也是領頭羊.中國受打擊我肯定要直接或者間接承受損失,而這都不是我想看到的.所以說這妖魔出來之後一旦我們發現制不住她,那問題可就徹底麻煩了.

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後天庭的各路神仙也都不敢再耽擱了,畢竟那東西隨時都可能跑出來.如果能趁她剛脫離那座監獄的機會把她控制住或者干掉,那就最好了,否則等她出現把自己的各種能力都適應好了,那我們可就真麻煩了.

鴻鈞教主作為這里地位最高的存在,直接說道:"對付此等妖魔一般天兵去了也白搭,還是在高級神仙中甄選一下為好."

玉帝連忙請示:"那我們具體該讓誰去呢?"

鴻鈞教主略微沉思了一下道:"這樣,讓四方守護和國家守護同去,另外我會讓元始和老子一起去幫忙,天庭這邊再找些高手吧."

玉帝立刻道:"去的都是超級強者,太弱的去了也是礙事.那不如這樣,讓太上帶隊,派出月姬,紫竹,悟空他們同去如何?啊對了,還可以把如來和鳳凰一起帶上."

現在佛門被滅,原佛門殘余勢力大部分都成了天庭的成員.大日如來雖然原先在佛門中是頂級存在,不過到了這邊屬于投誠,自然要降點級別,所以行動組里有他也不足為奇.再說連元始天尊這級別的都去了,讓他參加絕對是給面子的行為,一般人想參加還沒機會呢.

玉帝和鴻鈞在那一陣交流,最終確定了一支三十幾個人的隊伍,雖然近一半我都不認識,但認識的那些卻無一不是舉手之間推山填海的主.如果把天庭這邊所有人的戰斗力加一起算成一萬的話,這里至少有三千多,可以說天庭把三分之一的戰斗力都派出來了.如果這幫人都解決不了那個妖魔,那麼鴻鈞肯定就要親自參加任務了.其實他這次就想去來著,可惜系統有規定,他是總BOSS,底下人不吃一次虧他根本出不去,所以只能先在家等著隨時支援.

現在整個天庭的戰力算一萬,我帶走的這三十幾人占三千多,鴻鈞自己一個人就能占到三千多,而剩下的那些人全捆一塊大概也就三千多的樣子了.不過那三千多因為都是分散的戰斗力,所以去了也是送菜,因此天庭就算有一萬的戰力,能拿出來對付妖魔的最多有就六千多接近七千而已,剩下的完全就是用來嚇唬小朋友用的,碰上大朋友就不管用了.

雖說這次任務大家都知道是十萬火急,可畢竟召集人是需要時間的.從這幫人能用三十幾人的數量占到天庭三分之一的戰斗力就能看出,這幫人絕對個個都是天庭的高端武力,而這樣的人一般都是不怎麼出任務的,即使偶爾用任務用到他們也不會一次叫這麼多人,所以想把這些人全找齊需要很長時間.

當我帶著這幫人離開天庭傳送到離那個七雄塚最近的城市時,已經是我離開七雄塚的一個多小時以後了.對于這種速度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能用這麼點時間把人都找齊天庭也算是在拼命了.

從離七雄塚最近的城市出來之後我們便直接升空朝著目的地飛了過去,好在因為前線打仗,城里都沒什麼人,要不然我帶著這麼一大幫子大神出現在街頭非嚇死一片不可.路上的玩家只要隨便丟倆鑒定術就會發現跟我後面這幫家伙沒一個是低于五千級的存在,其中還有個別達到一萬級的變態,估計誰要是打他們的主意,人家不用還手,光自身的反擊屬性就能干掉一千級以下的存在.

"紫日道友,就是這里沒錯嗎?"原始天尊看著下面問道.

我點點頭指著那個地面上的大洞道:"沒錯,那洞就是我出來的時候打穿的."

"那下面應該是一大片洞穴嘍?"

"對,那個用魂金建造的七雄塚就在下面這個洞穴更下面的一層."

元始天尊聽完我的解說後又轉身對身邊的玄武道:"你把上面這層土去掉吧,一會我們好處理一點."

玄武點點頭,然後朝下一指,只聽轟的一聲,下方的土地上突然爆起了一圈煙塵,跟著就見覆蓋在之前那個地下城上方的一整塊土地都緩緩的飄離了地面,然後隨著玄武的手指一動,那塊飄起來的土地便飛到了旁邊的森林之中猛然掉了下去,瞬間便將那片森林全給砸在了下面.

沒有了上面那層蓋子,下面的地下城瞬間便變成了一座建立在大坑中的城市.雖然它的高度在地下,但是沒有頂就不算地下城,看來我想利用這里修建地下城的計劃也泡湯了.

現在沒有上面的蓋子遮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位于原本地下城中央的那口垂直井.我指著那里對元始天尊他們道:"從這下去往旁邊一轉就是個很大的洞穴,那東西就修在里面."

玄武出聲問道:"我把地表移開,然後把下面的那個東西整體升上來如何?"

"不要!"我和元始天尊幾乎同時叫了出來,搞的玄武愣了一下.

我看玄武似乎不明白便解釋道:"那妖魔被封了兩千多年,也可能現在正在沉睡,如果我們可以悄悄的打開七雄塚,要是正好碰上妖魔在沉睡,那我們不就省事了嗎?就算妖魔沒有沉睡,我們也不損失什麼不是嗎?如果你現在貿然把七雄塚升上來,地面一晃動,那妖魔必定會被驚醒,到時候難得的機會也就沒了."

"對,還是你們想的多些,那我們先下去看看再說吧?"

這次我和元始天尊到是沒反對,然後在我的引領下大家便魚貫進入了七雄塚所在的那個地洞,不過……我們剛一進來立刻就發現了一件讓我們差點把魂都嚇沒了的事情.

就在我們進入下面這個地穴並轉過那道遮擋視線的拐彎後,眼前立刻出現了那金碧輝煌的七雄塚,只是讓我們嚇的半死的是此時那座七雄塚上竟然站了好幾個俄羅斯人,而更讓我們恐懼的是這幫人手里居然拿著炸藥.

魂金這東西本來就不結實,再說就算七雄塚的外殼夠結實,可全金屬的東西能有什麼隔音效果?到時候震醒了里面的妖魔,或者讓她暴走起來,那可就有樂子了!所以,在看到那幫人之後,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對著他們大叫道:"別動."

"哈哈,紫日會長,你架子挺大啊."一名站在七雄塚下面的俄羅斯人聽到我的聲音便轉了過來,然後對我說道:"我們知道你很能打,也是一方霸主,可我們又不是你的手下,你想命令我們是不是搞錯對象啦?"

看到說話的人我便明白了這些人出現在這里的原因,因為眼前這家伙我見過,就是俄羅斯人的那個第二梯隊里的人.聯系之前的情況我也能猜到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不用說,他們肯定是被冰封女妖調來的.之前他們雖然說要在通道里休息,可後來第一梯隊被我干掉了.他們雖然不想第二梯隊搶他們的功勞,可任務失敗總得報告吧?而冰封女妖知道他們被我襲擊之後的信息,肯定是聯系了剩余的這個第二梯隊,然後他們就掉頭找了回來.當然,他們回來正好趕上我去天庭報信去了,結果就是他們提前發現了七雄塚.至于他們為什麼要埋炸藥,這個我也大概猜的到.肯定是他們找不到進去的大門,所以打算炸條路出來.

這七雄塚原本就是用來監禁那個小公主變化的妖魔的,當初建設的時候就沒打算讓里面的妖魔出來,自然是連門都沒有裝.沒有門,開鎖之類的技能就用不上,也難怪他們會想到用炸藥硬開一條路出來.

"都別動,那里面封著妖怪."我大聲叫道.

"哈哈哈哈……"聽到我的叫喊,那幫俄羅斯人竟然全都笑了起來.

看著那幫狂笑不止的俄羅斯人我突然就明白了過來.

之前在追蹤這幫俄羅斯人的時候我曾懷疑過,按照系統設置,外國人應該是接不到和本國曆史有關的任務的.但是俄羅斯人居然接到了一個有關秦朝的任務,這讓我非常的奇怪.但是現在一切都明白了.俄羅斯人接這個任務不是為了獲得什麼好處,他們早就知道這里封著妖魔.他們的目的不是獲得任何利益,而是為了把妖魔放出來給我們制造麻煩.

怪不得他們能接到這個任務,怪不得他們聽我喊出有妖魔會狂笑,怪不得冰封女妖甘願用俄羅斯的全國兵力來拖住我們.原來所有症結都在這里,原來他們根本不是想要得到好處,原來他們就是在給我們制造一場人為的滅頂之災.這樣說來,之前第一梯隊在發現我的時候的那些反應就應該全是演戲了,他們根本不想在我之前創進去,他們只不過在給我一個進入那里面並代他們放出妖魔的理由.這幫陰險的家伙.多虧我找到了國師問出了真相,多虧我認出了魂金,不然這次可就真的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一群鼠輩到是狂妄的很."青龍用很平淡的語氣說完便對旁邊的白虎道:"還是先把他們弄下來吧?這樣看著怪嚇人的!"

青龍當然不會怕那幫俄羅斯人,他怕的是這幫瘋子把妖魔給吵醒了.白虎自然也有一樣的想法,所以在聽到青龍的話後毫不猶豫的一揮手,對面的那幫俄羅斯人瞬間便離開了地面全部被一個個小旋風卷了起來向我們這邊飛來.不過,在發現自己被束縛住並被帶離地面後,那些俄羅斯人中抓著炸彈的便立刻將手中的炸彈全部扔向了下面的七雄塚.

看著那些炸彈落下去我感覺心髒都快蹦出來了,好在我身邊跟了一幫大神,沒讓這些家伙得逞.那些被扔出去的炸彈的確是爆炸了,但爆炸後卻沒有聲音,而且爆開的火焰只擴散成了一個個直徑一米多點的火球就再也無法向周圍擴散了,就好象被一層看不見的東西給包裹住了一樣.

朱雀伸手對著那些爆炸的火球一招手,炸彈產生的火焰瞬間便全部彙聚到一起燃燒朝朱雀飛了過來,然後全都從她的手掌心鑽了進去並消失于無形.

"呼,還好咱這邊有玩火的高手在!"看到炸彈沒能產生任何效果我總算是放心了一點.不過我也真是的只是放了一點心而已,因為那個七雄塚里的妖魔可還沒解決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秘辛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