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出人意料的妖魔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出人意料的妖魔

我這一聲喊,後面那幫大神也反應過來了,紛紛跟著我一起跳下了那個洞然後順著通道一路往前跑.

剛開始進入地道的時候因為急著追目標,所以我們還沒注意,可是跑了一陣就發現這通道還挺奇怪的.說它奇怪到不是這里裝了啥機關什麼的,主要是這個通道的結構.一般來說地下通道至少應該挖成能讓人在里面行走的高度才對,可是這條通道除了剛才跳下來的那個垂直部分外,其他部分全都只有一尺多寬,別說玄武和白虎那樣身材高大的,就連紫竹仙子這樣身材苗條的都得費好大勁才能鑽進去.當然,大神們是不會鑽狗洞的,所以開路的工作全部交給了玄武來處理.

跟著玄武一路往前跑.走不多遠通道就開始斜著往上,然後延伸了一段距離後就碰到好多樹根,我們估計大概是鑽到某處森林下面了.原本一直保持著一個大致方向向斜上方延伸的通道在這里突然拐了個彎變成了垂直向上的一條垂直井,然後隨著玄武向上給這條通道開了個天窗,我們也紛紛從洞里爬了出來.

"這是哪兒?"朱雀一出來就四下觀察著問道.

青龍道:"好象就是剛剛我們下去的那個地方外圍的森林."

我轉頭看向白浪問道:"氣味還有嗎?"

白浪點點頭,然後抬起一只爪子指向林中道:"往那邊去了."

"快追."元始天尊指著那邊喊道.

"等一下."碧凌忽然道:"從地面上追不如到天上追,我們在地面上只是浪費自己的優勢而已."

"說的對,大家飛起來."元始天尊說完又轉身交代我道:"紫日你在地面上追,利用氣味搜索防止跟丟了."

我點點頭召喚出夜影翻了上去,然後讓白浪順著氣味開始追擊,而後面的眾大神也紛紛飛上高空超越我向前飛了過去.

元始天尊的意思其實是由他們先往前追,如果那妖魔沒轉向,那麼他們肯定能先抓到目標,而如果對方轉向了,在地面上的我就可以跟蹤氣味繼續追擊,這樣就可以既保證速度又保證不會追丟了.

本來元始天尊的計劃到是不錯,可惜那妖魔實在是太另類了,以至于最後竟然出了問題.

我騎著夜影速度雖然不慢,可我的速度並不是取決于我,而是取決于正在找氣味的白浪.本來照白浪的速度當然也不慢,可惜時不時的要停下來追蹤一下氣味信號,所以速度肯定是沒法和天上飛著的那幫大神比了.

當我們追了差不多半個多鍾頭之後,天上的元始天尊他們早就跑沒影了,我在後面也只能悶著頭往前追.按照分開前說好的,誰發現目標就往天上扔個信號彈,另外一方就會立刻向這邊靠攏.我因為一直沒看到信號,所以認為妖魔要麼是在頂前面,要麼就是在前面某個地方拐彎了.總之短時間內不可能追的上.不過,問題就出在這里了.

我騎著夜影正跑著,忽然就見前方的林地之中一抹白色一閃而過.雖然對方動作很快,但我的動態視力也不是一般二般的,幾乎是在那身影閃過的瞬間我就准確的捕捉到了那個身影的形態並確認了那是個穿了一身白色絲袍的女人.不過,因為我們正在追妖魔,所以盡管在這種深山老林中遇到穿著白袍的女人相當奇怪,但我卻沒有打算去搞清楚她的身份.不過,就在我和白浪從那個女人閃過的地方一沖而過之後,白浪卻是突然一個急停,四肢在地面上拉出了幾道大溝之後還愣是沖出十多米才停穩.

因為夜影一直在跟著白浪跑,所以時間長了就成習慣反應了.結果跑著跑著他突然發現白浪緊急刹車,然後他就想也不想的跟著一個急停,而且和白浪不同,夢魘的變位運動能力簡直就是變態級的.那麼快的速度,白浪在地面上滑出去十幾二十米才把慣性完全抵消掉,可夜影這家伙卻跟裝了減速傘一樣,不到兩米的距離上他就完全停了下來.不過問題是他停住了,我卻停不住了.

實際上夜影剛停穩就意識到糟糕了,因為他突然停住卻沒和我打招呼,加上我剛剛還在想那個閃過去的白衣女人的事情,所以有點分心,結果夜影突然一個急停,我就直接從他腦袋上飛了過去,然後一直超過在地面上刹車的白浪後又向前飛了十多米才落地.不管怎麼說白浪有四個爪子在地面上用于減速,我在空中又沒地方借力,比白浪沖的遠再正常不過了.不過也幸好我飛的比較遠,這麼長的滯空時間給了我反應時間,等我落地的時候我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姿態並進入了狼人形態.在空中轉了個身,背對飛行方向,然後以雙腳首先落地,跟著雙手也猛的按在地面上,狼人形態下四肢尖端的利爪有著良好的抓地力,我就這麼在地面上滑出了七八米也終于將沖擊力完全抵消徹底停了下來.

剛一站穩我就立刻向夜影走了過去並有些生氣的問道:"你怎麼說停就停啊?"

夜影不太好意思的回答道:"一時忘記了,看白浪停我也就跟著停了."

我搖搖頭轉而問白浪:"怎麼回事?是不是氣味轉向了?"把我摔下來是夜影的錯,白浪的任務是追蹤,所以我並沒有責備白浪,只是問他是不是發現氣味轉向了.

白浪在我問完果然有所反應,只不過他不是告訴我氣味轉向了,而是沖著前方的一棵大樹後面叫道:"目標就在那樹後面."

"什麼?那東西在這?"我一邊叫著一邊就緊張的把永琠滮F出來並將其變成了爪套包裹在我全身的刀刃和爪子上.老實說狼人形態下近身格斗才是最能發揮戰斗力的格斗方式,所以我並沒有把永硠雃角偵穨L器.完成了永琲漯著之後我又四下看了看,但是並沒有發現妖魔的身影,然後我便對著那邊的一棵大樹後面叫道:"姑娘,你快過來躲一躲,那邊有妖怪."

我喊的就是剛才閃過去的那個白衣女子.我實際上一直都知道她在閃到路邊之後就藏到了樹後面,只不過我現在在追擊妖魔,所以沒管她.現在聽白浪的意思,那妖魔就在那邊的某棵樹後面,那女人應該距離妖魔不遠,站那邊可不安全.

本來我是好心,可是我才一喊完,白浪就叫道:"錯了,主人.那女人就是妖魔."

"嗯?你說什麼?"

白浪認真的說道:"之前我一直就在奇怪,為什麼妖魔的味道聞起來好象帶著股香氣,現在終于明白了.那妖魔就是個女人,所以身上才有體香."

"剛才閃過去的白衣女人就是那妖魔?"我驚訝的問道.

白浪解釋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妖魔,但是七雄塚里確實全都是她的味道,而且那氣味已經深入到魂金之中了,可見她在那里至少呆了百年以上."

"那就沒錯了."聽到白浪的回答我立刻認真了起來,並且迅速的從身上摸出了一根卷軸往天上一扔.那根卷軸剛飛起來幾米變轟的一聲爆成一團火球,然後就見火球之中沖出一條金龍扶搖直上一直沖到云端才再次轟的一聲爆成了漫天火雨.

"是紫日."正往前拼命趕路的眾位大神突然感應到了後方爆開的特殊魔力波動,紛紛回頭去看,結果正好看到金龍爆開的一幕.

實際上剛剛我扔出去的那根卷軸和一般的信號彈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它除了能發出強光和聲音之外,還可以在爆發的瞬間便發出強大的魔力波動讓遠處的人感應到.元始天尊他們就是因為感覺到卷軸爆發瞬間發出的魔力波動,所以才會提前回頭張望的.

發現我這邊的信號之後,眾大神立刻調頭往回飛,而此時我卻是定在那里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按照大家的一致猜測,這妖魔的實力絕對是強悍的不能再強悍的那種,所以即使看到她剛才以一個白衣女子的形象出現,我也沒敢貿然沖上去.要知道這可是和平時做任務或者和玩家PK不同.平時我的實力遠超那些和我的對戰的家伙,所以稍微鹵莽一些也無所謂,可是眼前這妖魔的實力我估計自己是有八九干不過,這種時候主動出擊只能讓我死的更快.所以我現在是敵不動我不動,等後面那幫超級後援團上來再說.反正天塌了有大個的頂著,有那麼幫子大神不用,我腦袋讓門板夾了往上沖?

"主人,我們就這麼看著嗎?"白浪見我武裝整齊之後半天沒反應便忍不住問道.

我沒好氣的說道:"不然怎麼辦?那妖魔的實力搞不好已經比鴻鈞教主還要厲害了,我們現在送上去給她當開胃菜嗎?"

"可我們也不能老這麼傻站著啊?"

"不用.我估計後面那幫大神一會就能到."

我雖然耐心很好,可惜對面的妖魔顯然沒啥耐心.我這邊才說完大神們很快就到,那邊就見那個妖魔突然從藏身的樹後躥了出來,然後朝著一個方向迅速的沖了出去.

本來我的打算是敵不動我不動,現在那妖魔跑了,我也不能傻站著了.伸手一搭夜影身上的鞍子就翻身跳了上去,然後夜影立刻啟動,追在那個妖魔身後沖了出去.不過我的目的就是跟蹤不讓目標脫離視線范圍,並沒打算真把她攔下來,所以我也沒讓夜影放開蹄子跑,不然以那妖魔現在的速度,估計等不到大神們追上來我們就得先發生接觸了.

雖說我沒打算追上那妖魔,但也不能啥都不做,起碼得給後面的大神們留個指示方向的.所以我最後把小龍女給召了出來,然後讓她以本體形態懸浮在我頭頂上,這樣大神們從森林上空飛過來老遠就能看到我們.

做好一切准備,就等著大神們追上來幫忙對付妖魔了,可是跑著跑著,前面的妖魔卻突然出了狀況.她居然被一條高出地面的樹根給絆倒了.有了之前的經驗,夜影這次到是沒有玩緊急刹車,不過他雖然沒有玩緊急刹車,可效果卻和玩了一樣,因為夜影為了不讓我被甩出去,往前沖了老遠才停住,而他停的位置剛好就在那妖魔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個妖魔,我感覺心都快蹦出來了.這可是鴻鈞教主一級的怪物啊?雖然長的一點不妖魔,反而很妖孽,但不管長成啥樣.啃著魂金長大的妖魔那就等于是拿仙丹當飯吃的神仙,而且人家一啃就是兩千年,就算是個白癡,照這麼吃法現在肯定也是個頂級怪物了,何況我還沒聽說妖魔之中有天生白癡的,頂多個別妖魔智力低點而已.

不過,就在我看著眼前這長的比仙女還仙女,卻嚇的我心驚肉跳,直考慮是不是要直接啟動絕對屏障然後傳送閃人之時.那個妖魔居然動了.

沒錯,她確實動了,不過就在我和夜影都因為她的突然行動而嚇的直往後退之時,對方卻突然一邊手腳並用的倒著往後爬,一邊驚慌的叫喊著:"不要過來,你這個妖怪不要過來."

"妖怪?"我第一反應是回頭往後看,在發現背後空空之時我立刻就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以為她這是在騙我回頭,但是當我緊張的轉回來時,預料中的襲擊卻沒發生.然後我就開始犯嘀咕,最後還是夜影不太確定的說道:"主人,貌似她是在說你."

"說我?"我愣了一下,隨後才想起來自己現在還保持著狼人形態,要說起來確實比她更像妖怪.但是……但是不對啊?她自己才是超級妖魔好不好?我只是長的像而已啊!

我這邊正在撓頭呢,忽然就聽轟的一聲,四周的樹木突然就被一股大力連根拔起紛紛飛上了天空,而我們周圍這一大片森林瞬間就成了月球表面,地面上到處都是樹根留下的大坑.不過地面雖然被搞的一塌糊塗,但起碼視野是開闊了不少.

隨著那些大樹被清走,元始天尊終于帶著那群大神落到了我身邊.青龍一看現場情況就有些疑惑的問我:"咦?紫日,妖魔呢?你怎麼救個女人下來不去追妖魔啊?"青龍這邊說著,那邊幾名富有同情心的女性仙子就打算過去安慰一下現在看起來楚楚可憐的妖魔了.

我當然不可能真讓她們過去,一見她們有這打算便連忙叫道:"快退後,那就是妖魔."

不愧是天庭選出來的精英中的精英,一聽到我的喊聲,現場立刻響起一片兵器出鞘的聲音.那幾個已經走到很近的女性仙子也跟裝了彈簧似的瞬間蹦回了我們身邊.

青龍也是一臉小心的看著那女子轉頭問我:"你確定這就是那只妖魔?怎麼一點妖氣也感覺不到啊?"

太上老君站在人群後面喊道:"大家別大意,紫日說的應該沒錯.那只妖魔是靠吸收無屬性的魂金成長起來的,從來沒殺過生,所以沒沾上怨氣.魂金在被壓縮成魂金之前就已經失去了原主人的意識,她光吸收魂金不會產生妖氣."

根據系統解釋,妖魔身上的妖氣,實際上應該是殘殺別的生命之後產生的怨氣纏繞妖魔本體的靈氣而產生的.神仙雖然也會殺人和別的動物,但神仙不直接吞噬靈魂,他們即使需要靈魂來強化也多是先用諸如煉妖壺之類的東西將生靈變成無屬性的仙丹,然後再吃下去.這樣就不會在身上纏繞殺氣與怨氣,別人感覺到他們的氣息時就只能感覺到那種平和的靈氣,而這種靈氣也就是俗稱的仙氣.

但是,妖魔雖然和神仙在修煉方式上大致差不多.但妖魔不會煉魂,他們都是直接吞的.魂魄在進入妖魔體內後會產生一種被殺的怨氣,而這種怨氣因為是意識體,所以會本能的靠近原本產生它的靈魂.雖然這個靈魂已經被妖魔吞了,但靈魂不會短時間內就被消化完,在此之前那些怨氣一直都散不掉,時間長了等靈魂體被消化沒有了吸引力時,這些怨氣卻已經和妖魔的靈氣結合了.而這種幾個了怨氣的靈氣就是妖氣.

眼前這妖魔當初是國君的小公主,是個標准的人類.小公主自然不可能吃人,所以她身上沒有怨氣纏繞,而後雖然她變成了妖魔,可她只是在剛變化後因為意識模糊殺過人,卻沒吃過人,所以依然不會被怨氣纏上.再後來她就被封在七雄塚中長達兩千多年,這個過程中她一直是在靠著那無屬性的魂金成長,自然更不會沾染上怨氣了.所以她身上才會一點妖氣也感覺不到,而這正是我們之前沒搞清楚她的身份的主要原因.

其實早在我追上她之前,元始天尊他們就已經見過這個妖魔了.不過當時他們都在忙著找妖魔,所以用神識掃過去發現對方沒有妖氣之後也就沒管她,直接就沖了過去.要不然他們就該比我先碰上這妖魔了.至于我和白浪,其實也是一樣的情況.距離那妖魔還有老遠我們就發現她了,只是當時一來看到她的外表是個美女,二來完全沒感覺到妖氣存在,所以我們都把她給直接忽略了.結果後來一直到白浪沖過頭後發現氣味沒了才意識到這個美女就是那只妖魔,要不然估計我們一路追出叢林都不會想到其實我們已經從那妖魔身邊跑過去了.

"喂喂,這真是那妖魔嗎?怎麼感覺她比我們還害怕啊?"朱雀的話可不是說假的.我們確實都很害怕.按照之前的估計,這位可是有可能比鴻鈞教主還要厲害的存在,我們這幫人全捆一塊也就頂多和她打個平手.所以即使她的外表看起來相當無害,可我們卻還是一個個都緊張的要命.

"我們現在怎麼辦?"白玉麒麟銀雪問我們.

"不如把她抓回去吧?"紫竹仙子建議道.

黃金天龍立刻搖頭道:"你打的過她嗎?抓她?她反抗怎麼辦?"

"那就直接干掉."朱雀建議.

"貌似更危險吧?"我小聲說道.

"抓又不能抓,打又不能打,總不能一直這麼站著吧?"白虎道.

"實在不行試試用這個吧?"元始天尊說著便從身上摸出了一卷竹簡.

剛開始看到那東西我還沒啥反應,但是等元始天尊把那東西展開之後我就立刻傻眼了."這難道就是太極卷?"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我臨出來之前,師尊將這根太極卷交給我說,萬一妖魔厲害,就用這個將妖魔收進去."

"那天尊趕快用啊?"

"好,我這就用."元始天尊說著便將那根太極卷往那妖魔身上扔了過去.那妖魔一看有個東西朝自己飛來,立刻便驚慌的往後退,而那本太極卷也在飛到妖魔頭頂上之後便放出了一道七彩的光柱將妖魔籠罩了進去,接著我們就看到那妖魔竟然緩緩的飄了起來.

發現自己離開了地面,那妖魔立刻就驚慌的掙紮了起來,不過她現在在半空中根本無處借力,所以雖然她掙紮的很厲害,可她的身體卻還是一點點的向那本太極卷飄了過去.不過……就在我們以為太極卷可以幫我們輕松完成任務之時,意外卻發生了.

隨著那妖魔不斷升高,她的腦袋終于碰到了那懸停在她上方的太極卷.不過,按照正常情況,當妖魔碰上太極卷的瞬間,她就應該被吸進去才對.可是這次當她的腦袋碰上太極卷之後,我們卻同時聽到了一聲清脆的碎裂聲,跟著就見一直在閉目念咒的元始天尊居然突然噴血向後倒了下去,而那太極卷也在瞬間爆裂開來,炸成了一地碎片,那妖魔也重新摔回了地面上.

看到超級法寶被毀,元始天尊受傷,我們一個個全都緊張的要命,靠後的人人護著元始天尊往後退,其他人則自覺的在前面組成了一道屏障將那妖魔和元始天尊隔離開來.不過那妖魔卻沒有任何要反擊的意思,她在摔落地面之後先是緊張的看著我們坐了一會,然後在我們完全沒反應的情況下她卻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我們一看她蹦起來,立刻又是本能的往後退了一大步,不過對方卻沒有顯出原形撲過來,而是轉身就跑.

"我靠,這算什麼情況啊?"看著飛奔出去的妖魔我真是欲哭無淚.這家伙看起來傻了吧唧似乎腦袋不靈光的樣子,可實力卻強到變態.鴻鈞教主給的壓陣法寶那能弱到哪去?何況還有元始天尊在後面支撐,可就是這樣居然還被她把法寶給爆掉了.這妖魔得強到什麼程度啊?

朱雀有些膽戰心驚的對我道:"喂,我們追還是不追啊?"

"不追.不追行嗎?"

朱雀也意識到不可能不追.這家伙可是主神級以上的妖魔,要是天庭不管,讓這麼強力的妖魔在外面亂晃,那天庭還是天庭嗎?

"不管怎麼說先追上去吧.哪怕不打,起碼也得跟著啊!"青龍這句話到是讓大家覺得都比較實在,于是眾人便連忙又跟了上去.好在這妖魔的移動速度到是慢的很,雖然比起普通人的奔跑速度來說已經相當逆天了,但是從她的實力上來考慮,她這個速度基本上只能算是龜速.

之前我們發現妖魔的時候其實就已經離森林邊緣不太遠了,這會工夫對方就直接跑出了叢林范圍,然後我們就無比擔憂的看著她一路沖進了一座城市之中.

"靠,這下更不好下手了!"看著對方進城我就抱怨開了."這要是打起來,這城市可就完蛋了!"

青龍安慰我道:"你要想想,如果真能損失一座城市就制住她,那還算走運的.對方要是使用那些大神通,那可是能一個省一個省的抹掉的.你覺得和一個省比起來,這城市算的了什麼?"

"誒,不對啊!"

"你又想到什麼啦?"

我拉住身邊的元始天尊道:"天尊,請問一下妖魔的法術都是怎麼學會的啊?"

"我又不是妖魔,你問我不如問他們."元始天尊指了下碧凌他們.

大概是知道我問這個肯定有原因,所以不等我回答銀雪就搶先回答道:"我們這些獸修最初都是沒有法術的,戰斗時無非也就是仗著身體強健堅韌而已.不過到了中期,基本上就會覺醒一些天賦技能了.至于後期,由于對大道的理解增加不少,自己就可以創造法術了.當然,這都是後期的情況.一般野生的獸修通常都是找更高級的修煉者去拜師,或者求人家給本秘籍什麼的."

"那就是說除非對大道有了深刻理解,否則一般修煉者初期是沒有技能的嘍?"

被我這麼一問,周圍的眾大神終于反應過來了.朱雀最先道:"你的意思是那只妖魔可能什麼技能都不會?"

"不,不是可能,而是一定."元始天尊道:"她在變成妖魔之前就是個普通人,即使是公主也不可能會法術.後期變成妖魔她就一直被封在七雄塚內,自然更不可能接受什麼教導.至于體會大道,那是必須容入自然方可體悟的東西.她被封在七雄塚中,跟自然是完全隔絕的,自然無法體悟大道,所以她不可能會法術."

青龍跟著道:"這麼說來她豈不是只有體能比較厲害?"

一邊的另外一名大神也道:"怪不然這麼半天都沒見她用過法術."

大日如來忽然道:"各位也別太高興了,法術雖然她不會,可她的體質畢竟是達標了.之前撐爆太極卷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我估計她的情況應該是攻擊不強,至少無法發揮全部實力,但防禦肯定不低,一般攻擊大概不會奏效."

被大日如來這麼一提醒,本來還有點喜色的眾人臉又掛了下來.不過這也不能怪如來,人家說的確實是事實.這妖魔雖然不會用法術,可人家畢竟實力到了.這就好象你把一個嬰兒的腦子裝到一頭霸王龍體內,然後找個格斗高手去和這頭霸王龍單挑.雖然嬰兒無法完全操縱霸王龍的身體戰斗,可霸王龍的身體在那擺著,就算格斗高手會啥關節技什麼的,你扭的動霸王龍的關節嗎?而人家則不需要什麼格斗技能,只要能勉強蠕動幾下,然後用尾巴往格斗高手身上一壓,然後戰斗就結束了.

現在那只妖魔就是那裝入了嬰兒腦子的霸王龍,她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實力,甚至步履蹣跚像是嬰兒學步一般.但不管怎麼說,這柔弱的表象之下卻是一副滅世祖魔一般的超級身體.她有著彈指之間摧毀一個省那麼大面積的法術強度,也有著可以輕易推倒山峰的力量,甚至于她那身嬌嫩誘人的皮膚搞不好防禦力比玄武都強.所以說,不管她再怎麼不適應這副身體,她也還是個強到沒邊的超級大妖怪.

"誒,我到是有個辦法."紫竹仙子忽然叫了起來.

"快說啊?"我們一起轉向紫竹仙子等著她說答案.

"其實也不是什麼太難的方法.既然你們都說了,那妖魔不會操縱身上的法力,那我們不如用浮空術將她托起來如何?我看她似乎連飛行都不會,只要讓她四肢懸空,以她的能力再大的力氣也發揮不出來,我們不就可以控制住她了嗎?"

"對哦,這麼簡單的辦法一開始怎麼沒想到呢?快快快,大家趕緊的."我說著就招呼眾神進城.之前看到對方進入城市范圍我就一直沒敢帶眾神進去,主要是怕引起對方緊張把城市給毀了.要知道對于她來說這城里的東西基本都個豆腐做的差不多,只要她稍微一用力,搞不好哪座房子就倒了.所以為了盡可能的不讓她破壞建築,所以在沒想到解決辦法之前我打算只帶眾神在遠處監視.不過現在既然有辦法了,那就不用管什麼損失了.反正要抓她,必要的代價我是必須付出的.這點我有心理准備.

雖然我們想的挺好,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正當我們商量好對策並沖進城里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了一個很郁悶的事情——妖魔不見了.

"喂.你有看到一只非常恐怖的妖魔從這里經過嗎?"一名脾氣暴躁的大神抓著一個路過的玩家問道.

"靠,你快放手."我一看到那名大神居然抓玩家,連忙上前把那人拉了下來,然後向人家道歉.對方見到我之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立刻就開始點頭哈腰起來.顯然這位也是認識我的,所以突然看見我才這麼驚訝.

既然這家伙是咱的粉絲,那就更好了.我直接詢問道:"那個,之前那位雖然態度不好,不過也是著急的.你要是看到了,還是麻煩你告訴我們一聲."

"不對啊紫日老大."那名玩家說道:"妖魔又不是自由NPC,進城的話城里的巡邏隊會攔截的吧?"

"哦,是我們沒說清楚.那妖魔不是怪物造型.她的樣子就是個十六到十八歲之間的大美女,穿了一身白色的長袍,看起來非常飄逸的感覺."

"哦,紫日老大說的是剛剛過去那位穿了一身白,走路像飄著一樣的美女吧?那可真是漂亮啊!我之前還想著上去搭訕來著呢!"

"對對對,就是她.你看到她去哪了嗎?"

"進傳送殿啦."

"什麼?進傳送殿了?她傳送到哪去啦?"這下連我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緒了,直接抓著這家伙的肩膀差點把他提起來.

那玩家趕緊道:"我又不是傳送陣管理員,我只是看到她進去而已啊!"

一聽這話我才想起來是自己太激動了,趕緊把他放下來並給了她幾小袋水晶幣作為道歉,然後帶著那幫大神直沖傳送殿,然後找到傳送殿管理員詢問了一下.由于那妖魔的形象比較特殊,那一身白色的袍子既不像戰斗服裝,也不像法師袍,到是很像晚禮服,所以傳送陣管理員對她印象深刻.我們一說那名管理員便立刻回答道:"哦,她傳送的坐標是隨機的,不過我偷看了下最後坐標,應該是XXX.XXX.XXX位置."

"多謝."

隨機傳送不是說隨便傳到哪,對面依然還是個傳送陣,只不過傳送之前不確定會被送到哪座城市或者野外傳送點而已,不是說直接把人扔到一個沒有傳送陣的地方.那種單向傳送是需要專門道具才能做到的.

既然知道位置,那就好辦了.我和眾位大神迅速跟著坐標傳送了過去,然後等我們一出來就全體傻眼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蹤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章 強的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