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驅虎吞狼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驅虎吞狼

俄羅斯神族雖然已經不存在,但他們的協議依然有效,天庭受到這條協議的限制而眼睜睜的看著俄羅斯人入侵卻不能出手幫忙,最後好不容易想辦法讓妖族參戰還多虧了協議漏洞.不過,雖然這份協議限制了天庭直接對俄羅斯人出手,但卻沒有限制誤傷的問題.只要這幫大神的主要攻擊目標不是俄羅斯就行,誤傷根本不在協議范圍內,所以不算是違反協議.再說了.那妖魔這麼厲害,只要我們能把她趕到俄羅斯人的軍營內,就算我們不誤傷,那妖魔自己的殺傷力都夠俄羅斯人喝一壺的.

雖然想到了不錯的辦法,不過在此之前必須先想辦法讓那妖魔安全的穿過我方方向才行.我一邊讓夜影拼命追擊,一邊啟動水晶通訊器聯上了軍神.

"什麼事?"通訊剛一接通軍神便問道.

"用巴貝爾塔鎖定我."

"稍等."軍神說完便停頓了幾秒,然後才繼續道:"好了.你在追什麼?"

"看到我前面那個白衣女人了嗎?"

"看到了."

"那是個超級妖魔,現在的形象不過是偽裝而已."

"你一個人對付的了嗎?"

"我一個人?你看看我後面那幫子都是些什麼人就知道我一個人搞不搞的定了."

軍神聽到我的話立刻把畫面向後移了下,結果正好看到元始天尊正跟在我後面.雖然軍神不認識元始天尊,但是四聖獸他都認識,再一看碧凌和銀雪也在,軍神立刻就明白了後面這都是幫子什麼人.

"看來這妖魔夠厲害的,居然來了這麼多大神."

"大神算什麼?看到我後面有個背上帶個光圈的老頭了嗎?"

"看到了."

"那是元始天尊,天庭中僅次于鴻鈞教主的存在."

"連他都來了?這麼說來前面的妖魔一定非常的強悍."

"對,所以我打算把她趕到俄羅斯人的陣營中去再和她決戰,到時候不管誤傷到什麼人都對我們沒壞處不是嗎?"

"你是想借襲擊她的時候順便讓天庭的大神幫我們把俄羅斯人也干掉?"

"沒錯,不過在此之前你必須先把我們的人掉開,起碼給我們清出一條路來.我可不希望她在我們的陣營里大開殺戒."

"以你們的速度我大概沒辦法在她趕到前把人都撤離,不過我會盡量撤離人員和物資保證將損害降到最低."

"那你快辦吧."

交代完軍神撤離人員之後我就開始示意夜影減速.現在我們已經追到那妖魔背後不遠的地方了,而我的目的是把她趕到俄羅斯人那邊去,並沒打算現在就和她決戰,所以我不能超過她.

看到我減速,後面的元始天尊他們很快便追了上來,我連忙把他們也攔了下來和他們說了下我的想法.

其實幫助本國玩家對付外來入侵者,這個行動對各國神族都是有好處的.畢竟神族需要的是信仰之力,而信仰之力只有在本國宗教體制下才會獲得,就好象如果俄羅斯人占領了中國的土地,那麼新占領土地上的信仰之力必然不可能歸天庭所有.因此各國的神族都是很希望參加本土保衛戰的.像這次是俄羅斯神族騙天庭簽署了那份協議,不是天庭自己不想參戰,因此當我和元始天尊他們說了我的想法之後這些家伙立刻就興奮的表示這是個好辦法,絕定一會先把妖魔趕到俄羅斯人那邊,然後他們就專門用那種大范圍的法術攻擊妖魔,這樣就可以盡可能的多"誤傷"一些人了.

帶著這樣的計劃,我們的速度自然降到了和妖魔差不多的速度上,這樣剛好可以不斷的驅趕目標前進,又不至于過早的和她接觸或者被甩開.

出了剛剛做為中轉點的那座城之後外面就是一段小面積的林地,然後穿過這片林地就到我們的陣地了.當我們出了樹林勉強可以看見對面陣地的時候,我連忙再次連接了軍神詢問了一下前面部隊的撤離情況.

"撤離情況並沒有預料中的快,我到現在只撤出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人員.主要是你們即將經過的那段路不是我們行會守的,那邊的那支行會是個小行會,人員素質很差,我連著下了三道命令還派人了去催,他們的行動速度依然慢吞吞的."

"那物資呢?"

"物資到是不用擔心."軍神說道:"戰略物資都是我們行會的人分管的,沒到戰斗時間都還沒發下去,而且你們要經過的地區也沒有物資囤積點,這個到是不用擔心.另外,我還准備了一部分工兵部隊在附近待命,如果你們打壞了防禦工事,你們一過去我馬上就能讓工兵把它們全部修複."

"那就行了."我說道:"那只妖魔剛從沉睡中蘇醒,雖然實力很強,但是似乎不會使用方法,所以除了體能比較誇張之外並沒有正規妖魔那樣的破壞力,估計只要能清理出我們正面五十米寬的通道就足夠我們過去了.她好象也沒打算往人群里鑽."

"如果只是五十米通道那到沒什麼問題,現在已經清理出來的寬度都不止五十米了."

"好的,反正你盡量讓他們往遠了撤,等我們過去再重新合攏防線."

我和軍神說完便切斷了通訊,然後讓夜影稍微加快了點速度追到了離那妖魔更近的位置上.之所以靠近她,一來是逼她加速通過我們的陣地,二來是防止她向向.

隨著我的加速,後面元始天尊他們也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隊型開始分散和我組成了一個半月形的追擊陣線隱隱有將那妖魔圍在中間的架勢,這樣她想中途變向就得先和我們接觸,而看她一直在逃跑就能看出她其實不想和我們正面接觸.

幾乎就在我們完成追擊陣形的同時,那妖魔便已經跑入了我們之前的陣地所在位置.不過此時陣地上除了一些防禦工事和零散的丟棄物資之外已經一個人毛都沒有了.把這一片的人撤走比較困難,但是清出一條通道還是不難的.現在我們所走的就是這條無人通道,而向左右任何一邊移動一百米之後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防禦陣線,那都是剛從這邊撤過去的人組成的.

兩邊撤開的人群看著我們這群三十幾人追著一個女人跑過去都很是疑惑,畢竟這妖魔身上一點妖氣也沒有,加上她的外貌完全就是人類的樣子,所以只要她不使用法力,根本就無法分辨她到底是不是妖魔,要不然之前我們也不會多次搞錯把她誤認為是普通人了.

撤到兩邊的玩家雖然不一定認識全部的這些大神,但是個別幾個形象比較特殊的卻還是能認出來的.就算這些大神他們認不出來,可我他們是不可能不認識的.那麼既然連我都要和這些大神編隊一起追擊,那就可想而知被追的是個什麼級別的存在了.不過,雖然猜到了前面的女人應該不簡單,可他們就是看不出來到底哪不簡單,畢竟從形象上看對方完全沒有一點威脅性可言嗎!

盡管搞不清楚為什麼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女人需要這麼多高手追,但既然上面說了是個很危險的目標,那就好事不要靠近的好.幾公里厚的防線上,所有守衛人員都只是看著我們跑了過去而沒有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當那妖魔從我軍的防線正面穿出去的時候我也總算松了口氣.要知道這年頭腦袋進水的人特別多,尤其是在游戲里,本來說的好好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會回人突然反常,就好象神經病發作一樣.剛才從那長長的防線通道中跑過的時候,與其說我在盯著那妖魔,到不如說我在盯著兩邊的玩家,生怕哪個腦袋短路的突然跑出來攔截那妖魔.死個把人我到不在乎,就怕萬一那妖魔殺了那名腦袋短路的家伙後又在我們的陣營里大開殺戒,那可就慘了.

被我們一路趕出防線之後那妖魔顯然也意識到了周圍沒人她會比較危險,之後她的奔跑速度開始明顯上升,而且還打算轉向再繞回我們的防線中,多虧了我們事先布置的碗口一樣的追擊圈將她包在了中央,使她不得不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向移動.

就這麼一路追著那只妖魔跑,我們不加速超過她,也不減速拉開距離,就這麼壓著她往前跑.剛開始她的奔跑速度還只是比普通人略快,夜影跟在後面只要小步溜達著就行了.可是後來不知道是不是跑時間長了,她似乎是總結出了一些身體上的特征,速度明顯是越來越快.

那妖魔雖然被封在七雄塚中這麼多年都沒學過什麼東西,但她畢竟是吸收了那麼多的魂金,身體里的妖力肯定非常強,只是她自己不知道如何發揮而已.剛剛這段路的奔跑,她肯定是從運動中總結出了一些使力方法,雖然不一定是妖力的用法,但起碼她開始本能的學著以超越人類的行為方式去做事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信號,起碼我們不想她完全搞明白自己的變化.

其實跟在她後面追了這麼久我們也大致看明白了.這妖魔似乎是在七雄塚中逐漸恢複了意識,也就是當初那名小公主的思維又回到了這妖魔的身體中,不過她的靈魂畢竟崩潰過一次,所以記憶可能有些混亂,但行為模式基本上還是那個小公主的行為模式.

而現在的這個妖魔之所以會表現的不那麼厲害,主要就是因為這個行為模式在作怪.因為小公主的記憶,現在這個妖魔好象是把自己當成了小公主,而小公主在變成妖魔之前就是個普通人.普通人自然有其行為模式,比如普通人不會認為自己能跑的比馬還快,也不會認為自己可以一只手舉起汽車.假如在現實中突然把一個普通人麻醉,然後偷偷的對他進行身體改造,讓他具備比馬還快的速度,和單手舉起汽車的力量,但是卻不讓他知道.那麼在短時間內,他的行為絕對不會超出普通人的范疇,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做到.

現在這個妖魔也是一樣的情況.她認為自己就是那個柔弱的小公主,所以雖然她有著強悍到能托山舉鼎的力量,有著可以掃平天庭的法力,可她卻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力量,也完全不會用.不過,經過剛才那段時間的奔跑,她就算再傻也該發現自己的力量其實很強了.而一旦她開始學著適應這種力量,她的速度也就自然而然的提了起來.

當我們追著那個妖魔一路跑到俄羅斯人的陣地附近時,她的速度已經幾乎讓夜影進入沖刺狀態了.這種速度雖然對我們來說還不算很快,但和她之前的速度比起來已經是天壤之別了.這樣的進步速度也讓我們真正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妖魔有多麼的恐怖.

俄羅斯人這邊在他們的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出事之後就知道了事情已經敗露,所以他們的營地這邊早就已經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只是……如果冰封女妖知道會是這麼個結果,她肯定不會發布之前那道全軍戒備的命令.

因為上面命令全軍戒備,所以俄羅斯人的防衛人員老早就注意到了沖過來的我們這群人和前面的那個妖魔.不過由于那妖魔長了一副中國人的面孔,加上我們奔跑的隊形比較奇怪,所以看上去不像是我們在追殺前面那妖魔,反到是像那妖魔帶領著我們去沖擊俄羅斯人的陣營一樣.

因為把妖魔當成了我們這邊的人,所以俄羅斯人毫不猶豫的就拉響了警報並主動對那妖魔發動了攻擊.只見俄羅斯人的營地大門兩邊那兩座好象碉堡一樣的建築頂部突然各自升起了一截.這從建築里升起來的部分外形非常複雜,看起來似乎是某種複雜的魔能應用裝置.不過俄羅斯人並沒有讓我們的疑惑停留多久,因為就在我們還在猜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的時候,那兩座碉堡頂上的東西就同時動了起來.

只見兩台機器先是頂部旋轉著打開了一個圓洞,然後從中央升起了一枚橄欖核一樣的紅色水晶.當然,橄欖核只是這東西的形狀,實際上這兩塊水晶都有三四米高,中間最粗的地方直徑恐怕都接近一米五了.

實際上那兩塊水晶一樣的東西只是看起來像水晶,它們實際上並不是真的水晶,這一點從它們的內部就能看的出來.和一般完全固體狀態的水晶不一樣,這兩塊紅色的水晶狀物體中看起來好象是液態的,其中似乎還有一些氣泡時不時的飄向頂端.

在那兩塊疑似水晶體完全升起之後,下面的兩台機器便立刻發出了一陣啟動的轟鳴聲,跟著就見上面那兩塊水晶中的液體就好似燒開了一般開始劇烈的翻滾了起來,而隨著那兩塊水晶中的液體翻滾,在水晶的尖端竟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球並且開始越聚越大.

"那是什麼東西啊?"

天庭的神仙們對魔能武器的研究幾乎為零,看到這倆東西之後都覺得很好奇,所以離我比較近的青龍便直接問了出來.

我雖然不認識那東西,但之前俄羅斯人的表現卻充分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俄羅斯人在魔能的研究上要遠遠領先世界各國.從最早我們在印度尼西亞和當地人交戰時出現的那種防護罩,到後來日本人使用的液化魔晶武器,再到後來我在俄羅斯發現的那座能溝通神界的機器,這些東西都無一不說明俄羅斯的魔能研究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水平.而從我們行會的研究成果來看,魔能武器雖然研究起點很高,但只要出成果,就無一不是強力設備.所以,我非常肯定眼前這倆東西絕對不是什麼一般貨色.

"大家小心,這東西很厲害,對神族可能也有一定傷害."

本來在場的眾大神都沒怎麼在意這東西,不過一聽我這麼說便紛紛在身上施展了些防護法術.之前他們不怕是因為不知道魔能武器的厲害,外加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可我的實力他們也都清楚.既然連我都說這東西可能能傷到神族,他們自然不敢再托大了.畢竟就算打不死,被凡間的東西打傷也是相當丟臉的.

就在我們小心的注意著那倆水晶塔之時,兩塊水晶便突然同時一閃,然後頂端的光球瞬間變成了一束紅色的射線並在眨眼間命中了跑在最前面的妖魔.

看到那光束的攻擊在場的人都被嚇了一跳,不是因為它的威力,而是因為它的速度.《零》中雖然也有很多射線武器,但為了照顧游戲平衡性,《零》中的大部分射線武器其實都不是以光速傳播的,它們的速度雖然相對一般武器來說很快,但實際上也就和現實中的子彈速度差不多,只要你能掌握好提前量,理論上還是能擋下來或者躲開的.不過,剛才那東西發射出來的射線卻沒有按照之前的那個標准飛行,而是完完全全的按照光速在飛.幾乎就是在那光束發射的同時,跑在最前面的妖魔便被命中了.

雖然那光束的發射速度快的驚人,但不知道是那東西確實威力不怎麼樣,還是那妖魔太強了.就在光束命中她的瞬間,光束便在她身上發生了劇烈爆炸,但是沖擊波和火焰過後,除了在現場留下了一片焦土之外就啥用也沒有了.那妖魔還是一身完好的白衣,連根頭發都沒燒到.

那妖魔大概也是有些驚訝于自己居然沒事.她雖然有著堪比鴻鈞教主的實力,但畢竟思維還停留在小公主的狀態,所以按照她的理解,她剛才就應該被殺了才對.可事實卻是她不但沒死,居然連身上的衣服和頭發都沒被燒到一絲一毫.這個結果讓那妖魔非常意外,也讓我後面的那幫大神相當的意外.

元始天尊有些不太確定的看著我問道:"你不是說那東西很危險嗎?看起來威力也不怎麼樣嗎?"

"你們忘記之前朱雀的攻擊了嗎?朱雀的南明離火威力很小嗎?可結果如何呢?"

一想到之前朱雀的攻擊,眾人的懷疑便立刻迎刃而解.朱雀畢竟是四聖獸之一,她的南明離火既然能僅靠泄露出來的一點余威就把城門下那經過特殊處理的地面熔成了岩漿池,其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是,即便是這樣的攻擊,卻是連那妖魔的一絲毫毛都沒傷到.由此可見那妖魔的防禦實在是已經強到變態了.有這樣的防禦力打底,剛才那下攻擊產生不了什麼效果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就算那東西的威力很大,可也還不至于超過朱雀的南明離火的地步.可是就連朱雀的南明離火都不起作用,這倆水晶塔的攻擊那就更不要提了.

雖然現場包括俄羅斯人在內全都傻眼了,但是那倆水晶塔卻好象是自動設備一樣,居然在一擊過後立刻又啟動了起來.隨著塔頂的光球達到極限,兩道射線又是不分先後的命中了妖魔.不過,和之前那次一樣,除了把地面燒的一片漆黑之外,這種攻擊根本毫無作用可言.

那妖魔在連續被攻擊兩次之後也意識到了面前那兩個東西的攻擊對自己沒用,想到之前被身後那個騎馬的惡人用鉤鐮槍掛到時那種鑽心的疼痛,她立刻就選擇了繼續向前.

可惜我並不知道那妖魔的心里活動,要不然如果讓我知道剛才在城門附近我用永硠雂う犒_鐮槍襲擊那妖魔時產生了強烈的疼痛感,我一定會非常興奮的.因為疼痛也就代表著產生了傷害,雖然永琝蟪輒o個妖魔不能像對付一般東西一樣一切就斷,但起碼出現了正常傷害,而這也代表著我們能殺死她.最可怕的敵人是完全無法傷到的敵人,而只要能傷到,哪怕每次的攻擊效果都非常低,我們也可以利用打BOSS時的方法一點一點的磨死她.不過很可惜,對于那妖魔的心理活動我現在根本就是一無所知.好在我也沒認為我們無法擊敗她,要不然那可就虧大了.

看到妖魔又開始往俄羅斯人的陣營中沖,我和身邊的大神們便立刻跟了上去,而對面的俄羅斯人則更加肯定這個妖魔就是我們一伙的了.畢竟之前還可以說是我們把她追過來的,可現在對方被攻擊了還往這邊跑,就只能說明她和我們是一伙的,要不然無法解釋她為什麼要硬頂著攻擊往前沖的原因.即使那攻擊傷不到她,一般人也不會傻呼呼的去硬接吧?

不管怎麼說,總之俄羅斯人把妖魔當成了他們的敵人,于是各種攻擊也相繼落了下來.首先是跨越水晶塔飛出來的一大片密集的箭雨,不過在場的包括我們和妖魔在內沒有一個會怕普通人發射的箭雨.那妖魔直接抱頭腦袋好象很害怕的樣子往前沖,可是箭矢每次砸到她身上都會像轉上鋼板一樣瞬間被彈開,而跟在她身後的那幫大神則是各顯神通.像元始天尊這樣的正牌仙聖直接就給自己加了個蛋殼,所有的箭矢射到這層能量罩上就全滑到了一邊.玄武和另外一個不知道什麼神獸變化的大神是防禦驚人,完全把箭雨當春雨,而且在我看來那些箭頭撞到他們身上也確實和雨點打在人身上沒啥區別.

除了玄武和那個不知道是什麼神獸的大神,其他人也是各有各的辦法.白虎身邊有層風暴在不斷的旋轉,所有的箭只要一碰到風暴圈就被吹的不知去向了.青龍整個就是一個閃電球,所有的箭還沒碰到他就直接化成灰了.剛被救回來的朱雀這會也是全身火焰四射,飛下來的箭雨還沒落到她身上就直接給蒸發掉了.剩下的那些家伙也各有各的辦法,只有我沒啥好的防禦技能.不過雖然我沒什麼防禦技能,但防禦裝備我可不缺.神龍甲上帶的水銀盾自然的在我頭頂組成了一把傘,所有落下的箭只都被水銀盾給卡在了中間,然後成為抵擋後面箭只的防壁,結果我的水銀盾是越射越結實,到後來整個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由箭杆和水銀組成的網牆.

眼看著我們這幫人越沖越近,對面俄羅斯人的法師團也開始行動了起來.一大片一大片的法術猛的轟了下來,不過這次還不如上次.之前的箭雨好歹射到我們身上了,這次的法術才剛飛到半空就被元始天尊扔出去的一個口袋全給裝了進去,然後元始天尊手指一動,那袋子便又飛回了元始天尊手中.

看著元始天尊輕描淡寫的收掉對方的所有法術攻擊,我對那個袋子可是羨慕的直流口水,可惜那東西是元始天尊的東西,我雖然貪心,可還知道有些東西是不能拿的.

眼看著我們這幫人居然啥都不怕,對面的俄羅斯人也著急了.不過,就在他們正准備想別的辦法之時,我們這邊元始天尊卻突然出手了.哈哈,距離差不多了,現在正是"誤傷"的好機會.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章 強的離譜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純屬誤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