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屬烏龜的妖怪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屬烏龜的妖怪

"是八."我非常肯定的回答道:"那妖魔的生命值有八十多億."

"八八八……八十多億?"聽到這個數字不光比較容易激動的那幾位,連一向沉穩的太上老君都驚的直打哆嗦了.

八十億生命值是個啥概念?當初槍神成為戰力榜第二的時候憑借的就是他那超人般的攻擊力,不過即便如此,他當時的攻擊力也不過才一百多萬而已.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槍神的這一百多萬是他的攻擊力,不是目標傷害.傷害值是需要由攻擊力和防禦力以及一些干擾因素進行混合計算後才能得到傷害值,而這個傷害值最後還得經過傷害吸收或者傷害懲罰類屬性的二次調整,最後得到的數值稱為有效傷害.當一次攻擊發生時,被襲擊的目標損失的血量就是有效傷害.

當初槍神打出這個一百多萬攻擊力的數據時,我的等級不高,雖然當時我已經是戰力榜第一了,但那是綜合評分,論攻擊力我依然不如槍神.即使是現在我已經兩千級了,在不合體的時候攻擊力也才只是接近一百萬而已,就這還多虧了永琲瑣W利才能產生這樣的效果.當然,如果使用神域合體,我的攻擊力就會大幅度提高,比如現在,我的攻擊力就差不多能有五百到一千萬的樣子.

這個攻擊力聽起來非常嚇人,但你只要想一下能達到這個攻擊水平的都是些什麼人就能明白這個攻擊力其實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況且,攻擊力又不等于有效傷害.以那妖魔的變態防禦,我這種攻擊打到她身上能有十幾萬的傷害就算不錯了.

近一千萬的攻擊力,十幾萬的有效傷害,八十多億的生命值,這三個數據一聯系你就能看出來這個生命值所代表的意義了.這個八十多億的生命值意味著即使以我這麼變態的攻擊力,也得有五萬次以上的有效攻擊才能干掉這家伙,而且在這個過程中對方還不能有回血行為,否則攻擊次數還得增加.

五萬多次有效攻擊,那是好打的嗎?如果對方是個小怪物,把它按倒在地砍五萬多刀到是還可以考慮,可問題是這家伙不但不可能被按在地上,還會到處亂跑,而且她只要還擊一次搞不好就能讓我們暫時失去戰斗力.對付這樣的存在,想結結實實的砍她五萬多刀,這絕對是比修建長城和金字塔還要艱巨的工程.

"這麼高的生命值我們要怎麼辦啊?"銀雪問元始天尊道:"以我的攻擊力,就算她站著不動大概也得打上好幾萬次吧?"

"我也差不多."黃金天龍也道:"使用特殊攻擊後我的攻擊力會有所下降,估計沒個幾萬下絕對敲不掉她."

"這種怪物絕對不能留,即使要敲幾十萬次我們也得一次一次的慢慢敲."元始天尊斬釘截鐵的說道:"要麼她死,要麼我們死,你們自己決定."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啊."黃金天龍道:"我們只是想找個辦法減少我們的負擔而已."

我站到元始天尊身邊對黃金天龍他們說道:"幾個小時之前說不定我們還有機會,現在大概是不行了."

"為什麼?"

"因為我們之前完全沒有搞清楚情況.大家都被那妖怪在魂金中封了兩千多年這個數據給嚇到了.其實現在想起來,當初我們就不該打著剿滅的心思來對付她.這只妖魔和一般的妖魔不一樣,她的思想幾乎是一片空白,如果當初我們想辦法收服她,估計這會早就坐在一起開慶祝會了."

即使是神族有時候也和人類差不多,思想只要不集中到某個方面,有些很淺顯的東西也會完全想不到,但是只要別人一提出來自己利馬就能反應過來.對于這個妖魔的處理問題上大家顯然也犯了同樣的錯誤.之前大家都從那家伙的妖魔身份和恐怖實力方面去考慮,認為這個妖魔太厲害,必須除掉,可是現在換個角度想想.對方的思想簡直就是一片空白,可以說她就是一個擁有超人實力的嬰兒,雖然能力無限強大,可腦袋卻完全沒有任何對應知識.如果我們能用溫和的態度接近她,然後獲得她的好感,再用我們的理論給她灌輸一套對我們有利的世界觀,那麼我們就將獲得一個強力打手而不是一個強力敵人.不過很可惜,當初大家都被她的實力嚇到了,誰也沒往這方面想.現在我們已經和她交上了手,可以說敵對關系已經確立了,這種時候即使想到要安撫,估計也不可能成功了.畢竟沒有誰會在被別人打了之後還一點不在乎的,即使對方的思想是一片空白,這種基本的喜惡觀念還是會有的.

想明白了我的意思後元始天尊最先反應過來道:"既然已經開打了,那就不要猶豫,讓我們堅持到底將那個妖魔除掉吧."

大家也都明白現在已經沒有和談的可能了,所以紛紛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准備參戰.

趁著我們這邊整理數據的工夫,那邊的妖魔已經從我的攻擊中恢複了過來.不過她現在的狀況看起來可是一點也不好.她的肩膀上那條傷口從被我砍開之後就一直在流血,雖然速度不快,可對于思想還停留在小公主狀態的妖魔來說卻是件相當可怕的事情.想象一下從小生活在溫室中的花朵,突然被一名看起來很嚇人的家伙襲擊了,即使沒有受傷,那種心理上的壓力也是非常恐怖的,何況她還受了傷,流了那麼多的血.

看到那妖魔居然沒趁我們討論是逃跑,元始天尊微微笑了一下,然後道:"看來我們的敵人還真是單純的可以.不過這樣也好,起碼接下來的戰斗我們能省不少事."

黃金天龍問道:"那現在我們是一起上還是分開攻擊?我的招事好象不太適合與人配合啊!"

"我的也一樣!"

"我們的也是."

隨著黃金天龍說出了自己的問題,能夠使用特殊攻擊的人幾乎都出現了類似的情況.說白了就是我們這幫人的攻擊力太強,平時很少有與人配合的機會,而且某些人的攻擊還帶有面性殺傷的效果,雖然范圍不大,但絕對不適合團隊作戰.

我無奈的揉著太陽穴道:"事情果然都是兩面的.我們這幫高手看起來實力強勁,其實問題也不少啊!"我說著轉頭對元始天尊道:"要不然我看這樣如何?我們看看有沒有可能把我們這八個人分成幾個組,能聯合攻擊的就一起上,不行的就單人攻擊,然後我們分好攻擊順序,大家輪流上,正好可以保證每個人參戰的時候都保持最大傷害輸出,這樣應該可以加強我們的作戰效果."

"這個辦法好."

元始天尊他們紛紛表示我的方法不錯,然後大家各自交流了一下自己的戰斗方式,結果發現我們的攻擊方式還是可以組隊的.連我在內的八個人,最後被分成了四組,不過不是兩兩一組,而是一,二,三人組都有.元始天尊的攻擊方式覆蓋面積太大,只能單人組隊,然後是大日如來和那兩個我不認識的神族剛好可以互補,然後組了個三人隊.最後黃金天龍和碧凌剛好是夫妻檔,配合起來完全沒問題.銀雪和我同屬一個行會,屬性方面可以交叉補充,也能配合成一組.這樣四組分開之後,攻擊力最強的應該是如來那組,畢竟人比較多.傷害頻率方面可能我這組比較快,然後黃金天龍和碧凌的夫妻檔在攻堅上有優勢,而元始天尊速度很慢,但每次攻擊威力都很大,屬于重炮型的隊伍.

我們這邊分組的時候那妖魔顯然也沒打算在原地等著,她在看到我們商量事情的時候就開始跑了.不過對于她的逃跑我們都沒在意.這次我們來的又不是就我們八個,其他人雖然不會特殊攻擊,可是干擾下逃跑還是沒問題的.因此最後等我們分好隊,那妖魔也不過是剛跑到玄武踩出來的那個大坑的邊緣並爬了上去而已.

"你這是要去哪啊?"就在那妖魔剛從坑邊爬上來的時候,一團紫色的煙霧便在她前面悄然聚攏,然後煙霧瞬間凝結,我直接站在了那妖魔的面前.

本來剛爬上坑邊的妖魔看到我之後立刻本能的往後退了一步,結果她忘記了後面就是那個大坑,這一步直接就踩了個空向後翻了下去.不過,我正准備跟著下去,忽然就聽到背後傳來了一聲冰冷的問候.

"這才多長時間不見?紫日會長的威風真是越來越大啊?"

我緩慢的轉了過來,看到來人之後冷笑著說道:"冰封女妖,我勸你還是早點帶著你的人滾蛋為好……."

"找死."我話才說了一半,站在冰封女妖身邊的一個青年便突然動起了手來.那家伙猛的向前甩出了一排冰錐,跟著自己也猛的抽出背後的雙手重劍向我沖了過來.

"不要……"看到那家伙的沖動行為,冰封女妖連忙出聲制止,只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那個年輕人扔出的冰錐直接射到了我的身上,但是就在它們命中我的瞬間,卻並沒有想象中擊中目標的感覺,而是仿佛什麼也沒命中一樣從我的身體中一穿而過,而我的身影只是向周圍揮發出了一陣淡淡的煙氣而已.

看到冰錐無效,那家伙立刻就在空中做了件很搞笑的事情.只見他先是露出了一個得意的微笑,然後便在我愕然的目光中突然在空中回身一劍斬下,然後輕巧落地.我很是驚訝的對著他剛剛劈砍的位置看了半天,再確認啥都沒發現之後才有些不理解的問那個現在還蹲在我面前背對著我擺造型的家伙問道:"你剛剛在砍什麼呢?"

"哼,雕蟲小技."那家伙居然還擺出了一副很不屑的姿態站起來背對著我說道:"不要以為你的幻象做的逼真就能騙過所有人.告訴你,我的眼里可是不揉沙子的.我研究過你的戰斗方式,先以幻象吸引敵人注意力,然後突然出現在對方背後襲擊得手.怎麼樣?被嚇到了吧?剛才我那招回身斬是不是讓你受傷很嚴重?"他說到這里忽然轉了過來,然後伸出一只手朝我戳了過來並同時說道:"還有你這個幻象,反正都被我識破了,還是撤掉吧."

他話還沒說完,手指便已經戳到了我的肩膀上,但是並沒有預料中一穿而過的情況發生,而是確實頂在了一層堅硬的盔甲上.那家伙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加到力量推了兩下,在發現我的身體居然會隨著他的推力而微微晃動之後他才滿臉驚訝的問道:"你這個不是幻象?"

聽到這家伙的話我總算是明白這家伙之前都在干什麼了.原來他剛剛看到冰錐穿過我的身體後就以為我是一個由煙霧組成的幻象,而他根據自己所謂的經驗判定我必然會出現在他背後,所以他在空中突然轉身對著空氣砍了一刀,結果他在落地後還自以為是的認為剛才傷到我了.說說他剛才怎麼敢背對著我放狠話呢,搞了半天他一直以為站在這里的我是個沒有攻擊力的幻象.

我一頭白滿汗的向側面移了一步,然後看著冰封女妖問道:"這活寶你哪找來的啊?人都傻成這樣了你還讓他參戰呢?"

"你這個……"那家伙雖然人比較腦殘,但在某些事情上反應還算快,至少他聽出來我在諷刺他了.所以他立刻便舉劍想要砍我,只是劍才揮到一半便隨著我抬起的一只手而停在了那里.

我沒碰他,只是以念力鎖住了他的那條胳膊.在擋住他的胳膊後我手掌輕輕向上一抬,那家伙便突然整個飛了起來,然後我又向前輕輕一推,那家伙便立刻像根木頭一樣飛回了冰封女妖身邊並以正面著地,摔了個狗吃屎.

"我說冰封女妖,你們那邊是不是真的沒高手啦?人不夠也不能用這種東西充數吧?你當我是軟柿子呢?"

冰封女妖被我說的也是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也不知道是給那白癡氣的還是被我氣的.反正看那樣子她就快要爆發了.

"姐,我就說別讓這家伙來的嗎!"冰封女妖的那個妹妹有些生氣的瞪了一眼地上那個已經被摔暈的家伙,然後又對我道:"那邊那個家伙,你就是紫日請來的幫手吧?"

"哈哈哈哈!"我突然大笑了起來.

冰封女妖她妹妹立刻生氣的問道:"你笑什麼?"

我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對冰封女妖說道:"我真同情你,身邊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剛才那個腦殘就不說了,你這妹妹貌似耳朵也有問題啊."

"你說什麼?"冰封女妖她妹妹立刻叫喊道.

冰封女妖趕緊拉住妹妹解釋:"那就是紫日."

"什麼?"冰封女妖的妹妹驚訝的看了看我的樣子,然後問道:"可他們明顯不一樣啊!"

"這是紫日的超級技能神域合體,可以融合他的魔寵到自己身上.現在的他在外觀上是綜合了他的大小兩個帳號和他的魔寵的形象綜合出來的形象,還有他現在是可以使用所有他的魔寵和他自己會的技能的.剛才他變成煙霧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技能可能就是來自他的某個魔寵,還有把強尼扔回來的技能,應該是她那個叫辣椒的魔沖的念動力技能."

"那他不是無敵了?"

"差不多吧."冰封女妖無奈的道:"反正這個狀態下的他強的離譜,根據我在紫日研究網站上看到的推測,他在這個狀態下應該有次主神級的屬性,要是再配合紫日的體術,說不定可以正面對抗主神級存在.不過這個都只是猜測,畢竟誰也沒試過.一般人在他這個狀態下都是一招干掉一片,根本沒法測試他的攻擊力.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他這個技能消耗很大,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哦?你對我到是調查的很詳細嗎?"我說著便將太上老君給的那個葫蘆拿了出來在她們面前晃了晃道:"知道這里裝的是什麼嗎?"

"我管你是什麼."

"不,你當然要管.因為這里面裝的是無限回魔丹,而且是帶有效力延遲的無限回魔丹.只要這麼小小的一顆,就可以支撐我一小時的變身時間."我說著又晃了晃葫蘆,然後道:"聽聽.知道這里面有多少嗎?我還沒數過呢,不過怎麼著也應該在二十四枚以上吧?"

"哼,你別囂張.你再強也就一個人,我們有這麼多人,一人一口痰就能淹死你."

"不不不,在我使用合體之前,或許你說的沒錯.不過現在嗎……你們根本不夠看."隨著我的最後一句話,我整個人突然就化為煙霧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又突然從煙霧中聚集出現在了冰封女妖和她妹妹身邊.

看到我突然出現,冰封女妖立刻就推了她妹妹一把將她推開,但是她的反應速度也就來及把她妹妹推開而已了.就在她妹妹被推開的同時,我已經單手捏住了她的後頸,然後將她提了起來.

冰封女妖發現自己被抓住後立刻反手一拳砸向我的面部,但是拳頭剛揮到我面前就被我用另外一只手接住了.發現拳頭沒用,冰封女妖腰部猛的一收,雙腿就像兩條蛇一樣朝我的腦袋纏了上來.

我自然是不可能讓她得逞的,趁她正往上用勁,我突然手臂一揚,跟著猛的一彎腰抓著她的後勁就將她猛的按到了地上.只聽轟的一聲地面上立刻便是一陣煙霧彌漫,等煙塵散開時周圍的人只看到冰封女妖面朝下被整個嵌進了一個人形的大坑里面.

"你敢打我姐,我和你拼了."冰封女妖她妹妹看到姐姐被按進了地里立刻就沖了上來.

對于沖過來的小妹妹我根本連看都沒看,直接向她伸出了一只手掌做了個停的動作,然後她便突然定住了.我跟著我手掌虛握並緩緩上抬,那小妹妹立刻捂著自己的咽喉開始拼命的掙紮了起來,就好象她正被人掐著喉嚨一樣,而且隨著她的掙紮,她整個人也在緩慢的離開地面.

"在我干掉你們更多人前,最好不要惹我,否則這就是下場."我說著虛握的手掌突然一用力,只見對面的小妹妹突然眼睛一翻雙腿一蹬脖子瞬間就細了一圈,跟著伴隨著一陣骨骼碎裂聲,小丫頭的腦袋直接被向後擰了一百八十度,然後隨著我的手掌一仰,尸體直接飛進了玄武之前踩出來的大坑中.

其實以我現在的實力,想要對付這些俄羅斯高手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不過,雖然殺他們很簡單,我卻不想這麼做.神域合體什麼都好,就是要持續耗魔這點比較討厭.之前說的神域合體後魔力可以支撐二十五分鍾,那其實應該算是平均時間.因為消耗魔力的可不止是合體技能本身.在合體後我不可能不出手,而只要出招,就要消耗魔力,而且我的攻擊威力越大,魔力消耗就越大.假如我不斷的使用我的最強大招,那麼這個合體時間別說二十五分鍾,可能連五分鍾都撐不到.雖然干掉周圍這些人不需要大招,可畢竟還是會消耗魔力,所以我才決定殺雞儆猴,爭取嚇住他們.反正一會不會特殊攻擊的那些大神會用大面積法術"誤傷"這些俄羅斯人,我的魔力還不如留下來對付那個妖魔.太上老君的仙丹雖然多,可他不會白送我.我手里這一葫蘆無限回魔丹那是為那妖魔預備的,多出來的算我的賺頭,可是不管能剩多少,總歸是用一顆少一顆,所以現在我是能省則省.

看到被我按進地面無法反抗的冰封女妖和被我輕易捏死扔下大坑的冰封女妖她妹妹,在場的其他俄羅斯高手們都紛紛退了下去.冰封女妖在他們這里的威信很高,而現在的情況是她被我制的死死的,所以她威信越高,周圍的人越是不敢動.

"很好,看來你們都足夠聰明,那麼作為我的感謝,我也放她一馬."我說著松開了掐在冰封女妖脖子上的人,然後站起來走向了大坑邊緣,並在邁入大坑中的瞬間化做煙霧消失,下一秒我便已經出現在了元始天尊他們身邊.

"情況如何?"剛剛我離開後這邊的幾位會特殊攻擊的大神就在聯手對付那妖魔,現在我回來了自然要了解一下情況.

元始天尊聽到我的問題並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道:"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現在正在和那妖魔交手的是碧凌和黃金天龍.其實說交手有點不大合適,因為那妖魔一不懂得格斗技巧,二不會操縱自己的妖力.她的優勢無非也就是速度快,力氣大外加不怕打.所以現在我在戰場中看到的情況就是黃金天龍和碧凌正在圍毆那妖魔,而對方連擋住所有攻擊都做不到,更別提還手了.

"我離開後他們就一直在這樣打?"我指著戰場問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沒說話,到是站在我另外一邊的朱雀解釋道:"看起來好象是碧凌他們占優勢,反正就是那妖魔一直在挨打,不過打了半天也沒見她有受傷,到是中途天龍被那妖魔的反撲擦到一下,整個人都給打飛出去了.還好我們人多,周圍有人隨時可以補位,要不然可就真危險了."

如來也道:"主要還是這妖魔太厲害.現在她還什麼都不會就能在碧凌他們的圍攻中堅持著偶爾來次還擊,她要是把身上的力量全部融會貫通,那可就真麻煩了.據我觀察,這只妖魔在基礎力量上可能比鴻鈞道長還要厲害,只是鴻鈞道長可以將自己的每一分力量都發揮到極致,而她卻還像個蹣跚學步的嬰兒一樣."

"我知道她很強,可是照這個速度打下去,別說一天了,一星期都未必能出結果吧?"我剛剛趁他們還在打,順手又開了鑒定看了一下.因為我現在和大神們算是組隊模式,所以可以借助他們看到目標屬性.從剛才的數值來看,那妖魔的生命值確實下降了,只是程度太小.雖然數值下降表明特殊攻擊確實能夠奏效,但這個效果卻和我們預期的有很大差距.本來我們還指望一天之內就能把她磨死的,沒想到她的能力這麼變態,按這個進度一星期之後能拖死她就算我們走運了.

"要不然我們換組人試試吧?"朱雀建議道:"我們不是有八個人會特殊攻擊嗎?這組不行也許別人可以呢?"

朱雀的話其實很有可行性,因為特殊攻擊雖然都叫特殊攻擊,但卻是各有各的門路.將他們歸類為一個分類只是因為它們特殊,而不是說它們的屬性都一樣.因此說不定黃金天龍和碧凌的攻擊方式效果不好,但別人的效果卻很好也說不定.

"那就讓我們來試試吧."大日如來忽然向前走了一步並對同組的兩人點了點頭,三人擺好架勢就准備上前接替碧凌和黃金天龍,而我們也只能祈禱他們的攻擊比碧凌他們更有效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有效攻擊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太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