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太強了!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太強了!

和我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如來他們這組使用的攻擊方式完全看不出來任何戰斗效果,甚至可以說一般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戰斗,因為我們就看見如來帶著兩個家伙一起站在那名妖魔附近念著一些很拗口的經文.

"他們這是在干什麼?"我看著如來他們的行動問身邊的元始天尊道.

"這是一種類似于精神攻擊的攻擊方式,不過不同于一般的精神攻擊,它是將精神能量作為武器來發動攻擊,對于一般人來說殺傷力非常大,尤其是一般的修煉之人,根本無法抵抗這種沖擊."

"是不是佛門的東西都是基于此而產生的?"

"正宗的佛應該都差不多,不過當初打佛門的時候你自己也參與了.佛門並不是一個由單純種群所組成的勢力,其中也有一些外族,所以除了佛之外,其他佛門中的成員使用的什麼技能我就不清楚了."

聽著元始天尊的解釋我點了點頭道:"怪不然當初襲擊佛門的時候我總感覺佛門的攻擊技能看起來威力很大,可是打到我身上傷害力卻很一般,看來是因為他們的攻擊方式天生對我效果比較弱的原因."

"怎麼?你不怕精神類攻擊嗎?"

"那到不是.不過我的屬性天生偏向黑暗,而黑暗屬性同時代表著絕對意志力,所以我的抗精神攻擊屬性要比一般人強很多.不過現在我很懷疑如來他們是在做無用功."

元始天尊聽到我的話也點了點頭."如果連你都能抵抗那種精神攻擊,那麼這個吃魂金長大的妖魔肯定更能抵抗.這樣說來的話……"

元始天尊這邊話還沒說完,突然就聽轟的一聲,然後就見幫如來的一個家伙突然飛了出去.如來和另外一名會特殊攻擊的家伙立刻都停下了攻擊愣愣的看著那個被打飛的人,然後當他們突然想起來目標還在身邊的時候就見那個妖魔也正好從剛才的爆發中恢複過來.

那名妖魔之前在剛遭到如來他們三個的攻擊後立刻就表現出了類似頭疼一樣的症狀,拼命的抱著自己的腦袋在地上打滾,可是她雖然看起來很痛苦,卻滾了半天也沒見她怎麼樣,除了慘叫和滿地打滾,完全看不出她有受傷.不過,就在剛才,在滾到一處位置時,那妖魔突然停了下來並猛然抬頭瞪向那名被打飛的家伙.在她瞪向那名會特殊攻擊的大神時,我因為角度問題正好看到她的雙眼中猛然爆閃出了一陣橘黃色的光芒,然後就見那個倒黴的家伙像被卡車撞了一樣突然飛了出去.

"精神攻擊?"我看著那只妖魔驚訝的說了出來,而就在我說出那句話的同時,那妖魔和如來他們也正好同時從驚訝中恢複過來,然後雙方同時采取行動.如來再次念起了咒語,而那妖魔也在同時雙眼猛然爆閃,然後就見如來的另外一位同伴也跟著飛了出去,然後那妖魔便捂著腦袋又開始痛苦的在地上顫抖了起來.不過因為之前有三個人在用精神攻擊,而現在只剩了如來一個,這種痛苦對那妖魔來說無疑是降低了很多.她在被如來再次擊倒後很快便再次掙紮著抬起了腦袋瞪向如來,然後就見如來突然收了那咒語伸手在面前布下了一道金色的符文.而就在那發光的金色符文出現的同時它便突然爆裂成了無數碎片,不過這到是給如來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退出了戰斗.

"這是怎麼回事啊?"朱雀看著滿頭大汗的大日如來驚訝的問道.

如來那邊還沒回答,我便先開口說道:"看來是那妖魔掌握了自身能力的一種使用方法.雖然操作手段還很原始,但畢竟她學會了使用."

"啊哦……看來我們這下有麻煩了!"就在我解說原因之時,那妖魔居然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她的雙眼就好象動畫片里的激光炮聚能一樣突然開始亮起了黃光,而且亮度正在逐漸增大.

"快,打斷她,別讓她攻擊."元始天尊喊的似乎有點晚,周圍的眾位大神都還沒反應過來那妖魔的雙眼便突然猛的一亮,那團黃光瞬間便沖出了她的眼睛向著退出場外的如來那邊飛了過去,看來她對如來的怨念還真夠深的.

和之前一樣,這次如來也布下了防禦,而且因為早有准備好多布置了兩道,但結果卻和上次正好相反.那妖魔釋放的光芒瞬間便擊潰了如來布置的三道防禦將如來瞬間轟飛了出去,而且和之前朱雀被扔飛不一樣,這次如來受了很重的傷,不等他落地我們就已經知道如來大概不能參加之後的戰斗了.

一招轟飛了如來之後,那妖魔立刻再次開始聚能.之前一直跑是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很強,後來則是因為她不懂得如何反擊,現在她既知道自己不怕被我們打,又找到了還擊的方法,她自然是要一瀉之前被追殺的壓抑.不過,有了如來這麼倒黴蛋在前面撐著,我們已經獲得了反應時間.即使那妖魔掌握了妖力的部分使用方法,但這改變不了她依然還是個菜鳥的結局.

"龍形幻化."黃金天龍突然將自己化為一道黃光飛了起來,然後直接射入了碧凌的手中,當光芒消失後我們才發現碧凌的手里多了把龍形的金色斧頭.雖然不知道這斧頭具體威力如何,但既然那是黃金天龍幻化的,想來威力應該不低.

就在拿住斧頭之後,碧凌便突然沖了上去,對著正在那聚能准備第二發的妖魔就是一斧頭劈了下去.那妖魔看到劈來的斧頭連忙雙眼一閃,將還沒有完全聚集好的光球發射了出去.不過碧凌卻在看到光球飛來的同時猛的將斧頭往面前一橫,只聽當的一聲,光球居然被斧頭給彈開了.不過碧凌也不好受,居然被這一下給砸的硬是往後滑了兩三米遠.不過只是向後滑了一段而已,這點打擊對碧凌來說根本不叫打擊.在滑行剛一停止之後,她便立刻再次沖了上去.

眼看著碧凌再次靠近,那妖魔連忙再次聚集光球發射,只是因為這次時間更段,光球的威力明顯連上一個都比不上,直接就被碧凌一斧頭撥到了旁邊,而且碧凌自己連停都沒停一下.

看著越來越近的碧凌,那妖魔緊張的不住往後退,同時光球連續飛出,而碧凌則是左一下右一下的將光球全數擋了開去.不過……雖然碧凌把光球都給擋開了,周圍的其他大神可就遭殃了.那些光球打不動黃金天龍變的斧頭,卻可以把那些大神轟的四處亂飛.而且由于被碧凌彈開的光球方向完全沒個准頭,搞的我們也不知道站哪合適.就連我和元始天尊都有幸被光顧了兩發光球.好在元始天尊自己有護身法寶擋下了攻擊,而我則直接用永琝漭球給一劈兩半解決了這個威脅.

好不容易沖到了那妖魔跟前,碧凌二話不說揮起斧頭就砍.那妖魔立刻本能的抬手去擋,結果這一斧頭砸下去正好劈在她的胳膊上.

某些人預料中金鐵交擊的那種聲音並沒有出現,當然直接把妖魔的胳膊砍下來這種事情也是不可能的.事實上這一斧頭就好象用一把質量很差的劣質斧頭在砍樹,斧頭確實砍進了肉里,但推進非常困難,而且最後還被骨頭給擋住了.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一斧頭傷的還算滿重的,直接就讓那妖魔再次慘叫了起來.

"看來如來也沒完全背到家嗎."我微笑著調侃道,只是不知道如來心里怎麼想.

剛才如來他們的精神攻擊可以說是黴到家,不但沒能把那妖魔怎麼樣,居然還被對方因此發現了一種使用妖力的方法,而且連他自己都被打成了重傷.如果不是現在的情況,可以說如來這次算是徹底失敗了.不過,還算走運.因為如來的失敗,到是變相激發了碧凌和黃金天龍的戰斗方式,而且現在看來這種戰斗方式似乎比之前他們倆使用的特殊攻擊效果還要好.

看著碧凌在那里大發神威,元始天尊忽然道:"碧凌,讓開一下."

碧凌雖然正在和那妖魔戰斗,但她畢竟和那妖魔不同.那妖魔是空有一身的力量不懂得怎麼用,而碧凌卻是能夠熟練使用自己的能力,因此她在戰斗中還能顧及別的事情.聽到元始天尊的提醒她立刻便跳到了一邊,然後就見元始天尊突然雙眼一睜,然後啥光影效果也沒出現,我們就是直接發現那妖魔的左手突然不見了.

現場整整靜止了兩秒才隨著那妖魔的手腕突然噴血才恢複正常,就在剛才那一瞬間,那妖魔的左手就莫名其妙的不見了,整個過程中我們都沒看到任何攻擊出現,連能量波動都沒感覺到,就好象那妖魔本來就沒手一樣.不過,不管是那妖魔的身體結構還是那突然噴血的手腕都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那妖魔的手就是被元始天尊給弄沒的,而且是徹徹底底的消失掉了.

"哇!你好厲害!剛才那下是怎麼做到的?"我驚訝的看著突然少了只手的妖魔問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並沒有回答我,反而突然身子一抖,一道血水從他的嘴角滲了出來.我驚訝的趕緊去扶他,而元始天尊則伸手制止了我的行動.然後正當我打算問他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就見元始天尊突然猛的張口噴了一大口血出來,而對面的妖魔也同時慘叫著向後倒了下去,並且她的一只眼睛也突然不見了,只留下一個血肉模糊的洞,看起來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不過對于妖魔的反應我可沒空去管,連忙扶住已經軟倒下去的元始天尊.

"你沒事吧?天尊?天尊?"就在我接住即將倒地的元始天尊之後,元始天尊居然逐漸的閉上了眼睛,而且不但他的嘴角,連他的鼻子也開始往外滲血,嚇的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如果是一般的神族,死了也就死了.反正跟我沒啥太大關系.可是元始天尊是天庭三大元老之一,又是最強那位的首席大弟子.這樣的存在如果跟我一起出任務掛在了外面,那我回去可怎麼跟鴻鈞教主交代啊?

看到元始天尊突然倒了,我們這邊的其他神族也慌忙聚攏了過來.太上老君直接從身上摸出了一枚紫色的丹藥給元始天尊塞了進去,然後又用一團黃色的光在元始天尊的胸口揉動起來.既然有專業人員上場,我也沒在旁邊搗亂,直接把元始天尊交給太上老君,然後退到了一邊.

雖然我不知道元始天尊為什麼會突然噴血,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剛才使用自己的能力攻擊了那妖魔,只是看起來結果並非一面倒,而是兩敗俱傷.元始天尊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口鼻噴血而且還昏迷不醒,對面那妖魔少了一只手掌一個眼球,外帶吐血不止,地上那灘血裝起來估計比那妖魔自己的體積都大,也不知道她那麼點大個頭怎麼噴出這麼多血的.不過想想她的本體應該很巨大,而現在的外形不過是下意識的變身形態之後我也就釋然了.

不管怎麼說元始天尊是無法再留下來參戰了,不過至少元始天尊比大日如來強點,起碼人家暈過去之前也把那妖魔搞了個半殘,不像某人被妖魔打了個慘兮兮還啥好處都沒撈著.

因為我們這邊一下多了好幾個傷員(之前和如來一起那兩位也中招了),所以太上老君在留下了幾個大葫蘆之後就先帶著傷員返回了天庭,反正他不是主戰人員,留在現場也沒多大用,而且他說了一會確認傷員沒事他就回來.

對于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他們的離開我到沒什麼想法,最可氣的就是太上老君這家伙太不給面子,非要把那幾個葫蘆交給鎮元大仙保管,搞的我郁悶不已.我好歹主動伸手去接來著,他居然不給我,這不明擺著跟人家說不相信我嗎.當然了,如果東西真到我手里,之後能不能剩的下……誒……應該是肯定剩不下了.

"啊……那個該死的老頭,我又沒得罪你們.為什麼攻擊我?"那妖魔在吐了足有一個游泳池那麼多的血之後終于停了下來,然後她艱難的支撐著爬了起來.不過,雖然血不流了,但消失的左手和右眼是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是相當的淒慘.

"妖魔就是妖魔,你天生就該死."一名從佛門並入天庭的大神對那妖魔道:"如果你不想受這活罪,那就散去自己的功力讓我們直接一刀殺了你,這樣你能少受些痛苦,我們也能省點事."

"讓我死?"那妖魔剩下的那只眼睛突然開始由褐色向紅色轉變,最終變成了血紅一片,而且還不斷的閃著光.而在眼睛變紅後,那妖魔的頭發也逐漸從黑色變成了血紅色,而且還無風自動的飄舞了起來.

如果說之前的樣子看起來還像是個落魄公主的話,現在這妖魔的樣子才算是真正接近妖魔了.不過,我們卻是看著這造型直皺眉頭.

外形的變化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變化對應的情況.那妖魔明顯正在使用自身的妖力,原本被約束並沉睡在她體內的妖力正在一點點的蘇醒.如果我們不能在她的妖力完全蘇醒之前干掉她,那我們能做的就只有逃跑了.到時候除了鴻鈞教主,我們估計連插手的機會都沒有.

"不能讓她這麼下去了,趕緊干掉她."青龍大聲喊道.

"你們想讓我死?我就先讓你們死."隨著妖力蘇醒,那妖魔潛藏的本性也逐漸超越了小公主的理智所能控制的范圍.她正在徹底妖魔化.

隨著那妖魔的爆發,她僅剩的那只眼睛突然紅光一閃,我們還沒來及反應就見之前和她對話的那名從佛門歸順天庭的大神直接在空中爆成了一團血霧.

"我操!這丫簡直是個怪物!"看到那名在天庭中都能數的著的大神居然被瞬間秒掉,連我都忍不住爆了粗口.不過之後的情況卻更糟.即那名大神被秒掉之後,那妖魔又再次轉頭看向了另外一名穿著道袍的仙子,跟著她單眼一閃,那名仙子瞬間便步了那名佛門叛神的後塵化為了漫天血霧.

"該死,沒有特殊攻擊力的往後撤,所有人注意隱蔽."看到這情況我也嚇到了.在場這些可不是玩家,這些都是NPC.和我們不同,這些家伙大都是沒辦法複活的.這種有獨立人格的NPC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他們沒有複活機會,所以相對玩家來說,他們的生命往往更珍貴,畢竟玩家是可以無限複活的,掉一兩級又不是啥大不了的問題.

聽到我的喊話,那些被嚇傻的大神們也終于反應過來了.之前不是他們經驗不足,而是因為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能輕易殺死他們的存在了.這種瞬息之間灰飛煙滅的情況對他們來說都太遙遠了,他們自從成為現在的大神之後遇到的都只是螻蟻,現在情況瞬間逆轉,他們的思想根本轉不過來.不過,雖然被嚇到了,但大神們的本能反應還是不錯的,聽到我這麼一提醒,加上死亡的威脅,這些家伙也終于反應過來了紛紛向後退去.

不過,就在大家都在忙著往後退的時候,我卻看到了一件將我嚇的魂飛魄散的事情.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屬烏龜的妖怪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六章 對我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