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劫雷滅世  
   
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劫雷滅世

之前我們之所以認為我提高戰斗力後可以輕松解決那個妖魔,完全是因為低估了那妖魔的戰斗本能.因為從我們發現她開始,直到在剛剛那下交手之前,那只妖魔都表現出了一種極為柔軟的性格特征.她的自身屬性雖然可以說是一流的,但她的格斗技巧卻只能是末流.對于這樣一個存在,只要有足夠的戰斗力,解決掉她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不過,現在看來一切都和我們想象的不大一樣.

那妖魔自從本能覺醒之後,其戰斗技巧就一直在提升,雖然她殺了那麼多俄羅斯人讓我很高興,但她的屠殺行為也為她的實力提升打下了基礎.只擁有本能的生物是最擅長在實際戰斗中總結經驗的了,那只妖魔連續打了這麼長時間,自然是把自己的身體屬性都摸透了.在這種狀態下,雖然她還沒有形成類似格斗技巧的一些小花招,但單就熟練使用自己身體上的每一寸肌肉這一條就足夠讓她進入二流格斗高手的行列了.況且這家伙還有那種逆天般的基礎屬性,再配合上她的二流格斗技巧,這妖魔的實際戰斗力甚至比很多一流武術家都要厲害.畢竟武術家再厲害也不至于一拳就把山打個窟窿一腳就把敵人踢出地球引力圈吧?

在石化了那名妖魔的半邊脖子和腦袋之後我便主動和她拉開了距離,而她也非常配合的退開了一段距離.剛才這一下我們可以說是都沒討到好,所以交手剛一結束便急急忙忙的各自退開了一段距離.

在與那妖魔分開之後我便抓著自己的斷壁向肩膀上湊了湊,伴隨著一陣紅光閃過,被轟碎的肩膀迅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生了出來,然後幾乎被完全轟斷的那條胳膊也和再生的肩膀互相連接到了一起並恢複如初.在那條胳膊我安全長好之後我便試著活動了一下那條手臂,確認沒什麼問題之後才看著對面的妖魔道:"沒想到你還挺厲害,不過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

"殺……"對面的妖魔似乎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對于我的話她只回答了一個字,而且聲音還非常的古怪,不但聽起來不象人聲,而且還帶著一種鏽蝕的金屬互相摩擦時才會發出的那種沙沙聲,感覺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看來你是聽不懂人話了."我說著用便永盚_鐮槍向前一指道:"不過這樣正好,我可以毫無愧疚的把你干掉了."說實話之前襲擊那個妖魔我還有點疙瘩,畢竟她看起來就一個小姑娘,而且從之前那個骷髏國師的介紹中我也知道了,這只妖魔其實就是小公主變的.作為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在被關了兩千多年後剛跑出來就又被人追殺,確實是快可憐的.不過,我的同情也僅僅是針對小公主的意志而已,現在這妖魔連意識都喪失了,那我就沒什麼好可憐的了.

看著那妖魔身上黃光閃耀,我知道她正在試圖沖擊身上的石化結構,不過夜月的石化之術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破解的.這和對付體外的障礙物不一樣,只要有足夠的力氣,你可以把任何障礙物都一把掀開,可身上的石化畢竟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那妖魔又不能把石化的部分切下來扔掉,而想把那些石頭變回活體組織,需要的是方法和技巧,靠蠻力是絕對做不到的.何況眼前這個妖魔的智力基本為零,指望她靠這樣的腦子想出解決石化的辦法根本是做夢.

在試了幾次無果之後那妖魔也失去了嘗試的耐心,突然對著我怒吼了一聲以發泄憤怒之後這家伙便猛的朝我沖了過來.只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不知道是因為我石化了她的腦袋使她的智力進一步下降還是啥原因,這妖魔竟然沒有像人一樣跑過來,而是將兩只前臂也放到了地上,然後像只奔跑的大猩猩一樣朝我沖了過來.

看到那外貌看起來還是個少女的妖魔居然用這種姿勢跑了起來,我先是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不管什麼原因導致了她的行為發生轉變,總之這妖魔的狀態是越來越不像人了.不過這樣正好,她越不像人我越容易下狠手.

眼看著那妖魔飛奔到我的面前,我猛的一緊手中永,槍尖向著斜下方一壓,然後在那妖魔沖到我的面前並猛然起跳准備將我撲倒之際突然向上一挑.鉤鐮槍槍尖上的鐮刃准確的頂住了那妖魔的肚子,然後隨著我上挑的力量硬生生的破開了她的腹部穿入體內,並順著那妖魔前沖的力量向上將那妖魔頂了起來直接從我頭頂翻了過去.

當那妖魔被甩過我的頭頂後鉤鐮槍的鐮刃便無法再固定住她的身體了,不過隨著她被甩離我的身邊,那鋒利的鐮刀形橫刃也輕松的在她的肚子上切開了一道近一尺長的傷口.可以說這樣的切口已經幾乎想那妖魔的整個肚子都給開膛了,不過這家伙變態的身體素質竟然對這麼嚴重的傷都沒啥反應.之前有理智存在的時候她還知道疼,現在看來這家伙連痛覺都沒有了.

重新落地之後的妖魔先是盯著齜牙咧嘴的威脅了一番,然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傷口,只是隨著她的目光所及,她的腹部那道切口卻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著.

"該死!"看到那正在愈合的傷口,我立刻便沖了上去.雖然很希望是我看錯了,但眼前的情況卻讓我不得不承認,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情況出現了.那妖魔居然學會了治療技能.

本來那妖魔恐怖的生命值和防禦力就已經讓我們有些無從下手的感覺了,現在她居然還學會了自己給自己補血,這樣下去我豈不是永遠都別想干掉她了?

不行,這個妖魔必須死,絕對不能讓她活著離開這里,否則隨著她的力量覺醒並逐步掌握自身能力的使用方法,到時候這個妖魔會變的越來越難對付.

就在我再次沖上前去的同時,我手中的永硠亶v漸縮短,並最終形成了一柄重劍.而就在我沖到那妖魔面前之時,我便已經將那柄劍舉過了頭頂猛的朝那妖魔劈了下去."聖劍——裁決."

只見戰場上突然出現了一柄高達百米的光劍隨著我的劈斬一起向那妖魔砸了下去,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俄羅斯軍營愣是被著一擊給劈成了兩半,凡是在光劍攻擊路線前方的這條直線上的人,不管是一千多級的高手還是普通人,全部都是一個結果——瞬間化為飛灰.

既然那妖魔學會了自我療傷,之前想好的戰術便不再適合這樣的戰斗了.所以我果斷的放棄了節約魔力的打算,開始大規模使用強力技能.就算那妖魔已經學會了治療技能,那她也得有時間使用才行.

伴隨著光劍的落下,前方的妖魔被硬生生的劈飛出去幾百米,一直撞到了之前玄武踩出來的那個大坑的邊緣並撞塌了一斷坑邊一直飛到了坑外還滾了十多圈才停下來.

在慣性消失後,那妖魔在原地又趴了三四秒才微微晃動了一下,然後便開始活動手臂支撐地面想要爬起來.不過,就在她支撐著想要爬起來的同時,她前方的大坑中卻是突然之間電閃雷鳴,我雙手張開,仿佛神靈降世一般從坑底飛了上來,同時天空中也出現了大量烏云.那漆黑的烏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戰場上空聚攏並開始旋轉了起來,很快便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而就在那旋渦形成的同時,那妖魔也至于支撐著從地面上站了起來.只是,她才剛剛站穩,就見我突然朝她一指道:"劫雷煉獄."

咔咔咔轟……伴隨著一聲震的所有人耳膜生疼的巨響,一道粗如人臂的紅色天雷突然從那黑色云團中猛的砸了下來,瞬間便將那妖魔轟出去幾百米遠.這還不算,那妖魔被轟飛之後,人還沒落地,第二道雷光便緊跟著落了下來,而且和之前的那道比起來,如今這道雷電起碼粗了一倍有余.

當第二道雷電落地之後,那妖魔沒有再被擊飛,而是硬生生的被從空中砸到了地上,而且還一路被壓進了地面幾米深,當然附近的泥土很快就被雷光完全蒸發,變成了一個新的大坑.

正當那家伙堅持著想從坑底爬出來時,第三道雷電緊跟著又落了下來,而且這次的雷電比前兩次的雷電捆一塊還要粗一倍多,那恐怖的雷光簡直就像條鞭子一樣從天空連接到地面,而那強大的威力更是電的附近還沒來及跑遠的俄羅斯人紛紛栽倒在地渾身抽搐著亂抖了起來.

以我兩千級的等級,使用神域合體之後本身攻擊力就已經非常可觀了.現在我不但擁有這樣的攻擊力,還得到了八位最強攻擊大神的能力轉移.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所使出來的技能,那威力自然更是翻了幾翻.這樣的攻擊雖然不能瞬間干掉那只妖魔,但那是因為她太強了,而旁邊的俄羅斯人員可大多是普通人.這些人哪頂的住如此強悍的雷擊?這才三道劫雷就已經有大批的倒黴蛋被感應電放倒在地,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當第四道劫雷落地之時,這些被感應電放倒的人就將徹底成為一具具焦尸.當然,那種情況也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畢竟戰場上"誤傷"這種事情實在是在所難免嗎.

就在我的胡思亂想之中,第四道雷電緊隨而至,除了將附近倒黴的人全部電死之外,還將那妖魔砸進了更深的地面之中,而且連我都開始感覺到腳底下有點麻麻的感覺了.

雖然威力一個比一個大,但四道雷電遠不是這劫雷煉獄的極限.實際上這個技能壓根就沒極限.它的作用方式就是以使用者的魔法攻擊力為基礎乘以一個數值後產生第一道劫雷,然後只要你魔力夠用,這東西就會不斷的增加輸出,每次會產生之前兩倍的傷害力.也就是第一次如果是一的話,第二次就是二,第三次就是四,第四次是八,十次就能打出一千零二十四倍的威力.當然,想達到那種威力,你的魔力必須頂的住才行.而且如果你魔力值夠用,十次也不是極限,你完全可以支撐一百次一千你,其威力會一直翻倍,直到毀天滅地淨化世界為止.當然,以上只是理論上的攻擊效果,畢竟沒有誰的魔力是可以無限揮霍的.即使凌和小純這樣的神族擁有魔力無限的屬性,但她們的魔力無限實際上指的是魔力可以快速恢複,而魔力上限還是存在的.也就是說她們每次釋放的技能消耗不能超過她自己的魔力上限,否則即使無限魔力也沒用.

我的魔力雖然不是無限的,但我的魔力上限可不低,加上現在是合體狀態,我的魔力上限絕對比以前的凌和小純捆一塊還要多很多.盡管我沒有無限魔力,但我有太上老君的無限回魔丹,四道劫雷遠不是我的極限.

就在這第四道劫雷落地之後,天空之中立刻又是一閃,第五道劫雷緊追著第四道劫雷的尾巴又落了下來,而且威力再次翻倍.這第五道雷已經打出了第一道雷八倍的傷害值了,而作為劫雷目標的妖魔則是被這道雷電打的全身體表爆裂,衣服和皮膚全部粉碎,暴露出了那張人皮之下金黃色的有如銅澆金鑄一般的軀體.

"我就說她已經變成人形魂金了嗎."看到那妖魔體表之下的居然是黃金一般顏色的肌肉,紫日他們紛紛叫嚷了起來.這種身體結構分明代表著那妖魔的軀體已經徹底魂金化了.

我雖然看到了妖魔體表之下的身體結構,但不管怎麼說,現在我能用的大威力技能也就只有這個劫雷的性價比最高了,所以我根本沒停,依然在繼續支撐著雷擊.

雖然劫雷的威力是按倍數方式增加的,但其消耗的魔力值卻是按次數增加的.比如說現在,第五道劫雷的威力是第一道雷的十六倍,而它的消耗卻只有第一道雷的五倍.當第十道,也就是那個擁有一千零二十四倍威力的劫雷發動之時,我需要付出的魔力也將只是第一道雷的十倍而已.按照這個公式計算下去,可以說這個劫雷是越到後期越劃算,因為隨著威力的大幅度提升,魔力消耗的提升卻相對要慢很多.因此越到後期單位魔力產生的殺傷力就越大.

不過,盡管誰都知道越到後期越劃算,但魔力上限這東西又不是什麼可以隨便補充的東西,所以即使明知道堅持的越久越好,可我能堅持的次數卻還是無法更改,畢竟我的魔力上限就那麼多,這個是完全沒辦法改變的.我能做的無非是在魔力快要不足時緊急補充無限回魔丹盡量多撐幾輪.

隨著第五道雷的結束,天空中的雷云忽然開始減速,原本旋轉的旋渦正在逐漸消失.不過,這種現象並不是我的魔力支撐不住了,而是這種劫雷的正常反應.實際上這種劫雷就是五個雷一組,第六個雷就屬于第二組劫雷了.

天空中逐漸停止旋轉的劫云在完全靜止下來之後忽然又開始反向旋轉,並且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就恢複到了之前的前五道雷釋放時的轉速,不過,就在大家以為那東西會再次落下紅色劫雷之時,天空之中卻是突然砸下了一道橙色的劫雷,而且其粗細居然也恢複到了第一道雷的粗細.不過,雖然粗壯程度縮小到了第一個雷的大小,但這道雷的威力可沒有縮回去,它可是確確實實的打出了第一道三十二倍的攻擊力.

地面上那個被轟出的大坑中,那妖魔剛趁著劫雷的空隙掙紮著爬起來,就再次被橙色的劫雷猛的砸回了坑底,而且這次她明顯感覺到了巨大的痛楚.即使以她現在幾乎沒什麼痛覺的身體,依然感覺到了強烈的刺痛感.不過,更厲害的還在後面.在第六道雷結束後,第七道,第八道一直到第十道雷幾乎是無間隔的排著隊砸了下來.最後那個第十道雷爆炸時,整個戰場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以我的魔法攻擊力為基礎,又乘了個劫雷的威力系數,然後翻了一千零二十四倍的威力,這第十道雷的攻擊力別說百萬了,過億都不止了.如此恐怖的攻擊力,即使是擴散出去的余威也足夠殺死任何等級在一萬級以下的存在了.

不過,盡管這攻擊已經足夠變態了,可那妖魔卻更變態.她居然在這樣的雷擊中也只是不斷的淒慘嚎叫著,可她還能叫就說明她其實根本沒多大事.遇到過傷員的人都知道,其實能叫的都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害,那種受傷之後明明清醒著卻叫不出聲來的的才是真的傷的很重.這妖魔叫的這麼大聲,分明就是底氣很足的樣子,所以她越是叫我就越不敢停.

第十道雷結束,我慌忙吞了枚無限回魔丹,剩余的魔力雖然還沒到底,但已經支撐不住下次雷擊的魔力了,所以必須趕緊補充.還在此時雷電也暫時停了下來,因為天空中的雷云正在像之前一樣轉換旋轉方向.當雷云再次准備好之後,第十一道雷,一道金黃色的閃電猛然降落人間,而這次的雷電在命中了地面之後立刻在地面上編織出了一長蜘蛛網一樣的電網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原本被這恐怖的雷擊給震撼的忘記了逃跑的俄羅斯人現在才想起來自己要倒黴了,可惜這種時候再跑已經晚了.人有可能跑的過電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七章 集中力量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兩敗俱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