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二防線突破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二防線突破

隨著俄羅斯人的防線中越來越多的NPC開始逃跑,剩下來的那些玩家根本無力支撐起整道防線,在我方人員的沖擊下,整個防線就像大堤決口一般瞬間就被徹底沖垮,逃跑的俄羅斯人員和我方人員繳在一起沖向了他們的第二道防線.

"老大,前面已經徹底崩潰了,我們要不要開炮?"第二線防禦陣地後方的指揮所內,一名俄羅斯玩家詢問著站在地圖前的另外一名玩家.

那名站在地圖前的玩家抬頭掃視了一圈帳篷里的所有人,然後反問道:"開炮?前面那些NPC部隊加起來起碼值三億水晶幣,更別提那里還夾雜著我們俄羅斯的玩家在里面了.他們在逃跑的路上被中國人干掉那沒什麼,這叫戰斗損失,活該倒黴,他們只能自己捏鼻子認了.可是如果我們開炮,或許能阻擋住中國人的腳步,可是這些損失怎麼算?開戰之前各行會的NPC部隊都是大家自己出錢買的,戰後如果能保存下來,那就是行會財產.歐星和里約那幫人可不管我們不開炮會怎麼樣,他們只會盯著我們開炮打死了他們的人,到時候他們找我們要賠償你們說怎麼辦?"

其實地圖前這名玩家的苦惱也是大多數大國行會的共同苦惱.和大多數小國家不同,像中國,俄羅斯,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想要依靠某一個行會去完全統治這個國家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國土面積的過于龐大,人口數量的恐怖基數,還有那負責的思想觀念,這一切的一切都阻礙著一個大國的統一.在現實中,國家可以用刑法和人們的生命去威脅大家集中在一個意志之下,可以用利益去引導大家向一個方向奔跑,可以用思想道德去約束人們的思維不去想著分裂的問題.但在這里不行.游戲中的人員可以無限複活,法律和生命威脅這些東西效果幾乎等于沒有.思想約束更是毫無作用,畢竟在游戲里大家不需要顧忌太多東西,當本性爆發出來後,人們的行為就會表現的比現實中更加難以約束.至于利益誘導,這個到是還能發揮作用,只是這種方式一來作用下降了很多,二來也不是那麼好統一的.想要把幾十幾百人乃至幾萬人的利益統一到一起這不是什麼太大問題,但你要想把幾億幾十億人的利益全連在一起,這可就不是件簡單事情了.排除掉這幾億幾十億人中那些天生具有自我毀滅人格的神經病患者,剩下的人因為知識面,智力水平和見識等原因也會有不同的眼光,有些人可以看到長遠利益為了整個國家去奉獻,有些人則只要看到那鮮美的奶酪就會忍不住撲上去,根本不管那奶酪是不是被穿在老鼠夾子上.

所謂眾口難調,越是人多的國家越難統一思想,在這一點上大國顯然都差不多.人口數量的龐大加上意識形態的多樣化,大國往往很難形成完全統一的意識形態,所以管理起來也是松散的很.不過基于小團體很難對抗大團體這一基本現實,大國的人們在思想分化並組成不同的行會之後,也會因為某些暫時或長久的利益而結合到一起.這種因為某些原因臨時集合在一起的團體就是國家聯盟.不管是俄羅斯人還是我們國家,這次參戰的雙方使用的其實都是一樣的政治構成,也就是由一兩個超級行會挑頭,其他行會以附庸形式參與進來,最終組成一個臨時利益集團.

不過……臨時利益集團畢竟是臨時的,當這個集團分散後,它們之間必然還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互相爭吵乃至正面對抗.正因為這種內部利益的不協調,所以這種臨時集團內部往往會表現出相當複雜的團隊關系,而且很難做到完美配合,畢竟大家都留著一分力,想要完美配合那顯然是扯淡.

可以說這名俄羅斯行會會長現在的難題就是這種臨時利益集團的弊端所導致的.冰封女妖顯然也明白不同從屬關系的團隊無法完全合拍,所以她特意將第一防線和第二防線的隊伍分成了兩個比較大的利益集團.這個第一防線中除了一個強力行會之外,其他的都是跟他們關系比較好的小附庸,這樣在指揮上就會比兩個大行會協作要來的高效,因為那些小行會不敢跟大行會扯皮.可冰封女妖沒想到的是,盡管她的方法讓第一防線和第二防線各自獨立看起來都很完美,卻不知道兩道防線之間卻因此完全脫節了.

如果這兩道防線都是由一個超級行會在掌管,那麼在第一道防線出現崩潰跡象之時,這個超級行會的領導者就可以直接從第二防線中抽調高級人員前往第一防線救火,那麼就算第一防線最終還是堅持不下來,有絕對比現在要多撐很長時間.而如果第一防線真的崩潰了,那麼在統一領導之下,這兩道防線的總指揮者就可以把第一防線原有的高手和第二防線支援的高手集中撤回第二防線迅速形成第二防線,而前面那道防線的低級人員是留下來送死拖延對方的腳步還是跟著有秩序的往後退,這都不是問題.因為那都是一個統一的領導者手下的人員,不管是哪邊受傷對他來說都是自己人,沒有人會自己抱怨自己,也不會自己害自己.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第一防線和第二防線完全是兩個互相之間處于平等狀態的兩支行會組成的.這兩個行會雖然也能進行協作,可畢竟那不是一個行會,互相之間多少都會計較一些東西.比如第一防線即將崩潰之時,第二防線的指揮者已經看出來崩潰即將發生了,可他卻沒有派人去增援.為什麼呢?因為增援了之後沒他什麼好處,而萬一因為增援的力量撤不回來導致他負責的第二防線崩潰,那責任還得他來承擔.這種不會有獎勵,可能有懲罰的事情,換你你會干嗎?況且實際上對第二防線的指揮者來說,第一防線崩潰了反到更好,因為對方沒能完成分配給他的任務,戰後分利益的時候對方的利益必然會被切下來一塊,畢竟他們沒能達到預計作戰目標.

勢力不同的危害還不止這點.當第一防線崩潰之後,如果兩家是一個領導者,那麼第一防線完全可以讓低級人員組成防線緩慢後撤,一方面消耗敵人的攻擊力量,另一方面為本方高手回到第二防線爭取時間,最後殘存的第一防線人員還能和第二防線的前鋒連接,組成一道人體盾牌陣,就算發揮不了太大作用,起碼比啥都沒有要好的多.可是,兩邊並不是一個領導者.第一防線的行會如果下令讓自己人這麼做,那麼自己必然會損失掉大部分行會戰力,而好處卻全都是第二防線的行會拿.這種為別人做嫁衣的行為除了真的關系鐵到穿一條褲子的行會之外,很難想象兩個臨時合作的行會之間能干的出來,所以毫無懸念的,第一防線的指揮者沒有采用這個最好的辦法,而是決定讓戰線崩潰往後跑.

這個第一防線的指揮者難道不知道崩潰的第一防線會沖垮第二防線嗎?他當然知道.選擇比較愚蠢的方案並不能說明他蠢,正相反,放棄了大多數人都能想到的最佳方案恰恰是一種極端的狡詐行為.崩潰的第一防線雖然會沖垮第二防線,但這樣卻能保存下盡可能多的第一防線的人員,而且兩道防線一起崩潰,到時候就是老大不說老二,誰有別想占誰的便宜.即使最後分戰爭利益的時候,肯定也只能按照平均分配處理,因為大家都犯錯誤了,所有人都進行懲罰性克扣完全沒意義,扣下來的那些東西最後還是得分掉,這和沒扣有啥區別?

綜合這麼多因素,第一防線的指揮者最終選擇的這個讓防線崩潰的方案看似愚蠢,其實卻是對他本人來說損失最小的,可對整個俄羅斯入侵者聯盟來說,這確是損失最大的.不過,那是集體損失,和個人損失比起來,第一防線的指揮者才不會去考慮那麼多,他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就因為這種不同勢力之間的勾心斗角和貪圖自身利益損害大家利益的行為使得俄羅斯人的整體防線表現出了一種比預料中要脆弱的多的狀況,要不然整條戰線也不至于瞬間就被沖跨了.以游戲中玩家不懼生死的特性,一般陣地戰都會打的比較慘烈,因為兩邊都不怕死,所以最後甚至會出現雙方對著沖鋒一直拼到一方全滅另一方減員九成的情況.這種一觸即潰的現象說實話在游戲里還真不多見.

和俄羅斯人這邊的情況不完全一樣的是,雖然中國方面也使用的是聯盟制的戰斗團隊,但我們的行會之間的關系要比俄羅斯人好很多.

俄羅斯的狀況其實說白了就是缺乏一個強有力的主導行會,結果搞成了多黨合作制.冰封女妖的那個女妖之家雖然在這次戰斗中起到了主導行會的作用,可這個行會因為冰封女妖的先天問題搞成了一個畸形行會.這個行會的政治影響力和指揮能力都很強,可它卻沒有一個足夠強大的身體.如果你了解這個行會的結構,你就會發現,女妖之家簡直就是將一個超級行會的領導層完全剝離出來後獨立組成了一個新行會的狀態.她們的這種行會分級制度就像我們行會的預備會員,正式會員,精英會員,核心會員,行會元老這樣的分級方式.只是我們行會的分級是在行會內部進行的,即使是預備會員,對外來說他們也依然是我們行會的成員,可是女妖之家雖然能指揮很多個很大的行會,可這些行會卻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他們之間並沒有統一性,甚至有些被女妖之間指揮的行會之間還是敵對關系.這種畸形的組織構成造成了一旦冰封女妖出問題,整個行會聯盟也就基本失去指揮的狀況.之前我和天庭那幫大神的戰斗中冰封女妖很不幸的也是被殃及的池魚之一,所以現在俄羅斯人的第一和第二防線才會互相算計,因為他們根本就是在各自為戰,上面幾乎沒有人指揮的動他們.

相比之俄羅斯人這種糟糕的聯盟結構,我們行會的結構就要好很多.首先,我們行會不像女妖之家只是個領導者行會,我們有自己的武裝,說白了就是我們有直屬衛隊,能壓的住下面的行會.其次,和俄羅斯人不同,他們的組織結構中在女妖之家下面有一堆平行行會,這些行會實力大致相當,互相之間是誰也不服誰,而且這些行會之間還分化出了幾個小團體,這些小團體之間還有一些交叉的敵對關系.而我們這邊在我們行會之下,只有熱血盟和北方聯盟這兩個大型行會存在,而且其中熱血盟和我們幾乎是穿一條褲子的,而北方聯盟雖然和我們沒那麼親密,卻也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

可以說我們這三大行會之間相對緊密的關系就構成了我國行會聯盟的鐵三角指揮系統,這個指揮系統可以在缺失其中任何一個甚至兩個行會的情況下自如運轉.盡管在我們三大行會之下,那些小行會之間依然也和俄羅斯人一樣存在平行和交叉敵對以及小團體現象,可那畢竟都是些小行會,一來影響不了大局,二來真鬧的厲害了我們三大行會任何一個都可以強制他們服從我們的指揮暫時放棄內斗,所以我們這邊基本上不會出現戰略性錯誤,頂多就是局部戰區出現戰術錯誤而已.

其實就算我們這邊的指揮系統像俄羅斯人一樣糟糕,在這次的進攻中也不會有多大問題.一來進攻和防守不同,我們不需要把部隊全部展開,只要集中一點突破就行了.二來因為這次進攻是突然決定的,所以大部分國內行會都沒反應過來,而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戰斗人員則是出了名的快速反應.在我和那妖魔拼了個兩敗俱傷的同時軍神就已經在和玫瑰他們商量要不要將誘敵深入的計劃改為全面反擊計劃,而當我和那些大神們撤離的時候,我們行會的部隊就已經開始往俄羅斯人這邊跑了.而且得益于軍神強大的戰場單兵指揮能力,我們行會的部隊根本就沒花時間整隊,而是在一邊往前往跑的過程中一邊把戰斗陣形給排了出來.這種誇張的變陣能力目前除了我們行會可沒有第二家能做到的.

說起來俄羅斯人的防線崩潰的之所以這麼快,除了有我回來的原因,更多的可能就是因為我們行會的快速反應.因為我們的突擊速度太快,雖然俄羅斯人在我和大神們撤離後就因為擔心我們的反擊而提前自發組成了防線,可畢竟時間太倉促,加上冰封女妖不在,他們幾乎是沒經過商量就組成了這麼個防線.要是單從這一點上來說,其實俄羅斯人今天的表現已經算很不錯了.

就在俄羅斯人的第二防線指揮官為到底要不要開炮轟擊和第一防線的潰兵攪和在一起的我們時,那些第二防線的前線指揮官們卻是有些呆不住了.看著前方混在一起的沖鋒隊伍越來越近,這些前線指揮官們終于忍不住對著後面的法師團喊道:"前方三百米,法術覆蓋."

戰後的利益問題那是會長們需要討論的問題,前線指揮官們只是不希望自己守衛的防線被沖破而已,所以他們下決定的時間比那些需要考慮很多利益問題的會長們可要快多了.

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打的第二防線指揮官一聽到魔法爆炸的聲音立刻就鑽出了帳篷,當看到陣地前方升起的火團之後,他終于下定了決心.既然前面的人已經開始攻擊了,那麼即使現在喊停有沒啥意義了,與其被第一防線的殘余人員沖垮第二防線,不如現在就把他們全部炸飛.

"傳令,炮兵部隊,標准位置加一,炮火覆蓋攻擊."

"是."得到命令的玩家迅速跑去通知炮群開火,而站在這位第二防線總指揮身後的那些會長卻在想著戰後怎麼和第一防線的人交代.

後面的會長們想什麼,前線的戰斗人員可沒工夫去管,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頂住前面的那幫人,不管是第一防線的潰兵還是對面的冰霜玫瑰盟人員,只要上面沒有下令放棄防線,就一個也不能放過去.

"頂住."隨著盾牌手後方的指揮人員一聲大喊,第一線的盾牌手紛紛將自己頂著的盾牌插入了面前的地面之中,然後彎腰蹲身用肩膀頂住盾牌准備對抗沖擊.

不過,這些盾牌手顯然忘記了他們抵擋的都是些什麼人,單純的盾牌對一般玩家可能很有效,但是對我們行會的人卻基本沒用,因為我們行會的每名會員都有幾只行會守護獸,而其中的鋼爪更是破拆能手.

鋼爪作為我們行會早期獲得的一種行會守護,可以說已經被我們行會的玩家們研究的非常透徹了.這些體型龐大,頭上長有彎角,背上還有兩排觸手的中大型生物雖然在速度上並不怎麼樣,但是這些家伙的力量和特殊能力卻是再實用不過了.

首先,作為一種半水生動物,鋼爪的水下作戰能力極其優秀.其次,鋼爪那兩只巨大的前爪也是大洞的好手.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家伙的腦袋夠硬,非常適合當攻城錘使用.當一群鋼爪排著整齊的隊列低頭猛沖之時,那威力完全不亞于一列並排沖鋒的坦克.

俄羅斯人的第二道防線上那些可憐的盾牌手本來以為自己要抵擋的只是些玩家而已,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們紛紛彎下腰去頂住盾牌之後,我們行會的那些玩家便紛紛召喚出了自己的守護鋼爪.

突然感覺到前方沖鋒的腳步聲不對時,那些盾牌手也疑惑的想要抬頭看一眼到底怎麼回事,可是等他們真把頭抬起來的時候卻全都傻在了那里,因為他們正好看到一排鋼爪正低著頭朝他們猛沖而來.

咣當……伴隨著一聲仿佛金屬對撞一般的聲音,沖在最前面的那頭鋼爪一腦袋撞在了擋在身前的盾牌上.近一人高,兩寸厚的鋼鐵盾牌被硬生生的撞飛了出去,不但把盾牌後面的玩家給拍成了肉泥,還順便砸倒了後面好幾個人.而沒等這些人反應過來,剛才撞飛盾牌的鋼爪便已經緊跟著沖入了人群之中將那些被盾牌砸的東倒西歪的人全部撞到了天上.

伴隨著這一塊被突破的盾牌,後續的鋼爪們也紛紛沖到了盾陣前面,然後就是一陣密集有如爆豆般的當當當當聲響起,整個第二防線前排的盾陣瞬間土崩瓦解,而且因為各頭鋼爪的習慣和沖擊角度不同,那些被撞飛的盾牌和後面的盾牌手也是以各種不同的姿態和角度飛了出去.不過不管他們怎麼飛,總之活不下來那是肯定的了.

撞穿了盾陣之後鋼爪們便和第二排和第三拍的長矛手交織在了一起,不過相對于長矛手的武器來說,鋼爪背上的觸手顯然更長一些.很多長矛手都還沒來及刺出自己的長矛就感覺手中一輕,長矛居然被人家用觸手給卷走了.沒有了長矛的長矛手還不如前面的盾牌手呢,起碼盾牌手丟了盾還能用隨身佩劍進行戰斗,而長矛手除了長矛就只剩匕首了.只是對付鋼爪這種中大型生物,匕首有用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被繳了械的長矛手雖然還有匕首可用,但鋼爪既然能夠的到他們的長矛,那就是說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不遠了.即使鋼爪並不是以速度見長的生物,可人家畢竟體型在那擺著,真跑起來速度也不慢.這麼近的距離以鋼爪的速度幾乎也就是一秒不到就沖過去了,那些突然長矛不翼而飛的長矛手甚至都沒想到要去拔匕首就已經被紛紛頂上了天,就算他們摔下來之後還沒斷氣,被沖鋒的人群踩一便之後也鐵定成爛泥了.所以說被直接撞死或者摔死的還算走運的,掉到地上還沒死的那才叫倒黴.

沖開了盾牌和長矛陣之後,鋼爪們繼續悶頭向前沖,在他們的前方就是對方的本陣,也就是密集的步兵方陣.這些裝備了斧頭和錘子之類重型武器的重裝步兵可不像只有單面防護的盾牌手和幾乎沒防護的長矛手那麼好對付.鋼爪們在一頭撞入步兵方陣後只是帶翻了前面幾拍的重裝步兵,但是很快他們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中一般被越來越多的重步兵給拖在了陣形中.盡管這些鋼爪都在拼命的攻擊周圍的步兵企圖獲得活動空間,可是越來越多的步兵卻最終還是將他們徹底困在了步兵陣中.當然,為了拖住鋼爪的沖鋒,那些步兵的損失也絕對不低,畢竟鋼爪也是龍島出來的強悍生物,就算被擋下來了也不是那麼容易干掉的.

雖然鋼爪們的沖鋒被攔了下來,不過這個時候他們是不是被擋住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鋼爪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突破盾陣,現在他們已經超額完成了任務,剩下的部分就算他們不參加也無所謂了.

就在俄羅斯人的第二防線前鋒被鋼爪沖的七零八落之後,我方的人員終于裹挾著潰逃的第一防線逃兵沖到了俄羅斯人的第二防線上,那些幸存下來的盾牌手和長矛手還沒完全爬起來就被突然從他們身邊跑過去的人群撞倒在地,然後又被後面無數雙腳丫子踩過,最終死的不明不白的.

穿過已經半殘的盾陣和長矛陣,我方人員終于也撞上了俄羅斯人的重撞步兵方陣.

因為《零》是一款世界性的游戲,所以為了照顧各國玩家的愛好,對某些國家的某些職業都是會有特殊傾斜的.比如說英國天生就是造船比較厲害,而美國則有最好的火器.俄羅斯作為一個民族特色很強的國家自然也有自己的特色,這個國家特別盛產野蠻人重裝步兵.

本來野蠻人這個種族也不完全算是隱藏種族,很多國家都能選,但是在擁有超級屬性的同時,野蠻人們還必須面對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裝備缺乏.大概是為了體現出野蠻人這個種族的特點,游戲中的野蠻人自身屬性一般都很高,而且升級後屬性提升都很誇張,但是這個種族不管是什麼職業,幾乎都無法獲得裝備,因為野蠻人穿的裝備不是一般裝備.除了可以自適應的神器級裝備外,其他裝備都必須在裝備要求後面多出一個野蠻人專用才能被野蠻人裝備上,而包含此類特征的裝備絕對不比神器多多少,這就導致了野蠻人雖然自身屬性超強,可因為沒裝備穿,所以總體實力依然和大部分種族保持了一陣.

不過,以上只是大多數野蠻人的狀況.俄羅斯的野蠻人種族和別的國家的野蠻人種族就有著明顯不用,他們這里的野蠻人種族在系統屬性中顯示的不是單純的"野蠻人"三個字,而是"寒帶野蠻人".

雖然這個寒帶野蠻人在基礎屬性方面比單純的野蠻人要略低一些,但是和正常野蠻人不同的是這個寒帶野蠻人分支卻是可以裝備普通裝備的.只要是一般種族能用的裝備,他們都能穿,甚至包括野蠻人專用裝備他們也能用.這一屬性使得俄羅斯人的野蠻人種族玩家特別的多,畢竟寒帶野蠻人和野蠻人不同,這已經是一種有著明顯優勢的種族了,只要不是真的不喜歡野蠻人的外形,基本上大家都會考慮選擇這個種族,而恰好野蠻人那種肌肉發達的外形剛好也挺符合俄羅斯人的審美觀,因此在俄羅斯野蠻人種族幾乎就是第一大族,而第二大族則是獸人族.

不管是野蠻人還是獸人,反正俄羅斯人的種族都有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肌肉發達到變態.這兩個種族都有著超低的魔力屬性和變態級的物理屬性.因為俄羅斯玩家選擇的種族大多是力量型種族,所以出于發揮優勢屬性的考慮,俄羅斯盛產重裝步兵和重裝騎兵也就不足為奇了.而且,除了一般的重裝步兵和重裝騎兵,好象有些俄羅斯人還別出心裁的搞出了超重裝步兵之類的職業,不過在我看來那種職業基本上就是雞肋,防禦是夠變態了,可惜攻擊速度太慢,打不到人再強的攻擊力也沒用.當然,也不是說這種職業完全就是一無是處,比如說在攻城戰中充當人肉攻城錘就很不錯,反正超重裝步兵全身上下包的就跟個人形坦克差不多,別說箭矢了,連大炮正面命中幾乎都無法殺死他們,一般的弓箭和單體魔法那就更是就跟撓癢癢一樣了.

幸運的是俄羅斯人的重裝步兵方陣中只有些普通的重裝步兵,對于超重裝步兵那種人形鐵球一樣的存在,即使是我們行會的精銳玩家碰上估計也得折騰半天.畢竟那些家伙雖然攻擊命中低的嚇人,可防禦確實是太變態了,即使是高級戰斗人員不圍著他們狂砍個半天也未必啃的動這種精裝版鐵罐頭.

盡管只有普通版重裝步兵,但我們這邊的玩家還是被眼前這排牆壁一樣的敵人給搞的有些步伐遲緩.前面這排穿了一身閃亮銀甲的重裝步兵清一色的身高都在一米九以上,我們行會的那幫玩家到了這幫人面前頓時感覺自己好象變矮了很多,這種體型上的差異天生就會產生一種壓制性的氣勢.好在我們是進攻方,本身士氣又比較旺,到是沒有被他們給嚇住.不過,即使士氣上不吃虧,想在這些鐵罐頭一般的重裝步兵中殺出一條血路也確實不是那麼容易的.

"大家被怕,這些人不過是防禦高一點而已,大家跟我沖."一名本行會的前線指揮玩家大叫著帶頭沖向了自己正對著的那名重裝步兵,部隊對方和他還隔著兩米多就猛的將扛在肩膀上的重型斬劍嗚的一聲揮了下來.本來這個距離上揮舞武器是根本沒什麼用的,畢竟還有兩米多遠,除了長兵器之外,近戰武器是很難夠到這個距離的.不過問題是眼前這名重裝步兵身高足有兩米開外,那條胳膊一伸出來就有一米多了,再加上他手里那柄巨型斬劍,可以說他附近三米之內都在他的打擊范圍內.

看著驟然揮下的斬劍,那名呼喊的本行會玩家嚇的趕緊一側身,那柄重型斬劍就這麼帶著呼嘯的風聲當的一聲砸進了地里半尺多深,這要是劈到人身上估計就算沒有劍刃,砸也把人砸死了.

趁著那名重裝步兵正忙著往外拔劍,這名閃過攻擊的玩家立刻向著那重裝步兵猛沖了過去,然後在靠近到他身前之時突然跳了起來將手中的匕首對著對方的眼睛就插了下去.

"啊……"突然被刺瞎了一只眼睛的重裝步兵立刻慘嚎了起來,不過還沒等他叫完,那名跳起來的玩家便靈活的一勾他的脖子跳到了他的肩膀上,跟著拔出腿邊的另外一柄匕首對著那家伙脖子後面盔甲的縫隙處猛的插了下去.

這次到是沒有慘叫,反而是那家伙因為眼睛被刺瞎而發出的慘叫也跟著戛然而止.隨著那名玩家將兩柄匕首一起拔出來並跳向下一個目標,那名看起來還算完好的重裝步兵卻像是倒塌的大樓一般突然向前跪倒在地,然後上身晃了晃後才向前猛的砸了下去,而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看見大量的鮮血開始從他的盔甲縫隙中滲出來,看這流速,估計盔甲里已經幾乎被灌滿了.

就像大多數職業一樣,重裝步兵也有自己的職業缺陷.雖然這個職業有著超強的防禦力,但是過重的鎧甲嚴重影響了他們的身體靈活度,所以一旦碰上超級靈活的刺客類職業,重裝步兵幾乎就是必死的結局.不過,刺客這種職業在游戲里畢竟不屬于熱門職業,所以大多數情況下重裝步兵還是很有發揮空間的.

在帶頭的玩家干掉了一名重裝步兵之後,其余的玩家也紛紛撞上了身前的重裝步兵,然後就是一片慘烈的撕殺開始了.

就像之前說的一樣,刺客類職業不屬于熱門職業,《零》中真正最多的還是戰士和法師類職業,所以對付這些重裝步兵,大部分玩家都只能是跟他們肉搏而已.想要像之前那名刺客類玩家一樣瀟灑,那可不是什麼人都做的到的.

"怎麼不下去幫忙啊?"我正騎著夜影在半空中飄著觀察戰場情況,冷不防身邊突然冒出個聲音嚇了我一跳.

"呼,嚇死我了.還以為是什麼人呢?居然無聲無息的就跑到我身邊來了.麻煩你下次要過來好歹出點聲行吧?"看著站在我身邊的銀雪,我忍不住抱怨道.

銀雪看了看我的表情,突然轉換話題道:"天庭那樣對你,你不生氣嗎?"

"你跑這邊來就為問這個?"

"算是吧."出呼我的意料,銀雪居然主動承認了."說說你到底怎麼想的?就這樣離開好象不是你的風格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全線突破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挽回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