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七章 雪藏的精英  
   
第十九卷 第七章 雪藏的精英

金幣的劍筒吸塵器還在工作著,在輕松絞殺了最後一名精銳小隊成員後,剩下的日本玩家就遭了殃,那些恐怖的劍筒像一只只巨大的吸塵器一般從地面上飛速掠過,而後留下了一條撲滿紅色粘稠液體的血腥之路,凡是被這些東西掃蕩過的區域不管是人也好,岩石也罷,凡是能動的東西都會變成一片粉末,除了部分人員身上的鎧甲和武器還能剩下點扭曲變形的金屬之外根本找不到一件完整的東西.

看著那十幾個吸塵器一般的劍筒掃蕩完精銳小隊又往傳送門這邊飛了過來,下面的日本玩家全都嚇了一跳,不少人還沒等劍筒靠近就開始向往外跑,但是因為傳送門一直在按照最大通過人數傳送,所以通道附近幾乎密密麻麻擠的全都是人,即使想跑也只有外邊的人能跑掉,里面的人想要移動就得推開周圍的人.之前因為有秩序,大家都像一個方向移動,速度還能快點,現在一亂,沒有秩序的隊伍移動速度變的更加緩慢不說還把後面的一部分人給擠回了傳送門里面.

"不行,這樣不是辦法啊!"看著混亂的人群和越飛越近的劍筒,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也開始犯難了.

一名日本行會的會長說道:"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湊點錢買支援吧?"

"湊錢買增援?"另外一名會長有些為難的道:"先不要說我們的錢夠不夠,關鍵是松本正賀君之前和我們打過招呼不要把錢白白浪費在那些外援上,有錢就盡量多花在購買NPC士兵上.你們現在這會要是還能拿出錢來購買外援,那不等于是明擺著跟松本君說我們之前沒出全力嗎?到時候就算解決了眼前的麻煩,松本君那邊我們也討不了好去.這種里外不是人的事情要干你們去,我才不會參加呢."

"可不這麼干,我們的人怎麼辦?"那名玩家說著指向那邊的戰場道:"看,就這麼會工夫我們都死了多少人了?"

這邊的幾名會長在這討論,金幣的那些劍筒可是一刻也沒停,一直在瘋狂的將附近的日本玩家和NPC吸入劍筒內然後絞成血霧再噴出來.以這東西恐怖的速度,別說再耽誤一兩個小時,只要再有二三十分鍾,估計傳送門這邊就剩不下活人了.

看到這麼恐怖的殺戮場面,其他那些行會首領們也是一個個抓耳撓腮不知道如何是好.買外援就意味著里外不討好,不買的話等下面的人都死光了他們的複國大業也得一塊玩完,到時候損失的可就不止是名譽和金錢了.

正當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殺的正爽之時,突然就見戰場上白光一閃,一道耀眼的白色劍光突然從天而降,當的一聲將一只高速旋轉的劍筒劈的粉碎.被打斷了旋轉周期的飛劍互相碰撞,瞬間就徹底崩潰飛的到處都是,而一些已經被這個劍筒吸起來的日本玩家和NPC也是驚魂未定的紛紛摔落地面.

"怎麼回事?"

"什麼東西?"

"……"

隨著那道白光閃現,關注戰局的人群立刻騷動了起來.雖然沒看到出招的人,但能一擊將這恐怖的絞肉機一般的劍筒劈散,那就絕不可能是一般人,因為在那恐怖的東西向人群飛來之時,已經有無數人實驗過他們的技能了,結果無一例外的全部被那恐怖的劍筒一口吞了下去,然後被絞的不知所蹤.剛剛那道白光既然如此犀利,一下就將那連吞了不知多少技能的劍筒劈散,那麼釋放這個技能的人肯定更為可怕.

就在人群忙著尋招那發出技能的人之時,天空之中突然亮起了一個白色的光團.隨著那陣白光,眾人只見一名身披亮銀色鎧甲,背後伸開一對巨大的雪白羽翼的絕色美女正帶著萬道神光從天而降.

正當下面的人被那美麗天使降臨人間的氣勢所懾之時,那位美女突然抬起了抓在手中的那柄潔白光劍朝著下方連揮了十幾下,而她每揮一次,便會發出一道白色的劍芒.那些飛出劍身的劍芒剛一離開劍刃就仿佛閃電般直沖地面,然後准確的撞在還沒有停下的其他十幾個劍筒之上,然後無一例外的將其全部擊散開來.

"嘩……"之前看到這位天使出現時,那些日本玩家還只是被她那閃亮的造型所吸引,現在看到這位美麗的天使竟然舉手之間就滅掉了讓他們幾乎全軍覆沒的恐怖劍筒,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冰霜玫瑰盟的人難道就只會欺負普通玩家嗎?居然用這麼強力的技能對付些普通人,你們不覺得丟臉嗎?"那天空中的天使在降落到離地幾米高的時候便停止了下降懸浮在了那里,然後她忽然看著前方的金幣她們質問了起來.

真紅和金幣這邊自然也都是不吃虧的主,一聽那天使的話金幣立刻站了出來道:"我當然也想找個勢均力敵的對手切磋一下啦.你也知道,和臭棋簍子下棋技術可是會退步的!可是我也實在沒辦法啊!你說你們日本人中好歹也得讓我能找出個可以切磋的人才行啊?那什麼鬼手信長,小鳩健次郎的全都是廢物,好不容易出了個松本正賀還算能打一點,還被我們老大搶了,你說我能找誰打?"

"哼哼,聽著似乎有些道理,之前算我冤枉你了.那麼現在,既然我來了,那就讓我們來切磋一下吧?"

"我當然也想啊!可惜我在會里地位比較低,上面還有個姐姐壓著呢!所以你還是先和姐姐切磋吧."金幣說著便朝前方一招手,剛剛被天使劈散的劍筒散落出來的飛劍突然全部飛了起來,然後嗖嗖嗖的好象導彈一樣全部飛回了金幣身邊並再次按照之前的順序開始折疊組合成新的劍筒.

本來看到那些恐怖的劍筒被劈散,那些日本玩家都松了口氣,現在一看劍筒又要複活,嚇的這些人全身一哆嗦,有些反應過激的甚至當時就開始轉身准備逃跑了.

看到金幣又開始准備她的超級吸塵器,真紅便走到了三人的最前面對著那邊的天使說道:"我們冰霜玫瑰盟是講排位的,你想切磋就讓我先來試試吧?我要是玩膩了就讓她們上."

其實把第一個攻擊位置安排給真紅,不是因為我們行會里真的需要論資排輩,而是因為金幣和真紅的屬性不一樣.雖然真紅和金幣的整體戰斗力差不多,但真紅的特點在于單體攻擊力,而金幣的劍陣則更適合大規模殺傷,所以如果金幣去和那位天使切磋,而讓真紅去殺人,那速度絕對要慢好多,但是倒過來可就不一樣了.

看到最終是真紅走出來准備迎敵,而金幣又開始聚集劍筒絞肉機,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的立刻就又皺成了個川字,但是他們除了煩惱之外根本沒辦法幫忙.不管是金幣還是真紅,還有後面的克利斯締娜,反正沒一個是他們能解決的了的.說實話,要不是眼前這位雖然在幫他們,但完全搞不清楚來曆的美麗天使,他們都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好了.不過,即使那位天使拖住了真紅,貌似意義也不大,畢竟就算沒她存在,真紅也殺不了幾個人,到是金幣的劍陣,那簡直就是個屠殺機器.納粹的焚尸爐都沒那幾個劍筒效率高.

就在那些會長們愁眉苦臉以為屠殺又要開始了的時候,那位美麗的天使突然笑了起來,然後啪的打了個響指.天空之中忽然又出現了兩個光點,然後迅速從高空落到了和她一樣的高度.當這兩個光團停下之後,眾人才發現其中包裹的原來又是兩名天使.不過,和之前那位一臉聖潔,手持長劍的戰天使不同,後面落下來的這兩位有著明顯的區別.位于第一位天使右手邊的這位天使也是一身亮白色戰甲,但是這位長了一張娃娃臉的可愛天使拿的卻不是劍,而是一柄三米多長又像長槍又像法杖的東西.另外一邊位于第一位天使左手邊的那位天使和另外兩位又不一樣了.這位天使不但穿了一身血紅色的誇張戰甲,竟然連翅膀,頭發和眼睛也都是血紅色的,而且她的手里還拿著一柄幾乎比她的身高還要長的超級重劍,並且這柄劍的劍刃也是一片血紅.

第一個出現的那位天使MM等兩位同伴就位之後便開始說道:"既然你們這邊是按照地位排出場順序的,那麼為了不讓另外兩位等的著急,就由我的兩位姐妹來陪她們玩玩吧?"

突然看到三名天使出現,日本玩家這邊全都驚的合不攏嘴了.雖然這三位明顯是他們一邊的,而且看外貌,似乎三人是日本人的可能性很大,但關鍵問題就在于在場的這麼多日本玩家居然沒一個認識這三位的.不過,雖然暫時搞不清楚這三位的來曆,但看第一位天使出場時的表現,這三位能攔住真紅和克利斯締娜她們估計是差不多的.知道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至少在場的日本玩家們確信自己暫時是安全了.

"沒想到你們人還不少呢."金幣看了看對面三人略微停頓了一下之後說道:"不過,你們難道沒學過規矩嗎?突然出現在人家面前好歹也介紹一下自己啊."

"哦,抱歉,這是我的疏忽."沒有強行的辯駁,第一位降臨的天使似乎脾氣很好,立刻就接受了對方的批評,這種坦然的態度反到讓她在口舌上處于了主動地位."我先自我介紹一下."那位銀甲天使介紹道:"我叫八月熏,職業是審判天使.我右手邊這位小妹妹是櫻雨神雛,職業是引導天使.至于我左手邊這位性感的大姐姐……"

"我叫熾火龍姬,至于職業嗎……"這位身材火爆一臉淫笑的禦姐型美女突然舔了下嘴唇道:"很快你們就會知道了."

"聽到沒有,她們是我們日本人."聽到這三位天使的名字,後面的日本玩家全都興奮了起來.雖然早發現她們是幫自己的,但是因為一直搞不清楚三人的身份,在場的日本玩家多少心里還是有點忐忑,現在突然聽到這三人的日式名字,自然就放心了.

戰場上三位天使自報家門結束,金幣立刻對她們道:"很好,既然你們想要送死,那我們也不介意出手干掉你們.希望你們別讓我們失望."

"樂意奉陪."之前的審判天使八月熏忽然露出了一個很溫和的笑容道:"我們可是很強的哦,三位可別大意啊."

雖然嘴上說著提醒的話,表情上也是完全一副沒危害的樣子,但八月熏的動作卻是絲毫不見慢,幾乎是在她提醒完的同時,她整個人便已經閃了出去,下一秒就見真紅面前突然爆起一團耀眼的閃光,跟著八月熏與真紅兩人各自向後連退了十幾步才各自穩定下來.

"實力不錯嗎."真紅晃了晃微微有些發麻的雙手,臉上出現了一副相當興奮的表情.

在她對面,八月熏也是不斷的活動著握劍的手指,現在她的雙手也是一陣陣的麻痹感向上傳遞,癢的她恨不得用手搓一搓.剛才那一下顯然兩人都吃了點虧,不過嘴上自然不能承認了."看來我們的實力也還算能切磋的起來,那麼,接下來請多關照了."隨著八月熏那特有的溫和話語,她的人已經再一次閃了出去,但是這次真紅有了准備,兩人立刻在半路撞成一團,然後一路打斗著往天上升了上去.

在八月熏和真紅對上之後,那個身材嬌小還長了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櫻雨神雛也突然飛了出來,然後她手中法杖一動,一大片六邊形的好象水晶片一樣的東西突然浮現在她的面前,跟著就見那些水晶片里突然好似火箭炮一樣嗖嗖嗖的往外飛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小導彈.這些彈體成橄欖形通體紅色後面還帶著個藍色光圈的奇怪導彈一飛出那些水晶片就立刻噴射著紅色的火焰的朝克利斯締娜飛了過去,但克利斯締娜也不是一般人,那些導彈才剛啟動她的魔法飛彈就跟暴雨一般砸了下來,將那些導彈全數攔截在了半路上,而且多余的飛彈還突破了導彈陣向著櫻雨神雛飛了過去,不過櫻雨神雛面前的那些六邊形水晶片在發射完導彈後竟然在她面前自動對接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克利斯締娜發射的魔法飛彈打在這些水晶片上除了能激起一片片好似水面漣漪一般的波紋之外根本啥效果都沒有.

在櫻雨神雛與克利斯締娜動起手來的同時,熾火龍姬也沖向了金幣.金幣一看對方朝自己過來了,連忙將剛剛完成的劍筒調向了她這個方向並朝她罩了過去,誰知道熾火龍姬不但不躲,反到直接一頭撞進了那飛旋的劍筒之中.只不過,接下來出現的情況卻不是那些飛旋的劍筒將熾火龍姬絞成一片血霧,反到是熾火龍姬將那旋轉的劍筒撞散開來,組成劍筒的飛劍被她撞的四下亂飛,完全控制不住方向.

"好強!"看到眼前三名天使的戰斗結果,那些日本玩家一個個驚的下巴都險些掉下來.他們不是沒見過高手,我的實力他們都是見識過的,但是他們從來沒見過日本出過這樣實力的高手.說實話,大部分日本玩家甚至都不相信眼前這三位居然會是日本人.畢竟在此之前他們從來沒聽說話本國有這樣實力的存在,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被我們冰霜玫瑰盟欺負的那麼慘了.

那麼,事實是什麼呢?

事實很簡單,其實事實就是——她們可以說是日本人,也可以說不是.

實際上松本正賀並不是第一個加入我們行會的日本人,早在我們行會第一次與日本接觸的時候,我就從日本帶回了一支全由女性組成的日本行會——櫻花社.這個櫻花社中的女孩子都是親中國的日本女性,而且很反感本國的文化.其實崇洋媚外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有喜歡外國文化的中國人,也有喜歡中國文化的外國人.一個國家,尤其是一個人口上億的國家,肯定不可能全國人都喜歡一模一樣的東西,其中當然有主流思想,也有邊緣化的非主流思想,而櫻花社的女孩子在日本就屬于邊緣化的那部分存在.她們喜歡中國文化,熱愛中國,對本國人的部分文化卻非常反感,這和當初被我們干掉的我國的那個光明聯盟差不多.光明聯盟就是由中國人組成,但是熱愛日本文化卻反感中國文化的那群人.由此可見這種喜歡外國東西的人哪都有,並不是哪個國家或者哪個民族的特產.

由于加入我們行會比較早,所以櫻花社的女孩子中國化的很厲害,加上一早就與日本脫離了接觸,所以日本人其實並不太知道這幫女孩子的存在.現在全日本知道這個事情最詳細的也不過是一些早期的玩家知道日本曾有個叫櫻花社的行會投靠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具體這個行會有些什麼人,那就徹底沒人知道了.畢竟當初的櫻花社就不是什麼活躍組織,知道她們的人本來就不多.

至于現在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八月熏,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這三位,其實就是當初的櫻花社成員.不過她們在加入我們行會的時候用的不是這三個帳號.其實現在這三個帳號都是三個人後來重新練的小號,她們的大號都是櫻花社成員,小號卻是以自由人的身份一直在國外活動.

但是,這三個小號不同于一般小號,因為她們的這三個小號實際上比她們的大號要強大N倍.其實她們三個當初到中國來的時候,那三個大號的等級和實力都不高,但是當時我們還是發現了三個人的戰斗意識都很不錯.她們所欠缺的不過是正確的指導和一些外在的輔助,比如說裝備和物資什麼的.

正因為三人的意識不錯,所以當初我們就將她們三個單獨提了出來,然後讓她們直接放棄大號,重新把小號練了起來.當然,她們的小號和大號不同,不是完全靠她們自己練的.我們行會專門給她們派了一幫子輔助人員,幫他們刷等級不說,還有專人指導她們的戰斗技巧和處理任務的方式,包括她們的行為禮儀和氣質方面我們都找了人專門對她們進行培訓.可以說她們三個就是被我們按照完美女人的標准強行培訓出來的,就連她們的裝備都是我們動用了大量行會資源給他們專門搞出來的.要不是我們這種不惜代價的投入,她們根本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變成超級高手,而且還搞到了一身全套頂級裝備.可是說她們三個的實力就是用我們行會的資源硬堆出來的.投入這麼大力氣,她們三個的實力要是不強才叫怪呢.

綜上所述,其實她們三個就是本行會的間諜,身份和松本正賀一樣,屬于內應.當然,當初培訓的時候並沒想到今天的計劃,所以當初她們三個並不是為了做內應而培訓的.不過沒想到現在正好用上了.

當初制定支點城對抗戰計劃的時候,我們就為了日本玩家的戰斗力很是苦惱了一番.我們不把大部隊調過來還可以找借口說因為俄羅斯人的問題而來不及調回來,可是高手們使用傳送陣肯定是來的及趕回來的.所以我和克利斯締娜她們是必然要出現在戰場上的.但是,我和克利斯締娜她們的戰斗力太強,如果我們出現在這里,日本玩家想攻陷支點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說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部隊也是太強了一點,要不想辦法,就算日本人的數量再多一倍也是白搭.

最後,經過反複磋商,我們終于想到了解決辦法.其中,機動天使部隊就是利用了機動天使本身的弱點,讓松本正賀的人輕易突破.至于我和克利斯締娜她們,由松本正賀負責攔截我,然後進行表演戰,反正讓日本玩家覺得我被松本正賀拖住了不能參戰就行了.這樣不管是日本玩家還是中國玩家就都不會瞎猜了.當然,就算我故意放水,松本正賀能擋住的也就是我一個,要是讓他一個人把我和克利斯締娜她們全擋下來,那就太假了一點.所以,八月熏和櫻雨神雛她們三位就派上用場了.

雖然三人目前並不出名,但只要查一下戰力榜就會發現,八月熏現在在世界戰力榜上的排位竟然高達十六,也就是說純按數據來看,全世界能干的過她的玩家一共只有十五個人,而且其中還包括了我在內.而櫻雨神雛的戰力榜排位是第二十一位,熾火龍姬的排位是第十八位.三個人沒有一個是普通人,如果系統分列出各國的戰力榜,她們三個在日本絕對能排進前四,松本正賀也不過是和她們在伯仲之間而已.而且,如果真的靠實力硬拼,我估計松本正賀還未必干的過她們三個,畢竟松本正賀是我們突擊強化出來的,她們三個卻是經過了近一年的專門培訓的,雖然裝備上和松本正賀比起來略有不如,但在戰斗技巧和一些臨場反應方面可能比松本正賀還要強出很多.兩邊一拉平的話,松本正賀能不能搞定她們還真說不准.

當然,即使她們三個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了,想要對付真紅和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還是有點勉強.畢竟金幣目前是世界戰力榜第二,克利斯締娜是戰力榜第四,真紅第五,怎麼算也要比排到十六到二十一位的八月熏她們要強出一大截.不過,她們畢竟是我們安排來救場的,克利斯締娜她們當然不可能和她們真的往死里打.就像我和松本正賀的表現戰一樣,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和八月熏她們三個也不過是在做秀,完全就是為了演給日本玩家看的.在這種互相套過招的情況下,想要既打的凶,又不傷到人,那實在是太簡單了.再說了,為了這麼大型的計劃,就算真讓她們六個犧牲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掉個一級兩級很快就能練回來,了不起行會里出點補償費就是了.

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和八月熏這邊三位都不是一般人,克利斯締娜她們是見多識廣,本來就是八面玲瓏的人,而八月熏這邊也都是經過專門的禮儀和行為訓練的,在表演方面那都可以算是半專業級的了.所以這六位見面之後那狀態簡直就跟第一次見面一樣,搞的日本玩家那邊還以為突然冒出三位救世女神呢,殊不知這其實又是三個超級間諜.

所謂做戲做全套,既然已經決定了要演戲,自然就得表演的夠逼真.所以今天她們六個接到的命令就是——生死戰.雖然在此之前她們六個已經互相套過招了,但是對招的目的不是為了保護她們的安全,而是為了盡量讓她們的戰斗力顯得誇張一點,至少也要讓下面那幫日本玩家覺得她們的三位天使真的很強才行.至于生死戰的要求,這個其實也不是讓她們真的全靠實力拼,畢竟排位在那擺著,真靠實力硬拼不用講最後肯定是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勝出.我們所說的生死戰,指的是讓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吃虧讓對方一點生命值後再進行生死戰.按照我們的安排,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當自己的生命值消耗到只剩全部值的八分之一的時候,她們就必須賣個破綻給對手,准備被對手干掉,而如果她們只用八分之七的生命值就把對手干掉了,那就只能算八月熏她們失敗了.不過,在這個要求之下,我們還加了一條,那就是不允許出現一方全部死亡的情況.也就是說不管我們這邊還是日本人那邊,只要這方有兩人戰敗了,剩下的一組就得反過來失敗,保證兩邊都要有人剩下,不能把結果搞的太誇張.畢竟克利斯締娜這邊全滅的話顯得太假了一點,八月熏那邊全滅的話又會打擊日本人積極性,所以一邊至少得留一個人.

在這種生死戰命令的指導下,真紅和櫻雨神雛她們都是拼了命的在進行表演戰.因為除了特別限定的結果不能更改之外,我還給她們許諾了,最後打贏的一方可以得到一樣額外的獎勵,至于是什麼獎勵我沒告訴她們.現在這六位為了這個神秘獎勵那都是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畢竟克利斯締娜她們被限制減少八分之一生命值後兩邊的戰斗力已經無限接近了,這樣的情況下誰贏誰輸還真沒准,所以兩邊都想拼一拼.

"群星爆破."隨著櫻雨神雛的一聲結束語,她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水晶片,然後這些像小導彈一樣的東西就從那些水晶片中瘋狂的湧了出去.

"元素潮汐."對面的克利斯締娜也是絲毫不讓,漫天的魔法飛彈幾乎都連成了一面牆朝著前面的導彈陣蓋了下去,然後天空中便突然一亮,整個夜空都被照的一片通明,仿佛瞬間變成了白晝一般.直到那強光閃亮了幾秒之後,地面上的人才聽到了仿佛炸雷在耳邊響起一般的巨響,那聲音震的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該死,你們的技能太接近了,換人."真紅突然從克利斯締娜身邊一沖而過,朝著櫻雨神雛撲了過去.而克利斯締娜則是二話不說立刻掉轉方向將法杖朝八月熏那邊一指,密集的魔法飛彈立刻將想要追擊真紅的八月熏給擋了下來.

"別擋事."八月熏看著密集飛來的魔法飛彈直接隔空一劍朝克利斯締娜劈了過去,劍芒就像切豆腐一樣直接將前方的一串魔法飛彈全部轟爆,然後速度不減的一路沖到了克利斯締娜面前.眼看魔法飛彈根本擋不住如此集中的劍芒,克利斯締娜直接法杖向前一頂,一道突然出現的雷光猛的轟在了只差幾米就轟到她身上的劍芒之上,瞬間將那道劍芒轟的粉碎.

"想追的話先過我這關再說."

"那就讓我領教一下吧."八月熏微笑著說完這串話的時候人已經出現在了克利斯締娜的身後,然後猛的一劍劈下.閃著白光的長劍輕易的將克利斯締娜一劈兩半,但是八月熏卻是表情一變,因為剛才那劍根本沒有阻力,也就是說她壓根沒劈到東西.

"你還太嫩了!"克利斯締娜突然以背生彩色光翼的魔法精靈形態出現在了八月熏背後,然後單手往她背上一按,轟的一聲將八月熏整個炸飛了出去.

在克利斯締娜和八月熏的混戰中,真紅也已經沖到了櫻雨神雛身邊,然後直接揮起一拳朝著櫻雨神雛砸了下去.櫻雨神雛到是沒有絲毫慌亂,直接原地一個轉身消失在了空氣中,真紅的一拳直接將地面砸了個大洞,卻沒傷到櫻雨神雛分毫.

"該死,怎麼全都是速度系的啊?"真紅抱怨了一身,然後立刻轉身尋找去了目標來.

"我們還是換換吧!"金幣突然降落帶真紅身邊."我那個是力量型的,攻擊力太集中了.我們換手."

"行."真紅說完突然再次起飛朝著熾火龍姬沖了過去,而金幣則是突然抬手一指,一群飛劍立刻朝著空中一塊虛無之處飛了過去.

櫻雨神雛剛一出現就看到密密麻麻的飛劍朝自己絞了過來,嚇的她趕緊再次消失,然後從另外一個地方冒了出來,然後單手法杖一揮,一道光束瞬間射出,但是被金幣面前的幾十柄飛劍組成的一個圓形盾牌給擋了下來.

另外一邊真紅迅速沖到了熾火龍姬面前,然後一拳砸了出去,而熾火龍姬也是絲毫不躲不閃,一劍對著真紅的拳頭就劈了下來,結果兩人的攻擊在半空中撞在一起發生了大爆炸,轟然巨響之中兩人都被炸飛了出去,在空中也不知道翻了多少個跟頭才重新穩定下來.

"哈哈,這個對手適合我."真紅笑著再次朝熾火龍姬沖了過去,她最喜歡的就是和她拼力量的對手,而最討厭的就是那種滑的跟泥鰍一樣完全不跟她正面接觸的敵人.

熾火龍姬一身重甲,速度雖然不慢,但絕對沒快到那種完全抓不到行跡的地步,而她本身實際上也是走的力量系路線,以強大的攻擊力和防禦力為發展方向.像她這樣的戰斗方式可以說是最正統,也是戰斗力最強的一種.所謂邪不壓正,不光是事理上這樣,技能上也是一樣.偏門技能雖然往往能取得奇效,但綜合來說其實還是最基礎的那些技能攻擊效果最好,因為大家都不傻,能被大多數人采用的一般都是實際效果最好的戰斗方式,那些偏門技能之所以被叫做偏門,就是因為綜合能力比較差,不太受歡迎,所以才叫偏門.那些偏門技能即使能發揮作用,往往也是占了用的人少,對手不熟悉或者沒有專門克制方法的便宜,真要大家公平對戰,偏門技能往往不是正統技能的對手.

熾火龍姬和真紅的技能都屬于正統技,講究的就是以力破巧,只追求最大輸出,不考慮那些花哨東西.所以她們兩個對拼起來,那個技能效果比櫻雨神雛和克利斯締娜她們那兩邊的戰斗要華麗不知道多少倍,幾乎每一次交手都震的下面的日本玩家心里直跳.不過,就在下面的日本玩家看著這邊六人的混戰之時,六人的戰場中央突然冒出了一個黑洞,跟著就見里面飛出兩個燃燒的人影.等兩人分別摔落地面,周圍的人才發現那居然是我和松本正賀.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六章 煞星駕到     下篇:第十九卷 第八章 最後一道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