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八章 最後一道防線  
   
第十九卷 第八章 最後一道防線

"你小子實力增長挺快嗎."剛一落地我便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一邊不緊不慢的拍掉身上的火焰一邊說道.

另外一變松本正賀比我狀態要糟糕一點,他先是想站起來,但是踉蹌了一下,險些又摔地上,不過好在最後還是被他撐住了.重新站直之後松本正賀擺出一副淡然的表情看著我說道:"紫日會長還是那麼的強,世界第一就是世界第一,不服不行啊."說到這里松本正賀突然話鋒一轉,"不過,今天我有不得不戰的理由,所以……"他突然將手中的光神劍指向我道:"即使死在這里,我也決不會讓你再跨前一步."

聽到這里我突然向前邁了一步,然後嘲諷道:"我現在跨了一步,你能把我怎麼樣?"

松本正賀先是表情一愣,然後突然臉色轉冷,然後他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圈強勁的旋風,地面上瞬間被吹的飛沙走石,而松本正賀自己也猛然飛了起來以近乎貼地的高度朝我閃電般沖了過來.

"哼,怕你不成."看到沖過來的松本正賀我直接將永睌酮冕@劍形態交到右手,然後翅膀一張也貼地飛了出來.周圍的人只看到我們兩個瞬間化為兩道光束撞在一起,然後就是一圈肉眼可見的沖擊波瞬間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看到那擴散開的沖擊波,靠的最近的六位MM立刻各自展開了自己的防禦技能,沖擊波從他們的防禦技能外一閃而過,並沒有傷到她們.雖然實力上比我們要略弱一些,但這畢竟只是沖擊波,不是直接攻擊,在有准備的情況下當然是不可能傷到他們的.

隨著第一道沖擊波擴散開來,我和松本正賀立即從兩端飛出,然後在空中兜了個大圈子又再次撞在一起,但是和之前差不多,這次撞擊除了看起來很嚇人之外,卻並沒有任何實際戰果.

看著天上我和松本正賀打的熱鬧,真紅突然再次動了起來.她猛的沖到熾火龍姬面前就是一個上勾拳,但是熾火龍姬卻突然退了一步躲開她的攻擊范圍,然後借助後退的動作順勢一個轉身,手中的超級重劍猛的朝真紅的腰側劈了下去.看到朝自己腰上襲來的重劍,真紅突然收拳以手腕除向下一砸,當的一聲,熾火龍姬的重劍直接被震偏開來,同時真紅猛的抬腿一腳掃向熾火龍姬的腰側,但是卻被熾火龍姬用一只手接了下來並遭到了對方後續的劍技打擊.

真紅和熾火龍姬這邊一開戰,另外兩組人就好象得到啟動信號一樣也紛紛打了起來.周圍的日本玩家就看到天空中光影閃爍劍來刀往的打成一團,感覺比動作片還要刺激,而且我們八個人的攻擊技能通常都帶有強烈的聲光效果,不但看起來很華麗,生意也是相當的刺激.

不過,正當下面的日本玩家看的爽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打斷了他們的觀戰行為."你們這些家伙還愣著干什麼?"麻宮雅典娜站在傳送門的頂端對著下面的人喊道:"松本君和那三位天使小姐正在用他們的生命為你們爭取時間,你們居然還有心思在這里看熱鬧.你們是想要等紫日他們把松本君他們都干掉,再來一個個把你們全部解決是嗎?"

雖然麻宮雅典娜的話說的很重,但是下面的日本玩家卻是突然被罵醒了.他們紛紛開始向著前方的支點城方向跑步前進,不少人甚至召喚出飛行坐騎開始飛上天空向著城市方向飛去.

看到下面的人群再次動了起來,麻宮雅典娜終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跳下傳送門跑到了之前那幾個行會會長身邊道:"各位,家夫正在為帝國的未來而拼命,難道你們就打算一直這麼站著嗎?"

《零》畢竟是以戰斗為主的游戲,所以《零》中的行會首領自然不可能像現實中的那幫大領導一樣膘肥體胖,事實上除了專門的指揮型人員外,大部分行會里的首領都是本行會的中堅力量.雖然會長未必就是一個行會中最能打的人,但他的戰斗力至少也得是行會里的前幾名,否則是很難服眾的.麻宮雅典娜剛才這話,意思無非就是讓著幫人趕緊參戰,畢竟這場戰斗是由鬼龍會在指揮著,他們這些行會首領並不負責指揮,與其站在這里看熱鬧,還不如全都去前線拼殺.

不知道實在找不到借口還是真的被感動了,總之那些會長們並沒有因為松本正賀正在戰斗而和麻宮雅典娜扯皮.其中一個會長直接說道:"雅典娜小姐說的對,我們這就去幫忙."那人說完不等其他人反應便直接轉身朝著支點城方向跑了過去.

有人帶頭,剩下的人就更不好意思在這站著了,他們紛紛向麻宮雅典娜表示願意幫忙,然後各自召喚出坐騎跨了上去向著支點城方向沖了過去.

看到這些人終于動了,麻宮雅典娜也是松了口氣.其實把這些人趕去前線並不是因為需要他們的戰斗力.偌大一個戰場,除非實力能強到正在混戰的我們八個人這種程度,其他等級的人,就算實力再強,那也只是滄海一粟,扔到這麼大個戰場上連和水花都濺不起來.之所以要把他們趕走,其實主要是為了怕這些人看出來我們和松本正賀他們是在假打,畢竟這些行會會長在玩家中都算是見識廣播的人,一般人看不出破綻,他們未必就看不出來.再說了,我們混戰的區域離傳送門其實還有段距離,因為隔的並不太近,傳送門那邊的人實際上並不能看的太仔細,但是這幫會長站的地方離我們很近,他們能夠清楚的看到我們的每一個動作.我們可不想被他們找出什麼問題.

因為日本玩家都以為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她們三個美麗的天使正在用生命為自己爭取時間,所以現在的日本玩家比起剛開始戰斗那會還要瘋狂十倍.如果說剛開始戰斗那會的日本人只是不怕死的話,那現在的日本人簡直就是在主動找死.

支點城這邊,由于本身並不是決死戰,所以中國玩家的抵抗熱情顯然是不可能跟日本玩家比的.畢竟我們這邊就算丟掉了支點城也不是說馬上就完蛋了,日本大部還在我們手里,而普通玩家是無法通過一場戰役去推測整個國家戰略的宏觀走勢的.因此中國玩家普遍不把這次襲擊當回事,他們都覺得能守住最好,守不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相反,日本方面現在已經處于滅國狀態,就算松本正賀制定的之後的戰略完全無效,日本玩家也迫切需要一座城市來重新確認日本國的存在,否則一旦七十二小時保護時間過去,那就等于《零》的世界上真的沒有日本這個國家了.為了保住國家,也為了之後的戰略有可能進行下去,更為了正在為了他們而"拼命"的松本正賀他們,日本玩家無論如何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如果現在有人告訴他們只要他們願意集體掉兩級,馬上就讓他們占領支點城的話,相信在場的日本玩家也會毫不猶豫的立刻答應的.

一方沒有決死抵抗之心,另外一方則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這樣的戰斗結果可想而知.當然,支點城的防禦確實比較變態,這對日本方面來說是個重大問題,但日本人多,這一優勢又把支點城的防禦優勢給抵消了.即使按照十比一的傷亡比,日本人也有絕對把握把支點城拼下來.

實際上除了表面了上這點東西,暗地里支點城還有一個弱勢存在,那就是我們行會壓根就沒打算守住它.松本正賀的行動就是我們的直接授意,支點城的陷落純粹就是我們在進行左手倒右手的財產交接,這種戰役投入太大純屬浪費,要不是怕日本人發現我們和松本正賀是穿一條褲子的,我都恨不得跟松本正賀來個和平交接就完事了.

不過,雖然不能明擺著消極抵抗,但支點城畢竟是我們的城市,想要玩點花樣還不是小意思?首先制造各種意外限制傳送過來的部隊人數,然後讓城里的武器發射系統不要以最大頻率開火,最後在讓部隊磨蹭磨蹭,這些小手段一下來,支點城想不丟都難.

在我們的主動放水和中國玩家的不想拼命以及日本玩家的玩命思想之下,支點城的陷落速度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快.我們和松本正賀他們這邊才互相打了十幾分鍾,耳朵里已經聽到軍神關于第一城牆失守的通告.盡管支點城有六道城牆,但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拿下一道城牆,這已經是難以想象的速度了.

翻過第一城牆之後跑在最前面的日本玩家立刻打開了第一城牆的城門,然後後續的大軍便如洪水絕提一般的沖入了第一和第二城牆之間的區域.

雖然支點城有六道城牆,但和艾辛格的結構不一樣,這里的六道城牆的基座都是位于同一水平線上的,而且因為城市大小的原因,這六道牆之間是可以互相攻擊到的,因此無法形成艾辛格那種每一道城牆都和前一道具備相同防禦力的情況.日本玩家爬上第一道城牆後就可以用法師和弓箭手在第一城牆上和第二城牆上的人對射,然後下面的人就可以在基本無干擾的情況下專心攻城了.而且,由于沒有艾辛格那種兵力調動通道,第一城牆破城之時,位于第一城牆上的士兵根本無法撤到第二城牆上,這就造成了後續城牆的防禦兵力是一道不如一道的狀態.此外,由于第一城牆被攻破,日本玩家士氣高漲,沖鋒變的更加瘋狂,而中國玩家這邊則是士氣低落,不少人都覺得守衛無望提前開始撤離,搞的城牆上的守衛更加稀少.

在兩邊的此消彼長之下,第二道城牆連十分鍾都沒堅持到就被再次突破,然後日本玩家就是勢如破竹的一路打穿了第三,第四和第五道城牆,最後一直到第六道城牆上這些人才被再次擋了下來.

雖然這次的支點城陷落是我們早就制定好的計劃的一部分,但畢竟要做足樣子讓日本人和中國人都看不出我們和松本正賀是一伙的,因此戰斗不能打的太離譜.之前五道城牆我們行會的部隊幾乎就沒參戰,全靠一小部分城防NPC和當時正好在城里的中國玩家自發的抵抗才堅持到現在.前面還可以說是我們遭到突襲一時來不及反應,可如果連最後這道城牆我們都不派人守,那就未免做的太假了點.有之前的戰役經曆,中日玩家都知道我們行會反應速度超快,這麼長時間無動作絕對會遭人懷疑,因此這最後一道城牆還是得象征性的守一下的.

前面連克五道城牆,日本玩家此時已經是自信心爆棚的狀態了.看到前面的最後一道城牆,他們立刻興奮的嚎叫著准備一沖而過,然後他們就可以直搗跨國傳送陣和後方的港口徹底摧毀我們行會的補給線了.不過,就在他們興奮的沖到城牆下准備如前面的城牆一樣爬上去占領之的時候,突然就見前方的天空一暗,等那些人抬起頭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黑點朝他們落下來.

嗚……伴隨著一陣呼嘯不斷的風聲,無數支飛矢從天空之中如蝗蟲一般砸落下來,興奮的日本玩家根本沒想到在這種地方會遇到如此大規模的箭雨,很多人連盾牌都忘記拿了.結果自然不言而喻,沖在最前面的那群日本玩家瞬間就變成了一群刺猬倒在了已經被插的跟稻田一樣的地面上,在他們後面的日本玩家都被眼前的箭雨嚇的愣在了原地,就在這些人的面前幾步遠的地方就是被密集箭雨釘死在地面上的同伴,而他們自己就因為慢了這一步而幸免于難.眼前的景象就像一盆冷水一般,瞬間就將日本玩家燃燒的自信心一下子給澆滅的連火星都不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七章 雪藏的精英     下篇:第十九卷 第九章 特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