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九章 特種戰  
   
第十九卷 第九章 特種戰

"大家別被嚇住了.冰霜玫瑰盟就算來了增援,數量也不可能太多.只要我們一鼓作氣沖過去,勝利就是屬于我們的."正當日本玩家被嚇住的時候,一聲響亮的口號終于讓那些日本玩家反應了過來.至于喊這聲口號的人,這個不用說肯定是我們安排給松本正賀的幫手了.

隨著士氣重新回升,大批的日本玩家開始瘋狂的沖向城牆.他們跨過同伴的尸體,頂著如飛蝗一般不斷落下的箭雨,踩著被血水浸的滑膩無比的泥漿拼命的向城牆沖去.在付出了大量傷亡之後,第一個幸運兒終于成功沖到了城牆下,他拼命的將手中的抓鉤扔上城牆,然後將長刀咬在嘴里,雙手用力一拉繩索便縱身跳到到了離地兩米多的地方,接著這家伙便開始手腳並用的迅速向城牆頂上爬起.不過,他的好運氣也就到此結束了.就在他剛爬上兩三米高的時候,城牆頂上忽然有一人將上半身探出城牆閃電般瞄准他扣動了強弩的扳機,不等他有所反應弩箭便輕易貫穿了他的咽喉.那家伙大睜著眼睛不甘心的向上努力掙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手上一松摔了下去.

雖然這第一名接觸城牆的玩家掛掉了,但他的繩索為後面的玩家爭取了時間.跟在他後面的人縱身一躍便抓住了他留下的繩索開始拼命往上爬,只不過才爬了兩米不到,上面的繩索便突然一松從牆頭掉了下來.那家伙反應超快,一看繩索被砍斷,立刻縱身向旁邊的一根新拋上牆頭的繩索跳去.一把抓住那根新繩索,這名玩家立刻如猴子一般順著繩索爬向牆頂,只可惜他也是才剛爬到一半就被突然射下的弩矢貫穿胸膛掉了下去.

有一就有二,隨著越來越多的日本玩家靠上城牆,越來越多的鉤子被扔到了牆上,而下面的日本玩家也開始密密麻麻的順著牆壁往上爬,從第五道城牆上看過來,就好象第六道城牆上蓋了一層由人組成的外掛裝甲一般.

盡管日本玩家非常的努力,但是這第六道城牆和前面幾道不一樣,在有充足人員防守的情況下,城牆上的防衛力量要遠超前五道城牆,日本玩家在付出了大量傷亡之後依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爬到過城牆頂上,而城牆下此時甚至已經堆起了兩三米高的尸堆.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再有一兩個小時日本玩家們就能用尸體在城牆前面堆出一條斜坡來了.

眼看著傷亡如此巨大,剛剛沖到戰場前端的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終于出手了.只見一個家伙閃電般沖到城牆下,然後單手一拉繩索,身體順勢跳起,一下就到了城牆一半的高度,跟著他單腳在城牆上一蹬,手腕一勾繩索向下一拉,整個人再次拔高,瞬間便到了城牆頂端.

看著突然飛上來的這個日本武士,城牆頂上的本行會NPC守衛們舉起弩箭便射.那名會長閃電般拔出腰間長刀削掉了面前三名守衛的腦袋,然後縱身跳下跺牆,弩矢全部從他頭頂飛了過去,沒有一支命中.眼見對方進入城牆內部,靠近他的那部分NPC立刻開始後退,並且讓出了一條通道.四名拿著戰刀和盾牌的NPC迅速從人群中穿插而出,跟著手中戰刀便向那名日本武士招呼了過去.

看到近身的NPC守衛,那名日本會長到是一點不急,他閃電般將手中長刀插回了刀鞘,然後蹲身擺好姿勢,等NPC守衛靠近後立刻又是一招拔刀閃,瞬間四人的盾牌便全部被一切兩半,不過四名NPC卻並沒有被逼退,拼著損失盾牌,四人迅速靠了上去,四柄刀分別從左右上下四個方向朝他劈了過去.

那名行會首領也沒想到我們行會的NPC居然這麼厲害,盾牌被切開了竟然還敢靠上來近戰.不過驚訝歸驚訝,該擋的還得擋.那家伙看四柄刀封住了四個方向,只好縱身向後一躍跳上了跺牆打算從上空破掉他們四人的合擊之陣.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根本不是四人合擊,而是五人合擊.除了四名刀盾手之外,在後面的人群中還有一名神箭手和這四人是一組的.前面四人的攻擊又快又狠,除非實力強出他們一大截,否則根本無法破解,因此被攻擊的人位于能選擇的就是抽身後退.但是城牆上沒有那麼大空間,對方想後退就只有往上跳,跳到跺牆上才能避開四人的攻擊范圍,而那名神箭手等的就是這一跳.

就在那名會長起跳的同時神箭手便已經松開了拉緊的弓弦,當那名會長跳起來的同時箭剛好撞上他的胸口.帶著恐怖力量的箭矢只讓那家伙在跺牆上站了零點幾秒便將他帶離了城牆撞到了牆外.

看著那名會長摔落牆下,幾名弓箭手立刻沖到牆邊落井下石的對著還在往下掉的那家伙又是一排羽箭,結果那家伙還沒落地便被射成了刺猬,最後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第一名沖上城牆的會長上去的快下來的也快,但是他的努力多少為後面的人爭取了一點點時間.當那些箭手干掉這名會長再將目標轉回城牆上正在往上爬的日本人時,最快的人已經已經到跺牆邊上了.眼看著頭頂伸出的短弩,那名沖到最高處的日本玩家果斷的一蹬牆壁縱身跳起,不過他沒有伸手去夠城牆.雖然那樣做他可以勾住城牆讓自己爬上去,但結果無非是被後面的弓箭手射成篩子掉下牆頭.所以他並沒有去碰城牆,而是借助剛才蹬牆跳起,高度超過跺牆的機會甩出了一大把飛鏢,而他自己則在甩出飛鏢後因為上升力用盡而直接摔出了城牆向下方掉了下去.

盡管那名忍者為了發射飛鏢而沒能落上城牆,但他的努力還是得到了回報.雖然忍者的飛鏢殺傷力不強,但多少總是一種攻擊,何況站在最前排的都是防禦力不高的弓箭手,所以這一把飛鏢還是打的這些箭手一陣混亂.趁著那幫箭手躲避飛鏢的機會,跟在那名忍者後面的一名日本玩家已經爬到了跺牆外,單手一勾牆頭便翻了進去.

這名玩家剛一落地,對面的箭手也正好從飛鏢的干擾中恢複過來.發現對面的箭手恢複過來後那名玩家也不攻擊了,干脆直接張開雙臂朝著前面的人群撲了過去.他人才剛離地,七八支箭矢便已經射穿了他的身體,但強大的慣性依然讓他的尸體的撲到了箭手之中帶翻了一排人.

因為這家伙的自殺襲擊,弓箭手們沒能來及對付後面爬上城牆的人.緊跟著這家伙爬上牆頂的幾名日本玩家迅速借助這個空擋拔出了武器沖到了弓箭手們跟前.

一看這邊有大批人員上了牆頂,弓箭手立刻開始向後退,之前消失的刀手再次頂了上來和這些人開始混戰,但是因為牆邊沒有弓箭手壓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爬上城牆.

"好機會."另外一名日本行會的會長看到有人已經爬上城牆立刻沖到了牆邊,而且讓人驚訝的是這家伙根本沒用繩索,就跟走大路一樣順著近乎垂直的牆壁一路跑上了牆頂,然後跳了進去.

城牆之上本來被日本人打開一處缺口就夠亂的了,這名會長突然又從另外一個區域跳上來,那段區域的弓箭手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斬殺了一片,跟著那名會長迅速擴大戰果將後續趕來的刀手干掉了兩個.因為五人組被破,之前的戰術無法使用,但是剩下的三人小組也還是很厲害,逼的那名會長費了好大勁才干掉他們.不過他們三個雖然牽制住了那名會長,但他們的戰斗也影響了弓箭手阻截這段區域的日本玩家攀爬城牆,結果等那名會長干掉五人小組之時牆頂已經上來了十多名日本玩家.他們在那名會長的帶領下開始向周圍突擊並逐步擴大戰果,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開始爬上城牆,而城牆邊緣的阻攔射擊也被迫停止,箭手們只能以拋射的方式攔截城牆下的敵人無法對爬牆的人進行精確打擊,這樣攔截效果立刻就大幅度下降了.

隨著越來越多的日本人爬上城牆,整條戰斗都變的異常危險起來,而此時的日本玩家們則是興奮的一邊咆哮著一邊拼命沖殺,因為他們知道只要這道城牆被突破,那麼支點城就將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們眼前.不過……意外這東西只有出現在最關鍵的時刻才能震撼人心.

嗚……伴隨著一聲仿佛輪船汽笛一般的低沉長音,支點城第六城牆的門樓之上突然響起了一陣低沉而壓抑的音樂聲,而隨著這聲音越來越大,城牆外的日本玩家和NPC都開始感覺身上好象出現了一只巨大的包袱,而且這包袱似乎正在不斷的增加重量,壓的他們連呼吸都開始變的困難了起來.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一名日本玩家拼命的用雙手支撐著身體想要努力站起來,但強大的壓力卻讓他們根本無法做到,就好象他背上站著一頭大象一般.

在這名玩家身邊,一名似乎對我們行會了解比較深的玩家突然說道:"是冰霜玫瑰盟的魔樂手部隊.聽說冰霜玫瑰盟有一支魔樂手部隊,專門用音樂聲和舞蹈殺人."

"就算是魔樂手,這覆蓋范圍也太大了點吧?"旁邊那名玩家勉強抬起腦袋看著城牆下的這一大片土地,在這個區域之內幾乎沒有幾個人還能站著的,也就是說這個武器至少覆蓋了兩道城牆之間的全部區域,至于外面的區域,因為他看不到,所以不清楚情況,但看後面沒有人沖進來補充倒下的人群,說明外面很可能也在覆蓋范圍內.這種近乎是全戰場攻擊的方式未免太嚇人了點.

那名玩家正在那感歎呢,突然就聽城頭上的音樂聲再次發生了變化,一陣比剛才清脆的多的樂聲突然進入了他們的耳朵,跟著整個戰場上的所有日本人員不管是玩家還是NPC全都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

"該死,這些樂手太厲害了,不干掉他們我們就徹底別指望攻下這道城牆了!"

"和他們拼了!"一名日本玩家突然抬起雙手對著自己的雙耳猛的拍了下去,跟著就見他的雙耳之中同時噴出了大量的鮮血.他自己勉強晃了晃了腦袋,然後驚訝的叫道:"為什麼?為什麼我把耳朵拍聾了還是能聽到那音樂聲?"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但日本玩家都明白了這聲音顯然不是靠耳朵,至少不完全是靠耳朵聽的.在這音樂聲的壓制下,剛剛沖上城頭的日本玩家迅速被殺光,而爬在城牆外面的人也紛紛掉下城牆.日本玩家拼死拼活好不容易獲得的戰果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全部推翻,除了造成本行會守衛人員的一些傷亡之外幾乎沒有產生什麼實質效果.但是,為了這個戰斗成果,日本玩家堆積在城牆下的尸體卻是又增加了一米多高.

"該死該死該死!這樣下去我們就算全死在這里也別想打下城牆了!"被壓的完全沒辦法站起來的日本玩家看著城頭上的弓箭手開始一排排的清理自己的同伴,全都急的雙眼通紅,但是急也沒用,那音樂不停他們根本站不起來.

就在城牆下的日本玩家被射殺了一多半,剩余的日本玩家以為已經沒有希望了的時候,一群穿著統一服裝的玩家突然沖入兩道城牆之間,然後他們迅速跑到了城牆下.

看到有人還能動,城牆上的弓箭手立刻把這些另類的人當成了首選目標,而下面那些日本玩家看到這些人後全都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些人身上的服裝告訴他們,這些都是鬼龍會的人,全都是松本正賀的部下.想到之前鬼龍會的人輕松破解了幾乎是無敵的機動天使部隊,那些動不了的日本玩家立刻便將希望全部寄托在了這些人身上.不過,當他們看到城牆上密集的箭矢全部朝著那些鬼龍會的人射去時,這些人的心立刻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不過就在他們以為自己的希望要破滅之時,那些鬼龍會成員突然全部聚到了一起,然後最外面的四個人猛然轉身蹲下擺出了一個奇怪的造型.

隨著那些人擺好造型之後,立刻便是一陣咄咄咄咄的聲音響了起來,那些飛向鬼龍會成員的箭矢竟然全部被一層黃色的光幕給擋了下來.看到這一幕,那些日本玩家無不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好象成功逃過一劫的是他們一樣.

在成功擋下第一波密集箭雨之後那四名玩家立刻收掉了防護罩,雖然此時依然有稀稀落落的一些箭矢射下來,但畢竟密度不高,那些鬼龍會成員紛紛在箭矢之間來回跳躍閃避,最終竟然毫發無損的讓他們沖到了城牆底下.

看到那些鬼龍會成員沖到城牆下面,周圍的日本玩家全都興奮的叫喊著讓他們加油,而那些鬼龍會成員也確實能力驚人.只見隊伍里長的最壯的兩名日本武士首先站到城牆下用雙手交叉組成了一個井字架,然後微微下蹲,後面的一名玩家幾步助跑沖到了他們身邊,然後突然轉身倒著跳了上去在他們的雙手組成的井字架上一踩.那兩名武士順著那名玩家下落的力量先是向下一讓勁,然後猛然發力將其向上拋出,而那名玩家也借力下蹬,整個人就像炮彈一樣瞬間飛上了城牆直接落進了垛牆之內.看到這三名玩家的完美配合,下面的日本玩家紛紛歡呼了起來,不過他們的歡呼聲還沒結束,剛跳上去的那名玩家便被打飛了出來.不過第一名玩家雖然幾秒就掛掉了,但是第二,第三名玩家又被接二連三的扔了上去,後面的玩家全部借助這兩人的力量直接躍上了牆頂,而每次上面有箭雨招呼下來之時,之前那四名玩家就會聯手布置那種防護罩保護他們.

就這樣到場的黑龍會成員很快就有三十多人被扔上了城牆,而城牆下只剩下了那四名開保護罩的人和那兩名壯的跟狗熊一樣的超級猛男.在確認沒有人需要扔了之後,這六人並沒有想辦法爬牆,而是紛紛躲進了城門洞並從空間裝備中變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搖式鑽頭開始在城門上打洞.

受艾辛格影響,本行會建築的所有城市,除個別不重要的小型城市外,幾乎全都使用了和城牆差不多厚的千斤閘作為城門保護措施,也就是說一般的攻城錘對我們行會的城市大門根本無效.攻城錘雖然號稱攻城錘,但它實際上攻擊的只是那種幾十公分厚的城門而已,對于和城牆差不多厚的完全由石頭組成的千斤閘,攻城錘是顯然不行的.不過,雖然攻城錘砸不動這種千斤閘,但鑽頭卻能在岩石上開洞,而開洞之後要干什麼,這個傻瓜都知道.只要在那千斤閘上開個洞,然後塞點炸藥進去,就可以像炸山一樣把城門整個轟開,這種爆破開路法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當然,城門之下一般都是重點防禦區,城牆上的守衛可不會讓你安心在門上打洞,所以這種方法想要使用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現在這六名鬼龍會成員之所以能夠在門上打洞,純粹是因為之前上了城牆頂的那三十多人造成的混亂.由于他們的牽制,導致城牆上的守衛無法往下扔炸彈或者倒滾油瀝青什麼的,要不然以城牆上那些防禦用物資,這下面根本就站不住人.

被壓在地上的日本玩家們正看著城門口那六個人在那挖洞,突然就聽城牆上的音樂莫名其妙的亂了一下,他們身上的壓力立刻消失,所有人都是一下從地上蹦了起來.雖然有短暫的發愣,但很快這些人就意識到了是剛剛沖上城牆的那幫人打擾了城門樓上的魔樂手奏樂,所以他們才能重獲自由.

重新恢複行動能力的日本玩家和NPC們紛紛開始沖到城牆邊上往上拋繩索,然後再次開始爬牆,由于城牆下已經堆了有三米多高的尸體,所以這次他們需要爬的牆高就減少了三米多,但是實際上爬牆的危險性一點也沒減少,因為尸體畢竟不是用來鋪路的材料,想要在柔軟的尸體上前進可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很多日本玩家和NPC都倒在了這種深一腳淺一腳的尸路之上.不過,盡管前進之路充滿坎坷,但日本玩家靠著不要命的精神終于還是再次爬上了牆頭.在經曆了又一次的城頭爭奪戰之後,終于有日本玩家開始控制住一小段城牆,然後後續的日本玩家開始陸續的爬上城牆擴大他們的戰果.

直到很多日本玩家都爬上了城牆,他們才發現,原來城門樓上也不是一切太平.之前跳上去的那三十幾名鬼龍會玩家現在還有七八人在戰斗,而地面上則倒著其他人的尸體.幾名看起來很漂亮,但是動作快如閃電的美女正拿著奇怪的武器和剩余的那幾名鬼龍會玩家糾纏,而那幾個人卻是不怎麼和這些美女糾纏,拼命的在追一個看起來很無害的小美女.

盡管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這樣戰斗,但附近的日本玩家還是選擇相信他們的行動是有意義的,所以後續靠近城門樓的日本玩家都主動把那個看起來無害的小美女當成了第一目標.

實際上他們要是知道這個被追殺的小美女就是之前那個用音樂壓的他們站都站不起來的魔樂手的話,估計他們就不會對那些鬼龍會的玩家的行為感到奇怪了.不過不管怎麼說,鬼龍會之前的作為還是讓他們跟著這些鬼龍會玩家一起追擊起了那名小美女,只可惜沖上去的人是不是,但卻沒有一個能靠近的了那名小美女的.至于原因嗎……就是那位小美女面前一溜排開的十二名美女以及圍在小姑娘身前的四名美女.

在日本玩家看來,這十六名美女的裝備全都非常奇怪.她們身上的裝備雖然看起來有點鎧甲的基礎形態,但如果仔細研究的話就會發現這些鎧甲其實沒有多少防護力,因為它們把這些美女身上的很多部位都暴露了出來,根本起不到什麼防禦作用.相反,如果說這些東西是演出服的話,到是非常讓人信服,因為這些裝備每一件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華麗,其裝飾作用明顯要大于實際作戰能力.

不過,以上只是日本玩家的猜測,實際情況卻是——這其實是十六套全世界都罕見的連鎖套裝.

套裝誰都知道,就是成套裝備,一般這類裝備的屬性可以互相輔助,集齊全套後戰斗力會非常強悍,有些聖靈級套裝的屬性甚至能超越大部分的單件神器,至于神器套裝那就更嚇人了.但是,這個連鎖套裝又是什麼東西呢?其實這個也很簡單.連鎖套裝還是套裝,只不過一般的套裝是一個人身上的全套裝備,而連鎖套裝是多人的全套裝備.

擋在水晶公主面前的這十六位美女其實就是我們行會的兩個魔樂小隊——天使的十二音階和舞蹈天使四人組.

天使的十二音階就是一組十二名魔音舞者,她們的裝備全部都是可以互相呼應的,整個隊伍里任意兩人就可以使用雙人組合技,而三人在一起又可以釋放三人技能,在此之上,任意人數都可以組合特殊技,甚至于十二人聯手還可以擺出類似劍陣的十二人聯合技.不客氣的說,如果她們十二個聯合發動終結技,就算是我被困在中間估計都得被打個半殘,其他人那就根本連生還的希望都不會有了.

和天使的十二音階差不多,舞蹈天使四人組也是一個小隊.她們四個人同樣裝備了連鎖套裝,不過和天使的十二音階不一樣.天使的十二音階裝備的雖然是連鎖套裝,但她們的裝備都是聖靈級的,也就是說等級雖然高卻不是頂級裝備.而且她們十二個人配合雖然不錯,但畢竟有十二人,想要完全統一也是有困難的.但是舞蹈天使四人組就不一樣了.這四位不但是一組罕見的四胞胎姐妹花,而且她們的連鎖套裝還是神器級的.可以說這四人聯手幾乎就是天下無敵,唯一失敗的可能就是她們遇上克星或者不利環境了,否則在公平戰斗中可以說沒人能勝的了她們.

因為連鎖套裝的原因,這十六人的強悍可以說是逆天級的.不過從我們行會的魔音小組創建開始,這些魔樂手和魔音舞者就都是獨立訓練的.她們往往很少參加本行會的活動,除非是城市戰級別的戰斗,她們才會出現.這種訓練方式使她們不但在外人眼里,就連在本行會都相當的神秘.一般人別說她們的具體屬性,甚至連她們具體是怎麼戰斗的都搞不清楚,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那些日本玩家根本就搞不清楚這些丫頭們身上穿的那些好似演出服一樣的裝備到底強到什麼程度,而輕視敵人的代價就是——死亡.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八章 最後一道防線     下篇:第十九卷 第十章 音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