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十四章 高端武力撤出  
   
第十九卷 第十四章 高端武力撤出

"紫日死啦!哈哈,松本君把紫日干掉啦!"

就在日本玩家們興奮的快要發狂之時,我身邊的空間中突然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跟著凌便從中一步跨了出來."主人!"看到被釘死在地面上的我,凌立刻驚叫著撲倒了我身邊,而松本正賀則是趕緊抽劍後退.

長劍拔出之後我被丟到了一邊,看到我即使被扔出去依然沒動一下,那些日本玩家便紛紛確認了我確實是被干掉了.而緊跟著他們就見到松本正賀身上居然突然亮起了一圈圈的光環.這種光環對所有玩家來說都不陌生,因為這正是大家升級時所出現的光環.雖然這種光環效果可以主動設置成不顯示,但剛進游戲那會大家肯定都見過這種光環,所以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松本正賀肯定是升級了,而且看那一圈圈的往上翻的光環,顯然松本正賀這下是連升了N級,因為正常升級只有一個光環,這麼多光環一起閃肯定是升了好多級.

"哈哈哈哈,松本君真的把紫日干掉了.看,他升級了.沒想到紫日這家伙經驗值這麼高,殺他一次居然能連著升這麼多級."

看到松本正賀升級的光環,那些日本玩家自然是更加確認了我確實是被干掉了,畢竟松本正賀一直在和我戰斗,又沒攻擊別的玩家.雖然他是戰役指揮者,但戰役中的同盟經驗都是要到戰斗結束後才會由系統一次性加上的,戰斗中大家能馬上獲得的經驗就只有自己親手干掉的敵人產生的經驗,其他諸如協助攻擊之類的經驗分配在戰役結束前都是不會進行計算的.所以,松本正賀這個時候突然升級,很明顯的證明了他確實干掉了我,而且還從我身上獲得了難以想象的經驗值.

"你居然殺了我的主人!"凌憤怒的站起來瞪著松本正賀,然後將手舉過肩頭拍了兩下,一排空間出口突然同時在她和松本正賀身邊展開,緊跟著松本正賀就發現自己被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各種召喚生物給包圍了.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召喚生物大軍,在場的所有日本玩家全都嚇了一跳,而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來貌似之前的戰斗中都沒看到我的魔寵來著.現在他們仔細一回想便猜到了剛才的事件原因.顯然之前是因為我並沒真把松本正賀當成實力相當的敵人,所以一直沒有召喚魔寵幫忙,而是把魔寵都派出去參加守城了.之後被松本正賀砸落地面本來對我根本不算什麼,問題就出在之後克利斯締娜的那次誤傷.之後的一系列情況其實全都是巧合,可以說我被松本正賀干掉屬于一個超級意外,要不是我把魔寵都派出去守城了,要不是克利斯締娜的那次誤傷,要不是櫻雨神雛的後續攻擊,要不是松本正賀的最終必殺,我可能……不,應該是根本不會被殺.

那麼……事實是怎樣的呢?

事實是……事實其實就是以上情況純屬表演.沒錯,就是表演,全都是假的.

在我被誤傷前曾告訴松本正賀可以啟動第三階段計劃了.這句話其實就是說可以開始表演剛才那一幕了.在場的高手們,不管是最初將我砸下去的松本正賀,還是"誤傷"了我的克利斯締娜,包括趁機重創了我的櫻雨神雛,乃至我自己,我們之前都已經研究過剛才那一系列過程了.剛才的這個連續意外,其實只是我們事先商量好的一種表演順序,目的就是方便我撤離戰場.畢竟我的實力比松本正賀高這是事實,松本正賀能擋住我一段時間沒什麼好奇怪的,可要是一直分不出勝負,那就未免有點假了.但是如果我把松本正賀給干掉了,那麼之後要怎麼辦?沒了約束的我一旦在戰場上大開殺戒,那就算日本人的兵力再多一倍也未必打的下支點城.這顯然和我們的最初計劃不符.所以,我們想出了這麼一場意外.因為我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意外干掉的,所以別人不會對松本正賀能干掉我表示質疑,這樣我就可以順利的脫離戰場而不至于影響到我們自己的計劃了.所以說,剛才我的死亡其實可以理解為三十六計中的金蟬脫殼.

當然,為了表演這個計劃白白死一次確實有點浪費.雖然日本戰略屬于國家計劃,和我個人的等級比起來要重要很多,但我畢竟也是兩千多級的人了,和大多數玩家不同,到我這個等級,每掉一級所損失的經驗值那都是恐怖的.所以在我看來那是能不死最好別死.因此我們在剛才的戰斗中稍微使了點手段.

剛剛之前的攻擊都是真的,我確實被克利斯締娜和櫻雨神雛先後轟了兩下,但克利斯締娜是自己人,魔法攻擊都帶自動敵我識別,因此克利斯締娜對我的攻擊只有沖擊力而基本沒傷血.之後櫻雨神雛的那下攻擊到是貨真價實,雖然她也算我的手下,但現在她的明面身份是日本方面的人,所以系統識別里面她不算我的盟友,攻擊自然要計算傷害.不過櫻雨神雛剛才那招也是事先安排好的,之前得到通過軍神轉達的第三階段計劃開始的命令後,她就開始准備這個早就安排好的看起來威力很大,其實沒啥殺傷力的技能了.其實就算櫻雨神雛不用這個技能,以她的攻擊力也不至于一招秒了我.當然我又不是笨蛋,能少挨點自然還是少挨點.

在被櫻雨神雛攻擊後,松本正賀便使用光神劍對我進行了突擊,這一下攻擊中他的身上有那麼一兩秒的時間爆發出了比太陽還要強的光輻射,在那一瞬間周圍被照的一片白,任何人在這個狀態下都無法看清楚松本正賀到底是怎麼攻擊到我的,而我就在這一瞬間啟動了大地之門鑽了進去.至于地面上那個被一劍穿心的,那其實就是個道具.那具肉身是我利用閻王身份從惡鬼地獄里弄出來的一具和我體型差不多的尸體,至于他身上的裝備,那是用我們行會的加工設備加工出來的,不過只有外形一模一樣,並沒有屬性存在.最後,那具尸體的面貌,這個更好辦了.化裝術加偽裝技能雙向強化,最後就得到了一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

當然,雖然弄了具假尸體出來,還安排了這麼多的意外,但是以我的實力被松本正賀干掉確實還是有些不那麼令人信服.所以,我們最終給松本正賀安排了一個戰場升級的戲碼.松本正賀當時在幾百萬日本玩家的眼皮子底下連升了N級,而他在此過程中除了干掉我這個途徑之外並沒有其他的經驗值獲得渠道,所以看到他升級,大家立刻就會確認他確實把我干掉了,所以才會連續升了那麼多級.

但是,就像很多魔術一樣.看起來非常神奇,說穿了其實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松本正賀當時確實沒有攻擊其他任何人,而且就算攻擊了,他也不可能一瞬間升那麼多級,畢竟以我的等級,松本正賀殺掉我屬于越級勝利,經驗值自然多的嚇人,要是干掉被的玩家,除非一次干掉一大群人,不然絕不可能一下升這麼多級.但是,當時那麼多日本人都看到了松本正賀確實沒攻擊別的人,而且按照戰役規則,他在戰斗結束前也不可能從戰場上獲得別人分給他的經驗值.在這樣的思想定式下,眾人唯一能想到的松本正賀升級真像就是他把我干掉並獲得了越級殺敵的經驗值.但他們卻沒想到,其實想要升級不一定要靠戰斗去獲得,經驗藥劑也一樣可以做到.

當松本正賀最後帶著強光從天上俯沖下來之時,我借助強光躲進了大地之門並扔出了一具尸體,而他也趁機將早就准備好的經驗藥丸含在了嘴里.最後,當周圍的日本玩家看到他把我干掉之後,他便立刻將嘴里的藥丸吞了下去,然後周圍的日本玩家便看到了松本正賀戰場連升N級的壯觀場面.

由于我們的完美配合,加上事先設計的精確步驟,最終就在眾多日本玩家面前完美的表現出了我被松本正賀意外干掉的情況.雖然這只是一次表演,但日本玩家們並不知道,所以他們的興奮是完全無法壓制的.帶著這樣的心情,他們爆發出了震天的吼聲開始努力沖破最後的防線.

不過,就在日本玩家們努力沖開最後一道防線之時,松本正賀也已經被剛被凌召回的大群召喚生物所包圍了.

為了不影響戰略計劃,我必須提前退場,但我的聲譽也是很重要的.所以如果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干掉,松本正賀的地位確實是提高了,可我之後可就得被中國玩家罵死了.當然,明白事理的人肯定會明白,戰場之上刀劍無眼,即使是等級高的人被等級低的人干掉,那也不是什麼奇怪事,畢竟馬有失蹄時,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不出點意外?

不過,道理雖然是這麼個道理,明白事理的人也確實可以理解,但問題是,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明白事理的.而且,很不幸的是,其實社會上不明白事理的人往往和明白事理的人比起來不但不少,可能還會多出一些.這些人有的是因為嫉妒,有的是因為好玩,有的則干脆就是為了罵人過把癮,反正他們就是會因為各自的原因把我往死里罵.雖然他們自己也做不到聖人一般一輩子不出錯的地步,但這完全不妨礙他們因為我的偶然失誤而狠罵我一通.

人都是有從眾心理的.有十個人罵我,就會帶出一百個人說我不好,這樣發展下去我的名聲可就徹底完蛋了.日本戰略是勢在必行,這一點無可更改,但是我的名聲也不能不要,所以不能就這麼簡單的掛在這里.好在我是馴獸師,一名擁有忠貞之心魔寵的馴獸師.對我來說,我自己這個本體死亡並沒什麼大不了的.在我掛掉之後,凌依然可以代替我指揮魔寵作戰,而且她可以調用我的一切召喚生物和各種屬性能力,這就和我沒死差不多.可以說凌就是我的後備分身,除非同時干掉我們兩個,否則我的魔寵軍團就可以持續作戰.當然,這次的死亡只是一場戲,但是反正日本玩家又不知道.相反,日本玩家大多知道凌可以在我死後繼續指揮魔寵作戰,所以即使現在看到凌帶著大群魔寵出現,日本玩家也並不會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

"殺了我們主人,你也別想活."凌雙目赤紅的指著松本正賀喊道:"殺了他,給主人報仇."

凌在喊話的同時身上便已經出現了變化,只見她背後那對一直收攏著的恐怖之翼正在逐漸展開,同時她的額頭上同時亮起了兩個光圈,跟著光圈之內燃起了黑色的地獄之火,而隨著那火焰的燃燒,光圈之處也在逐漸向外延伸,很快便長成了兩只彎曲向上的犄角,而那兩只犄角的尖端還各燃燒著一團地獄之火.在犄角出現後凌身上的黑色長袍便被一團由里而外的地獄火徹底燒毀,一套之前從未見過的鎧甲出現在了凌的身上.

"大惡魔?"日本玩家們略帶驚訝的看著另互相詢問道:"紫日的魔寵中有大惡魔嗎?"

"笨蛋,那個凌是黑暗女神,難道你們還指望她是別的什麼生物不成?她就是個惡魔,只不過以前她從來沒有展示過她的完全體形態罷了!"懂行的玩家說道.

"不好!"有反應快的玩家說道:"聽說紫日的實力主要集中在他的魔寵而不是自己身上,想想這個凌平時那麼厲害都只是不完全形態,現在連她都暴走了,這下松本君豈不是危險了?"

隨著那家伙的話音落地,凌已經帶著身邊的眾多魔寵一起朝松本正賀沖了上去.眼看著第一個沖上來的一道閃光,松本正賀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撞的向後踉蹌了一步,而後不等他反應過來那團閃光便沖到了他的背後並在他身上到除亂躥,搞的他根本無法專心防守,而就在他耽誤了這一兩秒的時間內凌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凌靠近,已經確定身上的生物沒有太大威脅的松本正賀立刻就要進行防守,誰知道凌突然將手掌對著他一動,一面直徑只有六七十厘米的小型魔法陣突然出現在她的手掌前方,跟著就見那面魔法陣中突然射出了一道黑色閃電,瞬間命中松本正賀並將其炸飛了出去.

松本正賀這邊才剛被轟飛,人還在上升階段,一只巨大的龍爪便突然從上方拍了下去,瞬間又把他給砸回了地面,跟著凌便一步沖到他的面前單手捏向他的腦袋.松本正賀慌忙橫劍隔擋,凌一把捏住了光神劍的劍刃,跟著就見她的手心與劍刃接觸的地方仿佛電焊一樣火光亂閃,但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不過,凌又不是一個人,僵持狀態就說明她是占了上風的.果然,兩人正在那拼力氣,突然就見一道紅光撞上了松本正賀,跟著便是轟的一聲,松本正賀再次飛上半空,然後被飛鳥一個低頻沖擊波炸的在空中翻了N個跟頭,之後又被小鳳一團天火砸回地面,但是人還沒落地又被金剛像玩排球一樣一下救起,然後被瘟疫一尾巴打上半空,最後坦克的魔能光束將飛在空中的松本正賀徹底炸飛,變成了天邊的一道流星.

"我的個娘啊!"看到松本正賀幾乎是毫無還手之力的被我的魔寵們給活活玩死之後,那些日本玩家全都嚇了一跳.不過此時跑的快的玩家已經沖開了城牆上的最後防禦,所以雖然心里受了點打擊,但日本玩家還是因為破城的興奮狂叫著沖進了再也沒有城牆保護的支點城內.

就在眾日本玩家一邊沖鋒一邊以為我的魔寵們要展開報複行動時,突然見到飛鏢落在了凌的手上說道:"松本正賀那家伙還沒死."

"哼,大家跟我上,徹底干掉松本正賀那個混蛋."隨著凌的命令我的魔寵們紛紛跟著她一起沖向了城外松本正賀消失的方向,當然一路上他們也沒忘記消滅沿途的日本玩家,而日本玩家們則是知道他們的目的,所以一路上是能讓就讓,畢竟普通玩家都知道我的魔寵哪個都不是好惹的.再說現在我的魔寵們又不是要阻止他們入城,所以攻城的日本玩家全都在心里用大局為重的借口安慰自己千萬別沖動.

隨著我的魔寵完全離開戰場,克利斯締娜她們三個被八月熏她們三個拖住,戰局又大致回到了平衡狀態.雖然我們行會的魔音師小隊還有紅月和紫月這些二線高手依然很強,但他們的戰斗力畢竟好沒達到扭轉乾坤的地步,在日本玩家的人海戰術下他們也只能像礁石一樣撞碎一部分小海浪而已,對于潮水一般的日本玩家隊伍本體並沒有什麼決定性的影響.

眼看著前方的各種功能建築物,終于越過城牆的日本玩家興奮的吼叫著:"大家沖啊!毀掉跨國傳送陣勝利就是我們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十三章 真的掛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十五章 廢墟守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