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十三章 入陣,但是……  
   
第十九卷 第二十三章 入陣,但是……

"怎麼?你還有什麼後招不成?"松本正賀看著我得意的說著.

"後招我是沒有,但是你們也休想破壞我身後的傳送陣,大不了我們在這里拼個一天一夜,等我們行會的大艦隊來了,你們還得哪來的回哪去."

"大話說的挺順口,可惜你那只能是做夢."松本正賀懸浮在半空中說道:"支點城的守衛已經快被我們殺光了,就憑你和那群龍想擋住我和天使小組那是做夢.況且現在的你還有能力作戰嗎?沒錯,你的魔寵確實很能打,但是沒有你參加,他們最多也就是能拖住我而已,你覺得靠他們就能守住傳送陣嗎?別忘了我身後還有幾十萬玩家和數百萬NPC部隊呢."

其實松本正賀報出的數字明顯比實際情況要多了不少.戰斗剛開始那會日本玩家聚集起來的人員數量確實不少,玩家大概能有兩千萬左右的樣子,NPC的數量大概是玩家的六到七倍左右,也就是說剛開始發動戰爭時參加攻城的人員數量起碼是過億的.但是,現在雖然看起來城里到處都是日本人,但實際上真正還有戰斗力的滿打滿算也不超過一百萬了.這個數量單看並不算少,但要是聯想到剛開戰那會的人數,這個比例就顯得有些懸殊了.一億多部隊打成一百萬不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戰斗減員,這個比例要是在現實中絕對能載入史冊,但在游戲中大家都不太在乎生死,所以戰斗一般都打的比較慘烈,不是其中一方死光了一般都不會結束.

看著在天空中說大話的松本正賀,我故意擺出了一副相當生氣的樣子說道:"好,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不和你爭,我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好,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松本正賀說著突然對著我這邊喊道:"還等什麼?"

"星辰——碎裂斬."一道白色的劍光突然毫無征兆的從我的側面閃現而出朝我砸了下來,但是一道黑色的身影卻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只聽當的一聲,白色劍光在那黑色身影高舉的劍刃上砸出一道火星,但攻擊卻被擋了下來.

八月熏拼命向下壓著劍刃,但是下面的國王卻是死死頂住她的長劍,盡管他腳下的地面已經被踩的粉碎,但他就是一步不退的硬頂住了八月熏的重擊.

"該死!"大概是力量用盡,八月熏突然抽劍後退,國王卻是立刻跟上,兩人在空中便撞成一團,黑與白兩種顏色在空中不斷碰撞,劍與劍的撞擊帶來雷鳴般的響聲與不斷閃現的火花,但是兩人的身影卻是完全看不清楚.這倆都是速度型選手,攻擊頻率快到根本無法用肉眼捕捉,只能看到他們在戰斗,具體怎麼打的卻是根本看不清楚.

這邊國王剛被引走,我的另外一方一道紅色的光柱突然爆開一處地面沖天而起,跟著光柱就仿佛被鋸斷的大樹一般突然向我這邊倒了下來.

"聖盾——絕對屏障."

當.伴隨著一聲金屬撞擊聲後緊跟著就是一陣仿佛高壓電線漏電了一般的電流撞擊聲.那紅色的光束在空中與一道盾形能量罩撞在了一起,跟著便是一陣激烈的對抗,空中電流閃爍火花四濺,可雷聲大雨點小,雖然看起來撞擊很激烈,卻愣是沒有傷到我一絲一毫.

連續兩次偷襲被擋住,松本正賀卻是一點也不氣餒,反到是笑著道:"哈哈,真正的殺招在這呢."

松本正賀這邊剛說完,站在他身邊的櫻雨神雛突然動了.只見這丫頭突然將那像長槍又像法杖的武器向天空一舉,跟著便是一道雷電從空中落下直接命中了那根武器,但是雷電卻沒有傷到拿著那東西的櫻雨神雛,而是在法杖上不斷的來回亂躥似乎在尋找突破口一般.

收集到雷電之後櫻雨神雛立刻像扔標槍一樣將手中的武器朝我扔了過來,只見那帶著雷光的長槍法杖快的跟閃電一樣瞬間跨越了我們之間的距離飛到了我的面前,但是,它也僅僅就是飛到我的面前而已了.

一只巨大的龍頭出現在我的面前一口咬住了那根武器,槍身上的電流立刻爆發出來在那只龍的全身上下到處亂躥,但結果卻是一點作用也沒起到.等雷電消失後,全身閃耀著璀璨光芒的寶石龍米拉才逐漸收縮身體變回了人類形態,而那根法杖也被她交到了手里.

"武器不錯,就是威力小了點."米拉不咸不淡的來了這麼句評語.

"你……"

櫻雨神雛剛做出要反駁的樣子就被米拉搶先道:"你什麼你?不行就是不行,還想狡辯嗎?這破東西我留和也沒用."米拉說到這里突然抬手將那武器又扔了回來,同時嘴里喊著:"還你."

長槍法杖幾乎是和聲音一起到達的,櫻雨神雛即使看到對方出手也沒能閃開,不過一柄長劍卻先一步撞上了法杖,然後兩者一起改變方向飛了出去,最後法杖和長劍被松本正賀和櫻雨神雛各自伸手召了回來又落入了兩人手中.

"哎呀呀,魔寵太多有時候也挺麻煩的,排個出場順序都能吵起來,你說麻煩不麻煩?松本正賀,拜托你們多堅持一會啊.我可是答應這幫魔寵了,他們每人只有三分鍾時間,超時不能干掉你們就得換人了,所以你們要多堅持一會,正確能讓他們每個人都能上場一次哦."我故意說著反話,天空中的松本正賀早知道我們這是在演戲到是沒什麼,下面的日本玩家卻比松本正賀還要生氣.雖然我這話表面上是對松本正賀說的,但是也等同在侮辱整個日本的玩家,松本正賀和我本來就是一伙的自然不在乎,下面的日本玩家可就不一樣了.

"混蛋,囂張什麼啊?大家一起上,今天不摧毀這跨國傳送陣我們以後還有臉再進游戲嗎?為了大日本帝國的複興,為了我們的榮耀,大家跟我沖啊!"

"沖啊!"再次受到鼓動的日本玩家今天已經不知道是第N次發動沖鋒了,這幾個小時以來他們就是不斷的在沖鋒與被嚇停之間切換著,雖然現在又鼓起了勇氣,但和之前的表現已經明顯不一樣了.很多人甚至在一些人開始沖鋒後還猶豫了一會才開始沖鋒,這充分說明了日本人的勇氣基本上已經快要耗盡了.

看到日本人的反應,我眼睛一動向松本正賀那邊使了個眼色,松本正賀立刻順著我的目光掃了一下下面的日本玩家,隨後便反應過來了.

中國古代兵法中有這麼一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話的意思就是打仗的時候最好能一次性將士兵的士氣提升起來讓他們去作戰,如果第一次鼓動之後因為別的原因導致士氣下降,那麼再次鼓動的時候士氣就會有所衰落,不會像第一次那麼高漲了.要是第二次鼓動的士氣再次低落,第三次鼓動就將耗盡士兵們的士氣,之後再怎麼鼓動也沒用了.

這句話中的數字其實有些籠統,就像中國古代說的"萬"往往並不是指一萬,而是代指數量很大,有時候甚至可以當成無窮大來理解一樣.這句話中的"一,再,三"並不能簡單的理解成一二三,而只能當成一種數字的增大過程,並不能具體去套用某個具體數值.

今天日本玩家的表現就將這句話的精髓完全表現了出來.剛開戰那會日本玩家根本就是士氣如虹,後來雖然連續被我們拍停,但是再不斷的鼓動下卻一次又一次的複蘇了過來.這個階段其實就是一鼓作氣階段,士氣只要稍微刺激一下就會爆棚.後來在最後那道城牆下,我們行會真正開始認真抵抗的那會開始,日本玩家就進入了"再而衰"的階段,這個過程中他們的士氣雖然仍然能被提升起來,但總感覺爆發力不足,一遇到強裂打擊就會出現士氣衰落的現象.最後,也就是在剛剛凌和小純使用了分解風暴之後,日本玩家的士氣算是徹底進入了"三而竭"的階段.現在這些玩家猶豫著向前的現象就是士氣即將用盡的表現,而按照戰前確定的計劃,這也是戰斗結束的信號.

我們的計劃中是要給日本玩家一個曆經千難萬險最終得到勝利的過程,並不是要把日本玩家徹底打敗,所以我們不能把他們的士氣真給打沒了.一旦他們徹底放棄了,那後面的戲可就演不下去了.現在既然日本玩家已經開始出現信心崩潰的現象了,那就不能再刺激他們了.

"哼,不要得意,你難道真的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魔寵們的弱點嗎?"松本正賀看到我的眼色後便放聲說道.

下面的日本玩家已經進入了沖鋒階段,雖然腿上還在跑,但是動作卻不由自主的開始放慢,他們都想觀望一下松本正賀所謂的弱點到底是什麼.要是在戰斗初期,日本玩家們根本不會有這樣的反應,但是現在……士氣已經快用盡的日本玩家們實在是沒有太多勇氣繼續發動盲目沖鋒了.

松本正賀這邊說完之後立刻向櫻雨神雛點了點頭,而櫻雨神雛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下面的日本玩家就看到櫻雨神雛開始在那念咒,但是因為咒語不需要讓敵人聽到也能生效,所以櫻雨神雛並沒有像之前的松本正賀一樣給自己加擴音魔法.那些日本玩家就看到櫻雨神雛在那念咒,卻不知道她到底在准備什麼魔法.不過看她們之前使用法術幾乎是揮手之間就能完成的樣子,這個需要專心念咒的法術肯定威力不小.

隨著櫻雨神雛的咒文,她的身上開始逐漸亮起了一層白色的光圈,跟著那光圈開始越來越亮,很快就達到了不能直視的程度.此時雖然還是夜里,但是由于櫻雨神雛身上的光芒,整座支點城就仿佛是進入了白晝一般,強光照射的地面甚至讓人感覺這是盛夏的午後.

我這邊似乎也發現了這個法術的威力巨大,而隨著我的指揮,幾只魔寵立刻上前准備破壞施法,但是松本正賀卻先一步擋在了櫻雨神雛的前面,任憑我們這邊怎麼狂轟濫炸他就是一步不讓.不過,就在我們兩邊你來我往打的不亦樂乎的時候,松本正賀卻是突然往旁邊一閃將櫻雨神雛暴露了出來.

正在觀望的日本玩家們突然看到松本正賀閃開把櫻雨神雛暴露了出來都是心中一急以為松本正賀擋不住了打算犧牲櫻雨神雛呢,沒想到就在松本正賀閃開的瞬間,櫻雨神雛卻是突然化為一枚白色光球筆直的沖向了我們這邊的人群,然後就是轟的一聲巨響,真個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

"你……"凌捂著滴血的胸口踉蹌著後退了兩步,然後才在小純的攙扶下倒了下去.

在凌的對面,櫻雨神雛也是滿口鮮血的道:"不要以為別人都不知道,自從具備了忠貞之心,你就成了紫日的唯一弱點,干掉你就等于是干掉了紫日."說到這里櫻雨神雛又話鋒一轉道:"不過,你實在是太強了,而且作為法系職業和指揮人員的你從不輕易涉險,所以我才想出了這招和你同歸于盡.嘿嘿,這下你們牛不起來了吧?"說到這里,已經癱坐在地面上的櫻雨神雛又回頭對身後的那些日本玩家說道:"剩下的就拜托諸君了!"

櫻雨神雛在說完最後一句話後就倒了下去,而後面的日本玩家則是在震驚與感動中顫抖著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們感動的是櫻雨神雛居然使用自殺技能除掉了大家面前最大的障礙,要知道自殺技能和一般技能不同.被敵人干掉就算最後複活失敗也無非是才掉兩級而已,但自殺技能卻往往是以十級為單位的掉級,而隨著技能威力增大,這個掉級比例就會越來越大.所以就算游戲里可以複活,一般人也是輕易不敢嘗試自殺技能的.

至于日本玩家的震驚情緒,這個當然是因為櫻雨神雛爆出的驚人消息了.凌居然是我的弱點所在,這個消息就像是在日本玩家的心中丟下了一枚重鎊炸彈,震的眾人一時之間都忘了反應.

長久以來在日本玩家們的心中,我就是無敵一般的存在,雖然日本玩家們一直幻想著可以戰勝我,但一次次的失敗卻一次次的打擊著他們的自信心.但是,今天他們突然聽到了一個秘密,一個關于我的弱點的秘密,這麼驚人的消息自然讓眾人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雖然日本玩家們驚訝于我的弱點,但是我自己對此到是一點也不在乎.一來這個弱點雖然確實存在,但實際上幾乎不可能被利用.二來嗎……這個弱點其實被誇大了.

按照櫻雨神雛的說法,只要干掉凌,我就會被一起干掉,這其實是個誇張.事實的真相是,凌如果被殺,我不會死亡,而是只會進入虛弱狀態,除此之外並沒有別的什麼額外效果.不過為了顯示櫻雨神雛做出的巨大犧牲得到了應有的回報,讓這個犧牲變的更加煽情一點,我們故意誇大了這種損害的程度.反正除了我之外並沒有什麼人知道真相,也不怕被拆穿.至于說以後有人想利用這個方法干掉我……?有可能嗎?作為法系職業,凌可是很少沖鋒陷陣的,況且前任女神的身份也使得她有著超呼一般的法術射程.想要在遠距離干掉有著遠程大炮一般能力的凌,那絕對是找死行為.況且我又不像一般馴獸師只有幾只魔寵,要知道我的魔寵向來都是成群結隊出現的,就算對方能在遠距離上和凌對拼攻擊,他也得先挺過我的其他魔寵的圍毆再說.

因為以上原因,我實際上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弱點暴光.或者說,這個其實都不能算是弱點,盡管它聽起來確實像那麼回事,但只要誰打算去將其變為現實,他就會發現那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好,今天我認栽了."我裝做一副極為後悔的樣子撲倒在地和凌一起逐漸被一圈黑色的波紋吸入了混沌空間之中,接著在我們倆消失之後,我的魔寵和召喚生物們身邊也突然張開了一個又一個的黑洞將他們全部拉了進去,最終我的所有召喚生物全部消失在了廣場之上,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看著我們全部消失,日本玩家全都驚的顯現把下巴弄掉下來.說實話在他們有限的幾次見到我被干掉的機會中,這次是最震撼的一次,而且這也是唯一的一次他們看到我和這麼多召喚生物一起消失在他們面前.

在那些日本玩家被我和我的召喚生物們消失的景象震撼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時候,松本正賀穩定而略帶冰寒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眾人頭頂."大日本帝國的武士們,櫻雨神雛小姐已經用她自己的玉碎幫我們鏟除了前進道路上的最大阻礙,現在不是我們發呆的時候.讓我們好好把握櫻雨神雛小姐用她的玉碎換來的寶貴機會吧.現在我宣布,全體沖鋒."

"萬歲……"

在日本玩家們山呼海嘯一般的呼喊聲中,大群的日本玩家興奮的沖向了前方的跨國傳送陣,但是,就在他們之中跑的最快的人即將接觸到傳送陣的邊緣時,一陣突然出現的狂風卻硬生生的將跑在最前面的人給直接吹飛了出去.被吹飛的日本玩家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見一只巨大的黑影突然從天而降猛的砸在了跨國傳送陣前方的廣場之上,巨大的沖擊力甚至將一些原本站在地面上的人都給震倒在地.

"該死,是龍族!他們擺脫那些蝙蝠的糾纏了!"不知道誰叫了一聲,跟著就是鋪天蓋地的巨龍從天空中俯沖而下,那些巨龍先是以龍炎清掃推進,等龍炎噴完就順手抓起一兩個倒黴蛋帶上高空再扔下來砸死幾個人,整個龍群一個俯沖就能干掉一大片的人,而等龍群中的最後一條龍完成俯沖之後,之前第一條參加俯沖的巨龍已經重新在天空中完成了一個大回環再次進入了俯沖狀態.這種滾筒式推進方法是我們行會專門為龍族的集群攻擊所研究的一種戰斗隊型,雖然這種隊型在對付高級個體時靈活性略顯不足,但是在對付大群中低級人員時卻能表現出非同一般的殺傷效率.

"哈哈,不要以為干掉了紫日那小子你們就能從這里過去,沒有高級戰士,我看你們怎麼和我們龍族戰斗."紅炎停在傳送陣前的廣場上大聲的嘲笑著對面的日本玩家,對方雖然非常的憤怒,但卻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盡管紅炎的話有點囂張,但人家有囂張的本錢.除非等級超過一千,且有著不一般的額外屬性或者特殊裝備,否則大多數人在龍族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盡管很多人會嘲笑龍族說他們長的像有翅膀的四腳蛇,但無論是從生物學角度還是結構學角度來看,龍族都有著一副近乎完美的身體.當然,這種完美不是指他們長的多麼富有藝術美感,而是說他們的身體在實用性方面具備高度完美性.而這種完美性決定了,即使屬性完全一樣,龍族通常也能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松本正賀大人,我們現在要怎麼辦?"看著不斷俯沖,拉升,回轉,再俯沖的龍族,位于松本正賀下方的日本玩家紛紛叫喊了起來希望松本正賀能幫他們想到辦法.從開戰到現在,松本正賀和他的鬼龍會一直表現的就好象一個先知一樣,不斷的在大家遇到困境時拿出他們早就安排好的方法解決大家的難題,這種反複驗證的事實已經讓這些活下來的日本玩家形成了一種潛意識認為只要有困難松本正賀他們一定能夠解決.

果然,這次的松本正賀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就在那些日本玩家們傷亡慘重之時,松本正賀突然向前一揮手,日本玩家的人群之中突然飛起了幾張大網.幾只正在俯沖階段的巨龍剛剛噴完龍炎就被突然升起的大網罩了進去,猝不及防之下一頭撞上大網並將翅膀完全絞死.失去動力的巨龍用那數噸重的身軀帶著恐怖的速度猛的撞在地面上,沿途也不知道碾死了多少日本玩家和NPC.不過和單方面的屠殺比起來,即使被砸死幾個人,只要能把那些可惡的巨龍弄下來,日本玩家也是極為願意的.

不過,雖然摔落地面,但巨龍不是蜥蜴,盡管有人認為他們長的很像,但這些身長近百米的大家伙一個個卻強壯的完全不象是由肌肉組成的,仿佛他們的身軀就是鋼澆鐵鑄的一般.盡管墜落地面的幾頭龍都撞的不輕,但這點沖擊力對巨龍老說卻是絲毫談不上傷害的.摔落地面的巨龍剛一停下便開始劇烈的掙紮了起來,而拜他們那恐怖的肌肉所賜,用多層金屬絲絞合而成的網繩竟然無法完全困住這些體長近百米的大家伙.隨著他們的掙紮,巨網之上不斷傳來了撕布一般的聲音,網繩在那些日本玩家們驚愕的眼神中一根根的斷裂,很快最先墜地的那幾頭龍中最強壯的一頭便成功脫離了繩網的束縛站了起來.

"嗷……"憤怒的龍吟之聲將附近的玩家震的捂耳後退,緊跟著那頭巨龍張嘴就是一口龍炎將身邊的一群人燒成了焦碳.

清出一片空地之後,那頭龍並沒有立刻升空,而是突然張嘴念出了一串明顯很有節奏卻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該死,是龍語魔法,大家快閃!"

提醒的聲音顯然晚了一步,那頭龍的聲音突然終結,緊跟著就見他的腦袋前方噴射出了一道白色的沖擊波一路飛出好幾公里遠,而沿途的所有人都被這道沖擊波震的四分五裂完全找不到任何一塊能證明它們原主人身份的零件.

隨著這頭龍發飆結束,旁邊又是兩聲斷裂聲,跟著怒吼聲響起,又是兩條龍爬了起來,不過他們還沒來及像第一條龍那樣發出怒吼就又被兩張網給包了進去,而且在他們正在地面上掙紮的同時,天空中的巨龍也在不斷的被這種網襲擊被拉下地面.

由于參加大翻滾循環的巨龍不斷的損失,整個陣形很快便給搞的像塊破布似的到處都是窟窿,不少日本玩家就這樣趁著那些縫隙鑽過了龍族的掃蕩陣形沖向了傳送陣.雖然這些人依然無法穿過一直蹲在傳送陣前沒有移動的紅炎的防線,但是局勢正在一點點的發生變化.隨著越來越多的龍族被拉下地面,漏洞也變的越來越多,原本作為守門員存在的紅炎也開始逐漸的有些忙不過來了.

在經過了長達十數分鍾的拉鋸戰之後,一名幸運的日本玩家終于趁著紅炎襲擊另外幾名日本玩家的機會穿過了紅炎這最後的防線踏上了跨國傳送陣的地面.懷著無比興奮與激動之情的這名玩家強忍住了歡呼雀躍的打算,牢記他的使命,猛的抽出他的重劍朝著一根立在傳送陣外圍看起來似乎是什麼關鍵部件的柱子砍了過去.

然而……當.伴隨著一聲清脆的碰撞聲,那名玩家被一股反震力直接彈飛了七八米遠,而等他爬起來之後卻發現自己的劍竟然只剩下了一截劍柄,前面的部分竟然不知道飛哪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那名日本玩家看著完好無損的立柱與斷成兩截的劍聲嘶力竭的哭喊著.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十二章 幸好沒掛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十四章 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