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二十九章 戰略運動  
   
第十九卷 第二十九章 戰略運動

對于松本正賀的擔憂軍神到是一點介意的意思也沒有,直接就道:"剩余一萬戰力很少嗎?"

"少?"松本正賀有些誇張的說道:"那已經不是少的問題了,而是根本就跟個空城似的.東京好歹是我們日本的首都好不好?這麼大個城市你好歹給我安排個三五萬人裝裝樣子吧?這一萬人算怎麼回事啊?我知道你們肯定在城里裝了監視器,你看看現在那些日本玩家都在干什麼,這是打仗還是在玩捉迷藏啊?"

"你說的只是你的感覺而已,事實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誇張."軍神解釋道:"東京確實屬于特大型城市,但根據系統設置,戰時緊急情況下城市的最低戰斗配額其實就只有五萬人而已."

"五萬也行啊.這一萬人算什麼啊?"

"五萬是死亡前的數據."軍神反問道:"記得我們對外的說辭嗎?"

松本正賀立刻回答道:"記得.城市空虛,兵力都讓你們調走了嗎."

"那就是了."軍神道:"能調走的都是野戰部隊,城市里剩下的自然就只有城市守備隊了.記得我讓你們放的那些導彈嗎?它們的落點就是城市守備隊的營房,所以在你們進城前我們這邊就已經有四萬多人'陣亡’了.所以……"

"合轍這一萬兵力就是這麼計算出來的啊?"

"行了,你就別擔心了.按照我們的計劃,進攻初期被你們意外'干掉’了八成兵力,剩下的兵力足夠你們的人折騰了.方正你的鬼龍會里有八分之一都是我們的人,只要讓他們不要去和我們留下的兵力接觸,剩下那一萬兵力你的人應該還是可以殺過癮的."說到這里軍神又補充道:"這個反正也是演戲,投入那麼多兵力又沒什麼意義,我們也要節約成本嗎."

"省錢也不是這麼省的吧?"

"好了好了,你還是去好好指揮吧.記得讓我們安排給你的人多謊報一些戰績,這樣那些人就不會覺得奇怪了."

"那好吧,反正出了事又不是我一個人倒黴."松本正賀無奈的切斷聯系帶著身邊的部下一起沖入了城市范圍開始裝模作樣的在城市里和根本不存在的敵人戰斗了起來,不過因為松本正賀身邊跟著的都是我們安排給他的人,所以這種表演想要穿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由于城里實在是沒剩多少人了,所以盡管松本正賀他們賣力演出,但最終戰斗還是只用了不到一小時就結束了,就這還是松本正賀他們利用幾處地下建築故意打了幾場小攻堅才耽誤了這麼多時間,要不然整場戰斗不用半個小時就能搞定了.說實話這個戲演的確實是有些過分了,畢竟東京城的面積在那擺著,這要是平時,別說大仗了,就算讓一名玩家從城市一頭沖到另外一頭大概也要半個小時以上,結果一場攻城戰居然一小時就結束了.

當系統宣布東京城被占領後很多參與進攻的日本玩家一時之間都有些接受不了."這就占領了?是不是太容易了?"很多玩家都有著這樣的想法,但是不管怎麼說順利占領畢竟是好事,所有大部分人都沒有去深究為什麼戰斗會這麼簡單,至于那些愛動心思的人,在大部分人的帶動以及各種有利情況的掩蓋下也就只當是自己想多了而已,並沒有什麼人真的找出什麼問題來,畢竟這戰斗除了勝的過于輕松之外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破綻.

"萬歲!勝利啦!"雖然遲疑了一會,但是日本玩家們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開始興奮的呼喊了起來.

松本正賀找了處比較高的建築站了上去,然後啟動了城市擴音魔法陣."所有人注意,我是鬼龍會會長松本正賀,現在發布新的作戰命令.所有鬼龍會戰斗人員以及跟隨我們的行會成員全體到東京城東門集合,我們將馬上奔襲下一座城市.我知道大家都很想享受一下新占領城市的感覺,但是我們的時間並不多了.在中國人反應過來之前我們不能停在任何城市,這樣會拖慢我們的進攻節奏,而一旦我們慢下來,那麼我們就將再也沒有機會占領更多的城市了.所以,現在我宣布,全體到東京城東門集合,我們要出發了."

雖然像松本正賀說的一樣很像感受一下重新得到的城市,但是這次跟著松本正賀離開支點城的不是鬼龍會的人員就是極為佩服崇拜松本正賀的狂熱份子,這些家伙就像是二戰時期的日本少壯派軍官一樣全都是身體反應比大腦還快的家伙,一聽松本正賀說要連續進攻,這些狂熱份子立刻就放棄了享受新占領城市的打算沖向了城市東門.

由于剛打了勝仗,現在的日本玩家們可謂是情緒極端激動,整個集合過程在這種異常的興奮狀態下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鍾就完成了,而當大部隊離開東京沖到他們的下一個目標時,時間也才剛剛到達上午七點而已.

松本正賀的下一個目標是離東京非常近的千葉,和之前的東京差不多,這一仗也是以神速完成的.千葉城的防護罩都還升起來就被導彈轟掉了水晶塔,跟著一排導彈轟開城牆,最後幾十枚導彈把城市中的重要建築一炸,等松本正賀帶著的玩家們到達城內時基本上就做了些清掃工作,整個戰斗甚至還不到東京那一戰的時間,畢竟東京是首都,防禦肯定比千葉強.

占領千葉之後不用松本正賀吩咐那些日本玩家便自動彙聚到了城中心的廣場區,然後隨著松本正賀的一聲令下便全部湧入千葉城的港口搶了些小木船什麼的就瘋狂的穿過了東京灣到達了海峽對面的橫濱.由于這次是從海上發動襲擊,所以進攻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畢竟海岸一側有的是炮台.橫濱的守衛隊就算全部撤離了,但是港口炮台又不能搬走,自然炮台兵也得留下,所以這個方面我們沒辦法偽裝,只能讓松本正賀帶著人硬沖炮台的攻擊.不過由于那些神秘導彈的存在,炮台群也沒能起多大作用,雖然轟沉了不少小船,但正因為船小,所以每艘船上人都不多,這樣傷亡也就不會大.最終當松本正賀他們徹底占領橫濱後統計了下傷亡,數量依然小的可以忽略不計.

搞定橫濱之後戰斗依然不能停止,松本正賀帶著人一路狂奔到達浦和並在沒有進行任何准備的情況下直接對浦和發動了進攻.不過,讓鬼龍會的那幫子真正日本玩家和跟著松本正賀他們的那些行會成員們驚訝的是,浦和城竟然是座空城.不同于東京那樣防衛力量空虛的空城,浦和這座空城是真正意義上的空城,空到完全沒有防衛力量,除了一些維持秩序的城市NPC巡查之外幾乎找不到戰斗人員,城市里到處都是自由NPC卻沒有防衛部隊.

對于浦和的空城狀態,松本正賀是早就知道的,這也是計劃的一部分,但是他雖然知道卻不能說,只能當著那些日本玩家的面找來了城里的NPC詢問情況.經過那些早就安排好的NPC一番解釋,眾日本玩家終于知道了浦和本來是有守衛的,但就在東京被攻陷之後中國方面的守衛就被全部調走了.

和東京不同,浦和在前段時間發生過一次小規模戰斗,城市防衛NPC損傷慘重,後來駐防在浦和的是一支野戰部隊而不是城市守備隊,這些野戰部隊和守備隊最大的不同就是守備隊不能離開城市一定范圍,而野戰部隊卻可以到處跑.

在得知這些駐守浦和的野戰部隊撤離後,日本玩家們和松本正賀他們湊在一起便分析起了我們撤離的原因,然後我們安排給松本正賀的人在其中這麼一引導,很快那些日本玩家便得出了我們這是要收縮防禦集中兵力保衛重點城市.這個推論非常具備合理性,畢竟把那些部隊分散在這麼多城市最後只能是被個個擊破,而如果收縮防禦,至少還能保住幾座城市,兩個方法一比較誰都知道收縮防禦才是好辦法,因此日本玩家們沒有任何的懷疑便相信了我們的這個安排.

那麼,事實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事實當然不可能是我們真的要收縮防禦,至少目的不是這樣的.我們確實是把部隊撤走並集中了起來,但不是要收縮防禦,而是要把這些隊伍集中起來跟隨精銳部隊一起去找支點城那幫人的麻煩.

松本正賀就是我們安排在日本的代理人,不聽松本正賀話的人就是不聽我們的話,這樣的人只有兩種對待方式,一是打到他聽話,二是徹底消滅他.現在我們就是要集中力量去狠敲這幫人一頓,讓他們知道不跟松本正賀合作就得跟我們正面對抗.那幫蛀蟲敢跟松本正賀搶果子卻絕對不敢和我們硬碰硬,所以他們最終能做的就只有卑躬屈膝的跟著松本正賀混,因為他們只要有一點小心思我們就會打到他們不敢再動心思.

按照我們行會的一貫風格,做一件事通常都不會只有一種目的,而這次的調兵其實也是一樣.抽調部隊集中力量攻擊支點城除了有之前說的敲打那幫蛀蟲的目的外我們當然還有第二個目的,而這個目的就是為了順便加快松本正賀他們的攻擊速度和作戰效率.

在城市里留守部隊其實是一種非常不劃算的事情.這些守衛部隊一方面降低了松本正賀他們的占城速度,另一方面又消耗了我們行會大量的資金,畢竟這些部隊也不是白來的,那可都是錢啊.可是如果守城的話不安排部隊又不合適,不然被日本玩家發現問題反而不太好,而且這個守衛部隊還不能太少,就像之前的東京城,一萬多守衛松本正賀還說少,就算一個守衛只要五十水晶幣,一萬多那也是五十多萬啊!把我們行會的錢花在這種事情上你說虧不虧?所以我們就想了這麼個辦法,把部隊全部抽調出去攻擊支點城,就算這些部隊全部陣亡在支點城外起碼是物盡其用了,總比和松本正賀的人打消耗要劃算的多.要知道松本正賀的人和那些NPC可都算是我們的人,這兩邊互相拼消耗就好象自己的左右手在對掐,哪邊傷了疼的都是我們自己,多不劃算啊?

由于浦和空無一人,所以占領速度快的驚人,不過松本正賀並沒有讓這些人馬上離開去攻擊下一座城市,而是開始進行部隊整編並做了些補給.

東京,浦和,橫濱和千葉這四座城市必須迅速拿下的原因是這四座城市連起來就是東京圈,也就是以東京為中心的一個防禦體系,在這個體系中東京是以後方基地的形式存在的,外圍的浦和,橫濱和千葉分別是三根伸出去的觸手,只要兵力充足,它們就可以攔截任何一個方向上靠近東京的敵人.敵軍如果攻擊東京,這三座城市中的任意兩座都可以隨時出兵切斷對方的後路,而如果對方先攻擊其中一座,那麼東京和另外兩座城就可以為這座被攻擊的城市提供支援,這樣形成的交叉防禦只要兵力不出問題幾乎就是無可破解的死循環,不管先打哪邊都要做好付出大量損失的准備.松本正賀迅速占領這四座城就是借用現在我方兵力空虛的借口先把這個防禦圈拿下來,免得以後不好找借口下手.我們可不希望轉交城市的時候還要付出那麼大代價.

趁著隊伍整編的機會,松本正賀便將手下的人員分別派了出去對周圍的城市進行偵察,而那些沒有分到偵察任務的人則被要求抓緊時間休息,畢竟這段時間需要長時間的戰斗,所以必須抓緊一切時間休息,不然很可能會因為玩家的精神狀況而莫名其妙的被系統踢出游戲.

占領東京圈的時候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而在本行會的大部分人員休息之後,松本正賀又把行會里由我們支援給他的人集合了一下,然後讓這些人出去將東京圈內的一些零散小型城市也給占領了.這個過程當然就不需要打仗了,反正參戰的都是我們行會的間諜,都知道內情,只要確認附近沒有日本玩家看到就可以了.

這些位于東京圈內的小城市本來守衛就不多,我們又下了命令,等松本正賀的人來了之後我們的那些NPC守衛立刻投降完成交接,然後城市就算被"占領"了.等到下午兩點,那幫被要求休息的不知道內情的日本玩家們重新上線的時候,整個東京圈包括內部的小城市也都已經被徹底控制在了鬼龍會的手里,而且就一中午的工夫這些城市里居然突然多了好多的NPC部隊.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啊?"看到那麼多部隊在場的日本玩家眼睛都快看直了.中午休息前他們的隊伍還跟游擊隊差不多,沒想到一覺睡醒游擊隊變裝甲軍群了,這反差是人都接受不了.

"咦?你們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不是讓你們睡到三點嗎?"看到那幫跟隨自己的行會會長松本正賀還故意裝出了一副很驚訝的樣子.當然,實際上他早知道這些人肯定等不到三點,所以特地放了一個小時的安全時間.

聽到松本正賀詢問,那些會長們立刻道:"這種關鍵時刻我們哪睡的著啊?能睡兩個小時都是多虧了這個跟催眠差不多的睡眠輔助系統,要不然我們估計一分鍾也睡不著."說到這里其中一名會長忽然問道:"對了,這些部隊是怎麼回事?"

"哦,這是我剛買的."松本正賀很隨意的說道,仿佛他不是買了這麼多軍隊,而是買了節五號電池一樣.當然,實際上他也確實沒花錢,因為錢都是我們出的.而且,這些部隊也不全是剛買的.這里面確實有不少新買的部隊,但更多的都是這兩個小時內'投降’的我方部隊.因為不知道內情的人都被松本正賀以命令的形式強制要求他們睡覺了,所以這兩個小時內松本正賀他們處于完全的監視真空期,這個時間段內我們暗中做了不少手腳.除了把東京圈整個給"和平過度"給了松本正賀,外帶還送了他一大幫NPC守衛.當然,這個是不能說出來的,對外都宣傳是松本正賀才買的.

"剛買的?"那些會長驚訝的問道:"您哪來這麼多錢的啊?"

松本正賀聽到那人的話卻是微笑不語,一副你求我我就告訴你的表情,搞的那幫會長們一個個都在那使勁猜到底怎麼回事.從松本正賀的表情上來看,這比錢似乎來的比較蹊蹺,因為屬于意外之財一類的來源,不然松本正賀不可能笑的這麼詭異.按照這個思路想下去,那幫日本會長們突然一下就全都反應了過來."難道說你發現了中國人沒運走的現金?"

自從國戰開始後系統便取消了虛擬貨幣制度.以前玩家身上的錢都是以數字方式顯示的,一般玩家自己是看不到實際貨幣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玩家身上的貨幣全都被改成了實體貨幣,除非你有空間裝備,否則就得在身上掛錢袋才能帶著錢走.玩家個人的資金還好點,行會,尤其是像我們行會這樣超級有錢的行會.我們這樣的行會資金都是多到以億為單位的,而且這些也不可能全都按照水晶幣計算,其中肯定有大量的金,銀,銅幣存在,這樣算下來貨幣的體積就相當驚人了.

正因為系統的這個改動,所以各個行會都修建了自己的金庫,或者利用現成的系統銀行存儲貨幣.當然,系統銀行是要交保管費的,所以除了小行會沒辦法,大型行會一般都會自己開銀行存錢.這些行會自己開的銀行和系統銀行一樣必須有門面,而且都是實體存在的.唯一不同的就是系統銀行沒人敢動,因為那里面一般都有神級NPC守衛保護,除了我這樣實力超群的人,一般人根本攻不下來.再說你就算能搶到系統銀行里的錢,也會讓系統將你默認為拒絕往來戶,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尤其是對行會組織來說.所以,系統銀行幾乎是沒人敢動心思的.至于行會自己的銀行,有沒有人敢動就得看行會自己的能力了.

見那些會長們似乎是猜到了,松本正賀便干脆順著他們的話證實道:"沒錯.冰霜玫瑰盟在我們的國土上雖然修了不少家銀行,但有大型金庫的一共就兩座,一是支點城,二就是東京."

那些行會會長一聽到這便恍然大悟的叫道:"難怪您一離開支點城就馬不停蹄的一路往東京沖,我們還以為您是看上了東京的防禦圈體系呢!"

"哈哈,那只是原因之一."說到這里松本正賀突然壓低聲音小聲道:"嘿嘿,既然你們跟著我了,那我也不瞞你們,其實我們在離開的時候,支點城的金庫也被我們搬空了."

"什麼?"

"噓……噓噓……"松本正賀拼命揮著手讓這些人壓低聲音."比聲張.這個事情除了我們鬼龍會的人之外就你們幾個了,你們可千萬別說出去.嘿嘿,那些蛀蟲雖然知道找金庫,但是卻不像我有情報支持,一去就找到了金庫所在地.現在你們看到的這些部隊就是用支點城金庫和東京金庫的錢買的."

"那得有多少部隊啊?"這些跟隨松本正賀的行會都不是大型行會,所以人不多,聽說兩個城市金庫的錢全買了NPC部隊,就在那猜測到底這麼多錢能買多少人.

松本正賀故意表現的很得意的樣子說道:"不算太多,一共也就一千多萬而已."

"多……多少?"

"一千多萬."松本正賀說完之後還故意假裝理解錯意思的解釋道:"你們別看這里人少,我是把部隊分開了.浦和這里大概就只有二十萬部隊,橫濱和千葉我也各留了二十萬,還有東京那邊有四十萬人,四座城市一共有一百萬,依托城市防禦足夠擋一陣子的了."

"那還有九百多萬部隊哪去了?"有人問道.

松本正賀立刻道:"我不是和你們說了嗎?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就算要加強防禦也是等以後再說了,現在我們必須突擊突擊再突擊,趁著現在這個時間趕緊搶地盤,能占多少就是多少.雖然現在這些城市要投錢進去搞開發買士兵,但是以後這些城市可就是金礦啊!我勸你們要是有錢就趕緊投資進來買點兵,到時候分戰果的時候我會按系統記錄的戰斗貢獻來分成功,你們多投入些兵力說不定就能多分一座城市呢."

聽松本正賀這麼說,那些會長的心思立刻都活泛起來了.之前跟著松本正賀一起離開支點城只是因為這些人的正義感比較強,並不是說他們不愛財,現在有這麼個正大光明搶錢的機會,既能得到實際好處,還能獲得大好的名聲,這麼好的機會傻瓜才不干呢.

簡單商量完之後那些會長便紛紛告辭去找會里的成員和他們說了松本正賀的那段話,然後他們便開始鼓動大家集資.雖然他們是小行會,但是如果每個會員都往里砸錢的話,湊一湊還是能買不少兵的,盡管這樣做有點冒險,但是畢竟現在形式一片大好,不抓住機會,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經過一番思想斗爭,那些行會的成員們大部分最終都決定下血本投資了,然後他們以難以現象的速度下線籌錢,然後又迅速把錢兌換進游戲里,最後全部集中到會長那里登記.這些會長帶著錢又跑來找松本正賀,然後把他們的錢一起交給松本正賀,由松本正賀負責幫他們買兵.

之所以這些會長不自己買兵,一來說松本正賀購買量大肯定有優惠,二來部隊買出來都是要跟著松本正賀打仗的,如果由他們買,部隊的指揮就需要他們來中轉,這樣會影響戰斗效果,不如全部給松本正賀買,還可以統一指揮,反正他們也不怕松本正賀不認帳.

等松本正賀收了錢重新買兵並把部隊集合好之後,時間已經到達了下午四點多,這個時候松本正賀中午派出去的空騎兵斥候也紛紛返回了浦和城,而且他們還帶回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什麼?全都是空城?"一名會長抓著那名斥候的肩膀差點把他胳膊捏脫臼.

那名玩家連忙解釋:"都是我親眼看到的,不騙你,不信我還用記錄水晶錄了像.從福井到名古屋一線以北區域的城市幾乎都是空的."

"地圖,快."隨著幾名會長的呼喊,一張巨大的戰略地圖便被鋪了開來.迅速在地圖上找了一下,這些會長們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一名會長問道:"這條線以南是什麼情況?"

"我們的一部分偵騎到了長濱,看到了海量的中國人的部隊."

"什麼叫海量?"

"對方數量太多又再運動中,沒辦法統計具體數據,反正我們看到的就是漫山遍野到處都是.估計總量不會低于兩千萬人."

"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多?"聽到這個數字那些會長幾乎都要崩潰了.

不等那名空騎兵回答松本正賀就先一步說道:"不用猜了,他們肯定是把名古屋到福井一線以北的部隊全都抽調了出來組成了這麼一支混合軍團."

松本正賀才剛說完跟在他身邊的一名我們安排給他的會員便跟著說道:"不對.看中國人這個架勢分明就是要集中力量攻陷支點城.如果他們將名古屋至福井一線以北的守備部隊全都抽調了出來,那麼他們肯定將支點城以南的部隊也抽出來了.所以最後到達支點城外的部隊將不止是兩千萬,實際數據絕對比這個數值要多,我估計可能會有三千萬左右."

"可是中國人把守衛部隊全都調去攻擊支點城,那其他城市不就全都成了空城了嗎?"一名會長不理解的問道:"他們難道就不怕像我們這樣的零散部隊占領這些城市?"

松本正賀點頭道:"沒錯,他們就是不怕."

"為什麼?"

還是那名會員解釋道:"一座城市從占領到完全控制住,需要一段時間,也就是說新占領的城市是沒有多少防禦力的.中國人集中力量攻擊支點城就是因為支點城才剛剛被占領,這個時間段內支點城不會具備太高的防禦力,只要他們一鼓作氣里應外合完全有可能重新攻占支點城.至于日本的其他城市,就算被占領了又如何?新城沒有防禦力,他們占領支點城後馬上就可以重建跨國傳送陣,再加上支點城的港口,很快日本的領土上就會布滿中國人的部隊.到時候我們白撿的這些城市他們就可以一座座的再搶回去,以他們的兵力這根本不是難事."

"那我們此戰不是必敗?"那個提問的會長緊張的問道.

松本正賀搖頭道:"那可未必."說著他便走到地圖邊敲了下支點城的位置道:"這里就是關鍵.就像我們當初占領支點城從而撬動整個日本戰局一樣,中國人想要用同樣的方法重新把天平撥回原來的位置上.支點城,支點城.這個名字起的還真是貼切,有了這個支撐點,一切皆有可能."

"按照這樣分析,是不是我們只要不讓中國人獲得支點城就可以了?"一名會長問道.

松本正賀道:"比這要複雜些."見那些會長似乎不太明白,他只好繼續解釋道:"你們可能體會不明顯,作為曾經的日本玩家領袖,我對冰霜玫瑰盟的偵察能力可是印象深刻.我們從支點城分離出來獨立占領東京防禦圈的事情冰霜玫瑰盟那邊肯定已經知道了."

"所以他們不會讓我們破壞他們的計劃?"

"沒錯."松本正賀道:"他們一定會派人來進攻東京防禦圈以便于拖住我們讓我們無法支援支點城那邊."

"那我們要放棄這邊嗎?"

"放棄?"松本正賀冷笑道:"放棄這邊打贏支點城守衛戰然後拱手把支點城再送給那幫蛀蟲?不不不,我可沒那麼大度.而且,以那幫家伙的貪婪性格,估計等我們把剛買的部隊全部扔進守衛戰的大坑中後,他們就會帶著剩下的部隊把我們占領的城市全部搶光,然後在看到乞丐一樣蹲在路邊的我們時再吐上一口唾沫或者踩上一腳.那種日子我已經嘗試過一次了,打死我也不想再來一次了."

松本正賀下台後那段時間的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太多,但是大家多少都知道松本正賀那段時間是受了不少羞辱的,所以見松本正賀這麼說也沒人敢說他什麼了.不過,這畢竟關系到整個日本戰局,所有還是有人委婉的問道:"可是如果放任不管的話,等中國人占領了支點城市再騰出手來反擊,我們不是一樣也要兩手空空?"

松本正賀搖頭道:"那可未必.不帶大軍支援是肯定的,我們自己的城市必須要放在首位,至于支點城,雖然靠那幫蛀蟲肯定是守不住的,但是既然我們已經幫他們攔截了海上的那部分敵人,那麼他們堅持一段時間應該還是可以的.我們可以趁這個時間繼續擴大占領城市的范圍,不斷的搶地盤.至于那幫蛀蟲的求援,我們可以用己方城市也遭到襲擊的借口加以搪塞,而且我們還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我們正在大舉收複失地,這樣我們就占據了道義的制高點.至于支點城那邊,就按照我之前和你們說過的那樣,要他們和我們交換,我們幫忙守住支點城之後城市必須無條件移交給我們,我們也可以用這段時間搶占的城市作為交換.他們那種性格絕對會同意的."

那些會長聽到這里也想起來了昨天離開支點城時松本正賀確實跟他們描述過這個計劃,現在看來這個計劃確實是非常可行的,而且貌似成功的可能性還非常大.

一名會長邊分析邊說道:"照這個計劃打下來的話最後不但支點城會是我們的囊中之物,而且在整個名古屋——福井一線以北我們都將獲得大量的城市資源.這個好處實在是太大了."

"錯."那幫會長還沒來及慶祝松本正賀就打斷他們道:"現在那些城市還不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但是我們卻有著將他們變成我們的囊中之物的機會,所以現在不是耽誤的時候,讓我們趕緊去搶城吧!"

"對,趕緊搶,現在整個名古屋到福井一線以北都是真空區,隨便派上一兩萬人就能搶下一座城市,然後只要留一千人守衛,其他人還可以繼續前進去搶其他城市,這麼好的機會錯過了可是再不會有了.大家趕緊組織部隊沖啊!"

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後那些會長們也不再懷疑這懷疑那了,紛紛把自己的棺材本都給扔到了松本正賀這里再次買了大量的NPC部隊跑出去搶城去了.

由于這些城市全都是無守衛城市,所以占領不需要太多人.那些會長干脆也不跟著松本正賀一起行動了,將各自的隊伍分開帶上些NPC就開始單干,畢竟大家聚集在一起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打太浪費時間,還不是分散開來全面開花,反正中國人的戰略意圖已經很明顯了,他們就算分的再松散中國人也不會來找他們麻煩,根本不需要擔心.

這種近乎于搶錢的戰斗方式放所有鬼龍會以及那些跟隨他們的行會的人員全都瘋狂了起來,整個夜晚這些家伙都跟打了雞血似的在日本本州島上到處亂躥,一夜之間整個本州島名古屋到福井一線以北區域幾乎就全都被松本正賀他們收入囊中.當然,這種占領實際上除了名義上的占領並不具備任何實際意義.一千人守一座城市能頂個什麼用?現在也就是沒人打他們,要是真有人打他們,任何一座城市他們也守不住.除非城里都是像我和松本正賀這樣的高手,要不然城市戰中一千人能頂個什麼用?

到第二日天明之時,志得意滿的鬼龍會成員及跟隨他們的幾個行會的玩家全都進入了疲倦期,望著津輕海峽以北的北海道島,這些人算是徹底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不過他們對于北海道到是並不擔心,因為現在不管是那些和他們搶地盤的蛀蟲還是中國人都在名古屋到福井一線以南的區域,而他們控制了本州島的北部就意味著如果不走海路的話這兩個勢力都得穿過他們的領地才能到達北海道,對于這種被自己的領地擋在背後的土地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跟著松本正賀的這些日本玩家都確信這個北海道成為他們領地也不過是個時間問題而已.

奮斗了一夜的眾人在松本正賀的強制命令下都被迫下線去解決了吃喝拉撒等生理問題,然後他們又被集中到了一起進行輔助深度睡眠,至于松本正賀自己當然也是一起休息了.盡管刻意節約了體力,但作為總指揮的松本正賀畢竟事情比較多,不休息肯定是不行的.幸好我們當初給松本正賀安排了不少知道內情的間諜給他當手下,這些人完全可以在松本正賀不在時臨時頂替他一會,而且在這些人輪班休息的情況下絕對不會有時間空白出現.

在松本正賀他們這邊忙的天翻地覆的同時,我們行會和支點城的那幫家伙也沒閑著.我們行會的工作比較明顯,就是把分散在日本全國各地的部隊集中起來統合成一只部隊.這幾千萬人灑到整個日本的領土上雖然稀拉了一點,但集中起來還是相當可觀的.至少支點城內的日本人不得不小心的應對著,畢竟他們的總兵力現在也就是四到五千萬的樣子,就這還是在支點城一戰後新買了不少部隊才填充到這個數的,要是單靠戰後剩下的部隊,那總兵力搞不好還沒什麼多呢.當然,在支點城內他們是守方,而我們是攻方.按照攻城戰的一般慣例,攻城方通常需要數倍于對方的兵力才能獲得勝利,但這是按一般情況計算的.一來《零》是款多元化的魔幻游戲,存在很多強大的東西能破壞城牆優勢,二來我們行會的部隊一貫都是比別的行會的部隊多出兩到三倍的戰斗力的,所以這個人數優勢和城防優勢還真算不上什麼.按照別國論壇上的那些旁觀者的話來說,那就是——勝負有待觀察.

就因為拿不准到底守不守的住,所以支點城的那幫家伙只能按照他們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去准備,如果這樣還是守不住,那他們也沒辦法了.

"該死,這種時候我們已經危在旦夕了,松本正賀那家伙居然還在到處占地盤.這種至國家與民族利益于不顧的家伙,真是應該死掉算了!"

支點城會議廳內幾名主要行會的首腦中的一員忍不住出聲罵道,周圍坐著很多各個行會的會長,雖然他們心里都知道松本正賀是被他們給氣跑的,但是這種時候聯系到自己利益了,他們的想法就不一樣了.不管怎麼說支點城現在是日本領土,他們都認為松本正賀不回來救就是不對,當然如果是他們自己和松本正賀位置對調,他們也絕對不會比松本正賀大度.但是那只是但是,他們現在不在松本正賀的位置上,所以他們就可以繼續一邊罵著松本正賀無恥一邊想著自己為自己謀取利益.

"你現在罵他他又聽不見,我看不如我們發通知要松本正賀來增援怎麼樣?"另外一個比剛才那人更無恥的家伙站出來說道.

一名稍微還有點正常人思維的家伙說道:"我們之前那樣對他,把他給氣跑了,現在打仗了到是想起他來了,他肯再回來嗎?"

"哼,支點城是戰略中心,他不幫忙守城就是通敵賣國,我們把現在的情況公布出去,不信他不回來."敢說這個話的絕對是已經把臉皮練到比核基地的防護層還要厚的地步了,一般人無恥也得有個限度,沒這麼厚的臉皮是絕對說不出這種話來的.

之前罵松本正賀罵的最起勁的那位一聽這話立刻站了起來說道:"這個辦法好,他松本正賀不是要形象嗎?讓他來吧.來了他就是民族英雄,不來他就是賣國賊."

"阿嚏……"此時遠在東京城內的松本正賀突然打了個噴嚏."該死,這肯定是支點城那幫家伙在惦記我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十八章 白撿個東京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三十章 公布于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