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一章 玄機很多的不平等條約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一章 玄機很多的不平等條約

支點城的日本玩家們全都被松本正賀突然抖出的海上危機給嚇的不輕.如果說是陸地上的威脅,日本玩家們還能忍受,可這海上的威脅要怎麼打啊?日本現在可是連能出海的戰艦都不多了啊!

就在那幫日本玩家焦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到處亂轉的時候,松本正賀忽然又接著說道:"各位不需要太擔心,我松本正賀雖然不能說是一心為公,但愛國之心我自認為不輸任何人.目前我已經將鬼龍會籌集來的最後戰艦群派了出去,現在這支艦隊正在海上攔截那支冰霜玫瑰盟派出的艦隊,如果不出意外,至少應該可以攔截掉對方八成以上的兵力.如果運氣好,完全截斷海上威脅也不無可能."

"呼!"支點城的人集體呼了口氣.對日本玩家來說現在最怕的就是我們行會的海軍了,畢竟這方面兩邊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稍微等了一下,松本正賀又接著道:"雖然海上危機我可以為了大和民族的集體利益而出兵攔截,但是,地面上的戰斗卻還是需要各位的努力的.不過我相信,既然我能憑一己之力攔截冰霜玫瑰盟的海上力量,各位依托城牆的幫助攔下冰霜玫瑰盟的地面攻擊應該也是有可能的."

聽了松本正賀的話,那些本來相當惶恐的日本玩家現在也是平靜了不少,畢竟海上的威脅基本被松本正賀解決掉了,他們如果連地面上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那也未免太差勁了一些.

這些玩家正在心里下決心要堅決保衛支點城,沒想到松本正賀冷不防的又冒出一句來."不過,就在幾個小時之前,我卻突然接到了一條最後通牒."

聽到松本正賀說什麼最後通牒,那些日本玩家全都愣了一下.最後通牒?什麼最後通牒?日本玩家們對于松本正賀的話都感到莫名其妙.中國人要攻擊支點城給松本正賀發什麼最後通牒?以他們的情報網,不可能不知道松本君不在支點城吧?難道是警告他不要參與支點城的保衛戰?好象那也不太可能吧?

日本玩家們正在那犯嘀咕,沒想到松本正賀跟著就說道:"這份最後通牒來自支點城的臨時行會聯盟聯席會議,內容是要求我放棄已經占領的城市,前往支點城參與支點城保衛戰.而且,通牒的最後還有一條內容,那就是如果我不來,他們就將對全日本的玩家宣布,我松本正賀是賣國賊,拒絕參加抵抗中國人的戰斗.並且將宣布我為日奸,賣國賊."

"嗡……"支點城瞬間就炸鍋了.這個消息比之前那條我們行會派出的艦隊的消息還要勁爆.畢竟我們行會的艦隊問題松本正賀說他已經派艦隊攔截了,可是現在這個問題卻還沒有得到解決,而且問題是這個最後通牒的發起者居然是他們的首領們,而且信息內容顯然應當是以他們的名義發出的.要知道支點城臨時行會聯盟聯席會議其實就是支點城這些日本玩家所屬行會組建的臨時管理機構,而以這個單位的名義發出的信息就應當算是支點城全體玩家的想法了.松本正賀突然收到這樣一條信息,是人都知道他現在的心情肯定很不好.這已經不是最後通牒了,這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大概是故意給這些日本玩家留出思考時間,松本正賀在說完之後停頓了很長時間才繼續道:"可能你們之中的很多人還不太清楚.在被你們的會長們趕出支點城之後我其實並沒有停止戰斗,而是帶著我的鬼龍會和一些願意跟隨我的行會攻占了名古屋至福井一線以北的全部日本城市.現在即使你們戰敗,支點城被占領,那麼只要有我的鬼龍會在,日本還將保住一半的國土.但是,你們的會長卻要求我放棄防守這些城市,前來幫助你們防禦支點城,而且如果我不來,他們就會對前日本宣布我是叛國者,是賣國賊."

松本正賀說完這些之後又停了一會,然後用異常悲憤的聲音控訴道:"用半個日本去換一座城市,這比帳很難計算嗎?難道你們的會長不知道這兩者哪個更重要嗎?就算支點城是戰略重心,就算支點城意義重大,難道東京圈和半個日本加在一起都無法抵消這種重要程度嗎?不,不是的.他們不傻,他們什麼都知道.他們明白支點城沒有那麼大的戰略價值,他們也明白最好的方法並不是讓我放棄半個日本去支援支點城,但是,他們還是決定讓我放棄支點城去增援他們,為什麼呢?"

聽到松本正賀說為什麼,那些日本玩家便紛份抬頭望著天空中的投影等待著他的回答,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則是急的直跳腳,可是他們卻無法遮斷這影象.松本正賀派來的人使用的不是固定投影設備,而是一次性的魔法播放裝置,啟動裝置後設備本身就已經自毀了,根本無法通過破壞設備來終止畫面和聲音的播放.

就在那些會長們急的團團轉,而日本玩家們期待的抬頭仰望投影幾秒之後,松本正賀的投影終于說道:"他們明白半個日本肯定比支點城重要,但是他們依然讓我放棄半個日本來增援支點城,這個絕對看似奇怪,其實卻透著這些會長們的大智慧.他們的行為之所以和大家想的不一樣,不是因為他們不明白什麼才是對日本民族好的,只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在為了日本而戰."說到這里松本正賀開始一字一頓的說道:"他們是在為自己而戰,他們要的不是日本民族的偉大複興,而是他們自己的偉大複興.半個日本有什麼大不了的?即使我控制了整個日本又如何?那都不是他們的地盤,他們的地盤只有那剛剛從我這里搶去的支點城.所以,丟掉半個日本無所謂,但是丟掉支點城不行.因為日本是全體日本人的日本,而支點城卻是他們私人的支點城.這就是他們的大智慧,這就是他們的行為准則,這就是那封最後通牒的背後原因."

當松本正賀將這驚人的消息說出來之後,整個支點城不是陷入混亂,而是徹底安靜了.靜的就像城里根本沒人一樣.大家甚至能聽到幾千萬人一起喘氣的聲音.

其實松本正賀說的很多理論都是不正確的.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確實比較自私,但是他們並沒有松本正賀說的那麼誇張.而且,鬼龍會實際上也並沒有控制半個日本,他們只是控制了本州島的名古屋至福井一線以北的區域,北海道那邊雖然被他們隔在了身後,可實際上並沒有被控制住.還有就是,即使松本正賀他們控制了半個日本,其實他們也還是無法和支點城對比.

從經濟上來說,半個日本的產出肯定是要超過支點城很多倍的,這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從軍事上說事情可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支點城固然面積狹窄無法和半個日本的領土做對比,但是因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其剩余的殘留資源,還有其在中日兩國玩家心中的地位,都決定了支點城的戰略價值要遠大于半個日本的領土.

但是,雖然松本正賀說的這些都不對,不過,有人能發現其中的問題嗎?日本行會的那些會長們的心思具體如何,他們會和別人說嗎?即使他們說了,有人會信嗎?所以說,松本正賀說他們的心思就是自私自利,他們即使反駁也完全沒用.至于說鬼龍會控制了半個日本這個問題,雖然不太正確,但是畢竟北海道處于他們的間隔之下,而且完全沒有防衛力量,松本正賀如果非要說他們已經控制了北海道,那也不算錯,只不過名義上他們還沒控制到半個日本的領土而已.最後,關于支點城和半個日本的戰略價值問題,這個就更不用說了,這種戰略布局方面的事情普通玩家限于身份問題一來接觸不到那麼宏觀的戰場信息,無法做出正確判斷,二來即使有足夠的戰場信息支援,做為一般玩家的普通人有能力獨立進行戰略級情報評估嗎?所以說,雖然松本正賀的這段話中有很多子虛烏有,故意誇大和顛倒黑白的內容,但是一般玩家要麼沒有辨別能力,要麼有能力辨別卻無法證明,反正就是沒有人能反駁松本正賀.那麼,既然無法反駁,那就只能默認,所以,松本正賀說的這一切即使有問題,也只會被日本玩家們當成是事實采納.

聽完松本正賀的這一串言論,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差點沒集體暈過去.這是誰說松本正賀那家伙老實的啊?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披著羊皮的狼啊!

這邊的日本行會會長們正在那懊惱之前下手不夠狠,忽然就聽天空中的松本正賀投影又開始說話了.老實說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對松本正賀的話已經有些恐懼了,這家伙說的話雖然不算聲波攻擊,其威力卻絕對不比任何武器差.

"我知道各位聽了我的話之後一定會有很多思想."松本正賀以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你們之中有些不明真相正義感強的人可能會覺得我很委屈,會憤慨你們的會長居然能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當然,肯定也有些人雖然覺得自己會長做的不對,但也認為這是人之常情,甚至于有個別黑心的家伙和你們的會長一個想法覺得坑我就是應該的.我不管你們怎麼想,反正我只想說,我熱愛大和民族,我熱愛我的國家,但是我愛的是這個國家,不是這個國家的某個人.我不會為了你們的個人利益而犧牲我自己的利益,在你們和我自己的利益上,我更看重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你們的利益.我敢于說這樣的話,是因為我不覺得把自己的利益比別人的利益看的更重有什麼可恥的.維護自己正當的利益即使是法律上也是支持的,所以我不想為了別人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利益,尤其是這種行為還會損害到更多人的利益時,我就更不會去做了."

聽到松本正賀這相當直白的話,日本玩家們的反應是各不相同.一些自私的偽君子就開始抨擊松本正賀做的不對,但大多數人則是覺得松本正賀說的沒錯.自己的家人和別人的家人同時遇難,先救自己家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千個人里能碰到一兩個先救別人家人的,那就算很高的概率了.所以,按照這個大眾思想准則來看,松本正賀的行為其實一點也沒錯.

支點城的玩家們正在爭論到底哪邊對哪邊錯,松本正賀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我知道各位的觀點可能各不相同,有些人可能還很生氣,想要找自己的會長們去問問清楚.但是,我在這里請求各位暫時壓住你們的怒火,不要去找你們的會長的麻煩.這不是因為我很大度,也不是因為我樣裝聖人,而是因為我不希望讓中國人的占到便宜.雖然我確信支點城的戰略價值並不能和半個日本的領土相提並論,但我必須承認支點城本身的戰略意義其實還是很重大的,要不然之前我帶領各位進行日本複國之戰時也不會把它做為第一個必須攻下來的城市了.所以,即使我不去增援支點城,我也不希望它落入中國人手中.因此,支點城現在絕對不能亂.你們必須壓住自己的想法,暫時統一起來聽從指揮去對抗中國人即將到來的反撲,否則一旦你們內部亂起來,中國人就正好可以趁虛而入占領支點城,我想那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聽到這里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點起了腦袋,畢竟松本正賀說的確實很有道理.別說是現在,任何時刻,內部矛盾都只會給外部敵人帶來好處,只不過在此時的支點城這一情況更加明顯罷了.

在這些人點頭之後松本正賀像是能看到眾人的反應一般接著說道:"雖然之前我說了,我不想為了別人的利益而放棄自己的正當利益,但同時我也是個愛國者,所以,我覺得我願意為國家利益做出一些小小的付出.支點城是戰略重點,不管這次是否守的住,支點城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將是我們和中國人反複的爭奪的焦點.可以說這個城市從建立開始就注定將戰亂不斷了.所以,我在這里提出一個方案.我雖然沒辦法將我的隊伍全部調來保衛支點城,但我卻可以帶領一些精銳人員前來增援支點城.各位對于支點城一戰時出現的三位天使小姐應該還有些印象.她們三位其實就是我們鬼龍會的成員,我可以帶領她們三位和我一起前往增援各位.雖然我們無法大量殺傷中國人的部隊,但至少我們能幫你們擋住紫日那家伙和冰霜玫瑰盟的那幾個高手.單這一項,相信就能大幅度提升支點城守住的希望了."

說到這里松本正賀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不過,雖然我想這樣來守城,但我也是有條件的.我希望可以和各位的領袖們做出等價交換.在此戰過後,我希望支點城可以成為鬼龍會的所屬城市,因為之後中國人肯定會不斷的襲擾支點城,如果沒有我們鬼龍會坐鎮,支點城遲早是要丟的.所以,與其讓各位留著一座必定保不住的城市還不如把這個燙手的山芋讓給我來處理.

當然,我並不是想要據此來占各位的便宜.支點城戰略價值重大,盡管之前的戰斗中我也出了力,但不管誰對誰錯,至少現在支點城在各位的行會控制之下,所以我也不想好心保衛國家卻落個趁火打劫的名聲.因此,我決定用城市和各位的行會進行置換.我將用已經被我們鬼龍會占領的城市交換支點城,當然,因為支點城的重要性,一比一的交換比例是不公平的,所以我將以一比四的比例進行交換,也就是根據支點城的面積用四倍于支點城面積的城市去交換支點城.不過,支點城本身就非常大,除了東京圈,我實在找不到哪座城市有四倍于支點城的面積.再說你們這麼多行會擠在一個城市里,權利分配也是個麻煩事.所以我考慮用十到十六座中小型城市來交換支點城,這樣你們比較好分割一些.對于我的這個建議,如果各位的行會首領們能夠接受,請告訴我的特使,他現在將全權代表我和各位的會長們進行交涉,只要協議達成,我將立刻帶領我能調集的精銳部隊增援支點城.我相信各位的判斷,所以我現在就已經准備好了隊伍,至于我能否出發就取決于各位的努力了.那麼,請仔細想想我的建議吧."

隨著松本正賀的話音結束,天空中的投影忽然閃了幾下便消失了.但是那畫面雖然消失了,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的表情卻是一點也沒變好.松本正賀的這番話不但讓這些家伙精心設計的陷阱無法啟動,反而把他們自己也給圈了進去.現在他們對于松本正賀的那個建議實在是恨的牙癢癢.支點城的戰略意義豈是四倍面積的城市就能替換的?再說松本正賀這家伙居然還假惺惺的說為了他們好分而給他們拆成十幾座中小型城市.要知道城市這玩意的價值就更鑽石一樣,一枚兩克拉的鑽石和兩枚一克拉的鑽石,那價值能一樣嗎?再說松本正賀還不是單純的一分為二那麼簡單,他這是把一枚鑽石拆成了十幾塊水晶,不但被分了好多塊,連材質都不一樣了,這其中的差價絕對不是幾倍幾十倍的問題.可是現在最讓這些會長們郁悶的就是,雖然他們明知道這個買賣虧的要死,可還不能不做.就像之前他們對付松本正賀的方法一樣,現在是松本正賀把這個方法原樣扔回他們腦袋上了.這些會長們現在的選擇是要麼接受建議失去支點城,要麼拒絕建議連支點城帶行會一起失去.雖然傻瓜都知道前一個方案損失較小,可畢竟是白白把支點城送出去了,這麼大塊肉都已經吞下去了,沒想到還要吐出來,這麼折騰誰受得了啊?

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正在那郁悶呢,沒想到之前失蹤了很長時間的那位特使卻突然從他們身邊的一座建築頂上冒了出來.

"各位站在這里是准備迎接我拉?哎呀,這怎麼好意思啊?"那位特使說著便自己從房頂上跳了下來.

因為那家伙之前一直被這些會長通緝來著,現在他一下來周圍的NPC便立刻沖了上去想要抓他.不過NPC們還沒沖到他跟前,那些會長們便發現那些NPC突然就一起倒飛了出來,而那位特使則是笑眯眯的問道:"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或者說你們是不打算接受我們會長的建議了?"

本來那些會長們還打算給這個家伙來個下馬威什麼的,但是聽到對方這麼一句話,他們卻是立刻就軟掉了.沒錯,對方就是在威脅他們,而且一點轉圜余地都沒有.有了之前那段話,現在松本正賀需要的不過是個借口而已.這些家伙如果老老實實的配合松本正賀,那麼松本正賀就找不到借口,只能得到支點城,而如果他們不配合,那麼松本正賀就有借口將支點城和他們的行會一起收入囊中了.事實上這些人已經明確的知道了,即使他們現在老實配合,最後等支點城戰役結束,他們的行會也絕對要經曆一次大面積縮水.畢竟之前他們做的那些事情實在是影響太壞了,只要稍微有點正義感和是非觀的人都不會認同他們的行為.盡管不會每個人都因為這點不認同而脫離他們的行會去加入鬼龍會,但肯定是會有一些激進份子去轉到鬼龍會去的.只不過知道歸知道,這些會長們現在就像斗敗了的公雞一樣,即使明知道結果也只能一步步的往松本正賀的陷阱里走而已.

"你們想怎麼樣?"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的一名大行會會長問道.

那名特使笑著說道:"不是我們想怎麼樣,而是你們想怎麼樣.我是帶著我們會長的誠意來談判的,你們先要告訴我你們是否要接受建議,然後我們才能開始談具體細節.當然,如果你們拒絕,那就連細節也可以免了."

那名會長苦笑著反問道:"我們有的選擇嗎?"

聽到這位會長的話,那名特使依然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回答道:"你們這是什麼話啊?既然是建議,自然是可以選擇的.我們又不能在你們腦袋上架把刀逼著你們選.你說是吧?"

"好了好了,別和他打嘴仗了."另外一名會長拉住又要接話的這位會長道:"我們接受建議,請松本正賀會長來增援我們吧?這樣行了嗎?"

聽到這里那名特使嘿嘿一笑,然後道:"不是行不行的問題,而是你們的選擇.既然你們選擇了接受松本正賀會長的建議,那我們就來討論下細節問題吧?"

"細節?"那些會長們一開始還以為這家伙說的細節就是個敷衍,沒想到還真有細節要談,不過隨即他們便是心頭一緊,該不會這些家伙又要玩什麼花樣吧?一位會長試探性的問道:"你說的細節是什麼意思啊?"

那名特使做出一副很疑惑的樣子反問道:"細節當然就是問你們要選哪些城市了啊?這都不理解嗎?我覺得我們會長之前說的滿清楚的啊!"

一聽是這個細節,那些會長們到是恢複了一些精神.雖然支點城這顆大鑽石要被迫變成一堆不值錢的水晶了,但有總比沒有好,反正鑽石已經注定是要變成水晶的了,有那個悲傷的時間不如想辦法弄兩塊質量好點的水晶,起碼損失不要那麼慘重啊!

可惜,這些會長們雖然想的不錯,只是他們太低估松本正賀做事情的嚴密程度了.那名特使見這些會長們明白了便拿出了隨身帶著的地圖往地上一鋪,然後道:"看仔細了,紅色圓圈標出來的都是可以拿來做交易的城市,每個圈邊上都有該城市的面積記錄,你們自己算一下,湊夠支點城的四倍數就行了.可別選多了.當然,我知道你們是絕對不會選少的."

一名日本會長問道:"那個……城市面積又不是整數,怎麼樣都湊不出正好四倍的面積的.萬一我們選的城市面積總數比支點城的四倍還要多了一些怎麼辦?"

"最多允許超出支點城總面積的百分之一,再多的話就重選吧."

"明白了."

抱著多一點是一點的心思這些會長們終于開始對照著地圖上的城市標記計算起了城市面積,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問題.

一名行會會長指著其中一座城市道:"這虛與縣以前就是我們行會的領地,我記得面積沒這麼大啊!"

另外一名會長也指著一處城市道:"我們行會的這個三目町的面積也不太對,這上面標的數據比我們以前測量的面積大了一點."

一個比較精明的會長道:"算啦,算啦!這肯定是松本正賀那家伙的缺斤短兩計策,故意在這占我們便宜呢!現在形勢比人強,忍了吧!好在差額不是很大,只不過全部進位取整了而已!"

這名會長才說完,又有人叫道:"可是你們看看這些城市,全都是以前的三線城市,別說和支點城比油水了,就算和那些稍微大一點的城市也是沒法比的啊!用支點城換這些城市,我們虧大發啦!"

本來那名會長勸說之前幾個人時還比較客氣,被這人一說立刻就火了."我們難道不知道虧嗎?可是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情況,這哪是談判啊?這是松本正賀拿刀架著我們脖子在簽投降協議啊!你還跟人家討價還價?要有能討價還價的余地我們還簽這東西干什麼?"

被這人一沖,之前叫囂的那些會長全都安靜了下去.是啊.現在是人家的刀就掛在自己腦袋上面啊!這不是在談判做生意,這就是明擺著的不平等協議啊!而且還是不簽不行的那種!

明白了現在的形式那些人也不再叫囂了,反正叫了也沒用,自己給自己找麻煩而已.無奈的眾會長只好重新對著地圖研究怎麼選城市,雖然畫圈的城市里好城市是一座也沒有,但矮子里面拔將軍,總能分出個三六九等來吧?不,不對.這里也不是一座好城市都沒有.那些會長們找著找著忽然就發現了地圖上竟然還圈了一座大型城市"秋田".

"我靠,這不是畫錯了吧?"鑒于之前松本正賀在城市面積上缺斤短兩的行為,這些會長們都已經認定了松本正賀不會給他們安排任何有油水的城市了,誰知道找來找去居然讓他們在地圖上找到了一座戰前就算是特大型城市的城市.

這秋田雖然不是什麼戰略城市,但地理位置很不錯,本身面積也很大,算的上一線城市中排的上號的優秀型城市了.這樣的城市居然會被化到允許交易范圍內,這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

雖然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秋田被被列入了可選范圍,但那些會長們可不會跟松本正賀客氣,直接就把這座城市給圈了進去.然後他們就發現,秋田附近還有一圈中小型城市都在可選范圍內.雖然沒有秋田那麼好,但這些城市和其他地方的城市比起來也算不錯的城市了,起碼比那些以前他們連聽都沒聽過的三線城市要好多了.于是呼,這些會長們毫不猶豫的便將這些城市呼啦一下全部畫進了他們要求的城市范圍內,結果最後一算面積,嘿,剛好比限制多出了百分之零點九,也就是說離松本正賀限制的超出上限只差了千分之一.這麼好的便宜為什麼不占?那幫會長幾乎沒怎麼商量就一二三把這些城市全都記錄了下來.

"就這些城市了."迅速確定了城市名稱後那些會長們便將資料遞給了那名松本正賀的特使.

接過名單對照地圖算了下面積後那名特使忽然皺著眉頭小聲的自言自語道:"奇怪,秋田怎麼也在地圖上?"雖然他嘀咕的聲音不大,但因為那些會長就在身邊等著他的回答,所以靠的近的人幾乎都聽到了他的嘀咕,這些人忍不住心里一陣竊喜,心想著看來是鬼龍會那邊出了什麼錯把這麼個重要城市也畫到備選城市中去了.

有了這樣的心思後那些會長們就更覺得自己賺到了,于是便催促特使道:"到底行不行給個准話啊."他們這麼急當然是不想讓對方反悔了.要是對方回去再研究一下發現秋田不該在備選名單中而把計劃推倒重來,那他們可就真是虧大發了.所以他們決定不給那個特使反應的機會.

那名特使被這麼一催立刻道:"好了好了,怎麼搞的你們好象比我還急一樣!"

那些會長怕對方找到破綻,連忙道:"我們不急行嗎?中國人的部隊都到城外了,再慢他們打進來了責任都得我們來背,合轍反正你們里外不吃虧是吧?"

那名特使被說的得意一笑,然後道:"好吧好吧,這不是正算著面積呢嗎.讓我看看,呦喝,你們還真會算啊?這密集卡的,剛好比上限低一點,到是一點不吃虧."

"怎麼?上限可是你們定的,我們又沒超出."

"我又沒說不行.來,我們現在簽署協議,確定了協議後我立刻就可以給會長那邊發信了."

"好,我們簽約."

那名特使迅速的拿出了一份系統擔保的最高效力協議,光這份協議本身就已經價值好幾萬水晶幣了.將那虛擬協議展示給所有會長過目,然後將選出的城市分別填進已經留好的空位,跟著那名特使又拿出了一張協議,然後用這份協議在這個大協議上蓋了個印,同時特使還解釋道:"這是我們會長給我的委托協議,表示我有權代表鬼龍會簽署這份協議."

那些會長點頭表示明白,然後仔細閱讀了協議.系統擔保協議並不像現實中的協議為了打官司時好找借口而特地把條款弄的又多又複雜,這里的協議內容非常簡單,總共只有幾條內容,但是因為有系統的強力擔保,所以可靠程度比現實中的那些條款上千的協議往往還更有用些.畢竟協議是死的,系統是活的,以主系統超越人類的智力水平加上第三方身份的絕對公正處理,任何書面協議都是沒法和這系統協議比的.

迅速看完本就不多的協議條款之後那些日本會長們便各自大聲喊出了同意,這個協議是系統擔保,不用非得按手印啥的,只要你確認同意系統自動就會把名字加上去,高效而無誤.

搞定了協議後那名特使便道:"好了,協議算是簽完了.本來按照國際慣例這個時候是該搞了酒會慶祝一下的,不過我知道各位沒這心情,所以就算了.現在我就去通知我們會長來參戰,請各位靜待佳音吧."那特使說完正准備離開,忽然又想到了什麼轉回來道:"哦對了,忘記告訴你們了.在我們的部隊趕到前你們自己也要抓緊准備.我們只是負責全力協助你們抵抗中國人的進攻,不是說我們鬼龍會要完全承包防禦任務,我們可擋不住那麼多中國人,所以你們自己也要努力.好了,事情就這麼多,再見了各位."那特使說完直接直接扔出了一張傳送卷軸並站了上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呼,總算把這瘟神送走了!"見特使離開那些會長立刻松了口氣.

另外一名會長道:"哈哈,有了秋田和那周圍的城市,我們其實虧的也不多.支點城的產出確實比那些城市多,不過就像松本正賀他們說的,支點城是中國人必定要爭奪的城市,以後肯定是戰亂不斷,就算有些產出也都砸進去了,還不如這些二線城市賺錢呢."

"就是就是."一名會長笑道:"松本正賀那家伙喜歡和中國人拼命就讓他去拼好了,我們只要有錢賺就好了.真沒想到這次還因禍得福了.中國人雖然可惡,不過他們的哲理還是不錯的.不是有句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嗎?我們這就是因為失馬而得到的意外之福啊.哈哈哈哈……"

就在這幫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得意的互相吹捧之時,東京城中央區的鬼龍會新行會總部內,之前離開的特使正在和松本正賀一起大笑著.

"哈哈哈哈……那幫白癡還真以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呢,看我玩不死他們."松本正賀惡狠狠的說道.

一名跟隨松本正賀離開支點城的小行會的會長問道:"松本君我怎麼理解不了啊?看你們的意思是我們占了便宜陰了那幫蛀蟲一把,可是你們明明是把秋田這座大型城市分給了他們,這樣也算占便宜嗎?"

松本正賀笑著看了一圈其他幾名跟隨他離開支點城的會長問道:"你們是不是也都不明白?"見那些人點頭松本正賀便笑著解釋道:"好吧,我給你們解釋一下你們就明白了.我問你們,那個臨時行會聯盟有多少行會?"

那些會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又在那仰頭計算起來,但是過了半天也沒人報出數字.

松本正賀見他們算不出來便道:"好了,不用算了,反正數量很多是吧?"

那些人一起點頭.

"好,他們的行會數量很多,那麼就需要很多城市來給他們占領,這樣大家才能心里平衡.可是現在問題來了.因為秋田太大,占了過多的面積,所以他們選的城市一共就只有十座,而且除了秋田之外其他城市面積都很小."說到這里松本正賀指著一名會長道:"假設你也是這個聯盟的一員,我現在把秋田分給他,你會怎麼想?"

那名會長立刻道:"肯定不干了.大家一起用命打下來的支點城才交換了這麼些城市,憑什麼讓他獨占這麼大個城市啊?等等,我明白了!"

這會長一明白其他人也都明白了.松本正賀這招毒啊!這不是搗他們內部打架嗎?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分家還能為了兩套房子差幾個平方打的不可開交,這些純靠利益聚集在一起的行會之間分的城市面積差這麼多,誰肯要小的?這不打起來是個屁啊?

經過了之前松本正賀在支點城的那番爆料,可以遇見的是,等支點城戰役結束,肯定會有很多玩家脫離那些不要臉的行會加入到鬼龍會或者自己重新組建行會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干.當然,這樣的人不會太多,對那些行會的主體力量影響應該不會太大.但是,這次事件本身就等于是在那些行會的會員和他們的領導層之間埋下了一道裂痕.等這些行會搬到秋田那邊之後初期可能還沒什麼事,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之間必然是要為了地盤問題重新打起來的.那些會員們本來就對自己會長們的行為有些不滿了,留下來不過是看在畢竟是自己蹲了很久的行會的面子上.但是,忍耐畢竟是有限度的.這些已經很不滿意的會員發現自己會長把他們帶到秋田後不但不跟著松本正賀去打擊中國人,反而自己之間打起了消耗戰,你說他們會怎麼想?

唯一可以遇見的結果就是隨著這些行會之間的混戰,他們的會員會不斷的流失,最後不是自己重新組會就是全跑到松本正賀那邊去了,反正那些蛀蟲是徹底完蛋了.沒有手下那些會員撐著,他們這些光杆司令根本什麼也不是.至于作為代價支付的秋田城,這個其實完全可以等蛀蟲們打的差不多了的時候武力收回,反正到時候他們已經沒剩多少會員了,只要松本正賀隨便安個理由就能把他們全部干掉,而且還沒人會說閑話.

被松本正賀他們算計了的那幫蛀蟲們此時還沒想到這些,他們目前還沉浸在撿了大便宜的興奮之中,當然可能有些人已經想到了這些城市不夠分的,但是他們下一步想到的卻不是之後會爆發戰場,而是在計劃如何能多分一份.有他們這樣的心思,被人陰死真是一點也不冤.

陰人歸陰人,支點城那邊的戰斗還是得認真打的.雖然松本正賀知道這都是安排好了演給日本玩家們看的戲,但是演戲也是需要全身心的投入的,不然被人看穿了那玩笑可就開大發了.

"好了,既然協議到手了那我們也開始准備吧."松本正賀轉身對那些會長道:"我帶鬼龍會的精銳去,你們就留下看家吧.雖說中國人現在把精力都放到了支點城那邊,但這邊這麼多城市也不能一點不防備,防止中國人萬一殺個回馬槍就麻煩了."

"您放心,這邊我們會看著,您只管去幫支點城吧."那些會長們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那好,我們出發."松本正賀招手帶著部下們一起離開了會議廳,在外面彙合了這次參戰的精銳一起爬上早就准備好的飛龍一起向著支點城方向飛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三十章 公布于眾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三十二章 殘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