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各有各的心思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七章 各有各的心思

"這麼急趕著去哪兒啊?"看到急沖沖的跑來的日本玩家,擋路的那排中國玩家故意陰陽怪氣的問道.

對面的日本玩家並沒有急于說話,而是先低頭看了眼那排中國玩家腳下的幾具尸體.沒錯,那是幾名日本玩家和NPC的.這地方畢竟是城里,不可能沒有日本人經過,而這些普通人員碰上突襲的精銳兵種,除了死根本沒有第二條路走.

在確認完尸體後,那些日本玩家中的首領玩家才開口說話,不過不是回答對面的中國玩家,而是對身邊的人道:"沖過去."

嘩啦一聲日本玩家這邊一排武器被抽了出來,然後不等對面的中國玩家說話便一起沖了上去,而對面的中國玩家在可看到對方的舉動後也是迅速的抽出武器迎著對方沖了上去.

"給我去死!"一名日本玩家猛的跳了起來一刀劈向面前的中國玩家,但是人還在半空就被對方一劍架住了攻勢並被踹回了地面上,但是那名中國玩家剛把這人踹下去自己就被旁邊的日本玩家一刀砍中了肩膀,身上立刻血水狂噴,不過這名被砍的中國玩家尚未落地,那名砍人的日本玩家便先一步被一道不知道從哪飛過來的光束將腦袋炸成了一蓬血霧.

兩邊的人根本沒用一般的戰斗方式在戰斗,而是完全在拼命,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壓箱底絕技都拿了出來,戰場上只看到眾多的技能飛來飛去,刀光劍影之中地面上迅速的鋪了一層尸體,而交戰中的雙方玩家則是在以極快的速度迅速減少著.

"給我閃開."一名日本玩家猛的跳起在空中一刀將一名倒路的中國玩家劈成了兩半,但是他剛從被劈開的那人身體中間穿過去,就被一左一右的兩名中國玩家抱住了雙腿給拉下了地面,然後不等他想辦法反擊,一名重劍士已經掄起巨劍猛的朝天的腦門劈了下去.危急情況下那人橫刀阻擋,但是重劍的攻擊力太強,先是輕松的砸斷了他的刀,跟著又從上至下一劍將他劈成了兩片,就好象之前被他劈開的那名中國玩家一樣.

"渡邊隊長,這樣不行啊!中國人的防衛太強了,我們根本沖不過去啊!"一名日本玩家捂著還在滴血的傷口用一柄打撐著地面向帶隊的渡邊報告道.

渡邊看了看前面打成一團的兩方玩家,心力也是著急的要命.我們這邊的精銳突入城內絕對不是為了在這跟他們打巷戰的,所以渡邊確信,眼前這些絕對不是我們的全部精銳.也就是說還有一部分我們的精銳正在城里的某個地方做著什麼事情,只是他們暫時還不確定而已.他們現在被堵在這里,看似戰斗似乎處于高下不分的狀態,但我方的目的是攔截,他們的目的是突破,在這種情況下戰斗發生僵持其實就是守方的勝利,所以渡邊知道這看似平局的戰斗其實是他們處于下風狀態.

正在渡邊皺著眉頭在那為難的時候,城牆那邊帶隊留下抵抗城牆上那支精銳的日本精銳首領卻是突然感覺壓力一輕.疑惑的他抬頭一看,居然發現中國部隊的後方似乎出現了混亂,不過距離太遠他也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知道中方部隊絕對是遇到了麻煩.正當他在那猜測原因的時候,忽然就見遠方有三白一紅四道流星一般的光團正在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城牆沖來.在發現那四個光團後,城內的空戰型機動天使突然加速向著那四個光團沖了過去,但是就在最快的那部機動天使和最前面的那個光團相遇之後,就仿佛是彗星撞上了飛機一般,那部攔截的機動天使突然在半空整個爆開變成了一個大火球,同時那光團已經從火球中一穿而過,而直到它離開後火球中才有大量的零件淅瀝嘩啦的往下掉.

原本一直在日本人頭頂上耀武揚威的機動天使可謂是讓下面的日本玩家們傷透了腦筋,可是沒想到那四道光束剛一出現什麼都沒做就輕輕松松的撞毀了一部機動天使,這個實力實在是讓下面的日本玩家們羨慕的不行,而且他們心中也是異常的解氣,畢竟被機動天使欺負這麼長時間了,總算是找到能收拾這些會飛的鐵疙瘩的人了.

在第一個光團撞毀了一部機動天使後,剩余的機動天使立刻便改變了策略.與玩家不同的是,機動天使雖然裝有人工靈魂,但其主體依然是構裝生物,其特性更加接近機器人而不是活人.當第一部機動天使被撞毀後其他的機動天使立刻就收到了損害報告,瞬間他們便明白了眼前的敵人防禦強度遠在他們之上,因此這些機動天使立刻集體改變策略迅速讓開了那些光團.

看到天空中的機動天使居然會主動躲避光團,下面的日本人都興奮的嚎叫了起來,這可是開戰以來他們第一次看到機動天使退讓,之前那些機動天使對他們的攻擊幾乎連躲都懶得躲,那種赤裸裸的藐視能把人活活氣死.

機動天使們在閃開那些光團的飛行路線後並沒有離開,而是繞到了光團側面,然後所有參加追擊的機動天使的雙臂突然同時打開了一個開口,然後一圈好象是手鐲一樣的小導彈出現在了他們的手腕上.將這些導彈全部展開後,所有機動天使就好像得到了統一命令一樣,突然一下同時發射出了兩枚導彈.一瞬間下面的日本玩家就看到數十枚小導彈拖著白煙從機動天使的手腕上飛出分別追著那些光團沖了過去.

對于機動天使發射的導彈有多大威力,下面的日本玩家們可是身有體會的.那些液化魔晶導彈雖然只有一根鋼筆那麼大,但威力完全不亞于口徑最大的那種魔晶大炮的炮彈,即使只被命中一次,也可以輕松要人命.而且,一般來說這種導彈只要一落地,那通常都不會只死一兩個人.

看到這麼多導彈漫天亂躥,那些日本玩家全都擔心的要命.雖然被追的不是他們,但是從之前的情況來看這些光團分明就是幫他們的,所以他們都希望那四只光團不要被打中,那可是開戰以來唯一的有利狀況了,要是被擊落,那日本玩家們的信心絕對會受到重大打擊的.

然而,就在下面的日本玩家們祈禱著那四枚光團不要被打中之時,四枚光團卻是突然一個急停,然後就好象開花一樣向著四個方向飛了出去.原本追在目標後面的導彈發現目標轉向之後立刻就跟著開始轉向,所謂的導彈自然是能跟蹤的,不然就該叫火箭而不是導彈了.

四只光團轉向之後其中一團最啊的光團開始垂直向上爬升,然後在飛起來一段距離後突然一個急停又向下俯沖,緊追而來的導彈根本來不及掉頭就讓那光團從它們中間穿了過去,而且在那光團飛過之後,那些導彈居然莫名其妙的突然集體在空中爆炸了,而那光團卻是早就飛過去了,所以絲毫沒有受到爆炸的傷害.

在這最大的光團脫離導彈追蹤的同時,另外三個光團也已經完成了導彈引誘.其中那兩個白色光團先是各自分開,然後便掉頭面對面的迎面對沖.當兩個光團撞在一起之後,預料之中的爆炸卻沒有出現,而是兩個光團突然合二而一向著高空沖了過去,但是跟在他們後面的導彈可沒有合體能力,兩波導彈以這麼快的速度密集穿插,不可避免的有不少都互相撞在了一起,雖然也有沒撞上的,但是這麼多大威力的導彈一起爆炸,即使沒撞上導彈也被同伴給帶炸了,最終沒有一枚導彈成功完成這刺激的死亡貼面舞.

在三個光團閃過導彈追擊後,最後的紅色光團卻是帶著導彈群向著一只追擊他的機動天使飛了過去,然後就見他在追上那部機動天使之後猛的將其甩向了後方的導彈,結果就是在一片爆炸聲中那群導彈和那部機動天使一起完蛋了.

干掉了所有追擊導彈後紅色光團便懸停在了城牆上方,而此時光團也終于熄滅,露出了里面的人來.看到那一身火紅的顏色和對方身上的形象,下面的日本玩家突然同時露出了笑容.

"是天使三人組.哈哈,是我們的天使來了!"之前的支點城攻克戰中三位天使的出色表現給缺乏高端武力的日本玩家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而現在正是缺乏高端武力的時候.這種時候看到己方的高端戰力到達,那簡直就是雪中送炭一般的感覺,是人都會覺得高興的.

在一身火紅的熾火龍姬出現後,天空中的那個組合後的光團也從高空俯沖了下來,然後在熾火龍姬身邊突然一個急停並一分為二.重新分開的光團在分開後也隨這熄滅,兩名漂亮的天使小姐立刻便被下面的日本玩家們認了出來.

"天使三人組全都到了.哈哈,這下我們有救了!"

在日本玩家們的興奮歡呼聲中,最後一個光團也降落到了低空並熄滅了身上的強光,當松本正賀那身騷包的光明皇帝戰甲顯露出來後,下面的日本玩家們就仿佛是歌星演唱會上看到偶像出現時那些瘋狂的粉絲一樣瘋狂的叫喊了起來,而天空中的松本正賀則是在出現後直接一甩手扔出了幾枚星光閃耀的水晶花將幾部趕來的機動天使臨空打爆.當然,這一手又為他招來了新一輪更瘋狂的歡呼.

"這邊誰負責?"松本正賀剛一停穩便立刻對著下面的日本玩家人群詢問了起來.雖然他其實早知道這里是誰負責的了,但是樣子還要做的,畢竟他知道是通過我們的情報網知道的,不問的話容易招人懷疑.

下面正在指揮日本精銳玩家對抗我方精銳的那家伙立刻抬頭大聲喊道:"松本正賀會長,我是這里的精銳玩家指揮官."

"你說什麼?大聲點."松本正賀有擴音法陣,聲音很大,但是下面那位可沒有這玩意.戰場之上幾百萬玩家和NPC正在一起混戰,那聲音不比台風或者海嘯的聲音小多少,想在這種情況下聽清楚一個人的講話聲,除非離的很近,否則根本不可能.

下面那人看這樣不行,干脆直接飛了起來,然後到松本正賀身邊說道:"您好,我是這里的負責人櫻井春樹."

松本正賀點了點頭道:"現在什麼情況?哪里需要我們幫忙?"

櫻井春樹連忙一指城內."剛剛城內有中國人的精銳部隊混進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進去的,不過城內已經傳來了報警信號.我剛剛分了一半的人手過去,但是後面還是在不斷的有求援信號發出,我看我派的人大概被攔住了,所以……"

不等他說完松本正賀便直接一拉他肩膀道:"這邊拜托了,我去城里看看."說完松本正賀便將手指放到嘴邊吹了聲口哨,不遠處的八月熏和熾火龍姬她們三個一起把目光轉向了他這里.松本正賀對她們喊道:"櫻雨留下守城,八月熏,熾火龍姬跟我去城里看看."

三個女人一起點了點頭,然後櫻雨神雛便開始下降高度,而八月熏和熾火龍姬則是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向城內飛了過去.

話說城內的渡邊正在那發愁要怎麼沖過前面的封鎖線呢,突然就感覺到一陣狂風從身邊刮過,跟著他就見眼前擋路的中國人竟然一下子全給吹飛了出去.

"一群雜魚而已,我留下就行了."熾火龍姬火紅的身影以離地半米的狀態半懸浮著出現在了街道中央,而天空中八月熏和松本正賀則是在對她點了點頭後突然加速向著城內沖了過去.

看到松本正賀他們離開後熾火龍姬才轉身對著那邊地上被吹的東倒西歪的中國玩家道:"來吧雜魚們,拿出你們全部的實力來,可別太讓我失望哦."

"該死,是那個女人.大家一起上,干掉她先."那些中國人中帶頭的玩家一眼便認出了熾火龍姬.這個認出當然不是指認出熾火龍姬其實是我們行會的人,而是認出了她是那三名日本天使之一.熾火龍姬雖然早就加入了我們行會,但是我們當初在日本安插間諜的計劃其實提出的相當早,所以熾火龍姬早在很早以前就被單獨隔離開來在進行訓練,也正因此如此,其實我們行會里真正見過她的人還真不多.但是,上次支點城之戰對所有不知情的中國玩家來說都可以算是恥辱之戰,而在那一戰中起到了關鍵作用的熾火龍姬她們三個自然也就成了中國玩家們注意的重要人物.所以,當熾火龍姬一出現之後,那邊的中國玩家便立刻認出了她的身份.

"不錯不錯,這個情緒很不錯,就是要這種激情才對嗎."熾火龍姬仿佛對對面的玩家要干掉自己一點也不在意,反而興奮的說著挑釁的話語,然後,就在她的話說完的同時,她的身影突然一下便沖到了對面的人群之中,跟著就是一片血雨腥風,所有和她有過接觸的人都會在半秒之內變成一堆飛舞的肉塊.

渡邊和他帶來的人呆呆的看著狂化狀態的熾火龍姬一邊放聲大笑,一邊瘋狂的屠殺著身邊的中國玩家,全都嚇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雖然被殺的都是他們的敵人,但是之前和他們打了半天也分出高下的敵人卻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被這個瘋子般的女人切成了肉塊,這個反差也未免太打擊人了.不過,他們顯然是低估了熾火龍姬的瘋狂程度,就在那些家伙以為熾火龍姬只是戰斗力強一點的時候,一個意外卻突然出現了.

瘋狂屠殺著中國玩家的熾火龍姬在從中國玩家的人群中殺了個對穿之後又風一般的卷了回來,同時將沿途剩余的中國玩家也全部切成了肉塊.但是,就在她干掉了最後一名擋路的中國玩家後,一名沖上去想要向她表示激動之情的日本玩家卻在她的瘋狂的攻擊中帶著滿臉的愕然瞬間變成了一堆飛散的肉片.

所有在場的日本玩家全都傻掉了.如果說之前砍中國人的時候他們只是覺得熾火龍姬這個女人很厲害的話,現在他們就是徹徹底底的認為這女人是個瘋子了.

不過,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干掉了那名日本玩家之後熾火龍姬並沒有停下,而是一路繼續向前將附近的日本玩家也全部切成了肉塊,看著那在血水中有如高潮了一般的滿臉享受的熾火龍姬,還活著的日本玩家感覺自己的大腦之中就是一片空白.這個情況已經超出他們的理解范圍了.熾火龍姬的行為已經不是厲害不厲害的問題了,這女人根本就是一變態啊!有誰見過正常女人會在敵人的血水中達到高潮的?這不是變態是什麼啊?

"啊!熾火龍姬小姐……"日本玩家們雖然傻了,但是熾火龍姬並沒有停,不過就在她的劍即將把渡邊也一起切碎的瞬間,渡邊這家伙終于反應了過來恐懼的喊出了熾火龍姬的名字,而就在他喊出那聲的同時,熾火龍姬的劍也以毫厘之差停在了他的額頭之上.一滴黃豆般大小的汗水瞬間就出現在了渡邊的額頭上,然後順著他的臉淌了下去.

太恐怖了.剛剛實在是太恐怖了.渡邊發誓他之前就算是面對冰霜玫瑰盟的精銳軍團都沒這麼害怕過,剛才那一劍劈下來的時候他差點就尿褲子了.雖然游戲是假的,雖然大家都知道在游戲里不會真的死亡,但人的本能不是那麼容易抵抗的.《零》的虛擬現實效果做的實在是太真實了,即使明知道這一切是假的,但是大部分人都還是會恐懼會害怕.這就好象讓一個人用手指做戳你眼睛的動作,就算你們事先約好他不會真的碰到你,但是你還是會本能的閉眼,這是人的的本能反應,就算用意志力去抵抗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控制住的.何況,和別人約好的情況你好歹還有個心理准備,剛才熾火龍姬的那一劍可是完全沒和渡邊打招呼的.

"熾……熾火龍姬小姐.你……你怎麼連我們都殺啊?"

仿佛突然從夢中醒來一般,熾火龍姬先是驚訝的看了下附近的滿地碎肉,然後又看了下面前的渡邊,最後她突然閃電般將自己的劍往地面上一插,然後迅速伸手按住了渡邊的兩側太陽穴,接著才說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剛才實在是太興奮了,一不小心就忘記附近還有自己人了.你們這邊沒什麼事情吧?"

"靠,平白無故白白死了三分之一的精銳,你還問我們有沒有事情?"這句是渡邊心里想的,嘴上他可不敢說.鬼知道這個瘋女人還能干出什麼事情來.他先是委婉的表示了戰爭期間有點誤傷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後又說其實死的人不多,影響不大.只要旁邊的玩家嗎……他們雖然知道渡邊在胡扯,但是卻沒有人敢去糾正,因為這種時候說這話等于找死.

等回答完了熾火龍姬,渡邊才問道:"那個……請問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渡邊小心的准備著措辭.

熾火龍姬一副不太明白的樣子問道:"你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渡邊想了想還是決定問出來比較好."那個……可以請問下你為什麼要按著我的腦袋啊?"艱難的說出這個問題後不等熾火龍姬說完,渡邊又連忙補充道:"我不是怪您,真的不是.我只是覺得很奇怪.如果您希望這樣的話,那您請隨便,我沒關系的."

聽到渡邊的問題,熾火龍姬突然露出了一個犯錯誤的小女生一樣的表情,搞的渡邊和周圍的日本玩家都是一愣.一個變態突然變成了幼稚園的小妹妹,這個反差實在是有點大.不過,等他們聽到熾火龍姬的回答後,腦中的可愛小妹妹頭上便突然冒出了兩根犄角,然後小裙子里還伸出了一根帶著尖角的尾巴.

"這個……真是太對不起您了."熾火龍姬先是一個鞠躬道歉,當然手一直按著沒松開,然後才說道:"其實之前那一劍停住的有點晚."

"晚?"

"嗯.是有點晚."熾火龍姬很肯定的回答道:"雖然劍沒碰到您,但是劍氣其實已經穿過去了."

"穿穿穿……穿過去了?"渡邊哆嗦著問道:"什麼穿過去了?穿過了什麼?"

"就是劍氣穿過去了.從你的腦袋中間,就這麼穿過去了."

"那……那那那那……那麼說……?"

熾火龍姬再次點頭."是的.您的腦袋其實已經被劍氣從中間劈開了."聽她說到這里,渡邊感覺自己有種要暈過去的沖動.不過因為熾火龍姬一直按著他的腦袋兩側,所以他想暈也不敢暈,而熾火龍姬則是繼續說道:"不過您不用擔心.雖然劍氣穿過去了,但是因為我的劍很快,所以穿過去的瞬間並沒有立刻影響到您的身體結構.不過您的腦袋畢竟是已經被切開了,兩邊的腦袋之間已經沒有連接的力量了,所以我只好幫您先按著了.要不然您的腦袋會從中間裂開的."

"我……"渡邊現在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突然聽說自己腦袋已經被切開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

熾火龍姬還在認真的解釋道:"您不用太擔心,真的.我的劍很快,只要腦袋不分開就不會造成實質傷害.我先幫您按著,您趕緊找個人來用治療術幫你治療一下,等腦袋自己長好就沒事了.要是您這里沒人會治療術的話,那我來也行.不過您得自己先扶著點自己的腦袋,要不然我一松手它就會裂開的."

一聽熾火龍姬說她要松手,嚇的渡邊趕緊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兩邊腦袋拼命按著,生怕力氣小了腦袋就要像被切開的西瓜一樣變成兩個半球了.不過熾火龍姬隨後又道:"哎呀,您別這麼用勁啊!您的兩片腦袋之間已經沒有連接力了,這樣用勁按會把它們擠滑開的.要輕,力量適度別讓它們分開就行了.還有兩手一定要穩,你不要抖啊!再抖腦袋可就真分開了."

熾火龍姬在這邊知道渡邊怎麼按好自己的腦袋,不過渡邊卻是越聽抖的越厲害.不是因為他笨,這純粹是給嚇的.最後還是附近一名比較機靈的玩家上前代替渡邊按住了他的腦袋才算搞定,反正不是他的腦袋,心里不緊張手反而穩多了.

在熾火龍姬在這邊嚇唬那個渡邊玩的時候,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已經沖到了城中心區域了.在這邊也是有著一群高級玩家在混戰,不過交戰雙方的實力卻是一面倒.

這交戰的雙方中一方是我們行會留在日本的遠征軍中的精銳部隊中的一支特殊分隊,另外一方則是我和松本正賀他們所說的那幫蛀蟲了.

雖然戰斗開始後那些日本行會的首腦們放棄了繼續分配支點城的會議,但是他們也沒去參戰,而是在這里討論起了之後要怎麼跟松本正賀多要點補償.畢竟按照協議,支點城已經算是松本正賀的財產了.那麼,既然城市是屬于松本正賀的,他們在這里就等于是在幫松本正賀守城.按照他們的思想,不上班都要拿工作,上了班那還得拿雙工資啊?

不過,他們的討論還沒出結果,會議就被打斷了.至于原因嗎……當然就是眼前這幫特別行動隊了.

這支特別行動隊的人員數量並不多,總共也就二十一個人,和對面的日本行會首腦們比起來數量是明顯吃虧的.全日本那麼多行會,這里起碼占了九成九.這麼多行會的會長副會長的加一起已經快有一千多人了.二十一個對一千多,這樣的數量差距還是相當大的.況且,既然能當上會長,那肯定就不會是一般人.在場的這些家伙雖然貪婪,但等級和實力肯定都不會太差.以行會資源堆出來的優勢通常都會第一個體現在會長身上,所以即使是在平庸的人,只要他是會長,自身屬性和裝備就一定不會太差.

但是,盡管這幫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人數多,等級高,裝備好,可戰況卻是完全相反.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正在被那二十一個人壓著打,而且是狼狽逃竄的那種狀態.

二十一個人怎麼樣才能在個人實力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將幾十倍于自己的敵人打的落荒而逃呢?

答案很簡單——人心不和.

這幫日本行會的會長們是來干什麼的?人家是來分肉的,不是來義務勞動的.對付這些中國人有什麼好處?沒有.所以除非這二十一人主動找人誰,其他人都是絕對的袖手旁觀絕不插手.那麼,只要這二十一名玩家不同時對付他們所有人,而是盯著其中幾個人打,等干掉了再換目標,那麼他們就可以始終保證局部戰場的數量優勢.再加上我們行會的玩家一向都是很注重配合的,在局部數量占優的前提下追殺落單的敵人也就不奇怪了吧?

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我們行會的這二十一人這麼個殺法,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就算再不齊心,發現對方意圖後也該知道不能這樣下去的吧?他們可都是當會長的人,腦袋肯定比普通人轉的快想的多,他們難道不明白等其他人死光了就是自己死的道理嗎?

答案是肯定的.他們當然明白.那麼他們為什麼不團結起來對付我們行會的這二十一人呢?

因為他們想的更多.

沒錯,就是因為他們想的更多.大智若愚的其中一種解釋就是最聰明的人做的事情往往看起來很傻,而這些行會會長現在就是大智若愚的典型.如果你只有一點小智慧,那麼你肯定會團結周圍的人一起干掉這二十一人,畢竟不管怎麼說對日本人來說他們都是敵人,而且讓他們這麼殺下去,遲早會輪到自己倒黴.所以,正常的有點小智慧的人都會放棄隔閡暫時聯合起來.但是,有大智慧的人卻會想的更多.

聯合起來干掉這二十一個人那太簡單了.反正他們又不是很牛的那種人,在場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只要抽出三十幾個人一起上,馬上就能干掉這二十一個人.而現場可是有著上千日本會長和副會長呢.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做,因為他們想的不是團結對外而是借刀殺人.

為什麼要借刀殺人呢?答案當然離不開利益兩字.

松本正賀說他要來接管松本正賀防務並轉交一些城市來交換支點城,那麼誰分多誰分少呢?這個當然要看實力了.可是,這個實力除了行會的基礎實力,還得看交際實力.就算你們行會很牛,可是分配城市的時候如果你不在場,你覺得自己能分到好城市嗎?所以,這些會長都想到了這一點.別說讓他們聯合起來,他們還巴不得幫那些中國人砍死身邊的其他行會會長呢.最好等松本正賀趕到時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雖說不能獨占全部好處,但只有自己一個的話,分到的利益絕對是大大的.這比帳算下來,誰還在乎什麼聯合對外啊?他們自己沒打起來就算不錯了.

"靠,這幫混蛋還真夠不要臉的!居然這種心思都想的出來!"

松本正賀本身就是一方梟雄,八月熏則是我們行會按照間諜培養的,兩者的腦子自然都不笨,一看這情況立刻便明白了這個場面出現的原因.二十一名中國玩家追著上千的日本行會會長滿場子亂跑,這場面絕對夠搞笑.不過,現在兩人是來做秀的,所以這個熱鬧他們就沒辦法看下去了.

一名日本行會會長正在被一群中國玩家追殺,附近的日本會長卻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剛剛他還被地面上的尸體絆了一跤,結果一回頭就看到三名中國玩家從三個方向朝自己殺了過來.不過,就在他以為自己完蛋了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前面,跟著就見對方先是一劍震開當頭跳過來的那名中國玩家,跟著一個側踢踹飛從地面上跑來的那人,最後回身一劍將堵截的那名中國玩家一劈兩半.乾淨利落的三招總共用了不到一秒,在外人看來就是三個中國玩家突然之間兩個倒飛而出,一個直接掛掉了.

"松……松本君?"還躺在地上的那名玩家看到眼前的身影激動的差點沒哭出來.他到不是怕死,而是擔心自己死了分不到好處.他的行會本來就不大,如果松本正賀來交接城市的時候自己再不在現場,那能分到多少東西可就真沒准了.不過還好,現在自己安全了.只要松本正賀在這里,那麼眼前這些中國人根本不夠看的.

雖然地上那名會長得救了,但是周圍的日本會長們卻沒有一點高興的意思,反到是一臉的惋惜."哎……松本正賀要是能晚來一會多好,等其他人都死光了,那自己不就可以……"這種心思在場的會長基本上都有,但是敢說出來的是一個都沒有.而且,這些人雖然心里不這麼想,嘴上卻是熱情的圍上來喊道:"哎呀松本君你總算來了,你要是再晚點來我們可就要遭殃了!真是太感謝你能及時趕到了!哎……可惜已經有這麼多兄弟行會的會長遇難了,你要是能再早來一點該多好!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三十六章 進來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三十八章 短暫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