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四十二章 奇怪的兵力配置  
   
第十九卷 第四十二章 奇怪的兵力配置

支點城的玩家會議開了整整一天,在此期間我們行會的部隊一直在向南移動,最後全部撤到了大隅半島地區,不過,這里並不是一個適合防守的地方,所以隊伍也只是在這里做了臨時駐紮.

按照我們行會的戰役計劃,在完成了日本四大主島的戰略調整之後我們行會的兵力就將逐步撤離到日本列道外圍的那些小島上去.和中國沿海不同,日本島的外圍有著大量小型群島,這些島嶼和日本本土並不連接,但是距離卻都很近.這一系列的島嶼組成的島鏈如果利用好的話,再配合我們行會的海上力量,構成一條完整的海上防線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當然,既然我們已經打算利用松本正賀進行間接的日本管理,那麼這一島鏈也就沒有了占領的必要.畢竟這些島嶼都離日本太近了,如果我們想要直接控制這些島嶼今後必然會頻繁的與日本玩家發生沖突,那是我們不希望看見的事情,因此我們這一島鏈體系我們並沒有列入占領計劃.當然,即使島鏈不列入長期占領計劃,基本的形式還是要走一走的.

按照我們的計劃,圍繞日本的這些小島我們都將派人駐守,然後松本正賀在完成了日本勢力調整後就會帶領已經轉化為日本國防軍的鬼龍會開始逐個掃蕩這些島嶼.這種掃蕩行為可以讓日本玩家們確實的看到松本正賀帶領下的日本國防軍確實起到了應有的效果,這樣那些日本行會的首領們就沒有借口說松本正賀了.當然,占領這些島只是整個計劃的一部分,而計劃的關鍵其實並不在這些近海島嶼,而是在韓國的濟州島上.

如果你打開一張亞洲地圖就會發現,韓國的這個旅游勝地剛好橫在了日本和中國之間,從此地出發的艦隊可以輕松的攔截兩國之間的艦隊,而更重要的關鍵點就在于它不屬于中國和日本中的任何一個.

濟州島是韓國領土,這也意味著它的得到與失去對我們冰霜玫瑰盟和松本正賀的鬼龍會來說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得到濟州島後我們可以得到國內玩家的稱贊,而丟失它也對我們的聲譽沒有太大影響,因為那根本不是我們的領土,得到它屬于意外驚喜,失去了也沒什麼好傷心的.正因為濟州島的這種特性存在,所以在我們的戰略中濟州島將在松本正賀帶領的鬼龍會的攻擊下被日本人徹底占領,然後韓國向我們求援,我們再把它搶回來,之後松本正賀再次反擊奪回,這樣來回爭奪幾次之後差不多就可以在島上形成對峙局面了,而這種對峙卻是需要消耗物資的,那麼物資由誰來出?當然是日本玩家了.松本正賀的鬼龍會現在可是日本國防軍,對外作戰就得要日本玩家們出錢,只要我們和鬼龍會的戰斗不結束,那些日本玩家就永遠無法停止對鬼龍會的贊助,這就叫養賊自重.

在這個戰略中我們是賊,而松本正賀則是官.如果我們這些賊被徹底打敗了,那麼日本玩家們就會想他們花那麼多錢白養著這個官是否有意義,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被消滅,反而鬧騰的非常厲害,那麼松本正賀的地位就會越來越穩固,因為日本人都意識到了我們這些賊患的嚴重,所以他們就必須更加依仗松本正賀這個官,這種相生相克的關系就是我們希望在未來與鬼龍會達成的一種對外關系模式.

一旦這種相生相克的關系模式建立,那我們就可以與鬼龍會肆無忌憚的在戰爭中來回的互相搗騰物資.我們可以用戰利品的名義不斷的互相俘虜對方的物資,然後可以把日本的資源吸收來給我們行會使用,也可以把我們行會生產的一些無關緊要的消耗品送到日本銷售出去.這種交換模式其實很像是雙邊貿易,只是我們兩邊都不付錢,物資都是以戰利品的名義在流動.

這種特殊的交易模式一來可以省下一大比稅收,二來則是可以避免外人看破我們與鬼龍會之間的關系,至于這三來嗎……其實就是完成我們最初的目的——吸納日本資源.

如果鬼龍會和我們是真打,那麼日本行會花在鬼龍會身上的錢自然會在戰斗中消耗掉,但問題是我們會真打嗎?盡管有三分之二的鬼龍會玩家都不知道實情,但不管怎麼說松本正賀畢竟是我們的人,所以我們冰霜玫瑰盟和鬼龍會實際上就是一家.我們之間的戰爭肯定不可能真打,頂多也就是做做樣子而已.那麼,這種做戲一般的戰斗中為什麼會"消耗"物資呢?答案自然是都到我們手里來了.

因為那份國防軍轉化協議,日本玩家們要不斷的把他們的錢轉給鬼龍會,而鬼龍會則是不斷的在戰場上把錢轉給我們,這就等于日本人在向我們交稅,除了中間需要轉一道手增加些損耗之外,這種模式幾乎沒有什麼太明顯缺點存在.使用這種方法既不會造成日本人的抵觸情緒,又不至于消耗我們的過多精力.比起直接占領,其實這才是最牛的占領方式.

日本這邊各方勢力忙忙碌碌之時,中國這邊也不消停多少.俄羅斯人雖然被趕出了邊境,但是那上千萬的駐軍堆在邊境上還是相當讓人郁悶的,更要命的是俄羅斯人對此一點自覺都沒有,非但沒有任何要撤離或者減少駐軍的打算,竟然還在不斷增兵.

"俄羅斯人那邊到底想干什麼?"艾辛格的會議廳中鷹拿著那份資料眉頭都快擠成一堆了.

松本正賀他們開會開了一天,我們這邊也沒好多少,當然,和松本正賀他們在那邊扯皮不同,我們這邊是因為事情太多所以才開了一天的會.昨天晚上開會的時候我們在討論日本問題,到了深夜把日本計劃敲定之後又開始搞行會內部調整方案,然後搞到凌晨時分大家下線休息,大清早一上線眾人又開始討論俄羅斯入侵而已,現在都已經快中午了,結果會還沒開完.

軍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抱歉,就目前的信息我真的無法確定俄羅斯人的戰略意圖.最初我認為他們是想要繼續反攻我國,但是他們雖然在不斷的往前線增兵,可增的都是炮灰部隊,戰斗力較高的精銳部隊反而被他們秘密調離了前線.這樣做明顯降低了前線駐軍的戰斗力,如果他們真打算反攻我們的話,這種安排顯然並不合理."

紅月道:"知道精銳部隊被調到哪去了嗎?"

會議廳中央的立體地圖突然放大,然後顯示出了一個亮點."這里."軍神在那個亮點出現後回答道.

"他們跑那地方去干什麼?"地圖上顯示的位置非常詭異,這個地方的坐標顯示是東經88度,北緯50度位置.按照地圖上的位置來看,它剛好在我國的烏魯木齊以北,中俄邊境線的俄羅斯一側.這個地方可以說是非常的特殊,因為它除了是中俄的邊境線外居然還連著兩個國家,往東稍微去一點就是蒙古,往西去一點就是哈薩克斯坦.可以說這個位置差不多把四個國家的邊境都包括了.盡管哈薩克斯坦和蒙古的邊界線沒有相交的地方,但是距離卻非常的近,以游戲內坐騎類生物的移動能力,基本上一個小時就可以在四個國家的邊境先上轉一圈並返回出發點了.如此之近的距離,那可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

闖王看著地圖道."喂,軍神,你確定情報沒問題?這里可是一大片山區,就算我是玩海軍的,對地面戰不太熟悉,可我起碼知道這種地方大兵團是絕對展不開的.俄羅斯人把部隊集中到這邊是打算干什麼?跟我們玩游擊戰嗎?"

"游擊戰不大可能."玫瑰道:"這里既不是我們國家的中心地帶也不是俄羅斯的中心地帶,玩游戲戰根本沒有意義.再說游擊戰必須是有群眾基礎,或者是單兵戰斗力比較突出才有希望,俄羅斯人和我們比這兩樣不是明顯找不自在嗎?"

素美忽然道:"如果俄羅斯人不是打算入侵呢?"

"雖然我也比較認可這種推論,但是卻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這一點."軍神有些無奈的說道.

"證據不是坐在會議室里就能找到的,我看我們還是要加派力量去調查."紅月說道.

鷹問道:"那前線那邊怎麼辦?"

"暫時使用中庸策略,他們增兵我們也增兵,保證戰略平衡就行."玫瑰回答了鷹的問題,也算是直接支持紅月的想法了.

既然玫瑰和紅月都表示了這個方法可行,我干脆轉頭環視了一圈會議廳內的其他人問道:"大家的意見呢?是不是先解散會議去找找線索?"

"同意."

"同意."

……會議廳內的眾人很快便紛紛舉手表示同意,最終我們也只能無奈的按照紅月說的方法先給邊界線增兵,至于其他的,那得等我們搞到詳細的情報才行.現代戰爭打的就是信息,如果對于敵人的目的一無所知,那就不是打仗而是在找死了.

雖然說大家解散會議去調查情報,可說來說去還是只有我能去.和大家不一樣,我是這會議廳內僅有的幾個沒什麼行會任務要負擔的自由人,而且我的屬性中NPC親和力比較高,也就意味著我除發任務的概率比別人高.擁有這種屬性的人通常最適合搞情報調查,因為《零》中的NPC數量要遠多于玩家,任何玩家勢力的計劃,都不可避免的肯定會被一些NPC知道,而能夠頻繁觸發NPC們攜帶的任務的人也就更容易從NPC那里得到需要的情報,這也算是親和力的另類好處之一了.

被玫瑰他們以能者多勞的名義趕出艾辛格之後我就直接傳送到了一座叫做西斯敏的城市.游戲中的新疆地區和現實中並不太一樣,雖然地形地貌大致上都差不多,但是地圖中增加了很多山不再是以沙漠為主的地形結構了,而且和現實中相對來說人口密度比較低的情況不同,游戲中的新疆人口相當密集.當然,這個說的是NPC人口,玩家還是和現實中差不多.

因為人多,所以城市自然也就多了.這座西斯敏城就是一座系統建立的小城市,而在現實中根本找不到這座城市的對應城市.

西斯敏城的位置位于現實中的阿勒泰城西北方向,位置比較接近哈薩克斯坦,而且這座城市的修建位置還比較古怪.它不是修在平地上,而是修在了一堆密集的山峰之間.整座西斯敏城雖然還不到艾辛格十分之一大,但是其全城的最高點與最低點竟然有超過三百五十米的高度差.在這麼小的一片地方,如此恐怖的落差,你可以想象這是一座什麼樣的城市了.

從西斯敏城的傳送殿一出來,門前就是一條蜿蜒的台階.因為整座西斯敏城內幾乎沒有平地,所以城市里完全看不到正常街道的樣子,這里的街道就是台階,除了部分落差比較小的路段之間有一些斜坡路面外,基本上整個城市的道路就是由台階組成的.

由于西斯敏城中到處都是台階,所以輪式運輸工具在這里完全就是廢品.不管是畜力車還是手推車,自行車,反正用輪子的東西在這里完全都用不上.

對于我的出現,城里的玩家和NPC顯得都很驚訝.其中固然有我的知名度的原因在里面,但更多的卻是因為我的裝備.

西斯敏是座山城,它附近的練級區也都是在陡峭的山坡懸崖之上.在這里,像我這樣的重裝備基本上是沒人穿的,因為這些盔甲類裝備的靈活性普遍不高,除了像我的神龍套裝這樣的神器級盔甲能做到完全不影響使用中動作之外,基本上只要是盔甲,多多少少總會限制住一些身體靈活性.像是聖靈級的盔甲還好點,要是更低一些的裝備,那可就完蛋了.把自己包的跟個鐵罐頭一樣在超過六十度的山坡山作戰,那是連傻瓜都干不出來的事情.

正因為鎧甲類裝備不適合山地作戰,所以整座西斯敏城內幾乎就找不到穿鎧甲的人.這里的玩家職業基本上以弓箭手為主,在陡峭且不方便移動的山崖峭壁之上,不需要移動就能做出攻擊的弓箭手顯然是最合適的職業了.當然,法師也是可以站在原地攻擊的,但是法師那可憐的物理屬性,在需要移動的時候可就麻煩了.弓箭手雖然可以站在原地攻擊,但起碼人家靈活性很高,需要移動的時候絕對不含糊,可法師一旦需要移動,那就麻煩了.所以,這里的法師雖然也有,但是數量卻並不怎麼多.

弓箭手,法師,獵人,刺客,這就是這里的主要職業構成.除了以上四種普及型職業,大多數普及職業都不是很適合這種地方,其中尤以騎士類職業為最.很難想象一名全身鋼甲的騎士騎著全身披甲的戰馬在六十多度的陡峭山坡上沖鋒會怎麼樣,反正我覺得那比較像自殺.當然,也不是說所有騎士都不適合這里,某些特種騎兵其實還是很適合這種地形的.比如說大鍋飯那家伙.

還記得大鍋飯那家伙的職業嗎?他是個騎士,當然不是騎著白馬的騎士,而是野豬騎士.不要小看野豬,人家在山林之中跑的比馬可快多了.最起碼野豬還能爬山,而戰馬一旦遇到坡度超過四十度的山坡基本上就得歇菜.

我正在那打量周圍的環境,沒想到一名穿著皮甲的小美女突然就主動貼了上來.之所以說她是小美女,並不是因為她的年齡,當然她的年齡也絕對大不到哪去,不過這不是我稱呼她為小美女的原因.叫她小美女是因為她的身材.這位小美女的身高大概只有一米五都不到,但是她並不是侏儒,盡管矮,但是身形結構卻很完美,感覺就好象是正常人的微縮型號.

"請問,您是紫日嗎?"小美女沖到我面前後立刻仰著頭問道.

說實話我平時被人仰視的時候還真不多,畢竟咱的身高在這擺著,即使穿上神龍套裝之後身高也絕對不到一米七五,這個高度在游戲里基本上屬于比較矮的類型,但是站在眼前這位小美女面前我卻有種自己是巨人的感覺.

對于小美女的問題我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你有什麼事嗎?"

"我沒事啊."小美女的回答差點讓我直接順著樓梯滾到城門口去.

"沒事你喊我干什麼?"

"哦,我是想問下你有沒有事."小美女剛說完就反應過來了這話好象不太妥當,于是她又趕緊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其實是個向導.您可能不知道,我們西斯敏城因為城市結構特殊,所以來這里體驗特殊環境的玩家很多.但是因為我們這里的地形問題,不熟悉的人在這里的意外傷亡和迷路的可能性都很高,所以我們這里的一些人就干起了向導的工作.不知道您是不是也需要雇傭一名向導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四十一章 最愛國的賣國協議     下篇:第十九卷 第四十三章 向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