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五十三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第十九卷 第五十三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奇怪了,為什麼看不到記號呢?"一名俄羅斯玩家疑惑的看著附近的叢林說道.

旁邊一名玩家氣憤的道:"肯定是哪個混蛋忘記留記號了,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兩人剛說完,一名女妖之家的MM便打斷他們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們現在要想辦法盡快通過這片該死的陷阱區."

"這個簡單."一名曾經埋過陷阱的俄羅斯玩家道:"這種陷阱都有磁性裝置,只要大家找把鐵器來就可以將地面下的陷阱全部吸出來,倒時候就好辦了."

"你個白癡說的容易."一名俄羅斯玩家罵道:"你現在扔個鐵器出去,所有的陷阱都會蹦起來,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附近的陷阱都在哪里,突然飛起來的夾子如果夾到人怎麼辦?"

"這還不簡單?"之前那名玩家道:"一會仍鐵器的時候大家准備好一起臥倒就是了."

"這倒是個辦法."之前說話的那名俄羅斯玩家點頭道:"那就這麼辦吧."

確定好計劃後,周圍的俄羅斯玩家們全都做好了隨時臥倒的准備,然後之前提出方案的那名俄羅斯玩家直接從身上拿出了一柄長柄戰斧猛地仍了出去,那柄長柄戰斧剛一飛出去突然就猛地往下一沉,跟著地面上也是一陣抖動,一枚好似電飯鍋一般的夾子突然從土里蹦了出來在半空中與斧頭撞在了一起,然後不等它們落地,附近的地面上又是一陣翻動,幾十個夾子接二連三的從土里跳起來粘連到了已經落地的那只斧頭上,而附近的地面上則是留下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坑洞.

看著地面上那些密集的大洞,之前喊大家不要動的那名俄羅斯玩家慶幸的說道:"呼,還好之前沒往前走,不然現在可麻煩了."

周圍的其他俄羅斯玩家看到如此密集的坑,也意識到了之前那人的提醒是多麼及時,要是當時再晚一步,他們之中估計就又要多出不少斷腿的人了.

因為附近的夾子已經被清空,周圍的幾名女妖之家的MM終于有機會跑到之前被夾斷了小腿的那名女妖之家的MM身邊幫她治療起了腿傷.

斷肢重生屬于比較麻煩的傷害,相比之普通的貫穿傷之類,這種有某個部件整體不見了的傷害雖然在生命值的扣除方面可能還不如貫穿傷,但是想要治療卻是比一般傷害難得多.女妖之家的MM大多都是生活職業,戰斗職業雖然也有,可職業選擇卻是偏法術戰斗系的,很少有治療類職業,而斷肢再生這種治療不但需要會治療術,還得是高級治療術,因此跑過去的幾名女妖之家的MM所能做的無非也就是幫那名斷腿的MM止血而已,想幫她恢複那條腿,以他們的實力是絕對沒指望了.

"怎麼樣了?能治療嗎?"幾名男性俄羅斯玩家也圍了過來問道.

幫忙治療的MM無奈的搖了搖頭."不行,我們只會些補血之類的治療術,斷肢再生屬于高級應用,我們治不了."

"那怎麼辦?要不要我們派個人送她回去?"一名俄羅斯玩家道:"前面的叢林里還有很多危險的東西,帶著她實在不方便."

這名俄羅斯玩家說的本來是實話,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根本不可能按照他的想法去做.那名被夾斷了腿的MM扶著旁邊的同伴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對說話的男玩家道:"不行.我們帶來的特殊裝置是我主導的,除了我沒有人會用."

"那就沒辦法了."那名說話的俄羅斯玩家直接走到那名女玩家面前往地上一蹲.

那名女妖之家的MM看著他驚訝的問道:"你干什麼?"

"背你啊干什麼?難道你想就這麼靠一條腿跳到詛咒之林的核心地帶不成?"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趕緊上來,我們可沒空在這里耽擱."

在那名俄羅斯玩家義正詞嚴的話語中,那名女妖之家的首領MM終于妥協了.事實就像那名俄羅斯玩家說的一樣,這片叢林之中充滿了危險的東西,她要是靠一條腿跳到詛咒之林中心地帶,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無奈的她只好讓那名男玩家背著自己繼續前進,而那名男玩家也終于如願以償的可以光明正大的吃豆腐了.

背上那名斷腿MM,俄羅斯人的增援隊伍又再次開始向詛咒之林的核心地帶移動了起來,不過和之前快速的移動比起來,現在隊伍的前進速度明顯要慢了很多,而且走在前面的隊員都在小心翼翼的探查著腳下,生怕再踩到陷阱什麼的.

事實上這幫俄羅斯玩家的小心並沒有白費,因為就在他們走出那片陷阱區之後才剛前進了不到一百米,走在最前面的那名俄羅斯玩家伸在前面的長槍槍頭突然一沉,跟著就見一字夾子直接從前方的地面下飛了出來,然後當的一聲撞在他的槍頭上並牢牢的吸在了上面.

"我靠,這是哪個混蛋埋的陷阱?距離這麼近不說竟然連續兩次都不留記號,這是准備抓極光獸還是打算坑自己人啊?"

"不是我們埋的."聽到前面的人抱怨,後面參加過埋設陷阱的那幾個俄羅斯玩家感激辯解說不是自己埋的,而事實上這些陷阱也確實不是他們埋的.

其他的俄羅斯玩家對于這幾個人的辯解都是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不過他們也不能直接說人家什麼,畢竟就算真是人家埋的,也只能算是工作失誤,況且這不是還沒確定嗎.

那幾個參與過陷阱布置的玩家大概也知道自己這樣辯解沒有什麼說服力,所以他們干脆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主動走到了隊伍前面去充當探路人員,這樣就算真是他們埋的,起碼他們的行為也算是將功折罪了.

在再次清理掉前面這片陷阱後這對俄羅斯玩家又繼續開始往前走,只是這次隊伍的速度明顯是比以前更慢了.但是,盡管他們的移動速度慢了很多,可意外還是發生了.就在那幾名為了表現自己的清白而走在前面的俄羅斯玩家走了一段路之後,其中一人突然感覺一腳下去沒踩到東西,當時他就感覺心猛的一提,但是當他那腳踩實之後,預料中的疼痛卻遲遲沒有出現.

"你怎麼回事?"旁邊的人發現他走的好好的突然就停了下來,于是便疑惑的轉頭問了一聲.

那名踩空的俄羅斯玩家身體一動不動的保持著踩下去的動作,額頭上的冷汗卻是唰唰的往下淌,旁邊的人看到他這個造型立即便將目光移動到了他的腳上,在發現他的半只腳掌都陷進了地面之後立刻便驚訝的問道:"你踩中了?"

那人一臉苦笑的點了點頭.

旁邊的那名俄羅斯玩家也是驚訝的問道:"什麼?踩中了?我們的陷阱不是磁性的嗎?為什麼剛剛我們的武器試過去的時候沒有反應?"

踩中陷阱的那人也是無奈的道:"你問我,我問誰去?而且這個陷阱很奇怪,居然到現在都沒啟動."

"對哦,怎麼這個陷阱沒有啟動呢?你把腳拿開一點看看."

"你白癡啊?"踩中陷阱的那家伙聽到同伴叫他把腳拿開,立刻就憤怒的說道:"現在夾子沒啟動可能是因為彈簧卡住了,如果我一抬腳彈簧複位啟動怎麼辦?"

"那你也不能這麼一直站著吧?"旁邊那人反駁道.

後面一名女妖之家的MM走上來問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停下來?"

"他好像踩到陷阱了!"旁邊那名玩家解釋道.

"什麼?你們不是自己在探路嗎?為什麼還會踩到陷阱?"那名MM很驚訝的問道.

踩中陷阱的那名玩家無奈的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之前的武器並沒有感覺到磁性物質的吸力,沒想到我一走過去就踩中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彈簧卡住了,現在陷阱並沒有啟動,但是只要我的腳一放松,夾子很可能就會立即啟動.所以我不敢把腳拿出來!"

"笨蛋,這還不簡單?"那名女妖之家的MM轉身沖後面的人喊道:"拿四把劍過來."

後面的玩家很快便弄了四把劍過來遞給了那名女玩家,而那名女玩家則是讓一名玩家拿著劍柄將劍尖朝下用劍脊貼著那名踩中陷阱的玩家的那只腿緩慢的插了下去,在確定劍已經到底後,那名玩家又讓另外兩名玩家如法泡制,最後她自己拿著最後那柄劍也照樣插了下去,這樣那名玩家的腿腳四周就被四柄劍給保護了起來,就好像上了四塊夾板一樣.

"好了,現在聽我的口令,我說起,你就慢慢往上抬腳."那名女玩家說完又對另外三名扶劍的玩家道:"一會他抬腳的時候你們的劍也要跟著動,千萬別離開他的腿.明白了嗎?"

那三人立刻點頭道:"知道,不就是用劍保護他的腿嗎?我們能看明白."

"那就好,現在開始,慢慢往上抬."

踩中陷阱的那名俄羅斯玩家在聽到提示後立刻小心的一點點放松了腳上的力量,但是還沒等他把腳完全抬離腳下的陷阱,就聽咔的一聲,跟著不等在場的五個人有所反應,那只夾子便猛地彈了起來瞬間咬合,但是因為事先墊了四把劍在腿邊上,所以這名玩家明顯要比之前那名女妖之家的MM走運多了.猛然閉合的夾子只發出了當的一聲撞擊聲便被其中兩柄劍給擋了下來,雖然將那兩柄劍牢牢的夾在了那名玩家的腿上,但卻只是夾得的比較緊而已,並沒有讓其受傷.

"呼,還好你又辦法."那名踩中陷阱的玩家後怕的說道.

"你應該感謝的是你自己,要是你像個笨蛋一樣立刻抬腳,這會你已經成殘疾人了.不過這只夾子為什麼沒有磁性呢?"

"這個大概要把這個夾子拆下來看看才能搞清楚."

夾子雖然已經合攏,但還是掛在那名玩家的腿上,所以還要把它弄下來.不過捕獸夾之類的東西多半都是靠彈簧的勢能做功的,所以當其閉合之後力量就會比完全展開時小很多.兩名玩家上去一起用力就將夾子拉開了一點縫隙,然後那名玩家便將腿抽了出來.

成功取下夾子後幾個人便仔細看了一下那只夾子.夾子還是他們埋的那種夾子,但是眼前這只夾子卻明顯被人動過手腳,因為夾子中央那塊巨大的磁鐵居然不見了.

"怪不讓沒有磁性,原來磁鐵不在上面."一名玩家道.

之前那名女玩家皺著眉頭問道:"這上面的磁鐵是怎麼固定在上面的?容易掉嗎?"

"沒有固定,就是靠磁鐵自身的吸力粘在上面而已.反正那種磁鐵的吸力很強,一般人根本拽不下來."

"那就是說很不容易掉嘍?"那名女玩家問道.

之前被夾住的那名玩家道:"應該是很難弄下來,我反正想不到什麼原因會導致磁鐵脫落."

"那就麻煩了!"

"什麼麻煩了?"旁邊的幾人都不明白這名MM在說什麼.

那名MM解釋道:"磁鐵本身不會脫落,那就只能是有人將其故意拿掉的.之前你們說你們布置陷阱都是會留記號的,可是這一路連續三個先進群我們卻一個記號也沒發現.如果說有人粗心大意忘了做記號,一個兩個我信,但是連續這麼多個全都忘記了,你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本來這些人還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現在一聽倒是真覺得有問題了.正如那名雪妖之家的MM所說,忘記一兩處記號可以理解,但是連續三處一個記號都沒有,這明顯不是忘記了,這根本就是故意的.

那些俄羅斯玩家自然不可能自己故意找自己麻煩,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在他們布置下陷阱之後將記號抹掉,或者干脆就是挖出陷阱重新換了個地方埋藏.不管是其中哪一個,都說明有人在針對他們,再結合之前冰封女妖派出去的信使說我到達這里的消息,那幫俄羅斯玩家瞬間便反應了過來.

"該死,一定是紫日."那些人終于反應了過來.

"我們現在怎麼辦?"一群人聚集到一起詢問著那名斷腿MM.雖然腿斷了,但是腦袋並沒事,斷腿MM依然是那隊雪妖之家的MM的領隊,而雪妖之家在俄羅斯本來就是類似于專業指揮型行會的存在,所以在場的俄羅斯玩家都習慣于聽她們的意見.

那名斷腿MM略微思索了一會道:"現在可以肯定,這些陷阱就是紫日的人布置的,而我們走了這麼半天只碰到陷阱卻沒有遇到他們的人,說明陷阱的作用並不是消滅,而是阻斷.現在這片林地中除了我們,還有女妖大人的隊伍在,所以這陷阱也可能並不是為我們准備的,畢竟紫日應該是不知道女妖大人叫了增援的,所以,這些陷阱更可能是為女妖大人的隊伍准備的."

"可冰封女妖不是說他們要固守待援嗎?在這里布置陷阱是要做什麼呢?"旁邊的俄羅斯玩家問道:"如果女妖大人那邊一直不移動,這些陷阱不是白准備了嗎?"

那名斷腿MM道:"第一,戰爭中甯可准備了用不上,也不要需要的時候沒准備,紫日這樣安排無可厚非.第二,很有可能紫日的手下中有一些用不上的低級人員,這些人參展發揮不了太大作用,所以紫日正好把他們打發過來移動這些陷阱以防萬一用的上.最後,雖然我們猜測紫日應該不知道我們來,但是他很可能算到了我們會有增援出現,所以這是他提前做的准備之一."

"這樣說來倒是有些可能,可是我們要怎麼辦?"

"其實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只要盡快與冰封女妖大人會和就行了."

"可是這些陷阱……?"

"這些陷阱更簡單."那名斷腿MM道:"陷阱全部分布在叢林中天然的獸徑上,我們只要別走這些獸徑從旁邊的林地中穿行就行了.雖然道路會比較難走,但是總比踩陷阱好點吧?"

"說的也是哦."

有了這名MM的指揮,這隊俄羅斯玩家便立刻轉移到了旁邊的林地中開始順著道路往詛咒之林的中心區前進.因為怕在林地中迷路,所以他們雖然沒有走那些天然的獸徑,卻一直是在獸徑旁邊的森林里跟隨者獸徑前進,這樣就不用擔心迷路了.不過……這些人顯然低估了我的智力.

在密林之中前進了一段距離後那些俄羅斯人就以為已經找到了對付陷阱陣的方法,但是,就在他們走了不多遠之後,突然一名玩家忽然感覺腳下一軟,跟著就見他們附近的地面上突然彈開了幾個洞口,然後十幾枚黑色的球體便飛了起來並幾乎同時在空中爆裂開來將附近的一大片區域全部覆蓋在了黑色的粘液之下.

"該死,這是火油!所有人注意不要用火!"陷阱本來就是俄羅斯人自己造的,他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先開始他們還在疑惑為什麼我們把夾子都搬了出來,卻沒有使用火油陷阱,現在他們算是知道了.原來火油陷阱都在這呢!不過……現在發現這點已經太晚了.就在那幫俄羅斯玩家被澆了一頭一臉的火油之後,幾只極光獸也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附近的密林之中.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五十二章 互相算計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五十四章 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