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七十五章 送上門的舌頭  
   
第十九卷 第七十五章 送上門的舌頭

那邊一群人在那議論這個新貼出來的任務,這邊祭司MM則是跟我開玩笑道:"想不到你還挺值錢呢."

對于祭司MM的玩笑我也不在意,笑著說道:"幸好我還算有些本事,不然豈不是自身難保?"

祭司MM正想答話,對面的公告板上突然又換上了一排公告.

"攔截任務:要求于指定時間指定地點設伏,攔截冰霜玫瑰盟小型縱隊一個小時.隊伍總人數信息如下:……"有人在信息掛出來後便跟著念了起來,而其他人則是一個個吃驚的看著那條信息直搖頭.

"這又是哪個白癡掛的任務?這樣的任務誰敢接啊?"有人說道.

另外一人道:"不過這個任務的獎勵也相當誘人啊,居然可以得到一把神器寶劍和一萬水晶幣誒."

這人才剛說完,旁邊立刻就有人說道:"別做夢了.一看這任務就知道跟剛才那條是一個組織發出來的,這邊給的獎勵比攔截紫日那條還高,說明這個隊伍的綜合戰斗力可能比紫日還要高,誰腦子壞了去接這個任務,這不是去送死嗎?"

"是啊是啊!發這樣的任務純粹是白癡行為,我們還是找點實際點的任務接吧."眾人說著便不再關注那兩條獎勵超高的任務分別去找一些其他任務去了.

我和祭司MM在大廳中間略微站了一會,期間不斷有人看到合適的任務就跑到左手邊的櫃台那里去領任務,只要任務被人領走,公告板那邊立刻就會撤消這條任務,然後用新的任務去頂替撤下來的任務.看他們這個任務更新的速度,似乎數量相當龐大.老實說之前如果有人跟我說國內有個這麼大規模的黑暗任務發布點,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雖然我們行會的情報收集工作一向都是以國外為重點的,但我們畢竟是國內第一行會,情報系統怎麼說也是一流的.這樣的一個大規模的黑色任務交易中心居然能瞞著我們經營到如今的規模,這里的經營者的保密工作也算是做的夠徹底的了.

"二位."我們正在那觀察附近的情況,幾個玩家卻是主動湊到了我們身邊來.

"嗯?"我疑惑的看向那群人.對方一共五個人,都站在我們面前,看樣子也不是來找麻煩的,可是我們又不認識,所以我很疑惑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

見我們的目光轉了回來,剛才說話的那人才開口說道:"請問一下二位拼不拼任務?"

"拼任務?"

看到我和祭司MM疑惑的目光,對方立刻便反應了過來."哦,原來兩位是新人啊?以前沒拼過任務是吧?"

祭司MM點點頭道:"嗯,我們確實沒拼過,你說的拼任務是不是合作的意思啊?"

"對對對."那人一聽祭司MM猜出來了便立刻解釋道:"拼任務是我們這邊的行話,意思就跟拼車,拼桌差不多,就是大家共用一個任務.有時候發布的任務需要的人員數量有點多,或者是接任務的隊伍感覺以自己的實力完成任務有點懸,所以就再找一兩個外援,這就是拼任務."

我開口問道:"你們難道是想找我們拼任務?"

"對,我們接了個獎勵很不錯的任務,就是事情有點難搞.我看兩位的裝備似乎很不錯的樣子,實力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和我們拼個任務?"

他們所謂的看我們裝備還不錯,那其實看到的是我們身上的幻象.艾美尼斯加在我們兩個身上的幻象是兩套中等偏上檔次的裝備的造型,所以別人看到幻象之後就會覺得我們是兩個裝備還不錯的普通人,如果他們能看破幻象,估計會被我身上的神龍套裝嚇死.

"對不起,我們兩個的戰斗方式比較特別,沒法和別人配合,所以……."

"沒關系,沒關系."一聽我這話就知道我們是不想參加了,問話的那人立刻客氣的說道:"我們也只是問問,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再見."

那人和我們打完招呼便帶著隊員向其他地方走去,而祭司MM則是轉身對我道:"這地方雖然是專門發布黑暗任務的,不過沒想到這里的人素質到是還不錯嗎.我還以為這種地方都是些像小混混一樣的人呢!"

我一邊看著遠去的那群人一邊道:"任何時候都不要試圖用某種范圍去圈定人的好壞,就好象你說監獄里都是壞人,這句話肯定就有錯誤,因為監獄里也會有被冤枉的人,只是數量比較少而已.同樣,如果你說有文化的人一定都有素質,那也肯定不對,素質和文化水平其實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系,有文化的流氓也是很常見的.這地方雖然是專門發布黑暗任務的地方,但接這種任務的人卻未必都是壞人.不過……"說到這里我故意頓了一下,然後才道:"不過剛才那幫人確實就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

"哪種人?"

"壞人."

祭司MM聽到我的話立刻驚訝的就要轉頭去看那幫人,卻被我先一步勾住她的肩膀將她的腦袋扭了回來."別看."

祭司MM聽到我的話也意識到了不能看那幫人,不然就暴露了,連忙裝做很甜蜜的樣子靠在我的肩膀上小聲說著話,同時手還指向上面的公告板,好象是在跟我討論任務的樣子.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壞人的?"祭司MM一邊裝模作樣的沖任務公告板比畫一邊問我.

我也一邊配合著祭司MM的動作一邊說道:"剛才他跟我們講話的時候我放了一只偵察用的蟲子到他身上,現在他們正在討論一會怎麼跟蹤我們呢."

"你能聽到他們的對話?"

"我的幽靈蟲用處很大的,不過只能讓我一個人聽到."

"那還不就夠了?"祭司MM問道:"他們為什麼要打我們的主意?"

"好象是看中我們身上的裝備了."

祭司MM聽我說裝備便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盔甲,現在她身上還套著我給她的那套聖靈套裝,說起來也確實是不錯的裝備了,只是屬性和祭司MM的職業不太搭配而已.

我看到祭司MM低頭看自己身上的裝備就知道她忘記我們身上有偽裝了,直接指向右上方讓她繼續看公告板一邊說道:"別看了,不是你身上那套.忘記我們身上還有幻象了嗎?他們看到我們身上的裝備和你自己看見的是不一樣的.你身上的幻象不影響你自己的視覺,但是別人看我們就是另外一種樣子了."

祭司MM這才想起來我們身上還有幻象,跟著便道:"這種專門做地下生意的地方果然是壞人比較多,居然不做任務直接就盯上了我們身上的裝備.這些人明知道我們裝備好還敢下手,不怕被我們反擊嗎?"

"他們剛才找我們說話就是在試探,現在確定了我們是新人,所以才敢下手的.他們這邊的幾個只是進來搞偵察的,外面還有他們的人等著.聽他們的意思好象說這里的任務其實是不記名的,他們打算等我們完成任務後襲擊我們,然後搶了我們的裝備再把我們的任務憑證帶回來領取任務獎勵."

"這樣也行嗎?"祭司MM很驚訝的問道.

"黑暗勢力的交易方式肯定是以保密為第一要務,但是因為保密太過分,所以任務本身就沒法像正當交易那樣留下各種記錄以便對號.在這里領了任務只會拿到一個帶數字編號的憑證證明你接了這個任務,等任務完成這邊只認憑證不認人,誰拿著當初接任務的那個憑證回來誰就可以拿酬金."

"黑暗勢力果然就是黑暗勢力,搞的這麼不講人情."祭司MM說著又問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他們老這樣盯著我們,我們要怎麼偵察這里的情況啊?"

聽到祭司MM的話我立刻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嘿嘿,這種事情我最在行了.居然敢打我們的主意,一會有的他們後悔的."

祭司MM雖然不知道我打算干什麼,卻也沒說什麼,直接點頭表示按照我們的意思辦.

統一了意見之後我便帶著祭司MM一起搜索了一下任務公告板,然後很快便發現了一條超級簡單的小任務.看完這個任務後我便拉著祭司MM一起跑到了左手邊的櫃台那里去接任務.本來我還以為接任務會需要辦理一些手續,誰知道人家根本啥都不要,直接問我們要接哪條任務.等我把任務序號一報,對方立刻道:"任務酬勞是二百水晶幣,押金是酬勞的一半."說完那個負責接待的NPC便伸出了一只手等著我付錢.

沒想到居然還要押金,搞的我超級郁悶.接這個任務只是為了引後面那幫家伙跟上來,我也沒打算真的去完成,所以押金交出去就等于是收不回來了.希望後面那群家伙身上弄搜羅出一百水晶幣以上的價值,否則這次我可就虧了.

無奈的交了錢,那NPC立刻遞出一塊上面帶編號的魔印,然後道:"這是任務憑證,三天之內帶著憑證和完成任務時的錄象回來領押金和酬勞,超過三天,六天之內回來交任務,退還押金,酬勞取消.超過六天任務自動失效.明白了就去完成任務吧,現在就開始計時了."

暈,這個該死的任務流程還真夠無情的,而且啥身份憑證都不要,不管是接任務的人還是發布任務的人,都不需要任何身份證明,只要給錢就行了.可惜我不會去做這個任務,那一百水晶幣算是打水漂了.

接完任務我和祭司MM便一起離開了這個任務介紹所,然後就這麼大搖大擺的直接朝港口區走了過去.之前從港口出來之後我們就發現了,港口區其實並不是禁止人員通行,只是需要買票而已.只要有票,就相當于有身份證明,可以在港口區隨便逛也不會引起懷疑.

我和祭司MM走到港口區外面買了兩張票,對方遞給了我們一張對折過的卡片.這卡片中間的折線明顯是可以撕開的,而兩邊的紙片上分別寫著出站和到港,顯然是在上船和下船時都要用到這個東西.

拿著票進入港口後果然是通行無阻,只要是有巡邏隊出現,遠遠的亮一下票就行了.不過,等我們走到水邊上才知道,原來之前我們買的那個票根本不是船票,而是港口票.這地方不愧是黑惡勢力建立的城市,什麼地方都要錢.之前買的那個票只是允許我們進入港口而已,想要從水上離開那就得另外想辦法.比較常見的辦法就是等交通船,那是一種像公交車一樣的船,半個小時來一艘,一次能裝很多人,只要花兩個水晶幣就可以坐上去.另外還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租船,一種是自己游走.

自己游水或者使用自己的水中魔獸離開,那就不用交錢,但是因為有水中坐騎的人不多,所以這個情況其實不多見.當然,不想自己游走又不想等公交船,那就只能花錢租船了.這個租船的費用肯定比坐公用船要貴,但具體貴多少還要看你租什麼船了.如果只是租那種只能坐六七個人的小木船,而且自己劃船的話,那就會很便宜.但是,如果你打算租用那種拉貨的大船,那就會相當的昂貴.

我和祭司MM的目的只是要把後面的人引出來,自然不用大船,所以我們倆就租用了一艘自己劃的小船.不要船夫的好處是可以隱蔽的干掉那幫追蹤者,而且這樣可以降低我們的伏擊成本.剛剛花了一百水晶幣押金我就夠郁悶的了,為了這條船再多花錢,那我可真要虧本了.

劃著小船離開岸邊的時候負責交接船的船工順便撕走了我們手里的港口票上的出站聯,另外一半據說到對面的港口下船後能用到.

我們就這麼劃離岸邊,然後順著水流向地下河的下游滑去.在離開岸邊一段距離後我便裝著玩水的樣子將手伸進了水中,一個巨大的黑影瞬間在我們的船下一閃便消失于無形.位于我們後方的水面上,那群追蹤我們的家伙也租了條比我們這艘大一些的人力船下了水,而後那名之前和我們說過話的家伙便催促著劃漿的人道:"快點快點,別讓他們跑了."

那人才剛催促完就感覺船身突然猛的向前一躥,跟著速度便直線上升,仿佛汽艇一般朝著我們的船追了上去.那人站在船頭剛開始還覺得挺興奮,以為自己的催促起作用了,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不對了.他們腳下的這艘船從剛才開始速度便越來越快,現在更是整個船頭都離開了水面,好象水翼艇一般在水上高速奔跑著.那家伙就算再沒常識也知道這種速度絕對不是靠人力劃漿所能達到的速度,就算後面劃船的全都是肌肉男也不可能.

反應過來之後那人便驚慌的回頭想問下到底怎麼回事,但他才剛轉回頭就被眼前的情況搞愣住了.盡管已經發現這個速度不是單純靠劃降就能達到的速度了,但是那家伙回頭之後卻發現所有應該正在劃船的人居然都在那里拿著船漿在發呆,而他們的船卻在無人劃船的狀態下狂奔.

發現異狀之後那人正打算說點什麼,突然就見自己的手下往船頭方向指,似乎想告訴他什麼.他連忙回頭卻正好看到我們的小船正橫在前面的水面上看著他們,他剛想提醒手下小心就感覺腳下的船突然一個急刹車猛的停了下來,而船上的那些人包括這個首領在內無一例外瞬間便全部飛出了船體摔進了前面的河水之中.

這邊那群人剛一落水,那邊水面下立刻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影,跟著那陰影猛的從水面下升了上來,連帶著將落水的人也一起全部托上了水面,而直到這個時候那名首領才發現這巨大的黑影竟然是一條龍的翅膀,而且那條龍的樣子看起來好象還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隊隊隊……隊長."

"干嗎?"正在思索自己到底在哪見過這條龍的那個隊長被手下打斷了思考顯得非常生氣,不過他的手下卻沒有發現他的生氣,而是直接叫了起來.

"紫……紫日……那是紫日的龍."

"紫日?"

"是啊隊長.那條龍是紫日的那條幸運,我在論壇上看到過他的照片.幸運的龍角上有兩個金箍,和這條一模一樣!"

"什麼?你是說……?"

那隊長的話還沒說完便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什麼東西給卡住了,跟著他的身體便突然被提了起來,然後在空中轉了個身被送到了我的船上.

剛看到我的時候那家伙還沒什麼反應,但當我身上的幻象被取消後,他的兩條腿立刻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那什麼……紫日會長我真不是有意要跟蹤您的啊!"

"喂喂喂,你這也太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吧?我都還沒說話你就說你沒跟蹤我,這不明擺著你在跟蹤我嗎?"

"這個……"

"行了,看你那白癡樣子,我沒空和你玩.我在這等你可不是為了對付你們,你們還不值得我出手.抓你們不過是想跟你們打聽點事,你們不會不說吧?"在我說話的時候幸運也配合的在我背後拿一根爪子在那剔牙,那鋒利的龍爪與龍牙摩擦在一起刮的火星四濺,傻瓜也看出來其中的威脅之意了.

"問,您盡管問.只要我們知道,一定全都說出來,就是不知道,我們去打聽出來也會告訴您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七十四章 地下交易所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七十六章 定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