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七十七章 入會測試  
   
第十九卷 第七十七章 入會測試

"哈斯博士!"看到書堆和那亂揮的手,我趕緊沖了過去,兩下扒拉開上面的書籍,緊跟著伸手一提便將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二的干瘦小老頭給拽了出來."您沒事吧哈斯博士?"

"沒事沒事,本博士身強力壯,這幾本書哪砸的死我?"我手里的小老頭一邊整理著身上的衣服一邊吹著牛皮,直到我把他放到了地上他才轉頭對我道:"對了,你帶人來是不是又要做測試啊?"

"對,他們三個都需要做測試."我指了下身後的三人.

哈斯博士抬頭看了一眼三個人的樣子,然後道:"跟我來吧."老頭說著便轉身向里屋的一道房門走了過去,我趕緊示意祭司MM他們三個跟上.

穿過那道房門之後我們便進入了一間小型圖書室,再從這里的另外一道門穿出去之後我們便進入了一條長長的走廊,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之後拐了個彎我們面前才出現了一道看起來比較特別的大門.之所以說這道門特別,主要是因為這道門的結構和圖書館中的其他門完全不一樣.之前我們進來的時候看到的所有的房門都是木頭的,而眼前這道門卻是用石板做的,而且上面還繪制了一副相當複雜的魔法陣,在陣眼位置還鑲嵌著一枚碩大的魔晶石.

哈斯博士走到門邊便將手往魔晶石上輕輕一按,魔晶石兩邊靜立的兩尊雕像突然便活了過來睜眼看了一下哈斯博士和我,然後才好象突然反應過來一樣瞬間站的筆直朝我們兩個一行禮."會長大人!哈斯博士."

哈斯點了下頭道:"開門."

我也點了點頭,然後兩尊石像便各自轉身在背後的牆壁上輕輕一按,牆上立刻打開了兩個比人腿略細一點的圓洞.兩名魔像守衛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左邊的魔像伸出了左手,右邊的魔像伸出了右手,兩只魔像同時將自己的手插入了洞中,然後同時向中間一轉,跟著我們面前的大門便轟的一聲只用了一秒便猛的升了起來,將通道完全敞開在了我們的面前.

"進來吧."哈斯博士說完便率先走了進去,我和祭司MM他們三個也緊跟著進入了內部.等我們進去之後,兩名魔像守衛才將手臂轉回了原來的位置並抽回了胳膊,大門也在他們放手的瞬間又落了下來.

進入大門之後我們進入的並不是目標房間,而是一個類似電梯的小空間,等我們站上去後這個房間便猛的向下一落,然後保持這個速度一口氣下降了十多秒才開始減速.最後等升降梯停穩之後我們剛才進入的大門又重新打開,不過外面已經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這里是我們行會圖書館的地下藏書室,專門用來存放備份書籍的."我向祭司MM他們解釋道:"《零》中的所有書籍除了技能書之外都是有耐久度的,而且書是沒法修的,只能備份.像我們行會圖書館里的很多借閱頻率比較高的書損壞會非常快,所以就需要備份很多份常用書籍."

祭司MM點頭道:"大行會果然不同,細節方面比中小型行會做的要全面多了."

我們正聊著,前面哈斯博士忽然道:"好了,就是這里了."

聽到哈斯博士的話我便將注意力轉了回來.現在我們幾人正停在一間不算太大的房間中,而房間里基本上都是空的,只在正門對面的牆角下放著一只傳送陣一樣的圓盤,不過那圓盤明顯不是傳送陣,因為這東西下面還連著好多根管道通到一台巨大的好似操作台一樣的機器里面.

"這就是你們平時測試會員用的東西?"祭司MM顯然很疑惑為什麼測試不到武技訓練場而要到這個地方來.

我搖搖頭向祭司MM解釋道:"平時我們行會收人用的都是大型測試器,這個是小型的,一次只能測試最多五個人,不過你們就三個人,所以用它就行了.至于具體怎麼測試,其實很簡單.一會你們站上去,我們啟動機器後你們會被傳送出去,之後會有各種隱藏的提示,你們只要能順利完成我們希望的任務目標,就算合格.當然,這個測試也是有時間限制的,不可能讓你們在里面無限制的做任務,一般測試時間為六小時,當然如果你們希望更短一點我們也可以提前結束測試.你們想好沒有?"

"那當然是六小時了,時間短不是吃虧嗎?"祭司MM帶來的那名戰士說道.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後道:"那你們就站上去吧."

聽到我的話,幾人便一起站了上去,然後哈斯博士便啟動了幾台機器,最後說道:"你們先把各自的名字,職業和等級報告一下,然後我就要開始測試了."

祭司MM聽完先說道:"我叫鮮血之鐮,職業是幽影騎士,等級901."聽到祭司MM的話我到是愣了一下,因為這跟她之前說的等級不一樣,不過我估計當時她是想保留點隱藏實力,也算正常人的正常反應,可以理解.

祭司MM帶帶來的弓箭手跟著祭司MM之後說道:"我叫鮮血之箭,職業是靈魂狙擊手,等級897."

最後那名戰士道:"我叫鮮血之劍,職業是靈魂武士,等級871."

聽完三個人的報告後,哈斯博士直接點了下頭並將機器上的開關推到了最大,跟著三個人就仿佛被打暈了一般突然一下就全部倒了下去."好了,把他們抬過來吧."哈斯博士見人三人倒下一點慌張的意思也沒有,他只是從容的在操作台上按了幾下,然後地面上便升起了五張特制的固定床.

實際上剛剛那個好象傳送陣一樣的東西並不是真正的傳送陣,自然它也不能把人傳送到任務世界中去.實際上那個東西的真身是靈魂震蕩器,基本上就跟電擊器差不多,可以瞬間把人打暈.至于我之前說的這個東西將把他們傳送到測試任務中,那個實際上也是騙他們的.不過我說通過這東西進入任務到是也沒錯,因為真正的測試必須要保證他們在睡眠狀態才能執行.

看著地面上升起的三張床,我也沒表示絲毫的驚訝,畢竟這招已經陰了不少人了,我可是親自往上面放過好幾個人,所以早熟悉這套流程了.伸手將鮮血之鐮抱起來放到了那張特制的床上,然後用床上的金屬固定器將她的手,腳,腰和最重要的頭部一起固定住,確認不會松開之後我又轉身將另外兩位也弄到了另外兩張空著的床上同樣固定好.

見我固定好了三個人,哈斯博士又在控制台上按了一下,跟著房間的頂上便打開了五個開口降下了五根帶有很多轉向關節的伸縮臂.這伸縮臂本身並不粗壯,僅僅起到一個支撐作用.在這五根伸縮臂上,每個都掛著一根表面繪滿了密密麻麻魔紋的管子,而這根管子最終則連接到了機械臂尖端的一個好象一只金屬蠍子一樣的東西上.

我先走到鮮血之鐮也就是祭司MM身邊,然後伸手將懸在頭頂的伸縮臂拉了下來.將伸縮臂一直拽到床頭下面,利用伸縮臂上的轉向關節使頂端的那只金屬蠍子翻轉過來,然後將其通過床頭下面預留的洞口向內一插.只聽咔嚓一聲,穿過洞口的金屬蠍子的六條腿突然收攏剛好准確的卡住了鮮血之鐮的脖子,跟著我又將伸縮臂上面的一個把手向下一拉,金屬蠍的蠍尾突然傳來叮的一聲將其前面突出的刺針收了回來,而在尾針的反面則是露出了一個帶螺紋的洞口.

"藥呢?"我抬頭問哈斯博士.

"在這."

哈斯博士順手從操作台上拿起了三個好像口服液那麼大的水晶瓶子扔了過來.我接住瓶子之後將其中兩個先放到一邊,然後將剩下那個瓶子的瓶口對准蠍針後面的螺紋口擰了進去.確定瓶子固定好之後我便將之前拉下來的把手又給推了上去,而就在我推上把手的瞬間,就聽當的一聲,裝在蠍尾反面的瓶子便被向蠍尾之中拉進了一小血,而與此同時剛剛收回去的蠍尾針也瞬間彈了出來,其尖端還在往下滴著瓶子中的那種綠色液體.

看到尾針彈出來之後我又在伸縮臂上的一個開關上一按,本來懸在鮮血之鐮脖子後面的尾針便突然一收,那根近兩寸長閃著森寒銀光的針頭便瞬間插入了鮮血之鐮的脊柱之中,而與此同時鮮血之鐮整個人也是猛的一抽,但很快又放松了下來.

看到鮮血之鐮重新放松下來之後我便靠上去用手指撐開了她的眼皮看了一下,確定她的瞳孔擴張正常之後才轉身走向另外兩張床.用同樣的方法將兩人連接好之後我才走回哈斯博士身邊道:"好了,開始吧."

哈斯博士點了點頭,然後將操作台上的一個巨大的紅色按鈕給按了下去.

隨著哈斯博士啟動那台機器,床上的三個人就仿佛突然觸電了一般同時猛的一挺,盡管身上多個部位都被固定著,可他們開始撐的幾乎要離開床面一般,要不是有固定器,估計三個人已經蹦起來了.不過,這種抽搐只維持了幾秒便恢複正常,然後三個人便停止了掙紮,只是隨著測試的進行偶爾會有某人無意識的抖動一下,但是像之前那樣的劇烈抵抗卻是沒有再次發生.

"看起來還不錯."哈斯博士說道.

我聞言也伸頭看了眼操作台,只見在操作台上代表三人測試成果的水晶石已經各自亮起了三塊.這個測試器就是通過人工夢境中人的行為來判斷一個人的心理特征,而我們行會的入會測試第一關其實就是心理測試,而非很多人認為的戰斗力測試.其實鮮血之鐮他們三個在夢境中根本不需要表現出多強的戰斗力,甚至他們在夢中的任務失敗了都沒關系,因為這個測試主要測的就是他們的心理而不是他們的實力.相比之完成任務要求,能夠在任務中表現出團結,堅持之類的精神風貌才是最重要的.當然,如果能順便完成任務那就更好了.

因為玩家接入游戲實際上已經等于是在夢中了,所以在游戲內再做夢,那就是夢中夢了.這種疊加形式的夢境因為被系統分擔了很多計算任務,所以對人腦的要求反而非常低,因此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夠輕易的承受十倍速左右的夢中夢.基于這個原理,鮮血之鐮他們三個現在實際上正處于一種時間快進的方式之中,我們在外面觀察了十分鍾的數據對他們來說其實是一個多小時的事情,而整個任務的外部測試時間就是一小時,也就是說他們在任務內只有十個小時的時間.

鑒于觀察時間不是很長,我對鮮血之鐮又極為看好,所以我也沒在這一小時的時間里到處亂跑,而是接通了軍神的通信一邊和軍神聊著一些積壓的行會工作安排一邊觀察三人的變化.

三個人雖然在夢中做任務,但是因為身體信號無法完全隔絕,所以他們的身體還是會時不時的抽動一下,我所要觀察的就是他們有沒有過激反應,因為那種情況一般就代表任務內他們正處于精神極度異常的狀態,比如說瀕死狀態或者受傷什麼的.當然,除了觀察他們的身體之外,儀器上的水晶石亮起的數量也是需要重點關注的,畢竟那個東西直接關系到他們的考核成績.

當觀察時間過了半個小時,也就是任務內時間五小時的時候,床上的三個人突然集體騷動了起來.雖然沒看到他們有什麼太大的動作,但三個人都像是身上有蟲子一樣不斷的在那扭動,非常的不安分.

"看來他們遇上比較麻煩的事情了."看到三人的躁動,哈斯博士說道.

我點點頭正要接話,突然就見最後面那張床上的鮮血之劍整個身體突然向上用力反弓,跟著又猛的砸回了床上,然後就聽哧的一聲他腦袋下面那個蠍針上固定的瓶子里的液體突然一下就被全部注入了他的脊椎之中,跟著床上的所有固定器包括卡在他脖子上的金屬蠍子都一起彈了起來,而鮮血之劍也是瞬間從床上蹦了起來.

"啊……"猛的從床上彈起來的鮮血之劍一下便滑到了地上,跌跌撞撞的還沒站穩他便猛的揮手向前做出了一個刺的動作,但一伸手卻發現感覺不對,低頭一看手里居然是空的,再看周圍,自己居然還在之前進任務的那個房間中,而任務中的怪物包括兩個同伴都不見了.

"行了行了,別緊張,剛才不過是任務里的畫面."我走過來安撫了一下還處于緊張狀態中的鮮血之劍道:"你剛才應該是死在任務里了,現在被傳回來了."

聽我說他被送回來了,鮮血之劍的緊張情緒到是立刻就沒了,但是他的表情卻明顯說明他的心情也非常的低落.不過,當他回頭看到鮮血之箭和鮮血之鐮時卻是驚訝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警惕的看著我就差沒拔劍了.

"別緊張,他們只是在做任務,還沒完成而已."我向鮮血之劍解釋道:"看到這張床了嗎?你剛剛也一樣在這樣做任務."

"我們不是被傳送出去了嗎?"鮮血之劍有些疑惑的問道.

"不是被傳送,而是被打暈了."我向他解釋道:"我之前騙了你們,目的則是讓你們相信你們真的進任務了.實際上你們的身體一直沒動過,剛才的任務不過是個夢而已.他們兩個現在還在做夢,也就是還在做任務."

聽了我的解釋鮮血之劍也放松了下來,當然主要不是因為他相信了我的解釋,而是因為他自己想明白了.以我和冰霜玫瑰盟的實力,要害他們想怎麼害都行,根本沒必要騙他們,所以他覺得防備我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相信了我的話之後鮮血之劍的表情又變的落寞起來,看著床上的兩人,他的表情似乎非常的複雜.

我好歹也算帶過不少人做測試了,像鮮血之劍這樣的表情我見多了,所以一看就知道他為什麼心情低落.他不知道這個測試其實只是心理學測試,還以為完成任務才能合格,而他自己任務才一半就被干掉了,明擺著是不合格了.有了這樣的認識,他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看他那樣子實在可憐,我也不好意思再讓他難過了,直接開口問道:"你為什麼這個表情啊?難道說你不想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通過了還一副我很失望的表情算什麼意思啊?"

鮮血之劍突然聽到我的話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只是習慣性的回答道:"不想我就不會這個表情了,就是因為加入不了我才傷心啊!你還說我通過……"說到這里鮮血之劍突然愣住了."你說什麼?我通過了?"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指了下操作台那邊道:"二十枚白水晶你點亮了十四枚,紅水晶一個沒亮,你要是不合格我們冰霜玫瑰盟起碼得刷掉一大半人."

"等等……我有點轉不過來.你說的水晶是什麼意思?"

"嘿嘿,其實也不是什麼意思,只是你們剛才做的不是戰斗力測試,而是心理學測試."

"什麼?這個是心理學測試?"鮮血之劍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我點了點頭道:"沒錯,這個是心理學測試,專門用來測試人的心理光明面與陰暗面.其實之前在任務中有很多關于人性的測試場景,你難道沒感覺到那些場景都讓你很為難嗎?"

鮮血之劍聽我這麼一說也想了起來."對啊!之前有好多場景都搞的我好難下決心,感覺好象那些任務就是在誘惑人墮落一樣!"

"那其實就是任務陷阱,你在其中選擇了對自己有利的選項就會嚴重傷害到同伴,如果是心理正常的人,可能會甯可自己吃點小虧,也要保證同伴不吃大虧,但是如果是極為自私自利的人,那就會選擇傷害同伴顧全自己.這樣的任務就是測試人的心理反應的.所以說,你們之前拿到的任務目標其實一點意義都沒有,你們完成與否對你們能否入會其實完全沒影響.真正的評分全要看你們在那些小任務中的抉擇."

"原來如此啊!"鮮血之劍恍然大悟的道:"那麼你剛剛說的水晶是怎麼回事?"

"這些面板上分別用二十塊紅水晶與二十塊白水晶代表受測試人員的美德與惡行,你點亮了十四塊白水晶說明你具備其中十四種美德,而紅水晶一塊沒亮則說明你沒有在任務中犯下惡行.雖然任務時間並不長,不能因此說明你完全沒有缺點,但至少可以表示你人品相當不錯."

"我暈,合轍你們行會收人不是看實力而是看人品啊?"

"差不多吧.外面人都以為我們行會收人只看實力,其實我們行會所說的精英是個人品格上的精銳,不是戰斗力精銳."

鮮血之劍聽到我的話之後又看了下控制板,然後問道:"這個亮了十塊白水晶和一塊紅水晶的是誰的測試結果啊?"

"是鮮血之鐮的."

"大姐頭居然還有性格缺點啊?"鮮血之劍感歎著問道:"對了,你們這個東西能看出具體是哪種缺點或者優點嗎?"

我點點頭道:"當然可以,我們的技術可是很先進的."

"那我們大姐頭的那塊紅色的水晶是什麼缺點啊?"

"讓我看一下."我看了眼亮起的紅水晶位置,然後道:"是懦弱."

"啥?"

"別那麼驚訝,她的堅強白水晶也是亮的.人的性格通常是有兩面性的,一個人同時具備堅強與懦弱並不奇怪,何況你們大姐頭畢竟是女孩子,雖然平時表現的很堅強,有一些性格上的弱點也不算奇怪吧?"

鮮血之劍點點頭道:"那到也是."說完之後他又驚訝的指著旁邊的那個區域道:"不是吧?箭哥怎麼亮了那麼多紅水晶啊?你們沒搞錯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七十六章 定計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七十八章 人與人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