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八十七章 切片啊切片  
   
第十九卷 第八十七章 切片啊切片

凌托著那個光球在手中把玩的一會道:"這個靈魂相當特別,應該不是一般的生物所形成的靈魂."

"這也能看出來?"我有些驚訝的問道.

凌點點頭道:"我畢竟是經常接觸靈魂的,對于生物的靈魂還是比較了解的.一般生物的靈魂如果特別弱小,那通常就會以球形火焰的形態存在,比如說游離的靈魂碎片.但是只要這個靈魂具備一定的強度,那麼他所表現出來的外部形態就會是他記憶中認可的形態.比如說一個人的靈魂,他認為自己是人,所以他的靈魂就是人類形態,甚至連生前的相貌都能完美的複制下來."

聽到凌的解釋我立刻便明白了凌為什麼說這個家伙不是一般生物形成的靈魂了,因為這個家伙即使變成了靈魂形態也都還保持著魔偶形態,而且他的這個形態居然就是機動天使的形態,只是少了那對翅膀而已.

這個家伙現在的形態完全就是剛剛被凌抽掉了靈魂的那尊魔偶的形態,可問題是那尊魔偶是剛剛在被拼起來的,而這家伙的靈魂顯然不是在那尊剛拼起來的魔偶中形成的.至于說他可能是機動天使形成的靈魂,我覺得可能性也不大.機動天使是我們行會最近才投入使用的高級構裝生物,先不說我們行會對機動天使的監管有多嚴密,就算機動天使形成了獨立人格,在我們行會的靈魂法陣之下,這家伙的人格也應該是偏向我們行會的才對.再說我們行會也沒聽說過有完整的機動天使丟失的情況.所以,這個家伙的靈魂肯定不是從機動天使的身體中誕生的,只是他為什麼會認為自己的形態就是機動天使那樣呢?

"你能搞清楚他是怎麼形成的嗎?"我對凌說道.

凌沒有點頭也沒搖頭,而是不太確定的說道:"這個很難說,我也不確定是否一定能搞清楚.我可以用靈魂讀取去試試閱讀一下這個靈魂的記憶,不過這樣做很可能會讓這個靈魂崩潰.另外,即使可以成功讀取,也未必就一定能知道他的由來,畢竟靈魂的產生要早于人格和意識的建立,而記憶是有意識之後才能出現的東西,所以大多數生物都不會有關于自己是如何產生的記憶.不過很多生物都能通過本能或者是後來的種族教育了解自己的由來,只是這個家伙……"

凌的話雖然沒說完,但意思已經很清楚了.這家伙明顯不象正常生物,就算他是個正常生物也是構裝生物一類的存在.構裝生物本身的靈魂特性就很奇怪了,再加上這家伙的特殊性,很難保證他就一定有種族傳承之類的東西.所以他未必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即使我們閱讀了他的記憶,也可能是白忙活.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有些無奈的問道.

凌想了一下道:"辦法到也不是沒有,如果你不急的話,我們可以回行會再說.那邊有專業設備,可以安全的讀取他的記憶,而且我覺得這個家伙如果真的是構裝生物,讀取他的記憶到不如直接讀他的靈魂承載器更合適."

凌所說的靈魂承載器是一種裝在構裝生物體內的專用部件,其功能就是為靈魂准備一個可以寄托的地方.因為大部分金屬無法和靈魂體融合,所以構裝生物無法像肉體生物一樣將靈魂附著在整個身體上,必須在體內安裝一個可以讓靈魂依附的部件,魔偶才能通過這個靈魂獲得獨立的智能和人格並從而升級成構裝生物.

因為靈魂承載器是構裝生物靈魂的寄托物,所以這個東西往往帶有很多類似大腦的功能,比如說記憶功能.而且,一個生物的靈魂所能記住的記憶實際上並不是他所經曆的所有事情,而只是一些淺表性記憶.但是,雖然靈魂能記錄的記憶並不多,生物卻有著能夠記錄全部記憶的身體零件,比如說肉體生物的大腦和構裝生物的靈魂承載器.因此,只要我們能找到這家伙的靈魂承載器,那可能比直接讀他的靈魂要好的多.

聽完凌的建議我便點了點頭道:"那就先回去再說.大家都先回訓練空間,把那家伙的身體給我扔到鳳龍空間,我們先回艾辛格."

收回魔寵和那魔偶的軀體後我直接傳送回了艾辛格,然後又轉到了新大陸浮空島.艾辛格的設備雖然也不少,但新大陸浮空島才是我們行會真正的研究基地,如果說設備齊全,全世界可能這里算第二的話就沒人敢說自己是第一了.

到達新大陸之後我並沒有急著去靈魂研究所,而是先跑了趟魔機系統研究中心,讓這邊派出了主力研究人員和大量設備後我們才浩浩蕩蕩的殺奔靈魂研究所.

在靈魂研究所這邊找了個比較大的房間,然後我讓技術員們將靈魂研究與魔機動力研究的設備全部搬了進去,最後等東西都裝好了只後我才放出了凌並把那魔偶與之前在混亂之城抓到的那幾個研究員也一起放了出來.

"這魔偶怎麼像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啊?"那魔偶剛一扔出來我叫來的魔機研究中心的技術人員就叫了起來.

"這是別的行會收集的我們行會戰損遺失的機動天使殘骸自己修補之後拼湊起來的東西."我解釋道.

"難怪看著這麼像機動天使."之前說話的研究員說完之後又問道:"會長,既然這個是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的零件翻新的,那您這麼大張旗鼓的把我們叫過來是……?"

"本來如果只是翻新,當然是沒什麼,不過中間卻出了點意外."我說著便直接將之前戰斗的畫面錄象拿了出來給他們看了一遍.

看完戰斗記錄之後那些研究員也不用我解釋了,直接指揮他們帶過來的兩台做幫手的機動天使將那部魔偶抬到了工作台上,然後一幫子研究人員便一起圍了上去七手八腳的准備拆開看看這魔偶的內部結果,不過可惜他們在這家伙身上找了半天也沒看到一個螺絲縫.

"奇怪,怎麼沒有連接痕跡呢?總不可能是無縫拼接技術吧?"一個研究員疑惑道.

另外一個研究員道:"笨啊,你沒看剛才的作戰記錄嗎?這家伙連傷口都能愈合,搞不好連接縫自己長好了呢?"

兩人正在那討論,忽然就聽到背後傳來了機械轟鳴聲,然後就見另外一個研究員推著輪式切割機就沖了過來,而且嘴里還在喊著:"管他有沒有縫,直接切開就是了."

那魔偶雖然以靈魂力量強化了身上的金屬,但畢竟現在靈魂已經不在里面了,這個殼子自然還是當初的金屬.由于機動天使是量產型裝備,所以其外殼使用的材料肯定不可能達到切割機的硬度,這邊切割機一貼上去,那裝甲立刻便像豆腐一般被切出了一道縫來.隨著那研究員小心的沿著原本應該是機動天使裝甲拼接線的線路移動切割機,很快那魔偶身上的胸甲就被整個切了下來.

伴隨著咔的一聲響,那研究員趕緊將切割機給拽來開來."快,幫忙."隨著那研究員的叫喊,兩邊的機動天使立刻走過去幫忙將切下來的胸甲部分給小心的抬起了一點點.

這魔偶雖然改變了身體上的一些構造,但是這身體畢竟原本是機動天使的軀體,而機動天使的裝甲又是出了名的厚,以研究人員那小胳膊小腿的身體即使只是塊胸甲他們也是搬不動的.

看那兩台幫忙的機動天使小心的將胸甲提起來一點點,旁邊的幾名研究員連忙拿著幾個好象手電筒一樣的東西鑽到了魔偶身邊從胸甲側面的縫隙向內部照了進去.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胸甲下面可是連接著安全導線的,一旦胸甲非正常脫落,機動天使身上的自毀系統就會啟動,如果一秒之內收不到機動天使智能回路的關閉命令,整個機動天使就會自爆.這台魔偶雖然是用報廢零件拼出來的,但為了防止萬一,研究員們還是小心的檢查了一遍.

"好象沒有連接安全導線."一名研究員看了半天後說道.

對面的那組研究員中的一個跟著道:"這邊也沒有,大概他們就是沒裝吧."

這邊地位比較高的研究員聞言對身邊的機動天使道:"再往上抬一厘米看看."兩名機動天使依言將胸甲向上抬高了一厘米露出了比較大的間隙,這下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內部確實沒有連接安全導線了."好象確實沒有安全線,好了,把胸甲拿開吧."

等兩名機動天使將胸甲抬走之後,研究員們便一起圍了上去觀察了起來.趁著他們研究那魔偶的結構之時,我和凌已經將那家伙的靈魂放進了靈魂檢測器中開始了靈魂測試.

所謂靈魂檢測器,其實就是一台靈魂信號強度讀取器,通過捕獲靈魂體潰散的波動來探測其目前的內心狀況,而且如果有凌這樣級別的靈魂高手存在,還可以主動搜索並讀出這個靈魂的記憶,甚至于一些這個靈魂的表層意識自己都不記得的東西都能讀的出來.

在凌的操作之下很快那個靈魂記憶中的東西就被全部翻了出來,不過結果卻是做了無用功.那家伙果然像凌猜測的一樣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產生的,而且他的記憶中很多東西都很混亂.按照凌的說法,這家伙形成靈魂之前,其靈魂所寄托的那個靈魂承載器可能是為另外一個生物的靈魂准備的.

"你怎麼看出來他的靈魂承載器不是為他專用的?"我疑惑的問道.

凌解釋道:"這個可以從他的記憶中那些很雜亂的東西看出來.這個家伙的靈魂中有著一大堆非常奇怪的理論體系,但是他的記憶中卻沒有關于他曾在什麼時候學習這些知識的記憶.也就是說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些知識是哪來的.一般來說如果是專用靈魂承載器,其中的記憶應該會有詳細的來源信息,而這個家伙的靈魂卻無法讀取這些東西,這說明他的靈魂和那個靈魂承載器並不兼容,而這種情況一般只發生在一種條件之下,那就是靈魂承載器裝入的不是原先設定好的目標靈魂."

聽到凌的解釋我無奈的說道:"反正我現在知道我們在這個靈魂上是啥也得不到了."

"那到未必."凌忽然道:"這個家伙的記憶中那些亂七八糟的知識體系中有很多關于魔偶技術的知識,雖然內容很亂,但是我想多少總能整理出一些有用的東西的.另外,這種由外來干擾導致靈魂承載器產生獨立人格的情況本身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

我點點頭道:"這個交給專業人員去處理吧,我們先去看看那魔偶分析的怎麼樣了."

靈魂這邊既然已經確認價值不大了,那就沒必要多浪費時間,相比之下那具魔偶的身體到是可能更有價值一些,畢竟那個靈魂承載器很可能就在那魔偶的身體里.

"你們分析的怎麼樣了?"當我走到魔機小組這邊時,之前那台魔偶已經被這幫家伙拆的沒剩什麼東西了,反到是旁邊的桌子上堆了一大堆拆下來的零件.

聽到我的問話,那個負責帶隊的研究員道:"時間太短,我們只是剛把屬于機動天使的零件拆了下來."說著他便指了一下旁邊的那張桌子說道:"那些都是拆下來的零件,我們全都檢查過,和原裝的基本沒什麼區別.不過現在桌子上剩余的這些都是機動天使身上原本沒有的東西,如果那魔偶身上有什麼秘密的話應該就在這些零件上了.不過這些零件數量雖然不如拆下來的東西多,可總量也不小,要一件一件的全部分析研究大概需要不少時間."

我正准備說話,突然看到旁邊傻站著的那幾個我抓回來的研究員,沒想到這幫家伙這麼半天一直在發呆,啥作用也沒起到.不過想想也是,人家剛被抓了俘虜,現在肯定心情正緊張著呢,哪有心思投身研究工作啊?

"喂,你們幾個傻站著干什麼?快過來看看,這邊有沒有你們認識的東西?"我朝那幾個跟木頭人一樣的家伙招了招手喊道.

那幾名研究員本來是因為這是在別人的地方,加上現在他們又是我的俘虜,所以不敢跟我們行會的研究員擠在一起搞研究.不過既然我喊了他們,他們也就無法再縮在一邊了.

按照我的命令跑到操作台旁邊之後那幾個研究員便在那魔偶身上看了一會,然後指了幾個部件道:"這幾個都是我們照著你們行會的機動天使仿制的零件,因為收集來的殘骸中這幾個零件總是被破壞的很嚴重,所以我們只能自己仿制了.我們可以肯定,這幾個零件和我們當初的設計並沒有任何改變."

聽到他們的話,我們行會的研究員立刻一揮手道:"那就趕緊拆掉,無關的東西都拆掉,剩下的就是關鍵部件了.對了,你們就仿制了這麼幾個東西嗎?其他的東西是哪來的啊?"

那幾個研究員中的一個道:"除了這些之外,我們還仿造了一些,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造型似乎和原來的設計不太一樣了,應該是在他身體愈合生長的過程中發生了改變,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零件引起的變化."

聽到他這麼說,我突然想起來了之前好象有研究員說過這東西身上有個他們也不知道的外來零件,如果這家伙的身體上真的有什麼秘密的話,在那東西之中的可能性絕對超過百分之九十九."喂,你們之前不是說有個外來零件嗎?是哪個?"

"外來零件?"之前的戰斗記錄中沒有我和研究員說話那段,所以我們行會的研究員並不知道什麼外來零件.

那個我帶回來的研究員趕緊將之前告訴我的東西又和我們行會的研究員說了一遍,我們行會的研究員一聽立刻就興奮的問道:"有這種東西不早說?快點告訴我是哪個東西?"

"就是這個."那研究員指著一個結構看起來到是一點也不複雜的東西說道.

"快,趕緊把它拆下來."我們行會的研究員興奮的指揮著旁邊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那東西給拆了下來,然後放到了一個專門的操作台上.除了兩名低級研究員繼續負責拆解那個魔偶身上的變異部件之外,周圍的其他幾個研究員也都迅速的圍了過來開始觀察起這個特殊零件來.

被拆下來的這東西在外觀上到是沒什麼特別之處,其結構有點像是一塊放大了很多倍的男式手表.當然這指的是外形類似,這東西上面可是沒有指針和表盤.

因為從外觀上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所以研究員們很快便想到了他們的慣用手段——拆.

凡是搞研究的都喜歡拆東西.生物學家喜歡把動物切片,機械專家也喜歡把機械拆成一堆零件.眼前這個東西外面明顯有保護殼,不打開是看不到核心結構的.不過,就在他們准備對這東西下手的時候,那玩意卻突然發生了驚人的異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八十六章 靈魂抽離     下篇:第十九卷 第八十八章 詭異的靈魂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