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八章 先打小怪再搞BOSS  
   
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八章 先打小怪再搞BOSS

聽到我的念叨,旁邊的米拉詫異的再次轉頭看向了我這邊."怎麼啦?"

"那家伙……!"

"嗯?"

"還沒死."

"什麼?"米拉驚訝的看著我愣了好一會,然後才突然從本體狀態還原到了人形,然後拿著她的兩柄劍就沖進了那邊的洞穴之中.

雖然知道那邊的那家伙不太好對付,但米拉也不是好惹的,所以我並沒有急著過去,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這邊的龜丞相和那只超級大肥狗身上.

擺好姿勢,我手腕一翻,雙手刃爪瞬間彈出,不過我還沒來及沖入戰團卻先是被後面傳來的巨力給一把推到了旁邊.

"哪呢哪呢?超級生物在哪呢?"諾琳像急著看熱鬧的小朋友一樣興奮的沖了進來,可憐的是我這個擋了路的倒黴人士直接被她給推飛了出去.

"咦?難道那個生物那麼厲害?居然連你也打不過?"跟在諾琳後面進來的魔偶佳哈看到我扒在旁邊的地面上後非常驚訝的問了出來.他之前被我抓來的時候可是充分領教過我的實力的,當然也正因為他知道我的戰斗力,看到我這麼狼狽的趴在地上才會這麼驚訝.畢竟能把我這麼強的人都打成這樣的肯定更厲害.在這種小地方能碰上這樣的生物,也難怪魔偶佳哈會驚訝了.

"諾琳你怎麼回事?"我一邊扶著牆從地上爬起來一邊生氣的質問道.

"咦?紫日會長你在這里啊?"諾琳好象從來沒看到過我一樣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問道,那無辜的眼神搞的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她了.

"算了算了!"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對她道:"看上哪只怪物了?先說好,有一個已經被干掉了."

諾琳聽說已經被干掉了一個連忙轉頭看向了那邊,結果果然看到了地面上的那只被切成了兩片的兔熊,不過她只是看了一眼之後就把注意力移開了,因為她發現了更令她感興趣的東西.

"那個那個,我要那個."諾琳指著那邊正在戰斗的大胖狗叫喊著:"快幫我抓住它,我要那只狗."

我轉頭看了一眼那邊的巨狗,然後問道:"旁邊的龜丞相呢?"

"不要,我就要那只大狗."

我點點頭道:"行,既然你要我就幫你弄來.不過你是要活的還是死的?"

"活的活的,死了就不好玩了."諾琳興奮的說道.

"什麼?不好玩了?"我驚訝的看著諾琳問道:"你到底是抓實驗材料還是想要寵物啊?"

聽到我的話諾琳立刻轉頭看向我,然後雙眼閃著晶瑩的星光說道:"我就是喜歡嗎!難道不做實驗你就不給我嗎?"

"行,算我怕了你了.我幫你抓還不行嗎?"沒辦法,諾琳的無敵星星眼簡直都快趕上公主的魅惑之眼了.話說當初佳哈到底是怎麼她來的啊?這哪點像構裝生物嗎!

無奈歸無奈,抓還是要抓的.不過,想要抓那只大胖狗,首先就得先把旁邊的龜丞相干掉.那只龜丞相的輔助法術實在是比較討厭,而且這個家伙還有個比較惡心的群體攻擊技能,如果不把它先搞掉,想活捉那只大胖狗就會變的比較麻煩.

"幸運,瘟疫,去擋住那只狗."迅速召喚出兩條龍來干擾那只狗的戰斗,然後我自己又迅速召喚出了凌和小純,然後自己沖向了那只龜丞相.

看到我沖過來,那龜丞相立刻朝我放出了一道灰黑色的射線,一看就知道是某種削弱性質的輔助法術.不過,它的法術才剛射到我身上,一道白光便也同時照到了我的身上.有小純在旁邊站著,任何詛咒之類的法術都別想能生效.那龜丞相的法術雖然命中了我,但是都還沒來及生效就被小純給中和掉了.

在小純組織了那個削弱類的法術同時,凌也出手了,而且一上來就是大招.只見她單手向前一指,一團黑色的光球便由她的手指尖發射了出去,然後瞬間命中了龜丞相的腦袋.只是,被命中的那龜丞相並沒有出現任何受傷的跡象,搞的它自己都愣了一下.不過,它才剛從驚訝中恢複過來,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因為當它想要使用法術還擊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它的法術放不出來了.

剛剛凌使用的並不是什麼低級法術,而是對法師來說的最強技能——禁魔.只要被這個法術命中,目標生物就會在一定時間內完全無法使用任何法術,甚至連魔力都感覺不到.至于這個有效時間,那得看目標生物與使用技能的生物之間的實力高低才能決定.

凌的實力不用說,怎麼著也是女神來著.至于龜丞相嗎……就算是原版的也不過是龍王的一個謀臣而已,和凌的實力差的不止是十萬八千里那麼簡單.被凌的這記禁魔給命中的龜丞相起碼幾天都用不出來任何魔法,而一個放不了任何法術的輔助單位,那還能有什麼作用?

發現自己法術失靈,那龜丞相立刻轉身就想跑,但是我們行會的玩家卻是迅速堵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個人還直接朝他劈出了一刀.不過,就在那刀即將砍到龜丞相的腦袋上之時,那龜丞相卻是使出了烏龜的保命絕技——縮頭功.

烏龜身上那身殼在自然界中可是出了名的硬,龜丞相既然是進化版烏龜,那龜殼的防禦力自然只會更強.這龜丞相突然把腦袋這麼一縮,那玩家的刀便猛的斬在了它的龜殼上發出了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並濺起了一片火星.

發現一刀沒砍到,那玩家到也不傻,直接把刀一翻,變成刀尖朝下,對著龜丞相的腦袋縮進去的那個洞就刺了下去.雖然烏龜會縮腦袋,但並不能完全封閉自己的烏龜殼,按照一般思路,這一刀下去絕對能要了龜丞相的命.可惜,雖然龜丞相的屬性接近烏龜,但是這家伙畢竟是烏龜加強版,那麼既然升級到2.0版了,那自然是要有點新功能的.

當.沒有預期中的血水飛濺,這一刀依然發出了撞擊金屬一般的聲音.那龜丞相的烏龜殼上位于腦袋的這個位置上居然有一個類似于防護罩的東西,當龜丞相把腦袋縮回去之後,這個防護罩剛好能保護住它的腦袋上方的這個洞口,使之不會像真正的烏龜一樣碰上有尖嘴的生物就完蛋了.

"很不錯的能力啊."看到那名玩家居然沒能突破那龜丞相的防禦,諾琳卻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搞的本來已經沖到龜丞相身邊准備補刀的我也硬生生的刹住了原本計劃好的致命攻擊.

一腳將龜丞相踹翻在地,然後踩在它的肚子上,我轉身看向諾琳問道:"這個到底要不要?"

"要,這個也留下吧."

我點點頭,然後轉身拿出永瓻著那只龜丞相道:"如果你是真正的烏龜精應該是會說人話的吧?投降的話,我可以饒你一命."

果然,我才說完,那龜丞相的聲音便從它的烏龜殼里傳了出來."哼,就算你們能封了我的魔力又如何?我這身龜殼可是練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而且我們龜族別的特長不多,就是特別長壽.你們如果不介意,我大可以跟你們耗下去,反正就這樣不吃不喝,幾萬年我也死不了.你們要是有耐心的話就等到我餓的熬不住了爬出來你們再讓我投降吧."

"哈哈哈哈!你到是知道自己的長處,可惜啊……"我突然將永睄C在那家伙的烏龜殼上輕輕一點,帶有切割規則的永睄C就仿佛切豆腐一樣直接穿入了它的龜殼之內紮到了它的身上.

"啊……"吃疼之下龜丞相忍不住叫了起來.

聽到它的慘叫聲,我又把劍拔了出來,然後問道:"現在明白了嗎?你的烏龜殼對我來說不比木頭堅固多少,要殺你只要一劍就行了,連一秒都用不到.既然你說你們烏龜壽命長,那就是說你還有很長的命可以活,我想你不會這麼想不開要提前結束自己的生命吧?"

"行行行,別紮了,我投降還不成嗎?"知道它的殼擋不住我的劍之後這個老滑頭到是也夠干脆,直接就投降了.不過想想烏龜的性格,這到也符合它們的習慣.

沒有了龜丞相的魔法輔助和大范圍魔法牽制,旁邊那只大肥狗立刻就被我們的人給堵到了牆邊上,而我則是微笑著走到了那只大肥狗面前說道:"既然龜丞相是懂人話的,那麼戰斗力更強的你應該也不是什麼都不懂吧?現在給你個機會,和那邊的龜丞相一樣投降我就放過你,不然的話……"

"啊汪……"出乎我的意料,那只大狗在聽到我的話之後並沒有回答我的要求,反而是朝我發出了一聲奶聲奶氣的狗叫,然後便一點也不奶的撲了過來.

"我靠!"沒想到那條大肥狗居然突然撲過來,情急之下我直接將永睄C橫在面前雙手頂住劍身硬擋了一下.只聽當的一聲,我和那條大肥狗便各自向後彈開,只不過我是向後滑行了十幾米,而那條大肥狗則是被彈回了牆邊又撞到了牆上.

剛剛這一下顯然我們倆在力量上應該是差不多的,不同的僅僅是那家伙比我重了好多,所以在力量對等的情況下硬碰硬還是我吃虧.

"混蛋,不挨打你不痛快是吧?"我說著便將永睄C一抖向地上一揮,嘩啦一聲永睄C便在空中散開變成了一條兩丈長的金屬軟鞭."都給我閃開."大聲喝退了圍住那大肥狗的本行會玩家後我便將鞭子在頭頂上舞了一圈,然後猛的向前揮了出去.

啪.大肥狗在鞭梢及體的瞬間猛的向側面一閃,鞭子猛的抽在了它背後的牆壁上發出了有如鞭炮一般清脆的炸響聲,伴隨著那聲音,牆壁上的岩石也是瞬間炸裂,碎石片和石粉四下飛濺.

看到鞭子的威力後那大肥狗也是嚇了一跳,它沒想到這東西威力居然這麼大,不過還沒等他緩過神來,一陣帶著呼嘯的鞭子聲便又壓了過來.雖然它立刻就做了反應,但還是慢了半拍,鞭子在它啟動的瞬間結結實實的抽在了它的腰上.一聲打沙袋一般的悶聲響起的同時還伴隨著一陣狗被打疼了的慘叫聲,血水伴隨著一條帶著白毛的皮膚被鞭子硬生生的給刮了下來,疼的那大肥狗一邊慘嚎一邊夾著尾巴躲到了牆角.

看到那大肥狗知道怕了,我又立刻將鞭子往回一收,呼嘯的鞭梢在空中帶起一陣破風聲,那大肥狗趕緊把尾巴夾的更緊了.

"最後一次機會,投降……或者被我活活抽死.你自己選擇吧."

"嗚嗚……!"那大白狗發出了一陣嗚咽聲,然後把自己縮到牆角團成了一團,而且身子還在不斷的發抖,能看的出來,它的顫抖不光是因為害怕,更多的是疼的.

不要小看鞭子.這東西殺起人來可能不如刀啊劍啊的來的直接,但要說哪個更痛苦,鞭子肯定比那些東西厲害多了.人的身體感應到疼痛是因為神經會傳遞疼痛這樣的信號給大腦,所以才會疼.但是,刀劍會直接切斷傷口處的神經,你實際上感覺到的疼痛並不是直接受創的傷口處傳來的疼痛,而是傷口附近的神經傳遞的信號,因此最疼的那部分你其實根本感覺不到.但是鞭子不同.它不會對神經系統造成毀滅性打擊,而且鞭子比刀劍都要寬,它會同時傷害很大一片面積的肌肉和表皮組織,這就造成疼痛區域的面積大了很多,自然痛苦也會更大.所以從古至今的刑罰之中鞭子一向都是刑具中的必備存在.

"知道怕了嗎?"看到那大肥狗瑟縮的樣子,我將鞭子垂在地上放緩了口氣說道:"知道怕就給我過來,到這里來."

那大肥狗膽怯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手里提著的鞭子,最後還是顫巍巍的向我這邊移動了過來.

看到它果然聽話過來了,我便將手一抬,嚇的那大肥狗立刻又是一縮.不過想象中的痛苦並沒有發生,永矞@在被我甩起來之後便迅速往回收縮,最後咔的一聲全部縮入了我手上的握柄中,最後連握柄都縮進了我的手里變成了一枚圓球被我裝到了左手的手背上.

"來,過來,到這來."收起永痟穡漱j肥狗再次招了招手.

可能是因為鞭子不見了,對方的膽子到是大了不少,不過那家伙也不傻,知道如果反抗隨時可能再次挨鞭子,所以它還是乖乖的走到了我的面前.

"坐下."我像訓練小狗一樣命令道.

那大肥狗果然也是聽話的蹲坐了下去,樣子到是挺乖巧的.看他那麼配合,我便向旁邊的小純示意了一下.小純順手扔了個治療術過去,鞭子產生的傷口瞬間便愈合如初了,除了傷口還有些癢之外就仿佛那傷口從未出現過一般.

"現在明白了嗎?聽話你就不會疼,不聽話就要挨鞭子."我說完又伸出手道:"過來,把頭低下來."

大肥狗聽到我的命令立刻把腦袋低了下來湊到了我的手掌之上,而與此同時我的手上白光一閃,大狗立刻發出了一陣白光縮成了一枚晶瑩的白色魔寵蛋掉到了地面上.

"接著."將地面上的白色魔寵蛋撿起來扔給諾琳之後我便帶著魔寵們和周圍的玩家,NPC以及機動天使一起走到了米拉打穿的那個洞里.

這個大洞的另外一邊連接的洞穴比我們剛才戰斗的那個還要大了很多,在小純啟動了大范圍光明術之後,我們甚至還是看不到洞穴的另外一邊到底延伸到哪里,可見這個洞的巨大程度非常之恐怖.不過,這個洞雖然很大,卻並不適合用來修建秘密實驗室.或許我們進來之前這里還是個不錯的秘密實驗室修建地點,但是現在它是絕對不適合修建任何建築的,因為這洞明顯已經快塌了.

轟.就在我們還在觀察整個洞穴之時,就見米拉以本體狀態從洞穴的右邊直接飛到了左邊的牆壁上,然後轟的砸出了一個龍形大坑.不過還沒等被砸飛起來的煙塵落地,那煙塵之中便射出了一道水桶粗的紅色光束瞬間將再次撲上去的黑色身影轟飛了回去,然後米拉又從煙塵之中沖了出來和重新爬起來的黑色身影扭打成一團.

看到剛剛被這倆家伙砸出來的大坑和附近牆壁上的裂紋,我們已經明白了這個洞將來的下場.估計等不到他們結束戰斗洞就得先塌掉.

"會長,不能讓他們再這麼打下去了.洞會塌的!"站在我旁邊的一名玩家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大概是為了證明他說的沒錯.他這邊話音都還沒落,那邊的洞內便突然傳來了咔的一聲斷裂聲,跟著遠處的一大片洞頂便整個塌了下來.正糾纏在一起的米拉那對面的龍形怪物趕緊放開了對方轉身跑向了我們這邊,當然一路上他們還不忘互相陰對方幾下,希望對方跑慢點被砸死才好,只可惜兩邊都在防備著對方,所以這種互相下黑手的行為也沒能影響到對方,最終雙方都跑了出來.

"先退回去,這邊不能呆了."看到崩塌的洞頂裂縫逐漸向我們這邊延伸過來,我趕緊帶著大家又跑回了之前的洞穴,而米拉和那只怪物也是一起沖了出來.幾乎就在他們跑出來的瞬間,那邊的洞穴便整個塌了下來.位于洞穴頭頂上的山林之中,有一大片山體都是突然向下一陷,變成了一個大坑,而同時下方我們所在的洞穴也被漫天的煙塵給完全塞滿了.

"啊!誰偷襲我?"正當我們這邊被煙塵覆蓋之時,我旁邊的一名玩家忽然叫了起來,我不用想也知道是那怪物干的好事.不過現在到處都是灰塵,我根本就看不見東西.我的能力是黑暗視覺,可不是透視眼,煙塵的阻擋作用對我也是一樣有效.

"那家伙要跑!"發現問題的可不止我一個,聽到叫聲旁邊的玩家也反應了過來.

既然眼睛看不見,那就干脆不用眼睛.我直接朝前一揮手:"夜月,幫忙."

當.夜月剛一出現便架住了突然襲來的一柄長刀,跟著她便揮起另外幾只手上的蛇劍朝著對面攻了過去,而對方則是迅速運起手中大刀拼命隔擋,一時之間只聽到周圍叮叮當當的武器撞擊聲響成一片.

"夜月.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武器撞擊聲?對方不是條龍嗎?"米拉在一邊因為看不見而大聲叫道.她還以為夜月在煙塵中搞錯了目標,所以連忙出聲提醒.

不等夜月出聲我便解釋道:"我們的目標是個會變身的家伙,雖然不知道他的變身能力到底是什麼類型的,但是可以肯定它會變身.你剛剛看到的龍形只是他的一個變身形態而已,現在他應該是變成了人形,而且不知道從哪搞了把兵器."

聽到我的解釋附近即使有誰不明白的現在也都清楚了,不過這里現在完全被灰塵給塞滿了,根本啥也看不見,所以大家雖然急卻也無能為力.

"這該死的煙塵,要是有個淨化器就好了!"小純在旁邊抱怨道.

"淨化器?"我突然愣了一下,隨後便反應了過來."小龍女."

"在.咦?這里……?"

"先別管,給我們弄點水把這里的灰塵都給我弄下來!"

"明白."小龍女直接打了個響指,周圍突然便是轟的一聲,所有漂浮在空中的煙塵一瞬間就全部消失了,但後果卻是現場的所有人都變成了泥猴子.看到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小龍女連忙不好意思的道歉道:"意外意外!抱歉抱歉!"

其實剛剛小龍女用的只是兩個很簡單的法術——云霧術和重力術.云霧就是懸浮在空氣中的微小水滴,而遮擋我們視線的東西其實就是飄在空中的塵土.這塵土一沾水,自然就變成了泥漿,再配合上重力術,突然變重了很多的泥漿是根本無法懸浮在空氣中的,所以就一下全部砸到了地上.只可惜地面上不是空曠的無人區,而是有我們這一大幫子人在,所以我們就倒黴的全部被澆了一頭一臉的泥漿.

"行了,先別管泥漿了.過去幫忙,先把那家伙放倒再說."我指著正被夜月打的左擋右支的那個已經變成了我身邊一名玩家的形象的家伙說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七章 奇怪的組合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零九章 神仙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