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史上最快的競技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史上最快的競技

"女人?"看到來人我略微驚訝了一下.

對方對我的表現似乎相當不慢,略微有些生氣的說道:"怎麼?你覺得女人不能參加格斗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不是這個意思還是說你看不起女人?"那女人仿佛只斗雞一般向我靠了上來,看那架勢大有我說的她不滿意就跟我開戰的意思.

槍神大概也知道這女人的脾氣不大好,一看我們有要打起來的趨勢,趕緊圓場道:"好了好了,雅斯娜你不要再說了.紫日會長肯定不是那個意思.一會你們就要上場了,你們還是好好商量下一會如何配合吧."

"配合?"我略帶驚訝的看向槍神."你們的戰斗到底是什麼規則啊?難道不是車輪戰或者單人擂台賽嗎?"

槍神搖頭道:"不是,我們約定的規則是混戰."

"混戰?"

"就是兩邊都一次性把三個人都派上場,然後直到其中某一方沒人站著了,就算結束."

"原來如此."我想了想道:"那就需要好好設計一下了.哦,對了,魔寵什麼的是不是也不能用啊?"

槍神點頭道:"那當然,不然你一個人上去就什麼也不用比了,幾萬召喚生物一起撲上去,踩也踩死他們了."

"除了不能召喚生物,還有必須三個人一起上之外,還有什麼規則沒有?"

槍神向之前那個猛男示意了一下,然後那個叫羅根的猛男便走動走過來給我介紹道:"一會比賽開始之後場地的四周會被隨機扔下一些武器,但是那些武器的攻擊力都很低,數據全部都是參照現實中的武器數據設計的.我們自己的裝備需要提前脫掉,因為不算屬性還占負重,會影響我們發揮.為了方便戰斗,最好只穿短褲進場,這樣比較方便,方正穿裝備也沒防禦力."

"場地中的隨機武器有哪些?"

"刀槍劍戟,什麼東西都有,不過樣式是隨機的,可能只有重劍,也可能會是短劍,總之樣式和數量都不固定.另外,場地中還會有些盾牌出現,但是只有木盾,至于盔甲就不要指望了,那種東西不會出現的."

"還有什麼要注意的?"

"嗯,還有就是需要注意我們的生命值和體力.雖說是仿照現實總的數據,但為了戰斗看起來夠刺激,我們的生命值和體力會比現實中的增加大約三到六倍,也就是說在現實中可能威脅到生命的傷害在這里可能根本就不致命.當然,要害攻擊依然奏效,而且看起來絕對是血肉橫飛.至于其它,如果你在現實中打過架,基本都是一樣的."

"如果只是這些應該問題不大."

雅斯娜忽然插嘴道:"看你這副小身板,一會可別拖後腿."他說著還敲了敲我的盔甲."穿著這身東西你是世界第一,脫光了是第幾你自己清楚,要是實在打不過你就退到我和羅根背後來,抽冷子上來幫忙就行了,注意不要擋著我們的攻擊路線."

聽到雅斯娜挑釁的話,我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微微一笑,並沒有和她爭辯.雅斯娜看我不搭理她,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晃悠著跑去找槍神說著些什麼,我看她走開了之後才轉向了羅根小聲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一會開場之後你能先不要出手."

羅根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隨後便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雖然看起來似乎是那種連腦袋里都長肌肉的類型,但羅根的表現卻是出呼意料的精明,反到是長著一副娃娃臉的雅斯娜像吃了炮藥一般,逮誰嘣誰.

在我們到場之後現場很快就來了很多觀眾,估計是早知道今天晚上會有一場大型比賽,所以早早的就來搶位置准備參觀.不過,今天注定他們是白來了.因為我根本沒打算跟對方玩.

隨著觀眾們的陸續湧入,野蠻競技場中最熱門的話題——賭戰也終于拉開帷幕.會場的主持者很快便開出盤口,隨著兩個主持人一問一答的介紹著黑桃皇後方的陣營信息,下方的盤口也紛紛開放,來參加的客人可以根據自己的猜測和喜好下箸,而隨著不斷下箸的比例變化,盤口上的雙方陪率也在不斷變化,這種即時的陪率變更在國內很少見,但是在美國這邊卻很常用,據說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防止某些數學特別好的人用公式計算勝率穩贏不虧.

因為買了兩邊的不同勝負,場內的觀眾也開始逐漸分出了陣營,大家都希望自己買的一方獲得勝利,而拼命詛咒對方失敗.當然,這種叫囂純粹是在發泄情緒,對比賽結果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影響的.

隨著黑桃皇後一方的人員介紹完畢,台上的主持人便開始昏天黑地的一通亂侃,直到一個工作人員小跑著送上了一張紙條後,其中那個主講的主持終于拿著那張紙大聲的念道:"各位,我這里剛剛拿到了槍神一方的出戰人員信息."

聽到這個聲音,下面的會場利馬就安靜了.之前很多買槍神贏的人都是抱著賭博的心理才瞎猜,他們的依據是聖槍盟本身實力比較強大,應該能招攬到比較強的人.不過,相比之下買黑桃皇後的人還是要多出很多,畢竟槍神這邊的人員能不能打都還不知道,可黑桃皇後的三個出戰人員中有兩個已經是出了命的能打,在這樣的情況下,買黑桃皇後的人自然比較多.但是,不管是買了黑桃皇後還是槍神一方勝利,或者干脆還沒下箸,只要是想要參與的人,無不對槍神這邊的出場名單異常關注,畢竟知道兩邊的大概實力後,判斷就要容易多了.

見下面突然安靜了下來,主持人也知道大家都是急著聽信息,所以他便直接念道:"槍神一方出戰人員中的第一位是……羅根."

讓我比較意外的是羅根似乎在這里很有名,主持人剛喊完名字下面的人就沸騰了起來,顯然那幫瘋狂的賭徒大多都知道羅根,不然絕對不可能剛聽到個名字就這麼熱鬧.

好不容易等下面的人安靜了下來,主持人又接著說道:"聽到羅根的名字你們就這麼興奮了嗎?你們也太容易滿足了吧?你們知道槍神請來的第二位是誰嗎?她就是……我們的雅斯娜小姐."

嗡……之前羅根的名字只不過是讓下面的人哄鬧了一陣而已,現在卻仿佛是在人群中扔了枚重磅炸彈,整個競技場都跟開鍋了一般,眾人叫喊著四處奔跑,不知道的人剛一進來還以為進瘋人院了呢.不過,哄鬧只是暫時的,很快人群就恢複了冷靜,但是他們並沒有停下來,而是開始瘋狂的擠向下箸的地方要買槍神贏.當然,這種瘋狂搶夠雖然看起來人多,實際上也只是會場中的一部分人,畢竟黑桃皇後手下的那兩名黑拳冠軍也是出了名的競賽殺手,絕對不是可以忽視的角色.雅斯娜的名號雖然很響亮,但畢竟對方也有高手,所以能夠被拉過去的只是些之前猶豫不決的人而已,並不是所有人都決定轉換陣營.

"看到了嗎?"雅斯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挑釁的說道:"在這里,決定勝負的是我們這些黑市拳手,而不是你們這些排行榜上的所謂高手.脫掉了盔甲你們什麼也不是."

我不解的看了一眼雅斯娜,不是不明白她說的意思,而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老跟我過不去.雖然之前我講話沒注意,可能有點觸怒了她,但是一般人根本就不會在意這個事情,況且像她這樣反複找我麻煩就明顯太過激進了.

"我們之前有過沖突嗎?"

雅斯娜被我問的一愣,隨後便瞪了我一眼轉身離開了,搞的我一腦袋問號.不過我並沒有打算去搞清楚她這麼討厭我的原因,反正我們只是臨時組隊,之後又不會有什麼交集,我才沒空去管她的心情呢.

主持人在上面介紹完了雅斯娜的各種信息後,又再次道:"現在,各位一定對槍神請來的第三位高手非常好奇.連羅根和雅斯娜都被放在了他的前面,這個人會是誰呢?他就是……世界戰力榜第一的紫日."

和之前兩個名字出現時的爆發與混亂不同,隨著我的名字喊出,整個競技場就仿佛時間突然停止了一般,瞬間就變成了一片鬼域,靜的落針可聞.

"哈哈哈哈……"槍神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的名字還真有殺傷力啊!"

"給你說的我好象惡魔一樣."我說完不等槍神繼續胡侃便直接問道:"我們什麼時候進場?晚上我還有點事情,不想在這邊耽誤太多時間."

"很快.最多再有幾分鍾就到時間了.當然,你要用多長時間結束戰斗就不是我能預測的了."

雅斯娜果然是不放過任何一個諷刺我的機會,直接開口道:"只要你別拖後腿,一小時之內我就能結束戰斗.你要是表現的稍微像個男人一點,說不定半小時就夠了."

對于她的諷刺我根本懶得理她,直接轉身回頭看台邊看著下面的人流突然恢複活動開始瘋狂的擠向下箸點准備大量買入槍神贏,畢竟我的威名那也是如雷貫耳的,雖然大家都不知道我現實中的格斗能力到底如何,但至少游戲里的戰力榜第一,沒有屬性和裝備也不至于弱到哪去吧?

就在下面的人瘋狂的擁擠著想下賭注的時候,我們所在包廂的門忽然被敲響了,等槍神喊了一聲,外面的人才走進了房間,然後通知我們可以去比賽等候區了.

跟著那個家伙下到競技場的等候區,然後在這里脫掉身上的裝備.羅根直接將裝備暫時寄存在了保管員那里,我當然直接扔鳳龍空間了,而雅斯娜好象也有空間裝備.

羅根那家伙看來也是經常混這邊的,脫完裝備居然從保管員那邊弄了件好象皮甲的東西穿了起來.當然,這個東西其實裝飾作用居多,畢竟競技場規則說了,不計算裝備屬性.再說這家伙的皮甲貌似也過于輕便了一點,除了在肩膀和胸口有一點點防護外幾乎就剩下幾根皮帶了.

雅斯娜和羅根差不多,她也有自己的專用裝備.不過她的裝備不是皮甲,而是一套設計的好象湧裝一樣的緊身衣,而且在手腕腳腕以及腰上還有不少裝飾品,看起來像演出服多過戰斗裝備.

羅根看了看我只穿一條褲衩的樣子,然後問道:"這樣你是不是不習慣?需要的話我還有套類似的皮甲,調整下皮帶的位置你應該能穿."

雅斯娜理所當然的繼續諷刺道:"就他那小身板,穿不穿有什麼區別?"

雖然她是在諷刺我,但這話她說出來到也不算多過分,因為雅斯娜本就有接近一米九的樣子,而且她的身材也是相當健美的那種,雖然沒有誇張的肌肉,但絕對比東方美女們豐滿多了.相比之下我這種身高體重,在她面前被叫做小身板也不算錯.

我照舊無視了雅斯娜的諷刺,然後感謝了一下羅根的好意,最後從鳳龍空間里翻了一套白色的練功服出來.這套服裝是玫瑰幫我買的,當然功能絕對不是穿了好看的,而是用來偽裝的.因為我經常需要偽裝潛入各種地方,所以各種風格類型的服裝都需要准備一些,這套中國道教風格極為明顯的白色練功服就是這堆偽裝用服裝中的一件.當然,我自己其實也滿喜歡這套衣服的.純白的褲子相當寬大,不管你做什麼動作都不會受到束縛,上面的白色長褂也是古代風格的,在正面靠左的位置還繡了一條從左肩一直延伸到長袍下擺處的金色神龍作為點綴,這整件衣服上唯一的點綴物讓整套服裝看起來都靈動了不少.

看到我拿出腰帶和腕帶將袖口和腰部都紮緊之後,羅根的嘴都有點合不攏了.看他這個癡呆樣,我干脆用手在他面前揮了揮道:"喂,回魂了.拜托,我又不是大美女,你用這種眼神看我干什麼?別告訴我你有那方面愛好."

羅根聽完我的話趕緊否認,他可不想讓我以為他性取向有問題."不不不,我對男人沒興趣.我只是驚訝你居然要穿這樣出場."

"怎麼了?這里還有著裝要求嗎?"

雅斯娜找到機會就開口諷刺道:"他是怕你一會被人砍的滿身血,你這麼一身白,絕對夠壯觀."

依然不去搭理雅斯娜,我直接對羅根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被那些人碰到的."我說著又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後感歎道:"要是有把扇子就好了,那樣才像翩翩公子嗎.哦對了,還應該弄塊玉掛腰上."

我正在那研究應該再配備哪些小裝備,忽然就聽外面喊道:"請雙方人員進場."隨著聲音,我們前面的那道閘門也自動升了起來.

"好了,該我們出場了."羅根說著便率先走進了競技場,雅斯娜也立刻跟了上去,而我則是最後一個走出來的.外面的人顯然已經習慣了羅根和雅斯娜的裝扮,所以看到他們出來也沒啥太大反應,到是我出場的時候全場再次失聲.以前見到的我都是惡魔降世一般的場面,今天我突然換了一身白,打扮的跟個古代的公子哥一般,這形象也確實反差太大了點.

槍神看到我的樣子也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大笑了起來,後來干脆笑的拍桌子打板凳的,也不知道樂個什麼勁.在競技場對面,同樣的閘門內也陸續走出了三個人.和我們的出場不同,那三人中的兩人受到了觀眾的熱烈歡呼,還有人叫囂著讓他們把我打成豬頭讓我知道知道什麼叫格斗.

主持人見雙方人員出場之後便一如既往的鼓動了一下氣氛,然後便請對面的黑桃皇後和槍神一起站到了競技場的露天看台上.在宣讀完賭約後,主持人又詢問了一下雙方是否後悔,結果兩邊都表示不後悔,于是這條輸了就必須答應對方任意一個要求的賭約便正式通過.不過,我在下面看著台上那個和槍神站在一起的女人,總覺得她和槍神之間的氣氛相當詭異,也說不上來是種什麼感覺,反正不太像敵人就是了.

等兩邊確認了賭約有效後,主持人便一聲大吼,宣布比賽開始,十多件各種各樣的武器與兩面盾牌被拋入了場中,很不巧的是有一柄彎刀直接掉在了對方一個人面前,而離我們最近的一把武器居然是個短柄的鐵錘,而且離我們起碼有七八米遠.

"殺啊……"

"干掉紫日那個雜碎."

"讓黃皮猴子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

看到對方拿到武器,看台上不少激進的美國玩家都吼叫了起來,叫喊著讓他們教訓教訓我.聽到助威的叫喊聲,對方三人也是明顯興奮了起來.不過這三個家伙明顯都不是新手,興奮歸興奮,輕敵冒進的蠢事他們還干不出來.

可惜,雖然他們干不出冒進的事情,我身邊的雅斯娜卻是干的出來.我估計她是急于表現她比我強,否則以她在這里能積攢到如今的人氣,不應該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可惜,賭氣的人是無法用常理來判斷的.

看到雅斯娜居然沖了出去,羅根先是看了我一眼,在我點頭之後便立刻轉身朝我們身後落下的一柄戰斧跑了過去.那把戰斧雖然離我們不是最近的,但是因為在我們背後,所以羅根絕對來得及搶在對方之前拿到它.

就在羅根拿到斧頭的同時,雅斯娜也終于沖到了對方面前.因為早知道她的實力應該不錯,所以在看到她沖到對方面前後便展開關節技和對手扭打成一團我也沒啥驚訝.

我們這邊,我從開場開始一直就沒動過.雅斯娜直接沖了上去,羅根卻是去拿武器.對方的三人中有兩個家伙第一時間反身去撿武器去了,之後之前就恰好拿到一柄刀的那家伙和雅斯娜打了起來.可惜那家伙的刀拿了跟沒拿一樣,剛開打就被雅斯娜一個反關節給扳下來踢飛了出去.

沒了武器的那家伙看起來似乎比雅斯娜要弱一些,雖然他的拳頭也是虎虎生風,但打了半天愣是一拳都沒打中,到是雅斯娜在那家伙身邊來回穿梭,一會的工夫已經把那家伙身上打的輕一塊紫一塊的了.只可惜那家伙的肉似乎比較厚,抗擊打能力不是一般的強,雖然中了N多拳,看起來居然沒什麼明顯反應.

羅根在拿到那柄戰斧後並沒有回來參戰,反而是又向一柄長劍處跑了過去,顯然他是想幫我們也拿件武器.對面的兩人拿到武器後也跑了回來,雅斯娜之前一對一勉強還占著上風,現在變成三對一,對方兩人還有武器,她立刻就頂不住了.在硬挨了對方一腳的情況下她終于還是狼狽的退回了我們這邊.

"你發什麼呆?為什麼不幫忙?"雅斯娜一回來就氣憤的沖我發飆.

我微笑著看著她,然後云淡風輕的反問:"你不是讓我不要礙你的事嗎?既然你一個人能搞定,我上去不是給你添亂嗎?"

"你……"

雅斯娜被氣的差點吐血,但是因為氣的太厲害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不過,她這邊沒反應,看台上的槍神卻是忍不住了.他直接不顧形象的爬到欄杆邊上對著我大喊:"紫日算我求你了,這是辦正事呢,你好好打行不行?捏跟她生氣別害我啊!"

我看著槍神大聲回答道:"行了行了,幫你贏下來就是了."

和槍神說完,我直接迎著對面沖過來的三人走了過去,那樣子不象是去打架,反到像是在散步.但是,就在對方跑的最快的那人沖到我面前並一刀劈下來的時候,我卻突然一個側身閃過他的刀鋒,同時右手抬起握拳,將中指的第二個關節向外略微伸出一些,跟著閃電般一拳出擊,正中那家伙的喉結處.伴隨著咔嚓一聲響,那家伙的眼睛瞬間瞪的老大,而我則是順著之前閃避刀鋒的慣性繼續平移閃過那家伙的身體,然後繼續向前用散步般的節奏向前走著.在觀眾們的眼里,我只是一個閃身繞過了那家伙而已,但是緊跟著他們就發現從我身邊沖過去的那名壯漢就這麼直直的撲倒在地,再也沒有動一下.

"嘩……"場外一片混亂.剛才的攻擊快到根本看不清,所有人都只看到我從那人面前以一個飄逸的轉身繞過他的身體,然後那家伙就自己撲倒在地不動了.那幫習慣了搏擊之類有著誇張肢體沖撞的老外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精密的東方格殺技能,這一刻的震撼絕對是一般人無法想象的.

槍神身邊的黑桃皇後看到自己的手下倒了也是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她之前就知道我很強,但她卻並不認為自己會輸,畢竟我的實力是屬性點和裝備堆出來的.在這種真實世界模式下,我的那些屬性和裝備都無法發揮作用,按照她的想法,這種狀態下的我即使強也有個限度,而她對自己的手下很有信心,相信他們絕對能戰勝我.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她的手下不但輸了,而且輸的莫名其妙.就仿佛讓一個接受過十多年專業訓練的殺手去殺一名走路都不穩的中風患者一般,這種巨大的實力差距震的現場所有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哐啷.羅根手里的斧頭直接掉到了地上都沒注意,他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讓他不要急著沖,但是現在明白過來後卻依然震驚.

沒有管其他人的震驚,我依然用我那散步般的步伐走到了第二名敵人身邊.對方直到我到了他附近才突然反應過來,怒吼一聲揮起手中的戰錘就朝我砸了過來.

在錘子掃過來的瞬間,我突然停了下來,因為預判了提前量,結果那家伙的錘子因為我突然停止而從我的面前一下滑了過去.在他的手臂因為慣性甩過我的面前之後,我迅速向前跨出一大步貼到了他的身前,然後猛的一推他的肩膀,腳下一鉤他的腳腕,本身就因為錘子揮空而失去重心的那家伙立刻被我推的身體橫向摔了出去,而且在摔倒的過程中他還在空中自轉了起來.不過,就在他落地之後,眾人卻吃驚的發現他的錘子居然因為慣性甩了一圈朝他自己的臉上砸了下來,然後就是喀嚓一聲砸西瓜一般的聲音,紅的白的瞬間鋪了一地.

眨眼之間干掉兩人,第三個家伙直接傻在了原地.不過,我並沒有因為他而耽誤時間.直接走到腦袋變形的那家伙身邊,順手拿起插在他腦袋上的錘子,然後身體後仰,猛然發力將錘子朝著第三個家伙扔了過去.那家伙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一錘命中面門,雖然沒有像第二個家伙那樣腦漿亂噴,但也是當場倒地再沒了聲息.

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不管全場癡呆的人群,我直接轉身看向主席台方向並大聲問道:"裁判?可以判決了嗎?還是說你要我再虐會尸才算我們贏?"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唬人的玩具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就是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