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就是奇跡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就是奇跡

"裁判?可以判決了嗎?還是說你要我再虐會尸才算我們贏?"

"啊?哦!勝利……勝利者是槍神代表隊."裁判被我喊過之後才恢複了正常宣布了我們的勝利,場邊的幾個閘門同時打開,一群工作人員迅速的跑了進來並分成了三撥分別沖到了三個倒地的家伙身邊.其中速度最快的一隊中的醫療人員迅速跑到一個倒地的家伙身邊,隔著老遠就往地上一跪直接滑到了那人身邊,然後將手搭在那人的脖子側面,過了幾秒他才站起來對著主席台那邊搖了搖頭表示已經死了.另外兩隊的結果也一樣,被我正面攻擊,除非我有意保留,否則不可能有人活下來.

"這不可能!"黑桃皇後簡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來.

槍神一臉賊笑的湊到了黑桃皇後身邊,然後問道:"那個……?咱們是不是可以履行我們的約定了?"

黑桃皇後聽到槍神的話憤怒的轉頭看了一眼槍神,然後又看到現場的觀眾都望著這邊,一時之間又強壓下了心中的火氣.這麼多人在場,如果抵賴當然也是可以的,但以後就別指望再有信譽可言了.在這個世界上,哪怕你是偽君子,也要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可見明面上的信譽還是很重要的,否則偽君子們直接化身真小人不就行了?

"我們再比一場."雖然心里很想賴帳,但畢竟這麼多人看著,黑桃皇後決定還是忍耐.不過,她也絕對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盡管沒有公然賴帳,卻是無理的要求道:"紫日這樣的人出場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你必須給我們公平的機會."

"協議里可是說好了的,大家各憑本事,即使能請來神族也是你的本事.我把紫日叫來那是我的能力,難道你就因為我選的人比較出名而賴帳?"

"但是你也看到了,紫日分明是耍了手段.大家身上都沒裝備,就算他比一般人強,也不至于強到那種程度吧?你看見他剛剛的戰斗方式了嗎?他身上分明還有屬性在生效,否則怎麼可能強到那種程度?"

"黑桃皇後女士,請注意你的言論."槍神都還沒來及反駁,旁邊的競技場開辦方就先開始反對了.作為一個競技場,按照事先約定好的規則公平執行就是它的根本所在,如果證明我真的在競技場內使用了屬性能力,那這個競技場以後也就不用開了.這種事情競技場當然不可能承認,別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作弊,就算他們真的給我開了後門,這種時候也必須堅決否認.

黑桃皇後顯然也不想和競技場鬧翻,在對方發出警告後便不再提這個事情,而是繼續對槍神道:"怎麼樣?再比一場,只要你贏,我保證不管是什麼要求都答應."

"即使我的要求很過分也一樣?"槍神追問道.

黑桃皇後盯著槍神看了幾秒,然後咬牙切齒的說道:"對,即使很過分也一樣."

"那你說怎麼個比法?反正我這邊就這三名幫手,你怎麼設定規則我不管,但是不能超過這個人數."

黑桃皇後略微遲疑了一下才說道:"沒問題."

槍神點頭道:"那你說我們怎麼玩?"

黑桃皇後直接向後一伸手,然後他的手下立刻遞上了一個用黑布蓋著的托盤.槍神顯然知道這是什麼,光看第一眼他就愣住了,所以才道:"你不會想跟我玩這個吧?紫日可是在我的陣營里呢?你確定不換個東西?"

黑桃皇後詭異一笑,然後道:"就玩這個,但是不用普通模式,而是依然使用真實世界模式."

"你等等."槍神轉身走到看台邊緣對我喊道:"紫日,幫我再打一場,報酬回頭補給你."

看槍神一副懇求的表情,我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下他面子,反正他也不能白讓我干活,我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直接點點頭表示接受,槍神立刻興奮的跑回去對黑桃皇後道:"好了,我們接受挑戰."

雖然上面的槍神和黑桃皇後都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可我卻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不過從槍神之前的話來看,這也是一種戰斗類的玩法,所以我根本不用擔心.凡是能用暴力解決的問題,對我來說那都不叫問題.

在雙方同意之後,黑桃皇後便將手里的東西遞給了競技場的主辦方,主辦方直接將那東西放到了一個特制的桌子上,然後啟動機關將那玩意直接嵌了進去,等那東西和桌子連接完成後主辦方才掀掉了上面的黑布.

在黑布被掀掉的同時,我和羅根還有雅斯娜突然都被傳送到了競技場的一角,而原本滿是黃沙的競技場突然一下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室內障礙運動場.在競技場變形的同時,我們頭頂也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棋盤,整個競技場內的任何人只要一抬頭就可以看到整個棋盤上的內容.

我觀察了一下那棋盤,發現這東西和我們小時侯玩的那種冒險棋很像.棋盤上畫有一個一個的格子,然後每個格子對應一種環境,參加游戲的人員每人可以擁有一個棋子,然後大家輪流扔色子決定自己的棋子移動多少步.因為棋盤上的格子中有時候會有直接向前跳幾步,或者往後退多少步之類的獎懲說明,所以色子並不是扔的數字越大越好.這種冒險棋雖然種類很多,但大致規則基本都是一樣的,而現在在我們頭頂的這個棋盤顯然就是一種超級加強版的冒險棋.

"這什麼東西啊?"我指著頭頂上那棋盤問羅根,他既然經常在這里混,對這東西應該比我了解.

果然,羅根聽我詢問立刻就給我解釋了起來."這個叫做大冒險,是野蠻競技場的一種特殊項目.我們頭頂那個棋盤其實是對應著我們腳下的這些障礙的,你看到棋盤上的那幾個棋子就是代表我們."

"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等于就是站在一個超大的冒險棋棋盤上?"

"沒錯,而且我們就是那棋子.一會比賽開始之後我們就要根據槍神扔出的點數往前走,我們先到終點,或者對方人員先死光,就算我們贏."

"聽起來滿簡單的嗎.只要槍神扔的點數夠大,我們自己保證別被機關搞死應該就行了吧?"

羅根擦了下頭上的汗水道:"正常情況下確實如此,不過今天不一樣."

"為什麼?"

"因為今天我們是在真實世界模式下闖關,沒有游戲屬性只靠現實中的體能,那些機關根本就過不去."

"機關都是固定的嗎?"

"不是."羅根道:"為了公平,比賽之前雙方可以自己雕刻一半棋盤,也可以由某一方獨立完成整個棋盤.像今天的這個就是黑桃皇後的人雕刻的,里面的機關都是他們設計的,我們只有進入對應區域才能知道具體是什麼機關."

我想了想問道:"除了不能用武器和沒有屬性輔助外還有什麼限制?"

"貌似就這些.不過這個冒險競賽還有一個與平時玩的棋盤不一樣的地方.在真正的棋盤上會有各種獎勵與懲罰格,但是在這里每個格子都是獎勵或者懲罰格,因為每個格子最終的獎懲信息是根據你的表現來決定的.在當前格的預設時間范圍內破解機關,這個格子就會變成普通格,沒有獎勵與懲罰.如果比預設時間快,就可以根據快了多少得到不同獎勵,最大的獎勵好象就是可以再扔一次色子.當然,超過時間還沒破解機關的話就要接受懲罰,一般的懲罰都是後退多少格,最嚴重的懲罰是增加下次你走到的格子里的機關難度.另外,每個格子還有個最長時間限制,超過這個限制還沒破解機關就直接把你扔回起點,算是一種很嚴重的懲罰了."

我點點頭道:"這麼說的話對我應該沒影響."

羅根善意的勸道:"你最好還是小心點,那些機關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好解決的."

我點點頭沒有再做辯解,反正一會開始競賽他們自然就明白了.

在我們這邊就位之後對方也迅速跑出了三名人員參賽.大概是因為這種破解機關需要的能力不一樣,之前的那三個家伙並沒有出戰.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他們被我打擊的太厲害,現在心理狀況出問題了也有可能.

等對方的三個參賽人員和我們站到一起之後羅根突然想起來又提醒我道:"一會從第一格開始,如果你和他們的人出現在同一格內,你就可以發出挑戰申請.對方接受之後如果戰敗,就必須後退六格,如果勝利,則你後退六格對方同時前進六格.如果對方不接受挑戰,那你就可以選擇讓他退後一格,或者自己前進一格."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不等羅根回答,上面就宣布比賽開始了.我們在競技場內因為角度問題所以看不到槍神個黑桃皇後扔出的色子,但是每次他們扔色子的時候我們面前就會出現一個半透明的色子跟著他們扔出的色子同步翻滾,通過這個東西我們就能知道要怎麼走了.

槍神之前因為還有些懷疑我脫掉盔甲後的戰斗力,所以把我放到了後面,現在他算是明白我的實力了,所以直接把我安排成了第一個出動的.不過,因為槍神那家伙非要裝紳士搞什麼女士優先,所以最終是黑桃皇後先扔色子.

滿懷憤怒的看了一眼槍神,黑桃皇後用色子向上一拋,色子飛上半空,在天上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圈後終于落入棋盤滾了幾圈後徹底停了下來.

"六點."盡管有顯示,但主持人依然大聲報出了點數.

知道點數後,站在我們旁邊的一個家伙便立刻向前跑了五格,然後在第六格前稍微停了一下便一頭沖了進去.

場面出呼意料,在那家伙進入第六格區域之後,原本只有一塊平整地板的第六格區域竟然一下變成了翻板陣,整個區域的地板分成了幾千個小方塊在不斷的消失出現,而在翻板出現的同時,格子對面與第七格連接的地方也出現了一根懸浮在半空中的手柄.任務很明顯,只要拉動手柄就能關閉機關,不過那個可憐的家伙才剛看到手柄就突然感覺腳下一空,盡管他及時的跳了起來,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比較倒黴,被他選做落地點的方塊居然也在他即將踩上去的時候消失了,結果那家伙便毫無懸念的一下掉了下去,下一秒他便直接在我們身邊冒了出來.

"哈哈哈哈……"羅根笑的非常誇張,而那個被扔回來的家伙則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才剛開局就被懲罰返回起點,雖說只退了六格,可面子上確實不好看.

槍神看到對方的第一個人居然被扔回了起點也差點笑噴了,好在他比羅根的忍耐力要好點,雖然憋的直打抖,卻愣是沒笑出來,只不過他這個樣子反到讓對方覺得更加生氣了.

"不玩就直接認輸,你不扔色子在那發羊癲瘋啊?"黑桃皇後氣憤的罵道.

槍神現在心情大好,也沒跟她頂,直接過來隨意的一扔色子.他知道我肯定能過關,所以根本不在乎扔出幾點,不過他雖然不在乎,色子卻是很給面子再次翻出個六.

其實走在後面也是有好處的,最起碼別人幫你把機關都實驗出來了.這個巨大的競技區內的所有機關基本都是隱藏的,雖然能看到很多例如吊橋,水坑,通道之類的環境,但機關沒啟動前根本無法判斷到底會是什麼樣的陷阱.

我現在要進入的就是剛剛那家伙進入的翻板格,直接走進去之後機關瞬間啟動,但是因為提前知道是翻板,所以我剛一進來就直接跳了起來.不過,如果不是我也和之前那家伙一樣倒黴的話,那就是這個房間就是這麼設定的.在我落地之前的瞬間,原本被我選為落腳點的方塊居然突然消失了.槍神看到那方塊消失嚇的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剛剛他才笑話過別人,這要是被笑回來那可就丟人了.不過他很走運,因為我不是剛剛那個倒黴蛋.

眼看著腳下的方格消失,我的身體已經落到了地面以下,但是就在我即將整個人掉下去的瞬間,我突然一把扣住了前面一塊方格的邊緣,跟著雙臂用力,就像體操運動員玩雙杠一樣借力向前一蕩,整個人從我抓住的那塊地板的下面蕩了過去,然後從這塊板對面的空白處飛了上來穩穩的落在了一塊地板上.不過,我才剛落到這塊板上,那塊板卻又是一閃消失不見,好在我反應也不慢,在那板開始閃,但還沒有消失的零點幾秒內直接向前一步踩到了前面一塊板上,然後不等這塊板消失我自己就主動跳了出去,而且是那種長距離的大跳.就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我直接飛過了半個房間,落地之後就勢向前一滾,然後雙手一撐地面雙腳朝上倒著跳起來在空中翻了個跟頭,等我落下時,腳下剛剛消失的方塊正好再次出現.穩穩落地後我立刻又是一個大跳,這次直接就到了那把手旁邊,伸手輕輕一拉,房間內的所有地板瞬間就全部出現並且合攏成了一塊.

嘟."關卡通過,評價五星,請再扔一次."

"哈哈哈哈,紫日你果然夠強."槍神興奮的那起色子再次扔出,不過這次只扔到個三,不過反正也是白拿的,他到沒什麼不高興的.

小心的向前走了兩格之後略微停頓了一下我才進入了前面的區域,這塊地方目前還沒人進入過,所以暫時還不知道是啥機關.

這個區段是一條長長的石橋,看起來好象沒啥危險的樣子.不過,就在我剛踩上橋面的瞬間,整個橋面兩側的欄杆和兩邊的大部分橋面就突然一起坍塌了下去,只剩下了中間不到半米寬的一條窄窄的通道.本來有三四十公分寬的的一條通道也算不錯了,不過,就在橋面坍塌之後,整個空間突然閃過一道白光,原本的大理石橋面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多了層冰殼.這還不算完,橋面兩邊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升上來兩排鼓風機,然後所有鼓風機一起啟動開始瘋狂的吹風,更糟糕的是那些鼓風機居然跟台式電扇一樣還能搖頭.

狹窄的橋面上加上一層冰就夠難走的了,現在還有一堆鼓風機在制造亂流,這鬼路就算是八條腿的蜘蛛站上去都得摔死,何況我只有兩條腿,即使加上手也才四肢而已啊!

"哈哈哈哈……"看我被卡在了橋頭不敢往前走,這回換對方的人大笑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就好象他們已經看到我因為超時而被扔回起點的樣子了.

不過,就在黑桃皇後的人大笑不止,槍神緊張無比的時候,我突然動了.沒有嘗試光滑的橋面,我直接一個跳躍踩到了最邊上的一台風扇上,然後在其將方向搖到對准下一台風機的時候我直接再次起跳,借助強大的風力直接跨越了本不該跳的過去的距離落到了第二台風機上.有了一次成功,之後的部分就簡單了,一台台風機這麼跳過去,很快我就到了橋那頭,而在我站到橋的那一端時,提示聲也響了起來.

嘟."關卡通過,評價五星,請再扔一次."

全場觀眾都呆住了,沒有人想到我居然又是五星評價過關.而且,眾人現在心里都在想另外一個問題——"他該不會全部五星評價一路連到底,連扔色子的機會都不給對方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史上最快的競技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可能的任務與不可能的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