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媧後裔之失落的種族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媧後裔之失落的種族

"我靠,槍神你口味也太重了吧?你花那麼大代價請我來幫忙就為了找個男寵?"

聽到我喊完槍神差點沒暈過去."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是男的了?"

"長成這種身材的女人你見過嗎?你以為是銀背大猩猩呢?"

我才剛說完,突然就見對面黑桃皇後身邊的那個斗篷人突然一掀斗篷從身前遞出一柄雙手重劍直刺我的眉心,不過,她的劍才剛刺到我面前就被一只手給捏住了.

幽靈一把捏住對方的劍後,那個女人還在用力向前推,劍身與幽靈的手指摩擦之間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噪音,不過最終那女人還是沒能拼過幽靈的力量,劍尖在距離我的眉心僅兩寸遠的地方被硬生生的攔了下來.

感覺到劍推不動了之後,那女人立刻將另外一只手特了起來一把握住劍柄,然後雙手發力猛然旋轉劍身,盡管幽靈一直死捏著劍刃不放,但對方的力量卻大的驚人,竟然將幽靈整個身體都一起帶離了地面.因為失去與地面的摩擦,幽靈力氣再大也擋不住那柄劍了,不過幽靈卻在離開地面後突然快速的從肩膀上彈出了兩門小炮,對著那女人就是兩發電光球.那女人一見電球飛出立刻抽劍後退並同時橫劍彈飛一只電球,然後閃電般一劍將另外一只電球劈碎,緊跟著她身形猛然突進沖到了幽靈面前,只可惜沒等她動,一只足可以把她的腦袋塞進去的炮口已經頂在了她的臉上.

"小姑娘脾氣還不小呢."我走過去伸手輕推了一下幽靈的炮管,幽靈立刻收回大炮退到了一邊,而那女人卻是在幽靈後退的瞬間突然啟動一劍朝我的脖子削了過來.

"啊……!"沒有任何動作,那女人的劍在即將砍到我脖子上的時候突然斷成了兩截,然後她因為一劍揮空用力過猛而一下失去平衡摔了出去.

"這是個小小的警告,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保證會有什麼結果."雖然對方是槍神指定要的人,可那不代表我就得遷就她.沒錯,之前我確實因為和槍神開玩笑的原因意外牽涉到了她,但就算如此,動手砍我也未免太過分了些.

其實那女人並不象我們之前說的一樣是那種身材魁梧的肌肉女,而我也早看出來了這點,之前這麼說純粹是在和槍神說笑而已.那女人高可能是夠高的,但絕對不粗壯,之所以看起來像肌肉男主要是因為她身上套著重型板甲,外面又罩了層超級厚的長斗篷,看起來就好象穿著斗篷的肌肉男,所以我才調侃槍神說他找了個男寵.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沉不住氣,一聽到我說她是肌肉男立刻就失控了.不過,就算我說話得罪她了,屢次下重手也確實是過分了一些.

被我震斷長劍之後那女人聽到我的警告居然不做任何停頓,爬起來直接就朝我撲了過來.我略微一個閃身讓開她的拳頭,然後伸腳一勾她的腳腕,那女人重心不穩立刻向前摔了出去.不過,她並沒有撲到地上,而是被槍神給扶住了.

"喂,紫日,好歹是我看上的女人,多少給點面子吧?"

"我警告過她了,是她非要惹我的."我說完又看了看那邊還在發瘋的黑桃皇後道:"再說人家不是還沒同意嗎?"

槍神被我一提醒也終于想起來重點了,趕緊回頭找黑桃皇後就去理論了起來,不過黑桃皇後似乎是做好了賴帳的准備,死活就是不松口.

"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要賴帳了?"交涉無果的槍神已經開始有發飆的征兆了.

黑桃皇後立刻反駁道:"我不是要賴帳,只是要我們再比一場而已.只要你贏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她."

"協議可是只說比一場來著,我遷就你已經比了兩場,你現在還要比第三場.如果我再同意你,你還會有第四場第五場,直到我輸了的那一場為止,你這種人我見多了.現在給我個准話.你是給還是不給,我只要答案,不要聽你的狡辯.你如果敢說出任何其他內容,我就當你是說不給了."

"我沒騙你,只要你跟我賭第三……"

槍神根本沒等對方說完就轉身對著場下的觀眾喊道:"大家都聽到了,在協議之外多比一次已經是我給她面子了,對于這種想要賴帳的人,我如果再忍就是違背契約的平等精神,是對規則的挑戰,所以我將捍衛規則.現在,我正式宣布,聖槍盟與撲克聯盟進入敵對狀態,直到我們之中有一方解散且我和黑桃皇後有一人被殺回新手村或者永遠退出游戲為止."

"不,我不是……"黑桃皇後一聽要開戰也開始著急了,她連忙撲過來要說什麼,但是卻被槍神一把給甩開了.

"我不是那種可以被隨便欺負的角色,就算有人可以欺負到我頭上,那也絕對不是你.你還不夠資格."槍神說完就對我和羅根他們招了下手道:"我們走,先陪我去喝一杯,明天我就發動行會戰."

"副會長……?"黑桃皇後帶來的人中的一個家伙拉著黑桃皇後提醒了一聲,見對方還想去求槍神,他連忙拉住她道:"沒用的副會長.你這樣真的做過分了.人家好歹也是我們美國戰力榜第一,何況聖槍盟也不是一般行會,你這樣當著這麼多人面賴帳,人家要是能妥協才怪呢!"

"我哪里賴帳了?我……"

啪.就在黑桃皇後還要辯解的時候,一個男人卻突然從場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然後一巴掌將黑桃皇後扇飛了出去.這個響亮的耳光不但把周圍的人都給打愣住了,連槍神也停了下來.

那邊的男人打完黑桃皇後也沒去看她的情況,直接一身手捏住了正准備跑去扶黑桃皇後的那個斗篷女人的脖子,然後倒拖著她走到了槍神身邊把她往槍神腳下一扔."對不起槍神先生,我是撲克聯盟的會長方片國王.對于黑桃皇後的事情我表示非常抱歉.現在這個女人歸你了,希望這點誤會不會引起我們之間的不愉快."

槍神低頭看了眼正從地上爬起來的女人,然後道:"我對你們行會不感興趣,我只要她.但是你說不算,必須她親口承認."槍神指著那邊的黑桃皇後說道.

方片國王一聽立刻就轉身朝黑桃皇後走了過去,而我則趁機湊到了羅根身邊小聲問道:"槍神要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去問黑桃皇後?"

羅根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之前都是在這邊打競技賽的自由玩家,這次是因為正好槍神有需要才請的我,我之前都不知道他要的賭注原來是個女人.不過說起來也真奇怪.那女人明顯是個玩家,怎麼搞的好象件東西一樣?"

聽到羅根的問題我就知道他知道的也不比我多,趕緊移動到槍神手下的一個隨從身邊.這家伙是槍神的隨從,平時就相當于槍神的秘書,除了槍神出任務之外他基本都跟在槍神身邊.

果然,這個家伙比羅根知道的東西多多了.我才剛一說,那家伙立刻就小聲的跟我八卦道:"我說了你可別亂傳."我一聽趕緊點頭表示絕對保密,然後對方立刻就開始說道:"其實也沒什麼.這個女人的精神好象有點問題,她認為自己是一種被專門培訓出來為貴族服務的奴隸,而且她覺得只要滿足主人的要求就會很興奮."說到這里那家伙故意怪笑著湊到我耳邊小聲說道:"這個滿足要求可是包括所有要求的哦.包括那個方面,只要你說,哪怕要她自殘乃至自殺,她都會無條件執行,並且她還會因為滿足了主人的要求而非常興奮,就跟嗑藥了一樣.像她這樣的女人雖然變態了點,不過說起來還真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啊!"

聽到這家伙的小道消息我總算明白過來槍神干嗎這麼想要得到她了.這個女人說白了就是有受虐傾向和被奴役的愛好.雖然這種行為在大多數人看來屬于精神病一般的行為,但她就是有這樣的愛好.但是,對女人來說這種行為確實很變態,可對男人就不一定了.某些有精神潔癖的衛道士和口味獨特的男人可能無法接受,但是對大多數男人來說,這樣的女人簡直就是個活的玩具娃娃,雖然男人們不會把她當成愛人和妻子來看待,但絕大部分男人都會夢想著能擁有這樣一個完全聽自己擺布的玩具.雖然這樣說起來有點邪惡,但這畢竟是事實,人類之所以沒變成天使就是因為我們心底總有一些黑暗的東西,雖然被壓制著,但你不能否認它的存在.如果你確定自己一點邪惡的思想都不曾有過,那麼恭喜你,只差一對翅膀你就可以宣稱自己是天堂里的鳥人了.

在我打聽槍神的特殊愛好之時,那邊的方片國王卻正在對黑桃皇後拳打腳踢的施暴,而後者除了在地上抱著頭一邊哭一邊求饒之外根本沒有一點要反抗的意思.

"我不想看你們的戲劇表演,我只要得到她."槍神對著方片國王催促道:"如果你們想要玩你們的變態游戲,麻煩等我走了之後再玩."

方片國王一聽連忙對著那黑桃皇後又踢了兩腳,然後一把抓住她的頭發將其從地面上提了起來指著那邊的斗篷女人道:"快,告訴她,她現在是槍神的人了."

黑桃皇後被揪著頭發一臉痛苦的對那女人道:"仙女,從現在開始槍神就是你的新主人,我將不再是你的主人.你明白了嗎?"

有點意外,那個有被奴役愛好的女人居然叫仙女,不過貌似希臘神話中確實有個以犧牲自己為使命的仙女,估計她的名字就來源于此.

在聽到黑桃皇後的話後,仙女並沒有回答她,而是直接走道槍神面前單膝跪地並低頭道:"我的主人,仙女願意成為您的奴隸,不管是任何要求,請命令我吧."

"嘔……"我拍了拍槍神的肩膀道:"惡心的部分咱能回頭再做嗎?先把我們的帳結一下讓我先走吧."

我這邊話才剛說完仙女便唰的一下站了起來一拳向我打來,同時嘴里還喊著:"不得對主人無禮."

"行行行,我不碰他還不行嗎?"我一邊舉著手後退一邊看著槍神玩笑的說道.

軍神也知道我是跟他開玩笑.他一邊約束著仙女讓她不許對我無禮,一邊說道:"你的報酬不會虧了你的,讓我先把這邊的事情處理一下先."

因為得到了他想要的女人,所以接下來的事情處理起來也很簡單,無非是兩個行會互相表達了一下親善之類的意思,緊跟著槍神就志得意滿的帶著我們一起返回了聖槍盟總部.

"好了,現在可以把我的報酬給我了吧?"等槍神把羅根和雅斯娜這倆外援都送走後,我才再次對他說道.

槍神顯然也是早有准備,直接扔了根卷軸給我."這是報酬,我們以後兩不相欠."

我接住卷軸展開看了一下,然後笑眯眯的道:"合作愉快,下次有什麼要幫忙的盡管開口.當然報酬是不能免的."

"摳門."

在槍神的抱怨聲中我直接背對著他揮了揮手算是告別,然後就帶著幽靈和刀鋒女王一起離開了聖槍盟.當然,我並沒有直接返回艾辛格,而是換上了飛鳥跟幽靈和刀鋒女王一路向南飛,最終進入了南美的熱帶雨林之中.

"會長,槍神給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把你樂成這樣?"自從離開聖槍盟開始我就一直在傻樂,所以幽靈和刀鋒女王都很好奇卷軸上到底記載了什麼讓我這麼興奮.

對于他們倆的問題我根本沒回答,而是直接把卷軸遞了過去.幽靈和刀鋒女王接過卷軸看了一遍,但是他們看完之後卻更加迷惑了,因為那卷軸上記載的就是張藏寶圖,而且按照卷軸旁邊的注解來看,寶藏似乎也不是很吸引人的樣子,至少對我來說這些寶藏純粹屬于可有可無的東西,按說我應該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才對.

"抱歉會長,看完這東西我跟迷糊了."幽靈把卷軸遞還給我說道.

我笑著收回卷軸一邊帶著他們下降高度一邊道:"我不是沖寶藏去的,那里面的財寶不過是些普通寶石什麼的,雖然加一起也值些錢,但根本不用我親自去拿.我看中的是最後守衛寶藏的那個BOSS."

"您說的是那條大蛇?"

藏寶圖上標的很清楚,寶藏周圍有一條等級高的離譜的蛇形生物守衛,根據本殺死的玩家查看系統記錄確認,這條蛇形生物的名字叫做"獄".對于一般人來說獄這個名字肯定非常陌生,但是按照我得到的信息,獄卻是個很重要的存在,因為她和夜月以及公主共同來自一個族群——女媧神族.

上位神女媧遺留在人間的後代分成了三個系統.一是完全保留人類形態,掌握魅惑之眼的眷族,其中公主就是該族的最後血脈.第二個分支是人身蛇尾掌握有石化之眼的蛇妖一族.這個分支因為曾經分布很廣,所以在不同地區有著不同的稱號,比如娜迦,蛇妖,美杜莎其實都是這個大族的小分支.夜月作為唯一存在且血脈非常純正的美杜莎後裔,可以算是女媧神族的這個大分支的代表存在.而我剛剛提到的"獄"就是第三分支,具備完全蛇形且掌握了死亡之眼的獄蛇一族.不過,和前面兩族不同,獄蛇一族屬于單體種族,也就是說這個種族就只有一個個體,並且使用無性繁殖的方式延續後代.當新一代的獄蛇出生之時,就是老一代的獄蛇死亡之時,因此這個種族始終就只有一個個體.

本來作為夜月和公主的主人,獄蛇的死亡著眼對我的誘惑力到不是很大,盡管這種恐怖的技能比死亡凝視還要變態,但我也不是非要不可.關鍵就在于前不久公主和夜月無意中提到了一條信息,根據她們的傳承記憶,集合三族後裔應該可以施展幾種聯合法術,而其這些法術應該都是女媧親自施展過的法術.盡管無法確定具體會出現什麼法術,也不知道這些法術能有多大威力,但光是知道這些法術女媧用過,那就足夠我重視了.要知道女媧可是上位神,不管現實中的神話中她是什麼地位,起碼在這個游戲里她是高于整個天庭的存在.以她的身份能用的上的絕對不會是一般的小法術,所以我非常期待能見識到這種聯合法術的威力.再說這些個法術本身就只是添頭,即使沒有這些法術,獄蛇本身也絕對是個頂尖級的魔寵.畢竟人家也是女媧後裔,正宗的名門之後啊!

"應該就是這地方沒錯吧?"當我們三個輕松找到圖上標的位置時,我幾乎都有點懷疑這是個陷阱了.至于原因嗎……你有見過哪只怪物在自己守衛的寶藏外面插個指示牌上面寫上自己的名字和目前死在這里的人數的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外的特別關卡與槍神的特殊愛好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