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襲了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襲了

"森林大道1號,獄蛇住宅區,闖入者殺無赦,目前已死亡人數77617人次."念完洞口指示牌上的文字,幽靈疑惑的轉頭看向我問道:"這里真的是寶藏所在地?怎麼看著不像啊?"

"圖上畫的就是這里,管他有沒有先進去看看再說.反正我也沒指望要那些寶藏,只要那條獄蛇確實住在這里就行了."

聽我這麼說,幽靈和和刀鋒女王也只好跟著我一起往里走.這個獄蛇住的地方是位于一個地洞之中.地洞的出口是一處略微隆起的小山包,面積差不多也就之後幾百平米,最高的地方距離地面大概也就只有六到七米的落差,基本上都算不上是山.

地洞的入口就在這土堆的側面,入口先是向斜上方延伸了兩米多深,然後便開始盤旋下降,就好象旋轉樓梯一樣,不同的是這里沒有台階,只有光滑的地面.不過,說到光滑的地面……"這是什麼東西啊?"刀鋒女王蹲下身體用手摸了摸地面上那淡青色好象玉石一樣的地面問道.雖然她只是構裝生物,但是因為本身的特殊能力,所以她和一般的生物一樣也有觸覺存在,可以感覺到不同材質的質感.

刀鋒女王問完之後我便笑著說道:"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這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我不要知道的好?"刀鋒女王疑惑的問道.

"你確定你要知道?"

"嗯."

我想了想才笑著說道:"這是蛇類生物的皮膚分泌物,有點像魚身上的那層黏液,可以起到潤滑作用.這地方就算沒有獄蛇也絕對有大量蛇類生物經常在這里經過,長年累月下來就形成了這樣一層由凝固的黏液組成的滑道."

刀鋒女王一聽這是蛇的皮膚分泌物,趕緊把手上的東西都給甩了下去,雖然她是構裝生物,可她的靈魂是按女性設定的,而女性很少有喜歡惡心東西的.

順著那條滿是干涸了的黏液組成的通道一直盤旋向下,起碼深入了地下幾公里之後,這條該死的旋轉通道總算是到達了盡頭.不過,通道的盡頭並不是什麼洞穴,而是一道傳送門.

"會長,我們進還是不進?"看著眼前的傳送門幽靈和刀鋒女王都停了下來.傳送門和傳送陣可不一樣,如果是傳送陣,過去之後大不了再回來就行了.可是傳送們這東西卻是分類的,除了雙向傳送門之外,其實更多的都是單向傳送門,也就是說你過去了就回不來了.所以,像這種傳送門絕對不能亂鑽,要是沒有做好准備就貿然闖進去,很可能就得活活被困死在里面了.要是死亡後可以回家複活的那種地方還好點,萬一里面是個獨立世界,而且還帶有內部複活系統,死了你都出不來.就好象以前的龍島,在正式開放之前被困在那邊的玩家根本就是想出都出不來.就算死了,龍島也有自己的複活殿,你無論如何也複活不到別的地方去,所以在龍島正式開放前根本就沒人出的來.如果這個傳送門連接的也是個類似地點,而且這湊巧又是個單向傳送門,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略微遲疑了一下之後我便果斷的決定進去看看.一來這里的通道和外面的標志牌都顯示這里不象是個單行道,二來就算進入的是封閉空間,應該也能通過某些方法出來,第三就是那根卷軸上明顯有之前來過的玩家留下的記錄,這說明起碼有人離開過.既然有人能出來,那我應該也能出來,所以不需要太擔心.第四,也是我最大的保障,那就是我有大地之門.萬一真遇到徹底出不來的獨立空間,我完全可以進入大地母神的後花園,然後從她那里借道返回外面的世界,這樣就沒什麼東西封的住我了.

因為有恃無恐,所以我很放心的就帶著幽靈和刀鋒女王一起進入了那邊的傳送門之中,不過等我們出來的時候卻是傻眼了.

"這什麼情況?"在我們面前出現的是一條通道,而且看起來非常眼熟,因為我們剛剛就是從這條通道中下來的.猛然回頭,結果發現背後那道傳送門還在,伸手試了一下確認它不是單向門,然後我便仔細檢查了一下這條通道.經過反複比對,我甚至讓白浪出來聞了下氣味,結果最終確定這就是我們剛剛下來的那條路.

"這難道是反射門?"我終于想到了那個看似傳送門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了.這不是傳送門,而是反射門.和傳送門不同,反射門不會把人傳送到什麼地方去,只會讓你原地掉個頭.假設你家大門是一道反射門,然後你站在屋子外面,之後你打開大門一步跨過去.要是普通的門,你應該一步跨進屋里才對,但是反射門會讓你一步又跨回屋子外面,而且人會轉個方向,大門會出現在你的背後.當然,這種反射門也不光反射人,它實際上什麼東西都反射.比如說你往門里扔塊石頭,石頭在飛進門里的瞬間就會再飛出來,然後多半會命中你自己.

反射門之所以叫做門,就是因為它具備門的兩個基本功能——阻擋和通過.當反射門啟動後,它可以徹底封住它背後的空間,因為你每次試圖穿過反射門進入它背後的空間時都會被反射回去,所以你永遠也過不去.當然,反射門不是牆壁,它也是可以允許特定人員通過的,當然這必須門的擁有者設置規則才行.

刀鋒女王不信邪的轉身又朝發射門撞了過去,結果下一秒她就又從門里冒了出來.再次看到我們之後她明顯一愣,然後立刻轉身又鑽了回去,結果等她再次出來我們還是在門外等著她.

看她還有繼續試的意思,我干脆提醒道:"不用試了,你就算再來回穿一萬次也還是在這里.反射門根本就不能通過蠻力解除."

"那要怎麼辦?"刀鋒女王問道.

"方法有很多,而目前就我們的情況來說,最簡單的方法莫過于……"我突然將永琠滮F出來,然後接著道:"直接砍."

在我說完最後三個字的時候,變成劍形的永琱w經被我一刀切進了發射門之內,然後原本銀白色有如水面一般的反射門上便突然被切出了一道黑色的裂縫.一劍切完,我迅速拔出永琱S橫豎切了幾劍,最終銀白色的傳送門硬是被我切出了一個黑色的大洞,而且周圍的其它地方也是閃個沒完,好象隨時會熄滅一般.

看著那個大洞後面露出來的一條完全不一樣的通道,幽靈略帶疑惑的問道:"會長.你不是說反射門什麼都可以反射嗎?你的劍是怎麼切到門的啊?"

"永甯O規則武器,具備切斷的規則,可以切斷一切事物,包括空間.這個反射門其實也就是空間門的變種而已,我連空間都能切開,切扇破門還不是小意思?好了,趕緊進去,這個門有自我修複能力,再過會它就要還原了."

在我的催促下幽靈和刀鋒女王迅速鑽了進去,而我也是趕緊跟上,迅速跳進了那即將修複的反射門.

反射門背後的環境和之前下來的那個滑道有了很大區別.這里不是狹窄的通道,而是一段逐漸放大的岩洞.洞穴中長滿了一種紅色的,會發光的蘑菇,所以洞里比通道里亮了很多.不過,那些蘑菇並沒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因為我看到了更能引起我注意的東西.

"我靠,這里難道是地獄嗎?"盡管我見過的尸體並不少,但這麼大規模的集中出現還是相當讓人震撼的.這個山洞的地面上居然密密麻麻的鋪著一層各種生物的尸體,其中有體型堪比巨龍的大型生物,也有身高不足一米的小動物,但是無一例外的是這些生物現在都死了,而且最惡心的是其中不少都已經腐爛的很厲害,不但惡臭撲鼻而且看起來極為惡心.

幽靈有些不確定的問我:"會長,獄蛇真的是女媧後裔嗎?女媧可是生命之神啊!她的後裔怎麼搞的像地獄大魔王一樣啊?這里簡直比屠宰場還要恐怖嗎!"

"女媧確實是生命之神,但是她的能力除了給予生命,還包括剝奪生命.獄蛇的能力就是專門剝奪生命的."

"難怪這鬼地方搞的跟屠宰場一樣!"刀鋒女王說完又問道:"我和幽靈會不會對獄蛇的攻擊免疫啊?我們的生命形式好象和一般生物並不一樣吧?"

"我猜想你們大概是可以免疫死亡之眼的攻擊,不過獄蛇也不是只會這一招,所以你們還是要小心.而且,那個死亡之眼你們到底能不能免疫我都還不確定,我只是猜測這招可能對你們沒用,但是不能確定.所以要是一會碰上獄蛇對你們使用死亡之眼,能躲最好還是躲開."

"明白."

和刀鋒以及幽靈說完注意事項後我們便繼續開始向前移動,不過因為地面上全是惡心的尸體,所以我們全都選擇了走洞頂.幸好我們三個都有能倒掛在洞頂上的能力,不然想想要從那些惡心的尸體中淌過去就覺得全身發麻.

順著洞頂一路移動到洞穴的最深處,這里有一個小洞連接著另外一邊的一個新洞穴.我伸頭看了一眼,還好那邊不象這邊這麼惡心.爬過那個洞口之後這邊就是乾淨的岩石洞穴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邊連那種會發光的蘑菇也沒有了,幸好我們三個都有黑暗視覺,不然還真麻煩了.

這邊的這個洞和之前的那個洞有著明顯區別.之前那個洞基本上就是根香腸的形狀,而這邊的洞穴則是個月牙形的,不過我們進入的入口並不在月牙的尖角上,而是在正中間.在我們的左右兩邊都有很大一片洞穴空間,所不同的是左前方的洞穴底部還有個通道口,應該還連接著別的洞穴.

確認這邊的洞穴中沒有獄蛇後我們便摸向了那邊的洞口,但是剛鑽過去我們就傻眼了.

"嗯?"剛一進洞我們就發現這居然是個只有兩個平方都不到的小洞,估計有的人家的廁所都要比這大多了.這麼點大的洞穴根本啥都藏不住,我們一眼便確認了這是個死胡同.這邊的洞穴是死胡同,我們就又退了出來把月牙的另外一半重新搜索了一遍,但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沒道理啊?"我看著空蕩蕩的洞穴直發呆.

幽靈詢問道:"是不是有可能正好獄蛇出去了?你知道有些BOSS級的怪物是不會總在窩里呆著的,說不定他出去了也不一定啊?"

"不對."刀鋒聽幽靈說完立刻反駁道:"我們絕對是漏掉了什麼.別忘了那獄蛇是這里的寶藏守衛.就算獄蛇會跑,可那些寶藏呢?獄蛇總不能帶著寶藏一起出去散步了吧?"

刀鋒這邊剛說完,幽靈卻突然好象被人悶了一棍子一樣往後踉蹌了兩步,最後更是一屁股坐到了後面的一塊大石頭上.不過他雖然被搞的險些暈過去,卻還是喊了出來:"小心,有東西攻擊我."

唰的一下我和刀鋒女王手上的刃爪就一起彈了出來,但是四下張望卻是啥都看不見,不是因為黑,而是因為真的沒有什麼看起來有攻擊性的東西.這整個洞穴里除了頭頂的鍾乳石就是地面上的大石塊,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種看起來像是生命體的存在,所以一時之間我們只能舉著武器干瞪眼,也不知道要攻擊什麼.

我們正在這邊找目標呢,突然就見擺著防禦姿勢的刀鋒女王仿佛被子彈打中了一般,整個腦袋猛的向後一仰,然後整個人也是向後連退了好幾步才被石頭絆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發現刀鋒女王倒地,我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突然感覺腦袋猛的一疼,就好象腦袋上被人用棍子猛砸了一下一般,瞬間就感覺眼前一片金星,身體也因為失去平衡感而連退了好幾步才扶住一塊大石頭險險的沒倒下去.

"我靠,靈魂沖擊波!"從眩暈中恢複過來的我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種腦袋仿佛被棒子砸了的感覺我實在是太熟悉了.之前有一次和公主開玩笑把她惹毛了,結果她就跟我玩了一次靈魂沖擊波,當時的感覺就跟現在一樣,只是程度要輕些,畢竟公主只是報複我一下,也沒打算干掉我,當然不可能全力爆發.

"會長你沒事吧?"那邊第一個被襲擊的幽靈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不管怎麼說他的靈魂也是消耗了一名神族的靈魂組合起來的,其強度也是大致相當于一名神族的靈魂強度,再加上靈魂承載器本身的過載保護能力,理論上說幽靈和刀鋒女王的靈魂防禦應該比神族還要高很多.

我這邊還沒來及回答幽靈,才剛睜開眼睛,就正好看到幽靈又是身體一歪,然後直接摔倒了地上.看起來對方還在發動攻擊,而靈魂方面的戰斗顯然不是我擅長的.

"凌快救命啊!"我才剛喊完就感覺到腦袋上又中了一下,這次明顯比上次還要嚴重,砸的我當時就癱了下去.

"啊……"我這邊才剛倒下去,凌就出現在了我的身邊,但是她立刻也被定為了目標.不過,凌畢竟也是靈魂專家,對方想襲擊她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隨著凌捂著腦袋驚呼著摔倒在地,我們右前方不遠處一個黑色物體也是應身落地.

這下我們總算找到目標了.襲擊我們的是一條小蛇,一條身長不到二十厘米,還沒有手指粗的超級小蛇.不過,雖然體型很袖珍,我們卻絲毫不敢怠慢,因為我已經從攻擊提示中讀出了他的身份——獄蛇.

說實話之前我從來沒想到過獄蛇會只有這麼點大,要不然也不至于會疏漏過去.這家伙之前其實一直就在我們頭頂的鍾乳石上掛著,我們就是因為它太小,所以才會沒發現它,畢竟按照我們原本的想法獄蛇起碼也應該是條身長幾十米的大家伙,誰能想到這家伙居然就只有一根筷子長呢?

連續偷襲我們得手,這家伙就以為我們都很好對付,結果等凌出現後他想也沒想就一個靈魂沖擊波甩了過來,沒想到凌身上竟然有靈魂反射能力,結果就是一個靈魂沖擊波撞到凌身上後立刻又反向彈了回去把獄蛇自己給震暈了一下.和我們一樣,被靈魂沖擊波震暈之後就會暫時性喪失對身體的控制能力,結果掛在鍾乳石上的獄蛇就直接摔到了地上.

雖然凌在和獄蛇的第一次交手中就搞了個兩敗俱傷,但我們有個優勢,那就是——咱人多.

"夜月,公主,辣椒,小純,大家一起上."

"所有人閉眼."小純剛一出現立刻就點亮了一枚小太陽,然後朝著獄蛇那邊扔了過去,跟著整個洞穴里就啥也看不見了.憑我們的黑暗視覺,就算再黑咱也不怕,不過現在這種光照過度的狀態管你有什麼視覺都沒用.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媧後裔之失落的種族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