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事故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事故

小純一個人造小太陽扔過去,我們雖然也看不見東西了,但是對面的獄蛇卻更慘.雖然我們不知道獄蛇是不是也有響尾蛇一樣的熱傳感系統,但就算有現在也沒用了,因為沒有任何一種熱量感應系統可以在太陽旁邊正常工作的,即使那是一個小太陽也不行.即使獄蛇沒有熱感應,全開視力發現目標,我們也絲毫不擔心,畢竟連我們自己都看不見東西了,我就不信獄蛇還能看到東西.

小純的絕招封住了獄蛇的感官系統,但是我們這邊卻並沒有完全進入失明狀態.就在大家閉眼回頭的同時,夜月和辣椒便一左一右的朝獄蛇落地的地方沖了過去.

夜月的眼睛因為會導致目標石化,所以平時都是被擋起來的,也就是說她本來就不用靠眼睛看路,現在即使看不見了,對她來說也完全沒有任何影響.至于辣椒,雖然她平時是靠眼睛來判斷物體的,但她畢竟有精神力場可以代替眼睛,所以就算閉著眼睛她也一樣能正常戰斗.

"凌,帶上這個."我摸索著將一個帶護目的頭飾遞給了凌,雖然這東西不能讓凌看見東西,卻可以完全遮蔽光線,這樣凌就不用回頭躲避強光,能夠空出手來正常作戰了.除了凌之外,其他魔寵也是各自想辦法把自己的眼睛擋了起來,然後我們全體人員就仿佛恢複了視力一般重新沖了上去.

我很早以前就說過,馴獸師這個職業體系最大的優點不是絕對傷害的輸出,也不是生命力多麼頑強,而是在于全面,超常的適應能力.比如像是現在這個情況下,在強光下一般人根本沒法作戰,但是對我們卻全無影響,因為我的魔寵中有不需要視覺就能作戰的存在,而我們又恰恰可以共享信息.也就是說,在我的魔寵中,只要有一個個體看到了,那就等于大家都看到了.所以,現在雖然大家的視力都失去作用了,但我們卻全都像還有眼睛一樣靈活的躲避著地面上高低不平的石塊沖向了獄蛇所在的位置.

獄蛇雖然被強光照的完全睜不開眼睛,但是他的耳朵卻沒出問題.盡管他還沒有蝙蝠那樣靠耳朵聽出目標位置的能力,但是起碼他能從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中聽出我們正在急速靠近.

感覺到再不反擊就要完蛋的獄蛇突然從掉落的岩石下面躥了出來,然後對著沖的最快的夜月睜開了眼睛.被逼到絕境之下的獄蛇終于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技能死亡之眼,只可惜他把目標搞錯了.

在感覺到前方突然活躍起來的熟悉能量的瞬間夜月面前的護目鏡便猛然彈了起來,跟著她那雙曾讓無數死在她手下的人稱做最美麗的寶石的雙瞳便突然睜了開來.兩道無形的目光瞬間在空中交會,跟著夜月就仿佛突然斷電的機器人一樣毫無征兆的突然就軟了下去,而對面的獄蛇也是從雙眼開始逐漸變成了灰白色的岩石,並且石化面積還在不斷擴大,最終將他的半個身子都變成了石頭才算徹底停下來.

小純通過共享感官發現獄蛇被石化的瞬間就將那小太陽的亮度降低到了日光燈的級別,然後我們便迅速圍了上去.國王和二世一起用武器壓住了只剩尾巴還能動的獄蛇,而小純和辣椒則是第一時間圍到了夜月身邊.

"她怎麼樣了?"我有些擔心的問道.

小純試探了一下夜月的鼻息,然後又把能量探入夜月體內檢查了一番才說道:"生命力被抽掉了一大半,不過沒有全部抽干,而且那個死亡之眼的效力似乎正在下降,按照這個速度就算不管她,頂多躺個兩三天應該就能自己恢複了."

"兩三天?"

小純點頭道:"一次性被抽掉這麼多的生命力就好象大病了一場一樣,兩天就能恢複過來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不過我說的兩天是完全不做處理的情況下,有我在應該不用半個小時就能恢複過來了."

聽說不要半小時就能恢複過來了,我也就不再擔心了.轉頭看了眼已經變成半個雕塑的獄蛇,我又疑惑的問公主道:"你和夜月還有這個獄蛇不都是女媧後裔嗎?怎麼感覺夜月比獄蛇的實力要弱很多的樣子啊?"

"就算是孿生兄弟在能力上也會有些許不同的吧?何況我們只是一個共同的祖先而已.而且我也沒看出來夜月有比獄蛇弱的樣子啊?"

我指著獄蛇道:"你看,夜月和獄蛇拼了一記本命技能,結果夜月的生命力被抽的只剩底子了,獄蛇才只被石化了一半而已,明顯獄蛇比夜月要強很多嗎."

"不,能力不是看傷害比例,而是要看效果的.夜月確實只石化了半條獄蛇,但沒有夜月的體液幫助他解除石化效果,這條獄蛇起碼要再過好幾十年才能完全恢複肉身.先不說他能不能堅持幾十年不吃不喝不死,單就是現在這個狀態,隨便來個什麼食肉動物都可以把他的後半截身體吃掉導致他的死亡.但是夜月雖然被抽掉了一大半的生命力,她卻沒死,而且她的恢複時間只要兩三天而已.在沒有外力干擾的情況下如果只有他們倆單挑,最後肯定是夜月贏,因為等她醒過來之後獄蛇還是塊石頭."

在小純治療夜月的同時,我也開始對獄蛇下手.這次過來抓獄蛇就是為了要他和夜月,公主施展組合技能,所以現在必須先把獄蛇變成我的魔寵才行.

因為等級的問題,獄蛇的抓捕失敗率相當的高,不過這家伙目前已經是半石頭狀態了,所以根本沒辦法反抗,盡管失敗率高,但是也架不住我反複使用,那邊夜月都還沒醒過來我這邊就先搞定了獄蛇.

被捕捉的獄蛇因為不是自願加入的,所以直接變成了魔寵蛋,在經過滴血認主後才算徹底變成我的魔寵,而且他之前的記憶也被清除的只剩了些有關血統之類的東西,基本上可以說關于他的性格形成之類的信息都被清除光了.也就是說現在的獄蛇擁有之前的獄蛇全部的本能和戰斗有關信息,但是生活信息卻基本都沒了.

這邊獄蛇的抓捕工作才剛完成,那邊夜月也正好醒了過來.確認夜月沒事之後我便開始將目標轉移到了這里的寶藏之上,不管再怎麼看不上那些寶藏,那也是寶藏啊,沒道理打完BOSS直接閃人吧?

在獄蛇的指點下我們很快就知道了寶藏的位置,不過這個位置確實有夠惡心.那些寶藏居然在外面那堆尸堆的下面,搞的我都有種直接離開的沖動.幸好咱是游戲里魔寵最多的玩家,對于這種超級惡心的尸堆,正好有合適的魔寵可以用.

"莉莉絲."

"什麼事我的主人?"莉莉絲剛一出現便彎腰向我行了個極為標准的貴族禮.當然,如果不去想她的本體的話,莉莉絲也確實算是有著相當濃厚的貴族氣質.

因為受不了對面的氣息,所以我直接站在那個月牙形的洞里對她道:"你後面那個洞里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去清理一下."

莉莉絲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居然還舔了下嘴唇道:"給我五分鍾."

"拜托你能別惡心我們了嗎?"小純捂著嘴一副快吐了的樣子.

莉莉絲惡作劇般的笑了一下,然後便轉身鑽進了那邊的洞里.凌很明智的在洞口封了個隔音遮光的屏障,以免我們忍不住把隔夜飯一起吐出來.

想當初我第一次遇到莉莉絲的時候她就是一塊被掛在地牢里的肉團,不知道的人搞不好還會以為那是塊臘肉什麼的.但是,實際上莉莉絲卻是個恐怖的巫妖.雖然發生了一些變異,但她的獨特能力卻是非常強悍.這種能力簡單點只要三個詞就能概括:吞噬,篩選,進化.

莉莉絲能吞噬一切她接觸到的碳基生命物質,不管是一塊已經快要腐爛的臭肉,還是一只活生生的動物,只要是碳基生命物質,她都可以吞噬.哪怕是細菌,病毒甚至是沒有生命的碳水化合物都可以吞噬掉.

在成功吞噬掉目標後莉莉絲就可以篩選其中所包含的各種物理,化學,生物,魔力等方面的屬性,比如某些化合物比較堅硬,某些比較有韌性,某些抗腐蝕,某些耐高溫,某些可以發出香味,某些能感應到能量,等等等等.總之,莉莉絲會分析這些物質的屬性,並加以篩選,保留有用的信息加以記錄,拋棄重複和無用的東西.最後,這所有的信息都將以基因代碼的方式被銘刻到莉莉絲的每一個細胞中.

在經過一番嚴格的篩選後,莉莉絲會根據最新獲得的信息對自己做全面改造.將自己身上的各處組織變成新信息下的最佳狀態,比以前更強壯,更快速,更聰明,也更完美.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我便讓凌撤掉了外面那個隔離牆,誰知道隔離牆才剛消失,立刻就聽到了一聲尖叫聲,而且從聲音上判斷這還是莉莉絲的聲音.

幾乎就在聽到聲音的同時我就已經一按洞口鑽了過去,剛一落地就看到好象一大堆蠕動的肉團一樣的莉莉絲正在逐漸縮小並向我這邊移動,而對面的洞穴入口處則是站著七名玩家,而且其中一人正在往弓上搭箭,另外一名法師則是正在念咒語,此外還有幾個戰士之類的家伙正在往這邊沖.

很明顯剛才就是這些人襲擊了莉莉絲,而莉莉絲似乎還吃了點小虧.當然,這個和她太貪吃有一定關系.本來莉莉絲應該是很強大的,但是她卻有個弱點,那就是在吞噬敵人的時候各方面能力都會下降.如果她只是吞個小東西,那她的能力下降當然不會很明顯,可要是同一時間吞噬的東西太多太大,那可就麻煩了.剛才莉莉絲就是這個情況.她以為這里沒有危險,所以一口氣把那一大片的尸體全給吞噬了,結果把她自己吃的就像一個巨型肉團.也正因為她正在忙著消化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所以她的能力才會大幅度下降,也就直接導致了她被對方打的慘叫不止卻無法還手.

看到現在這個狀況,我根本想都沒想立刻就跑了過去.幫理不幫親這種事情能做到的人並不多,大部分人其實都比較習慣幫親不幫理,何況莉莉絲明顯正處于行動不便狀態,她根本不可能主動招惹別人,這種情況下我當然是毫不猶豫的對對方出手了.

就在我奔跑的過程中,對面的弓箭手已經射出了手上的箭,眼看著那支閃著明顯魔法光芒的羽箭就要射到莉莉絲身上了,我連忙一招手,飛鏢如一道流光般在半空中截住了那支箭.不管怎麼說飛鏢也是光速移動,羽箭再快也不至于比光速還要快.不過,箭雖然被飛鏢攔下來了,對方的法師卻也正好出手了,一枚魔法彈突然出現朝著莉莉絲飛了過去.

飛鏢雖然能攔截羽箭,卻無法攔截魔法攻擊,而我距離實在太遠,根本反應不過來.不過,就在我以為莉莉絲要吃虧的時候,突然就聽背後轟的一聲爆炸聲,然後就見幽靈閃電般從我身邊沖了過去,然後在半空中一劍將那枚魔法彈給劈成了兩半.雖然魔法彈在被切開的瞬間就發生了爆炸,但是幽靈的速度太快,沒等爆炸威力完全出現便已經穿了過去.

直接在那名法師前方落地的飛鏢雙腿在地面上拉出了一道大溝硬生生的滑到了那法師面前,跟著一個上撩.對方身邊一名戰士迅速擋在了法師面前用自己的武器去擋幽靈的劍,沒想到幽靈的力量太大,一劍竟然將他整個人都掀飛了出去.

彈飛了那名擋路的玩家,幽靈立刻將甩到頭頂的劍猛然向下砸了下去,但是那法師卻在關鍵時刻反應了過來往旁邊一個翻滾險險的閃過了這一劍.

發現有人越過自己襲擊背後的法師,原本正往這邊沖的幾名戰士也是立刻轉身沖了回去,不過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才剛轉身,我便已經沖到了他們背後.幾個家伙正跑的好好的,突然就發現其中一人的胸前冒出了一截劍尖,跟著那家伙便突然向前撲倒在地.等另外三個人反應過來轉身要攻擊時,我已經將劍送入了第二個家伙的胸膛之中.

一個轉身就有兩人掛掉,剩下的兩個人憤怒的想要殺我泄憤,但是沒等他們的武器舉起來,我已經一個閃身繞到了其中一人側面,抬腿一腳將他踹向另外一人,兩個家伙立刻像滾地葫蘆一般摔成一團.

把他們踹倒之後我只是看了眼他們身後便轉身朝洞口那邊沖了過去,那兩人停止翻滾之後本想爬起來還擊,可是看到我奇怪的動作後便一起回頭看向了他們背後我之前望的方向.不過,他們這一回頭卻只看到兩根巨大的肉管子朝自己罩了下來,然後兩人就毫無意外的被肉管子給吞了進去,跟著就聽慘叫聲順著肉管子一路移動最終注入了莉莉絲那肉團般的身體中.

吞掉了兩個人後肉管子也沒停下,一路移動到了地上那兩個還沒死透的家伙身上,然後像剛才一樣將兩人吸了進去.

另外一邊的洞口處,幽靈一挑三的對付三個玩家,但是看起來反到是他占了絕對上風.我的加入不過是天平傾斜的更快而已.

趁著幽靈追殺法師的工夫,那名弓箭手搭箭便射,希望能偷襲到幽靈,誰知道他的劍才剛離開弓弦還沒飛出一米遠就被從側面沖上來的我一劍劈成了兩截.沒有箭羽穩定的箭頭瞬間便偏離了方向在空中打著旋飛到了一邊,而我則是在箭都還沒來及落地之前便已經沖到了那名弓箭手的面前.來不及用劍,我干脆用肩膀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作為弓箭手的他顯然不能和我比力量.我只是輕輕一撞那家伙就直接飛了出去,而我不等他落地便突然對准他射出了左臂上的那根龍筋索纏住了他的腳腕.索線收縮瞬間便將他給拽了回來,手腕一抖讓他在空中豎了起來,跟著左手一抬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在他驚訝的目光中右手永琲蔣竣@劍捅穿他的心髒,然後瞬間往外一抽將他的尸體順手扔給了莉莉絲.

在我解決掉弓箭手的同時,那邊幽靈也已經將法師拍成了人肉餡餅,然後又順手給企圖逃跑的那名戰士補了發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那人當然沒有導彈快,而且他的防禦力也絕對擋不住連城牆都能轟開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只不過……我們出去的通道也同樣擋不住.

"不要……"在看到幽靈發射導彈的時候我就喊了出來,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枚鋼筆粗的導彈拉著白煙躥入通道之中,跟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一大團火焰伴隨著泥土一起從洞口噴了出來,然後整個洞穴都開始晃動,大量的泥土和石塊從上方坍塌,嚇的我只能趕緊往那個月牙形的洞口那邊跑.

雖然我已經很強了,但大自然的威力依然是無可抗拒的.幾十萬噸的泥土和岩石從頭頂上砸下來,是個人都不會有好結果.好在我們速度都不慢,最終還是在那邊的洞穴坍塌前躲到了月牙洞這邊,而且幸運的是坍塌似乎沒有波及到這邊.

"幽靈,沒人跟你說過不要在地穴中使用爆炸物的嗎?"終于安全下來後我盯著幽靈憤怒的質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偷襲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章 送上門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