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章 送上門的寶貝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章 送上門的寶貝

被我一通臭罵的幽靈也知道自己犯錯誤了,所以也不敢回嘴,只能聽著我罵,不過等我罵完了還是要想辦法出去的.

看了看已經完全堵死的通道口,我直接把開拓者與玫瑰藤放了出來.幸好我的魔寵里還有專門負責打洞的存在,不然被埋在幾公里深的洞底除了自殺之外還就真沒法出去了.所以說馴獸師在地形適應性上就是要高出一般玩家很多,不管什麼玩家都有特別擅長的地形,而馴獸師只要找到足夠數量和種類的魔寵就可以做到全地形作戰.

對于開拓者來說在松軟的泥土中打洞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附近剛剛發生坍塌,周圍的泥土和岩石都是松的,必須小心二次塌方.好在我們還有玫瑰藤在,開拓者挖出來的通道可以由玫瑰藤用硬化的藤條重新支撐起來,這樣就不用擔心坍塌了.

順著開拓者挖出來的通道一路盤旋向上,很快就挖到了地面上.因為怕開拓者在地面調頭把洞口弄塌,所以我干脆在他打通地道之後就直接把他送回了訓練空間.沒有開拓者擋在前面,前方就只剩了一個通道地面的大洞.不過,還沒等我們鑽出去,突然就發現幾張人臉出現在了洞口,然後那些人又舉起了弓箭對著洞里就射.

"我靠,這哪來的混蛋啊?"看到順著洞口射下來的箭我直接將神龍盾往前面一頂,本就不太大的洞口一下就被盾牌給遮住了大半,只聽一陣叮叮當當的撞擊聲之後幾根羽箭從盾牌邊緣滑了下來.

大概是發現了我的盾牌擋著,他們傷不到我們,上面的射手很快就退到了一邊,然後一名法師移動到了洞口對著下面就扔了一個火球.

對方的火球才剛出現我就感覺到了魔力聚集反應,將盾移開一小點看到上面的情況後我趕緊將神龍盾一收,然後朝前打了個響指,一道火龍突然從洞內直沖而上,先是吞掉了對方的小火球,然後又一路向上將洞口的法師和周圍幾名玩家全部掀翻在地,最後才一路直沖云霄消失在天地之間.

"哼,別拿召喚師不當法師,放火我也會."

"拜托會長,我們能先出去嗎?這樣被堵在洞里搞的我們好象老鼠一樣."幽靈在後面說道.

我沒好氣的回頭訓道:"變老鼠也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把洞口炸塌了,我們至于弄的一身土嗎?好了,為了表示對你的懲罰,你先上去幫我們清場."

"行行,我有罪,我走前面就是了!"

幽靈無奈的從我身邊擠了過去,然後我就見他背後的噴射口突然打開,而噴口的中心居然逐漸亮了起來.

"我靠,你小子要死啊!"我一邊喊著一邊趕緊啟動黑魔導光環將自己保護了起來.我這邊的防護才剛出現,前面幽靈的背後便突然噴出了幾道巨大的火焰,要不是黑魔導光環對能量攻擊有強烈吸收作用,這一下就算傷不到我,也起碼能把我熏成非洲土著.

外面的人剛躲開火龍正打算圍過來繼續攻擊,突然就聽洞內傳來一陣轟鳴聲,跟著就見洞口突然噴出一大團白煙,然後一個人形物體像脫膛的炮彈一般從洞口射了出去,然後在半空中突然一個轉身展開翅膀懸浮在了半空中.

幽靈剛一穩定下來立刻對著下面的人打開了雙臂和肩膀上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發射口,跟著他就對下面的人喊道:"都是你們害我又被會長罵,全都給我去吧."隨著幽靈的叫喊,八枚液化魔晶蒸汽導彈突然一下一起飛出了發射艙,下面的人只看到八條白線迅速延伸了下來,跟著就是一片密集的爆炸聲,原本人員相當密集的洞口附近瞬間就變成了無人區——至少沒有活人.

爆炸才剛結束我便從下面的地洞里爬了上來,然後就見周圍到處都是大坑和還在冒煙的尸體碎片.幽靈從我頭頂猛然飛過,一把將我提了起來,跟著我剛剛站的地方就被一堆魔法給覆蓋了.

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群我驚的險些把下巴弄掉下來.只見我們剛剛爬出來的洞口附近居然站滿了,一眼望過去起碼有好幾萬,而且,這還不算完.除了這些玩家,在他們身後還有很多的NPC,而這些NPC的數量基本上都是玩家的好幾倍,按照這個數量來計算,我們周圍起碼集中了十幾萬NPC和一萬多玩家.

"這什麼情況啊?"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我也被嚇了一跳.

幽靈提著我一邊拼命往高處飛一邊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啊!剛剛我一出洞口就立刻向洞口周圍發射了導彈壓制周圍的敵人,誰知道打完才發現周圍居然全都是人,早知道我就不用導彈了."

"你本來就不該用.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又不是什麼便宜貨,能省就給我省著點.哎呀糟糕!"說到這里我突然想到了剛剛遺忘的事情."怎麼把刀鋒女王給忘記了.她還在下面啊!"

之前為了爬洞方便,所以我把魔寵都收了起來.不過刀鋒女王和幽靈都不是我的魔寵而只是構裝生物,所以我就沒把他倆扔進鳳龍空間,只是讓他們跟著我來著.剛剛從下面的洞口出來之後我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幽靈給帶上天了,直到這會才想起來刀鋒女王還在下面沒上來呢.

"我們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下去救人啊!"我直接掙脫幽靈的手在空中一個翻身直接朝地面俯沖而去,幽靈見我都下去了也只好跟著一起俯沖而下.

在我們俯沖下來的時候,地面上此時已經是亂成一團了.不過,和我們想象中的情況完全不同,不是周圍的那幫人在圍攻刀鋒女王,而是他們自己打了起來.當然,刀鋒女王也沒閑著,她身邊也有一大群人正在和她對戰,而外面的人群也是亂成了一鍋粥,都不知道具體誰在打誰.

"這什麼情況啊?"

"我不知道啊!"幽靈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地面,然後指著刀鋒女王道:"刀鋒好象也被圍了."

我點點頭道:"只要這些人不是全部盯著她一個打就沒問題,你去配合刀鋒撤出戰斗范圍,我去外面抓個舌頭看看到底怎麼回事.一會我們到戰區外面根據通訊器坐標彙合."

"明白."

與幽靈分開後我便直接朝戰陣的外圍飛了過去,NPC基本都在那邊.抓舌頭這種事情找玩家雖然也是可以的,但畢竟游戲里死亡掉級造成的損失太輕微,很多人都會拼命抵抗甯死不屈,所以與其抓個有N條命的玩家來逼供還不如找個NPC來的輕松,起碼人家不會像玩家那麼不怕死.

成功飛到戰場邊緣之後我也沒管具體哪邊是哪方的人,反正全都混在一起了,除了他們自己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打誰.隨便抓了兩個類人形的高級NPC指揮官帶出戰場,然後直接往地上一丟.那倆家伙落地之後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找我的麻煩,而是爬起來就又和對方打了起來.看他們這麼好戰,我也沒辦法,干脆上去一人一腳把他們倆全給踹趴下了事.

"現在可以安靜了嗎?"

兩個NPC現在也知道我的厲害了,一起點頭表示可以了.

看到他們終于安靜下來了,我才仔細打量起了這倆NPC,結果經過我的觀察,這倆貌似完全就不是一個地方的兵種.

被我抓來的兩個NPC中的其中一個是個身高接近四米,長的跟個人形竹節蟲一樣的類人形怪物,而另外一名則干脆就是個雪人.要說這竹節蟲一般的生物是這里的本土居民我到是相信,畢竟這玩意長的像蟲子,而熱帶雨林里的蟲子千奇百怪啥樣的都有,能碰上一個長成這樣的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但是,蟲人雖然不奇怪,另外那個渾身白毛,長的好象北極熊一樣的雪人出現在這里就比較奇怪了.雖說雪人怪並不是像雪堆出來的那種雪人一樣溫度一高就會融化,可他們怎麼說也是寒帶生物,在熱帶雨林這樣的地方能舒服才怪呢.可是,對方偏偏就出現在這里了,而且之前我抓他的時候還看到了附近有一大片他的同類.

這兩種生物一個本就屬于這片熱帶雨林,另外一個則來自極寒地帶,可是他們卻湊到了一起,這無疑讓人非常疑惑的問題.實際上這邊的怪異種族遠不止這兩個NPC,在這一路飛過來的過程中我起碼發現了十幾種具有地域代表性的生物,他們幾乎都不屬于熱帶雨林,可是他們卻全都出現在了這里,還打的不亦樂乎.

"我有些疑問想不明白,而你們倆也許能解決我的煩惱."我站在那倆NPC面前說道:"如果你們能夠老老實實的配合我,幫我解答我想知道的東西,那麼在問完之後我就會放了你們.但是,如果你們不合作,那我就只好干掉你們,然後轉身回去再抓兩個倒黴蛋回來,直到我知道我想知道的東西為止.你們倆是想要做尸體,還是回答問題的好俘虜呢?"

"好俘虜,好俘虜.我們不要做尸體!"這次倆俘虜回答的到是很整齊,畢竟在我的威懾屬性下,任何級別不超過一千級的NPC都很難真正做到無所畏懼,而只要他們害怕了,那就好辦了.

確認這倆家伙的心理防線已經徹底崩潰後我便開始詢問起了我想知道的事情."第一個問題.你們來這里干什麼?"

"搶礦."兩個俘虜幾乎是一起喊出來的,這也證明了回答的真實可靠,畢竟他們倆之前還是敵人,不可能合起伙來串供,再說他們也沒時間串供.

"你們來搶什麼礦?"

"黑石(不知道)"這次兩個家伙的回答明顯不一樣了.黑石是那個竹節蟲喊出來的,而雪人則是說他不知道.

那倆家伙發現自己回答不一樣後明顯愣了一下,然後那個雪人就哭喪著臉喊道:"我真不知道!沒騙您!"

"行了,別嚎了."我一腳踢翻了企圖過來抱我大腿求饒的雪人,然後指著那個竹節蟲道:"你說的黑石是什麼東西?"

竹節蟲有些猶豫的回答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黑石是什麼東西,而且連黑石這個名字也是我自己起的.我不知道那東西叫什麼,我只知道那是一種黑色的石頭,而且如果用力敲很容易碎.那石頭的斷面一般都會反光,黑亮黑亮的挺好看.除了這些我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一共也就見過幾箱而已."說完這些之後那個竹節蟲似乎是向想到了什麼似的說道:"哦對了,我還聽說這個黑石很值錢.我就知道這麼多了."

對于竹節蟲的話我到是沒有什麼不相信的.這種低級NPC很少有能在我面前說謊的,一來威懾屬性使他們不敢反抗我,二來這種戰場上的低級NPC本身智力就不高,很少有能想出什麼鬼點子來的.如果是城市里的精英級高級NPC,那可就說不定了.那些家伙有的比玩家都要精明很多.

根據現在獲得的情報,這些人應該都是來搶狂的,而這種礦石應該就是一種黑色的石頭.至于這種黑石頭本身就是天然單質還是需要提煉的原礦,這個必須得等到拿到樣品才能確認.不過,至少有一點我現在就可以確定,那就是竹節蟲說這東西很值錢絕對是真的,要不然雪人這方的人也不大可能從萬里之外跑到這里來搶礦了.

看到我在那沉思,旁邊的雪人大概是以為我要對他下手了,畢竟他剛才說他不知道,竹節蟲卻回答了很多東西,所以他擔心我干掉他.不得不說極限環境是很能激發人的潛能的,即使是雪人也一樣,在死亡的威脅下,他終于想到了一些被他忘記的東西.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雪人忽然蹦了起來.

我一巴掌又把那家伙拍了回去,然後罵道:"叫什麼叫?"

被我一巴掌打蔫了的雪人連忙重新蹲到地上解釋道:"我想起來了.我雖然不知道具體來搶什麼礦石,但是我之前聽說過這些礦石是要打算弄回去造飛船的."

"飛船?"我的腦子里突然一下蹦出了一艘太空戰艦的形象,不過很快我就自己把這個想法推翻了.不管怎麼說《零》還是一款以神話為主的游戲,就算有一些科學技術在這里可以應用也不至于搞出宇宙戰艦來,那也太誇張了點.

果然,那雪人隨後又補充道:"就是那種大帆船,和海里的船一樣,只是可以飛在天上,而且也不用長漿,而是用一種在會旋轉的風車一樣的東西驅動."

我知道他說的風車一樣的東西應該是一種螺旋槳,至于那個飛船,估計應該是一種類似于充氣飛艇的東西.不過,經過雪人的描述,我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你確定飛船頂上沒有氣球?"

那雪人有些害怕的說道:"我不知道.也許因為船沒有完成,所以還沒裝上去,也可能是本來就沒有,反正我看到的船就和海里的船一樣,沒有什麼氣球.哦對了,那艘飛船的船帆也很奇怪.不是裝在船上面,而是像鳥一樣裝在船身兩邊的,還可以通過纜繩控制它像鳥的翅膀一樣扇動,只是速度很慢而已."

"你怎麼知道那東西不是海船而是飛船?"

"我是聽造船的一個工人說的.當時我所在的連隊被分派去守衛那條正在建造的大船,然後我很好奇就問了一個勞工為什麼要在陸地上造船.他們造船的地方離附近最近的水面都有好幾十公里的路程,就算船造好了也運不過去.後來那個勞工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里造船,不過他說聽他們工頭說這艘船不是用來在水里航行的,而是在天上飛的.後來我們就干脆都管它叫飛船了."

"除了這些你們還知道些什麼?"

"就這些了!"

"很好,你們可以獲得自由了……永遠."在我說完的同時,那倆俘虜便已經被剛剛出現的莉莉絲吞了進去.

"他們在搶礦,我們怎麼辦?"莉莉絲問道.

我轉身看向戰場的方向道:"當然是先搞清楚到底那是一種什麼礦了."

"可是之前那個家伙不是說他們不知道嗎?我估計除了幾個主要領導者,這些小兵都不會知道的."

"那我們就去抓個大頭目來問問就是了."

戰場之上,來自多方勢力的人員正在瘋狂的混戰,不過雖說是混戰,可等級卻分的很清楚.小兵們都在和小兵混戰,而大頭目們自然只能和大頭目對戰了.

因為大頭目們的戰斗力明顯比小兵們要高出一大截,所以大頭目們的戰場自然也是光影效果最誇張的一處戰場,從天上看下去,我幾乎一眼就發現了那處光芒不斷的戰場,誰叫他們的攻擊特效那麼誇張呢?

"刀鋒,幽靈,你們在哪?"

"你左前方三百米處."

"馬上到我這邊來,有任務交給你們."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意外事故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一章 開礦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