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藥品換勞力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藥品換勞力

"活見鬼了.為什麼找不到呢?那家伙說的是瀑布這里沒錯吧?"

經過一小段時間的飛行幸運已經成功載著我沿著河流逆流而上一路飛到了哈布所說的那個大瀑布這里.但是,不管我們怎麼找,就是沒有發現任何能夠被撐做基地的存在.為了找到這個所謂的基地我們甚至還把一個魔獸巢穴給當成了他們的基地入口,結果當然是沖出來的魔獸都被幸運烤了肉串,唯一的問題是基地依然沒找到.

"問一下那家伙到底入口在哪?"實在忍無可忍的我只能讓幸運問哈布了.

幸運對于我的要求只能無奈的回答道:"可是那家伙已經暈過去了."

"想點辦法."

"那好吧."幸運看了眼爪子上已經徹底暈過去的哈布,然後拼命一通猛搖,結果那家伙該怎麼暈還怎麼暈,完全沒有要醒過來的意思.發現搖晃法無效,幸運干脆直接降落到了河邊上,然後一爪子將那家伙給按進了河水里.

人在溺水的時候會本能的掙紮,這是求生本能,比什麼眩暈的優先級都要高,所以剛被按進水里喝了一大口河水的哈布立刻就拼命掙紮了起來.幸運一件那家伙開始動了便直接將他提了起來放到了岸上.

"喂,沒死吧?"我從幸運腦袋上跳下來,然後輕輕踢了踢躺在河岸上裝死的哈布.

被我踢了兩下才哼哼唧唧的爬起來的哈布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才發現自己居然一身是水.之前在河里掙紮那屬于本能反應,他的思維其實還沒緩過來.

"紫日會長?"

"這里就是你說的瀑布了,你們行會總部呢?我們都在天上飛一圈了,怎麼看不到啊?"

哈布還有點迷糊的愣了一會,隨後才反應過來指著瀑布道:"在瀑布後面,從瀑布中間穿過去就是個洞口.不過我們一般是從側面那條小路走進去的,不過那路只適合人走,您的巨龍體積太大,只能強行穿過瀑布才進的去."

"靠,原來是個水簾洞!"

聽到哈布的話我們總算知道了為什麼半天都找不到入口,搞了半天入口居然在瀑布的水流後面,要不是事先知道的話一般人根本不會往這個方面去想.

知道地方之後我直接跳到了幸運身上,然後幸運便一把撈起還坐在地上的哈布,然後猛然扇動翅膀一蹬地面朝著瀑布沖了過去.瀑布和瀑布也是有區別的.哈布他們行會總部隱藏的這座瀑布只是一個小型瀑布,高度和寬度都很小,也僅僅是剛夠幸運的寬度而已.

接近瀑布之後幸運並沒有直接沖進去,而是調整身體使腹部對准岩壁並用力扇了幾下翅膀抵消沖擊力,在速度幾乎消失時才收起了翅膀一下用爪子扣住了瀑布後面的岩石.伸頭進入看了下入口位置後幸運便找准了洞口一頭鑽了進去.

這洞內的空間還算比較寬闊,只不過整個都是濕漉漉的,尤其是靠近洞口的位置更是長滿了苔蘚,要不是幸運的爪子比較鋒利可以插入岩石之中,在這種地面上幾乎都無法穩定身體.

"這就是你們總部?怎麼沒人啊?"看著空蕩蕩的岩洞,我疑惑的問道.

下面的哈布趕緊道:"人都在下面的地下城里,這里只是應急出口,一般我們的人都很少走這邊."

"有別的出口你干嗎讓我們鑽瀑布?"

"不是,出口就這一個.我們的人一般進出都是用傳送陣的,這邊的出口外面到處都是魔獸巢穴,所以我們很少從這邊出去."

這家伙到是說的實話,之前找洞穴的時候我們只是隨便找了一下就翻出了一個魔獸巢穴,可見這里的魔獸密度已經達到什麼程度了.不管是現實中還是游戲里,南美洲果然都是動物樂園.

"快點帶我去見你們會長,這鬼地方簡直比澡堂還要濕!"我擦了下臉上的水之後干脆把面罩給放了下來,這鬼地方簡直就像是帶冷氣的桑拿房,到處都是水霧,但是卻冷的要命.

哈布聽到我的抱怨一邊往前帶路一邊解釋道:"這邊靠近瀑布,潮濕一點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的人也是覺得這邊太濕了所以不在這里建造行會駐地,而是把行會主體修到了地下去,這邊只作為應急出口使用.等一會到下面就不潮了."

多格格聯盟,也就是哈布的行會就在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洞穴前方不遠的地方.從我們降落的位置向前推進一小段距離,然後轉過一個霹靂形的彎道之後就進入了一個垂直的大洞.這個大洞的上方本來應該是個天井來著,不過不知道是人為的還是自然形成的,反正現在上面已經被密密麻麻的植物給長滿了,只能看到一些班駁的陽光從各種蔓藤植物和倒踏的樹干組成的縫隙中投射下來.

洞穴底下的部分完全看不底,深度至少是按公里計的,而且我很懷疑下面通著岩漿層,因為站在這里可以感覺到很明顯的熱氣從下面湧上來,而前面的瀑布部分造成的水汽也正好因為這里的熱氣沖刷全部從頂部的洞口噴了出去,估計這也是為什麼多格格聯盟可以在後面的洞穴里修城市的原因了.

我們之前進入的通道從垂直井的一側進入,而多格格聯盟的總部所在的洞穴則是剛好在垂直井的對面,兩者之間有差不多三十米的跨度,這也正是垂直井的直徑.不過我們並不需要飛過去,兩邊的洞口之間有條用植物藤條做的索橋,人可以直接走過去,只是過的時候要小心,因為索橋上沒有橋板,踩著繩索過需要一定的平衡性.

垂直井兩邊的洞穴入口明顯不一樣大,我們進來的這邊幸運可以收起翅膀不費任何力氣的在里面穿行,而對面的入口卻明顯小了很多,本來還打算用幸運震下場子來著,只是迫于這個入口的大小我也只好先把他收了回去,然後自己一個人跟著哈布一起進入了對面的洞穴.

"哈布,這是什麼人你就往總部里帶?"我們才剛到洞口正好碰見兩個人正從里面出來,那人顯然和哈布不和,而且他似乎不認識我,居然拿我來找哈布的茬.不過,這個家伙雖然不認識我,可跟在他後面的人顯然是認識我的.那人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後聽到旁邊那人說的話嚇的他打了個哆嗦趕緊沖上去一把捂住了那家伙的嘴巴往回拖.雖然他是想幫忙,但那家伙並不打算領情,突然被捂住嘴之後反而一把掀翻了那人,然後轉身罵道:"你不知道誰是老大嗎?居然敢堵我的嘴?你不想混啦?"罵完那家伙這家伙又轉過來指著哈布的鼻子罵道:"你不要以為會長喜歡你就可以爬到我頭上來,跟你說,我們多格格聯盟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小行會,會長也得接受大家的意見.你這種只會拍馬屁的白癡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踢出行會的."罵完哈布這家伙似乎還不解氣,居然又把手點在了我的頭盔上准備開罵,不過……嗚滋……啪……一聲突然出現的清晰電流聲伴隨著一道耀眼的火花,那個和哈布不對路的家伙就好象摸到了五百萬千伏的高壓電一般瞬間被電流擊飛了出去,整個人一路飛還在一路對著周圍的地面和牆壁放電,直到他摔進里面的洞穴並激起了一片叫罵聲才算結束.

看著傻愣愣的看著我的哈布和剛才那家伙帶出來的人,我不得不解釋一下了."別看我,是他自己倒黴觸發了盔甲上的反擊屬性,這種東西我也控制不了,只要是帶有敵意的觸碰行為就可能激發,不考慮打擊力度.不過……他應該感謝那道電流.如果報複屬性沒有激發,我保證他現在只會更慘."

身為世界戰力榜第一,全世界最強行會的會長以及唯一能夠參與神族利益糾葛的玩家,我的地位無論如何也不是這種無政府地帶的一名小行會的小頭目可以比的.就憑他剛剛敢把他的爪子往我頭盔上放,我就絕對有理由出手.就算不殺他,至少也要把他打成豬頭才行.現在只是被電一下,對他來說絕對是撿了個大便宜.

等我解釋完,跟著那家伙一起出來的那人也反應過來了,他連忙結結巴巴的解釋道:"紫日會長,我跟剛剛那家伙只是正好一起出來,我們不熟的."說完似乎是怕我不信,發現哈布在旁邊之後他突然想到我是和哈布一起進來的,于是他趕緊拉著哈布道:"不信你問哈布,我們真不是一路人."

"我沒空管你們是不是一路人,帶我去見你們會長,可能的話把你們行會說的上話的人全部召集起來,我有比生意和你們談."

"沒問題."這家伙顯然比哈布會辦事,他直接回答道:"我這就去集合行會里的主要領導人員."說完他又對哈布道:"哈布,你先帶紫日會長去會議室休息一下,我們馬上就到."

看著那家伙一溜煙似的跑掉了,哈布也趕緊帶著我往他們行會的會議室走了過去.

穿過洞口之後里面的環境立刻便進入了我的視野.由于這個洞的入口比里面要高一些,所以洞口修了一個小平台,平台兩側有階梯可以下到洞內的地面上,不過現在平台邊緣正對洞口的欄杆卻是已經扭的跟麻花一樣了.剛剛那家伙飛進來的時候顯然撞到了欄杆,然後翻到了下面的地面上,似乎還砸到了人的樣子,現在下面就聚集著不少人在說著什麼,只是之前那家伙明顯是打過招呼了,這里的人看到我之後並沒有慌亂或者跑上來找麻煩,而是集體向我微微彎腰表示禮貌,然後便自動讓出了一跳路來.現在我更加確定剛才離開的那家伙絕對很有辦事經驗了,居然連這種小細節都想到了.

哈布看到下面的人讓出了路也沒說什麼,直接引著我去了會議室.因為這個洞穴的總面積就不大,所以會議室很快就到了.這地方說是會議室,其實也就是在大洞穴的牆壁邊上開鑿出來的一個小房間而已,里面放了很多騰藝家具,看起來到是像那麼回事,只可惜這個會議室連個門都沒有,無形中把檔次給弄低了.

行會小有行會小的好處,不到五分鍾離開的那家伙就把他們會長,副會長以及幾個行會主要領導都叫了過來,除了被我電暈的那家伙被送去治療了之外,這個行會說的上話的人算是基本到齊了.

"你好紫日會長,我是多格格聯盟的會長椰達,聽說你要和我們談比生意.不知道是什麼方面的事情?"

讓我比較意外,多格格聯盟的會長竟然是個女人,而且瘦小的有點令人吃驚.盡管她穿的比印第安酋長還誇張,但即使在腦袋上頂了個巨大的羽毛頭冠,她的總身高也絕對不超過一米六,要是把那頭冠去掉,我估計她能有一米五就不錯了.

"你是這里的會長?"

聽到我的問題對方似乎早有准備,她立刻解釋道:"你要知道,在我們這里巫醫是一種神聖的職業,我能成為巫醫,你就該明白我擔任會長這種職務根本就沒有任何疑慮.部族中沒有人敢反抗巫醫,即使發生部族戰爭,巫醫也是絕對不會被殺死的存在,有這樣的身份,我是否成為會長其實已經沒有多大區別了."

"你是不是經常被別人問到這樣的問題?"

"不,你是第一個."對方說道:"我之所以會明白你的疑惑,是因為我了解你們這些文明社會來的人."說到這里她略微停頓了一會,然後才道:"事實上我曾去你們國家進修過."

"我們國家?你去過中國?在現實中?"

椰達很得意的點了點頭道:"雖然我們這里一直處于戰亂之中,但你不能否認我們這里偶爾也會出些聰明人.我曾經因為龍緣集團的一個合作項目而獲得過去中國學習的機會.事實上我在中國整整生活了五年,對于文明世界的了解我並不你少多少.我知道你們這些先進國家的宣傳里都把我們這里說成是愚昧落後的地方,但是請不要把我們當成野蠻人來看待.我們也是文明世界的一部分,最起碼你能在游戲里看到我們就說明我們這里已經有相當高的電力化程度了.猴子是不會使用游戲頭盔的!"

椰達的話帶有很強的自嘲和嘲笑的意思,一方面感歎自己的落後,另外一方面也是在諷刺我們不把他們看成文明世界的一部分.不過她說的也確實是實情,現在的歐亞國家基本上都把一些南美和非洲國家當成原始人在看待.盡管這些國家實際上已經有了相當部分的工業生產能力,但因為相比之亞洲和歐洲以及北美來說這些國家實在是落後的太厲害,所以發達國家的國民基本上都很看不起這些國家的國民.

知道對方心情不好,我只好轉移話題緩和下氣氛."你在中國住了五年學的什麼啊?"

"中醫."椰達似乎也知道不應該和我說這些,所以一聽我轉移話題立刻便順著我的口氣說道:"我是酋長的女兒,而且很小的時候就被選定為部族將來的巫醫,因此在合作計劃中我選擇了中醫.其實你們國家的中醫和我們的巫醫使用的治療手段有很多都很類似,尤其是兩種體系中都依靠天然的動植物來制作藥材,只不過我們的巫醫因為缺乏文字傳承導致發展緩慢外加體系不健全所以效果比中醫差了很多."

我笑著說道:"中醫也分很多學科的,你學的什麼啊?"

"我主要學的針灸和推拿.在我們這里食品,藥品和武器都是比黃金還要貴重的東西,西醫太以來設備和藥品,而我們這里最缺的就是設備和藥品,所以我學了針灸,只要一盒銀針我就能治療很多疾病,在我們這里這比什麼都要珍貴."

聽到她的話,我突然想到了合作方法."如果我說我能在現實中給你們弄一批藥品並保證送到你們手里,你可以幫我做件事情嗎?"

"你說真的?"椰達幾乎是一下躥到了我的面前,搞的我還以為她要撲上來跟我打架呢.

"對你們來說藥品很珍貴,但對我來說那不是問題,而且我恰好有渠道可以幫你們送過去."

"只要你能弄到藥,讓我們干什麼都行."

"也不用你們做些什麼複雜的事情,就是關于你們發現的那片浮石礦……"

"讓給你了."椰達不等我說完便嚷嚷著喊了出來.

"拜托,礦我已經發現了,你們到現在都還沒找到礦在哪,什麼叫你讓給我們了?那本來就是我們發現的好不好?"

椰達聽到藥品的事情根本就懶得管其他的了,一聽不是這個要求她立刻道:"行,說出你的要求."

"礦石我發現了,但那是一片大儲量的低質礦區,面積超大.如果我們自己來開采,投入和產出嚴重不符,所以我希望由你們幫我們保護礦區並開采礦石.我會把技術設備和一些技術人員運過來,他們負責比較麻煩的部分,你們負責出力氣.這個要求不麻煩吧?"

"不麻煩,但是你能為此提供多少藥品?"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最多一只集裝箱,能裝多少是多少."

"種類呢?"

"除了禁止出口的種類和某些極端昂貴的特種藥物之外你可以隨便選,我負責幫你采購並且打包送上門."

"成交."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找人代工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資料太多也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