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心理障礙的魅魔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心理障礙的魅魔

"你有沒有搞錯?怎麼主人你也打啊?"從地上爬起來之後我異常驚訝的看著剛剛被我收為魔寵的魅魔問道.

就在剛才公主和我使用了一個聯合技能,這個技能其實說起來也很簡單,就是公主通過她的心靈入侵讓目標生物放棄抵抗我的召喚,這樣就可以把強制捕捉變成自願跟隨.按照系統設定,強制捕捉的魔寵會被洗掉大部分的記憶變成魔寵蛋,之後不但需要讓其重新把級別練起來,而且這只魔寵的很多戰斗經驗什麼的都會被一起洗掉,這對魔寵的實力來說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損失.所以,公主和我就想出了這麼個辦法,通過入侵目標生物的靈魂和思想讓其主動成為我的魔寵,這樣按照系統設定,主動成為魔寵的生物可以保存原來的全部記憶和戰斗經驗,同時其等級也會保留下來,不需要再重新培養.這可以節約大量的時間和經曆,絕對算是一個超級實用的技能.不過,眼前這第一次試驗貌似就出了問題.

"哼,我沒有主人,你也不可能成為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只能是我自己."那魅魔一副自由戰士的樣子怒氣沖沖的沖我吼道.

"見鬼,忠誠度怎麼是負的?"剛剛被打飛出去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忠誠度,結果顯示的結果不出所料果然很低,只是我沒想到數值居然會是負數.其實就我所知,忠誠度好象壓根就沒負數這回事.

《零》中的忠誠度設置范圍是零到一百,其中六十是個分界線.六十以上忠誠度的魔寵基本上就已經可以進行一定程度的指揮了,而六十以下到三十以上這個范圍雖然不怎麼聽話,但起碼不會反抗,而三十以下屬于危險范圍,在這個范圍內的魔寵可能隨時會逃跑.至于攻擊主人這種情況,好象只有忠誠度低于十的魔寵才能干的出來,而且那是不經常發生的.系統說明中寫的是忠誠度低于十的魔寵在遭到主人責罵或者虐待的情況下可能反擊,但沒說會主動攻擊,只是這個的這個負數忠誠度實在是太特殊了.

我這邊才問完,公主就已經在小純的攙扶下爬了起來."主人,之前忘記跟你說了.她就是那只拍出天價的變異魅魔女王."

"什麼?就是她?"前幾天好象才有人跟我說過這個魅魔,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了.

公主隔著那只魅魔朝我喊著:"她的實力很強,之前的主人一直壓不住她,讓她做什麼事情都反著干,幫不上忙還盡添亂,後來那個家伙實在沒辦法就只能拼著損失一個魔寵位把她給賣出去了.剛剛被米拉干掉的家伙就是她的現任主人,不過那家伙也一樣搞不定她,而且還讓她獲得了一項特殊能力叫做自由之心."

"自由之心?什麼東西啊?"

"就是和凌姐的忠貞之心類似的東西,不過效果是反的.她的自由之心可以讓她不聽主人號令,而且她和凌姐一樣不受主人影響,主人死亡她依然可以繼續作戰,她的等級也不受主人等級的限制.對了,好象她戰斗時獲得的經驗值也不帶主人分,全是她一個人獨占."

"我靠,這不跟野怪一樣啦?"

"不完全一樣,她至少還占了一個魔寵位置."

"靠,你不早說?我魔寵位置多也不能這麼浪費啊!"

"我想著你是全世界最好的馴獸師,應該能讓她聽話的嗎.而且那個自由之心的能力也不是固定的,如果她認可你的話,她是可以決定帶你一起分經驗什麼的,還有就是她如果接受了你,自然就會聽你的話,有沒有契約強制效果都一樣."

"你說的輕巧."

那只魅魔聽我們說了這麼多突然瞪了公主和她身後的其他幾個魔寵一眼道:"身為一個有著自由思想的高等生物,你們這些家伙居然甘願給這個家伙當奴隸,你們不覺得丟臉嗎?"

得,這只魅魔不但不聽我的話,居然還想著策動我的其他魔寵造反,所謂天生反骨大概就是指她這種類型的人了.不過,對我的魔寵來說,她的策反完全就是在做無用功,因為我這邊不但所有魔寵的忠誠度都是滿點,而且還有凌這麼個擁有忠貞之心和領導技能的超級魔寵鎮著,所以說魔寵叛變這種事情在我這里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果然,她才剛說完,凌便直接轟殺了最後一只魔獸降落到了我的其他魔寵前面,然後收起翅膀看著那只魅魔道:"我不知道你在之前的主人那里是怎麼生活的,但是我們這里和你想的不一樣,所以請你不要侮辱我們的主人,也不要侮辱我們.否則的話,雖然你也是主人的魔寵,但我照樣可以揍你."

"是啊是啊."公主也叫道:"主人對我們很好的,你不要亂說主人的壞話,不然我會咬你哦."

小純走到凌的身邊道:"你們別這麼凶,人家在以前的主人那里受過委屈,剛開始不接受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內部團結是好事,可是這樣把人家獨立出去只會讓她更加無法容入我們這個大家庭,還是對她寬容一些吧."說完之後小純又對那邊的魅魔道:"雖然我們知道你之前受過苦,但我們這里真的和你以前的主人那里不太一樣,你以後會慢慢明白的.即使你短時間內無法接受,也請你先不要指責我們.用你的眼睛去看,用你的耳朵去聽,當你發現不一樣的地方,請你仔細的去思考.如果過段時間你依然覺得我們這里和以前沒什麼區別,那你到時候再鬧也不遲嗎."

小純的一番話說的那邊的魅魔一愣一愣的.不管多麼崇尚自由,這個魅魔始終只是一只魅魔而已.雖然她的屬性上明明寫著魅魔女王,但這個女王只是一種代表進化個體的特別標稱,並不是說她曾在魅魔種族中擔任過女王.事實上論心理成長,她頂多算是個普通的小姑娘,和做過女神,統領過一國神殿勢力的小純和凌比起來,她的那點生活經驗實在是差太遠了.可以說凌和小純與那只魅魔在一起,簡直就像是兩個天天跟陰謀詭計打交道的政治家碰上了一個懵懂少女,估計再給她倆幾天時間,把人家賣了,人家還得幫她們倆數錢呢.

最終那只暴力魅魔在凌和小純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的雙向夾擊之下徹底安靜了下來,雖然她的忠誠度依然顯示負值一點沒提高,但起碼她沒像在她的前主人那里那樣專門跟主人對著干,可以說這已經算是一大進步了.

沒有了這只魅魔和那些魔獸,周圍的那些玩家簡直就是一群豆腐渣,在凌出手和之後這些人一起也沒跑掉,全部被抓了起來.按照我和阿曼達簽署的協議找出其中那幾個需要懲罰的人,然後給那三個主犯喂了當初天庭給我升級仙丹,當然現在仙丹的設定等級已經明顯低于了那些家伙的等級,所以他們吃完之後不是升級而是降級,這樣也算完成了阿曼達的要求.

主犯搞定後,從犯的事情更好辦了.先把這些人身上的裝備利用永琲滲S殊屬性打下來幾件,然後把他們全部干掉.之後的追殺工作就交給本行會在這里的代理行會負責,反正只要殺他們每個人幾次就行了,也不算太複雜的任務.

解決了這些人後,這個行會的主要人員可以說是已經都死光了,接下來摧毀掉行會總部的行會標志就算是強制行會解散了.我和阿曼達的協議到此為止也就算基本完成了,之後就只要分配礦區的利潤就可以了.

處理完這邊的工作後我並沒有馬上飛去找我們行會在法國的代理行會談事情,而是把工作交給了軍神讓他再派人過來談,而我自己則是帶著那只魅魔一起開始往天宇城方向前進.因為忠誠度的問題,那只魅魔根本不可能願意進入我的鳳龍空間或者訓練空間,所以我干脆連問都沒問,免得再爆發沖突.

因為那只魅魔不能收起,所以我現在也沒法坐飛鳥直接飛回去,畢竟她是不可能願意跟我一起坐飛鳥飛行的,而我又不能把她丟這里不管.我現在算是理解她的第一任主人為什麼甯可損失一個魔寵位置也要把她賣掉了.她這個魔寵不但不會給主人帶來任何好處,反而還會給你制造一堆麻煩.走路的時候受她拖累無法快速移動,而且丟下她還不行,因為她雖然不承認是你的魔寵,系統卻默認她享有魔寵權限.也就是說如果她在外面隨便砍死個玩家,系統就會判定我惡意PK了那名玩家,因為魔寵擊殺目標都是算到主人頭上的.你說我要是把她丟在法國,就她這個性格得給我惹多大亂子?所以說我根本就不敢丟下她,哪怕她派不上用場也得把她綁在身邊,起碼不能讓她給我惹事.

不能用飛鳥飛行,又不能騎夜影前進,我只好跟那只魅魔一起用翅膀飛行.當然,為了防止她半路又搞出什麼幺蛾子,凌和小純也是絕對要跟著我們一起飛的.

這個地方距離天宇城還挺遠的,我正好趁機跟她增進一下了解.隔閡大多是源于相互之間的不了解,只要多加溝通,大多數隔閡其實都是可以消除的.

"你有名字嗎?"一邊跟那魅魔一起飛行我一邊出聲問道.見對方只是看了我一眼卻不答話,我又說道:"不管怎麼說今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要呆在一起了,知道下姓名總是好的吧?"

聽完我說的話那只魅魔便開始思考了起來,而小純和凌則是敏銳的發現了對方的猶豫,小純果斷插入對話開解她道:"你要的只是自由和平等,如果兩個人連名字都不知道,那還怎麼談平等?再說平等也是一種社會關系,如果你都不和我們交流,那你就根本不算是我們這個小社會的一部分,那你所謂的平等也就根本無從說起了."

大概是因為小純的形象太有欺騙性,魅魔最終還是開口說道:"玲瓏.我叫玲瓏."

老實講聽到這個名字我稍微愣了一下,因為魅魔並不是中國神話中的生物,相反這種生物絕對是地地道道的進口貨,但是眼前這只魅魔居然說她叫玲瓏,一個極端中國化的名字.這就好象你某天在大街上碰上一個金發碧眼的白種人,結果人家突然操著一口流利的河南方言告訴你他叫王小虎一樣,那個反差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玲瓏?很好聽的名字."小純說完又問道:"不過你好象不是中國的吧?怎麼會有個中國名字?"

"我的第一任主人並不是將我孵化的那個人.我是在中國被一個中國人孵化的,之後他讓我自己取名字,我說我不知道要叫什麼,然後他就給了我很多名字讓我自己選,最後我就選了這個.之後你們所說的那個我的第一任主人實際上並不是孵化我的人,孵化我的應該是拍賣會的人.他們把我孵化出來之後才賣給了我的第一任主人."

聊天這種事情一旦開了個頭,在沒有事情打斷的前提下是很難自然停止的.玲瓏雖然剛開始很冷,但凌和小純那都是當過大領導的,找人談話聊天的水平那絕對是政委一級的.在她們倆你一句我一句的誘導之下,玲瓏最終將她之前的所有經曆都給說了出來.

聽玲瓏說完她的經曆我也總算是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叛逆了.其實玲瓏並不是她的第一任主人孵化的,她是被拍賣場老板用他手下的小號孵化的.對于拍賣場來說,一只沒有孵化的魔寵蛋就意味著其內的生物屬性並不完全透明.《零》這個游戲的複雜系統設定往往會使一些數據化的屬性變的不那麼准確,一些數據上看起來完全一樣的生物卻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因此很多人並不完全相信屬性數據,他們更希望能看到實物,用自己的經驗去判斷這個生物的實力到底如何.

正因為有著這樣的情況,所以對拍賣場來說一只孵化過的魔寵明顯要比沒孵化的更好賣,也更容易賣出高價,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一些拍賣場尤其是地下的黑拍賣場特別喜歡把魔寵孵化出來之後再拿去拍賣.這些拍賣場為了多賺錢,一般都會專門用自己內部人員的小號對魔寵蛋進行認主孵化,等蛋孵出來了自然就成為了這些小號的魔寵.

因為剛剛孵化的原因,這些魔寵的忠誠度一般都不會很高,但離叛變也還差的很遠.但是,在隨後的拍賣過程中魔寵卻會被強制轉給最後的買家,在這個過程中作為其主人的小號雖然會損失一個魔寵位置,但這種小號反正只是用來過度的,魔寵位置用完他們只要刪號重練一個就行了,反正想升到二十級出新手村,對老玩家來說那也就是四五個小時的事情.

拍賣場的人不在乎小號的魔寵位置損失,但是被賣出去的魔寵因為被轉過一次手,加上本來之前忠誠度就不高,在經過這次轉讓後忠誠度就會進一步下降.如果此時遇到一個比較了解魔寵的馴獸師,那麼這個忠誠度還是可以再升回來的.但是很顯然,玲瓏沒有碰到那個懂行的馴獸師,而是遇上了一個只想用高級魔寵鎮場子的白癡.而且,更糟糕的是玲瓏的特殊屬性中就有一條極端另類的屬性,那就是如果誰和她做那種少兒不宜的事情,就可以提升基礎屬性點,而且這種提升還是沒有限制且無副作用的提升.只要兩者一直這麼做下去,理論上對方是可以無限強化下去的.

如果玲瓏是一只普通魅魔,那和她做這種事情正好和她的意了,但是玲瓏卻不是一般的魅魔,她的性格一點不象魅魔,而是更接近正常女性,所以在買了她的那個家伙企圖對她強行OOXX的情況下,她的忠誠度干脆就一路降到了零.之後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完全沒有忠誠度的魔寵不但不幫主人戰斗,沒事還盡找麻煩.本來對方買她就是看中了和她00XX可以提升基礎屬性這個特點,現在她不但不讓主人碰,而且還盡搗亂,以她那個第一任主人的性格自然是無法容忍這樣一個魔寵在身邊的.于是那個家伙在最終被搞的焦頭爛額的情況下,只能忍痛損失一個魔寵位置,把她賣給了米拉之前干掉的那個倒黴蛋,也就是她的第二任主人.

這個倒黴蛋雖然也還算是個稍微懂點魔寵的人,但是因為本來此時的玲瓏就已經忠誠度為負了,再加上那家伙之前的動機也不良,還是希望可以和玲瓏OOXX,結果自然是忠誠度負的更厲害了.現在想來,玲瓏沒有把那家伙給干掉都已經算是很令人詫異了.

"你既然那麼不喜歡自己的主人,之前為什麼還要跟我們戰斗呢?你不是不應該幫那個家伙的嗎?"大概是知道我在疑惑些什麼,凌善解人意的幫我問出了這個很讓我疑惑的問題.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魅魔?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