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教育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思想教育

在聽到凌提的問題之後玲瓏立刻便回答了起來,因為之前已經聊了不少事情,現在她和我們的談話也變的自然了很多.

"其實我之前幫那個家伙和你們戰斗只是因為一個交易."

"交易?"我很驚訝的問道:"你該不會是用幫他戰斗來交換自由吧?"

玲瓏有些驚訝的看著我說點頭道:"對,我們就是這樣交易的."

"不是吧?你還真干啊?"小純故意裝的很驚訝的樣子說道,然後她又看了我一眼半開玩笑似的說道:"喂,主人,我們以後也定個交易吧?打一次仗要帶我去逛一次街,不然我可是會罷工的哦."

等小純說完凌立刻問道:"玲瓏,你說你和你的前任主人做交易,那你們具體怎麼交易的啊?你作為他的魔寵和他談交易他也干嗎?"

"他到是想不干來著."玲瓏有些得意的說道:"不過他不是我的對手.他不同意我就成天跟他搗亂.他去練級,我就把遠處的BOSS拉過來給他添亂.他在城里我就到處惹事,在街道上襲擊城市守衛,燒人家店鋪,砸神殿里的雕塑,毆打辦事員.每次我搞完之後他都會被那些城市守衛搞的很慘."

聽玲瓏說到這里連我也是驚的一聲冷汗.現在我都開始後悔找了這麼個魔寵了.這哪是抓了個魔寵回來啊?這分明是請了尊菩薩回來嗎!還好我之前沒把她一個人丟下,不然她要是出去到處給我找麻煩,我非被煩死不可.

"你和那個前主人最後到底簽了個什麼樣的協議啊?"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玲瓏歪頭看了我一眼之後才說道:"我答應他幫他進行兩百次戰斗,是否需要我參戰由他決定,而且只計算打贏了的場次,如果戰敗了這次戰斗就不算數.只要我完成兩百次勝利,他就必須解除魔寵契約還我自由."

"那你至今為止完成多少次啦?"

"一百七十四次."

聽玲瓏說完這個數字我總算是明白她剛被我抓過來的時候為什麼那麼生氣了.按照這個數字計算,如果不是被我們抓了過來,那麼她只要再完成二十六次戰斗就可以獲得自由之身了.一百多次戰斗都打贏了,就差這麼二十六次就可以獲得自由之身,這麼關鍵的時刻因為我們的出現而讓她的努力徹底成為了泡影,換我肯定也會發飆的.

"你現在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了嗎?"玲瓏氣憤的看著我質問道.

我迎著玲瓏的目光臉不紅氣不喘的伸出了一根手指說道:"第一,戰斗本來就是無情的,你答應幫之前那家伙戰斗的時候就該想到你可能在戰斗中受傷,死亡,甚至是被永久封印,而被俘虜只是其中的一種情況.你同意了那家伙的要求就應該有接受這些懲罰的准備,將之怪罪到我身上是毫無道理的."

說完第一條,我又伸出一根手指接著道:"第二,別說你還差二十六次戰斗才能成為自由之身,就算你之前一直是自由身又如何?你問問凌和小純,她們誰不是以自由之身成為我的魔寵的?如果你換個角度看待這件事情,你甚至應該感謝我讓你減少了二十六次無意義的戰斗.因為即使你完成了那些戰斗,你還是有可能被人抓住變成魔寵.那個人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任何人."

看見我說完之後立刻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玲瓏連忙搶先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能找出一萬種理由,但這不能改變我對你的觀感.沒有自由,我甯可死."

"哈哈哈哈……"聽到玲瓏這樣的論斷,在場的凌和小純跟我都一起大笑了起來.

玲瓏剛開始還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可是很快她就被我們笑的心里發毛起來."你們笑什麼?"

"笑你啊."我開口說道:"你明白什麼是自由嗎?或者我們簡單點,你說說看你認為的自由是個什麼樣子?"

玲瓏剛開始還想跟我吵,但是很快她又安靜了下來,略微遲疑了一會她才說道:"自由就是隨心所欲的生活.我想到哪就可以去哪,我想休息就休息,想戰斗就戰斗,想干什麼就干什麼,不許要聽別人的命令,不用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這就是我的自由."

"那好,我們認為這是你要的自由.那麼我問你,什麼叫想去哪就去哪?熔岩池你想去嗎?殺生地獄你想去嗎?冥神殿你想去嗎?"

"當然不想,我又不想死."

我笑著說道:"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我做個籠子把你裝進去,然後讓我的魔寵們看守著籠子,只要你一出來他們就會立刻殺死你,那麼你是不是認為只要不出籠子就算是得到自由了呢?"

"關在籠子里怎麼能叫自由?"

"可籠子外面都是我的勢力范圍,出來就會死啊?"

"我……再怎麼說籠子也太狹小了."

"哦,原來是籠子比較小.那就是說地方大一點就可以了是嗎?如果我給你指定一片森林,然後告訴你你一出森林我們就會干掉你,那麼你是否認為呆在森林里就是自由呢?或者你覺得森林還不夠大,我給你指定一個國家要不然一個大陸作為你的囚禁范圍,你覺得那是自由嗎?"

"我……"玲瓏很想說是,可是仔細一想又覺得哪不太對,結果剛張嘴就卡在了那里.一直過了好半天她才突然大聲喊道:"反正籠子就是不行."

"我們是在聊天,你有必要發那麼大火嗎?"我先是說落了一下玲瓏,然後跟著說道:"你之前所謂的自由其實也是個籠子,它的活動范圍僅僅是你的能力能夠進入的區域,像是之前我說的冥神殿之類的地方你根本就不能靠近.所以,你之前所住的不過是一個名為世界,但實際上去掉了其中很多地方的一小片區域而已.和我給你打造的籠子相比,這不過是個更大的籠子而已.所以說,你要的不是跑出籠子,而只是一個你覺得足夠大的籠子.那些籠子外你不能到達的地方,不是你真的去不了,而是因為你的實力絕對了你到那里會不安全,如果你的實力增加,籠子也會跟著增大.如果你是個獨立個體,那麼,你的這個籠子實際上需要包括絕大部分人類活動區域,所以,你成為我的魔寵實際上是獲得了更大的籠子而不被困住了,因為我們的實力將可以讓你到達很多你原本根本就不敢進入的區域."

玲瓏被我說的一陣沉思,最後只能無奈的點頭承認了這點,但是她卻並沒有就此放棄她的反抗精神,而是再次說道:"你雖然解釋了我的活動區域問題,但你無法解決一個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即使我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籠子里,但我不需要去接受任何人的命令,可是成為你的魔寵卻需要為你做事聽候你的調遣,這不是我要的自由."

"我認為命令就是別人強加給你的一種意圖,而你必須根據對方的意圖去執行,我這樣理解命令你能接受嗎?"

玲瓏想了一下道:"應該就是這樣的意思."

這邊玲瓏剛一點頭,我立刻就說道:"那好,既然你承認這是命令的意思,那麼你以為你所謂的自由就不是在命令的趨勢下工作嗎?當你生活在環境中時,你會受到自然規律的命令,強迫你去覓食,去戰斗,守衛你的地盤,與你本來不想戰斗的敵人搶奪食物,這些都是你被迫去服從的事情.還有,你難道打算一個人生活在一個沒人的地方?肯定不可能.即使你是變異魅魔,但你畢竟是群居生物,一個人短時間還行,時間長了你能忍受嗎?當然,你可以交朋友,但是朋友有需要你可以說不幫忙嗎?雖然你的朋友不會直接命令你去為他們做事情,但最後的結果卻是你因為看到朋友有麻煩而不得不出手去做一些事情,這不是你想做的事情,可你非做不可,這是一種隱藏的命令,它更委婉,但終究需要你去執行."

"那是不一樣的."

"不,那就是一樣的.事實上這個世界上壓根就沒有真正自由的人,或者說每個人實際上都是自由的.自由本身就是一種很虛幻的概念,當你的心是自由的時候,那麼你就是自由的,即使你身處鐵籠受人奴役,你仍然是自由的.當你的心覺得自己被束縛住了,那自由也將不複存在,即使你站在世界之顛,總攬天下大權,但你依然被自己制定的規則束縛著.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神族的頂級存在都覺得自己不自由的原因所在,因為他們的身份地位需要太多的規則去維持,所以到頭來的結果是他們把自己給捆死了."

"你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我是不會聽你的辯解的,跟著你就是沒有自由,這點我是堅信的."

聽到這話我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說不過就耍無賴,對于這樣的玲瓏我是一點招也沒有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凌和小純的無間道可以玩出點花樣來,要是能一舉拿下她,應該也算是給我增加了一個巨大的助力.當然,我說的不是和玲瓏OOXX,就算她肯我還不敢呢.玫瑰雖然看著對我很放的開,但那也是建立在我自覺的基礎上的.再說我那幫魔寵的情況大家又不是不清楚,一旦在玲瓏這里開了個頭,別的魔寵我不知道,凌肯定是跑不掉的,就算用強她都得把我反推了.為了避免以後陷入女人的戰爭,所以這方面的事情最好還是忍住.男人好色沒什麼,但必須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吃的時候是挺爽,之後的麻煩絕對能讓你知道啥叫水深火熱.

我這邊不說話了之後凌和小純為了避免尷尬,立刻就開始接手聊天工作.我一直都說,魔寵多就是方便,連這種做思想工作的時候都可以分工合作.凌和小純的思想完全就是兩個極端,但就是這種極端環境反而更容易讓人看清楚事情的根本,相信玲瓏就算不插嘴,在旁邊聽她們倆吵嘴都能明白很多東西.

就這麼一邊聊一邊飛,很快我們就到達了天宇城勢力范圍.直接從空中飛進城市內部,也沒和別人打招呼我就想從跨國傳送陣直接返回艾辛格,但是我這邊還沒到傳送陣,那邊就被人叫住了.

"會長,會長."

聽到下面的叫聲我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有幾個人正在拼命朝我揮手,還有個家伙正在往遠處的獅鷲身邊跑,似乎是打算飛上來追我.看他們的樣子好象有急事,我也沒等他們上來,直接指了指下面帶著凌她們便落了下去.

"找我什麼事?"看到迎面跑過來的幾個人我出聲問道.

對面的一個本行會玩家跑到我面前站定之後先是疑惑的看了眼玲瓏,然後才道:"是這樣的,剛剛黑暗神殿本部派了名使者過來說是有事找你,我們正准備通知軍神聯絡你,沒想到你就正好飛過來了."

"那名使者呢?"

"在那邊."

"跟我過去看看."我朝玲瓏那邊打了個招呼便朝著那名使者那邊走了過去.

迪坦斯這次派來的顯然是個高級亡靈,隔著老遠我就感覺到了那家伙身上濃到化不開的死亡氣息.

"見過紫日大領主."看到我帶著一群人走過來,那名將全身都遮在黑袍中的亡靈立即雙手在身前一上一下的搭在一起,然後身體向前鞠了個三十度的躬.

看到對方居然使用如此正式的理解,我也只好回了個領主接見臣民的禮節.說起來《零》中最重視禮節和制度的其實並不是號稱禮儀之邦的中國,當然也不是天天喊著秩序既吾命的光明神殿.事實《零》中最講究秩序的其實應該是亡靈才對.這些家伙的制度體系簡直完善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要不是我身邊跟著一個也在黑暗神殿當過女神的凌,這些繁雜的禮節絕對能把我搞暈過去.

見我回完禮之後對方立刻說道:"尊敬的大領主閣下,迪坦斯主神希望您能盡快去一躺黑暗主神殿,有比非常大的生意希望您能接手."

"生意?"我稍微愣了一下問道:"知道是什麼生意嗎?我現在可是沒什麼空啊!"

對面那名使者聽到我的話立刻問道:"可以讓我近前說話嗎?"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點頭同意了,反正迪坦斯也不大可能找人來刺殺我,再說我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干掉的.將身體略微前傾,那名使者立刻走到我身邊將嘴貼到我的耳朵邊上小聲的說了一句話,而我的眼睛則是瞬間瞪的老大轉身猛的抓住對方的手腕質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迪坦斯主神是這麼說的,我只是個傳話人,我能保證的就是我轉告您的都是迪坦斯主神親口告訴我的,至于主神是如何想的,我是沒辦法保證的."

聽到他的話我直接松開了他,然後將水晶通訊器拉了出來喊道:"軍神,我去見下迪坦斯,艾辛格那邊先不回去了.哦對了,我這里還有本疑似世界之書的東西一會我讓人送回去,你叫他們給我抓緊時間研究."

"就這些了嗎?"

"就這些了."切段通訊收回通訊器我立刻對凌和小純還有玲瓏說道:"我們去黑暗神殿轉轉."

凌笑著道:"真是好久沒有回黑暗神殿了呢!"

小純很不屑的嗤笑了一聲道:"那種臭氣熏天的地方我才不稀罕呢!"

讓我意外的是玲瓏居然也開口說道:"我們真的可以進入黑暗神殿嗎?那里可是一級禁區啊!"

"對你是,但對我不是."我說著便對那名使者道:"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別讓迪坦斯等急了."

那使者顯然也是早有准備.他居然直接從身上拿了根卷軸出來道:"主神知道您聽到那句話之後一定很著急趕過去,所以他讓我准備了這個."

我接過卷軸一看才發現這玩意居然是個定點傳送卷軸,其功能就是在卷軸發動的瞬間將其周圍一定范圍內的人全部傳送到黑暗神殿的大廳里.有了這個東西我們到是省了在路上耽誤時間,直接撕掉卷軸,幾秒之後我們便出現在了黑暗神殿的大廳之中.

"咦?你們這里才裝修的嗎?"傳送剛一結束我就發現了黑暗神殿的不同.這地方和我上次來的時候可是有了巨大的變化,原本只有四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大廳不知道怎麼就擴建成了一片堪比天安門廣場的巨型大廳,而且比較詭異的是這麼大的房子居然連根柱子都沒有,估計這里面不但用了空間類魔法,肯定還有結構加強之類的魔法,不然這麼大的房子不用外力作用,光是那超大跨度的頂棚自己就得因為鍾離而坍塌.

帶我來的使者還沒來及回答我的話,對面的門口到是先走出了一群人,而在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三位之後,我更是驚的險些把下巴弄脫臼."迪坦斯,菲林迪爾,瑪利蓮?你們三個怎麼會湊到一塊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心理障礙的魅魔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肥羊就是用來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