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差點漏掉的潛在肥羊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差點漏掉的潛在肥羊

"紫日,這個要求是不是……?"迪坦斯一看到我給出的要求立刻就覺得不妥.

對于迪坦斯的猶豫,玫瑰直接說道:"只要不讓別人知道,這個要求也就不算什麼了不是嗎?我們反正是不會到處宣揚我們利用三大神殿進行間諜活動的,你們會嗎?"迪坦斯他們連忙點頭表示不會,玫瑰迅速搶斷他們的話說道:"那不就沒問題了嗎?你們不會四處宣揚,我們就更不會說了.那麼既然沒人知道,你們還怕什麼?"

迪坦斯想了想和旁邊的菲林迪爾以及瑪利蓮商量了一下,最後還是咬牙點頭道:"沒問題,你們說什麼是什麼吧!"

"很好,那麼就請看下最後三個條件吧.只要你們全部接受,我們的交易馬上就可以開始執行了."

剩下的三條條件都比較特殊.迪坦斯先是往後翻了一頁,然後發現這邊寫的要求居然是讓三大神殿幫我們行會培訓神職人員.

其實發現正規神殿可以接受委托培訓業務這個事情,我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而且第一個發現這種事情可行的也不是我們行會的人,而是一個意大利玩家.

《零》是一款世界性網游,其宣傳時就曾說過,任何人都可以在這里找到你喜歡的娛樂方式.比如像我,走的就是冒險家以及政治投機者的游戲路線.還有像玫瑰,她完全是把《零》當成了一款模擬經營類的游戲在玩;素美她們則是把《零》當成了策略管理類游戲在玩;紅月則干脆把《零》當成了即時戰略類游戲在玩.當然,我們這樣的人畢竟是邊緣群體,一般人沒那愛好,也沒那個資本玩我們這麼誇張的游戲方式.《零》中真正的主流玩家應該還是戰斗型玩家,他們實際上就是在玩第一人稱式的格斗游戲.

正因為《零》的游戲方式多到近乎無限,所以它才可以滿足幾乎全世界的男女老少的各種希奇古怪的娛樂要求.之前提到的那個意大利人就是這麼一個比較另類的玩家,他的愛好是嘗試各種可能性.比如說看看新手村的新手任務是不是有什麼玄機,某些城市固定設施中的NPC是否可以召喚為魔寵,或者是實驗一下能不能在不使用抓捕技能的情況下馴養野生魔獸.反正他們這類人就是喜歡嘗試一些別人想不到或者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這些人還組織了一個論壇,專門在里面交換各種心得體會和他們成功嘗試出來的某些奇怪的功能.

這個意大利人某次無聊之中就曾嘗試讓自己所屬行會的NPC去一處光明神殿的分部詢問培訓事項,結果本來以為應該會被拒絕的那家伙居然得到了一張申請表,上面詳細的寫明了培訓要求,培訓人員,培訓時間等一些必要信息,反正就是內容非常詳細.根據這個發現,他最後還真的把一名買來的低級戰斗NPC給送去培訓了,而且他當時出于做實驗的目的填寫的是後勤管理項目的學習,結果在支付了一大比水晶幣並等待了十天之後,那名原本只有五百級的炮灰型戰斗NPC竟然穿身一身牧師長袍化身高級管理人才返回了行會.後來經過這個意大利人的檢查發現這個NPC之前的戰斗屬性全部被保留了下來,而且他還變成了一名精銳型後勤管理NPC.這個發現很快就被傳到了論壇上並迅速傳播開來,之後不少行會都證實了這個方法確實可行.

但是,雖然這個方法最後被證明確實是可行的,但它卻存在兩大缺點.第一,這種培訓需要花錢.不是一般的花錢,而是需要花很多很多錢.一名NPC的基礎培訓費就高達一百水晶幣,這錢已經足夠買一名低級戰斗NPC了,但這還只是基礎值,如果你要培訓的項目比較複雜或者要求在短時間內完成教學,那麼最後的費用就會跟著水漲船高.其實這都還不是最花錢的,最花錢的應該算是培訓精英NPC.大家都知道精英NPC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神殿的培訓科目的等級設定中居然可以將普通NPC設定培訓成精英級的存在.當然,和這種誇張的培訓效果對應的是同樣誇張的培訓費用,就算以我們行會也絕對只能偶爾培訓那麼幾個精英NPC應應急而已,專門靠這種方式獲得精英NPC那都還不如花錢去別的行會買來的便宜些.正因為花費如此之高,因此各行會雖然知道這個方法,卻很少會用,畢竟效費比實在是太低了.

除了第一個缺點之外,這種培訓方式還有一個很麻煩的缺陷,那就是它有權限設置.如果你想把低級NPC培育成中等NPC,那沒什麼,直接寫申請交錢,馬上就可以開始培訓.但是,如果你是要把一群高級NPC培訓成精英NPC,那可就麻煩了.你得先讓神殿幫你培訓一大群的中低端NPC,在此期間你所在行會和神殿的合作值就會不斷上升,直到這個數值達到某一標准之後神殿才會開始幫你培訓高級NPC,這個過程就像升級一樣,需要循序漸進,不但耗時間,而且還耗錢,可謂是麻煩至極.

迪坦斯看完剩下三條要求中的第一條後很詫異的看著我們問道:"我們沒說不幫你們培訓人員啊?為什麼要加這麼一條?"

玫瑰沒有回答,而是叫他往下看.那條大的要求後面還有小的附加內容,而迪坦斯他們在看完之後立刻就是臉色一變."這個是不是太過分了?免費培訓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訓練成最高等級,而且還要我們開放戰斗人員培訓,這個要求我們沒法接受,不然我們神殿遲早被你們榨干."

玫瑰笑著說道:"關于這一點,我們可以再討論.免費不行的話,我們也可以適當支付一些費用,或者依然免費,但你們可以限制每月的培訓人數.至于戰斗人員培訓和全部精英計劃,這個是不能商量的,如果你們拒絕,那我們就沒的談了."

見我們咬的這麼死,三位主神又是聚在一起一通商量,最後還是迪坦斯開口說道:"我們商量了一下.培訓人數還是你們定,培訓戰斗人員也沒問題,但是不同兵種的培訓費將按照不同收費標准.我們的計劃是,戰斗人員培訓費按直接購買價格的六分之一計算,非戰斗人員的費用一律按一百水晶幣一個人進行培訓.這樣可以了吧?"

玫瑰立刻點頭道:"沒問題,這條就算通過了,後面還有兩條,你們盡快商量一下吧."

迪坦斯他們確認之後便又開始往後翻,不過當他們翻過那頁協議之後發現後面就剩一頁了,而剩下的兩條全都寫在了這面上.這兩條要求的內容都很短,但是比起前面占了全書九成以上頁面的資源要求,這兩條絕對要苛刻十倍不止.

倒數第二條要求的內容是:簽署秘密協議,承諾混亂與秩序神殿在三大神殿勢力范圍內的絕對存在.

這條協議解釋出來的話就是要三方神殿壓制別的行會搞起來的行會神族,並且保證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殿在歐洲行會神殿體系之中占據絕對主導地位.

這要求看起來和三大神殿本身的利益有些沖突,但實際上卻並不相同.如果我們把信仰之力比做是食草動物,那麼神殿就可以理解為食肉動物,他們通過捕殺食草動物來保證自己的生存和強大.表面上看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殿和天庭以及黑暗神殿這樣的神族勢力是有沖突的,因為他們都是食肉動物,而作為食物存在的信仰之力卻是有限的.所謂一山不容二虎,爭的無非也就是食物.但是,現在的實際情況卻是混亂與秩序神殿在中國建立的很順暢,以天庭的強大也並沒有壓制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殿,這其中當然是有原因的,而這個原因就是——混亂與秩序神殿並不和天庭爭奪信仰之力.

游戲內的信仰之力實際上並不是一種而是兩種.在游戲內,由玩家建立的行會創造支持的神殿就被撐為行會神殿或者行會神族,其消耗的信仰之力和天庭這樣由系統設置的神族需要的信仰之力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部分.一個人,不管是玩家還是NPC,都可以同時為這兩者提供信仰之力而互不影響.正因為系統的這個設定,所以兩種神族之間並不存在爭奪信仰之力的問題,因為兩者就像是兩個食物完全不重疊的物種一樣,甲的食物乙根本不吃,乙的食物甲也不吃,這樣的話連者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沖突.

正因為兩種神殿之間可以和平共處,所以我們對三大神殿的要求並沒有什麼絕對無法接受的地方,畢竟混亂與秩序神殿的存在並不會危害到三大神殿的根本利益.當然,如果需要他們出面打壓別的行會神族,那就需要三大行會付出一定的代價了,畢竟本國行會的壯大意味著可能擴大他們的信仰來源,而打壓本國行會的行會神族必然會導致那些行會在競爭力上不如我們行會,這就等于是傷害了他們自己的利益,所以三大神殿才會這麼糾結.

在一番長達十多分鍾的激烈爭吵過後,迪坦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這個要求,不是因為他們想到了解決辦法.正相反,他們之所以會答應就是因為實在沒辦法了.答應我們只會影響他們以後的勢力擴展,而如果不答應,現在他們的勢力就會開始萎縮.兩害相權取其輕,三大神殿自然知道哪個更重要.

在倒數第二條要求也被通過後,就只剩了最後一條要求,而這個也是最讓他們為難的.因為我們的最後一條要求是——連接四座神殿的神力核心進行知識共享.

神力核心對神族的意義如何大家都很清楚,而其中記錄的知識更是無價之寶,如果要四座神殿傳輸知識給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那這個代價絕對是大的驚人了.要知道歐洲黑暗神殿和歐洲光明神殿可是全世界黑暗與光明神殿的總部,他們這里的神力核心中記錄的信息絕對比任何一個國家的神族的神力核心記錄的東西都要多.盡管我們要複制的只是知識部分,而非密聞什麼的絕密隱私,但這其中的價值轉移也絕對能讓三大神殿吐血.

雖然最後一個要求我和玫瑰早就做好了可能被否決的准備,但是出呼意料,三大神殿最後給出的結論竟然只是有限開發知識庫,而不是完全否決.而且,這個所謂的有限開放其實有限的也很寬泛,低級能力幾乎是全部開放的,只在禁術和一些他們自己都還沒確認的理論方面做了一點點限制,我們至少可以拿到其中八成以上的知識量,可謂已經超額完成任務了.

在確認了最後一條要求之後,玫瑰迅速展現了一名專業談判人員的素質,只用了兩分鍾她就搞定了複雜的系統設定將一份系統擔保協議遞到了三位主神手里,在他們三位分別用自己的神力蓋上烙印之後這份契約就算是徹底生效了,而直到契約簽完之後迪坦斯他們才突然驚叫著想起來居然只在契約里寫了他們要做的事情而沒規定我要完成哪些任務,也就是說就算我現在什麼都不做,他們也得照著協議上的要求給我全部辦到,否則系統會強制他們辦到.這種重大失誤嚇的三位主神險些暈過去,最後迪坦斯只差沒抱著我大的大腿痛哭流涕了.

"好了好了,你們有點主神的樣子好不好?多虧這里都是心腹,不然傳出去像什麼樣子啊?"我先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數落了他們一番,然後才說道:"你們都給我做好.我有說要賴帳嗎?你們放心.我紫日要價雖然狠了點,但信譽還是有保證的.不就是奧林匹斯神族在侵吞你們的地盤嗎?沒關系,我這就去讓他們沒時間侵吞你們的地盤.當然,你們要抓緊時間趁我給奧林匹斯找麻煩的時候趕緊把被搶走的勢力范圍再搶回來,如果能反侵略回去,那當然更好.畢竟你們的勢力范圍以後也將是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殿的掠食場,你們地盤越大我就越高興."

聽到我這樣的保證三位主神立刻就是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好話說了一堆,生怕我反悔.當然,他們這麼熱情我也不好不給面子,所以最終我就勉為其難的把最後那本世界之書的搜尋任務交給了他們幫我去辦,畢竟那本書按照地圖上的標記應該會在南極點附近.現實中那的南極氣候就夠惡劣的了,游戲里那鬼地方干脆就是生命禁區,別說人了,火焰都能被瞬間凍結變成一陀火焰狀態的冰.盡管我的裝備也挺抗寒的,但那鬼地方能不去還是不去的好.

對于迪坦斯他們來說,反正三叩九拜都過了,也不差這一哆嗦了.所以在聽到我只是要他們幫忙找書後立刻就拍胸脯保證絕對幫我把書找來,至于他們是否找的到,那就不是我要擔心的事情了.想來三大神殿聯手,不至于連本書都找不到吧?

談判結束後我把玫瑰送回了天宇城後便直接開始往意大利方向前進,不過因為玲瓏的原因,我依然沒法用飛鳥來代步,只好麻煩幸運了.好在幸運雖然沒有飛鳥那麼快,但飛起來也比走路快多了.

雖然這次的任務是對付奧林匹斯神族,但是我並沒打算直接去希臘,因為在這次的事情上我突然想到了還有一個家伙應該給點好處.

《零》中的神族系統是這樣設置的,首先為各個國家都設置了光明與黑暗這兩大神殿作為最初與玩家接觸的引導神族,他們比較像是系統在游戲中安排的辦事處.但是,雖說光明與黑暗神殿遍布全世界,但它卻不是完整的,就好象凌當初是中國的黑暗女神,她和迪坦斯根本就是互不統屬,除了凌知道中國的黑暗神殿是從歐洲黑暗神殿分裂出來的之外,兩者之間壓根就沒什麼關系.

除了光明與黑暗神殿之外,游戲里還按照現實中的各國信仰設置了各國自己的神族體系,比如說中國的天庭和日本的高天元神族,這都是按照現實中的傳說設定的神族體系.這種現實中的神族在游戲內和光明與黑暗神殿是交叉存在的,兩者之間有一定的競爭關系,但是因為系統保護,一般的情況都是本土神族滅不掉光明與黑暗神族,但卻普遍比這兩個神殿要強大一些.

根據這種理論,現實中傳播范圍最廣的基督教自然也是存在的,而梵蒂岡教廷自然也是少不了的.當然,和現實中不一樣,這地方真的住著耶和華,而不是只有一群祭司啊,教皇啊什麼的.

從地理位置上來說,位于德國和法國的光暗兩大神殿實際上和希臘的奧林匹斯神族之間還隔著上帝他老人家的地盤.現在既然連遠在德,法的迪坦斯他們都來求我幫忙了,沒道理距離更近的上帝領土一點影響也沒有吧?那麼,既然他受到了影響,那麼當我襲擊奧林匹斯神族的時候,他必然也是收益者之一,而且很可能他才是收益最大的那一方.

得到了我的幫助,想要不給錢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我紫日的便宜可不是那麼好占的.所以,我現在沒有直接飛希臘,而是先往意大利這邊跑.不管怎麼說也得先跟上帝他老人家聊聊天,不從他這邊刮點什麼好處出來豈不是太對不起我自己和出了血的迪坦斯他們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肥羊就是用來宰的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耍無賴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