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准備下手  
   
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准備下手

"呼,這下安全了!"躺在大地之門內的草地上,我將自己大字形的舒展在地上放松的享受著陽光和暖風.大地之母的後花園完全就是按照春日午後的環境設計的,基本上沒有晝夜和四季變化,不過這里的氣候絕對是最另人感覺心曠神怡的,而且,這里有個外面沒有的好處,那就是絕對的——安全.

"這是哪兒?"剛一進入大地之門,玲瓏立刻就像一只進了貓窩的耗子,整個人繃的緊緊的,就差沒把頭發全都豎起來表示她的緊張心情了.

"你就安心休息吧.對我們來說這就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就算你把全世界所有神族勢力的主神全給得罪一遍,在這邊他們也休想傷到一根汗毛."

"可是……"

"可是你能感覺到我的氣息很嚇人是嗎?"突然出現的聲音以及驟然飆升的能量強度將玲瓏嚇的一蹦三尺高,要不是看到我和周圍的麒麟武士都在那各忙各的沒有一絲一毫驚慌的樣子,估計她就該直接轉身逃跑了.

"咦?大地之母?你怎麼有空逛到這邊來啦?"

"你這叫什麼話?這里是我的後花園好不好?"

聽到這話我也只是能尷尬的笑笑,去和大地之母爭辯那純粹屬于活的不耐煩的行為."那個……雖然這邊是你的後花園沒錯,可是你畢竟很少過來嗎.這次過來應該是找我有事吧?"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情,就是通知你一聲,之前女媧他們不是給過你一個任務嗎?"

"啊……抱歉抱歉,現在事情太多,經常一轉身就給忘記了!"我剛說完忽然又想起自己好象和會里打過招呼來著,也就是說這次不是我忘記了,而是行會里的人沒給我調查結果.

大地之母可能是也不太緊張這個事情,所以並沒有數落我,而是反過來安慰我道:"這事我們不急,你可以慢慢辦,我只是順便提醒你一聲.其實這次過來我是有其他事情拜托你去辦."

"什麼事情?只要我能辦到,你盡管吩咐."大地之母和一般的神族不同,她既不是一般神族也不是那些和我比較陌生的上位神,所以我一般是不會考慮敲詐大地之母的.至于打白工這種時期,以大地之母的為人那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就算我不要,她也肯定會給.

大地之母和我的關系也算非常好了,所以她也沒跟我客氣,而是直接拿出了一棵只有一尺長的小樹苗遞給我道:"這是世界樹幼苗,我想你拿著它幫我跑一趟世界樹."

"你說的是南美的那棵?"

《零》中的世界樹可是非常有名的景點之一,每天都有無數戰斗和非戰斗玩家前去瞻仰那棵高達幾公里,巨大有如一座城市一般的超級巨木.而且,這棵樹除了可以拿來觀賞之外,它本身也是個NPC角色.世界樹不但可以產生各種任務,還可以完成一些特殊職業的轉職工作,基本上你可以將其理解成一座職業神殿和一群超級NPC的集合體.當然,它還有一個主要功能就是可以生產各種果實,比如非常著名的願望果實,還有那個精靈族主城的生命之樹也是用世界樹的果實種出來的.

出呼意料,大地之母居然搖了搖頭,然後道:"世界樹其實不止一棵,你所說的那棵應該叫自然之樹.他是世界樹這個群體中的一個個體,就好象你身邊這位是魅魔中的一個獨立個體一樣,你不能用自然之樹代替整個世界樹體系."

"原來世界樹不止一棵啊?我一直都以為世界樹就是那棵自然之樹呢!"

"那是你們的誤解,畢竟平時你們能見到的世界樹就只有自然之樹這麼一棵,所以搞錯也不奇怪.不過我這次需要你去幫我把全部的六棵世界樹全都跑一遍."

"六棵?"

"對.除了你說的那棵自然之樹之外,還有天空之樹,大地之樹,火焰之樹,水之樹以及靈魂之樹,一共六棵."

"跑腿我是不介意,可是除了自然之樹,另外五棵樹我都不知道在哪啊?你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嗎?"

大地之母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了六枚顏色各異的水晶球遞了過來.這些水晶球的大小各不相同,最大的一枚是白色的,體積已經快趕上籃球大了,而最小的那枚紅色的卻只比最大的葡萄略大一點,兩者體積差距實在是有夠大."著些是追蹤球,我已經把世界樹的氣息灌進去了,使用的時候輸入少量魔力就可以激活,然後水晶球就會懸浮起來自動向世界樹所在位置前進.不過你不用怕跟丟了,它雖然會自己往目標地點飛,但是不會離開你十米以上,如果你停下,它也會聽在你和世界樹之間的路線上,不會自己飛走的."

我點點頭問道:"這個任務很急嗎?"

大地之母點了點頭道:"很急,你最好能盡快給我辦好."

"那我就盡快幫你辦,不過我拿著這棵世界樹幼苗找到那些世界樹之後要什麼啊?"

"你的任務就是把幼苗帶去交給那些世界樹,他們知道該干什麼,等他們干完了會把幼苗再交給你,等六棵樹都完成了他們的任務你幫我把幼苗帶回來就行了.反正你是可以隨時隨地回到這里來的."

"明白了,等我先把手頭的事情做完就去幫你跑世界樹."

"不能先幫我跑世界樹嗎?"

"可是我已經收了人家好處了,而且這是生死攸關的事情,我要是跑一圈再回來,人家的損失可就大了去了.做生意總得講點職業道德吧?"

"那你還是先幫你的吧,不過你這邊事情一結束馬上就得幫我去跑這個事情.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干的.那六棵世界樹每次完成任務都會送你點東西,絕對對的起你的勞動."

"嘿嘿,這點我不懷疑,你大地之母的信譽還是很可靠的."

交代完任務大地之母便直接轉身離開了,而玲瓏直到這個時候才敢走回我身邊結結巴巴的問道:"剛剛那個是上位神?"

我目送著大地之母離開後才轉回來看著玲瓏道:"怎麼樣?是不是感覺不像啊?跟你說,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我也上當了.我之前也一直以為大地之母這樣的上位神就算不是中年婦女的形象也應該是個禦姐造型,沒想到她居然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造型,害的我差點在她面前出丑."

玲瓏聽到我的話驚的下巴險些掉下來."你居然能搞錯?那麼恐怖的威壓你都沒感覺的嗎?那種連自己體內的魔力都被她完全控制住了的恐怖壓力,你難道一點也感覺不到?"

"拜托,第一次見到大地之母的時候我還是個菜鳥好不好?那時候我連魔網都感覺不到,哪里知道什麼叫威壓啊?再說了,這里是大地之母住的地方,是她用自己的力量支撐起來的世界.說白了這里就是她的領域,你現在看到的這些草地啊天空啊什麼的全都是大地之母自己創造出來的,在這個世界里所有的自然規律都是由她制定的,所以你才會感覺連自己體內的魔力都被控制了一樣."

"這就是領域?"

"其實說領域已經不太恰當了.我們行會的幾位高手包括我也都能張開領域,只是我們的領域范圍都很小,只能在戰斗時把自己和周圍的幾個敵人一起罩進去而已,而且我們也沒辦法在領域內創造各種東西,甚至連領域內的規則我們也無法制定,只能在現實規則的基礎上做一點點修改.說起來我們那種應該叫准領域形態,實際上和真正的領域還是一定的差別.至于大地之母的這個,這個其實也不能算是領域,因為大地之母不但能讓這個地方穩定的維持下去,她甚至可以在這里按照她的規則創造生命,所以這個應該叫做神國才對."

"好強大的能力.真沒想到你居然認識這樣的上位神!"

"我認識的上位神其實還不止大地之母這一個,只不過論起關系來還是大地之母和我走的最近."

玲瓏點點頭道:"我現在又發現了一個你的優點,那就是你比之前的主人們都要強大很多."說到這里她突然興奮了起來."對了,之前那個什麼神域和體,感覺好強!當你揮劍把聖殿山砍倒的時候我的心髒感覺都快蹦出來了!"

"有那麼誇張嗎?"

"反正就是很興奮很興奮啦!"

看著玲瓏那麼興奮的在那說著和體的事情,我也樂的跟她多聊聊.多溝通才是減少隔閡的正確方法,越是不說話才會越難相處.玲瓏現在肯和我說話其實已經是一種進步的表現了,盡管她的忠誠度依然是負的,但是數值卻在隨著我們的聊天而逐漸減小,等什麼時候忠誠度達到零的時候估計就可以開始正常的培養忠誠度了.

"感覺怎麼樣?恢複了沒有?"一口氣聊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才開始詢問玲瓏的情況,雖然負面狀態早到時間了,但我為了刷忠誠度也只好耐心的陪玲瓏在那神侃.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雖然一口氣聊了一個多小時把我講的口干舌燥,但玲瓏那該死的負值忠誠度也終于不被我刷成零了.雖然零暫時還不算正數,但起碼比負的好吧?

聽到我的問題玲瓏也才意識到這次聊天時間太長了,而一想到自己第一次連續和別人聊這麼長時間,她的臉上立刻就變的一片粉紅.話說回來,要不是凌和夜月她們都很漂亮,突然有這麼個漂亮的魔寵在身邊,一般自制力不好的人還真有點把持不住,就剛才玲瓏顯露出的那一刹那的嬌羞,就足以讓一個意志力正常的男人犯罪,當然我屬于意志力超級變態的,所以好歹算是控制住了.不過這樣想來,魅魔果然還是魅魔啊!就算是變異的冰山魅魔,那個誘惑力也是絲毫不減啊!

見玲瓏臉蛋微紅我也只能裝做沒看見,現在我們的關系還沒好到能互相開玩笑的地步,所以這種事最好還是不要提的好."怎麼樣了?難道還沒恢複嗎?"

聽到我再次提問,玲瓏連忙回答道:"沒有,我已經完全恢複了."

"那就好.既然你已經完全恢複了,那我們現在就去完成任務吧.收了錢的生意不快點做完客戶可是要發牢騷的."我說著便打開大地之門鑽了出去,而玲瓏也趕緊跟了出來.

當我們再次出現在海上時,這邊的情況居然是人滿為患.原本空無一人的海面上此時擠滿了大大小小的各類船只,有現代化的鋼鐵戰艦,也有大量的大型帆船,甚至還有用漿滑的小木船.不過,雖然現場的船很多,但卻無一例外的都在互相攻擊著,而且奇怪的是完全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人在和什麼人戰斗,感覺就是下面已經已經打成一鍋粥了,似乎只要不是自己船上的人就都是敵人一樣.

"我靠,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大概是湊巧碰上海戰吧!"玲瓏不太確定的說道.

"你有見過幾百條船分別屬于一百多個勢力,然後大家集中到一片海域混戰的嗎?再說真要打海戰,那些鋼鐵戰艦就應該躲在遠處用炮轟,你說他們開個鐵船跟人家木頭船玩接舷戰這不是找不痛快嗎?"

玲瓏還沒來及回答我,下面的人到是先發現了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吼了一嗓子,然後下面的人就一起抬頭看到了我的存在,跟著下面立刻就是一片比剛才更加混亂的混亂,不過這種混亂僅僅持續了幾分鍾就結束了,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就達成了一致,居然全都把目標對准我來了.

看著一發炮彈從我旁邊飛過,我趕緊拉著玲瓏往高處飛,但是下面的人群卻是不依不饒的繼續開炮轟,不少船上甚至有騎飛行坐騎的人飛了上來似乎是想跟我玩空戰.

"你需要下去教訓一下他們嗎?"數值為零的忠誠度讓玲瓏多少知道征求我的意見了,不過聽她的意思也就是我想下去的話她會等我而已,並不是說她要下去幫我戰斗,估計不把忠誠度升到二十以上她是不可能跟著我一起參戰的.當然,即使忠誠度升到二十以上,她估計也是出工不出力的情況比較多,真要想讓她實打實的參戰,沒有五十以上的忠誠度想都不要想.

雖然下面那幫家伙挑釁我在先,但我現在有事在身,所以我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不過,小小的報複一下還是有必要的,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好欺負呢.隨手一招,一部空戰型機動天使忽然出現在我的身邊,跟著在我的命令下抬手就是幾發魔晶蒸汽導彈將那幾個剛飛起來的家伙又給轟了下去,然後他又將剩下的導彈全部瞄准下面的幾艘大船打了下去.看著天女散花一般飛下來的導彈,不少反應快的人不等導彈落地就直接跳進了水里.不過這種人屬于極少數,大部分人都是傻呼呼的看著那鋼筆大小的導彈鑽進了他們腳下的船體,然後便是轟的一聲巨響.如果是鐵船只會被開個大窟窿,可要是木船,那基本上就是直接變成一堆碎木片的下場.

看著下面亂七八糟的海面,我滿意的收回機動天使招呼玲瓏轉身朝海岸那邊飛了過去,至于海面上那幫人之後會不會再打起來,那就不是我要操心的事情了.

進入希臘領土之後我並沒有繼續飛行,而是先帶著玲瓏降落地面先用偽裝術大致偽裝了一下,然後我們便開始往奧林匹斯山方向運動.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首先我們要到到奧林匹斯山附近,然後找到一名外出辦事的奧林匹斯神族.接下來的第二部就是襲擊這個家伙,當然最好是能直接干掉.在干掉了這個家伙之後,接下來的過程就是再多跟蹤干掉幾個奧林匹斯神族.以奧林匹斯神族的整體數量,差不多只要干掉四五個奧林匹斯神族,對方就會有比較明顯的反應,而我要的就是這個反應.

當奧林匹斯神族發現在本國范圍內有人狙擊自己的族人後,他們必然會把戰略重心從對外擴張調整成肅清內部破壞份子,而只要他們無法集中力量向外擴張,那我就基本上已經達到了迪坦斯他們的要求了.至于我撤離後奧林匹斯神族重新恢複擴張的問題,這個我也有想過.

一來他們不可能在我離開後馬上就把重心調整回去,畢竟他們無法確定我這個襲擊者是否還在潛伏,所以他們只能慢慢的放松下來.二來嗎……他們就算知道我已經不在這邊了也無所謂,反正這次的任務本身就是個長期工作,我之後肯定還是要來再次襲擾奧林匹斯神族的.況且我其實還有個另外的計劃,只要那個計劃成功了,其他的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至于那個另外的計劃是否能夠成功,那就得看我接下來是否能找到幾個重量級的目標並成功將其擊殺了.只有把奧林匹斯神族打疼了,我的那個計劃才有成功的可能.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怒斬聖殿山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抓到兩條大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