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果然很菜的阿瑞斯  
   
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果然很菜的阿瑞斯

"所有人都躲好,阿瑞斯那個倒黴蛋過來了."維多利亞在包圍圈的最外圍負責觀察情況.按照她的說法,以她的幸運值來說,如果和阿瑞斯碰上,完全可能導致阿瑞斯的黴運值出現幾何放大現象.簡單點講就是當有維多利亞在場的時候阿瑞斯會變的比平時更加倒黴.

聽到維多利亞的提醒我們全都盡量壓低身體並啟動了各種隱身技能,反正監視的工作有幽靈蟲就夠了,我們沒必要冒頭讓對方發現我們.

我們這邊才潛伏了一小會就見前方的道路上阿瑞斯帶著一大幫的聖斗士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不過比較讓人疑惑的是隊伍最前面的幾個人居然全都拿著根棍子,一路上就好象掃雷一般一邊走一邊往地上插來插去,搞的他們走過的地方都跟被霰彈槍打過一樣,滿地都是大大小小的坑洞.

"維多利亞,那些聖斗士在干什麼呢?"

維多利亞憋著笑說道:"哦,這是奧林匹斯山上的一個笑話.好象是當初雅典娜和天後赫拉還有愛與美之神阿芙洛狄忒一起打賭.赫拉說神族都是很聰明的,但是雅典娜卻不同意,然後阿芙洛狄忒就說他們可以來打個賭證明誰是對的."

"這跟阿瑞斯的聖斗士往地上打洞有什麼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你知道三位女神打了什麼樣的賭嗎?"

我還沒說話玲瓏到是搶先問道:"什麼賭啊?"

維多利亞笑著說道:"他們在路中間挖了個大坑,然後做了簡單的偽裝,反正就是那種比較明顯的偽裝,基本上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看出來的樣子.然後他們在大坑前面插了塊牌子,在上面提示路人前面的路中間有大坑,讓大家靠邊走."

"阿瑞斯不會正好掉進去了吧?"我有些好笑的問道.

維多利亞忍著笑點頭道:"沒錯.當雅典娜她們把所有東西都准備好之後首先是阿波羅走了過來.他看到了牌子上的字,然後就從路邊上走過去了.之後波塞冬走過這里,他看到牌子,然後用一塊石頭實驗了一下,發現路上真的有個洞,所以他也繞開了.雅典娜她們在波塞冬過去之後就修複了偽裝,然後阿瑞斯就出現了.他也看到了牌子,但是他憤怒的指著牌子說這是誰在對他惡作劇,容納後他便跳到了那堆偽裝物上要證明給跟隨他的幾個隨從看,再然後阿瑞斯出門就有了個習慣,只要不是那種堅硬的石頭地面,他就一定會拿東西實驗前面的路上是不是有陷阱."

"這家伙也太白癡了吧?"小純忍不住問道.

維多利亞道:"也不能這麼說啦,阿瑞斯是戰爭之神,代表的就是無序和毫無理智的戰爭,所以他平時都表現的很沖動.其實我覺得他的倒黴運氣有一大半都跟他這個沖動的個性有關."

"噓噓噓,小聲點,那家伙過來了!"看著越來越近的阿瑞斯隊伍,我趕緊讓魔寵們都安靜了下來.

阿瑞斯的隊伍排列的並不整齊,看起來不但不象正在行軍的軍隊,反到是更像一群在四處游蕩的土匪.當然,要是沒有前面那群拿著棍子在地面上打洞的聖斗士那就更像了.

看著對方逐漸走進伏擊圈,我在心靈接觸中不斷的提醒著魔寵們:"別動,都別動,等待,等待,不要亂動,好的,讓他們再往里走走.其他都都別動,坦克,艾美尼斯,該你們了."

隨著我的提醒,坦克和使用了真實鏡像的艾美尼斯同時發射了魔晶炮彈,而阿瑞斯則是在炮彈發射前就注意到了突然聚集的魔力反應.不過,就在他因為魔力感應而猛然把注意力移動到炮彈飛來的方向之時,我也正好從岩石後跳了出來並同時大叫道:"動手."

阿瑞斯的注意力雖然被坦克和艾美尼斯吸引了過去,但是近在咫尺的喊聲還是讓他迅速把注意力轉了回來.

一發現我出現在他身邊,阿瑞斯立刻便後退了一步,同時右手握住了掛在腰側的劍柄猛的往外一拽就想和我對抗.不過,就這麼短短一秒之內,阿瑞斯就讓我充分見識到了他那悲劇的運氣.後退了小半步的阿瑞斯不但沒能和我來開距離,反而因為撞到了背後的聖斗士身上而受到驚嚇分散了注意力,同時他腰上掛著的劍也不知道怎麼就出了問題,本來拔出寶劍與我作戰的他居然把掛劍的繩子給拽斷了,結果劍確實是舉起來了,只不過鞘沒拿下來.

當.就在刹那之間我的永琠M阿瑞斯的劍撞在了一起,然後一下將劍鞘的前半截連著里面的劍也給一起削成了兩斷.驚訝之中的阿瑞斯因為要躲避我的攻擊,結果在明明撞到人的情況下堅持繼續後退了一步,但是這一步卻恰好踩中了一塊圓石頭,然後這家伙就悲劇的失去了平衡,而更可怕的是他臨摔倒之前居然還試圖抓住旁邊的聖斗士穩住自己,結果卻是不但他自己沒站住,還把那名准備保護他的聖斗士也給拽倒砸在了他身上,現在別說反擊了,他連爬起來都成問題了.

雖然阿瑞斯這家伙確實是夠倒黴的,但我是不會因此而手軟的.看到他和那名聖斗士一起倒下,我立刻挺身上前永琲膘謔a上的那名聖斗士.反正以永琲瑣W利程度是沒有人可以擋住它的,即使隔著這名聖斗士,想要把後面的阿瑞斯戳個窟窿也絕對不是什麼問題.不過那名聖斗士也確實夠狠,發現我的意圖之後他竟然主動撲了上來自己撞到我的劍上,然後抱著我的手臂滾到了一邊希望借處將我拖住.不過,他雖然成功控制住了我的右手,但他卻不知道我的兩只手上其實都有武器.

因為右手被抱住而無法繼續攻擊,我立刻將左手拿到身前,嘩啦一聲三根刃爪彈了出來,跟著翻手朝下猛的一紮.可惜阿瑞斯雖然是個天生倒黴蛋,但他的戰斗技巧卻是實打實的.趁著那名聖斗士抱住我的右手耽擱的那一秒,他已經從腰側拽下了一柄匕首替代了之前被削斷的主武器.

當.因為沒有覆蓋永,刃爪的鋒利程度還不足以切斷阿瑞斯手上的匕首,畢竟那東西能被阿瑞斯隨身帶著,那至少也應該是高級神器一級的東西.

一擊不中我連忙抽身後退,手中永睎間化為一只八爪利刃瞬間將纏在我手上的那名聖斗士的胸口開了個大洞,然後借助我後退的力量輕易的將那家伙的尸體甩了出去.

雖然那名聖斗士沒能對我造成什麼傷害,但他的自我犧牲至少救了阿瑞斯.重新爬起來的阿瑞斯直接將匕首當飛刀扔了過來,但卻被我用刃爪輕易的撥開,不過他也趁這個機會從虛空之中拉出了一柄一丈多長的黃金槍.

"敢殺我的聖斗士,你給我去死吧."阿瑞斯咆哮著舉槍便刺,我立刻橫劍隔擋.只聽叮的一聲撞擊聲,永琠M那柄槍的槍尖撞在一起,結果只是擦出了一片火星,居然沒能削斷那柄長槍.看來阿瑞斯手里這柄槍也不是一般貨色,能擋住永琲漯Z器那都能算的上是神器中的神器了.

彈開阿瑞斯的長槍後我直接一松手把永琠艉F起來,跟著肩膀一低,整個人俯身從阿瑞斯遞出的長槍下面沖了過去,雙手刃爪同時彈出,照著阿瑞斯的胸口便捅了過去.阿瑞斯慌忙收槍用槍尾架住了我交叉的刃爪,然後猛的一擰將我硬生生的給扭的在原地翻了一圈變成了頭下腳上的姿態.趁著我還在旋轉中,他卻是突然一腳踢在自己的槍尖上,剛剛轉到下面的槍尖猛然向前彈起,直接朝我的咽喉就飛了過來.我趕緊雙臂用力架開長槍,整個人在空中翻了一圈,雙腿自然伸開照著阿瑞斯的肩膀猛的一蹬,阿瑞斯整個人立刻向後連退了三步,直到他用黃金槍插入地面才算是控制住身體的滑行.

"想不到還挺厲害."重新落地之後發現阿瑞斯並沒被蹬出多遠,我便開口稱贊了一句.

阿瑞斯卻是毫不客氣的回道:"反正對付你是足夠了."說著他便突然將黃金槍一抽又朝我猛沖了過來.

看著那家伙像攻城坦克一般猛沖而來,我也立刻擺好架勢做好了迎擊准備.不過,就在我准備迎擊的時候,阿瑞斯那可悲的運氣又發作了.正沖的好好的阿瑞斯居然一腳踩中了一根不知道從哪飛來的武器的握柄,結果腳下一滑身體就開始往前倒.本來以阿瑞斯的身手,這點傾斜他只要猛跑幾步就能找回平衡,說不定還能因此增加攻擊力,誰知道就在他猛跑加速之時,卻正好一腳踩中了之前他踢自己的黃金槍的時候在地面上留下的那條溝,結果他的腳被泥土擋了一下,不但沒找回平衡,整個人更是像超人一樣往前飛了起來.

驚訝的看著阿瑞斯從我身邊飛了過去然後一頭撞進一塊巨石,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不過更倒黴的還在後面.那家伙的腦袋撞到石頭里也就算了,但是他卻倒黴的居然把石頭給撞裂了,倒下的岩石不但把他狠狠的砸了一下,還把他的腦袋給砸進了下面的兩片岩石裂縫中,然後阿瑞斯就很悲劇的被卡住了.

"倒黴倒成這樣你還能堅持活下來還真是個勇敢的人."感歎了一句之後我並沒有因為敬重阿瑞斯而放過他,相反,我剛說完就用更加暴力的方法體現了我的尊重."現在你可以暈了."我說著便將永硠雃角F一只巨大的錘子,照著阿瑞斯被卡住的腦袋就是一錘子砸了下去.在一陣地動山搖的晃動中阿瑞斯的腦袋被我直接砸進了地面之中,至于之前的岩石,現在則直接變成了石灰粉.

看著後腦勺上腫起個老大的紅包的阿瑞斯,我一點面子也不給的直接上去拽住他的一個腳腕就把他面朝下的從剛被砸出的大坑里拉了出來.

看到阿瑞斯被打暈了,那些聖斗士也都失去了戰斗下去的信心,一些死腦筋的聖斗士就想著沖過來救駕,另外一些腦筋比較活路的就趕緊往外跑,期望突圍出去叫人來幫忙.但是,不管是往外跑打算去報信的,還是往我這邊沖想要救架的,最終無有例外的全都被放倒了.除了其中幾個頑固派被直接擊斃之外,大部分的聖斗士都被抓了起來.

神族可都是寶貝,殺掉的話那可就太浪費了,不管是帶回去想辦法勸降將其變成自己人,還是拿去加工成別的什麼東西,那都比直接殺掉要劃算的多.

將所有聖斗士和阿瑞斯一起打包捆結實之後統一已鐮刀用蜘蛛網包成蠶繭,之後由夜月將其全部石化,最後再加上封印並雕刻上里面封的到底是誰之後我就把這些神族全部裝進了鳳龍空間讓他們和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做伴去了.

處理完那群神族之後接下來就是老規矩,打掃戰場制造假的戰斗痕跡,最後留下一些基督神族到此一游的痕跡,剩下的就等奧林匹斯神族自己去推測了.至于我們當然是……直接跑路了.

上次躲在奧林匹斯山附近是因為我知道奧林匹斯神族不可能因為一件不太確定的失蹤案而搞的太誇張,所以利用一下燈下黑的原理躲在旅館里是很安全的.但是這次不一樣了,阿瑞斯的失蹤說明了希臘境內有一群很強力的襲擊者存在,奧林匹斯神族不可能在明知道國內不安全的情況下依然馬虎了事,所以他們這次肯定會大動干戈的四處搜查,而在這種高密度的地毯式搜索中我們想繼續藏在希臘顯然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就打算先暫時離開這邊去做大地之母的那個任務,等我回來的時候估計奧林匹斯神族的搜索力度應該就會恢複正常了.至于迪坦斯那邊,我估計奧林匹斯神族這段時間也沒空去騷擾他們了,所以不算我違約.再說之後我還是會回來繼續搞破壞的.

其實這次在襲擊了阿瑞斯之後我本來是想把珀耳塞福涅那支隊伍也一起抓走的,不過維多利亞的話很快就讓我放棄了這個打算.按照維多利亞的說法,我之所以會覺得阿瑞斯這麼好對付完全是因為那家伙詭異的運氣,但是珀耳塞福涅不一樣.她雖然不是擅長戰斗的神,但畢竟地位在那擺著,可想而知她的實力其實也不會真的差到哪去.何況為了她的安全,他身邊的聖斗士全都是哈迪斯親自安排給她的.這些聖斗士可是比阿瑞斯的聖斗士難搞多了,畢竟他們不用和阿瑞斯這個倒黴蛋一起出任務,還可以得到珀耳塞福涅的強力輔助法術協助.這樣一加一減,對付珀耳塞福涅的隊伍絕對比對付阿瑞斯的隊伍要複雜十倍不止.在襲擊了阿瑞斯之後各個巡邏點如果沒看到他們,很快就會報告給奧林匹斯神族的上層,到時候大批奧林匹斯神族就會一起返回國內,而一旦我們因為襲擊珀耳塞福涅的隊伍耽擱太多時間,那可就麻煩了.到時候珀耳塞福涅的人已經見過我們的面目,我們不管上留下來繼續打,還是撤離,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我的計劃也將因此而泡湯,那是我覺得不希望看見的.因此最後我還是放棄了襲擊珀耳塞福涅的計劃.

離開希臘之後我並沒有忙著去做任務,而是先去了趟戒律之城把抓到的這群奧林匹斯神族全部放了出來.當然不是給他們自由,而是把他們關在了戒律之環下面的一座秘密倉庫改建的牢房之中.這個地方就位于戒律之環的正下方,由于其頭頂上就是各國神族聯合布置的封禁一切超標能量的超級封印陣,所以在這座監獄里,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進來就只能變成普通人.不管你原先的力量是魔力還是法力或者巫力,亦或是自身的肉體力量,到了這里都要被壓制住,最終變成普通人的狀態.各種魔力法力會全部失靈,肉體力量也會降低到只比普通人稍微強壯一點點而已.在這個狀態下,哪怕是用比較硬一些的木頭做個手銬都能輕松的鎖住主神級的存在.

但是,這個封印可不是為了讓大家變成普通人打群架的,它是為了保護戒律之環的.所以,雖然進入這里的人都會被封住多余的力量,但卻有例外,那就是身上帶有守衛者徽章的人員可以免于被壓制.這樣就可以讓任何入侵者望而卻步了,畢竟別人進來都成普通人了,守衛卻還能保持原本實力,這樣的狀態下誰還攻的進來?

這個守衛徽章雖然是為守衛們准備的,但是很不巧,作為戒律之城的實際擁有者,我恰好也有一枚,所以,我在這里也是不受壓制的存在.

"啊……"剛被放出來解除石化的阿瑞斯第一時間就沖了上來對著我就是一拳,但結果卻是伴隨著當的一聲響,他立刻便捂著拳頭在那蹦了起來.肉體被削弱到普通人強度的阿瑞斯用拳頭砸我這身比鋼鐵還要硬的盔甲,那還有不疼的?其實他更應該感謝封印陣把他的力量削弱了,不但以他自己正常的力量,這有拳下去估計他的拳頭就得變成肉泥了.而且,要不是因為他現在的力量已經低到根本都無法觸發神龍鎧的報複屬性的原因,以他那被催的運氣,搞不好這一拳就能讓他被我全身上下所有的報複屬性掃一遍.

相比之莽撞的阿瑞斯,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就要冷靜多了.兩人剛一出來就發現了自己的力量被壓制住了,所以兩人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君子動口.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把我們抓來這里?"潘多拉作為這里智力正常人員中地位最高的存在,義不容辭的站出來充當了談話代表.因為她不是主神,沒有來過戒律之城,而且她也不能像玩家一樣通過論壇看到我的照片,所以她並不認識我.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章 奧林匹斯逸聞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冥界第一智囊